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魂淡7.

2017-11-30 17:32:19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眼看就要到农历年底了,这是一个很敏感的时刻。

2月14日是情人节,我终生难忘的日子。
清早,我起来去了花店买了一大束红玫瑰放在床边。赵茜懒洋洋的还在睡。昨晚她又在玩游戏,我看看她裸露在被子外面的小腿,帮她盖上,轻轻的掩上门。

我要去看看lissa。已经三天没联系这个女人,真是有些惦记。
事实上,这是在计划之外的心血来潮。

才刚刚9点钟,街上的晨雾还没消散开。我把挎包里的电话卡拿了出来,去街边电话亭给她先打个招呼。可是插卡槽被人破坏了。
我骂了一句,自认倒霉。直接去找她罢。
我大步的上楼去,按响了她家的门铃。 lisa未睡醒而紧张的声音在对讲器里传出来...
她穿的是一件草蓝色的薄衫,门外的冷风让她匆忙的关上了门。没化妆的脸上全是散乱的卷发,很妩媚。我抱住她把她放到床上,抚摸她没有赤裸的臀部,她半推的抗议,喊着要去厕所撒尿。
我把窗户打开一个小缝隙,望见临近的路边有一辆垃圾车在忙碌着。冷空气一下子把房间变得很小,小到只想上床。
那边传来lisa洗澡的水声,我想也该给她买束花吧。可是,这里距离花店很远,我不想在这边再出门露面了。

犹豫了一下,还是拉开门,下楼了。
每个男人都有最致命的弱点,就好比我。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足够细心足够精明的人。从83线的那家花店出来我快步的向lisa住处走去。一个法国妇女拦住我,问我陈氏商场的方向。我抬起手指向她的后方,突然背后给人一推,猛地向前跌倒。
我的脑海里瞬间意识到: 是警察!

我努力的想爬起来,后背被两个人死死的压住。一辆深蓝色的轿车带着巨大的煞车噪音停下来。我被铐住架起来塞进车里...被压住头,我看不见车行驶的方向。旁边两个壮硕的法国便衣的体味很大,我想起了家乡山地上,放养绵羊的尿骚。

我的心倒不再慌张了,这一天,终于捱到了!
不过在他们的夹持下,我真的不解的是 :我到底是怎么暴露的行踪?
经历一个改变了自己的命运的日子,是难忘的,我第一次面对这个13区的“特科”中国组。

他们把我反铐在椅子上,对面坐着一个亚洲脸男人和一个白人中年女性。
那男人表情谦卑的的喝着咖啡,女人则把我的烟盒放在了桌子上,从里面拿出一支递到我的嘴里 :

“每个进来的人都需要烟草来安静一下” 她说的汉语讲的像法广的播音员,有股子天然山东口音。

我淡淡的吸了一口,用嘴唇努力的保持着平衡,不让它掉下来。这种姿势有些难为情。

“我是这件案子的负责人,我叫véronique。 这是我的同事,也是协助我处理这个案件的翻译刘先生”

我默然的点点头,连嘬了两口烟,看也没看那个亚洲男人。妈的,一个以华治华的狗东西而已。我只紧张我的赵茜。
我不希望她一个弱女子因为我出什么事情。我已经背下来一个不错的律师的电话号码,这时候我只是费力的吸着烟,尽可能的不去和他们说话。

“我们找不到关于你身份的资料,希望你配合能先确定这一点 ....”veronique轻轻的拿走了我嘴唇上夹着的烟,放在烟灰缸里,微笑的看着我。
“我律师的电话号码是 06XXXXXXXX 我希望能等到他的帮助。” 我盯住她的眼神,希望可以读到些什么。

那刘先生飞快的记下了号码。veronique 丝毫没有在意这个,她沉稳的眼神里充满了自信,把肥胖的胳膊端起来,完全有把握的样子。

她从一个纸袋里抽出一张贴满了相片的纸,上面有个树形图,从兵哥到阿东,还有铁肩,还有他们的下线的相片,完成了一次摧毁我抵抗意识的拼图游戏。只是在我和lisa那里是空白的两个蓝叉,我想,很快就会有我的图片了。

“告诉你,我们已经跟踪这个事情很久了,我们也知道你在这里面有参与。你不要紧张,我现在只是要确定你的中国身份。还有你的住址,希望你配合。”

我报出我原来的地址,那里有我的一张假中国身份证。
veronique带着几个人,押解着我来到高楼,打开房门全面的搜查。赵茜心爱的25寸一体电脑也被他们拿走了,还有那身boss的西装。
法国人也是搞笑,抄家的时候完全不登记,什么值钱拿什么。
这我是早就听说过的,可惜,这个“家”里面被早已被我精心“修缮”过了。他们一无所获。只是等到了很少的生活物品,还有那张假的中国身份证。

接下来的三天里,我继续被关在一间小房间里面。几个法国小警察让我反复的填写了很多的表格,并没有具体审问我什么,我也没有见到我的律师。
假身份证和那颗催泪弹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大使馆那边死活不承认我是个中国人。
Véronique有些恼火的提审了我,让我交代出真实的身份。否则,会有很大的麻烦。
我一口咬定那是真实的证件,而伪造的只是一本随身携带的香港护照 。法国警察没有刑讯逼供这个程序,veronique 指使几个警察轮番盘问我,18个小时不间断的重复闻讯, 
我心里默念着时间该是那个福建的中间人帮我的时候了。

我的顽固让他们失去了对我身份确定的希望,转而开始了对案情的梳理:找到机器......加工信用卡的机器在哪里?
我终于等到这个话题了。我百般抵赖与这事情没关系。véronique恼火极了,几次对我拍桌子 。
不过也好,法国司法要求证据。没有有力的证据,她们拿我没有办法。至于证据 .....véronique在最后终于搬出了她的武器:

在跟预审法官见面前两天,véronique让我看了阿东的相片和部分供词,尽管我有些准备,还是惊出了一头的汗水,因为他们对我明显做了夸大了描述。
véronique 她们锁定了我,是这个团伙的主要组织者!我将以这个罪名被起诉金融诈骗重罪。

我的防线彻底被激怒了,压抑几天情绪让我产生了极大的报复欲。我向véronique提出了条件:
1 我要求有机会被保释,不被驱逐出境。
2 .我自己的案子可否单独处理,不要并进入团伙案。
作为我的赎罪机会,我可以交代我的身份,帮助警方找到那些机器并挖出团伙骨干。我还会交代出团伙里面的一个杀人犯,但是必须让这个人被遣送回中国。

Véronnique 在得到了我的真实身份后,明显有了很大的兴趣。保证带我向预审法官说情,而2个条件她无法立刻答复。
剩下的两天时间里,我终于得到了很好的睡眠。
在法院见到了预审法官,我被批准可以在作出有力供词后被保释。

从法庭回来后,我向véronique做了如下的交代:
机器本身都是福建团伙的。
我们这个团体只是从他们那边买来伪造的卡。 
阿东他主要参与的都是些组织卖淫的事情。 
那个所谓成员lisa也只是个参与的卖淫者,她和阿东关系有些暧昧。
而那个兵哥,只是一个中间人。我知道他主要组织人刷卡,销售赃物。 
铁肩也是个参与者。至于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
我的主要任务就是定期联系福建人,把做好的卡买过来,晚上送到指定的信箱里面。也参与销赃。有时候从兵哥那边买东西也便宜,酒席那个那套西装和电脑。
再有,那个阿东在中国是个狡猾的杀人犯,你们可以从中国使馆联系,事情很清楚!

整个案情都被我的这些证词搅浑了。我从véronique皱着的眉头里看出了一点的端倪,不过,我这里还缺少最后的一把火。 我早已机关算尽,就看外边的情形了。

但愿赵茜和lisa都平安。
~~~~~~~~~~~
四个月后的早上,一个警官和律师带我去办公室, 宣读了我的保释令。条件是每周都要到警察局报到,如果缺席一次,将会被取消保释,直到上庭加重判 。我签了字,被告知可以滚蛋了。

从监狱的大门里走出来,没有人来接我,律师也没有帮我叫出租车就走了。我也是特别的想走走。一路的沿着六号线地铁往中国城走。
悠闲的向13区的高楼晃悠过去。我想打个电话给赵茜。可是身边没有手机,也没有电话卡,甚至连个卖电话卡的烟草店也没看到。
挎包里面的催泪弹被没收了,那柄锤子还在。妈妈的,什么意思?!我的钱包里只剩下20欧元现金,其余的全被警察“没收了”。我的那本假的护照还有那块劳力士金表也没了.......好他妈的一个官匪一家啊!我就这么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我咧嘴苦笑了一下,把阴霾的天空忽略掉。因为我出狱了,自由,真的很美。

午饭的时间,我有些饿。我疲惫的继续走着,现在很想念赵茜。已经一百多天了,不知道她怎么样。
Tolbiac那边的噪音还是纷杂,这让我感觉没有恍若隔世。可能是我走路的迟钝,有几个熟悉的酒吧服务生向我打招呼的时候表情怪怪的。
我费力的敲开了房门,出来见我的是一个一脸戒备的学生。我向他询问赵茜,他称自己是新搬进来的,而且对以前房客的事情他都毫不知情的。我向他借个手机拨打赵茜的号码,居然是空号。
极度失望中下了楼,我一屁股坐在楼梯上,思索着赵茜的下落。哦对了,我去找律师,付钱的委托人该是赵茜,那他一定知道赵茜的下落。

我跑去街边的烟店买了一张电话卡,在电话亭里拨通了律师的手机。他显然也不知道赵茜是谁。他只是告知,我的委托人是个中国女人,并且那人留了电话给我 。
我拨通这个号码,接电话的竟然是lisa。她要我一个小时后去183路公车的某一站找她,就挂掉了电话。
看着口袋里面还剩下的9个欧元,我在越南人的pho店囫囵的吃了一大碗。热汤的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觉得恢复了气力。
在店里的镜子上,我看见了自己显得很突兀的光头,当初的发型全没了痕迹,就像我找不到赵茜一样的悲伤。

lisa瘦了不少,但是她标致的身材还在。今天,我已经不再担心身后的“尾巴了” 。这么长的时间,我又一次回到了一个现实的又平静的巴黎。
在lisa的新床上,她温柔的倚在我的怀里,幽幽说起赵茜。
她说:“你别想她了,她给我4000欧元的律师费以后跟那个二房东学生搬到了其它的地方。让我转告你保重,就没有再联系过我。她的电话号码已经被取消了。”
听到这里,我错愕的感到无比孤独。盯着牙黄色的墙壁纸良久。要走的怎么也留不住,赵茜她也会离开我?
百味陈杂,却没有恨意,我的心底还是那么喜欢她 ....

lisa问起了我在监狱里的情形。我抚摸着她的小卷发,全盘托出了我那时候的计划:

“从外观上来看,法国人对待团伙犯罪的态度是非常强硬的。我在平头被逮住以前,一直认为自己是最安全的一个。可我们都忽略了自己人内部的危险。
在我们这个很松散的团伙里,兵哥作的很出色。他仗义而且出手阔绰,给下面的人很大的好处。这维系了团伙的生命。但是也纵容了一些不端,比如出卖了我们所有人的阿东!ctmd!

铁肩那么容易被抓住的时候,我也没料到身边会有人出卖,还象征性的做了最后的挣扎,想转移警方的注意。希望帮助兵哥和你减少些压力。可惜,只是一厢情愿。
平头蹊跷的被抓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我立刻决定把身边所有机器转移藏起来。可是那样并不能挽救什么,因为警方一定要挖到机器才肯罢休。

于是,我把机器卖给了以前作卡规模比较小的福建那伙人, 还特意低价卖给他们3百张的空白卡。这样我就为我们留下了一个退路,只是当时已经没办法联系兵哥了。福建人被抓的话,那些卡会把以前的事情全扣在他们头上。
其实,我也是孤军对抗着。
我在交易完成以后,多付给中间人一笔钱。让他在两周以后把这个福建团伙的消息出卖给萍姐,而萍姐的那个警察老公可是对这个情报大生好感。而且,还会有一笔不错的线人费落到中间人手里,他们必然合作愉快。我又在国内安排转了2万人民币给萍姐家,萍姐自然明白这个意思。
这一伏笔全是为了救我们这个团伙,顺便也可以把背黑锅的福建帮派这条线打断。警方放松对我们的打击力度,当然也减少我们将来的竞争对手,我计划是一箭三雕。

妈的,我还是算漏了阿东这个人。我们也都低估了阿东对他那个女友的留恋程度。
幸亏我在之前听你说过,他在国内杀过人这件事,才在供词里举报了他一下。希望中国使馆能确认,然后引渡他回国,算是报了他出卖我们全体的一箭之仇了。
至于兵哥,他现在被起诉的只是组织人用信用卡诈骗罪名吧,还有帮香港妓女在法国卖淫。在证据不是很充分的条件下,两个罪名全加起来也判不到两年。 
实际上做一年牢就可以出狱了。
他的资金和实力都还在,还可以东山再起。聚一起再来过!就算不成,我做完这些也不枉他对我照顾一场。”

lisa入迷的听着我过分渲染的计划,紧张的眼神里噙满了泪水...过了好一会,她竟然苦笑了一下:
“小赵,兵哥他出不来了,他在黑龙江的时候贩卖过毒,背了好大的案子。他的弟弟就在国内牢里呢,被判刑20年。他在法国这边闹得这么凶,全是为了攒钱救他弟。这次被抓之后,律师说他坐完牢会被遣送回国。那就再也出不来了....你费尽心机缩短了大家的刑期,也只是提前送他回国坐牢罢了....”

我呆呆的看着lisa,无言以对。真是一瞬间感觉什么都没被我掌握过,机关算尽个屁啊!机关算尽!
我终归还是混丢了我的宝贝赵茜。而lisa失掉了她的大靠山兵哥。
这功夫,我们俩个却滚在这床上互相慰暖,互相憧憬着未来。

我操他妈的!我感到很无助,拉过被子抱紧lisa哭着说:真冷啊...怎么这么快人都散了。
~~~~~~~~~~~~~~~~~~~~~~~~~~~~
几个星期以后在9区的轻罪法院,我被检察官带着接受法官的判决:
鉴于我协助警方破获了福建诈骗团伙,判我6个月的监禁。因为已经于看押时执行完毕,故当庭释放 。
鉴于我没有合法居留,法官给我一纸驱逐令,返还我的中国护照,令我三个月内自行离境。

我在拿到护照以后通过律师打听兵哥他们的判决,他犹豫了一下点头说:
“他们一行9个人包括三个福建人,一起被并案宣判,你想知道的人已被判4年并在执行后押解离境。”
我知道,押解回国对兵哥意味着可能是终身的监禁甚至死刑。可是律师答复说他已经尽了力,说服不了检察官。

在离开法院的车里我看见了又有几个中国犯人被带到这里,却没有我想见到的兵哥。
后来lisa听律师说过,兵哥为了保住她,承认了关于组织卖淫的所有的事情,才被定的重罪。她回来趴在我身上哭了好一会儿。
一切似乎这样没头没尾结束,又没完没了的继续着,就像这混沌的日子。

早上,巴黎的天气很好。我打开窗子,看看安静的街道。走去花店买了一大束白玫瑰给lisa。就像我当初留给赵茜的那一束 带着露珠的红玫瑰花瓣,我在红或白的错乱印象里,让沁人的香气在整个房间里弥漫。

相关文章

关键词:魂淡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