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魂淡6.

2018-02-10 11:41:36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我从外面回来,二房东正在厨房做着第二天的午饭,我只象征性的同他打了个招呼。

赵茜最近一直情绪不佳,她刚洗完澡在房间里吹头发。
我脱掉外套在后面抱住她:“我的小宝贝啊,今天我很顺利,要不要那个...自从搬过来还没呢?”
她突然很反感的说:“吓都吓死了,你还有这心思 !”说罢挣脱我,继续烘着头发。
嗡嗡的吹风筒在响。我分不清是我自己的耳鸣还是这该死的噪音,我使劲的揉揉耳朵。很疼。

“今天我的笔记本运行的很慢,我问了二房东,他说需要重装一下系统...”
“噢。。。拿给他帮忙处理一下吧,我的那个本子你千万不要动啊。” 赵茜的风筒停了下来,可是在我的耳朵里还在继续叫着。
我走去洗漱间,洗了把脸,看见赵茜洗过的内裤挂在衣架上,还在滴水。这妮子就是不讲究,给二房东看见了多吃亏! 
我把它拿进了房间挂在暖气旁边:“下次注意哦,这是非常时期...”我坏笑的看着她。
她死力白了我一眼,在一边上网了。
赵茜的小腿很白很美,我常帮她涂抹一些润肤膏。都是些品牌的东西,使她保养的很好。
此刻从肥大的浴衣里面微露出来,算是配合我不错的心情。我在床边小橱里面摸出一个套子来,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猛地抱起了她,不顾她微弱的反抗把她压住...

我趴在赵茜的旁边抚摸她光滑的背:“宝贝你先回国几天吧。这段时间我想做点大的,你别有事。。。”

“就知道你不想要我了!”赵茜翻身坐起来噘起嘴巴。

“别瞎闹,说正事呢...”我趴在她耳边把自己的计划全盘说了出来...

“啊?你真的要把这事情弄大呀? 不行,我不走。真的有事了谁去管你啊?”

我突然觉得她的这句话很让我感动,平时她对我的事情爱搭不理的。关键时刻还真的让我心头一热。
我从提箱里拿出剩下的5千欧元现金放在床头:
“宝贝啊,你必须回国。这些给你带回去开销。还有,你走的时候尽可能的把账户里面的钱都转走。我在这边坚持最多两个月。如果真的成功了,你再回来,如果出了差错....我就立刻跑回去找你。 ”

“我不,我就不回去。你别再碰这些事情了!我真的不回去...我不离开你。”她低头似要哭起来。看来,我的这一试探的举动收到了效果,没白宠她!赵茜果然不是个会离弃我的人。我把她揽在怀里,嗅着着她的发香,哄她睡觉。

家里后院稳定下来,没有后顾之忧了。我决定开始放手一搏,将来的什么出头,全凭赌这一把了!
~~~~~~~~~~

周三的清早,我委托国内的一个朋友通过一个特别账户给香港方面汇去5万块的押金。对方很快回复,可以交易。但是每周最多发送一次信息,不超过10组号码。
我猜想对方是在谨慎的试探。我再向那个账户汇去2万块,作为开始的交易金,对方收款后不久,第一组信息发到!
我现在担心的,只剩下加工的地点和机器的安全。

机器藏在地下库里暂时不会有问题,这个库房平头他去过,就变得不那么安全了。
要知道,法国的司法体系在打击团伙犯罪上很注重设备的藏匿点,万一平头出了事,那可彻底保不住我自己了。
我打定了主意:原来租的房子现在还可以用,反正警方还没有逮到兵哥。我就偶尔回到房子里加工卡面,然后再租用一个新的仓库准备藏匿机器。如果平头出事的话,把机器搬到里面去。反正早晚都要转移掉的。
新仓库越早准备越好。

我忙了整个周末,是都办妥当了。
不过,奇怪的是13区的气氛倒是没那么紧张。偶然看见的几个道上的一些人并没有慌慌的样子,也没有人议论。这....我倒是有些摸不到头脑了,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有呢?

~~~~~~~~~~~~~~~~~~~~~~~~~~~~~~~~
星期一是个很不错的天气,难得的太阳光照的刺眼。我在蒙帕纳斯火车站买好了4张去Poitier的车票,交给平头。让他们启程。
我又给自己买了晚一个小时的一班车,随后跟了过去...

这之后的两周,我指挥他们扫荡了巴黎周边的几个主要城市的商业区,都还顺利,手里的二十几条信息也全部耗尽。看着库里堆砌起来的货物,我心里不住的激动。
看来,这一次做的顺手,警方或许是该分散注意力了。

第3周,我让平头带人又重新扫荡巴黎的店面,并且让平头把枪手人数扩大到5个。
集中两天在老佛爷和春天商业中心,以高档首饰和化妆品为主,居然斩获颇丰。然后,我接下来的两天把他们安排到郊区的一个大商业中心做了最后一次突击,结束后立刻停了下来。
我把提成钱交给平头后,仍掉全部的手机卡芯。在库里,我从收回来的信用卡里选出两张交给平头:“你辛苦了这几天,这两张“卡尾”给你去买些地铁月票倒卖掉。算收点咖啡钱给你意思意思...”平头略显惊讶的接了过去,也没言语。

“一起发财么,你也多赚些...接下来的两周我们停下来,全力出货换现金。你不要再出手了,等我消息。” 我锁好库门,带着平头出来。
混沌夜色里的13区街道,显得没白天那么脏了。
我的心情挺轻松。

赵茜那边联系了不少留学生,笔记本电脑销的很好。索尼惠普的东西明摆着6折的价位,供不应求的样子。
学校的春假快到了,回国之前的留学生们都在张罗礼物,名牌的化妆品在两三天的时间里全部告罄。
堆在床头的各种面值的欧元让赵茜难以入睡,整整一个鞋盒全都装满了。
她又选了几款cartier的戒指私下留起来,整天在家里带来带去的晃悠,掩不住的喜悦。

我再通过那个地下钱庄把这些钱全部转回到国内。那晚,我倒在床上盘算着库里的货还剩不到3万欧元的,那下一单的“车”要开到哪里呢?
兵哥他们一直没消息。我的动作他们该不会知道吧...警方现在一定在全力搜捕兵哥,因为他们会发现刷卡并没有停下来...一定会加大手段的。
浅夜里,赵茜说MSN里收到了一个消息:我是平头的女友,平头出事了。请联系我手机06 XX XX XX XX

我一个激灵跳下床,跑出去用电话亭的蓝色电话联系了对方。
一个哭泣的女生的声音:“平头刚才在一个地铁站被便衣抓住了...他当时正准备去见一个人,说是他老板...你们要救他...”

我赶紧安慰几句,问了详细的情况:原来平头回家不久就接到一个短信,是他原来的老板找他。约好了在地铁站见面,但她女朋友不知道到底这个前老板是什么人,就跟在平头后面,看见平头被便衣抓住。

我告诉她赶紧收拾东西离开那里,去别处住。还有,找到我留给平头的那两张卡,扔掉。明天准备好钱请律师,等我电话!

挂掉电话跑回家里,赵茜也很紧张。看来,这次比较麻烦了,哪一个前老板?是兵哥?.....
兵哥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去找他...那么还有可能是阿东?这小子从荷兰又回来了? 还有其他人么?真是乱了!

这张网罩下来的可真突然。我起初还以为是平头买地铁票出的事情。。。但愿我没害了他!
我带上赵茜把库房迅速的搬了个干净。在新库房里我看着气喘吁吁的她,说:“明天去找房东把老房子的房租交上,然后这周加紧出货。有些东西5折就卖掉,一周内要全部卖掉,然后我们彻底躲起来就是了。”

她听了,愕然的看着我...

我开始盘算着跑路。这一点我没有和她讲。平头被抓能否沉得住气还很难说。
看来,这个变故倒是把我自己摆在了最前面!也罢!那只好按最坏的打算处理了。。

第二天晚上我约到福建佬中间人,告知他我手里有一套做卡机器要出手,估价一万欧元。委托他转手出掉。
他办事真是痛快,两个小时以后就有答复,果然有人愿意收购,还是福建那边的帮派。
我决定星期五晚上约见他们。 
~~~~~~~~~~~~~~~

赵茜为“平头”找了个法国律师。
他的那个所谓的女友怕得要命,去见面谈案子还得赵茜陪着,我真是不能也无暇顾及她们了。为了自己安全,我在皮箱里把那颗防爆催泪弹拿了出来。
这还是以前一个沈阳老哥回国前送我的,两年了,也没敢拿出来过,但愿不会用上它!把它装进挎包,又去超市买了个小铁锤防身。

福建佬那边的“行情”怎样.....我真是心里也没底...以防万一吧。

福建的头目叫李哥,是个新到巴黎不久的中年人。焦黄的手指和粗厚的指甲在抽烟的时候显得非常农民。
我简单的和他讲了机器的组合情况,试探摸了一下底。李哥果然是行家,对答如流,我逐渐放下心来。
至于那些多余的“卡面” 我也是决定一次性出手。他盘算了一下回价8000块,另外又定下了300张空白卡单价5欧。
李哥要求看机器,我直接要他先给国内的账户付1万人民币的定金才可以。
他爽快的答应了。

周六清早,我带着李哥到原来的老库房看了机器,他熟练的摆弄几下仔细看了一遍,表示可以交易了。然后我们回到地表,他打电话让国内把剩下的钱打到我指定的帐户里。
半个小时以后,交易妥当,李哥拖着那个大行李箱离开了。

我迅速的从另外的出口离开,绕了很远的路回到家里。心里面很忐忑,不知道我这一步计划会怎么样。
坐在厨房我不停的抽烟。等到了晚上,又带了1000欧元的现金去了福建佬餐馆交给那个中间人。他老辣的笑了一下把佣金收。
我把一张字条塞给他:要他在两周后,电 06XX XX XX XX萍姐,告诉她:国内小赵已另外付2万块,查收。

能做的我都做了,只看老天对我的造化了。
坐在楼梯上,我躲在漆黑里面,耳鸣的越发严重了。
夹着香烟的手抖的很厉害,我深呼吸一下,打自己一个不重的嘴巴。跟国家机器对抗,这是不归路...

~~~~~~~~~~~~~~~~~~~~~~~~~~
我推开房门,赵茜坐电脑前紧张的回过头:“lisa有消息了。她让你去找她,兵哥好像出事了。....”
感觉好像一盆凉水,我本来麻木疲惫的心里被猛地掏空一般。顾不得多说,我拿过电话号码去了外面。在电话亭里,我紧张的向外看看,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
行人已经不多了。

lisa的声音颤抖急促嘶哑。
昨天下午兵哥被人约了出去就没回来,估计被抓了。她并不知道引出兵哥的人是谁。 
本来这些天外面风声不大的,兵哥觉得警方盯的不紧,是第一次单独出去,哪知道就出事了。

让isa在家等我,不要出门离开。我一路上小心的按照地址赶了过去。在楼下,躲在不远的一个楼道里面观察了一阵子,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快步上楼。 
lisa在门里一把抱住我,呜咽开来。爱抚着这个女人,我复杂的心里变化,让我很难说的清楚是什么感受。

我挺喜欢lisa的,她成熟的野性,不是什么女人都会具备的。还有一个要命的点,是我不知道我是什么心态看待她?我和我老板的女人有了瓜葛。这使得我的计划里面多出了很多的变数。

lisa告诉我兵哥在这段时间里处理掉了港客的事情。但是偷渡那边,线放的太长,想收也收不得的。已经有很多“鸭子”在路上,还没到法国。
也就是说兵哥在这一点上还在被迫和外面联系着。

“你说,我该怎么办 ?”lisa在沙发上靠着我,看来她已经全乱了。
“准备钱吧,我再找律师,看看什么情况再说...如果兵哥那边只是卡的事情,就不麻烦了...”

lisa听的起神,紧抓了我的胳膊,催我继续说下去。
“阿东的女人被抓的时候,兵哥其实就该停下来。铁肩出事虽然突然,但到底还是跟阿东那边有关系的。现在兵哥真不该这么大意...你确定兵哥是被抓了?”
“嗯!兵哥和我说好了半个小时就回来的,可是已经一整天不见影子,也没给我来电话...一定出事了。”

“这么说,平头出的事情你们也不知道?”
“平头也出事了?!那....你的那条线也完了?”lisa睁得很大的眼睛狠看着我。

我眯起眼角,歪头看看这个女人。她的惊讶看来不是做作的,可以这么理解:兵哥还不知道我私下的事情!那么平头也就不是兵哥约出去的。
那么.....
我把平头被抓的过程说给lisa,她紧张的想着。忽然对我说:“那....只有阿东了!”

~~~~~~~~~~~~~~~
很久以后我才听lisa说,我们每个人在警方抓捕的开始,都漏掉了一个很大的变数:就是阿东。 
这个来自青岛的大个子,在被送去荷兰不久,又诡秘的回到了巴黎。回来,他是为了救出那个在狱中的女友。策略就是:通过律师让那女人把兵哥的这条主线交代出来,进而获取法官的谅解,求到保释的机会。
这真是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
我们....唉....轻易的全部陷在了里面了....
~~~~~~~~~~~~~~~~~~~~~~

我向lisa详细的打听了阿东这个人:这家伙是个混子出身,2年前到过荷兰,开始在一家装修公司打黑工,后来打架伤了人,跑路来巴黎的。早些时,在13区的福建人那边混,因为他打架够狠敢出头,被兵哥选过来帮lisa照看香港妓女那边的生意。他还把自己的女友放出去帮忙当枪手刷卡。

有一次lisa曾不经意间听这小子说过,在国内杀了人才跑出来的。
我把桌上的那杯啤酒喝完,挎上包准备离开。lisa 抱住我:“你别走,我现在很害怕...”
“怕什么,大风大浪里才显你大姐大的风采....再说了,兵哥绝对不会把你卖出去的。你这里现在最安全。”

lisa猛的吻我,我用力抱她起来,扒掉她的丝袜裤子扛起她的双腿在沙发上疯狂的放肆。。。
我不清楚这种肉体上的肮脏事会给她什么安慰,但我在她满是幽怨的眼神里不管不顾的发泄着肉欲。
她始终把我抱得紧紧的,很温柔的吻我的脸,略沙哑的嗓子里发出很多好听的声音....我射出得时候感到无比的解脱,很希望这一刻是不真实的。

我很想逃避。

回到家,已经是下半夜2点多了。好不容易摆脱了lisa的纠缠,我满脑子想的全是那个阿东狠毒的眼神。
赵茜开着笔记本在那里玩着游戏,看到我进来懒洋洋的让我抱她。我怕身上的某些气味给她捕捉到,咧开嘴透出烟酒气。她配合的跑开,我抱歉的表示去洗漱间洗澡。

~~~~~~~~~~~~~~~
平头给警察抓住以后,律师还没有机会见到他。赵茜拿了些钱安慰住他的女人:等消息吧。
就暂时把这事情放下了。
我们两个全力把那些剩下的货卖掉。我告诉赵茜:“我的计划已经全都展开了。我要你从现在开始,每天去学校上课,不再碰这一行。也不要再联系lisa他们了。剩下的,都是我的活儿。”
她抱我良久不松手:“。。。不行的话,咱们两个赶紧跑回国吧...这些钱够用一阵了... ”
那一刻,我心里泛起的无限的茫然:lisa的孤独,兵哥的绝望,还有平头的家人。

我忽然觉得自己被捆绑住了。

每个人都有迷失的时候,无论你多有计划多顽强。此时此刻,我的心继续游走在赵茜和lisa之间。
不过明天会怎么样,只有天晓得了。
我顺势搂紧了赵茜,小声的说:“走? 这个时候想走都难了....”

相关文章

关键词:魂淡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