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我给总裁生了个娃

2018-12-26 14:27:11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去评论

    阅读全文

余宝元掏心掏肺了五年,依旧落得个被老攻撵走的下场。

    就此被打倒?不存在的。

    就算被医生告知怀孕,就算被自家老攻甩了,就算老攻接了别的小s_ao货回家,就算整个人生乌七八糟一塌糊涂……

    元宝哥哥依旧执着地认为,骨头硬,够倔强,够s_ao浪的自己就是天选之子。

    自我感觉良好吗?

    不,他自我感觉优!

    于是,当自家老攻可怜巴巴,后悔得抓心挠肝,“媳妇儿,你原谅我好不好?老公以后都会疼你疼到心坎儿里!”

    元宝哥哥不为所动,甚至悠哉得想要喝茶lū 猫,

    “天凉了,有些男人,也该调教调教了。”

    第1章 我,男人,怀孕

    “余先生,你怀孕了。”

    面容冷峻的医生推了推金边眼镜,如是说道。

    余宝元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医生,我,性别男。”

    “那好吧,”医生一脸无奈,“性别为男的余先生,你怀孕了。”

    余宝元眨巴了两下眼睛,“医生,您是在逗我玩儿?”

    医生注视了余宝元良久,叹了口气,啪啪按着鼠标调出来一份图像,“这是你的腔内图像,这团小小的yin影就是还未成型的胎儿。”

    余宝元愣了一下,手指在图像上轻轻滑过,一脸认真,“我觉得这是一个瘤子。”

    “不,这是一个孩子。”

    余宝元摇了摇头,“我觉得您搞错了,这肯定是个瘤子。”

    医生怒得咬牙,“我拿我下面的玩意儿一辈子都硬不起来发誓,这是个孩子。”

    “不可能,”余宝元一脸严肃,“这团r_ou_包子馅一样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孩子?”

    “您当年在母亲子宫的初期阶段,也是这样一团包子馅,”医生声音沉稳,一点儿也不慌张,“我知道您不相信。不过您可以看这份报告,这是世界各地出现的男子生育的先例。”

    说着,医生又取出来一份纸质报告,推到了余宝元面前。

    余宝元一脸郑重地翻了几页,目瞪口呆。

    世界上有五十多个国家出现了男子生育的先例。美国圣地亚哥甚至爆出男子剖腹产生出五胞胎的旷世奇闻!那旁边附带着一张夫夫在医院和保温箱里的五胞胎的合照,里头还有几个记录人员,他们正在为这对夫夫颁发吉尼斯世界纪录——全世界最能生的男人!

    余宝元吃惊得能生吞一枚ji蛋。

    这年头,母猪能上树,公猪能产崽?

    绝了!

    他声音微微地颤抖了起来,“我肚子里……真有个孩子?”

    “是的,您可以回家好好消化一下这个消息。”

    他脸色骤然变得苍白,“能……能打胎么?”

    “很遗憾,”医生将鼻梁上的眼镜扶正,“目前男子流产技术并不成熟,因此国内并没有手术先例,我不敢贸然给您动手术。”

    医生还说了许多劝慰的话,可是余宝元耳朵仿佛失了听觉似的,半点听不进去。他拿着荒唐的诊断单,迷迷糊糊地走到了医院门口。

    外头车水马龙,热闹一片。午后的太阳仍有些毒烈,晒得人腿脚发汗,心里发慌。

    他悄悄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腹部,尔后把诊断书揉成团,扔到了垃圾桶里。

    在路边像个傻子似的站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回过魂儿来,伸手打了个车回家。

    不过想来,那个地方也称不上是家。

    因为他马上要从那个地方被赶出来了。

    ……

    到了别墅门口下了车,他慢悠悠地走到了别墅里头。刚一进门,就看到顾锋背着手站在大落地窗前,手上夹着一根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回来了?”依旧冷漠的声音。

    余宝元在沙发上坐下,“嗯。”

    顾锋沉默了良久,“什么时候搬出去?”

    余宝元心微微一颤,莫名的情绪哽住了喉头,说不出话来。

    顾锋把烟掐灭,“立宁明天回国,会住在这儿。我不希望因为你的存在让他感到委屈,明白吗?”

    明白你妈个球。

    余宝元喘了口气,在沙发上把自己摊成一个大字型,仿佛这样便能舒展心怀。沉默了良久,他方才哼笑道:“顾锋,顾大总裁,你不缺钱吧?再给你的宝贝疙瘩买一幢别墅也不难吧?”

    顾锋冷冷的眼光在他身上扫过,“我可以给你买,只要你搬出去。”

    余宝元手掌撑着头,没吱声。

    敢情陈立宁就是宝贝了,他余宝元就是可以c,ao完扔的甩卖货了?

    他半躺在沙发上,眼神中划过一丝自嘲。

    他这人,有的时候,就是太能自作多情,太能给自己加戏了。

    顾锋不那么冷漠地看他一眼,他就恨不得在床上舒展九九八十一式让他爽个够;顾锋带他去国外旅个游,他就以为爱情来敲门了,天天换着花样拍照秀恩爱发朋友圈,一个月气跑了八个微商;顾锋顺手给他送个小礼物,他恨不得供在神龛前,天天朝圣。

    傻透了。

    余宝元吸了吸鼻子,面上平静,手指却在沙发垫子上不停地敲打。

    他又想到了那天。那天是大年三十,说好一起吃年夜饭,可是顾锋一个电话都没打给他。而他手贱打开了陈立宁的微博,看到了陈立宁刚更新的照片。照片里,微雪的背景下,陈立宁和顾锋在洛杉矶相拥,说不尽的浪漫甜蜜。看着照片的余宝元,笑了一下,自己吃完了准备了一整天的年夜饭。

    或许,他视若珍宝的和顾锋在一起的五年,对顾锋而言,什么也不是。

    他甚至连替身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个俊俏的充气的娃娃,可笑又可悲。

    顾锋声音更加冷漠,“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余宝元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微微shi润的眼睛,“你要分手是吧?行。”

    顾锋狐疑的目光投了过来,似乎没想到他这次这么爽快。

    “再陪我一个晚上,”余宝元眼光略有些闪躲,“就假装咱们永远不分开的样子,陪小爷我打个分手炮。”

    顾锋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目光深不可测。

    余宝元压住了心头的酸意,笑着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反正以后你就是别人的男朋友了。趁最后的机会,老子物尽其用,不可以吗?!”

    顾锋把他当充气的娃娃,那他也任性地把顾锋当做大号振动木奉用一回。

    大家扯平,多好。

    第2章 炮火声声催人泪

    顾锋答应了他的请求。

    余宝元像往常一样去到厨房给他们俩鼓捣晚饭。

    灯光暖黄,锅里老ji汤咕噜咕噜翻腾,香气丝丝飘了出来,仿佛是一个真正的家。这个场景,比冬天抱着暖宝宝更让人温暖,比袜子扎进秋裤里更让人安心。

    如果没有外头打电话的声音就更好了。

    顾锋虽然压低了声音,可余宝元还是能听到他磁性好听的嗓音,带着前所未有的温柔宠溺,对着电话那头的陈立宁说话:“好,我明天就把他撵走,明天就来接你回家……乖,晚上多盖点被子,不许着凉了……好好好,天底下我最宝贝的就是你,行了吧……”

    余宝元用眼白仰望了一下天空。

    真他妈浪漫得令人作呕!

    他盛上了ji汤,再做了几个家常菜,一顿饭吃得没滋没味的。

    刚收拾完碗筷,顾锋的气息在身后缓缓接近,结实的手臂轻轻抱住了他,“小元宝,你辛苦了。”

    呵。

    这个臭猪蹄男人入戏还挺快的。

    顾锋没理他这些小心思,低下头咬了咬余宝元红彤彤的小耳朵,“来吧,老公奖励你。”

    说着,他一把将余宝元打横抱起,踢开门进了卧室。

    直入主题,很好,他喜欢。

    余宝元迷迷糊糊的,看到顾锋高大的身影站在面前。顾锋扯松了自己的领带,一颗一颗解开了黑色衬衫的扣子,露出里面ji,ng壮结实的身子来。那胸肌,那腹肌,那人鱼线,那大长腿……

    余宝元猛地想起自己曾跟顾锋说的一句话。他说:“我那时候就见了你一面,从此春梦的男主角全是你。”

    如今想来,有点羞耻,有点心酸。

    他压下心中这些杂乱的想法,主动伸手直接扯住了顾锋还未解开的黑领带。一个狠劲儿,把他拉倒自己的面前。

    余宝元感受着顾锋火热的躯体,抱住了他的脖子,直接咬了上去。

    杀他妈的爱情不爱情的,爱他妈了个批啊,通通滚蛋吧,不奢求了。

    爽就完事儿了。新御宅屋

    顾锋与他唇舌缠绵了一番,用热气吹着余宝元红得要滴血的小耳朵,“今天把你弄哭,好不好?”

    余宝元嗤笑,双眸尽是赤裸裸的挑衅,“光打雷不下雨算什么,男人要靠实力说话!来啊,上啊!”

    身上那人顿时如同被激怒的豹子,眼眸中染上恶狠狠的占有欲,吻得更深,更狠。

    余宝元身上的衣服被凶猛的男人嗤啦一声撕成两半,白皙ji,ng瘦却结实的身体让顾锋的眼睛幽暗了两分。

    顾锋这个猛豹一样的男人,腰肢健壮,体力极佳。余宝元狠狠捏着床单,只觉得转瞬飞升到天堂,转瞬痛苦入地狱。

    “小元宝,你真够s_ao。”

    余宝元脸憋得通红,青筋暴起,“老子天生就是个尤物,要你提醒?”

    一时间,房间内欲望横流,弥漫着腥膻的气息。

    酣战结束后,顾锋少见地抱着余宝元给他洗干净了。芳香的洗发露擦在他头上的时候,余宝元只是闭上了眼睛享受顾锋的按摩。

    顾锋这么温柔宠爱地对待他,真是少见。

    他得趁这个机会好好使唤他一回。

    毕竟明天,顾大总裁就要宠爱别人去了。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顾锋像是依旧沉浸在戏里似的,一点一点靠近余宝元的脸,近得余宝元都能感受到他身体火热的温度。

    顾锋在他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晚安,”说着,给两人盖上了被子,“躺到我怀里睡吧。”

    余宝元被他抱在怀里,一瞬间从脚尖暖到了头顶。

    夜渐渐深了,透过略薄的窗帘,能看到外面清冷透骨的苍白月色。墙上的名贵的大钟表,滴答滴答,不知疲倦地走动着。

    顾锋已经熟睡了,他还是睡不着。

    余宝元偷偷张开眼睛,打量着近在咫尺的顾锋的脸。

    真他妈帅啊。

    眉毛浓黑有型,睫毛细长,鼻梁高挺,脸颊线条分明,英俊健朗,恍若天神。再配上极品身材,亿万身家……顾锋只要认真地看他一眼,他立刻就会ji,ng虫上脑,饱受欲火焚身之苦。

    他大着胆子,偷偷凑上前,在顾锋的薄唇上吧嗒啄了一下。

    尔后,伸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宝宝,你看清楚,他就是你的爹地……”

    “虽然他很渣,可我还是傻缺一样沦陷了……”

    “你的爹地以后就要有个跟别人的家了,爸爸也不要他了。爸爸一个人养你,好不好?”

    “今晚是咱们一家三口躺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晚上。明天起床了,你记得偷偷跟爹地说声再见哟……”

    余宝元喃喃自语,睁着眼睛,心绪飘飞。

    这是和顾锋躺在一起的最后一夜了。

    现在,距离日出,还有六小时三十七分钟。

    六小时三十七分钟后,五年时光就要飘散如烟,画上句点。从此以后,各自离散。他会以单身的身份继续苟活,顾锋也终于能够解脱,如愿和陈立宁甜蜜相拥,就像一对真心相爱的情侣一样。

    再不甘心,也得甘心了。

    整场故事里,顾锋和陈立宁才是主角。陈立宁回到了顾锋的身边,主角们的甜宠故事要继续了。

    而他这个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小丑似的费劲阻挠两个王子在一起,依旧灰溜溜地失败了。他得到的只是观众的唾骂和嘲笑,嘲笑他不自量力,异想天开。

    事到如今,他也该谢幕了。

    第3章 曾有人爱我至此

    余宝元迷迷糊糊睡去,一睁眼,天光大亮。

    一转头,顾锋的位子已经空了。

    这对狗男男终于等到团圆的日子了,一个赛一个的猴急呢。

    余宝元心中尖酸刻薄地嘲讽。

    他平静地刷牙洗脸,顺便洗了个头,对着镜子把发型吹得格外s_ao气。

    余宝元看着明亮的镜子,放松一笑。虽然他在感情上跌了跟头,但是镜子中的自己,挺拔英俊,风采依旧。

    帅得想把自己给糟蹋喽。

    拾掇完自个儿,从柜子里拿出了尘封的行李箱。轻轻哼着歌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放进去,把自己其他的东西也规规整整地码在箱子里。

    在这个大别墅生活了五年,不过是个过客。

    原来他的存在感,只占了这么个小箱子。

    “喵——”

    软绵绵的猫叫声响了起来。余宝元养的小橘猫芋头,迈着轻盈有节奏的小猫步,一溜烟跑到了余宝元面前蹲坐了下来,顶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和俩毛茸茸的耳朵,一脸纯真。

    他伸手摸了摸芋头毛茸茸的小脑袋,芋头舒服得眯起了眼睛。

    芋头是他两年前路上捡的。当时这只流浪的小猫躲在长椅下,因为暴风雨而瑟瑟发抖。他心下一动,就把小猫咪带回了顾宅。

    顾锋最讨厌动物,因为这个,两人争执了许多次。可是余宝元不知道哪儿来的冲动,执意收养了这只猫。

    这只猫自己也算争气。两年前,一副可怜巴巴等你宠爱的小模样,而如今,连走路都像出巡,俯视江山,傲慢非凡,十足的猫界小猛虎,四脚小皇帝。

    现在自己要离开这儿了,得把芋头也带走。

    他在自己身上戴上一个小布兜,把芋头塞到了兜里,挂到胸前。

    “芋头,现在就咱们仨相依为命了哟。”他眼含笑意,和芋头的小毛爪子握了握。

    收拾完东西,站在透亮的落地窗前。这别墅地势偏高,透过落地窗,能看到城市鳞次栉比的高楼和往来的车流。

    他心念一动,掏出一支记号笔,在大落地窗上用标准的行楷写了漂亮的五个大字——顾锋是王八!

    啊,爽!

    走出顾宅,天空广阔碧蓝,秋风乍起,卷起一地枯黄。

    自由的日子终于来到,从今往后,天高任他飞,海阔凭他跃!

    提拉着行李走出这个高档别墅群,余宝元觉得肚子空荡荡的,摸了摸钱包,瘪的。

    唉。

    说起来也是他太傻缺。

    五年来,白天给顾锋当最得力的助理,忙得四仰八叉;晚上给顾锋当最得劲的伴侣,和他在床上玩捕捉爱的小游戏。工资倒是极其丰厚,可惜都被他用来砸在顾锋身上了。

    为了把顾锋伺候舒服了,他买昂贵到死的领带,买世界顶级的香氛,买价格顶天的生活用品。那点工资全用来剁手,就算是千手观音也得被剁秃噜了。

    到头来还是被赶出门,给小三腾位子。

    真c,ao蛋,早知道多给芋头买几个猫玩具也比花在顾锋身上好。

    他在便利店买了份泡面,泡熟了在路边长椅上坐下,径自拿着叉子呼噜呼噜吃了起来。

    长椅的另一端坐着一个穿着校服,背着小书包的小胖墩儿。这小胖墩用小眼睛悄悄看了余宝元一眼,目光凝在余宝元胸前挂着的猫咪芋头身上。

    他悄悄靠了过来,懦懦的:“哥哥,我能摸摸你的猫吗?”

    芋头眨巴了一下乌溜溜的眼睛,喵了一声。

    余宝元敲了敲它的脑袋,“别这么小气,给他摸一摸嘛。”

    小胖墩用胖乎乎的手指轻轻搔了搔芋头的毛脑袋,“我要是有猫就好了。可惜我妈妈怎么也不让我养。”

    “小朋友,你考个好成绩,说不定你妈妈就让你养了。”

    小胖墩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唉,这一招对那个顽固不化的中年女人,是没有用的。”

    “刘晓乐!你大嘴巴又叭叭叭讲啥呢!”一个响亮的女声在前边响起。

    余宝元抬头一看,只见一位中年女性,像个圆规似的叉腰站着。穿着朴素,面容略憔悴,却看得出来是个又ji,ng明又c,ao心的家庭妇女。

    小胖墩吓得浑身一哆嗦,“妈!”

    这女人像揪小ji仔似的抓起了刘晓乐,“走,回家!”

    刘晓乐满脸委屈,脸颊红扑扑的,“我不回家,我想养猫!”

    女人看着自己气鼓鼓的儿子,叹了口气,“不养猫好不好?跟妈回家,妈给你准备了比猫更好的礼物。猜猜是啥?”

    “是啥?”

    女人笑得皱纹都深了,“妈给你准备了全套的《孟建平考卷ji,ng选》。”

    刘晓乐闹得更凶了,“我不要!我不走!”

    女人怒了,长期的家务忙碌让她脾气比从前更暴躁了些。她揪着皮球似的刘晓乐就走,“要妈发火你才听话?给我滚回去,再在外头叭叭叭瞎说,大嘴巴子管够!”

    说着,拎着刘晓乐就走。走之前,这女人还不忘记转头对着余宝元报以歉意的微笑。

    余宝元笑着摇了摇头。

    这个女人,让他瞬间想到了自己的妈妈。

    他父母很早便分开了,单剩下一个母亲和他相依为命。六年前,他陪着妈妈进医院检查,是肺癌。家境困窘,妈妈执意放弃治疗,当天下午就出院了。

    入院检查的时候妈妈是紧张又极力地微笑,出院的时候她也没有哭。

    后来没多久,她就从一个完整的人,变成了小小一罐骨灰。

    等到她走后,余宝元在她枕头底下发现一本手写的厚本子。里面写满了各种对余宝元的叮嘱,吃穿住行,细致入微。

    本子的最后一页,洒满了泪渍,上头写着一行字——儿子,下个月的18号就是你的生日了,你一定要记住!妈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天,如果妈走了,没人知道你的生日了,你一个人也要努力活下去,好吗?

    余宝元想,这世上再没有这样一心一意对他好,永远为他亮着灯的人了。

    心里骤然泛酸,他将嘴里的泡面咽下,把泡面桶丢到垃圾桶里,嘟囔道:“狗屁泡面,辣死了……”

    说着,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往马路对面走去。

    偏偏就在这时,几个学生骑着自行车,戴着耳机边骑边说笑,目光散漫,丝毫没看前边。余宝元低着头,听到车铃铛在响,刚一抬头,砰地一声被狠狠撞在了地上。

    他闷哼一声,只觉得痛意肆虐,有血从额头汩汩而下。新御宅屋

    第4章 人衰起来是真衰

    “对不起对不起!”学生们面色苍白地爬了起来,急急忙忙扶起了余宝元。

    “您没事儿吧?”有男孩子递过来纸巾。

    余宝元头被撞得生疼,一瞬间只觉得浑身抽痛起来,冷汗顿时冒了出来。他龇牙咧嘴的,看着倒是特别唬人。

    芋头在他胸前的兜里开始慌乱地喵喵叫起来,两只毛爪子四处乱抓。

    “余少,余少!”后头忽然有个声音响了起来,“您没事儿吧?我可算追上您了。”

    费尽力气抬眼一看。眼前的人,是顾宅的管家,姓何。

    “何叔,我没事儿。”余宝元觉得痛觉慢慢缓了一些,强撑着说道。

    何管家皱起了眉头,“怎么会没事儿?都流血了。来,跟何叔回趟顾宅吧。家里有家庭医生,您得让他瞧瞧状况。”说着,把他抱到了车子后座上。

    余宝元面色发白,可仍是强撑着,“我真没事儿。何叔,让我下去,我还得找房子去呢。”

    何管家扭头看了看他,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我知道您和少爷分手了,少爷今天就是去接那个人回家。可是……唉,您毕竟在顾宅住了五年,若是要我看着你不管,我还真做不到。”

    说着,他启动车子,转头往顾宅而去。

    回了顾宅,顾锋还没回来。家庭医生给他处理了几个明显的伤口,简单包扎了一番。

    他坐在沙发上休整了一小会儿,忽然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一抬头,是顾锋回来了。

    哟,还公主抱着他的宝贝疙瘩,陈立宁。

    余宝元下意识地瞥了一眼陈立宁。

    中等身高,皮肤白皙,一双桃花眼闪着光,唇红齿白,挺像个人的。

    顾锋一见到他,英挺的眉毛就紧紧皱了起来,“你怎么还没走?”

    何管家急忙接口道,“少爷,余少在路上出了点小车祸,我带他回来处理伤口。”

    顾锋冷冷地嗯了一声,把陈立宁轻轻地放在了另一个沙发上,“刚好,立宁刚才下车不小心扭了一下,叫医生来看看。”

    家庭医生还没走,提着东西又走到了陈立宁身边,脱了他的鞋,看了看伤处就笑道,“没什么大事,擦点红花油就行。”

    顾锋应了一声,“把红花油给我吧。”说着,把陈立宁的脚放在自己膝盖上,拿着棉签蘸了蘸红花油,仔仔细细地一边擦,一边问:“还痛不痛?”

    陈立宁满脸红霞,摇了摇头。

    “你说你,也不知道小心点,明明身体就虚弱,还硬要逞强。”顾锋一贯冷漠,此时竟然也带了几分温柔和无奈。

    余宝元翻了个白眼,把头扭了过去。

    还好顾锋从来不关心他,要不他得被矫情死。

    “喵——”

    芋头软软地叫了一声,大大的眼睛盯着顾锋和陈立宁,居然闪过一丝鄙夷。

    顾锋给陈立宁擦完了药,终于把注意力放在余宝元的身上,“何叔,等会儿给他找个酒店。”

    何管家支支吾吾,“可是……余少他刚刚受了伤,还是……”

    “我和他没关系了,”顾锋眼神暗了暗,“何况立宁也回来了。何叔,你应该多关心立宁才对。”

    陈立宁大度地笑道,“顾锋,我没事。这个家让他住着吧,受了伤还是别乱走动的好。我没有那么小气。况且,他照顾了你那么久,有些事儿我也想向他讨教一下。”

    顾锋没说话,只是捏了捏他的鼻子。

    余宝元捂住了自己的胃。

    这俩人怎么这么能腻歪?

    他恶心得快吐了。

    芋头在他怀里又喵了一声,然而只有余宝元知道,芋头是在说:矫情的两脚兽天天酸了吧唧地搞他妈的基不知道羞耻狗 ri的谁给他们的狗胆光天化日白日宣 y傻啦吧唧矫情的一批八百里开外都能闻到一股狗s_ao味早点滚蛋吧别再来为祸人间变成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ji掰丧门星!

    他在芋头毛茸茸的耳朵上亲了一下,“不许骂脏话。”

    芋头喵了一声,算是勉强答应了。

    顾锋看了看头上包着白纱布的余宝元,“那你就先住着。”说着,往大阳台走去,一转眼便看到大落地窗上“顾锋是王八”五个遒劲有力的大字,脸色就是一冷。所幸修养还在,他没发作。

    良久,他转过身,冷厉的目光直s,he余宝元,“你今天没来上班。”

    上班?

    上他妈的班啊!陈立宁都上位了!

    他不想给顾锋上班,倒是挺想给他上坟的。

    余宝元唇角微勾,笑意不达眼底,露出一个标准的余氏假笑,“咱们现在这幅样子,我再当你的助理,合适吗?”

    “公是公,私是私,”顾锋冷冷道,“你签了五年的工作合同,还剩半年。现在违约,你确定你付得起违约金?”

    第5章 商界铁血女战士

    “违约金?”余宝元眼睛眯了起来。

    顾锋不会做得这么绝吧?

    那边顾锋却笑了起来,只是眼底依旧冰冷着,“回去看看合同,好好数数后面几个零。”

    余宝元紧紧地抿着嘴,心里有千万句妈卖批亟待喷涌而出。

    陈立宁悄悄地拉了顾锋的袖子一下,“顾锋,别这样。他也是可怜人,别做得这么绝。”

    “他可怜?”顾锋眸中闪过一丝嘲弄,“他有什么可怜的。这五年里是他死缠烂打,又不是我逼他的。”

    余宝元原本不觉得自己可怜,可是被顾锋这么一说,他忽然就开始同情自己。

    老妈子一样追他五年,伺候他五年,跟他搞了五年,还偷偷怀了他的娃,只得到了他这样一句冷漠的评价。

    五年,石头都该焐热了。

    余宝元深深吸了一口气,“行了,顾总,不劳您c,ao心。明天我中午上班。”

    顾锋抱起了陈立宁,点了点头。尔后又微微转过头来,“你不必叫我顾总,直接叫名字。”

    不知怎么的,这人突然叫得这么生疏,让他有些不习惯。新御宅屋

    “你也可以在这儿继续住半年,何叔会把楼上客房收拾出来给你。”

    “不必了,我找到房子自己搬走。天天看你们两个鸳鸯交颈,多恶心呀。”

    顾锋脸色一青,“你自己看着办。”

    ……

    第二天,余宝元看似ji,ng神抖擞地上班去了。

    主要原因是昨天晚上瞄了一眼合同规定的违约金额。

    他惊了,转而又释然,甚至动手在后面添了五个零。

    反正一样还不起,没差。

    说了五年就五年,四年半都熬过来了,剩下半年还搞不定么?

    他提着自己的东西,走到顶楼助理室。其他几个助理都已经忙了快一个早上了,事儿太多,她们只是微微点了个头示意,便埋下头干自己的事。

    余宝元刚打开电脑,安娜水蛇似的扭着腰肢过来了。

    “小元宝,前几天怎么请假了?生病了?”

    余宝元打开杯子,在热水里加了一把枸杞,“一点小毛病,现在没事了。”

    安娜也是顾锋的助理,主要负责财务事项。一直以来,工作表现极为出色,在商界人称铁血女战士。

    她今天穿着一身新的深色正装,浑身曲线更加妙曼勾人,比平时更加抢眼。

    余宝元喝了一口枸杞茶,“这几天没什么棘手的事儿吧?”

    安娜摇了摇头,无聊地翻起了余宝元桌上的书,秀眉忽然微微皱了起来,“你看的什么书?……《天天好孕》、《宝妈养成手册》,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余宝元脸一红,急急忙忙把书抢回来藏好,“没事。”

    安娜脸上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悄悄把头靠近了一两分,“该不会是……你和顾总?嗯?”

    安娜一直是知道余宝元和顾锋的事儿的。

    这都怪余宝元,是他太浪。有一回看见正装皮鞋一脸正经禁欲的顾锋,忽然性致高涨,意欲大战三百回合,顾锋被他挑逗得起火了,直接以地为床以天为被,以办公室为战场,炮火声声,狠狠滋润了余宝元这座肥沃的大旱田!

    然后就被安娜看出端倪了。新御宅屋

    安娜眼睛太尖了。虽然是个芳龄二八的老处女,但是从小学三年级开始经常阅读限制级耽美漫画同人本子,家存 y书千百卷,腹藏浪语万千条,经过多年腐文化的积累,也算是博览群书,学富五车。

    当看到走出总裁办公室的余宝元满脸潮红,脖子上还有吻痕的样子,安娜就笑了。

    笑得开心而放荡。

    余宝元狠狠地瞪了安娜一眼,“没这回事,别瞎猜。”

    “你就告诉我,是不是?美国圣地亚哥都有男人生五胞胎了,又不是你第一个,害羞个什么劲儿嘛。”

    余宝元清了清嗓子,“没那回事。包女士,你问的太多了。”

    安娜一听到包女士三个字,不可遏制地想要尖叫抗议。

    就像理发店的tony老师,其实本名叫刘狗娃一样,一直以来以时尚潮流和ji,ng英范为标杆的都市美女安娜女士,本名叫包菊花。

    安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别人叫她的本名。

    这三个字,就是她终生的梦魇。

    安娜被余宝元这么威胁,一脸不忿地回了自己座位。

    好不容易糊弄过去了安娜,余宝元正要长舒一口气,桌子上的内线电话不安分地响了起来。新御宅屋

    他皱起了眉头。

    这个电话,是从总裁办公室打过来的。

    他深吸一口气,接了起来,“顾总。”

    顾锋微怒的声音在那边响起,“余宝元,现在几点了?”

    “十一点半。”

    顾锋顿了顿,“你自己想想,你忘了做什么!”

   下一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