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第276章 衣冠冢

2018-04-09 10:02:00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我心里虽怕,却到底是经过事的人,很快就冷静下来,提着手电筒朝床上的黑脸老太太照过去。这一照,却发现床上竟然是空的,我再抬眼看向窗户,就看到窗户大开,窗外空荡荡的,只有零星几盏路灯发出昏光。

龙哥一屁股坐起来,目瞪口呆的看着房间里的变化,他跑到窗前朝外一望,又皱皱鼻子,道:“已经走了”
程月就在我们后面,我俩的表现她都看在眼里,见我们这副样子,她也是花容失色,冲我们道:“你们在周雨房间里看到什么了?”
龙哥瞟了她一眼,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呛的直咳嗽,我告诉程月,王副校长说的黑脸老太太,刚才就坐在周雨的床上。
我这话一出口,程月吓的小脸煞白,她冲进房间里去,就看到周雨的床上,真就有人坐过的痕迹,她整个人就呆住了,好半天都没再说出一句话。
她清醒过来说的第一句话却是:“不行我真住不下去了我都要崩溃了”
整件事的离奇变化,也把我整乱了,好在我怪事见多了,没有她怕的这么厉害,我把程月搀扶着回客厅坐下,安慰她,让她先冷静下来,我是杨门嫡传弟子,而龙哥是道门镇尸派擒龙门的弟子,我有两人在这儿,一定可以保护她的安全。
程月冷笑着,说:“就你俩刚才的样子,说句难听的,我真的好害怕,我也真没有信心”
程月不说还说,这一说我还真为龙哥有些难为情,龙哥这小子平常看着挺厉害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这回一见黑脸老太太,怎么直接就吓瘫了,不像他的风格啊。
龙哥一根接一根的闷头抽烟,他第一回遇到这事儿没有跳起来反驳,还是在美女老师面前,我真觉得他是不是吃错药了,太不对劲了。
夜渐渐深了,我好说歹说劝程月去睡觉,她还睡她那间屋子,我和龙哥继续在客厅打地铺。程月被吓的够呛,睡觉不敢关门,偏要露出一条门缝出来,也不关灯。说起来这也算一道奇景,女老师在两个男学生面前敞着门睡觉。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真是没办法。
程月睡着了,龙哥还在那儿躺着抽烟,黑暗中火星明明灭灭,可见龙哥情绪十分忧愁,我小声问龙哥说:“你跟我说实话,刚才那一幕是很可怕,可以你的阅历,怎么都不至于吓成这样吧,你是不是知道点儿什么?”
龙哥掐灭烟头,说:“晓天,你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家的情况,一直只提我妈,不提我爸,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我茫然的摇摇头,心想咱们这正说正经事儿呢,你扯你爸妈干嘛呀,这都哪儿跟哪儿呢?
龙哥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考到这所学校来吗?其实我没告诉你,以我的高考成绩,省内的重点名校可以随便填,咱们学校后面那所学校都没问题,可我偏偏来了这所学校,这件事跟我爸有关系。”
我越听越迷糊,心想龙哥该不会给吓傻了吧,怎么扯起来没边儿了呢,就听龙哥说:“我跟你说过,很多年前,我来过一趟省城,当时跟我妈租住在邓红昌的房子里,还遭到邓的讹诈,我对此记忆很深,一度要找邓报仇。我没告诉过你,当时我们来省城真正的原因,我们是来替我爸收尸的,他就死在这所学校里。因为死因不明,所以就很麻烦,很多事情都要处理,我妈和我就在省城住下了。这件事是我心里的伤疤,所以我给隐瞒了下来,没告诉你,希望你原谅。”
我越听越玄乎,看龙哥痛苦的样子,又绝不是在做假,我心里一沉,就觉得这件事真是往复杂里去了。
龙哥说:“我要说我见过这黑脸老太太,你信吗?”
我摇头道:“你真糊涂了,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程月的小命可攥在人家手里,咱们眉毛都没找到呢。”
龙哥说:“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爸去世的当晚,我迷迷糊糊的就觉得床前站着个黑脸的老太太,那老太太问我说,我爸就要死了,我伤不伤心。我当时给吓傻了,就说不伤心,我爸喝醉了酒老打我,他死了最好,就没人打我了。她又问我说,她让我爸给她做徒弟,我爸不肯,问我肯不肯,我很怕那老太太,就说不肯。那老太太说她知道了,人就不见了,我第二天醒过来才模模糊糊的记得一些情节,到现在真见到这黑脸儿老太太,一下子全给想起来了。”
我听呆了,半晌说不出话来,龙哥说:“实话告诉你吧,我爸以前就在这间宿舍住过,他在我们县城电力公司上班,后来表现优秀,就上调到这学校里,没想到却有来无回,说起来也是命。因为我爸死的离奇,也就坚定了我学道的决心,从此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揭开我爸的死因,是我上这所学校的最终目的。”
龙哥冲我点了点头,我疑惑不解的心,终于还是沉了下去,我信了。
而我则想起桂子山树林里的那坟墓的奇特风水格局,按理说,那墓里葬的人,应该是位博学之人,怎么却无端变成了只黑猫,还真是怪了,在风水上就说不通了。
这天晚上,我们睡到半夜,我突然就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朝程月房间里瞟了一眼,却看到有个长长的影子压过来。我心里一惊,就全醒了,爬起来冲进程月房间,就看到程月站在镜子面前,正用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手指深深的陷了进去,她满脸赤红,眼珠子都快爆出来了。
更可怕的还是那镜子里,却露出一张血淋淋的脸,正死死的盯着程月,眼里全是怨气,那面古镜上,又裂开了一道裂缝,那裂缝还在一点点的蔓延扩大,看着煞是惊人,我心里一沉,知道再不出手救程月,她就得死在这儿了。
我提起风水枣罗盘,轻轻的磕在她印堂上,又背朝古镜,挡住镜子里的血腥画面,我心里默念上清源诀,不让自己受阴灵蛊惑。龙哥也被我的动静给吵醒了,他一溜烟冲过来,手里两张符一一打在古镜上,那镜子里血淋淋的脸,很快就消失不见,我掰开程月的手,她身上一软,就昏了过去。
我抱着程月将她重新放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子,就退出了房间。
我俩坐在沙发上,再也睡不着了,龙哥说:“我爸是跳楼死的,下半身的骨头都摔碎了,学校和警察始终找不到他跳楼的原因。你看程月,咱们晚一点发现,她的死因就是自杀,自己把自己掐死了。”
我点点头,问他说:“你闻出来那东西的到底是什么了没有?”
龙哥摇摇头,说:“太高明了,不是孤魂野鬼,也不是一般的阴灵,我闻不出来,你也看不出来,我不明白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整个晚上我都和龙哥在研究这个问题,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可以从桂子山上的那座坟墓入手。因为桂子山是华师大的校园,上面只要有动土的痕迹,学校一般都会知道,我就从那仅有的可能性上入手。
我这么想着,便想到了佟教授,佟教授善于交际,朋友无数,不知道能否给我提供这方面的帮助。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给佟教授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佟教授说帮我问问,下午就回了电话,让我直接去华师大等他,他已经安排好了人跟我接触了。
我和龙哥又匆匆忙忙的赶到华师大,佟教授和一个头顶秃掉的老头儿在山脚下等我了,老头儿据说是学校的老职工,就管那片林子的,我带他找到那块坟丘,问他对这里有没有印象。那老头儿仔细想了想,说他还真记得,这坟墓就是他挖的。在几十年前,文革的时候他在学校有位好朋友,是位大知识份子,姓廖,廖老师受到严厉打击,要被发配到湘西去劳改,临走的时候,廖老师求他办件事,说他此去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他爱上了这片土地,想在这里造个衣冠冢,万一他真死在外面曝尸荒野,也算有个根儿在这里,还能找到回家的路。
在当时那个时代,做这种封建迷信的事情,是凡大错误。可老头儿受不住廖老师央求,就答应了下来,真给他挖了墓坑,廖老师半夜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口黑棺材埋在里面,那坟墓不立碑,外表呀掩饰的非常好,就跟普通土丘一样,不知道内情的人绝对看不出来个中秘密。
而那廖老师走了之后,就再也没能回来。
龙哥吃惊道:“王副校长不是说,咱们学校那改了宿舍格局的老头儿,也是从湘西回来的吗?”

相关文章

关键词:衣冠冢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