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第二十四章 灵堂棺材压不住

2018-05-14 11:50:01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永祥禅师赶到了雷家村,不过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带了一个小和尚。

  那小和尚长得很像《新乌龙院》里的释小龙,那一双黑乎乎的小眼睛十分灵动,滴溜溜地转着,而他的名字也很像,居然叫做释小虎。

  这个名字,让我不由得想起了湘西苗寨的那个小虎来。

  我们随着雷刚一行人出门迎接,永祥禅师与雷刚等人简单聊了一下,让他们节哀顺变之后,看向了我和马一岙,双手合十见礼,然后说道:“两位施主,我这边紧赶慢赶,本以为会快一些,没想到倒是落在了你们后面去。”

  马一岙与他见礼,然后解释道:“本来手上有些事情的,只不过相对于其它事情,这边的比较着急一些,所以就搁置了其它事儿,赶过来一瞧究竟了。”

  几人边聊,边往灵堂那边走去。

  永祥禅师跟我们简单讲了两句之后,过去给自己的俗家弟子上了一炷香。

  他双手合十良久,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当初与他说了,以他的福气,是无法消受这等宝物的,要尽早送出去,他当时也答应得好好的,说回去就处理掉,等到我收到了这噩耗,方才琢磨过来——东西,他应该是根本没有送走吧?”

  永祥禅师地位尊崇,跟在身边陪伴的人不多,他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跟雷刚说了起来。

  那雷刚犹豫了一下,长叹一声道:“家父生平,最是沉迷修行之事,近乎痴迷,那物据说能够改变他的根骨悟性,又如何能够舍弃呢?”

  永祥禅师说道:“那东西,现在在哪儿?”

  雷刚摇头,说不知道,自从家父死后,无人瞧见,我曾经找人将整个院子都翻遍了,所有可能藏匿的地方都翻腾了好几回,但什么都没有瞧见。

  永祥禅师又问道:“你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

  雷刚如刚才一般,缓缓道来。

  反复地说起自己父亲的死,他的情绪有些不高,面带沮丧,显然是很不好受,永祥禅师叹了一口气,说道:“若是如此,恐怕是中了邪术啊——地方还保留着么?带我们去看看。”

  雷刚说道:“自当如此。”

  他带着我们来到了后院,同行的除了我、马一岙和永祥禅师师徒两个之外,还带了雷刚的儿子雷猛,和一个十七八岁的侄子,路上永祥禅师问道:“你父亲过世之后,有没有尸检报告之类的东西?”

  雷刚点头,说有,当天县公安局就来人了,初步检查了一下,是心肌急性梗塞、胆囊破裂而死,他们还打算带回去解剖,不过被我拒绝了。

  永祥禅师点头,说的确没有解剖的必要,你父亲就是被活生生吓死的。

  雷刚有些不解,说我父亲当时将他自己一个人反锁在地窖里,里面谁都没有,怎么可能被吓死呢?

  永祥禅师叹气,说这世间有太多的手段做成这件事儿了……

  我们来到了后院的地窖口,这儿原本是用水泥盖儿给砌住的,但因为先前强行打开,将口子给炸出了一个缺口来,随后有人来来去去,以及将遗体运送出来,口子这儿弄得一团糟,边儿上架着一个木梯子,用来上下。

  永祥禅师打量了一会儿那口子处的碎石堆,问道:“这地方隔音很不错的,你们是怎么听到惨叫声的?”

  雷刚指着自己的儿子雷猛说道:“他耳朵灵,他听到,告诉我们的。”

  永祥禅师看向了雷猛,说你都听到了什么?

  雷猛说道:“就是求救,然后还有惨叫之类的,不止我一个人听到,我叫了我爸和其他人过来的时候,在窖口边,所有人都听到了。”

  永祥禅师点头,对我们说道:“下去看看?”

  马一岙点头,说好。

  一行人沿着那木梯子,依次下了地窖里去,发现这地窖还挺宽的,差不多一百三十四平米的样子,里面堆满了杂物,以及一些谷物之类的,而在中间的一块空地里,则弄出了一个隔间来,里面摆放着不少红木家具之类的。

  雷刚告诉我们,他父亲就是死在那一座红木椅子上的。

  他死的时候,全身蜷缩在一块儿,汗出如浆,双目翻白,口涎流出,而且还有屎尿在裆里,死像算得上是相当难看。

  但是涌进地窖的好几个人都吐了,其中雷刚的那个侄子吐得最惨,好几天都没有缓过神来。

  而正是这般凄惨,作为儿孙,雷刚等人感受到的屈辱越发沉重,心中疑神疑鬼,想了各种可能,战战兢兢,全神戒备,所以才会在刚才的时候,感觉到了我们的可疑,就带着一大堆人围将过来,讨要说法。

  永祥禅师问道:“这地方,搜过没有?”

  雷刚点头,说肯定搜过了,所有的地方都翻腾了一边,要不然也不可能这么乱,只不过……到底还是没有翻到凶手的痕迹——法师,你给我们说说,到底是什么情况,能够如此呢?

  永祥禅师说道:“修行界的手段,千奇百怪,你们搜不到,也是正常的——想想那不祥之物的前几任主人,你就知道,你父亲这个算不得什么。”

  雷刚说道:“您的意思,是那东西给我父亲带来的灾祸咯?”

  永祥禅师摇头,说现在这种情况,我也无法断定。

  马一岙这时说道:“雷大哥,你不介意我们在地窖里四处看看吧?”

  雷刚说自然不介意,不过你们倘若是想要搜寻什么线索的话,恐怕是要失望的,在这之前,我们已经查了好多次的。

  马一岙得到允许,也不跟他反驳什么,开始在地窖里四处搜寻起来。

  永祥禅师也跟着四处找寻,显得十分仔细。

  我对于这种事情最不擅长,只有跟在马一岙身后,看着他翻捡,偶尔还帮忙搬点儿东西,打打下手。

  差不多一刻钟左右吧,马一岙发现了不对劲儿,去搬动了一个腌咸菜的大坛子,往旁边挪动了一下,露出了一个两个拳头大的洞口来,他对我问道:“有手电么?”

  我从八卦袋中摸出了强光手电来,递给了他,马一岙往里面探照了去,发现这洞口很深,不知道通向哪儿去。

  其余人瞧见这边有动静,也都走了过来,问道:“怎么了?”

  马一岙让开一个身位,给旁人打量,雷刚瞧了一眼,说道:“这就是一个老鼠洞吧?我们这地窖,虽然有做过翻修,但肯定不能保证没有耗子的,毕竟是农村,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永祥禅师却摇头,指着那洞子说道:“普通的老鼠洞,没有这么大的。”

  的确,那洞口差不多有成人的两个拳头那般大,这得多大的老鼠,才能够出入啊?

  “是蛇么?”雷刚的那侄子问道。

  马一岙伸手,在洞口摸了一下,摇头说道:“不是蛇……咦,这是什么?”

  他在那儿摸索一下,拈起了一根金黄色的毛发来。

  马一岙放在鼻子上吸了吸,摇头说道:“没有老鼠的臭味,这个,是什么动物的毛发呢?”

  永祥禅师伸手过来,说道:“我看看。”

  马一岙递给了他,永祥禅师接了过来,借光打量了一番,摇头,说没有见过。

  他对马一岙说道:“我有一个师弟,对这动物倒是挺有研究的,方便的话,我带回去,让他帮忙瞧一瞧吧?”

  马一岙点头,说如此最好。

  又搜索了一会儿,大家聚在地窖中间来,马一岙开口说道:“雷老先生的死,疑点颇多,但那个小洞子的嫌疑很大,如果有可能的话,顺着那个地方摸索,也许会有奇效——只不过,这个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

  的确,雷家的这地窖是用钢筋水泥柱和混凝土加固过的,却还是出现了这样一个老鼠洞,着实奇怪。

  而我们想要反着挖过去,更是一个大工程。

  除非……

  永祥禅师提出让他的弟子释小虎将毛发送回内少林,交给他师弟。

  他师弟懂得兽语,能够与动物沟通交流,还养了许多的宠物,说不定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法子。

  我们点头,说正当如此,麻烦了。

  一行人出了地窖,走到堂屋这边,一个留着八字胡、山羊须的半老头子走了过来,朝着永祥禅师拱手说道:“大师,又见面了。”

  这人却是雷家请来做法事的师父。

  永祥禅师与他显然是认识的,简单见礼过后,询问了一下他这几日的作法,那人十分恭敬,一一作答。

  他答得大概不错,永祥禅师也挑不出毛病来,点头说道:“我那徒弟是个福薄之人,实在可惜。我今日可能会住在这里,便为他念一晚上的经,帮作超度吧。

  雷刚与那神棍都很激动,连忙答应下来。

  永祥禅师送走自己徒弟之后,便在灵堂念经守灵,我和马一岙自然在旁陪着。

  其间雷刚跑前跑后,忙着招待,也是十分费心。

  如此安坐,中间还吃了一顿斋饭,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等到了差不多十一点多的时候,雷家的客人走得都七七八八了,明日下葬,诸事繁忙,雷家人也陆陆续续去休息,而灵堂之中,也就只剩下雷刚和雷猛父子两人。

  我坐在蒲团上,有些昏昏欲睡,而就在此时,突然间,我听到棺材那儿,突然发出了“叩、叩”的古怪动静来。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错觉,然而当我竖起耳朵来的时候,那声音却显得格外明显。

  叩!

  叩、叩!

  叩、叩、叩……

  是……

  棺材里面!

 

相关文章

关键词: 灵堂棺材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