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第117章 前世今生

2018-01-31 14:22:58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在我们奔跑的时候,我看到小区无数孤魂野鬼朝我们这边围拢过来,我和老曾跑的飞快,在楼道大门被鬼魂抢夺之前先一步冲了进去。进去后,我跟老曾一人一边将栅栏式铁门给闭合锁上了,一大群孤魂野鬼簇拥过来,想要用强力打开铁栅栏门。

我跟老曾知道拼不过他们,一路朝电梯间跑去。进了电梯间才发现电梯断电了,可陈思可已经不见了踪影,我们找到安全楼梯一路爬到顶楼,累的气喘如牛,登上顶楼阳台就看到陈思可正站在上面。
我跑过去问她说:“你怎么也不等等我们,还以为你失踪了呢,我们不是要回凤凰路25号么,来这里做什么?”
陈思可却并不回答我,一个人背对着我们站在楼顶边沿,夜风浩浩荡荡的吹过来,吹的她裙摆飞扬,在风中猎猎作响,犹如战旗。我又问了一句,陈思可依旧没回答我,我就纳闷了,就要走到她身旁,就听老曾在身后叫我。
我回头一看,发现楼顶上已经挤慢了无数孤魂野鬼,野鬼的数量还在急剧攀升,他们正朝我们这边走过来,我们这边已经是楼顶边沿了,他们这样一来,岂不是要把我们逼上绝路?
老曾快步朝我走过来,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本想拉他一把,却没防到他拖住我,将我拉到一边,站在群鬼阵营里。
我吓了一跳,以为老曾疯了,老曾却凑近我耳边低声说:“小心这个女人,咱们可能被她给骗了。”
我冲老曾道:“你疯了”说着,又把他从群鬼堆里拉到陈思可这边。
陈思可回头对我们说:“我们已经被逼到绝路了,现在唯一的活命方式只有跳下去,下面有一座稍矮楼层,跟这座楼顶隔了两米左右,我们跳下去就有办法逃了。”
我心里一沉,觉得陈思可的话很不对味儿,陈思可拿手朝下一指,下面的确是有栋稍矮一些的楼层,只要我们跳的时候小心,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陈思可朝我招招手,意思是让我站到阳台外沿上,我翻身就要过来,却被老曾一把拖住。
老曾说:“别听她的,她有问题”
群鬼已经距离我们很近了,要扑过来撕碎我们,也就是两三米的距离,我急的掰开老曾的手爬上阳台边沿。楼顶上的风极为浩大,吹的我平衡不稳,随时就有掉下去的可能,我一手掰着围栏,一手拉住陈思可,陈思可也站的摇摇晃晃,看起来非常危险。
这个时候,老曾却已经退到孤魂野鬼的阵营之中,我吃惊道:“老曾,你怎么回事,他们会弄死你的。”
老曾却急道:“你快过来,这个女人有问题,她会害死你的,你不能跟她跳楼。你看我站在他们中间,一点事都没有。”
我急了,虽说我们也是鬼魂,可我们毕竟是魂魄,而非孤魂野鬼,跟这帮东西还是有本质的区别。老曾跟他们为伍,很容易受野鬼的阴气伤害,魂魄受伤重了,也是很难再返回体内的。
可无论我怎么叫老曾,老曾就是不听,死都要跟这帮脸色惨白,一身晦气的孤魂野鬼混在一起,可把我气坏了。
老曾怒道:“你要不信我,你过来看看她的背影,有没有她的背影跟一个人很像?”
我愣住了,现在我跟陈思可站在一条线上,下面相隔两米不到的位置,是另外一栋稍矮的楼,只要我们用力一跃,就很有可能跳上对面楼层,从而成功逃命。而我退回去,则势必落入群鬼手里,我怎么会做这种傻事呢。
陈思可拉着我的手,说:“我数到三,我们就一起跳下去,你准备好了么?”
我答应了一声,陈思可数了个1,我和她同时半蹲下去,数到2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纵身一跃的准备,老曾混在孤魂野鬼群里,焦虑的泪流满面捶胸跺脚,数到3的时候,我深吸一口气正要跳下去。
突然就听到茫茫夜空中传来悠扬清越的古钟声,钟声浩浩荡荡的随风飘过来,不由得让我急躁的心为之一滞,整个人也轻松起来。我回头一看,发现老曾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屋顶上,他眼里已经是老泪纵横,那表情几乎就要跪下来磕头求我别跳了。
陈思可悄声道:“别打岔,跟我一起跳下去”
钟声过后,我再回头看身后,整个屋顶依旧满是孤魂野鬼,有的已经爬上了阳台围栏,有的正准备来拉我。
我心里一沉,突然明白过来,翻身就下了围栏,老曾跑过来拖住我,拖到离陈思可远远的地方。周围脸色苍白没有表情的鬼魂将我团团围住,有的来扯我衣服,有的来摸我的脸,他们浑身冰冷,没有任何温度,我避无可避,只好任由他们抚摸。
陈思可的身体被夜风吹的摇摇晃晃,她突然厉声道:“为什么你不肯跟我一起跳下去,你不是已经答应好的么,为什么你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我?”
我定睛一看,只见月光下的陈思可背影修长挺拔,跟我认识的陈思可虽有相似之处,却更有许多不同,她像极了那个一头长发没有脸的黑衣女人,我沉声道:“你不是陈思可,你是那个黑衣女人,你到底要做什么?”
陈思可转身跳下围栏,已经是长发遮面,一身黑衣罩身,朝我们直奔过来。我和老曾吓的穿过重重鬼魂,沿着安全楼梯狂奔下楼,我心里一直在想,为什么她要伪装成陈思可来骗我们,为什么她能伪装的这么像,她到底是谁?
我们下到楼下,小区里依旧孤魂野鬼无数,就在这时,寒风寺的古钟声又悠悠传来,钟声响起的时候,偌大的小区变得一片寂静,小区里空无一人,更别说半个鬼影子。
老曾说:“看来问题出在古钟身上,听钟声就在附近,咱们只要找到古钟,说不定就能解开这座庞大的谜局。从陈思可强说我们是鬼魂的时候起,我就对她心存怀疑,凭我的感觉推断,咱们应该还没出寒风寺的范围,因为古钟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真切,就像在我们身边一样。”
老曾猜测很有道理,我也是从古钟声里怀疑陈思可的身份,凤凰路距离寒风寺太远了,寒风寺的古钟声不可能飘这么远,所以陈思可所谓的那一套必定有问题。
我们穿出小区,顺着余韵不绝的钟声一路徘徊,终于在凤凰路十字路口的地方发现了古钟的根源。那里就是钟声发出的方向,却没有古钟,我和老曾四处逡巡,路上空空荡荡根本没有车辆人流。
我和老曾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耳边是如风雷到灌的轰隆钟声,我们极目四望,空荡荡的街道和高楼让人害怕,而所有的高楼上都没有灯光,这世界里唯一的光明只有暗淡的月光,整个世界都仿佛沦陷进了诡秘的黑暗中一般。
我急的团团转,把李半仙儿和半卷残书里的奇术都回忆了一遍,依旧一无所获,找不到跟这种情况类似的局,这就意味着我们找不到破解的办法,只能一直困在局中。
我问老曾说:“咱们原路返回行不行,再开陈思可的车回寒风古寺,说不定就能逃脱这障眼法的困扰。”
老曾摇头道:“这种死马当活马医的做法肯定行不通,我能确定咱们就在寒风寺地界,可咱们看到的依旧是另一种坏境,这种处境非常可怕。在这里呆久了,我们会不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慢慢的,咱们就疯了。我虽然不懂风水阵法,可我能推测这阵法肯定跟黑衣女人有非常大的关系,你要来寒风寺也是受她胁迫,她一再强调跟你有段姻缘,我猜会不会是前世有什么孽债?”
我很绝对的告诉老曾,我跟黑衣女人绝对不认识,更不可能存在所谓的狗屁前世,她绝对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
老曾凝眉说:“所谓心结还要心药医,不管你是否承认,她将你困在这奇阵里,就是对你的心结解不开,不如我们尝试帮她解开这疙瘩,说不定就能得救。”
我心里隐隐觉得老曾说的有道理,可事实上我内心极端排斥黑衣女人,对她强加在我身虐债,我更是排斥。我想,就算我不记得前生事,我也能肯定一定不会跟这种变态女人发生任何关系。
老曾指着我身后,说:“她来了”
我回头一看,就看到黑衣女人站在马路中间,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面容,正面朝我们这边。
我本来又想逃,想到老曾说的话,我咬咬牙还是决定面对她,便走到距她十米左右的地方,对她说:“你应该能看到,我只有十七岁,我的年纪距你说的那些话太过遥远,所以我不相信跟你有过什么关系。但你一再强调我们之间的感情,说我如何对不起你,我想如果这些都是真的,一定是我前世的犯的错,你能告诉我你一直找的那个我,以前是谁,叫什么名字,跟你到底发生过什么吗?”
黑衣女人沉默了良久,突然说:“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的来路,我只知道他就是现在的你,我一定要你给我一个答案。”
我呆了,反问道:“那你告诉我,你又是谁,你是什么来路,又是怎么死的?”
黑衣女人的声音极为冰冷,在这无光的城市里,透着一股阴冷悲凉的气息,她说:“我叫木子,我并不是鬼魂,也非僵尸,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这寒风古寺封存了我的爱情,也封存了我的一生,你要想解开我们之间的结,就必须重新踏入这座孤独的世界,里面全都是我们的过去,你可以找到答案。”
黑衣女人说完话,就缓缓走进黑暗之中,我和老曾面面相觑,不知道她说的纠结是什么意思。一阵阴风吹过来,我和老曾一起打了个寒颤,只觉得眼睛一阵酸胀,仿佛眼里进了渣子似的,就要流下泪来,等我们揉了半天能看见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己就站在滔滔江水面前,脚下是寒风寺石龟遁走的地方,四周一片安宁,唯有江水流过的声音。
我和老曾互相摸了对方的手脸,发现彼此都有温度,不禁一阵欣喜,原来我们真的活着。刚才经历的那一切,都只是我们不小心走进了黑衣女人的奇阵里,那些都是阵法创造出来的假象而已。
古钟兀自在古寺走廊上悠悠晃动,绵绵钟声不绝于耳,我们依旧没有看到那个敲钟的人。我和老曾走过去,老曾举起手机的光仔细的查看古钟上雕的花纹,我也凑过去看,发现花纹上画的,恰似一条条巨蟒一样怪异的奇兽,老曾说那就是龙的第四子蒲牢神兽了。
望着辽阔江面,重获新生的我满脑子都是黑衣女人对我说过的话,我想,难道我的前世真的来过这种离奇的古寺庙,跟一个神经病一样的女人发生过什么,可是为什么我觉得并不是这样?

相关文章

关键词:前世今生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