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第十二章 炼蛊

2017-11-29 14:09:35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听见我说要炼蛊,不光是陈秋雁,连那些在法台下兜圈子的人都傻眼了,急得直跳脚。

“你逗我们呢?!”白小平这个看似最平静的姑娘,此刻也忍不住喊了起来,满脸错愕的看着我,眼神里唯有不解:“在这个节骨眼上你炼蛊?!你有那时间吗?!”

“是啊!”另外一个队员开了口,着急忙慌的说:“火烧眉毛了你还炼蛊呢?!你干脆等我们死光了拿我们炼尸呗!”

陈秋雁也有点看不下去,低声问我:“这时候炼蛊是不是有点赶了?”

“赶了吗?”我一愣:“我觉得不赶啊,就几分钟的事。”

我说话的声音不小,在法台下的那些人,也都清清楚楚的听见了。

秦兵一听我说要几分钟,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红着眼冲我吼着:“几分钟?!要不然你下来顶着!!老子帮你炼蛊去!!”

“我不是.......哎你们都他娘的跟我急眼干什么?”我无奈道:“那怪物对咱们的威胁性不大,既不是靠冲身害人,也不能操控自身的气,就是单纯的一头野兽罢了,只要跟它拉开了距离,咱们遇见危险的几率,就是零。”

“呸!”有人骂了一句:“零个JB零!”

“我不是让你们去顶着,别这么看我啊,我是想让.......”

说着,我轻轻在爩鼠屁股上踢了一脚,给它使了个眼神。

爩鼠假装没看懂,直接转过头去,看着远处的风景发呆,连战场都不关注了。

“你去咬它一口,让那怪物追你。”我低声说道,几乎算是哄着它来的,不停帮爩鼠顺着脖子上的那块毛,跟哄小孩似的哄着它:“咱们这群人里,就你最厉害。”

爩鼠听见这话,转过头,白了我一眼,有些嫌弃的看着我。

“当然了,不管你是不是人,我都拿你当亲儿子看,实在不行亲兄弟也行,帮我个小忙呗.....”

爩鼠很人性化的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那怪物,眼神里更是嫌弃,还伸出舌头来,做了一个干呕的动作。

看见这一幕,我算是明白了,它不是不想帮忙,只是单纯的下不去嘴。

其实这也正常。

爩鼠在遇见我们之前,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这个我说不准。

但在跟了我们之后,这畜生绝对是娇生惯养奔小康了。

平常吃的东西里,绝大部分都是熟食,而且它肠胃特殊,跟普通的动物不一样,我们吃什么它就能吃什么。

吃个火锅还得就着蘸料吃,可想而知这畜生有多矫情。

过惯了好日子,吃习惯了那些连我都觉得好吃的东西,这冷不丁的让它张嘴咬人.....哦不咬怪物......

而且那怪物的模样还有点特殊,是一堆死尸聚集成的,我看了都觉得恶心,让它下嘴去咬,确实是有点为难它了。

就在这时,我猛地想起爩鼠的嘴不是最厉害的,它体内的煞气,才是它真正的王牌。

虽然煞气不是尸气的天敌,但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不一样的气,在不一样的物体身上,发生冲撞的时候,都会出现一定的排斥性。

这种排斥性会让人很难受,冤孽也是如此,绝对不会舒服到哪儿去。

“小胖,你把煞气散出来,裹在肉身上,直接撞那***。”我低声说道:“撞一下就跑,要是它不追你,你再去撞第二下,反正就是怎么嘲讽怎么来,把它的仇恨都吸引到你身上,明白吧?”

爩鼠又叹了口气,点点头,算是答应下来了。

随后它就活动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还打了个哈欠,像是在做热身运动似的,四个小爪子不停的在地上刨着。

很快,那种熟悉的黑色煞气,如同黑雾一般,缓缓从爩鼠的脚底冒了出来,短短几秒,就将它的肉身给裹了一层。

冷不丁的一看,它身上就跟套了件皮衣似的,在阳光下还有些反光,油亮油亮的。

嗖的一下,爩鼠就窜了出去,或是说直接从法台上扑了下去,跟高空坠物一样砸在了那个怪物身上。

听见那嘭的一声巨响,真的,我都替那怪物觉得疼。

没等怪物反应过来,爩鼠又蹭的一下,在怪物身上猛蹬了一脚,借着这股力道,瞬间窜出去七八米远。

它逃窜的方向,跟秦兵他们恰好是相反的,直接就把怪物给搞迷茫了。

左看看,右看看。

怪物有些犹豫不决,似乎是没想好要选择哪个当首要目标,但很快它就缓过神来了,不再犹豫,直冲着爩鼠就爬了过去。

对它而言,爩鼠的威胁性要比秦兵他们大得多,连我们这些局外人都能看出来。

秦兵他们开枪对怪物来说就跟挠痒痒一样,别看那些尸体弱不禁风,连血肉都没了,都是一些空架子,但打了半天,步枪,手枪,霰弹枪,轮番上阵,用的还是行里先生加工过的特殊子弹,照样奈何不了它!

打在它身上一点用都没,连痕迹都没留下,更别说是实质性的伤害了。

而爩鼠呢?

这家伙只是身板小,威力可不小,撞上那个怪物后,直接在它身上留下了脸盆那么大的凹坑。

那些尸体的骨头,看似刀枪不入,坚不可摧,但遇上爩鼠的煞气,照样白给。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伤害......对那个怪物而言不算什么......好像它能自我修复.......

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个被爩鼠撞击出来的大凹坑,以极慢的速度,又缓缓鼓了起来,估计要不了一会,那个凹坑就能恢复原状了。

这时我发现秦兵他们还站在小广场上,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情况有变化,还挺认真的看着爩鼠那边的动作。

“傻愣着干什么?上来啊!”我大喊道。

“哦哦........”

等秦兵他们跑到我身边,除开我跟陈秋雁之外,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脸上还颇有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感觉。

“秦哥,你那些弟兄都是怎么........”

“突袭。”

秦兵打断了我的话,红着眼睛,死死瞪着那怪物,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我那些弟兄距离它太近,那怪物刚诈尸,他们就被那些手臂抱住了,全被啃了......”

“被吃了?”我一愣。

秦兵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咬着牙看着那边的战况,一言不发。

“应该是。”陈秋雁低声道:“但只是看着像被吃,有可能是被吸收了,因为这些尸体没有内脏,想消化就是个笑话。”

“你说你想炼蛊,你炼什么蛊?”白小平问我,一脸的探究:“你不是降师吗?不用降术用蛊术?”

“主业是降师,副业是蛊师。”我耸了耸肩:“我爷让我多练练蛊门的东西,汲取众家之长才是硬道理,技多不压身。”

话音一落,我把行李包里的小蛊瓮拿了出来,这还是我找苗武人借来的法器,从来没用过,只是大概的知道使用方法罢了。

“这怪物.....不,这冤孽,它应该隶属尸字一门,自身的尸气很重,那些气应该就是维持它活性的重要因素。”我蹲下身,在行李包里翻找着炼蛊所需要的材料,头也不抬的说:“但有一点很重要,那个冤孽是因为一件东西诈的尸,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只要破开它的肉身,迟早都会找到的。”

“你想借这个蛊去消灭它?”秦兵问。

“算是吧。”我笑道:“这个蛊只是引子,不用蛊的话,很难破开那个冤孽的身子。”

这时,林珊珊也好奇的凑了过来,虽然脸色还有些惨白,但情绪倒是平稳了许多。

“沈哥,你炼的这个蛊叫什么名字?是用动物来炼吗?”

“不全是动物,还需要一些特殊的材料。”

我摇摇头,粗略的解释了几句。

“这个蛊的名字有点特殊,叫做青玄师妙化尸法门。”

“名字这么怪?”林珊珊一愣:“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蛊叫这种名字呢,太绕了吧.......”

闻言,我不禁点点头。

“我也觉得绕,所以我都叫它化尸蛊。”

相关文章

关键词:炼蛊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