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没有表情包,还怎么愉快地聊天?

2017-08-11 13:17:50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奥特曼是一个宇宙英雄,不能露牙齿不能有舌头,不能脆弱、不能哭。”日本人十分重视IP表情的“纯洁性”。

2015年,日本社交软件LINE从表情包上获得的分成达到18亿人民币。

而在中国,由于糟糕的版权环境,表情设计变现几乎只有一条路:先不计代价,混个脸熟。

“这场胜利属于所有战斗在前线的中国网民。”时隔半年后,王尼玛向南方周末记者这样气势恢宏地总结发生在2016年年初的“帝吧出征”事件:“台湾同胞们没料到的一点,就是我们网络文化的氛围和成长力,已将他们甩开了不少个身位。”

“帝吧”,是百度最热门贴吧“李毅吧”的别称。2016年1月20日,因为台湾艺人周子瑜的“不当言论”,“帝吧”网友在社交网站脸书上,用表情包在台湾相关方面主页冲锋陷阵,发动论战,史称“帝吧出征”。

王尼玛曾在自己的脱口秀“暴走大事件”中详细描述了这场出征:“由前将军暴走漫画领衔的表情包迅速占领有利地形。随后,左翼杀出了左将军天线宝宝、车骑将军雪姨……一招招表情包如水银泻地,打得对方毫无反抗之力。”

的确,在“斗图”方面,台湾网友完全不是对手,当晚,他们很快放弃对抗,纷纷收下了来自对岸的表情包。而王尼玛的“暴走漫画”表情系列,在此役中立下汗马功劳。

2008年,王尼玛在微博上贴出了“暴走”表情包,与其他本土新生网络表情一道,改变了中国网民只有QQ小黄脸可用的历史。

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一个网络表情大国。2016年除夕,QQ原创表情单日发送量达到破纪录的5.33亿次。

“我觉得现在的局面很有机会超越日本,”腾讯社交网络事业群增值产品部总经理刘宪凯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也只有日本是值得超越的。”

“你画出了我们心中的躁动”

自媒体“新世相”在2016年7月19日发起了一项“24小时不用表情”的实验。五千三百多个参与者中,30%的人都挑战失败了。有网友在体验报告中写道:“她说,你今天说话我怎么都听不懂。”

在挑战中失败的近一千六百位网友,大多是因为下意识地使用了QQ小黄脸。这套中国最有名的网络表情,自2003年被开发后,已陪伴网民13年。

大多数离不开小黄脸的网友们,并不真正了解小黄脸的魔性所在——这些在手机屏幕上边长不足2毫米的表情,能够传达超乎人们想象的信息量。

QQ小黄脸的设计师会研究人的每块面部表情肌肉,对应到小黄脸上。“比如哪一块肌肉笑起来是哈哈大笑,哪一块是微笑,哪一块是比较含蓄的,最后都会反映在‘像素级’的察觉上面。”

刘宪凯说,“在小黄脸表情里,就连眨眼睛其实都不止一种眨法,有比较俏皮的,也有比较不屑的。”

“表达极致情绪,靠文字远远不够。”2011年,新成立的微信表情团队沿用了QQ小黄脸,其负责人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表情是必不可少的部分。”

事实证明,要表达极致情绪,靠小黄脸也远远不够。于是,从2006年开始,网络上出现了一大批包括喵魂、小幺鸡等在内的设计师表情包——它们和只能“表达”人类共同情感的小黄脸不同,讲究的是个体的情绪“发泄”。

喵魂永远裹着浴巾,露出深深的乳沟,脖子上顶着一个圆圆的猫头,咧着大嘴,神情诡异。它脸上的迷茫、惊讶和讪笑,是高中少女王雅文的内心写照。也是王雅文同龄人内心的鼓噪与困惑。

2006年,王雅文还在读高中。和同龄人一样,上课时她偶尔神游天外,在课本和作业本上偷画些奇怪的小人,排遣莫名的焦虑和无聊。在班上,王雅文是“作业本画家”中的佼佼者。

她画的猫头小人,每有新作产出,总被广为传阅。王雅文也把自己当名人,每画一个,她都整整齐齐地剪下来,贴到自己的作品集里收藏起来,这就是喵魂的雏形。

王雅文至今没学过专业美术,如果说在创作喵魂时她用到了什么绘画技巧,那都是来自对各种漫画杂志的临摹。2009年,喵魂应征成为百度贴吧唯一的系统表情,成了贴吧网友最熟悉的面孔。从此,王雅文以“喵魂”的名号行走网络江湖。

喵魂的大多数表情都是笑,笑意中带着谜一样的谄媚、挑逗或者猥琐。有一次,看着一张神情懵逼的照片,喵魂才思泉涌,一口气画出了喵魂版“一脸懵逼”“二脸懵逼”“葫芦七兄弟懵逼”,自己对着屏幕笑了一天。

喵魂画不了伤心,她曾画过一个看上去在龇牙傻笑,两只大眼睛却充满血丝、欲哭无泪的表情,喵魂画完心里堵得慌——而这,也恰恰是许多现代人不愿承担精神压力的写照。

另一位设计师刘倩最初创作小幺鸡,则是因为烦透了邻居家养的鸡。这只咖啡色的小肥鸡长着黑种人的厚嘴唇,它标志性的表情是自以为妖娆地跳钢管舞。2015年,电影《五十度灰》的女主角曾在推特上使用过小幺鸡跳钢管舞的表情。

2006年,刘倩回丈夫的湖北老家生娃休养。邻居家的鸡成天聒噪不休,让刘倩心神不宁。伴着鸡叫,刘倩愤愤地在日记本上画下一只小肥鸡。

在她笔下,这只小鸡坐在马桶上,满脸便秘的痛苦。丑化小鸡成了刘倩每天发泄的方式,几个月下来,烦人的“小幺鸡”已经画了满满一册。

2009年,刘倩的丈夫李辉发现了尘封在日记本里的小幺鸡,发到微博上。朋友们看了难以接受,纷纷“艾特”刘倩:“太恶心了。”但这只“恶心的”小幺鸡却受到两位绘本画师的怒赞:画出了我们心中的躁动。

2015年春节前,微信员工向表情设计师征集红包主题的表情。刘倩投稿的表情成为爆款:小幺鸡抓起满桌的百元人民币撒向空中,再陶醉看着这些钞票缤纷飘落。这一回,小幺鸡的原型是刘倩自己,她照着自己缺钱的眼神画的。

也是2006年,设计师郭征开始设计他赤膊上阵的“炮炮兵”表情系列。相比喵魂和刘倩情绪驱动的画法,郭征逐渐注意到用户们对于“无意义表情”的需求。

在社交软件上,人们除了互道“你好”、“再见”,表示“我很生气”之外,很多时候还需要没话找话。

郭征为此设计了一款表情:炮炮兵打飞机。表情里,炮炮兵朝天上开机关枪,一架飞机应声坠落。当所有人都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打飞机”可以用来暖场。现在,平均每天,微信用户会用到200万次“打飞机”。

炮炮兵表情包入驻国际社交软件LINE 时,为了照顾一些国家的接受尺度,不得不做了部分修改。比如,为露出股沟的小兵(左)穿上四角裤(右)。(郭征供图/图)

就服中老年表情包

喵魂、小幺鸡、炮炮兵都早早地被QQ和微信引入表情商店,成为这些平台的“官方表情”。

要想成为“官方表情”,必须滤去不雅内容。

喵魂曾经摸索过审查的边界,吐槽的表情里甚至不允许出现“卧槽”“靠”这样轻微的粗口。

她后来设计的喵魂握着一把草,没有配上“握草”两个字,这才获得通过。“反正你觉得特别搞笑的那些都不能放上去,放的都是一本正经的。”刘倩也对此深有同感。

表情设计师付航接触过日本同行,有了对比,他觉得中国设计师挺自由的。

付航是“有机表情”的设计师,2015年春节,他设计了一个红衣小男孩双手高举金元宝,配上闪闪发光的“恭喜发财”,这是当时微信用户讨红包的经典表情。

一位日本设计师曾来中国见付航,对方惊讶地发现,中国的表情人物竟然可以拿着酒杯叼着烟,还可以问“约不约”。

“涉黄和暴力的底线是不能破的,但年轻人喜欢的二次元里,有一种‘污’,这是很含蓄的表达,我们是可以接受的。”刘宪凯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QQ表情的尺度。

付航谙熟“污”的表达,2016年6月,他又开发了“撩汉”、“撩妹”的主题表情包。

网络流行语“撩”,通常指有技巧地与陌生异性搭讪。“你不能太露骨。太露骨就容易招人讨厌,但又不能太木讷,还是要有一些趣味在里面。”

付航在看琼瑶剧时无意中发现,剧中的台词直接拿来,都特别适合“撩”:“我的所作所为都是情不自禁。”“我想和你看星星看月亮。”“好甜,这不是蜜,是你的嘴。”

金庸武侠小说里也有许多台词可供改造,被付航也用在表情里:“少侠留步,可否一约?”“快躺下,我给你运功疗伤。”“你太污了,贫僧救不了你。”

中国与国外表情环境更重要区别在于,在日韩等网络表情产业发达的国家,表情只能从软件上购买;而中国社交软件的用户,可以添加自定义表情。中国表情圈,把这些自定义表情称为“野表情”。

“野表情”并不意味着随心所欲。尽管目前各大社交软件对“野表情”都不特意干涉,但日常的内容审核,已经足以对不合适的内容进行过滤。

相反,因为摒弃了许多审美上的条条框框,以及拥有着官方表情包所不具备的个性化便利,“野表情”激发了极大的民间创造力。

自认为在官方表情中难逢对手的喵魂,如今只服“野表情”。

厦门设计师表情娘擅长制作真人明星的自定义表情——她拒绝将自己的作品称之为“野表情”。

表情娘做明星表情,靠的是阅片无数。每天,表情娘都在重温周星驰喜剧电影以及《还珠格格》《新白娘子传奇》等经典电视剧。每部影视剧要看两遍,先流畅地放一遍,摸清剧中精彩的场景。

第二遍快进,找到相应片段,来回捕捉最动人的瞬间截屏。“小时候看审美不健全,长大回头来看,会发现很多好笑的点。”

《还珠格格》中的“尔康”,是真人表情制作界公认的富矿。表情娘曾经做过9张尔康的表情系列:发怒时的尔康不顾左臂缠着绷带,张牙舞爪向前冲;恍然大悟的尔康张圆了嘴巴,双眼眨个不停

。表情娘选取这些片段,自称是因为“演的方式特别好”,但周杰本人并不领情。“他觉得他认真地在创作,而我们拿来玩。他觉得不太配。”

微信表情团队也曾打过真人表情包的主意,他们邀请邓超、杨颖、鹿晗等明星拍摄照片,制作授权表情包,以6元一套的价格在表情商店里出售,买账的人并不多。

“一个明星特别火,不代表他的表情包就好玩。”表情娘认为网民更希望在表情包里看到明星的另一面,“如果只要帅,只要美,那跟那些时尚杂志拍一组大片不就OK了?”

在自定义表情界,中国的中老年人开创了另一座高峰。即便是日韩这样的表情强国,也极少有专供中老年人使用的表情包。一对60岁的韩国夫妇曾经晒出他们的聊天记录,两人用的网络表情跟年轻人毫无差别,充满了低幼的卖萌。

山东枣庄的吴叔,是中老年表情界的先锋人物。

吴叔今年50岁,他从10年前就开始上网浏览时事新闻,有时也跟同龄人在QQ上闲聊。直到2015年,他“感觉不对了”:“年轻人发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表情,很多同龄的朋友理解不了。我觉得这样不行,就决定自己做。”

吴叔让16岁的侄女教自己使用PS软件,学会了一些简单操作后,他就开始制作表情包了。

在QQ上,吴叔给南方周末记者发了一个刚做的表情:一朵朵红花绿叶和一黄一蓝两只蝴蝶,亭亭玉立于橙黄色的虚化背景之上,整张图片的最顶层,悬浮着大号的紫色艺术字:“周末愉快!吉祥如意,事事顺心,幸福安康,开心每一天哟!”

做这张表情,吴叔只用了十几分钟,其中将近十分钟,用于在百度上一页页找图。而专业设计师做一个表情,动辄需要一小时甚至长达一天。

最近侄女爱看网剧《余罪》,吴叔听说了,就找来主演张一山的图片,熟练地把人物图像抠出来,换上蓝红的纯色背景,配以红玫瑰或者满屏爱心,再放上醒目的彩色大字:“群里的朋友你们好”、“满天的繁星是我对你的思念”。

吴叔把表情发到微博上,年轻的网友们纷纷留言,半调侃半真心:“确实就喜欢花花绿绿的”“默默存了”“非常完美”。

表情娘对此表示很服气:“它本身的效果是很low的感觉,但是好笑,好笑就有人用、有人传播,这就够了。”

炮炮兵打飞机的表情,每天会被微信用户使用200多万次。(郭征供图/图)

等你有名了,干什么都挣钱

在日韩等表情产业强国,一款网络表情走红,能够带来巨大的财富。2015年,日本社交软件LINE仅从售卖表情收入中获得的分成,就高达18亿元人民币。

中国的表情市场却成长缓慢。微信2013年推出表情商店时,曾经尝试把所有表情付费使用,每套6元。3年以后,付费表情已被削减为极少数。在QQ的表情商店,也只为QQ付费会员象征性地提供一些专属表情。

“QQ更早的时候是PC端的软件,而PC端十几年来都是免费使用表情的。所以在QQ用户眼里,表情是免费的,这个概念是根深蒂固的。”刘宪凯对南方周末记者分析。

2015年,微信表情团队为入驻设计师开通了打赏功能,用户可以自愿酬谢,

一些受欢迎的表情包,在微信商店里每个月能获得的打赏已经超过十万元。听上去令人振奋,但对于文创体系更为完善的日韩而言,他们更看重的是表情包背后的收益。

表情设计师付航在社交软件陌陌主管网络表情时,曾找日本卡通大IP奥特曼合作,开发奥特曼表情。获得日方授权后,陌陌的设计师做了一套奥特曼表情,没想到日本版权方不予通过,要求重大修改。

“奥特曼是一个宇宙英雄,不能露牙齿不能有舌头,不能脆弱、不能哭。”付航回忆,当时日方要求奥特曼的沮丧脆弱等负面情绪表情,不能超过表情总数的20%。

“他们对于IP的保护和设计规范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会列明这些设计的要求,除此之外,你不能做其他事情。你设计好的每一个东西都需要发回总部亲自确认,其实在效率上是非常差的。”

刘宪凯也跟日本人打过交道,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但是这能保护IP的纯洁性,能确保IP长期发展。他们自己做更多周边的时候,粉丝的认可度不会变化。”

然而IP的版权保护,在中国原本就是个问题。如今已经如日中天的表情包界“大佬”王尼玛和他的“暴走漫画”团队,

在依靠表情包杀出一条血路之前,曾经十分认真地把主营业务和精力放在签约有潜力的漫画作者,培养自己的漫画师上,然而不成熟的版权环境,让他们“在这条路上饱受打击”。

付航曾发现,有网店拿自己的表情印T恤和手机壳卖钱,“我们自己做的,是用丝网机套版打印上去,他们都是用数码喷绘、热转印,质量很次的。”付航想点举报,但在举报事由里没找到“侵权”选项。

无奈之下,大多数的中国表情包设计师,变现之路都“很中国”——先混个脸熟。

综艺节目在后期制作时会用到表情包,称为“花字”。刘倩曾在电视上看到综艺节目擅自使用她的小幺鸡,急了:“他们抠图没抠好。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可以给一个原文件!”

其他表情设计师不像刘倩这么宽容,曾有一个很火的辩论节目使用了众多网络表情,设计师们打算联合起来起诉这个节目。小幺鸡在这个节目里被用得最多,但刘倩很犹豫要不要参与起诉。“这个节目挺火的,放上去挺好。

但这帮朋友也是好朋友,他们要告,你搞不一样,就会怪你。”刘倩最终也在起诉书上签了名,官司最终胜诉,刘倩获得了一万元赔偿金,她至今念叨的是:“为了一万块钱失去这个宣传的机会,很可惜。”

喵魂设计的表情有时也会被一些微信公号和综艺节目默默使用。“不给他们用就是傻x,”喵魂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等你有名了,干什么都赚钱。”

事实未必如此,很难想象“野表情”的创作者们,能从他们广受追捧的表情中获利。刘倩的小幺鸡算得上有名,有出版社找到她,想出一本以小幺鸡为主角的漫画。从没做过“漫画家”的刘倩“赶鸭子上架”,开始画书。最后这本书销量并不好。

刘倩靠小幺鸡获得的收入,来自一些商业广告,按项目大小,每次五万到十几万。对于这位生活在河南的个体户设计师来说,她似乎感到满意。

创作了“炮炮兵”的郭征,从一开始,就把炮炮兵免费提供给各类论坛和社交软件。每年国庆,郭征都会推出专题表情包,组成炮炮兵“指尖阅兵方阵”。逢年过节,郭征也要忙着策划应景的表情包。这些做法,推动着炮炮兵的“脸熟”。

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炮炮兵入选了国家文化出口项目。2015年,郭征公司所在的常州市,也把炮炮兵作为了征兵形象代言人,用来代替“保家卫国”的传统标语。

时机渐渐成熟,郭征的炮炮兵甚至出口海外。他申请入驻国际化社交软件LINE。

第一次审核时,LINE官方工作人员提醒郭征,炮炮兵赤裸上身属于大面积裸露,在一些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可能会被下架。

郭征决定对这一部分不做修改,他没想到,炮炮兵在伊朗很受欢迎。

郭征猜想:“是不是因为那些地区不管是暴乱也好什么也好,人们的情绪很压抑。而炮炮兵不是一个正统的兵,拿这种搞笑的东西反而可以缓和他们的情绪。”

依靠海外市场收费和商务合作,现在,炮炮兵的表情包已经换取了百万级的收入。郭征的公司也已完成了B轮融资。

这轮融资之后,郭征开始为炮炮兵开发同人视频、书籍和周边产品——这一系列尝试依然充满着风险,另一款在“脸熟”上不输炮炮兵的表情包,就曾在日复一日的周边产品开发投入中,亏损了近千万。

相关文章

关键词:没有表情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