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第302章 赵家小少爷

2018-04-16 14:13:52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我换上小雯送我的新手机,正待给赵金龙拨个电话,手机却响了,我低头一看,发现给我打来电话的,正是赵金龙。

赵金龙开腔就哭喊着:“大师救命大师救我”
我听他话里不对,就问他怎么回事,赵金龙问我在哪里,他派人去接我,到他家里仔细说。
我答应了,我们吃完早餐,赵金龙指派的一辆路虎揽胜已经等在我们食堂门口,那时正巧我们班上同学下课经过食堂,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带着大美女小雯登上了价值好几百万的路虎v8,刘猴儿惊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我很装逼的朝同学们招招手,随即快速钻进车里,小雯很无奈的看着我,说:“虚荣心满足了吧?”
我说:“这不是虚荣心,这叫报复。”
给我们开车的是赵金龙的司机,人称根叔,是个不到五十岁的中年人,长的比较老,都秃顶了,我以前见过他两次。这根叔多少知道我的手段,所以对我格外尊敬,出了校门,我悄悄问他说:“你们赵总到底出啥事儿了?”
根叔叹了口气,很神秘的瞧了我一眼,低声说:“不是我们赵总,是我们家小少爷出事儿了。”
“小少爷?”
根叔点了点头,说:“是”
我要再多问,根叔却不敢再说,只说吓人不能乱说闲话,再加上这种事真不能乱说,让我去了赵家府上就知道了。
我心里狐疑不定,到赵家别墅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大老远就看到一座高墙大院的宅子里挂着白灯笼。
我心里一沉,立刻明白了,原来是赵金龙的儿子夭折了。
车进了院子,就听到里面传来哭哭啼啼的声音,只见那院子里有三栋大别墅,盖的气势非凡,好不壮观,果然是土豪气十足。
根叔领着我们进了主别墅,一进门就看到屋子里面熙熙攘攘都是人,一群女眷哭的地动山摇,好不悲情。
我在人群里看到赵金龙,一贯威风八面的赵总一下子老了好几岁似的,呆呆的坐在棺材前,我这才注意到,客厅里摆了一幕灵堂出来。
根叔领我到赵金龙面前,我叫了声赵总,赵金龙一见我,立刻站起来,边擦眼泪边跟我握手。
赵金龙把我带到二楼书房,根叔给我们沏了茶,落座之后,赵金龙一屁股坐我旁边,抹眼泪道:“我赵金龙一生到底做了什么孽,我这老来得子,金贵的不得了的儿子,竟然就这么去了?”
我问赵金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赵金龙平复了情绪才告诉我,这事说来也蹊跷,几天前,他儿子闹着要去火葬场玩儿,他被吵的没办法,便只好带儿子去了。儿子还没进烧尸间呢,就直嚷嚷头疼,疼的直不起腰来,赵金龙吓坏了,急忙带儿子回去。
说来也怪,儿子一离开火葬场,整个人就好了,他当时也没在意,只当是有些人天生不喜这种地方。
儿子回家之后,一直好好的,晚上吃了饭又嚷嚷头疼,疼的直打头,赵金龙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急忙让人送医院。到了医院,他儿子依旧喊头疼,医生给他做了全身检查,各项指标都正常,可他就是头疼,疼的脸色白惨惨的,跟纸一样。
到了医院不到一个小时,赵金龙看的比他命还重要的儿子,一口气没喘过来,就这么一命呜呼了。
赵金龙说到这里,才对我说:“杨大师,我知道你是高人,现在我儿子已经走了,说啥都没用了。我找你来,就是想给他选一处吉穴,让他在地下能平平顺顺的,下辈子投胎投个好人家,不要受苦。”
我听的鼻子也是一酸,急忙应承说:“选阴宅是我老本行,我一定给你家少爷选一处好去处,让他早日投胎转世。”
赵金龙对我感激不尽,硬塞给我一张卡,我本要拒绝,这个时候正是赵金龙最伤心的时候,我拿人钱财很不地道,再说又是朋友,替他儿子选阴宅是积阴德事,我哪儿能要钱。可一想泰国之行的钱还没着落呢,救龙哥要紧啊,便只好收了下来。
下午我又带着小雯,根叔开车带我去市郊寻找风水好的去处,找了一下午都没选到好位置,到天黑的时候,便只好坐车回来。
到赵家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左右了,我们一路奔波,累的不行,肚子饿的咕咕乱叫,小雯捂住肚子老不好意思的看我,她肚子叫的声音格外大。
汽车驶近别墅区的时候,我突然看到赵家宅的上空,竟然幽幽冒出一串颜色斑斓的烟雾出来,我心里一凛,就觉得很不对劲。
根叔见我一直盯着赵家宅上空发呆,忍不住问道:“大师,您在看啥呢?”
我皱着眉头,说:“这宅子有问题”
根叔说:“可不是,否则我们家少爷怎么会年纪轻轻就这么去了,医生都查不出问题,你说奇不奇,肯定是招惹上什么东西了。”
他又叹了口气,说:“只怪我们赵总没早点通知大师您,他有您这样的朋友,又遇到这种怪事,肯定第一个先想到您不是。如果早一步找您,我们家少爷说不定就有救了,可惜可惜了”
我心里也是一阵黯然,说实话,赵金龙是个好人,不止是他出手阔绰,当初我跟我爷爷对付沈昭明的时候,他没少帮我,所以我打心眼儿的感谢他。
我们进了院子,那雾气就消失了,赵家厨师已经在餐厅里摆下两桌酒席,一圈亲朋好友围在一起等我们吃饭呢。
赵金龙上来跟我握手,问我情况,我遗憾的告诉他还没找到吉穴。赵金龙安慰我慢慢找,这种好东西不是一下两下的事。
我答应了,悄悄凑近赵金龙耳边说:“赵总,今晚我给令郎守灵,你这宅子有问题,我给你找找根源。”
赵金龙的脸刷的就白了,直愣愣的望着我,半晌才道:“好好谢谢杨大师了”
酒足饭饱之后,根叔就给我在灵堂里打了个地铺,准备了烧酒两瓶,烧肉、烧鸡若干,我等别墅里灯都灭了,便一个人进了灵堂。灵堂里点了两根蜡烛,火盆里黄纸还没熄灭,映衬的偌大的客厅光影闪动,自是有了一股恐怖的氛围。
赵金龙要求跟我一起守夜,被我拒绝了,我隐隐觉得赵家少爷的死,跟赵家宅屋顶上色彩斑斓的烟雾大有关系。
我看了看时间,这一番闹腾下来,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了,便坐在铺盖上,给火盆里又加了些纸钱,火盆里的黄纸烧的就旺了起来。我抬眼看到赵家少爷的遗像,见这孩子长的清清秀秀的,看起来非常瘦弱,眼神颇为忧郁,跟这么大时候的我,颇有几分相似,心里全是忧伤。
我自然就对赵家少爷有了几分亲近之感,想这孩子还这么小,就这么遭了横祸,多少觉得惋惜。
我选阴宅的时候,赵金龙给我过他儿子的生辰八字,我仔细推了一下,算出若从命格上来看,这孩子是个长命百岁的命,不至于早夭,再结合赵家少爷离奇惨死的怪事,我就更觉得这事儿透着古怪了。
我躺在铺盖上,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全无半点睡意,心想自从发现了那怪异的烟雾,我就开了天眼,还特意在屋前屋后看过,没发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以我的经验推断,出这种事,多半是赵家少爷在殡仪馆里撞上了什么东西,一无所获就让我有些迷茫了。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客厅的大门被人推开了,我一屁股坐起来,就看到根叔抱了床棉被进来,他说:“杨大师,晚上天冷,我给您添床被子,别感冒了。”
我连声道谢,根叔把被子放下,却并不马上走,我察觉出他好像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便道:“根叔,这天气真冷,反正我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觉,不如你陪我喝两杯。”
根叔连声说好,他起身把下酒菜给我拿到微波炉里去热了一番,又给我倒上酒,我俩就着烧鸡烤鸭,边喝烧酒边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我突然打断根叔说:“赵家除了小少爷的事,最近还出过别的什么怪事没有?”
根叔一呆,半晌才道:“要我说,还真有桩怪事。”
根叔喝了两杯烧酒,话就特别多,他告诉我,厨房里自己养了十几只土鸡,赵金龙媳妇儿有头疼恶疾,据说吃这种土鸡能治头疼。这半个月来,每天早上院子里都能找到土鸡尸体,大家起初以为是院子来了什么猫狗一类的东西,为了避免土鸡再被吃,厨房的到了晚上就把土鸡藏进厨房的鸡笼子里,还紧闭门窗。
照理说,这样做就没事儿了,外面的野物再厉害,也不至于硬闯进来。可厨房的土鸡照样每晚少一次,第二天一大早就能找到尸体,根叔有一回半夜起夜,听到外面有鸡乱叫的声音。他提了棒子起来抓偷鸡贼,跑到别墅后面,就看到晃动的手电光下,有个黑影一闪而过,像是个人影。
他再追过去,却发现后院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半个人影,黑影闪过的地方,一只土鸡已经停止了挣扎。根叔把土鸡提起来,发现这土鸡跟以前的鸡尸一样,一身鸡毛还在,这鸡尸非常完整,也没少什么东西,却唯独一身血都流干了,可地上却一滴血都没有。
根叔想不明白,要是真遇上什么野物,偷鸡肯定是为了吃肉,可这偷鸡贼啥都不要,就只要一身鸡血,这就真怪了。
根叔把这件奇事告诉赵金龙,赵金龙成天忙着赚钱,大事小事一箩筐,少几只鸡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叫事,也懒得管,只让厨房看紧一点,就没多过问。
根叔神秘兮兮道:“杨大师,你别怪我老汉胆小怕事,我真觉得这事有问题,当时我一进后院,就觉得一阵阴风吹过来,吹的我浑身打哆嗦。可当时院子里非常安静,根本就没起过风,后院的树都静悄悄的,那么大风它们会没反应?”
我也听出了苗头,奇道:“那个人影,你就只看到个影子,再没看到别的东西吗?”
根叔点了点头,双手一摊,我心里更加狐疑,又问根叔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事儿,让他好好想想。
根叔凝眉苦思,我撕扯着香味四溢的烤鸡,两杯烧酒下肚,思绪也变得十分开阔,把这几件事联系在一起,还真觉得大有问题。
根叔想了想说:“还有件事,赵家宅子里以前请了几个保镖,就在土鸡离奇被偷的时候,都辞职回去了,辞职的理由都是家里出了事儿。后来我找人打听,说是那几个保镖回到老家,没几天全都暴毙了,死的时候,尸体铁青铁青的,非常吓人。”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沉,已经完全能肯定,保镖的死,一定跟赵家宅有脱不开的关系。
根叔说:“这事儿赵总还不知道,小少爷才走,他受不了。我有个朋友跟一个保镖是老乡,找他打听才打听出来,后来我再联系其他保镖家里,才知道他们一个个全出事,你说恐怖不恐怖。”
我听的心里阴惨惨的,好半天没再说出话来,根叔跟我边唠叨边说,估计是这阵子心里太压抑了,给憋的不行,多喝了两杯,醉醺醺的就躺沙发上睡着了。这大半夜的,我也不好赶他回去,便只好任他躺那儿了睡了。
我收拾了一下残局,就躺铺盖上睡着了,这一睡就睡到了后半夜,我莫名其妙的觉得甚是很冷。根叔是个实在人,给我铺的铺盖特别厚实,还拿了两床被子来,薄的一床他自己盖,厚的给了我,那床我睡着暖和舒服,怎么越睡越冷了。
我睡的身上冷冰冰的,就这么给冻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看,就看到灵堂前的蜡烛已经烧到了头,眨眼就灭。我急忙披上外套爬起来又重新点了两根蜡烛,新蜡烛重新点上,灵堂里顿时就亮堂起来。
我满意的转身回去睡觉,这一扭头,就呆住了,只见一个瘦瘦弱弱的小男孩儿骑坐在棺材头上,正呆呆的望着我,脸上表情木木的,十分怪异。
我被吓了一大跳,再转眼全瞟灵堂前的遗像,就发现骑在棺材山的男孩儿,正是已经死去的赵家小少爷。我脑门上冷汗直冒,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诈尸了,肯定是诈尸了,我看赵家宅的环境,不像是能诈尸的地方,这小少爷才入殓,怎么就诈尸了,还真是怪了。
我添了添舌头,走到棺材面前,冲小少爷说:“我是你爸赵金龙的朋友,是个风水师,你新死就诈尸,是不是有心愿未了,你告诉我,我能帮你。”
小少爷没理我,他坐在棺材上双腿甩来甩去,完全把我当做空气。
我心里惊奇,突然就看到根叔挣扎着爬了起来,他揉揉眼睛,就看到小少爷坐在棺材上,顿时就呆了,失声叫道:“小少爷你你怎么显灵了”
赵家小少爷扭头看了根叔一眼,根叔跳下沙发,三两步跑过来,紧紧抱住小少爷,激动的老泪纵横,喃喃道:“我去找赵总,你等等,等我啊”
说着,他又扭头打算朝外面跑去,这才走出两步,小少爷突然冲他吐了口白气,我看的明白,心里一沉,根叔就木偶一样的摔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我呆住了,不知道这小孩到底什么情况,这时,我不经意的低头一看,就看到棺材底下渗出许多鲜血出来,竟然已经蔓延到我脚下了。我知道棺材里有问题,便用力抬起棺盖一头,将棺盖推开了一半。
我提起灵堂前的蜡烛,朝棺材里面一照,却发现棺材里储了半棺材的鲜血,血水里漂着具成年人的尸体。我心里毛毛的,想棺材里的死者是赵家小少爷才是,怎么又多了个成年人了?
我压低了蜡烛,烛光照亮了那尸体的脸,竟然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我再仔细一看,顿时就懵了。
你道棺材里躺的人是谁,他竟然是跟我爷爷一场激战下来受了重伤的沈昭明,我怎么都想不到,他竟然会找上赵金龙。
这时,那沈昭明就一屁股坐了起来,面对着我睁开眼睛,眼里精光毕射,他脸上全是血污,看着特别吓人。
我颤声道:“怎么是你?”
沈昭明冷笑道:“怎么不是我,他姓赵的拿了我的钱,却背信弃义替别人来害我,我借他儿子用用,有什么过分的?”
“是你害死了赵家小少爷?”
沈昭明道:“我用养药之法疗伤,现在就缺个童男,凑巧赵家小少爷的命格,正是最好的一味药,大补之物,全当是赵金龙拿儿子替他还债了。”
我听的怒气勃发,冲他大吼道:“连小孩儿都不放过,你真是禽兽不如。”
沈昭明只是阴冷的笑着,却并不生气,他冲我道:“果然是杨门的人,就是废话多,老夫今天不想开杀戒,你快滚吧。”
说着,他便重新躺回血水里,我突然明白赵家厨房土鸡失踪的原因了,原来全被沈昭明取干了血,用来浸泡尸体。
我给自己开了天眼,赫然就发现沈昭明的头顶上,若有若无的冒出了缕缕色彩斑斓的烟雾,原来赵家宅冒烟的秘密,就源于此了。
我突然明白过来,沈昭明的伤并没有全好,这时,赵家小少爷从棺材盖上跳下来,他摸了一把脸上的鲜血,然后把头伸进棺材里,冲沈昭明吐了一口白烟。
我心里雪亮,也把头伸进去,对着小少爷的那口气,也吐出了一口气,就将他吐出的白眼吹的支离破碎。

 

相关文章

关键词:小少爷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