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生死往事如风 2. 整理版

2018-03-08 11:33:19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人的回忆是有选择性的

我爷爷说过 他只有在做梦的时候才害怕 .....
因为梦里的事情总是不舒服 他也会梦见那些死去的人向他要吃的喝的 也能看见 老宋 老曲 他们满身的伤....

清明时候 他会自己准备很多的纸钱 谁也不带 自己走着去上坟
那天的早上 烈士陵园已经被各大中小学和驻军部队站满了 他就远远的等着 
武装部的那些人都认识他 他不想添麻烦给人家....

有时候七月一 小学邀请老干部讲历史 请到我爷爷 可他怎么也不肯去 说自己讲话口音太重 孩子们听不懂....
校长几次到班级动员我 让我劝我爷爷 我不敢
我说 我爷爷要是打我 你们都救不了我 还不如找别人讲吧
                                ~~~~~~~~~~~~~~ by苏被打习惯了
拉锯战的概念很模糊 我爷爷也说不清楚 
那时候队伍太多了 上面的领导机构也是乱七八糟的 一会儿南满分局 一会安东分局 还叫省委 反正说不明白了
但是 有一个特点 就是整天打仗 
“大打三六九 小打天天有”
地下党员几乎没有什么作用了 城里建个民主政府安稳下没几天 又变成国民政府管
我爷爷怕啊 这谁能想到明早会不会被抓了枪毙.....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跑吧!

好在农村都是共产党的地盘 南满背靠大连旅顺 最早搞分地 清算汉奸 根据地在农村连成片
我爷爷觉得只有呆在农村才有机会活下来
我奶奶的哥哥家住在杨家村 他俩就躲在那边 居然能吃到几次大米....说是日本人留下的种地技术
用洗大米的水洗脚 对他的伤有帮助 
运气好的不得了 还遇见了一个中医 姓侯 
老头骑马行医 黑龙江来的 满洲国的时候给人欺负的没地方躲 跑来了虎庄投亲戚 
我爷爷把自己的家传鼻烟壶送他 他见是个银的 也懂行 就卖力气给我爷爷医脚 剜肉取血熬药
瞎猫撞到死耗子 居然把脚保住了 
为这事 我爷爷回忆说 那老中医还和他约婚来着 说他家有鄂伦春血脉 孩子将来和你老蒙固结婚也不赖....

区里新派来的负责人一直领导搞分地革命 我爷爷脚伤没好利索就跟着帮忙
得到一只手枪 叫做:单打一
我爷爷管那枪叫大喜子 我问他为啥 他说 那时候我奶奶怀了孩子 他挺高兴 还分到了第一把枪 就高兴呗
你要知道 分了枪 那可是地位 就说明你是干部了!
跨在旁边 干活可有劲儿呢
我爷爷热情高涨 觉得跟着党走 特别牛!

就是....枪 ......实在烂了点....我找了个差不多的老图 给大家看看

 
我爷爷说 那时候部队穷啊 区里到地方上没枪 就把老早以前剿匪整的那些土造的单发枪分下来 
但那时候这也很厉害了 栓个红绳在腰里 就给三颗子弹 打一枪压一发....工作队队长才有一只破盒子炮 
我爷爷很后悔 当初拼命抢来给老曲那只撸子不知道哪去了 .....

鞍山战役的时候 我爷爷啥也不知道 就听说要打大仗了 部队刷下来一大帮文化人 分到虎庄镇好几个 
没事就教干部们识字 我爷爷学了两个月 能勉强念下来半张报纸 就算毕业了 还给个奖状 
这奖状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扯丢了
很遗憾 我没看见.....

虎庄镇这个破培训班培养的全是倒霉蛋子 从那走出来的地方干部没等到全国解放 基本全没了....
打下锦州之后堵住营口 就一个部队死盯着道口 让人家冲过来的国民党大部队给打残了 
地方部队全增援上去 一个也没撤回来 虎庄镇培训班全几乎全死在了那边
我爷回忆半天 教员们的名字一个也没想起来....
就说了句:都是东北的老爷们儿 硬气.

他因为一直帮着区小队整粮食工作 没往前线去 算捡条命 虎庄镇当时几乎家家挂孝 惨极了
可把我奶奶吓坏了 后来生下我爸的时候 就没有奶水 
用高粱米蒸的半熟 然后包在纱布里反复碾压 挤出的汁水喂我爸爸 我爸反正营养不良 差点死了

我听完也激灵一下
感觉自己电光一闪 差点瞬间消失了.....

反正最后一次打完营口 东北就安静下来了 辽南还是涌进来一大批的干部 因为辽南铁路好啊 运输方便 
日本人在的时候修的很厉害 特别完整 进关的物资和人员全部走铁路 工作一下子就忙起来了....
党员不够用啊
营口县还有菱镁矿!这么一来 工作量就大了
组织已考虑地方党员数目......遂火速提拔我爷:仓库负责人!
我都笑死了
我说这也是官?.....
我爷脸一沉:整个地委的仓库全归我管....还得和老毛子掰扯....是个老毛子的马大母....可胖了!
我爷爷因病退休以后 每每吃晚饭的时候喜欢喝二两半 不多也不少 但必须是好酒
那时候也是我最开心的一刻 因为有故事听
我奶奶觉得他烦 就骂:你爷一辈子就是死犟一个点 非要喝酒 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他倒是好意思和孩子白话!
.......
...........
虎庄镇的培训班走出来的都是死硬分子 死了也都还硬气的
我爷爷也不例外 作为一个小人物 当年大字都不能写几个 当个啥管理人员!地委后勤是你能干的么?
但是死硬分子是有理想的 谁也挡不住!
..........
..............
2011年秋天 在拉雪兹神父公墓的巴黎公社墙前 我和我爸合了影 
我一边翻译者墙上的字 一边说:我爷要是能一起来就好了 站在这儿 也许是那代人最理想化的情景了....
我爸没吱声 
只是冷冷的叹了口气
.......
 

~~~~~~~~~~
~~~~~~~~~~~~~~~~~~~~~~~~~~
辽南战场秋风少落叶 南满的人民早早就见青天 转眼那是1948年 可我爷爷犯了难 为....为了吃穿....

东北国民党的钱早就是废纸了 硬通货都是银元或者金条 共产党的解放票流通的费劲 
物资也匮乏 我爷爷掌管的几个地方仓库看着围墙挺吓人 ....里面...简直是啥也没有....
怎么办....上级隔三差五的催要物资 只好开诸葛亮会议 群策群力 
除了粮食 还能整到点啥?

冬天很冷 一帮文盲围在一起 除了抽烟 一筹莫展...有人说 往普兰店瓦房店那边的老毛子地盘去看看呢  
沿着铁路有好几个货站 ....
看看?....你知道为啥叫苏联人老毛子么?
因为他们浑身都是毛 很禽兽啊....整不好挨顿揍.....
他们自清朝起占据在东北 经营了几十年了 
二战末期借势狂扫日本子 老毛子进东北见啥抢啥 把日本人以前的工厂全拆了 沿着铁路往北面拉 
那时候日本人管大连叫关东州 毛子管大连叫 达尼咕  
是老毛子的国际港基地

东北也有老百姓管老毛子叫 大鼻子 
一开始来和日军作战的苏军不少是西伯利亚流放犯人友情客串的 扰民抢劫又强奸妇女还袭击我民主联军 
后来 来了苏军执法队 一顿枪毙 老实了不少
那帮玩意可坏了 当兵的牛气的很 看不起我中国人 老百姓都躲着走 
毛子兵特别喜欢搞破鞋 到处找相好的 有些大连沿海妇女也是不争气 骚哄哄的为点吃喝和他们勾搭 影响非常恶劣

我爷爷带着几个人坐火车往那边去 
那时候苏联人军管大连 到了瓦房店车就走不了
车站货场那边大栅布蒙着无数的箱子 四角拿大石头压着 也不知道里面是啥

区工作组介绍来一个本地能说几句“哈拉绍”的大连人帮忙  
结果发现交流不了
因为大连人不说东北话.....那个大连人讲的话我爷爷听不懂....是让一个人先翻译大连话 然后再和毛子哨兵介绍
毛子哨兵特别烦 一下子就急眼了 
抡起枪巴子把他们赶走了....呼啦一下 还拉了枪栓

我爷爷也是暴脾气 一摸腰里的枪准备把脸面挣回来....好在周围的人比较知道轻重 赶忙把我爷爷架走
那个大连人后来说 这些老毛子平时凶啊 但是喜欢喝酒吃肉 烟卷和金条都收
老百姓也经常和他们换点东西 货场里有不少日本人扔下的玩意 胶皮轮子都有...
胶皮轮子?
就是汽车轮胎呗! 这是军用物资啊 还有靴子和刺刀....
大伙一合计 还得回去找地委反映去 和这帮毛子们换东西

地委也没钱 哪有金条啊?!自己想办法吧...
我爷爷去找部队 托关系 找熟人 好几天过去了 营口驻军点那边才给了两箱子烟 是缴获的美国烟卷 没有劲儿 不好抽 ....
又派人去赊了几十瓶土烧锅 准备大肆贿赂
带了十几个人往货场去 临走 我爷告诉大伙:带上撬棍 不行就揍那帮王八犊子 直接抢 出事了枪毙他就是了

我问我爷爷为啥不叫地委和他们要呢 都是共产党兄弟
我爷爷骂了一句:大鼻子兵就是骚性 跟驴拉磨似的 牵着不走 打着倒退....他卡你大脖子.....
我知道 那时候我爷爷身为负责人 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 实在太穷了
可是没想到 这么一闹 却意外的遇见了 泰尔诺娃 这个让我爷爷背了好大处分的女大鼻子

我爷爷带着人马第二次到兵站的时候 烟卷大受欢迎 那车站驻守一个班的毛子兵 分了一箱子烟 大叫着拥抱所有人
看着情形不错 我爷爷说能看看货场么
当然行 随便看~
这样大家一检查 才发现这货站简直是天堂 小日本当年的采矿设备全扔在这里了!
还有一大堆长了毛的军靴 因为好几年了 也没好好保养 日本人留下的军靴上全是白毛....擦擦好像还能穿....大概是毛子觉得号码小 就扔在这了
我爷爷的心跳的那叫一个高血压
一拍大腿 就这个了!

可是....抽着美国烟的毛子兵说:不可以拿!
???
为啥?
因为俺们的负责人不在家 在旅顺呢 你得等她回来 
谁?
泰尔诺娃 她说可以拿才能拿 其他的少废话

....这么说烟卷白抽了?
不白抽 毛子兵说:一回生 二回熟 三回才能磨豆腐.....
.......
七窍生烟的时候恶向胆边生 我爷爷觉得不行就下家伙干他娘的吧!
可是 转念一合计 干完了毛子兵 机器这么重也搬不走啊 还得用火车往大石桥拉 
没有铁路上的人帮忙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
~~~~~
~~~~~~~~~~~~~
 

几天以后再回来的时候 终于见到了货站的书记员 达瓦里希(同志 товарищ):泰尔诺娃 
我爷爷有一张合影 年代久远了 比较模糊 
一个高于一米70大个子的肥胖苏联妇女 勉强穿上军装 诶我 就是个野蛮的白熊.....
我爷爷才勉强1米70 站她旁边瘦得跟孙子似的

我问我爷爷:那时候那么穷哪有照相机啊 ?
我爷爷冷笑了一下
是大鼻子兵拍的 其实他们早就准备了 拍下我们每个人的照片 登记造册 是对我们地方党组成员掌握的第一手资料 
这些照片也是后来被定性里通外国的证据
可是当时 我爷爷他们没注意这个细节 光顾着捡便宜了.....

老毛子什么礼品都收的 待人接物挺热情 就是尽量不办事
我爷爷和泰尔诺娃的频繁联络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而且没想到 她还会说几句简单的蒙古语 
然鹅 并不能起到卵用 
至于语言的障碍 
我脑海里角色扮演的穿越一下 
可能
最一开始 我爷爷脑海里闪过了无数的武将技:什么地泉冲啊 什么拒鹿马啊 什么神剑 鬼哭神嚎之类的...
恨不得一招劈死对方
在他大脑记载上看 我这位半文盲的爷爷选择了一个全新的技能:画画....
就是那张纸 找个铅笔 俩个共产达瓦里希 趴在那画 画得像就能比划明白....
见过街上俩聋哑人交流没?
差不多的啦.....

我爷爷说起这一段的时候 有些隐瞒

相关文章

关键词:生死往事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