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宝贝大猛男

2018-12-25 17:30:40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去评论

    阅读全文

作者:黑洁明

    楔子

    盛夏,上午六点。

    装水的玻璃杯在厨房的流理台上,反射着阳光。

    磨石子的地板上,光滑干净无比,女人蹲跪在门边,拿着破旧的衣服,沾着一罐快见底的亮光蜡,奋力替地板打蜡。

    她前方的地板,一片光滑,上了蜡的地板,像崭新的一般,在阳光下发亮。

    事实上,不只二楼这一层,这整栋五层楼的老公寓,每一层地板,都找不到丁点灰尘,连楼梯间也全被她彻彻底底的刷洗清洁,并上了蜡。

    汗水从她雪白的颈项滑落,浸湿了她t恤的圆领,她知道自己很臭,在经过这几天的大扫除之后,她身上的汗早已干了又湿,湿了又干。

    她觉得自己身上的衣服像梅干菜在盐水里腌渍浸泡了一整年,她应该要停下来,但她不太想去思考,她继续奋力用不要的旧衣服替地板打蜡。

    然后,她发现自己来到了门边,连最后一小块粗糙混浊的灰色,都被她完全消灭,擦得闪闪发亮。

    她抬起头,检查自己的工作进度。

    客厅里整齐闪亮如新,当然,这只是形容词,如新,不是真的是新的。

    这是一间老公寓,很老很老的公寓,老实说她怀疑这栋建筑的年龄已超过五十,但公寓墙上和地上的坑坑巴巴,都已被负责装潢的恬恬请人拿补土抚平重新上漆,多数坏掉的家具也都已换新。

    这在几年前,是她不敢妄想的美梦,她的老板小气又爱钱,但这几年,公司里女权高涨,几位姐妹说服了老板重新装潢,那几乎就像奇迹。

    因为重新装潢过,加上她奋力的打扫,这栋老公寓现在看起来就像新的。

    不过说真的,这几天,能做的她都做了,她倒了垃圾,刷了浴室,擦了门框与窗户,清洗了所有的东西,将所有的锅碗瓢盆都洗好收好,晒在天台上的衣服也都已经干了,早在昨天黄昏就被她收下折好,收到每个人的衣柜里。

    她在半夜刷了每一层的地板,洗了每一阶楼梯,她忘了自己是几点开始打蜡的,那不是很重要,她睡不着,躺在床上会让她胡思乱想。

    她不想思考。

    赤着脚走到流理台边,她拿起水杯,急切的将清甜的水灌进干渴的喉咙中。

    金黄的晨光迤逦进门,照亮磨石子地板、三人座沙发、茶几、餐桌、吧台,和那些像铃铛一般,吊挂在吧台上的高脚杯……

    她几乎打扫了每一个地方,依照顺序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清洗了许多陈年的污垢,但才刚刚重新装潢好的老公寓,没有什么太多需要清洗的地方。

    眼前的一切,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似乎没有什么好再整理了,但焦躁仍在胸腹中燃烧,即便喝了一杯又一杯的水,依然无法浇熄那莫名所以的烦躁。

    老公寓里很安静,公司里大部分的人,都出去了,男人们去出任务,女人及家眷都被送回了老家。新御宅屋

    好安静。

    她可以听到墙上时钟里,秒针走动的声音。

    这个地方,已经很久没那么安静了,让她有些不习惯。

    她打开水龙头,清洗玻璃杯,将它倒放在沥水盘中,拖着酸疼的双脚,走出二楼客厅,拿着被她拿来当抹布打蜡的旧衣服,和那罐快用完的蜡,上楼回到工具间。

    收拾好了打扫用具,她回到自己房间,脱去脏臭的衣物,站在浴缸里,打开莲蓬头清洗自己,或许等一下,她能去买些食材,煮些东西好好大吃一顿,撑死自己,再躺上床睡个三天三夜——

    电话声突然无预警的响起。

    她想也没想,关了水就匆忙跨出浴缸,随手拉了条浴巾包住湿淋淋的自己,就冲回房间里,飞快抓起话筒,气喘吁吁的道。

    “喂,红眼意外调查公司您好——”

    “我是阿震。”

    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让她紧缩的心头蓦然一颤,在胸口纠缠数天的烦躁蓦然而散,代之而起的,是奇怪的紧张。

    “嗯,我知道。”她舔着唇,怯怯应声。

    “武哥要我通知你,我们要回去了。”

    “喔……”她紧握着话筒,明明有许多问题想问,想知道他们此行是否顺利,有没有人受伤,他状况好不好,但最后,从她嘴里吐出的,只有小小声的一个字:“好。”

    她以为他会挂断电话,却没有等到断线的声音。

    沉默,在寂静的空气中蔓延、扩散。

    她可以清楚听到他浅浅的呼吸声,还有自己心跳的声音。

    不过或许,呼吸声只是她的错觉?也许电话线早就断了讯?

    “阿震?”禁不住那猜疑,她惶惶开了口:“你还在吗?”

    有那么一瞬,话筒里没有任何声音传来,然后她听见他的声音。

    “嗯。”

    轻轻的一个单调的音节,却紧紧的抓住了她所有的注意力,她感觉耳朵微微发热,心跳无端又加快了几许。

    裹着湿透的浴巾,缓缓的,她在床边蹲下,悄悄开口,慢吞吞的问:“呃……那个……”

    男人保持着沉默,没有催她,却仍让莫名的紧张,揪着她的胸口,她舔着唇,把问题问完:“你们……有想吃什么吗?我可以先去买回来煮好……”

    她顿了一下,补充着心虚的借口:“你知道,有些料理,需要久一点的时间……”

    他还是沉默着,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

    “阿震?”她抱着话筒,忍不住再开口。

    “随便。”他终于开了口,声音平淡的没有任何高低:“什么都可以。”

    奇怪的是,明明他没有多说什么,她却隐隐感觉到他的不悦,好似他不爽的情绪也透过电话线,传送了过来。

    这……大概,也是她的错觉吧?但那依然让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他好像也没别的事了,却还是没有挂掉电话,而且似乎不知道为了什么在不开心,她应该挂电话了,但他没有收线,所以她也继续握着话筒,而且……她还想再多听一下他的声音。

    抿了抿唇,她整个人蹲缩在床边桌旁,更加握紧了话筒,紧张的深吸口气,再吸口气,然后才害羞的、小小声的,挤出试图拖延通话时间的另一个问题。

    “那……你呢?”

    她抱着膝头,喉咙紧缩着,心脏也紧缩着。

    “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她想过要让这个问题听起来正常一点,像是随口问问,但飘浮在空气中的声音,却万分怯懦胆小。新御宅屋

    他又沉默了大概两秒或一辈子,她不太能分辨时间的经过,每次和他讲话,她都有相同的症状,时间与空间辨认不能症,那种感觉差不多就像佛罗多拿到魔戒的感觉一样;总之,在经过了某段很长又很短的时间后,他再次打开了金口。

    “有。”

    她不由自主屏住了气息,跟着听到自己开了口,悄声再问:“什么?”

    在些许短暂的停顿之后,他说了一个最简单的食物。

    “三明治。”

    短短的三个字,音节简单平稳,她却清楚察觉到,他的情绪好转了。

    这……八成也是错觉吧。

    大概是,九成九是,她又没有特异功能,怎么可能单凭少少几个字,就知道远在电话那一端的男人,到底情绪是好是坏?

    她眨着眼,咬着唇,吸了口气,极力镇定的问。

    “三明治就好了吗?”

    “嗯,三明治就好了。”

    他说完之后,停顿了一会儿,才又淡淡补了一句,“你快去睡觉。”

    闻言,她呆了一下。

    可是现在天才刚亮耶,虽然说她确实一整晚没睡,但他怎么可能会晓得呢?他这种似乎知道她没睡觉的样子,让她心口怪怪的。他特别只说要吃三明治这种简单食物的要求,更让她不由得又胡思乱想了起来。

    这男人……是在关心她吗?

    “听到了没?”

    无法控制的,她扬起了嘴角,轻轻应了一句:“听到了。”

    床头上老旧闹钟的秒针,动作迟缓的走了几格。

    “我是说现在。”他的口气出现了一点点的不耐。

    “嗯。”她抱着话筒,瞧着前方的地板,害羞的小声说。

    他又沉默了一阵子,半晌,才开口。

    “你没挂电话。”

    她几乎可以看见他拧起了眉头。

    “你也……没有啊……”她脱口嘀咕着。

    原以为,他接下来会恼火的挂她电话,这男人脾气向来不好,但奇怪的是,他这回并没有给她难看,只是再度沉默。新御宅屋

    心跳,噗通噗通的跳着。

    她咬着唇,再咬着唇,感觉小脸燥热红了起来。

    然后,鼻子忽然无端发痒,她吸气,又吸气,试图忍住,但最后还是禁不住掩嘴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

    他听到了声音,开口问:“你在做什么?”

    “打喷嚏……”她傻傻的回答。

    “我是说我打来之前。”

    “喔。”她揉揉鼻子,没有多想,愣愣的照实说:“在洗澡。”

    “你没穿衣服吗?”

    “呃,阿震,洗澡不用穿衣服啊。”她困惑的说。

    “我是说现在。”

    “没啊……”第一个字吐出来,她才赫然惊觉自己在回答什么,浑身蓦然一热,整个人通体泛红,结结巴巴的回道:“不、不对……不是……我我……我当然……我是说有……我有……呃……那个……我有包……浴巾……”

    “小菲。”

    在她紧张结巴且越来越小声的回答中,男人开口打断了她。

    “嗯?”

    “晚安。”

    他说,又沉默了一秒,才挂断了电话。

    她抓着已经断讯的话筒,无比的尴尬羞窘如万蚁钻心般,全数涌上心头,她低下头,捂着眼,呻吟出声。

    天啊,她真的好白痴……

    另一次搔痒在此时袭来,她没有再试图阻止,只是张开嘴,尽情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噢,可恶,她好讨厌在他面前当个傻瓜,但她似乎就是会在他面前出糗。

    挂上电话,她瞪着那具电话,又等了一分钟,才悻悻抓着湿冷的浴巾,走回浴室里。

    她不该对那个男人有任何幻想,真的。

    认识他已经好几年了,他要是对她有意思,也不会等到现在,无论他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都会让她胡思乱想。

    但她同样也非常清楚,他不可能看得上她,他曾经清楚表示过,她不是他的菜,她也非常确切的了解这件事。新御宅屋

    光是那个男人会对她有意思这种想法,都像是一种笑话。

    可说真的,即便她一次又一次的警告自己,还是很难阻止脑海里那胡乱增长的奢望与幻想。

    特别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他的行为举止,越来越奇怪,不是说他本来不奇怪,只是……她总是会从他身上,感觉到莫名暖昧的讯息,那让一切变得更加困难。

    不过,那也可能只是因为他把她当成朋友。

    没错,只是朋友。

    那只是对朋友的关心而已,就是这样。

    至少他把她算在他的小圈圈内了,她知道,那几乎就像是奇迹了;那男人的圈圈无比小,小到除了家人之外,完全没有任何人立足的空间,她有被圈在他的私人小圈圈里,已经很让人吃惊了。

    不过,那大概也是因为,这几年他的食衣住行几乎都是她在打理的。所以,如果她有感觉到什么暖昧,那九成九,不对,百分之百都是她自己自作多情。

    看着镜子里,那个流着鼻水,有点过度丰满的女人,她叹了口气,抓了两张卫生纸,把流出来的鼻水,用力擤掉。

    一切都是幻觉,是幻觉啊——

    真的。

    第1章(1)

    “您好,欢迎光临——”

    亲切的女音,在自动门打开时,一次又一次,开朗的回荡在空气中。

    夏日午后,城市大街上

   下一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