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左手右手

2019-01-15 16:00:28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去评论

 

     阅读全文

处处争夺战——一只小处处,三头大恶狼!

    谈了两三年恋爱,不了解他的家庭,没见过他的父母,所有亲热也止于亲吻和爱抚。这样的爱情,失去时会不会觉得有些遗憾?

    起初,左林夕无比遗憾,当然也很悲痛。可当遇到真正的r。r,渐渐的,那种感觉,应该是庆幸吧。可是这位温柔有爱的上司,居然是她的——哥哥?!

    he,非np。非网游,仅仅有几千字关于文名的解释借助了wow

    章

    “还在忙吗……有件事……唔,那没事了,你先忙吧……嗯,真的,没什么大事,明天再联系……嗯,拜。”

    合上手机,愁眉苦恼盯着床上的相册发了会呆,左林夕再度拨出一个号码。

    “妈妈……可不可以让宋阿姨家的孩子住在别的地方啊?”一接通,她就嘟起嘴巴碎碎念,“我实在觉得不大方便,虽然小时候我的确拉着他一起玩过水,翻过鱼池栏杆,还害他胳膊被铁丝勾了个大窟窿,可那时候我绝对绝对不可能是故意的!用不着照顾他来赎罪吧?而且他毕竟个男孩子,如今也都二十岁了吧?共处一屋不方便,不方便!”

    “是不是沈宁不同意?”电话那端,左妈妈也不多说,直截了当表达了不满,“夕夕,上中学之前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带浩浩弟弟玩吗?浩浩今年大二,在n市呆了快两年了,我在国外就不说了,逢年过节回去他刚好放假见不着,可我还经常给他寄礼物的。你呢?你去看过浩浩几次?幸亏浩浩懂事,一直说你的好话,宋阿姨和秦叔叔才没有寒了心!小时候,人家都那么疼你。这次要不是因为浩浩寒假发烧一直咳嗽,需要中药调理,人家也不会麻烦你的,好容易开一次口,你就推三阻四的,浩浩多好的孩子……”

    “啊……好了好了!”自己不过来个小嘟囔,就换得老妈子一顿数落,左林夕闭上眼睛哀叹一声,嘀咕道,“到底谁是你的亲生孩子啊……”

    “你说什么?”

    “没什么……”好尖的耳朵,左林夕嘴巴撅的发疼,索性闭口不吭气。

    “夕夕。”左林夕没接话,电话那端也沉默良久,过了好一会,左妈妈才放缓了语气,温柔地问道,“近来好吗?妈妈不在身边,你一个人辛苦了。”

    “好酸呦~”不过是句母女间最平常不过的问询,左林夕却心底一热,调皮的声音充满了欢乐,“妈,女儿我吃得好睡得香。你呢……jas对你好吗?”

    “他是个好男人。”左妈妈的声音越发温柔,漾着一丝甜蜜,“你弟弟也很乖的。夕夕,什么时候想通了愿意过来,我立刻给你办手续。”

    “知道啦。妈,代我问jas和rob好。”

    “嗯……”新御宅屋

    再次合上手机,期待地等了几分钟,眼见其后手机安安静静没有声响,左林夕有些失望地垂下眼睑,起身走到酒柜拿出一罐啤酒,紧挨沙发坐在地上,自斟自饮盘腿打开了电脑。

    虽然年纪相差三岁,可到底是孤男寡女同一屋檐下啊,老妈洋墨水喝太多,看来根本无法理解自己这传统的思想。而且这件事,至今还没有征得沈宁的同意,如果他很介意的话,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想起沈宁,左林夕不由又是一阵心烦。

    他们两个是大学时就走在一起的恋人,沈宁是高她两级的金融系系草,而她不过是美女如云的英文系中一棵平凡的小草,然而兴许草草之间比花草之间更易擦出火花,沈宁不过是作为迎新一员帮她搬了搬行李,随后就雷厉风行俘虏了她,这段情事很让t大沸腾唏嘘了一阵子。

    虽然大学时代的感情普遍不被人看好,可毕业后的沈宁仍然天天往返于公司和t大之间,而左林夕毕业典礼上,他也是唯一一个自始至终陪伴身侧的人,所有一切都显示着这段感情的深刻,也预示着一个幸福的结局。

    可最近几个月,左林夕明显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以往不管多忙,沈宁都会在下班前几分钟给她一通电话,带她出去吃饭或者回她这里享受享受二人世界;可近来,电话渐渐少了,时间也越来越晚;甚至上个星期二至今,他因为连续加班除了打电话来,根本没有出现过。

    怎么办?后天就是秦浩弟弟搬来的日子了,再不说,就等于先斩后奏了,沈宁虽然处事沉稳,而且拍拖至今从来不会因为吃闲醋发脾气,可秦浩到底是个男孩子呀……

    左想右想,左林夕终于还是再度拿起了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

    关机?几十分钟前才刚刚通过话,怎么就关机了?沈宁最近真的有点不大对劲啊……

    “喂?”正有些发怔,手机上却出现了一个座机号码,左林夕疑惑地按下接听键,满心的怀疑与惆怅登时转为甜甜的暖意,“怎么关机了?刚刚还在跟你打呢……”

    “充电器忘拿了。”那端的声音依旧淡淡的,带着一丝疲惫,“刚张总在我办公室,不大方便。一会还要陪他出去见个客户,是不是真的有事?”

    “我想见了你再说。”左林夕歪头想了想,拿手指卷着发尾小声说道,“一周没见了,我……很想你。”

    “乖,最近真的忙不过来……”沈宁似乎有些无奈,顿了顿,才带着笑意说道,“好了,明天我跟刘总说一声。下班早的话,带你去买菜好不好?”

    心底一热,左林夕立刻就咧嘴笑了起来,“嗯!那明天我去单位接你好吗?”

    “下班那会儿堵车严重。”电话那端不着痕迹地拒绝,补充道,“早点休息,明天乖乖在家等我。我要去准备下资料。”

    “哦……”

    放下手机,那种怪怪的感觉又涌了过来。可不待她继续深究,手机铃声却又欢快地响了起来,左林夕翻开机盖,不等那边出声,就坏笑着打起了哈哈,“大明星?吃了吗?”

    电话那端,正是左林夕的大学死党兼损友——黑明星,同样刚刚毕业,却已经在一家私营企业遭受剥削了。

    黑明星,绝对真名实姓,而且,是个女孩子……本来父亲姓黑已经让这白皙高挑的女孩儿倍受打击,偏偏极爱看戏的奶奶当初还很正经地给她取了个‘大气’的名字,直让她在大学里听到‘明星’二字就冒烟儿,见人报家门始终只说英文名caror。

    “林夕猪,咬你哦!”早已习惯了左林夕的调侃,caror恶狠狠威胁一句,便嗲声嗲气哼唧道,“怎么今晚不见你上游戏啊?刚刚我被一个脑残干掉了好多次,现在还在守我呢,都不敢复活……”

    “怎么不用你的奶喷死他?”左林夕咧开嘴,露出白牙嘿嘿两声,歪头将手机夹在肩上,伸手点开魔兽世界开始登陆,“等着哈,我现在就上。”

    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caror在游戏里那猥琐的名字——奶如井喷。不知是不是真实姓名在生活中给了这妞太多打击,连着她在游戏里对姓名都有特殊的癖好,名不惊人誓不休……不过同样喜欢拿游戏打发无聊的左林夕也好不到那里去,‘浴火焚身’这个名字,在别人眼里的猥琐感丝毫不弱。

    上线帮caror把欺负人的敌方势力消灭,左林夕带着颠颠跟在身后混经验的她,思索着敲出了几个字:“caror……我觉得沈宁最近有点不大对劲儿嗳。”

    “你丫就是闲的,没事儿在家除了吃吃睡睡就是胡思乱想。”caror显然不以为意,快速回应道,“你要跟我似的,天天被那老处女逼着加班,肯定不会这么多事儿!”

    “不是啊……我们都一周没见面了。你不觉得很不正常吗?”

    “当然不正常了!不过不正常的是……都谈了好几年了,你丫居然还是个处!不是你家沈少爷不能,就是你有问题!哈哈……”

    “胡说!”似乎看得到caror躲在屏幕后的贼笑,左林夕耳根子一热,红着脸回复道,“他答应过我的,结婚前不逼我。”

    “所以啊,这样的好男人都快绝种了,你说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是不是闲的蛋疼胡思乱想?”

    “好像是嗳……”虽然被这家伙没正经地数落了一顿,左林夕却渐渐轻松起来,“果真太闲了,要不明天咱们去逛街吧?”

    “啊!你小妞就知道气人,以为我像你一样不用上班啊?不过明天中午来我公司吧,请你啃个牛排的时间还是有的。”

    “啊差点忘了,明天好忙的。”忽然想起明天的大事,左林夕一脸的抱歉,“后天我那弟弟就搬来了,屋里要好好收拾下。”

    “这样啊……那明天下班我过去帮你好了。”

    “嘿嘿,也不要~”想起沈宁电话里的嘱咐,左林夕吐着舌头偷笑道,“晚上人家要二人世界。”

    “切,就这样还说你家沈少爷不对劲儿?!不过他同意吗?老实说,他还真大方……”

    “明晚才告诉他。不当面说的话,还是有点担心他生气了不好安抚。”新御宅屋

    “你啊……”caror的回复慢了下来,沉默会儿,才又打出一大串儿,“男人心海底针,不要太大意了。你家沈少爷可是钻石王老五,万一出个岔子被人抢跑就亏大了……呀,不和你说了,老妈又来逼我相亲了!”

    被人抢跑吗?

    退出游戏,左林夕歪头看着小相框里沈宁那淡淡的微笑,满心甜蜜翘起了嘴角。世界上只有两个人可以让她放心去依赖,一个,是妈妈,而另一个,就是沈宁吧……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之之的认真评论,也是偶的个评哈哈……

    第二章

    隔日起床,又是正午十分。

    收拾好南面的卧室,将堆积在那里的漫画、小说、碟片装箱挪去阳台的储物柜,又跑去楼下买好鲜花插在餐桌的水晶瓶里,再化化妆,已到下午四五点光景。刷着长睫毛的双眼,几乎是一眨不眨盯着手机,半个小时后,左林夕终于按捺不住,拎起挎包披上风衣,拉开大门走了出去。

    一直以来,都习惯了沈宁的计划,他选时间他选地点他选食物和饮料;只要是他的安排,她从不会违逆。虽然今天他也嘱咐自己要乖乖等在家里,可一周未见,焦灼的思念令她连几分钟都不愿再等下去。既然他说今晚可能会早点下班,如果见到自己满心欢喜地等在公司门口,一定,也会很开心吧……

    “咦,这不是林夕吗?来找沈宁?”

    车流中煎熬地等待了四十几分钟,待左林夕装好找零站在巨力银行楼下,曾有过几面之缘的公司业务部刘主管刚巧从台阶上走下。

    “刘主管好。”差不多已经七点了,初春的夜晚总是匆匆降临,左林夕抬头看看依旧灯火辉煌的办公大楼,礼貌地寒暄道,“你们好辛苦的,总是加班到这么晚。”

    “今天算早的。”刘主管挂着服务业人员特有的招牌笑容,点点头和蔼地应道,“刚过完年,营销高峰啊。沈宁最近……”正说着,却见他陡然有些奇怪地皱了下眉头,跟着,轻咳一声摸出了手机,“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早点下来。大冷天的,怎么好让女孩子一直等。”

    “不用了。”一听到沈宁可能仍在忙碌,左林夕忙有些内疚地摇摇头,朝当真拨起了电话的刘主管摆手道,“我再等一会儿,您快回去休息吧。”

    “这样啊……”刘主管微微愣了下,眼见左林夕一脸的不安,便也不再多说,点点头迈开脚步,关切地叮嘱道,“那去会客厅等吧,一会儿我给保安打个招呼,别冻着。”

    “谢谢,真的不用了。您路上小心哦……”

    感激地目送着刘主管缓缓离开,左林夕内疚又期待地抿了抿唇,便拉紧风衣的领口转头朝自助机间走去。

    “喂?你已经回行里了?哦?可你女朋友……年轻人吵吵架没什么,拿点风度出来……”

    玻璃门尚未合上,刘主管那刻意压低了的嗓音依旧隐约传了进来,左林夕不解地皱起眉心,片刻前还饱含着思念的期待,竟渐渐被不安取代。

    刘主管该是在给沈宁打电话吧?可她只是来等男朋友下班,实在不需要他的上司这么挂心……而且,吵架?她和沈宁?

    “喂?”

    突兀的手机铃声,差点把左林夕吓了一跳,急忙拉开包包翻出手机捂来耳朵,沈宁明显有些不悦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不是让你在家等我吗?”

    “我……”视线毫无目的地在泊车场扫过,却又很快停驻在那辆极为熟悉的黑色奥迪上,左林夕攥紧挎包的皮带,小声应道,“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不用了,你现在马上回家。”

    左林夕咬住微微发颤的下唇没有回答,手机那端也沉默了片刻,才放缓语气低声说道,“听话,我已经快到你家楼下了。”

    “好……”

    挂了电话,轻轻靠在被暖气烘烤得极为温暖的大理石壁上,左林夕忽然觉得失去了浑身的力气,几乎连站稳都很吃力。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说谎?自己呢?相恋近三年,她好像也从来没对沈宁撒过慌,今天,她明明不打算就这么离开,为什么,会不由自主说了句‘好’……

    蹲身在自助机间的角落,偶尔会有前来取款的人奇怪地对她看上一眼,便急急忙忙拿了钱离开。左林夕双眼一眨不眨盯着那辆安静等候着主人的黑色奥迪,直至一道刺目的强光突然在眼前一晃而过,她才猛地起身咬紧了下唇。

    泊车场昏黄的光线,将那辆漂亮的苹果绿甲壳虫笼罩在一片朦胧的浪漫中,车门打开,左林夕几乎想立刻捂住自己涂满色彩的双眼,可挎包落地,她的手臂除了颤抖再无一丝力气。

    沈宁挺拔的身影缓缓出现,却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俯身将手臂撑在车顶,似乎在说着什么。

    隔得太远,左林夕只能遥遥感觉着他似往常般淡淡的笑意,等到他终于直起身子,转身朝黑色奥迪走去,她才轻舒一口气缓缓弯腰拾起了挎包。

    是他的客户么?虽然那种车是女人的专属,可毕竟也只是客户吧……

    自助间的玻璃门无声滑开,左林夕怔怔看着甲壳虫中突然奔出的女孩,匆匆自后将沈宁拥在胸前,唇角那丝刚刚浮起的微笑悄无声息地破碎。

    沈宁转过身子,似乎极为无奈地摇了摇头,指尖轻轻摁进那女孩飘扬的卷发里,低头笑得温柔。

    而那个一身皮草、热情洋溢的女孩子,仰头紧紧搂住他的脖子,似乎一刻不愿离开那温暖的怀抱。

    “听话……”

    听话……

    同样的话语,在听到他对她说出时,却是彻底颠覆的感觉,左林夕局外人般默默站在沈宁背后,用自己完全陌生的沙哑嗓音,轻声说道,“我只想,给你一个惊喜。”

    “夕夕?”新御宅屋

    “阿宁,她就是……”

    “夕夕!”甩开抱在身前的女孩子痴缠的双臂,惊醒般的沈宁一把拉住左林夕冰冷的左手,捂在掌心拧紧了眉,“不冷吗?怎么还在这里?”

    “我真的,真的只想给你一个惊喜。”左林夕努力微笑,透过雾蒙蒙的视线贪恋地凝视着面前那张熟悉的脸庞,“好了,我回去了。”

    “你不要这样。”沈宁并未放手,只是更紧地攥着她的手,转脸朝身侧满面不情愿的女孩低声说道,“先回去吧,稍后我再跟你解释。”

    “哦……”女孩子撅了撅嘴,恶狠狠瞪了眼神色麻木的左林夕,转身踩着高跟鞋恨恨钻入了甲壳虫,“好啦,人家听话……倒看你要怎么解释,哼!”

    “冷不冷?”垂头看着默不作声的左林夕,沈宁眸中滑过一丝不忍,却终究没有多说,只脱下外套罩在她的肩头,拥起行走有些僵硬的她送进副座,发动了车子,“我送你。”

    “嗯。”

    歪头听话地靠在车窗不做声,左林夕就像一个毫无情绪的木偶,睁着空洞的双眼静静看着闪瞬即逝的街景。

    不愿去问,甚至不愿去想。此刻寂静的车内,只有两个人浅浅的呼吸,伴着清淡的栀子香,这熟悉的一切似乎是在提醒她,片刻前的场景不过是场噩梦;只要不问,只要不想,就不会变作她无力承受的真实。

    车子驶过几个十字路口,天逸小区的高层建筑隐隐出现,左林夕从未像此刻这般急于逃离奥迪的遮罩,猛然伸手狠狠抠起了车门。

    急打方向盘将车子停靠路边,沈宁心惊地看着锁住的车门,好一会儿,才轻轻拉开左林夕颤抖的手指,捂在掌心轻声说道,“先分开一段时间,好不好?”

    “嗯。”

    依旧是听话地点头,却不知为何本清爽的发丝竟被冷汗腻在了额角,左林夕挣扎着抽出双手,攥紧挎包轻轻拽开车锁,将双足踏入冷风中,扯了扯嘴角,“等你忙完了……忙完了我再找你。”

    “夕夕。”

    不要说,我不想再听……

    左林夕在心中哀求,耳膜里却依然充斥着那一如既往的温柔声音,“是我的错,我一直都在骗你。”

    “夕夕!”

    下一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