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色 情房东俏房客

2018-12-27 12:52:29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去评论

    阅读全文

 一、引“羊”入室

    濬在在家当了两年阿宅以后,觉得自己的人生大概真的要废掉了。

    当初父母被调到海外去的时候,他还为自己获得人生的自由着实高兴了好一阵子,但很快他就发现,他从来就没有真正“不自由”过,父母在与不在,对他来说根本没有区别。每天过的生活就是睡到自然醒,随便弄些吃的,然后就打游戏,上上网,除非冰箱里空掉了,或者月底去收房租,否则绝对不会出门,要不是父母给力,遗传给了他一米八八的优良身高和不错的外貌,使他在出门买菜的几分钟里都有人来搭讪交换号码,否则他连个朋友都不会有,要是在家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估计直到变成骷髅都不会有人发现。

    偶尔他也想过去应聘找个工作什么的,但又觉得自己一无所长,大约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与其累得要死要活地挣钱,不如就在家呆着,没有社交,也就没有生活以外的更多开销,房租费足以支撑自己的基本生存,说到房租,又得感谢父母一次,留了套好租的房子。

    这样的日子过得越久,他就越无聊,但是一身骨头被养得就越懒,一点也不想动,直到长租楼下的房客突然要回老家,他的生活费突然断了,这才开始着急起来。

    濬在在各大中介放了房子的出租信息,每天都焦急地反复刷新出租网页,每看到浏览数加一,就期待着自己的电话响起。客观来讲,他家的房子是栋好房子,军政府时期刚结束的时候,濬在的爷爷买下了这块地,修了一栋两层小楼,一楼自己住,二楼给儿子儿媳——就是濬在的父母居住,三年后,濬在就出生在了这所房子里。在当时,房子的所在地还不算繁华,但随着城市的发展,这块地皮已经相当值钱,一个街区之隔的东面就是繁华的商业区,北边是知名学府,为了濬在上学方便,全家也一直居住在这里,以至于濬在从小到大的上学、休闲娱乐、购物,全都在以自己家为中心的方圆一公里以内。爷爷过世之后,一楼被重新装修用来出租,一直到现在。

    在房子空置了半个月之后,濬在终于按捺不住,从衣柜里翻出来大约三年都没有碰过的西装,打算去找工作面试了。这套西装是他大学毕业的时候父母专门为他定做的,既是为了庆祝他成人走出社会,也是为了他好有一身正式工作的好行头,但这身衣服就是从定制店取回来那一天试穿了一下,就再没见过天日。

    然而,上天好像要有意捉弄他,等他鼓起勇气把西装找出来,用熨斗熨平整,房门就被敲响了。新御宅屋

    “是谁?”

    “你好!我看到了网上的出租信息,想要来看看房子!”门外响起了年轻男子的声音,口音有些古怪,但语气欢快高昂,隔着房门好像也能想象出对方笑容灿烂的样子。

    濬在打开房门,外面明媚的阳光照进来,刺得他眯起了眼睛,门口站着一个与他身高相仿的青年,背上背着旅行背包,手里拖着箱子,风尘仆仆,好像走了很远很远的路而来,阳光剪裁出他身体的形状,消瘦修长,有点软弱的样子。

    还真是怪好看的。

    濬在这么想着,对自己的观察下了结论,完全忘了对方的来意,直到青年有些迷茫地迎上他的目光,试探性地问道:“请问……已经租了吗?”

    “哦!”濬在这才有些醒过神来,他给对方让开了路,又伸手去帮忙拉箱子,不拉不知道,一用力,才发现箱子里不知道装了多少东西,沉得不行,他不想丢脸,一咬牙一提气,单手把箱子拎进了房子,差点没绷住气,“快,快请进。”

    “你好,我叫寺田拓哉!”

    青年先按照日本人的礼节鞠了躬,然后伸出右手要握手,濬在看着他伸过来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整齐干净,着实把他的每一根手指都看了一遍,这才姗姗伸出手去握住,等他握住了,又才发现拓哉的手握起来柔软中又透着几分硬劲,只能轻轻地摸,不能用力去捏。如果是跟女孩子握手,这么长时间不放手,就有些轻佻下流了,但好在对方是同性,就少了许多防备和顾虑,对方任由他握着,一脸纯真的笑,完全不知道濬在心里打的主意。

    “我叫濬在,我带你看看房子。”

    他没有说疑问句。

    他当然不会给对方回答“好”与“不好”的机会,既然决定了要留下对方,当然是要不择手段一些,话术也好,演戏也好,哪怕少收些房租,自己再出打工攒生活费都可以,也一定要把拓哉留下来。

    像个废柴一样宅在家里的濬在,也是个有原则的人,那就是——好看即是正义。

    拓哉,则完全是个天真的青年,在房子里东看看,西瞧瞧,对房子里的各项设施赞不绝口,看到没见过的摆设,又好奇地问来问去,他走到了卧房门口,正要开门,濬在一个箭步冲上去堵在了门前,“这里不能开!”

    “刚才濬在不是说这里是卧室吗?怎么又不能开了呢?”

    “这里……确实是卧室,但是还没有整理过,乱糟糟没什么好看的,等我重新买了床垫,给你收拾过了你再看。”

    拓哉撅了撅嘴,“那我睡在哪里呢?”

    “睡楼上就好了!”

    “这样啊,那好吧!”连看都没有上楼看,拓哉粲然一笑,立即就从包里掏出信封,双手奉上,濬在接过,摸着厚厚的钱,心里着实又喜欢了这个房客几分。

    然而这样欢喜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很久,晚上拓哉洗了澡,进到二楼的卧房,这才知道原来整个二楼只有濬在的一张床,他一脸歉疚,对濬在道:“完全不知道你是要把自己的床给我睡!实在是太对不起了!给你添麻烦了!我睡沙发,沙发就好了!”

    “沙发对你来说太短了吧!”濬在着急了。

    “那我……睡地板!我睡地板就好了!”

    “不不不,你是客人,怎么能睡地板呢!”

    “不不不,正是因为我是客人,就更不能麻烦主人呀!”

    濬在的大脑飞速运转,搜罗出一切可以用的客套话来劝拓哉上床,“话不能这样说,你是房客,我是房东,我所要做的,自然是给你宾至如归的感受,非要睡地板,那也是我来睡,你睡床才对。”新御宅屋

    “那好吧。”

    等等。

    你怎么就答应了呢?

    我让你答应了吗?

    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客气?

    濬在脑中万马奔腾,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在床边的地板上铺上垫子和枕头,他躺在地上,看着床上拓哉的后背,深深叹了口气。

    “濬在在地板上睡不着吗?”拓哉翻过身,整个人都睡到了床沿上,伸出半个脑袋看着濬在。

    是啊是啊!快邀请我上床!

    濬在自然不敢说真心话,他笑笑,回答:“没有的事。”

    “倒是我,有些睡不着,可以跟你说说话吗?”

    “好啊。”

    “濬在是哪年生人呢?”

    “90年。”

    “呜哇,居然比我大两岁呢,我岂不是要叫濬在oppa?”

    “这个……其实……”濬在本想解释“oppa”是女用词汇,但他摸了摸黑暗中有些发热的脸,又觉得这声“oppa”很是让人受用,实在无法开口去纠正。

    但拓哉却自说自话起来,“据说朋友的话,叫名字就可以了,我直接叫濬在的名字好吗?”

    “呃……好。”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往下聊,各自介绍了一下情况。拓哉跟濬在还真是很不一样的人,拓哉是背包旅行者,游历世界各国,如今他来到韩国,已经是最后一站,他一路上,收集了无数有趣的纪念物,有埃及的沙子,芬兰的石头,喜马拉雅的雪水,哥伦比亚的树叶……

    “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送你一些朝鲜族dna。”

    濬在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有八分入睡,说完他立马弹坐起来,为自己的失言而后悔不已,生怕吓到了拓哉。可等他转头去看,拓哉早就不知道几时睡着了,半个身子都垂在床下面,面朝自己,一脸安详,濬在怕他滚下床,小心翼翼去帮他翻身,却不想拓哉一扭身,顺势把濬在的手臂抱在了怀里。

    “唔……”新御宅屋

    也不知他梦到了什么,面露微笑,嘴里不清不楚地哼哼着,濬在看着他,觉得胯下有些发热,不得不深吸了口气,侧过身不去看他,却又怕惊醒拓哉,不敢贸然抽手,濬在用背倚在床沿上,想就这样勉强打个盹,但拓哉鼻腔里呼出的热气,打在他的肩头,却引得他心头发痒,愈发精神,哪里还有半分睡意。

    濬在心想,真是做了孽,引了这样一只小绵羊入室,不吃了他,还对得起天地良心?

    二、抓住男人的胃

    经历了一个不眠之夜,濬在反省万事不宜操之过急,于是装模作样还真给拓哉买了个新床垫,棕榈床垫沉重得很,两个大小伙子一起搬也累得汗流浃背,才从大门搬到客厅,濬在的衣服就已经完全湿透了。

    “我只交了一点点房租,濬在就给我买了这么好的床垫,还辛苦帮我搬,我真的是遇上大好人了呢!”拓哉在喘口气的当儿,连声感激。

    濬在挥挥手,示意不用太过客气,抬起头一看,拓哉的白色衬衫也湿了个通透,肉体的形状被汗湿的衣服勾勒得清清楚楚,两粒红红的石榴立在胸前,好像在对濬在说“来吃我呀,来吃我呀!”

    “还有力气吗?”濬在扭开头,赶紧转移注意力。

    “有!怎么会没有!倒是濬在,不会搬不动了吧?”

    啧。

    居然挑战起男人的自尊心来了?

    濬在虽然是个不热衷于社交的阿宅,但并不意味着他对什么都无所谓,实际上,过着这样的日子,恰恰正是因为他是个潜在的完美主义者,做不好的事情,他宁愿不做,如果一旦决定要做,就要有完全的把握把事情做到极致。

    男人的自尊心这种事情,可不是小事。

    “那么现在我们一鼓作气把床垫搬进去放好,中途谁手松了,就要惩罚。”

    “惩罚?什么样的?”

    “赢家说了算,让对方做什么都行。”

    “好啊!”拓哉想也不想,立即就答应了。

    濬在看着拓哉纤长的胳膊,暗自窃笑,口中数着“一、二、三!”两人一齐把床垫又抬了起来,咬紧牙关往卧室走去。

    大滴的汗珠很快从拓哉额角滴下,落到他的锁骨沟里,又顺着他的锁骨滑出来,浸到他湿得已经不能再湿的衣服里去,濬在按捺不住悸动的心,暗自祈祷拓哉体力不支赶紧松手。

    但令他想不到的是,看似软弱的拓哉,却也对“男人自尊”这种事情十分看重,一下子

    下一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