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2019-01-17 12:52:50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去评论

     阅读全文

第1章

    有个纤瘦的身影清楚地映在干净通透的大片玻璃上,连臻怔了许久,这才发现是自己的倒影。

    门口处传来了何燕然和李淑热情地声音:“欢迎光临。”

    抬头,只见有个微卷短发的女孩子背了一个红色的名牌小包,脚踩着同品牌的蝴蝶结皮鞋,娉娉婷婷而来。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长的很好看,白白的皮肤,光泽的脸,大大的杏眼。古文所说的“肌白若雪,眼若点漆”亦不过如此。

    她挽起一个职业笑容,迎了上去:“小姐,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为您服务的吗?”

    那女孩子朝她灿烂一笑:“我自己看就可以了,谢谢。”她们店里的牌子属于一线和二线之间,往来购物的人多半是有钱人,所以向来高傲冷淡的居多。像这个小姐这样亲切的,倒是不常见。想来一定是书香门弟出来的孩子,所以教养极好。

    在接下来的十数分钟里,那女孩子挑中了一件。连臻一直跟其他店员不同,并不会巧舌如簧地推荐,一般只静静地站在顾客身边,若有顾客喜欢的,便略加说明。比如那女孩子挑中的那件,她只浅笑着简单地说了句:“这是我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今年夏季的得意之作,她自己都十分满意。”

    由于是那女孩子肤色白的缘故,将这款宝蓝的及膝裙穿的婀娜靓丽之极。这款衣服因为腰部设计的十分漂亮,在她手里卖出了不下十来条。但那女孩子从试衣间里出来,连臻还是觉得眼前一亮,因为还未有人可以将这裙子穿的像她这样的垂坠飘逸。新御宅屋

    耳边又传来同事们“欢迎光临”的声音,似有人朝她们的方向而来。她边弯着身帮那女子整理不规格的裙子下摆,边含笑着说了一句:“小姐,你穿了很好看。这衣服很适合你。”

    只见那女子拉着裙摆,婷婷地向后一转,朝来人道:“好看吗?”声音极柔腻,含着诱人的鼻音,连臻听着都觉得心里痒痒,似有只柔软的小手在心里头挠啊挠的。

    因低头的缘故,她只瞧见有两双男士的鞋子。一双是崭亮的黑色皮鞋,十分正式的鞋子。而另一双则是咖啡色休闲款的皮鞋。有个低沉的声音带着几丝轻笑,似远又似近地传来:“这个问题,想来不是问我的?英章,是不是?”

    大约是弯身太久了,她只觉得太阳穴旁的血管在突突的跳,就像有谁拿了针不停在戳着那两条青筋,全身的血液尽涌往那一处,仿佛随时会涨爆而出。

    那英章似怔了怔,隔了几秒才开的口道:“嗯很好看。”只轻描淡吐的几个字,连臻只觉得天一下子变黑了,眼前的一切似乎都看不清了。

    地上铺着错落有致的地板,铮亮铮亮的。因公司规定了员工每一个小时要拖一次地板的条款,所以那女孩子进来前她才拖抹干净。一点灰尘也没有,干净极了,淡淡地映着那三人的轮廓。也仅仅是轮廓,其他什么也没有

    她盯的久了,地板好像变成了无数无数的木板块,密密麻麻地朝她直直逼来。

    世界早已经失声了,她耳边只有一干“嗡嗡”之声。似乎一辈子那般久远了,那女子清清脆脆的声音地悠悠地传来,可听在她耳中却像在做梦一般,茫茫然然都凝成了一片:“谢谢,请帮我包起来吧。”

    她慢慢地直起麻木的身子,机械式地接过那女子递来的衣服,极缓极缓地绽放出一朵微笑,抬头:“好的,小姐,请稍后。”

    她缓缓的转过已经如铁般僵硬的脖子,眼角的余光不意外地瞧见他的身体似乎轻轻一震。而她,与他擦肩,转身而去。

    想不到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与他再见面了。叶英章,看来你过得很不错。

    一推开店门,雨丝细密,迎着秋末凉风而至。工作服早已经换下了,连臻拢了拢身上的薄外套,仰首凝望了一下黑漆漆地天空。雨丝如帘,不停坠下,飘忽地打在她的脸上,不疼,却带了点点的寒意。她木然地低头,往公交车站台走去。

    因是加班,她在店里早吃过了工作餐,所以也就不用再转农贸菜场去买菜了。也或许因为这个缘故,她向来喜欢加班,除了可以多拿一笔加班费,还可以省去一顿饭钱。这个城市消费太高了,她一个小店员,就两千多元的收入,扣除房租600元,每天的伙食大约1520元,一个月下来也有500左右了。水电煤气,再省也要半百。马上又要一笔暖气费用了唉,再加上一些最基本的生活用品消费,她一个月下来几乎攒不下什么钱。

    个月的时候,从工资里还扣除两套工作服的钱。为此她吃了整整一个月的方便面。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外套,很廉价的地摊货。以前以前,她虽然也穿着普通,喜欢t恤牛仔,清爽的小裙子,但那种面料和做工,绝对是舒舒服服,一丝不苟的。

    那个时候父亲随手放在她房间里的钱,都够抵她现在一年的工资了。她什么时候过过这种日子啊。母亲虽然去世的早,可她却一直被父亲捧在手心里头,如珠如宝地含着长大的。从来不知道苦字是怎么写的。

    她猛然摇了一下头,以前还去想以前干什么?以前的世界早已经天翻地覆了,早没有了她对自己说过要忘记的。

    车窗上挂着雨滴,就着灰尘,时不时地沿着玻璃晃晃荡荡地滚落下来。大约是太偏僻的关系,此时车上空无一人,挂着拉手随着车子的颠簸,一路发着“叮铃咣啷”单调之声。最后,公交车发出了“呲”一声长长的刹车声,猛地停住了。新御宅屋

    她起身,下车。雨似乎越下越大了,密密麻麻地从黑洞洞的天空里坠落着。她叹了口气,离她的租房还有好长一段路呢。走回去,肯定淋得湿透。她将外套脱了下来,盖在头上,开始跑起来。

    到了楼下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了。外头已经湿透了,不知道晾一天会不会晾干。人倒还好,因奔跑,全身都热起来了,应该不会感冒的。她不由地露出一个苦笑,现在的她连个小病也生不起啊,生了病除了要买药,还要请假,一请假窝在家里还要多两顿饭呢。

    还好刚刚跑的快!以往高中里测试长跑成绩,她都没有跑过这么快呢。说起来还得感谢她的高中体育老师。还记得那个老师姓费,因刚毕业,才分配过来,他们这群不大不小都喊他叫小费老师,后来喊着喊着就变成了小费。

    那小费老师也不介意。但是他唯一会介意的便是他们学生的成绩,谁要是拖了他们班的后退,他可不轻饶,每天一早的早操课,都会在操场上大吼:“xxx,你没有吃饭啊,给我跑快点!”

    他的隔空传音之术可厉害了,只要一喊,保管整个高中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她的长跑最烂了,又怕被他吼,所以每每都是拼了命的跑。大概就是这么给逼出来的。那个时候她每次上体育课都在祈祷小费老师生病,唉,后来要不是当时在高中打下了底子,她的身子怎么能熬过那段时间呢

    爬到了楼顶,推开小铁门,房屋里头的陈设入了眼中。虽然小,虽然简陋,但却是她现在的窝。

    她把外套洗好,拧到滴不出水后,又用干毛巾裹着再拧了几次。最后,将衣服挂在自己拉的绳子上。又去拧了抹布,将麻雀大的空间擦的窗明几净,纤尘不染。水有点冰凉,扑在脸上依稀已经有冬天的气息了。

    最后,在转不过身的卫生间里洗了个热水澡,将自己弄得干干净净。就算再穷,租房子的时候再拮据,但是她还是咬牙租下了这件带卫生间的小屋子。她什么都可以忍,可是忍受不了去公共浴室□裸地跟别人一起洗澡。

    等她最后躺进柔软被窝的时候,手表已经显示23点45分了。手表是白色的,陶瓷的表链,灯光下隐隐泛着莹润的光泽。这表是当年她二十岁生日的时候父亲送的,是她现在身边最值钱的东西了。

    李淑现在跟她比较熟了,说话也就随便了,前几天还问她:“连臻,你这个范思哲是夜市哪个摊位买的啊?我看着觉得做工不错,仿的很像,接近a货水准。”她心微微一抽,却还是擒着淡淡地笑,道:“我很早以前在市买的。”李淑“哦”了一声,也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二十岁生日的时候,真真是懵懂岁月,如诗年华。每天醒来,红日满窗,小白趴在她身边,呼呼地对她喷气。罗阿姨总是会在她醒后才来敲门,喊她下去吃早餐。然后,她会汲着拖鞋,披头散发地抱着小白,噼啪噼啪地下楼。餐桌上总是摆着一杯鲜牛奶,两个荷包蛋,她坐下的时候,犹自散发着热气。

    作者有话要说:梅子的新文,请大家多多支持!另外关于《锦云遮,陌上霜》一文已经进入出版流程,预计12月中旬上市。《流光飞舞》也在修最终稿了,会在锦一书后面上市。

    如果大家想知道梅子平时最新动态详情,请专注梅子新浪微薄:jj梅子黄时雨:新御宅屋

    第2章

    连臻猛地从床上做了起来,屋子里一片漆黑。她啪一下打开了房间里头唯一的一盏灯,清清亮亮的的光线瞬间照亮了屋内的每个角落。

    又做梦了,梦里又回到了从前。她回了神,才发觉掌心烙得发疼。缓缓摊开,是手表,她不知不觉居然握了一个晚上。显示的是凌晨5点。还早,她还可以再睡一下。

    她关了灯,又躺了下来。被子里暖暖的,可是再怎么也睡不着了。最后索性起来,在小煤气灶上熬了一小锅小米粥。锅子里“扑腾扑腾”的沸水声,热气袅袅升腾。屋子里不再安静的让人心慌,有了些许生活的热闹。她缓缓一笑,这些声音让她心安如水,不再惶恐。

    她摸了摸昨晚晾着的外套,已有□分干了。便取过吹风机,坐在床上,呼呼地对着衣服吹热风。不时放下衣服,去搅拌一下粥。

    以前十指不沾阳春水,如今重头学起,半年下来也有模有样的。怪不得这俗话说的好,人是给逼出来的,每个人都有无限潜力。

    墨斋小说]羽绒服了。

    店长孟静一下车,便已经瞧见连臻,衣着单薄地站在廊下。她眯了眯眼睛,连臻的衣物虽然廉价,但穿在她身上,总是很好看。素颜的她,明眸皓齿,肤白如玉,顾盼之间总隐隐还有种淡淡的气质。说有点高贵吧,明明穿得普通之极,说脱俗吧,一头娇俏的短发,如同一个学生。可分明是两者兼而有致的,还夹杂了淡淡的一种疏离。反正综合在她身上,很是奇怪。

    她身为这家店的负责人,是这里唯一知道连臻过往的人。心里头总是暗暗诧异,到底当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这个看上去清丽淡雅,连脾气也温柔的连臻犯了罪,甚至还被关在牢里两年多呢。

    若不是当时自己店里人员紧缺,估计她也是不会要她来上班的。不过这半年下来,她发现连臻还是不错的,不多言不多语,但是肯吃苦耐劳,什么苦活脏活都抢在个做。更重要的是,从不跟其他销售人员抢客人。所以连一直对人百般挑剔的店中销售王牌李丽丽对着她也挑剔不起来。

    她再抬头时,已经将心里的诧异掩盖地分毫不剩了,笑吟吟地道:“连臻,你这么早啊?”连臻规矩地问好道:“孟店长早。”

    左看右看,再怎么看也是好人家的女儿。怎么会孟静暗不可闻地叹息,打开了店门,转头问道:“连臻,吃早饭了没,我买多了。”连臻摇了摇头,淡淡微笑:“谢谢店长,我已经吃过了。”转身,已经去杂物房取扫帚拖把。

    今天不是她值日。不知道为何,这个连臻,虽然每次总是浅浅笑着,可她对

   下一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