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第290章 邓红昌的转变

2018-04-12 10:28:58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沈昭明”我脱口而出。

邓红昌点了点头,半晌才道:“我是被逼的,求你们放过我吧,就当我是不小心招惹到你们的阿猫阿狗,难道猫猫狗狗咬你们一口,你们还要再咬回去吗?”
邓红昌这话可真把我们噎住了,龙哥对准他肚子就是一拳头,怒道:“给老子好好说话。”
邓红昌疼的蹲下来,脸色纸一样白,忙不慎的点头。
我追问他说:“林小枫在黄大仙儿的山洞里不是就已经魂飞魄散了吗,怎么又落你手上去了?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目光灼灼,邓红昌眼里全是畏怯,畏畏缩缩的说:“她这样跟我没关系,你也不想想,她可不是普通的鬼魂,她是沈昭明布下的养药局里养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这么容易魂飞魄散,她魂飞魄散是假象,真正的她早被沈昭明给收去了。这瓷瓶就是沈昭明亲自交给我的,她是给嘉靖皇帝亲自吃的一味药。”
我看向林小枫,林小枫朝我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这一事实,我看到她眼里的泪光,不禁悲从中来。心想这丫头已经够可怜了,她连魂飞魄散都不能摆脱这可怕的世界,还要成为别人的药,沈昭明这老东西,当真歹毒的很。
邓红昌哀求我们放过他,说他只是沈昭明的一条狗而已,主人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所有的事都跟他无关。他摇尾乞怜的样子,真就让我心里一阵恶心,想跟这种人置气真是浪费自己感情了。
龙哥朝他吐了口唾沫,骂道:“这么说,你在郭警官的新家里做手脚,破坏他们家的阳宅风水,甚至想借他的阳宅来害我们,也是沈昭明指示的?”
邓红昌忙不慎点头,我瞪了他一眼,怒道:“给老子说实话”龙哥挥舞着手里的利刃,那柄匕首刀刃雪亮,在红色的月光下,闪烁着幽幽的光,很是能吓人。
邓红昌吓的又是一哆嗦,这才说了实话,说在郭警官房子里下绊儿是他自己的主意,因为我们一再坏他大事,他想借机收拾我们。龙哥见他这副样子,竟然一再算计我们,又给了他两个耳光,打的他口水飞溅,脸肿的跟馒头似的,一张猥琐的脸变得更加恐怖丑陋。
我再打量案台供桌上暗黑色的木头菩萨,只觉得它浑身阴森森的,怎么都想不到它一个木雕,竟然能跟大明朝嘉靖皇帝扯上联系。那菩萨血红上翘的舌头被红色月光一照,就活了似的,舌苔上真像是有血在流动,看着分外渗人。
邓红昌说:“这破庙别看他破,却是大有来头,我选这破庙来养嘉靖帝阴灵,是因为五百多年前,嘉靖皇帝跟这破庙有段故事,他在这儿留下了东西,所以我鲁门秘术才能有用武之地。”
据邓红昌说,五百多年前嘉靖皇帝来过一趟武昌府,他还经过这座破庙,当时因为要做一件秘密的事,不便声张,便率军在这破庙里扎营了一夜。
我听邓红昌说的神秘,心里却有了谱儿,嘉靖皇帝秘密来了武昌府,必定就是为了棺材山里的青蛇去的。
且说嘉靖皇帝夜宿破庙,他的一千禁军早把整个破庙包围的严严实实的,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嘉靖帝在破庙里睡到半夜,突然就醒了过来,他见外面月光雪亮,因为心里有事,烦闷的再也睡不着,就带着个贴身服侍的太监出了门。
那门外有座山,嘉靖皇帝兴致来了,就带着太监和几个侍卫登上了山头,远眺绵绵群山,突然就看到他们扎营的破庙顶上,好像盘膝坐着个人。嘉靖帝吓坏了,他堂堂九五之尊的头顶上,竟然让人坐了,真是岂有此理,便率侍卫回到庙里,派人上屋顶查看,屋顶上却是空空如也,哪里有半个人影儿。
嘉靖帝看的仔细,屋顶上有人一点错都没有,他还在月光下看见那人的影子,就是个大活人。可这破庙早被他上千禁军团团包围,连鸟都飞不进去,这人又是怎么进去的,这就有些不合常理。
他思来想去不对劲,可屋顶上的确是空的,嘉靖帝是个敏感多疑的人,他命两名禁军士兵在屋顶上守夜,他自己又回到破庙去休息。这回睡的迷迷糊糊他就觉得身前走来个人,他顿时就醒了过来,抬眼一看,原来是个头发雪白的老道士,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嘉靖帝笃信道术,对得道之人一般都很尊敬,见那老道士能在上千禁军包围中还能进了破庙,知道他必定就是高人。
他问道士说:“你是什么人,怎么过了我这铁桶一样的禁军包围?”
老道士说:“我是来渡你的人!”
嘉靖帝一呆,随即勃然大怒道:“何方妖人,胆敢威胁朕,朕乃真命天子,岂是你这种宵小之辈就能害得了的?”就要招呼外面禁军进来,他做呼右喊没人进来,心里就知道有鬼,老道士不为所动,只是劝嘉靖帝要收手了,那些邪术不但救不了他,反会害了数百年后的许多无辜人。
嘉靖帝更为吃惊,因为他来棺材山,的确是带着非常重要的秘密前来,要做一件相当要紧的事,除了他本人,几乎没人知道这个秘密,这老道士又是怎么知道的?
老道士一再劝嘉靖帝回头,嘉靖帝却不听,老道士临别的时候说:“这里就是他殒命的地方,是定数,无人能改。”说完就走出门消失了。
嘉靖帝追出破庙,外面禁军正在庙门前巡逻,没人敢懈怠,而那老道士却不见了,外面空空荡荡的再没别的人。
嘉靖帝整个晚上都没睡着,脑子里反复都是老道士的影子,他一大早醒过来,走到正殿一看,就看到殿堂角落里真就供了一个老道士,跟他昨晚见到的道士一模一样。说起来这破庙也真奇怪,堂堂一座寺庙,怎么供起了道士来了。
嘉靖帝胆战心惊,立刻下令撤出了破庙,他从棺材山下来后,还特令大风水师廖敏去查那破庙,廖敏查来查去,都没找到他见到那古怪老道的原因,这事也就只好作罢了。
转眼间,这件事过去了几十年,嘉靖帝迷恋丹药之术,在他晚年的时候,听闻武昌府出了位炼丹奇人,炼出了长生不死药。他便率军再次秘密来到武昌府,这几十年时间他早把破庙里的遭遇给忘了,没想到天黑赶路又撞上大雨,大军避雨的时候,又闯进了这座破庙里,嘉靖帝一进破庙,就想起这件旧事,隐隐觉得不对劲。
当晚他就做了个怪梦,说他不久于人世,他本可以长寿无比,却因为自己自作孽,毁了自己的阳寿,那老道士就是来带他走的。嘉靖帝越听越气,一觉醒过来,就看到窗外真站着个老道士,那老道士望着他一脸怜悯,却又异常冷漠。
老道士身边,巡逻的禁军走来走去,手里都是雪亮的刀剑,那帮人却像没看见老道士似的,任由老道士立在破庙窗前,一动不动。
嘉靖帝也非常人,他见此奇景,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就把贴身近臣叫到窗前,立了遗昭,第二天天还没亮,他双腿一蹬,就这么去了。这事果然就像老道士说的,堂堂大明天子,真就殒命在这荒无人烟的破庙里,走时一身轻,不沾一丝烟尘。
邓红昌说到这里,得意一笑,说他就是利用了这破庙是嘉靖帝驾崩的地方,利用他鲁门秘术,重新造了一具嘉靖帝的躯体出来,辅以阴魂为药引,只要假以时日,必定就会有大用处,到时嘉靖帝五百多年前布下的大阵,就能起大作用了。
我们正说着,就听到外面响起一身闷雷,半空中挂的血红月亮,就这么隐身在黑暗当中,闪电将破庙照的雪亮,嘉靖帝的菩萨身被照的面目狰狞,极为吓人,他脸上阴沉沉的,像是罩了一层浓重的黑气,一看就不是善类。
我心想这嘉靖帝早在五百多年前就死了,尸骨早已化成飞灰,难道真有本事聚沙成形活过来兴风作浪不成,听着就很扯淡嘛。
这雷声一过,就下起了大暴雨,噼里啪啦打在破瓦上像倒豆子似的,外面阴风怒号,吹的整座破庙都在瑟瑟发抖,我很担心一个闹不好,这破庙整个就要被连锅给端了,我们都要葬身在此地。
那风势越来越大,我对龙哥说:“不行了,你看这庙都要被连根拔起了,咱们还是赶紧撤吧,陪邓红昌这废物一起死了,不划算。”
邓红昌怒道:“我是鲁门传人,怎么会是废物,你这样污蔑我是不对的。”
龙哥又踹了他一脚,骂道:“就你tm话多,老子现在就废了你。”他提刀压在邓红昌脖子上,邓红昌吓的大侠爷爷的乱叫,嚷嚷着饶命。
我心里犯嘀咕,这山风怎么这么大,我们省城不过平原丘陵地貌,起这么大的风很不正常。
龙哥突然朝前面一指,道:“晓天你快看,小枫她让风给吹起来了。”
我吓了一跳,定睛朝前看去,就看到林小枫让大风刮的摇摇晃晃的,这时,就听前面正殿啪的一声,大殿的门就让风给吹开了,怒风更是萧萧的往里面吹,吹的我直打哆嗦。林小枫整个人就被风吹的飘了起来,像片枯叶似的飞到了香案上,我心里一沉,就跳上香案想要拦住林小枫,却见林小枫被吹上嘉靖帝的木雕菩萨嘴边,这时,恐怖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木愣愣的菩萨突然将血红的菩萨朝外一勾,就把林小枫给勾到了嘴里。那林小枫一碰红舌头,就化成一团黑烟,全让嘉靖帝给吸进嘴巴里去了,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确信林小枫这可怜的小姑娘,真就彻底消失在三界之中了。
龙哥呆呆的望着嘉靖帝,喃喃道:“真吃了?”
我心里一阵难过,龙哥甩手又给邓红昌两个嘴巴子,骂道:“都是你这人渣造的鬼玩意,你把林小枫给我还回来,还不回来老子就让你去见她。”
这邓红昌一反刚才的可怜样儿,张嘴喷了龙哥一脸唾沫,冷笑道:“你这两个小畜生也敢在邓爷我面前这么放肆,我今儿个就让你有得来没的回,给你点儿脸你还真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和龙哥都是一惊,龙哥见他那得意的贱样儿可就气坏了,连踹了他两脚,又准备打他耳光,却见他突然很怪异的朝我们张开一张臭嘴,熏的我俩差点吐了。龙哥伸手要掌他的嘴,就见他嘴里冒出一团团的黑气,样子诡异到了极点。
我担心这黑气有问题,急忙拉着龙哥退到破庙角落里,那邓红昌脸上又长出一层细细密密的白毛,看起来像只野猴子。我和龙哥都吓坏了,龙哥把匕首****套子里,取出桃木剑横在胸前,问我说:“兄弟你瞧出来这孙子在耍什么邪术没,他还真怪了,好端端一个人长什么白毛儿呢?”
我也把风水罗盘拿出来,就看到邓红昌将身上的麻绳一根根的崩断,他整个人看着佝偻虚弱,精气神却特别好,好像单薄的身体里蕴藏了无限的力气似的。我心里一沉,再看外面怒风将成片瓦片吹落在地上,雨点一样落在破庙里,就觉得此事很不正常,这奇特的怒风暴雨好像跟邓红昌的变化很有些关系。
外面的风吹的越来越大,我和龙哥已经把持不住了,邓红昌就朝我们迎面走过来,才眨眼功夫,他脸上的白毛都长到把眼睛鼻子耳朵给遮盖住了,看着相当吓人,根本就不像是个活人。
龙哥将桃木剑挽出个剑花,又抬手夹出一张黄符,他冲邓红昌大吼道:“****妈,你这畜生,我乃擒龙道门嫡传弟子,看我不收了你这妖人。”
邓红昌发出阴森森的冷笑,从怀里掏出个东西,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个木匠标记号的墨斗。他一手持墨斗,一手拿着弹线,伸手在拉的笔直的墨线上弹了一弹,我就听到耳朵里轰的一声巨响,耳膜都要震碎了一样,龙哥嘴角渗出了血丝,颤巍巍的就要扑倒下去。
我大为吃惊,急忙扶住龙哥,就看到邓红昌又发出一阵怪笑,再次弓着手指弹出了第二下,我脑子里又是轰的一声,像是被人打了个重重的耳光,整个人都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几乎丧失了意识。
龙哥已经软的像棉花了,我强忍着心里的惊惧,深吸了一口气含在丹田处,心里默念道教无上静心秘法上清源诀,就觉得心里一片清凉,那恐惧的感觉也驱散了大半。我看邓红昌的模样,整个人都僵硬的跟具尸体似的,怒风吹的他一身破旧的衣衫猎猎作响,像风中的一面旗帜,可他立在大风里就是岿然不动。
邓红昌见我们还没倒下去,又弹了第三下,我就像被人从身后踹了一脚,踉踉跄跄的冲出去,龙哥失去我的搀扶,就瘫倒在地上,好半天爬不起来。
我心里一沉,撞到嘉靖帝香案前才停下来,抬头朝上面一望,就看到那案台上一下子空了,偌大的木雕菩萨凭空就这么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整个人也被吓木了。
邓红昌说:“小兔崽子,今晚你们都得死,你信不信?”
我平心静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我问邓红昌说:“你不止是鲁门传人这么简单,在我们死之前,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
邓红昌嘿嘿怪笑着,道:“我告诉你做什么,你们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了,我是废物,你们连废物都不如。”
说着,他又弓起手指,曲指在墨斗上弹出了第三下。就在他第三下要落下去的时候,我憋了一口劲,滚到龙哥身边,将他推到正殿方向滚过去,邓红昌的第三下墨斗,也弹了下去,我就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都差点昏了过去。
这时,我们头顶上的瓦片,就下雨一样的掉了下来,跟着就是轰隆隆的巨响,半个屋顶就这么垮了。
我扶起龙哥就跑,才跑出两步,一片闪电闪过,龙哥突然指着正殿当中的菩萨大叫道:“道士老道士”
我抬眼看过去,就看到正殿的正位上,那个罗汉金身不见了,转而是个一身青衣的老道士,正手持拂尘,十分安静的看着我们,一看就是位得道高人。
我呆了,龙哥也呆住了,不知道平白哪里来这么大的转变,这么大的罗汉金身,谁又挪得动呢?
我们正纳闷呢,就看到那老道士的胸口突然裂开了,只听啪的一声,一个长长像木棍似的东西捅过了老道士的胸口,那东西上血红的一片,真就像是老道士的金身流了一身的血。见此情景,我们胆子再大也受不了,我和龙哥拔腿就跑进风雨里,成片的雨水打在我们身上,我们瞬间浑身湿透了。
这时,龙哥突然大叫起来:“我想起来了,老道士胸口那红彤彤的东西不是什么棍子,它就是嘉靖帝的舌头。”
这时,整座破庙就在风雨中轰然坍塌了,平地起了一层巨大的烟尘,我却似乎看到眼前出现一片血光。

 

相关文章

关键词:邓红昌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