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1女7男

2019-01-08 17:24:18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去评论

    阅读全文

 误上贼船Ⅰ

    我,从来不化妆。因为化妆品会让丑女变美女,美女变仙女,仙女,就该升天了;我没打算升天,所以我从未接触过化妆品,但--尽管如此,我还是沦落到今天这地步--跳槽。

    我可以掰出食指、中指外加还没戴婚戒的那手指对天发誓,我真的从来没有勾 引过上司,但那个老色狼那双白眼球里有血丝、瞳孔里有思的眼睛还是瞄上了我。

    人在职场,身不由己啊!

    也许有不少女人都遇到过这种问题,结果要么逆来顺受,当了上司的玩物或情人;要么大发雷霆,与色狼上司对簿公堂;要么像我这样忍无可忍,直接跳槽了。

    跳槽算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吧--以我骨子里的那份正直,要我做一个奸人的情人,我办不到!若要把上司告上法庭需要请个律师,写张诉讼,上法庭做证……这些太繁冗了!于是,我离开g市,来到了t市。

    这两年来在g市受了不少气,但总算小有成就,我接手的几个广告策划案效果都不错,其中两支广告还让两位默默无闻的艺人一夜成名。凭着这些经验,我顺利进入t市的一家广告公司--秦氏广告公司。只不过,面试时那位hr(人力资源经理)草草地看了我的简历后就问了我三个问题,我再次竖起那三个手指--打死我也猜不到他会问这种离题千万里的问题!

    个问题:“你会勾 引上司吗?“

    我答:“有能力,没兴趣。”

    他点点头,似乎有些满意。

    第二个问题:“你有爱 滋、梅 毒那一类的 病吗?”

    我大怒,差点直接说“呸”,然后掉头走人,但我还是忍住了,面无表情地说:“没有。”

    我想我是世界上最能忍耐的生物了,听说金牛座的很能忍,我以前不相信这些西方的东东,但这一点似乎没说错。

    接着第三个问题:“冷嘲热讽领教过吗?”

    这个问题似乎比较靠谱了,应该是在考验我的抗压能力,我心里想着,对方却补充道:“我指的不是工作上的,而是类似于人身攻击的言语。”

    不是工作上的问来做什么?我直想翻白眼,但还是答道:“领教过多次了。”

    不是我对自己的外表和专业能力自负,而是这两者确确实实令我遭到一些小人的明嘲暗讽。

    忘了说,我的名字叫杜梓萼。

    那个谁、那个谁、还有那个谁,不许偷笑!这是我活到现在这二十五年来遇到的最黑暗也最无奈的一件事!

    据说,我妈生我之前怕发胖没敢多吃,生完之后就觉得肚子饿了,当时我爸抱着出世还没到一分钟的我问我妈:“孩子她妈,咱们女儿要起什么名字呢?”

    做妈的一个劲地喊:“肚子饿啦!肚子饿啦!”

    刚好我爸姓杜,又是“妻管严”,什么都听我妈的,于是他就去民政局给我注册了这个名字。

    当时本女子年纪小,不懂事,后来被同学左一句“肚子饿”右一句“肚子饿”地叫,才抓狂得想改名,但那两位家长说:为了记念当时的“浪漫”情景,改名手续又繁杂,就凑合着用吧!

    于是,我一直叫“肚子饿”……新御宅屋

    唉!往事不要再提!说说我到t市后开始的新生活吧!刚到t市,我租了个中档的房子,一居室一厅一洗手间一厨房,厨房和厅方便一些朋友来这儿做饭——给我吃。再者是工作,天到秦氏上班,我就被迫加班到深夜--

    “赫……不要……呃--啊!求你不要了……啊--”临近午夜,公司的顶楼传出一个女人消 魂的尖叫,同时伴随着奇异的“噗哧”声,办公室的门半敞着,里头开着灯,沙发上一对全 裸的男女身体紧贴在一起,双双滚落到地上(省略一千字不良内容)……

    一场风花雪月之后,男人起身套裤子,女人却迟迟不愿起来,风情万种地靠在沙发边上,意犹未尽地抚着自己,赤 裸 裸地盯着男人优雅的一举一动,男人却无动于衷,睨了她一眼,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女人娇 嗔说道:“都说秦总很冷酷,可刚刚跟人家爱爱的时候可不是这样……”

    “滚!”秦致赫失去耐,指着地上零乱的衣物吼道,“带着那些东西滚!”

    接触到秦致赫冷的目光,女人忙不迭抓起地上的衣物,赶不及穿上就裸 身逃离他的视线。

    秦致赫整整领带,走出办公室,决定结束一天的工作。他步入总经理专属电梯,按了直达地下停车场的按钮……

    那个女人,当然不是我。这段彩的描述是秦致赫后来告诉我的,至于他愿意告诉我的原因……以后再透露~~

    当晚,我在十五楼加班,对于顶层发生的事还一无所知。我的直属上司,也就是创作部的总监秦致册要求我留下来将一个3d动画做完。据我之前的经验,像秦氏这样的大公司应该有专门的绘图员做这些工作,但秦致册说:“负责制作3d的同事有事请假了,就麻烦杜小姐代劳了。”

    ok,这没问题,虽然不在工作范围内,但在我能力范围内,所以我接受了这个任务。

    只是,这个上司看到我点头后,笑得有点诡异,那眼神就像鹰隼看到猎物般——毫不掩饰的险、赤 裸 裸的欲望!没有被“盯上”的经历的人是不会揣摩到这眼神的深层含义的!但是碍于天上班,我又不好拒绝他交代的任务,而且已经答应了,也不好食言。

    其实,秦致册并不像那些大腹便便、满脸横、满脑子黄的色鬼一样,至少他的外貌不是那样:一米八左右、偏瘦的身材,戴着无框眼睛,皮肤不黑,穿着浅色上衣,笑起来很是斯文;只是那双笑得咪成两条弧线的眼睛似乎隐藏着一种深不可测的险。

    我得提防着点!

    上午,我初到公司的创作部,作为本部门的老大——秦致册简单介绍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带着我去认识工作上将会有接触的同事--本部门的创作总监秦致竹、客户服务部的客户总监秦致棘、总经理助理秦致羽、行政部那位负责对我进行面试的人事经理秦致朋,还有另外两个人暂时没能亲眼看到,一个是偶尔来公司巡查的董事长秦致从,一个是他认为没有必要去见的总经理秦致赫。

    秦致册介绍的那些人都是不冷不热的与我对视了一眼,最多再与我握个手,那些脸孔如过眼云烟,要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记住实在是高难度的事!但我发现了一个特点:他们都是叫“秦致什么”,只是最后一个字不同而已。随后,这位直属上司就告诉我:他们是同胞兄弟,最大的和最小的只相差七岁。

    可见相临的两个兄弟都是差一岁,我暗自下了结论。

    于是我用这样的方法记住了他们--

    秦致竹,相当冷傲的那个,当时他只是抬眼瞟了我一眼,清瘦的脸依旧对着晶显示器,什么话也没多说。

    秦致棘,圆滑,八面玲珑,有点老成,他的名字让我联想到一种植物:荆棘!表面上很好相处,也许暗地里给你一刀也说不定!

    行政部那位我早已认识,只是今天才知道他的名字,秦致朋,果然人如其名,平易近人;只是……为什么从他漂亮的微笑中,我总觉得透着某种幽灵般的气息?

    还有一个是助理,至今很少见过男的助理,他叫秦致羽,很有诗意的名字却配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他打量了我几遍,才淡漠地说了句“你好”,其黝黑的皮肤让我想到宋朝包拯用的那块砚。

    以上对秦氏家族几个人的印象都是我凭直觉说出来,也许对,也许不对。但我知道在这样一个处处都是他们家族的人的公司里混绝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我这个想法马上就应验了!

    当我制作完3d图像时,一抬头才发现墙脚的老式古董钟上时针和分针就快在十二点的位置重合了!午夜了!

    我把文件保存好,准备起身离开,这时,秦致册突然从另一扇门走出来,笑着说:“杜小姐辛苦了,我正等着你一起下班呢,你今天有约会吗?”

    他一步步走过来,我直觉地嗅到危险的气息:半夜三更、夜深人静、孤男寡女,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想来我只有一米六八的身高,他越是靠近,越能感觉到身高和体质上的差距。

    “没……呃……有!”我紧张得有点口齿不清,暗自深吸了口气,才稍微以正常的语气说道:“没有,这么晚了还能有什么约会呢,秦总监真会开玩笑,呵呵。”后面那两声干笑完全是虚情假意的,差点害我笑得脸抽筋!

    “这样啊?或许我们可以到酒吧喝一杯,放松一下。”说着,秦致册的右手已搭到我的左肩上了,我下意识地抓紧提包放在前,有了提包的阻挡似乎觉得比较安全。

    “那可不太好哦,明天还得上班呢,睡眠对女人很重要的,充足的睡眠能让皮肤得到休息,有益身心健康。我看,不如改日吧。”我沉着气与他对峙,天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

    下一秒,秦致册突然把手移到我的左脸上,笑着说道:“难怪杜小姐皮肤这么好,没有化妆也是弹十足啊!”

    他的爪子在我脸上游移,我内心已是一片火海,暗地里喊出他好几代祖宗的名字!但眼下最重要的是逃离危险区!

    我借口把坐椅推进电脑桌下面,扭身轻捷地闪离他的魔爪,然后说道:“秦总监你也辛苦了,早点休息哦,晚安。”说完,我抓着提包,踩着高跟鞋跑出去,右转二十米处有电梯,而且显示降到十六层了,我直奔过去狂按,回头看,秦致册在后面慢悠悠地走出来,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仿佛料定电梯的门不会打开或是电梯会突然出故障似的。

    救命啊!我不要被非礼啊!我内心呐喊着。不知是释迦牟尼、上帝还是阿拉听到我的求救,电梯的门在“当”一声后打开了。门刚开出一条缝,我就迫不及待地挤进去。

    “噢!”

    我听到头顶上方传来一个男人的一声低吟,下一秒我就意识到自己撞到人了……不,也许是幽灵?

    仔细听,这层楼除了秦致册的脚步声、我的呼吸和心跳声,似乎没有别的声音了!

    我一向是无鬼神论者,此刻却要不停地说服自己:是我想象力太丰富了!但抬头看到对方那张冷酷得像撒旦的黑脸时,我不得不动摇最初的想法--也许世上真的有鬼!

    这个“黑面鬼”似乎完全不受我冲撞的影响,站立稳如泰山,脸上的五官好像因长久没有变化而变得僵硬!

    我惊退一步,不敢再看他,这个“黑面鬼”却突然抬起手伸向我……

    此时,办公室里那个古钟“哐哐”作响,一直耐心地响了十二下。我整个心都提到嗓子口,眼睛睁得老大!

    前有鬼,后有狼,天要亡我啊!

    脚底像是粘了万能胶水,我半步也移动不了,“黑面鬼”的手从我身体左侧穿过,阻止电梯门关上。我扭头一看,我的脚后跟有一半踩在电梯外!

    “谢……谢。”出于礼貌,我还是向他道了谢,但下一个问题是:进电梯跟“黑面鬼”一起乘到一楼,是逃出电梯掉进“恶狼”之口呢?我举三手指发誓:这两个选择我都不愿选!

    “二哥?”后面的秦致册突然嬉笑着说道:“这么晚你还没回家啊?”新御宅屋

    二哥?那是?我再抬头看电梯里的男子,才想起他就是今天早上见过一次面的总经理助理,不过他似乎没有助理那么黑。这时他身体向我这边倾过来,我忙侧过身让他出去,只听到他对秦致册说:“你不也工作得挺晚的嘛?”

    “工作”二字他故意说重了,我想他一定对秦致册的本了若指掌吧!也许秦致册借“工作”行“非工作”的事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了……但这个问题不是我该关注的,此刻正是脱身的最好时机啊!我轻盈地溜进电梯,迅速按了关门的键和数字一的键,看着门慢慢地关上,我祈祷着不要再有什么意外了。然而,就在两个门还差十公分就合上的时候,五只手指从门缝里钻进来!此情此景比任何恐怖电影都令人毛骨悚然!我甚至感到全身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电梯门一碰到手就自动弹回去,那只手继续向我伸过来,我一直退,一直退,退到背部贴着电梯的墙壁,那只手的主人--那个总经理助理走进来捉住我的一只手腕就把我拉出去!

    黑夜里,整栋秦氏大楼都很安静,这里有两个一米八以上的男人,还有一个仅有缚之力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刚好是我!

    这是我天上班啊!为什么让我撞上这样的事?我内心向诸神求救了无数次,就是不敢看这两个男人,低头看到自己的高跟鞋,灵机一动:必要时,它们也许可以作为防身的武器。但接下来发生的情况却让我的高跟鞋暂时派不上用场--

    “在公司不要叫我二哥。”那个助理对秦致册严肃地说道,然后又转向我,同样冷峻地问道:“你勾 引他了?”

    岂有此理?居然这样诬蔑人?我如遭雷轰,他们两兄弟果然是一伙的!

    “说!你有没有勾 引秦致册?”他捏紧我手臂,同时直呼我直属上司的名字,后者赶紧收起刚才的嘻皮笑脸,挺直腰杆,像个立正的士兵。

    “我没有!”我抬头瞪着这个智商严重缺失的男人,委屈得鼻子发酸,而他竟厚颜到毫不知耻地回瞪我,甚至嘴角漾起一抹残酷的微笑!

    “她说没有勾 引你,秦致册!”助理突然换上冷酷的表情,转向秦致册质问道,“这就是你的部门经常换人的原因?”

    “唉!不是,二哥……总经理,我……”秦致册羞赧得说不出话来。

    我清楚地听到他称呼抓着我的男人“总经理”,难道这个男人不是今早见到的助理?抑或是他身兼两职?我疑惑地看着这个总经理,这分明是助理秦致羽那张脸啊!秦致册说的没必要见的人就是他么?

    我努力回忆那个名字,他是叫……秦致……赫!没错,就是他,难道他和秦致羽是孪生兄弟?

    等我回过神来看他们时,他们都盯着我看,看了几十秒之久,他们的眼神像是充满疑惑,又像是很惊讶。

    气氛沉默得有点吓人,如果是白天就没什么好怕,但现在是晚上,t市所有的人都睡着了,就剩我和这两个男人在这栋森森的大楼里,我胆小地退缩了一步,但手臂还被擒在这个总经理手中,退了等于没退,反而还引起他的注意,他回头把我拉向他,说道:“你叫了我的全名。”

    我不知所云,看向秦致册,后者小心翼翼地说:“是我告诉她你的名字的。”

    “问题不是这个,我是说她直呼我的全名!”

    “我有吗?”难道我在不知不觉中把他的名字说出来了?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丢自己脸的事?再抬头看总经理时,他却朝我险地笑,接着冷冷的一句问话就从他那细长的嘴唇缝里挤出来:

    “你说你没有勾 引他,但你却在勾 引我!”

    天地良心!他扯的是什么话?我一直站在这里,每次说话不超过三个字,如果这样也能算是勾 引,那他们刚刚说那么多话岂不是“严重勾 引”?新御宅屋

    此时,办公室的钟又响了一下,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而我竟站在这里跟这两个男人讨论一些无谓的事,浪费我宝贵的睡眠时间?

    “我不屑勾 引任何人!不管你是总经理也好,总经理的助理也好,我现在要回家睡觉,你们谁也别拦我!”我火大地甩开他的手,径直走向电梯。

    “这么晚了,你认为路上有车吗?就算有,你敢坐吗?”秦致赫在后面对我喊道,一时间,他的声音在整座楼里回荡。

    他说得没错,没有哪个出租车司机会那么拼命,到凌晨一点还开车载人。但若走回去,起码要走一个小时,路上是否安全还是个问题!我想说“我杜梓萼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但——这句话在黑夜里不受用。

    “我送你一程吧!”秦致赫走到我旁边,后面的秦致册嚷道:“那我呢?”

    “你自己有车。”秦致赫回了他一句,然后也没问我同意不同意,就跟我一起进了电梯,在电梯门关上之前,他对电梯外的人说道:“以后不许让她加班到这么晚!”

    电梯门在秦致册那声有气无力的“是,总经理”之后关上了。

    四面都是镜子,看哪一面都能看到秦致赫那双眼,我低下头一看,地板也是镜子,而我穿着裙子!天啊!那岂不是看得到……我不敢多想,赶紧躲到墙角,合拢脚。一抬头,连天花板也是镜子!虽然我的上衣不是低的,但v字领也能看到里面的风光啊!我迅速把提包放在前抱紧,心里骂着:这是哪个色 情建筑师的杰作?

    秦致赫看到我如此这般的举动,侧过脸去,好像在笑,但过了几秒钟又回过头来对我说:“以后他让你加班,你都不要听他的,知道吗?”

    废话!我又不是白痴!教训一次就够了。从创作部跑出来时,我就已经想好以后遇到类似的加班情况要如何应付了。

    “我说的,你听清楚了吗?”秦致赫突然靠过来,嘴巴几乎要贴在我耳朵上了!如此近距离说话,差点把我耳膜震破!这哪里像个总经理啊?

    我抬头怒视着他,说道:“我自有分寸,不劳总经理费心。”

    “好自为之!”他突然冷下脸,随即又说道,“不过这口气似乎不太像要搭便车的人该有的……”

    “我一开始就没说要坐你的车。”我愤然回道,倾身向前,按了数字一,此时电梯已降到二楼了。

    “车在地下层,你按一做什么?”他问道。

    “当~”我模仿着电梯的声音,说道,“我到了,总经理自己小心驾驶。”别翻沟里去!我心里不怀好意地加了一句。

    这些有钱人,自以有车就了不起,我偏不让他有机会炫耀,我就是走也得走回去,当作健身,总比双腿蜷在车里,日久了还坐出个孕妇的肚子来强。这也是我一直都没有买车的原因。

    “回来!”秦致赫在后面喊着。

    “拜拜。”我加快脚步,恨不得快点跑出他的视线。

    不幸的是,高跟鞋竟在这个时候让我出糗了!只听到“嘎吱”一声,右腿就崴了一下,脚踝传来一声闷响,我甚至能感觉到骨头错位的声音,痛得我眼泪都流出来了。

    回头看电梯那边,门已经关上。

    我该庆幸没有被秦致赫看到我的洋相,还是担忧接下来怎么回家呢?

    望着深蓝色的天空,我悲痛交加,泪水忍不住滑落下来……

   下一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