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第297章 山洞里的人手

2018-04-13 11:07:00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我俩把水底下的泥土扒拉开,下面就露出一块黑黝黝的铁板出来,手电光照上去,迸射出一种相当沉闷的光,看着颇能唬人。『推荐百度/色小说*小/说/网阅读』我俩加快速度,三两下就把铁板表面上的淤泥石头都清理干净了,就发现那并非一块铁板,而是一块硕大无比的罗盘,那罗盘上标刻了十二天干地支,二十四山和八卦五行。

龙哥扔了铁铲,蹲下去一摸,道:“是枚罗盘”他手滑过十二天干地支的方位,那十二干支的方位便顺着他手势滑动,每一块模块,竟然都是活动的,我不禁看呆了。龙哥又敲了敲罗盘,里面发出沉闷的空响,想必这罗盘,就是通向地宫大门的一道机关了,后面便是大门。
龙哥说:“这玩意儿你熟,还是你来倒腾!”
他给我让出位置,我便蹲下去,用手在活动的罗盘上一摸,罗盘上的天干地支二十四山便活动起来。我见这罗盘的排盘顺序跟着劈天斩的格局巧妙关联,有形有位,唯一缺的便是日课了,我便布局反推日课,将混乱的天干地支排出个好时辰出来。
说起来也真巧,这才一推排好,整个罗盘便咔嚓擦的乱转,罗盘下方就坍塌了一块,露出个不大的豁口。我和龙哥不再迟疑,相继钻了进去,里面黑洞洞的,像是一条极长的洞。我们才进洞,这豁口又自动关闭了,只有少量的水渗透进来。
机关之巧妙,让人暗暗心惊。
我看这山洞狭窄,洞穴四壁渗出水汽,地面上也是泥泞一片,就有一道浅浅的足印朝山洞深处去了,看着颇像女足,我怀疑便是程月的脚印了。龙哥骂骂咧咧说:“这个廖敏也真是的,堂堂一代宗师,说话跟放屁一样,明明说好要带我们一起,却一个人先溜了,真是气人。”
我心里也狐疑不定,不知道廖敏这么做,到底用意何在。
我俩沿着山洞朝里面走,这山洞出奇的长,沿路就发现了七八具尸体,古代现代的都有,看尸体身边都有一只风水罗盘,想必都是同道中人了。看来一直以来,想入寒风寺地宫的人,不止是沈昭明之流,从古至今的风水师就没断过,我真好奇这地宫里到底藏着什么,才让这些风水师前赴后继的冒死潜入地宫。
这山洞里异常潮湿,尸体都腐烂成了枯骨,我和龙哥到底见过一番世面,看着横七竖八躺着的尸首,心里也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想到这还没进地宫呢,这许多人就死在入口,看来这地宫里果然凶险。
我俩提了十二分的小心,在山洞里走了好几百米,突然就看到前面出现一扇圆拱形的石门,那石门上门还紧闭着,就这么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我们走到门前,就看到石门上刻着一排古篆文字:阴阳窟,风水墓,擅闯者活不过;黄泉路,鬼门关,敢进门者直升天。
我和龙哥都呆住了,很显然,这两句话是告诫擅闯地宫的人,过了这扇石门,就是进了鬼门关,难再有活路。这阴阳窟,风水墓听起来就有些奇怪,难道是暗指我们阴阳术士,风水中人不成,警告我们不要试图硬闯地宫?
我对龙哥说:“既然来了,咱就闯吧,横竖要找到那东西,了却咱们一条心愿。”
龙哥却说:“是得闯,可你别忘了,地宫有三条道,两条假道一条真道,这条真道只有廖敏知道,咱怎么进去危险性很大。”
我反问龙哥说:“你的意思是?”
龙哥咂咂嘴,说:“先找到廖敏再说,你觉得如何?”
说到廖敏,我就想起山洞里深深浅浅的脚印,一直到这石门前就消失不见了,可见脚印也是进了石门。我对龙哥说:“廖敏要进来,肯定也要过石门,咱们空在这儿等没用,还是要进石门,咱们边走边找,总会找到廖敏。”
龙哥点了点头,就在我们要推石门的时候,我的无线设备突然响了,里面传来佟教授的声音,我吓了一大跳,我们已经跟他分别很久了,这里距离大学城那边有几十公里的路程,这无线设备再先进,也没那么大本事吧?
我强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冲无线设备道:“教授,你怎么能收到我的信号?”
佟教授说:“我就在你附近,你们先不要动,因为我们用仪器侦测到在你周围,有些不安全的东西。”
佟教授这话一出口,我和龙哥都愣住了,龙哥四周以照,奇道:“这周围都是墙壁,哪来的不干净的东西?”
我们等了一段时间,就在不耐烦的时候,就听到身后山洞里传来脚步声,就看到十多号身穿迷彩服的壮汉走了过来,佟教授和郭警官混杂在他们中间。佟教授握住我的手,不好意思的说:“晓天,你要原谅我的冒犯,我太好奇这寒风寺地宫里的世界,所以在你的装备上做了手脚,安装了先进的红外离子穿透性摄像头,能看到你身边三百六十度的任何东西,我们再用无线设备接收信号。这种装备还有一个特点,它具有非常优秀的穿墙能力,能够超越正常人的视线,看到更长远。”
佟教授这番话让我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原来我俩身上还被他做手脚了,佟教授见我们这副样子,尴尬的挥舞着手说:“真是太对不起了,我只是太过于好奇,所以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事情到了这一步,再加上廖敏又失踪了,多了这些专业队伍总比我们俩单打独斗的好,我想想,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还是原谅了佟教授。
龙哥愤愤道:“好你个佟老头儿,还是个老教授呢,这种偷kui的事情也能做出来,传出去也不怕你学生笑话。”
佟教授一生执着于学术,在国内外都有相当高的知名度,一贯受人尊敬,到哪儿去都是面子现行,还从没遭遇过这么尴尬的事,涨的面红耳赤,想辩解又说不出话来。郭警官看不下去了,插嘴说:“两位兄弟别为难教授了,这个主意是我出的,事情也是我办的,我知道这么做不合情理,我替佟教授向二位道歉了。”
既然郭警官都这么说了,我们也不好再说什么,佟教授很快恢复镇定,就跟我们说明原委。原来他们本打算就在寒风寺里接受我们传来的讯息,却没想到,摄像头在扫描山洞里的东西的时候,竟然照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佟教授怀疑这东西会危急我们的人身安全,便率人下到江里,按照我们进山洞法门追了过来。
龙哥奇道:“你说我们身边有危险的东西,我们这周围全是墙壁,哪里有什么能危害我们的东西?”
佟教授拿过来一个七八寸屏幕样的东西给我们看,我就看到定格的画面正是我们现在的位置,就在我们正前方,真就有个硕大的黑影立在那儿,看不出是个什么东西,但隐隐能察觉到它在晃动,像是个活物。
我看的清楚,那东西的位置,应该就在石门后面。它体型庞大,几乎是我和龙哥的好几倍,我们想破脑袋都难猜到那东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龙哥试着去推石门,那石门异常沉重,他一推之下,竟然还推不动。郭警官向两个当兵的点点头,他们会意,便跑过去协助龙哥,三人一起努力,才将石门缓缓移开,我身边的当兵的都端起了自动步枪朝洞口瞄准。
随着石门开启,我就看到有个硕大无比的黑影压在门边上,它庞大的身影将门严严实实的盖住了,看着非常吓人。我还没反应过来,身边几杆枪的子弹已经射了出去,直打的弹壳飞射,我还是头一回见这情景,心里沉甸甸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说来也真奇怪,这枪声才响,那硕大的黑影顿时就不见了,我们举着手电筒朝里面照过去,只看到前面黑洞洞的黑暗,石门后面的空间看起来非常开阔,隐隐有层白雾笼罩在黑暗当中,极为幽深神秘。
我心里一沉,郭警官道:“追过去看看,十来名大兵鱼贯冲进石门,石门里面顿时都是白花花的手电光,我就看到里面地面非常干燥,跟石门外已经是截然不同的两重天了。我遥遥还看到远处耸立着一座座模样粗糙古怪的屋子,一眼看上去并不太高,也就是一层平房的高度。”
我们穿过石门,就看到石门后面的洞天更为开阔,那些古怪的屋子就挺立在一百多米远处,那些大兵已经追远了,远处他们跑步的声音此起彼伏。龙哥四处张望,见地上已经没了廖敏上身的程月脚印,便道:“完了,咱们都被廖敏那女人给骗了,我日她大爷,她自己得了地宫密道地图去找宝藏去了,把咱们留外面了。”
到了这里还没见廖敏影子,我也怀疑她是打算甩了我们。可事已至此,她影子都没了,我们也就只能靠自己的本事硬闯这嘉靖帝地宫了,龙哥有鉴于我爸那天说的话,有些闷闷不乐。
我看到那些大兵追到百米开外的屋子前,便消失不见了,我们追上去的时候,才发现那屋子都是不规则的石头堆砌成的,模样古朴,四处漏风,也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最当前面那栋屋子大概有十多米长,也没有门,我们才进去,正看到有个大兵慌里慌张的往外跑,跟龙哥撞了个正着。
郭警官拦住他,道:“怎么回事?”
那大兵脸色煞白,指着里面说:“快进来看看,我们的人在里面有发现。”
我们走到石屋里面,才发现屋子被隔成了几间,有间屋子里围满了大兵,我粗略一数,少了三个,他们都趴在房间中间的一座洞口朝里面看,还有人举着手电筒朝下面照,不知道在看什么。
见我们进来了,就有个大兵过来报告,说他们追那黑影追到石屋里,那黑影就不见了,他们在这儿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洞,上面用浮土木板盖着,一个战士踩塌掉进去了,两个战友下去查看情况,现在还没找到掉下去的战士。
郭警官一呆,道:“下去多久了?”
那大兵说:“有七分钟了,应该是已经下到底下了,正保持联络,还没新发现。”
郭警官看看手边,点点头,说:“那再等等,让下面的人随时汇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似乎能听到地洞里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但是都不正切,有人正用无线设备跟地底下的大兵保持动态联络,这么又过了十分钟,我依旧听到无线设备里传出还没找到失踪战士的声音,我就越听越奇怪,按理说这么掉下去,人就在山洞底下才是,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找不到人?
时间又过了八分钟,郭警官再也忍不住了,点了两个大兵,就让我和龙哥、佟教授陪他一起下去,我心里明白,这地洞里肯定有古怪,否则洞口也不至于在这种地方。
山洞里已经垂下了长绳子,我们绑上安全滑扣,一一从上面垂下去。那山洞大概有接近十多米的深度,我们下到山洞底下,就发现地面上有新鲜的血迹。我们一路朝前走,前面是条长洞,走了一刻钟,就追上前方正在搜索的两名大兵。
那俩大兵搜索到现在,仍旧一无所获,掉下来的大兵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从掉进去到现在,没有发出任何声息,就算是摔死了,至少尸体应该还在原地吧?
龙哥道:“肯定有问题”
山洞底下的血迹朝里面走一程就消失不见了,山洞延伸到这里,就急剧朝下,越往下嵌套的山洞就越多,这样大洞套小洞,山洞之间错杂相连,山洞里散发出一股浓烈的霉臭味,闻着令人作呕,十分恶心。
四个大兵跟我们分成三部分,朝不同的方向搜索,我们才分开不久,就听到前面传来大兵惨叫的声音,那声音之震撼,简直跟杀猪一样。我们两队人马急忙朝前面山洞里追过去,追到一只洞口前,就看到一个大兵瘫坐在地上,吓的满头大汗,一个劲儿哇哇乱叫。
郭警官将他一把提起来,道:“出什么事儿了,你的战友呢?”
那大兵朝山洞里一指,带着哭腔道:“里里面血手抓住他了跑跑不了”
我们都呆住了,发疯的跑进山洞里,就听到里面传来打枪的声音,那声音响的跟爆豆子似的,噼里啪啦的十分吓人,我们找到那大兵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软绵绵的趴在洞壁上,手里举着一支微型冲锋枪,地上一地的弹壳,身上全是鲜血。
郭警官将他倒下去的身体扶起来,冲他吼道:“你怎么样了你看到什么了”
那大兵手一软,朝身后一指,郭警官把他身体掰过来,就看到他身后有个不大的洞口,我拿手电筒朝里面一照,胆子顿时就麻了,因为洞口探出一只血淋淋的人手正从大兵身上松开。
我才一照过去,那只人手便闪电一样缩了回去,郭警官见状,直接将枪口塞进去,打了好一梭子子弹,整个山洞都是爆豆子的声音,除此之外,我却并没有听到别的什么声响。
我再怎么朝里面照,那血手却连影儿都没了,回想起刚才可怖的一幕,我整个人就从头顶麻到了尾巴骨。我完全能确定,那的确就是一只活生生的人手,可问题就在于,这地宫建于明朝,距现在都五百多年了,进这地宫的除了我们,也就只有廖敏上身的程月,这活生生的人手又是谁的手?
这是个无解的答案,应该发现这只手的大兵,已经死了,他死于自己的枪击,一梭子子弹都打在自己身上。郭警官说,对于一个职业士兵来说,打中自己的事不能说没有,概率非常低,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简直不可能。
我们又去把门外瘫成一滩泥巴样的大兵抬进来,郭警官问他,当时他们进来的时候,山洞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就听那大兵支支吾吾的说了半天,我大概整理一下才明白,他一直强调这山洞里有鬼,真的是有鬼,他们一进山洞,就发现跟他一起进来的战友不能说话了,也不能动,战友让他赶紧出去寻求支援。他扭头朝后看的时候,却发现他战友身上,似乎还趴着一个人,他当场就吓了个半死,连滚带爬的往外跑。
我给自己开了天眼,把洞里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却并没有看到任何不干净的东西,这可就怪了。
我问龙哥说:“你闻出什么味儿来没?”
龙哥皱皱鼻子,道:“是有一点,不过不是很明显”

相关文章

关键词:山洞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