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第303章 冲煞阵

2018-04-16 14:14:29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彼时,沈昭明正抬起头,迎向赵家小少爷吐出的那口气,我这么一打岔,沈昭明就突然像定住了一样,僵在血水里。

赵家小少爷一屁股坐在地上,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我以极快的速度捡起一只酒瓶,将赵家小少爷吐出来的那口生气又吸进嘴巴里,吐进酒瓶里塞上盖子,保存了起来。这口气是赵家小少爷阳气的精华,若我能好生利用,将阳气给他还回去,说不定就能拯救一个年幼的生命,乃是极大的福报。
做好这一切,我再看沈昭明依旧这么僵躺着,真就像具尸体时的。
我心里一动,突然明白过来,沈昭明吃的药已经足够多了,他只需要一味定丹,所有的药的作用才能发挥出来,定丹之与那些养的药,就是药引的作用,是催发全身药性的大宝贝。沈昭明想破脑袋都难想到,他费尽心思找出来的定丹,竟会被我在关键时候给破了功。
我心里大事激动,杀我爷爷的凶手就躺在我面前,像砧板上的肥肉,任我宰割,我怎能不激动。
我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只酒瓶,就地砸碎了,捡起一块锋利的玻璃瓶,就朝沈昭明脖子上割去。
玻璃片在虚空中划出个优雅的姿势,就要落到沈昭明脖子上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巨响,我回过头去,就看到客厅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了,门外夜风汹涌的冲进来,吹的我浑身一冷。
只见赵廷如一身白衣,神仙一样的立在客厅门口,他肩膀上的黄大仙儿依旧用鄙视嘲笑的目光看着我。
我大吃一惊,手上用力,快速朝沈昭明脖子上抹过去。
就在我要得手之际,突然脚上一疼,就看到赵家小少爷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他抱着我的小腿,在腿肚子上狠狠咬了一口,疼的我直打哆嗦。
就这么一耽搁,赵廷如已经冲到棺材前,一把抱起沈昭明,黄大仙儿冷冷的瞟了我一眼,仿佛在说:“就凭你,也配跟我们斗”
我心里一阵窝火,赵廷如说:“他命不该这样绝,你想强杀他,是杀不了的,他已经无限接近于风水鬼师了。能这样杀死沈昭明,他就不是沈昭明了,所以你还是放弃吧。”
我呆呆的望着赵廷如将沈昭明抱着,朝外面走去,我脱开小少爷,直奔到大门口拦住赵廷如的去路,道:“想这么轻松就带走他,门都没有!”
赵廷如无奈道:“你这个小孩子,怎么这么任性,当年你爸都打不过我,更何况你,别枉送了自己的性命。”
我张开手臂拦住他道:“不管能不能打的过你,我都要试一试,沈昭明是杀我爷爷的凶手,我要报仇。”
黄大仙儿突然嘿嘿笑起来,道:“就凭你,我们家主人念在杨赵两家交情的份儿上饶你一条小命,别不知道好歹啊?”
我怒道:“打不过也要打!”
赵廷如奇怪的望着我,说:“既然你硬要这样,我就陪你玩一把,我还抱着主人,你随便使什么招式都行。”
我被赵廷如的渺视彻底刺伤了,取出了我的法器,杨门上千年传下来的风水枣罗盘,在半空中打了个璇儿。
我抡起罗盘,朝赵廷如冲了过去,赵挺入无奈的叹了口气,显得很失望,稍微一斜身,就绕过了我的攻击。我如是再三的攻击了许多次,都被赵廷如轻巧的躲了过去,我观察他躲避的方式,乃是九宫八卦步伐中一种非常奇特的变化。以我现在对易理的造诣,很轻巧便已看出个中玄妙之处,赵廷如再次躲开我攻击的时候,黄大仙儿再也忍不住了,怒道:“真是个废物,主人,别跟他浪费时间了,现在就杀了他。”
我不等赵廷如飘到边上,跟着又以极快的速度一招攻了过来,脚下用反八卦九宫的步伐,正是克制赵廷如步伐的手段,在易理上,这步伐也跟阴阳一样,相生相克,一步克一步,我走的步伐,正是克制赵廷如的步伐。
我突然出现在赵廷如面前,赵廷如吓了一跳,他显然是慌了,没想到我竟然能算计他,又以相当快的速度后退了一步。我早料到他会有这一招,便拦腰踩在巽宫上,一脚踩断他的退路,赵廷如退无可退,只有进攻了,只见它手指掐了诀,就迎面朝我胸口点过来,另一只手抱着沈昭明。
我早料到他会强攻我,他手势一变,我又后退一步,踩在中宫上,这个位置退一步便能躲过赵廷如的攻击,进一步又能随意进攻,是个非常厉害的步伐。赵廷如虽然厉害,却没想到我竟然已经掌握他步伐中的奥秘,他见我退了,心里一喜,又朝前走了一步。
这一步正中我下怀,我抡起罗盘在空中翻出个花样儿来,躲过赵廷如的一指,风水罗盘结结实实的撞在他印堂上。我们杨门祖传的风水罗盘乃是一门神器,而印堂又名灵门,是练法之人最重要的地方,我这携气一撞之下,就将赵廷如撞的一个踉跄,几乎跌倒在地。
他额头上,也便起了一层黑气。
黄大仙儿嚷道:“好你个小子,竟然深藏不露。”
我冷笑道:“你不是说我是废物么,咸鱼都有翻身的时候,更何况我杨晓天乃名门之后,杨益公的嫡孙。”
黄大仙儿闭了嘴,我看到他看我的眼神,似乎真的变得,不再那么鄙夷和轻视,我终于从他眼里看到了敌意。有时候,敌意也是一种尊重,因为这样对方才会将你放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我从黄大仙儿的眼神里,看到了这种尊重。
赵廷如将沈昭明放在地上,黄大仙儿看守着他,他整理了一下衣衫,缓缓走到我面前,说:“刚才是我轻敌了,没想到杨门自杨至诚之后,还有高手,可喜可贺。”
我扬了扬罗盘,赵廷如道:“杨门一向以风水术著称,今日我便跟你比布阵。”
说着,他扭头朝别墅后院跑去,我也跟了过去,后院有块很大的空地,空地上打扫的干干净净的。赵廷如突然换了一种很奇怪的步伐,一路走到飞快,他走过的地方,地上便出现一双脚印,这脚印组合起来,我一眼看过去,只觉得眼前密密麻麻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就乱了。
我被围在这一团脚印中间,赵廷如走完之后,站在距我七八米远的位置,冷笑道:“技艺太拙,让杨兄弟耻笑了。”
我抬眼看过去,觉得这些脚印看似没有章法,却又似奥妙无穷,我越看越乱,整个人就木了。
我心想,既然敢挑战赵廷如,就什么都不怕了,便抬脚朝前走了两步,这一走,麻烦就大了。我走了两步,就觉得身后像是有人跟着,冷飕飕的,扭头朝后面一看,就看到身后有个黑影,半空中挂着一轮毛月亮,我站在月亮地里,只觉得周围极为阴冷,像是暗藏杀机。
我努力转过头去,想把身后的东西给彻底看清楚,可是怎么看都看不明白,只觉得那东西跟我后面,可是一眼看过去,却又空空荡荡的,怎么都看不清楚。我心里奇怪,便不再朝后看,又朝前走了一步,这一步下去,赫然就发现前方有个人就站我对面,正呆呆的盯着我,模样非常古怪。
那人穿了一身黑棉袍子,像是旧社会穿的衣服,一张脸极其苍老,像是剥蚀的树皮,身上也是脏兮兮的,散发出一种难闻的臭味。
我心里狐疑,暗想这老头子难道是赵廷如阵法里搞出来的幻影不成,可我看他眼神虽然浑浊,却似乎藏着一些其他的东西,不像是假的,我心里就有些发虚。
那老头张了张嘴,似乎在跟我说话,周围夜风怒号,树叶摇摆发出哗啦啦的声音,我怎么都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便又靠近了一步,道:“你在跟我说话?”
老头儿又张了张嘴,我侧耳倾听,这回就听清楚了,他在说:“嗯来额屋里做么事,嗯到底是么事人?”
我听的莫名其妙,这老头儿说的是湖北民间方言,我起初听不懂,仔细一想就明白了,他在问我干嘛,又问我来他家做什么?
我说:“这哪里是你家,这儿不是赵金龙赵总的宅院吗,你又是谁?”
老头儿说:“这是额家,嗯踩额头上来咯,踩塌了额家,嗯还敢凶额,额让你出不了额家门。”
我听的明白,老头子说我踩他头上去了,我这好端端的,怎么会踩他头上,我望着老头子阴惨惨的脸和一身死人衣服,夜风将他身上的臭味朝我这边直吹过来,我心里一沉,突然明白了,这臭味儿是尸臭。
老头子所谓我踩他头上,就是说我踩他坟头上,还踩塌了他的坟墓。
我以前听我爷爷说过,在风水师里有个禁忌,说是最忌讳踩死者坟头上,特别是在死者生辰那天,更忌讳踩坟头。这一踩,多半就会踩塌坟,坟一塌,死者的怨气全冲你身上了,彼时你有天大的本事,都会受怨气所冲,要倒大霉。
我抬眼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空地上竟然站了七八十个阴惨惨的死人,操着各种腔调控诉我们踩塌了他们的坟。我终于明白赵廷如踩那么多脚印的用意了,这厮真是恶毒,竟用这种方法将我困在一群怨气冲天的苦主鬼魂中间,想用他们的怨气来杀了我。
按我爷爷的说法,踩塌一座孤坟就不得了,更别说这么多乱坟了,这些满含怨气的孤魂野鬼,足以将我活生生的撕碎。
我心知被赵廷如下了套儿,这些孤魂野鬼将我拦在那里,我根本没办法从群鬼中间穿出去。更可怕的还不止于此,我冲了群鬼的阴煞,如果不破解,这辈子走哪儿都要倒霉,喝口水都能把自己呛死,出趟门都能遇车祸,这才是最可怕的。
赵廷如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法子,竟然能将那么多坟墓给踩塌,破人阴宅是最损阴德的勾当,他以奇术将这座损的阴德全算我身上,所有的冲煞恶果都计较在我头上,怎么不让我胆战心惊。
我急的浑身冒汗,这群孤魂野鬼却又围着我吵个不休,各说各的方言,我脑袋都要炸了,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就看到不远处,根叔正从月亮地里走过来。我心里一喜,大叫根叔,根叔是肉眼凡胎,自然看不见我身边热闹的情景。
他冲我大声嚷嚷道:“杨大师,灵堂出大事了,你怎么还躲这儿,小少爷的尸体自己出来了,我正四处找你呢?”
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对他说:“你们家小少爷我自会安排,不过你现在要先帮我做一件事,这件事做好了,我才能处理你们小少爷。”
根叔忙道:“您尽管吩咐,我一定帮您做好了。”
我道了声谢,心里琢磨着破煞之法,便问根叔说:“你们厨房还有没有土公鸡了,我要两只,找了公鸡之后,就到别墅对面湖区边上的那座山上去找塌掉的坟坑,在向东边的山头上,一定有个大坑,你埋只鸡进去。西边的山头上,也会有个大坑,你再埋一只鸡进去。然后再在山上找其它坟坑,找到一个埋一件不穿的活人衣服,直到全部埋好才能下山。”
根叔一一答应了,我又说:“如果你觉得一个人忙不过来,就去找跟我一起来的小雯小姐,让她协助你。”
根叔走了之后,我就盘膝坐在地上,平心静气,默念上清源诀,耳边孤魂野鬼的声音虽然聒噪,我心里却是一片澄明,这上清源诀在静心上,真是妙用无穷。
我刚才已经看出地上脚印的作用,我每走一脚,都是陷阱,恐怕赵廷如的大阵里,还不知藏着这一个扣儿,我在里面乱走,只会越走越乱,不如索性等根叔帮我做好一切,我再一举破了赵廷如打阵。
我被风水阵困住后,一直怀疑这些孤魂野鬼从哪儿来的,看它们的样子,全是新出土的新鬼,身上怨气太重,少了人世间的烟火味道,想来赵廷如必定是就近取材,破了附近山头的坟墓。
我纵观附近群山,这片别墅群远离城区,坐落在汤逊湖畔,湖边有低山起伏,就只有对面这座山上适合墓葬。再说这山后面还有一片待开发的村落,按照乡民的做法,死了人肯定往这座山上抬,所以必定乱坟无数。
这是我的推测,最后能不能破这个冲煞阵,就要看我的运气和造化了。
我盘膝而坐,心如止水,这样不知不觉过了很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群鬼已去,独留赵廷如立我面前,我明显察觉到他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我站起来,这时天边已经显出一丝鱼肚白,笼罩这个天地的黑暗已经变得非常稀薄,我的视线也能看到很远,遥遥就看到赵金龙的路虎揽胜在远处的公路上疾驰而来,我顿时安了心,看来我的推测一点没错,赵廷如就是在那座山上破的坟。
赵廷如说:“我真是看错你了,你的确进步很快,已经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了,不过你依旧没办法阻止我带走主人。”
我冷冷的望着赵廷如,说:“我一定会找沈昭明报仇,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能找到他。”
赵廷如冲我笑了笑,便以极快的速度绕出后院,我急忙跟上去,拐过屋角,却发现眼前空空荡荡的,赵廷如、沈昭明甚至黄大仙儿全都不见了。
赵金龙的路虎开进来,根叔把车停妥当了就和小雯一起下来,两人身上湿漉漉的,想来是半夜山上打了霜。
根叔说:“杨大师,全按您吩咐的做了。您年纪轻轻的,可真是奇人,我跑到东面和西面山头上,真就各找到一座新塌的坟坑,还有尸骨未寒的。”
小雯走到我面前,担心的说:“没事吧?”
我从她眼里看出来,她似乎知道点什么,便笑道:“你们帮了我的大忙,救了我一命,现在没事了。”
这时,就看到赵金龙从后排别墅里出来,见我们都在院子里,就过来打招呼,说:“杨大师,昨晚辛苦你了,你快去楼上休息,今天就不去找阴宅了,休息好了明天再说。”
我却说:“这个阴宅不用找了,我已经有了主意。”
赵金龙一呆,道:“什么意思?”
根叔和小雯也都愣住了,我看到根叔面色不对,有些心虚的样子。我知道他是因为看到昨晚小少爷跑出棺材,灵堂一片狼藉,现在还没做处理,担心赵金龙知道了会惩罚他。
我说:“你先别急,我带你去灵堂看看,昨晚灵堂里出事儿了。”

相关文章

关键词:冲煞阵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