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第298章 到底是什么

2018-04-13 11:07:38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佟教授奇道:“小龙,你们发现什么了吗?”

龙哥说:“一种很奇特的味道,我闻不出来是什么东西,这辈子还没闻过这么怪的味儿呢。”
“不是尸体?”
龙哥皱眉说:“好像不是”
这时,另外一支队伍的两个人也找了过来,见到那大兵的尸体和满地弹壳,无不悚然变色,纷纷持枪警戒。郭警官在山洞里来回乱走,烟都抽好几根,显得内心极乱,我也捉摸不定,黑暗中那只血手,到底会是谁?
郭警官抽完烟,对佟教授说:“那只手上的血还是热的,我怀疑,那手就跟掉下来的战士有关系。”
佟教授点了点头,道:“要是能再找到那手,就一切真相大白了。”
郭警官二话不说,朝大兵尸体身后的山洞一指,冲几个大兵说:“快,都过来挖,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那血手给我找出来。”
他又用无线设备通知上面的大兵悉数下来,携带好全副装备。大兵们随行装备都带了折叠工兵铲和折叠锄一类的工兵装备,地洞里的三个大兵就开始挖洞,直挖的尘土乱飞,浓烈如黄雾,呛的人直咳嗽。
要说这帮当兵的真够专业的,挖的挖,铲的铲,运土的运土,才一会儿功夫,山洞口子边上就堆了个小土堆出来,黄土里泛着丝丝血迹。
刚开始我没在意,直至他们挖出来的土里泛着血泡沫,跟在血水里浸泡过似的,我才真吓了好大一跳,就看到山洞口两个大兵挖的非常卖力,一锄头下去,都是血红的黄土,我彻底呆住了。
在场众人,无不目瞪口呆,在场这些人个个都是见过世面的,包括佟教授在内,都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龙哥止住正在挖掘的大兵,他拿起一块土放到鼻子下闻了闻,道:“还是热的,才放血不久”
郭警官吃惊道:“一定就是张豪”
我猜他说的张豪,就是摔到地洞里失踪的大兵了,众大兵脸上也全是惊惧之色,看这血的分量,那失踪大兵怕是一身血都流干了,还焉有活命之理。
郭警官一把掐灭手里的烟头,指着挖塌的洞口怒道:“挖,给我接着挖,一定要把里面的东西给我找出来。”
众大兵立刻开始工作,直挖的血土乱飞,个个咬牙切齿,情景很是吓人,龙哥把酒葫芦挂在腰上,喃喃道:“这地底下恐怕又有邪门的东西要出来了,我先活动活动筋骨,怕是又有一场恶战。”
他正唠叨着,就听洞口传出一声惨叫,那声音凄厉无比,饶是我这种怪事经过无数的人,也吓的胆子一麻,整个人就木了。山洞里顿时乱成一团,我就看到几个大兵翻滚在一起,那惨叫声持续了两三秒,就戛然而止,仿佛突然被人扯断了似的。
我冲过去一看,就看到里面三个作业的大兵,竟然只剩下两个了,洞口孤零零的插着一柄工兵铲,看着分外突兀怪异。
剩下两个大兵都吓瘫了,一个大兵抱着郭警官道:“首长,我看清楚了,又是那只血手,它把徐康康给拖进去了,力气太大了,我们俩都拖不住他。”
这当儿,其他大兵都下来了,浩浩荡荡的气势很大,郭警官见状,朝那些大兵嚷道:“快,快干活儿,一定要把这条山洞给我挖开,我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里面作祟。”
人多力量大,一会儿功夫,那洞口就被挖通了,比以前大了一倍,可供一个人钻进钻出。郭警官朝两个大兵点点头,这两人便端枪上来,一前一后钻进了洞里,我们心无不提到嗓子眼儿里,生怕又生出什么变故。两人一直朝里面爬,这山洞挖了十多米深,里面就开阔许多了。
我们其他人都跟在俩大兵后面朝里面钻,爬了一刻钟左右,队伍里突然有个大兵嚷嚷:“谁乱摸我?”
他回头冲身后的大兵怒目而视,那大兵道:“你别胡说,我哪有碰你,我手里还端着枪呢。”
那大兵回头见他身后战友果真双手持枪,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不象是能跟他轻松开玩笑的样子,便狐疑的扭头继续走。这才走了两步,又大叫起来:“你他妈作死啊,还乱摸?”
顿时又停下来,这时我们已经穿过那条窄洞,来到一条更宽的洞穴。郭警官走过来,狐疑的看着两人,我见到他脸上都有愠怒的神色,这时,那被摸的大兵在背后摸了摸,把手拿到眼前一看,就看到雪亮的灯光下,他满手血水,象是在血水里洗过手一样。
那大兵顿时脸色惨白,郭警官走到他身后拿手电筒一照,就看到他屁股湿透了,上面全是浓重的血水,还兀自不停的往下乱滴。
他身后的几个人,包括佟教授和龙哥莫不大惊失色,一个个全呆住了,我整个人也懵了。因为那大兵跟我不过隔了一个人,我看的清楚,他身后除了我们,就再没别人,可他身上的血水哪儿来的?
我突然明白我爸听说我要进寒风古寺地宫的恐怖表情了,这地宫之可怕,的确比我以前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更恐怖,甚至一度超过了古怪的二龙村。
郭警官让我们都停下来,他逐一的检查,就发现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有可怕的血手印,可我们这么多人,却没人察觉到血手印是什么时候被人按上去的。这种恐惧感几乎让我木到了骨子里,郭警官问我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我愣了半天神,硬是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而且我们进山洞的队列非常整齐,一个人跟着一个人,如果有人窥到我们身后,绝对难逃过我们的眼睛。更何况这些大兵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士兵,眼力过人,黑暗里能听风辨位判断蚊子的位置,什么东西能逃过他们的眼睛?
这委实是一件特别惊悚的事情,我和龙哥对望一眼里,都从对方眼里看出迷茫和恐惧出来。
郭警官眼神一贯的冷峻,可我清楚的看到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往下掉,流得满脸都是,遇到这种事,他又是总指挥官,说不慌不怕肯定是假的。
郭警官提醒我们十二分的小心,我们列队朝里面走,才走了十几步,又听到一声惨叫,那叫声一起,众人全都持枪四处张望,乱作一团,却就是没发现惨叫声是从谁的嘴里发出来的。
众人都呆住了,我能保证那惨叫声就是从我们中间发出来的,却就是找不到是谁,这一群人个个神情慌乱,手里抱着最先进的武器,却一弹不敢发。
龙哥突然叫道:“不对,咱们少了个人”
他这话一出,人群就炸了锅,我定睛一看,真就发现人群里少了一个大兵,那大兵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彻底的消失了,众人无不哗然。
这时,我头顶上突然滴了一什么东西下来,我身手一摸,却发现是还有温度的热血。我顿时举起手电筒朝头顶上照去,就看到头顶上一具血红的尸体被倒吊着,身手的血水正一滴滴的往下掉,落了我一身都是,我彻底懵了。
就听到有大兵嚷嚷着:“天啊,他被剥皮了这是具剥皮尸”
我定睛一看,真就发现那尸体满身都是血肉,看起来十分吓人,一身人皮从头到脚全没了,只露出一双鼓起来的眼睛,眼珠子象是要爆出来似的,看着很是吓人。我见过的尸体也有不少,还真没见过这么吓人的血尸。
有熟悉的战友立刻认出来,这尸体就是刚才胡乱嚷嚷有人摸他的那大兵,想不到才一眨眼功夫,他就让人剥了皮,被倒挂在洞顶上了。
郭警官一腔打断倒挂血尸的麻绳,那血尸像只麻袋似的扑的摔在地上,他们就地挖了个坑,将那血尸给埋了,我看到郭警官眼圈儿红了,他蹲在坟包上连叹了三声,就号令大家继续朝前走,一定要找出山洞里的东西,给弟兄们报仇。
大伙儿群情激昂,我却从中听出一些异样的情绪,心想这些大兵一个个都是经过专业训练身经百战的战士,可面对这些邪物面前,只怕是再硬的意志,也扛不下去了吧。
我们穿过这条山洞,前面又出现多条岔洞,洞口还能发现一些干草,这就有些怪了,佟教授说:“难道山洞里真住着什么野物不成?”
我们就朝有干草的山洞里走,走了一百多米,雪白的手电光下,就看到前方有一排古城墙样的东西,这古城墙出现在这幽深古老的山洞里,就显得非常突兀和不正常。我看那城墙呈黑褐色,上面全是奇大的古砖。这座山洞特别大,纵向都有几十米,这古城墙就拦腰把山洞给封了起来。
我们又往前走了一程,郭警官突然在前面停了下来,我朝前一看就看到原来前面已经没路了,是做巨大的深渊,深渊里雾气浩浩荡荡的,不知道有多深。这深渊就这么把我们和古城墙给拦腰截断了,我这才看到那古城墙横亘在悬崖中间,像是座非常古老的桥。
龙哥说:“卧槽,是条死路。”
郭警官举着望远镜朝对岸张望,看了半天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佟教授以手搭凉棚,啧啧惊叹说:“这种结构的桥梁横穿悬崖,没有立柱支撑就能做到如此稳固,真是一项奇迹,可惜可惜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这种痴迷学术的老学究看到这种东西,只恨不能亲自过去看看摸摸,现在我们中间隔了道万丈深渊,只让他远观却不能就近把玩,这怎么不让人揪心。
我们正翘着古城墙发呆,就听到身后又是一声惨叫,这回我反应够快,折身就端起手枪,就看到一个黑影朝山洞后面跑去了。
郭警官的强光手电筒落在它身上,我看的清楚,就是一具赤条条的血尸,身上有种新剥皮的稚嫩,我的胆子都麻了。就看到郭警官左手持手电筒,右手持枪,朝那血尸连开了三、四枪,郭警官枪法精妙,枪枪都打中了血尸后背,可那血尸竟然一点反应没有,依旧在山洞里飞奔,很快就消失在黑暗里去了。
立刻就有七八个大兵追了过去,郭警官也混进人群当中,我知道他心里憋了一口恶气,这才进地宫不久,他的人就折损了四个,这怎么能让他咽下这口气。
我和龙哥以及剩下几个大兵保护佟教授,佟教授眉头皱在一起,显然也是心事重重,他用一个摄像的东西把这运气蒸腾的古桥黑墙都给摄录了下来。
山洞深处枪声一片,也不知道他们激战到什么程度,那血肉模糊的血尸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一直记着血尸狂奔而去,郭警官的子弹枪枪中的,可那尸体却跟没事儿一样,继续一路狂奔。
我心里明白,就冲它刚剥皮的样子,尸温未降,绝不可能是尸煞,可如果不是尸煞,那血尸又如何能做到活生生的扑人?
我问龙哥说:“你擒龙道门就是跟尸体打交道的,你跟我说说,这血尸最可能是什么来头?”
龙哥两手一摊,说:“你问我啊,我问谁去,这新尸就不可能化煞,更不可能自己能动起来,就算我师父在世,也不可能承认这世上还有这种奇事,你让我去哪儿给你解释去?”
龙哥的说法让我彻底死了心,过了片刻,又听到大批脚步声朝我这边冲过来,我定睛一看,就看到成批的大兵都朝这边涌过来,当头的人逃命一样喊道:“徐康康是徐康康的尸体自己爬出来了,他变了僵尸”
我心头一凛,就看到他们身后果然风驰电掣的追来个一身灰土的血尸,看他个头,就是我们给他就地安葬的大兵徐康康了。龙哥不再迟疑,他手持桃木剑,糅身就上,迎着那灰头土脸的血尸,挥剑砍在血尸的印堂和颤中穴位置,随即抽出三张黄符,一张额头,一张颤中,一张打在背后。
那急冲中的血尸突然刹住,我心里一喜,心想到底还是具尸煞,能被龙哥的符镇住的,一准儿就是煞没错了。
龙哥也乐坏了,嚷嚷道:“他娘的尸煞也进化了,这才新死没多久的尸体,就能化煞了,厉害,当真是厉害。”
他朝我龇牙咧嘴做鬼脸,好不得意的样子,郭警官冲他竖起拇指,龙哥这股高兴头儿还没过去,那血尸突然拦腰从背后抱住龙哥,将龙哥紧紧的箍住了,我顿时就吓懵了,这一群大兵也呆住了,端着枪又不敢开枪。
眼看着龙哥被箍的要吐血,眼珠子都快爆出来了,我冲上前去,运气上清源诀,拿风水枣罗盘就朝血尸头顶砸下去,就听到一声闷哼,那血尸却箍的更紧了,几乎要把龙哥给活活勒死。
我急坏了,突然灵机一动,冲郭警官道:“过来几个人,拿工兵铲砸关节。”
顿时就冲上来几个大兵,死死勒住血尸,一左一右上来两个人,用工兵铲生生将血尸的肘部关节砸了个稀烂,龙哥才从他怀里拖了出来,染了龙一身血水,狼狈不堪的龙哥差点被憋闭了气,对那血尸破口大骂。
那两大兵见这法子有效,还没等血尸反应过来,又砸坏了他们的膝关节,这血尸就软软的瘫了下去。
这时,我就看到头顶上有个硕大的影子,黑压压的盖了过来,恍如一直庞大的飞鸟,我抬头就看到那黑影掠过深渊和古城墙,朝我们这边移动过来,可是,我却看不明白它到底是个啥东西。
我心里一沉,就看到佟教授和郭警官的脸都变了颜色。

相关文章

关键词:是什么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