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叫一声哥呗 BL

2018-12-20 17:12:06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去评论

 

    阅读全文

 叫一声哥呗 第1节

    文案

    二十二岁的梁耀每天为生计奔波不停,挣的每一分钱都用在了莫颖瞳的身上。供他上学读书,好吃好喝。他没想过值得不值得,也没时间想!他甚至都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在他心底,莫颖瞳是他最亲的人,他唯一的家人,他的弟弟!他就应该养着他,供着他!所有的辛劳付出都是应该的。也因如此,艰辛的生活并没有让他颓废半分。在他看来,能照顾好自己的弟弟,看着他学有所成,是最满足最有成就感的事。

    梁耀一度认为自己对莫颖瞳好是不求任何回报的,只要他过的好就行了。

    可是,当那天他无意中听到莫颖瞳跟杂货店的老板娘的对话,随即汹涌而出的不甘和愤怒!才让他意识到自己原来一直期盼着莫颖瞳回报自己的是什么?

    杂货店老板娘问莫颖瞳:“又来给你哥买啤酒?”

    莫颖瞳冷情的回答说:“他不是我哥!”。

    ‘他不是我哥’这五个字被莫颖瞳轻描淡写又理所当然的说出了口,但听进梁耀的耳里却如五雷轰顶。

    他一遍遍的问自己,即使不是亲生的,这些年自己对他不好吗?自己这么辛苦的维持这个家就换不来他叫一声‘哥’吗?

    ^^^^^^^^^^

    梁耀是典型的糙汉,没情趣没情调没小心思,过生日时猛然间被莫颖瞳问起有没有生日愿望,他挠了半天脑门后想到一个长久以来的夙愿,眼神期冀的看着莫颖瞳说:“叫我一声哥呗!”

    莫颖瞳回答他的只有一个隐忍之极的表情……

    对于莫颖瞳的反应梁耀一如既往的困惑着……叫一声哥有那么难么?他怎么就那么不情愿?难道我对他还不够好?

    冶艳冷情心机受撩弯直男的故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耀,莫颖瞳 ┃ 配角:叶紫,钱东森 ┃ 其它:痴情绝恋娱乐圈养成兄弟文

    第1章 第 1 章

    二零零零年盛夏的某一天,大梁村在炎炎烈日的笼罩下比以往安静了许多。天气实在太热了,热气蒸腾的整个空间都显得扭曲了。平时里扯闲话、打嘴仗的老爷老太、大妈大伯都缩回屋里躲凉快了。唯一还能听到说话声的地方只剩村口的大槐树下面了。几个围着一团下棋的老大爷一边抹着脑门上不断淌下来的汗液,一边研究着手上的棋局。不远处来了个送水的大娘隔老远就粗着嗓门嚷嚷:“晒不死你们几个老东西是不是啊?地里的草拔完了?还学人家城里人下棋?棋上的字认得全不?”

    “你个老娘们懂什么?”搭话的大爷皮肤比较黑,头发花白了,ji,ng神头却很足。大爷在梁家的辈分比较高,平时大家都尊称他梁老太爷。老太爷回头看了自家老娘们一眼,诧异的“嘿”了一嗓子后大声质问大娘:“你怎么就带了一杯水?这么多人怎么够?”真真是抖了一回好大的威风。

    大娘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自家男人,很给面子的没有发作,装着不在意的回答:“一人一口先止止渴,下完这盘就回家得了,这大热天的谨防中暑!”

    几个大爷轮流着喝了水,注意力又全都放到棋局上了。一旁的大娘实在瞧不出什么乐子来。又开始八卦了,说了几个话题也没引起几个老爷们的兴趣,大娘只好使出杀手锏了。

    “哎!你们知道不?梁耀那小娃的事有眉目了,听说上面来人了……”这回话还没说完就有人接话了。

    “什么时候来的?真把‘要来’接城里去养?”问话的大爷手里原本不停扇动的蒲扇都忘记扇了,专心的等着大娘的回答,这件事在村里嘲了大半年了,一直不见有什么动静,不知这回又有了什么眉目。

    “什么‘要来’‘要来’的,人家去年就改名字了,把后面的来字去掉了……”。大娘一不注意就聊别的了,不难看出跟村里的大娘大婶们聊天,永远都是一件冗长又没效率的事。

    “扯那些玩意干什么?就问你?啥时候来的人?靠谱不?都说了八百回了也不见哪次真有动静!”梁老太爷粗暴的问话方式成功的拉回了大娘跑偏的话题。

    “来的人这会正跟村长讲话呢,听村长媳妇说,要来他大伯也在呢,这回像是真的了”。大娘一时不慎也秃噜出了梁耀以前的名字,听众们却集体忽略了她才刚纠正别人的错误,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目前对大梁村来说最大的新闻事件上。

    “来的人靠谱不?像不像人贩子?”

    “我没见着人呢?”

    “梁耀那么小别被人拐了”。

    “小什么啊!都十二了,过几年就可以娶媳妇了。”

    “要来真去城里的话,以后不得娶个城里媳妇…………”,话题很不幸的又扯到了村里人老生常谈的娶媳妇问题上了。大梁村的闲适和淳朴充分的从村名闲话家常的神情和话语中体现出来,放眼望去这个傍着大梁山的小村庄除了农田和树木,晃动的都是稀稀落落的人群和家禽,连一辆汽车都没有,离这最近的车路只通到镇上。但是偏僻贫瘠落后并没有让这里的人们看上去多么的不幸,大家辛勤的劳作着,互相照应着,反而处处透着温情。

    村子的另一头,梁耀顶着日头拔着玉米地的草。奶奶在的时候就告诉他,地里种了庄稼就不能有杂草,谁家地里有杂草谁家里的人就是懒汉!梁耀最不想当的就是懒汉,懒汉也是村民最厌恶的人。梁耀是1988年出生的,他出生那年父亲已经35岁了。梁耀的父亲是残疾人,据说是在一场火灾中为了救人落下的残疾。此后一直娶不到媳妇,直到三十四岁时碰到梁耀的母亲,他母亲那会才十八岁,正是崇拜偶像的年纪,偶然听说了梁耀父亲的英雄事迹,就吵嚷着要嫁给他。因为梁耀母亲的任性,梁耀出生了,梁家后继有人了。

    后来的事情就不太美妙了,梁耀的名字是奶奶娶的,大字不识一个的老太太却专横的很,非说孙子是自己向菩萨要来的,名字就得叫‘要来’!梁耀的母亲生完孩子就后悔了,家里没有劳动力,各种苦活累活都压在她身上,孩子还小日夜都得照顾。梁老太太又是典型的封建思想,重男轻女、以夫为天,整天监督着梁耀母亲的一举一动,不准她串门,不准她跟小伙子说话,甚至在梁耀母亲哼歌的时候说她不守妇道勾搭人!

    在梁耀满周岁的时候梁耀的母亲离开了大梁村,她在大梁村呆了两年,生了一个儿子,后来再也没有人有她的消息。

    梁耀的父亲在他七岁刚上一年级的时候也去世了,梁耀放学回家的时候,看见奶奶把父亲平时睡觉的床褥搬出了房间,从褥子里飘散出一股浓烈的恶臭,这股熟悉的恶臭和父亲一样要彻底从他们家消失了。七岁的梁耀在奶奶看似麻木的表情里看出了无尽的心酸,他懵懂的跟着奶奶的脚步,看着奶奶把父亲生前的东西堆在一起,划着一根火柴想引燃那堆东西,燃烧的火柴在奶奶干枯的手指间燃尽了也没有点燃那堆泛着恶臭的床褥、衣物。

    奶奶扔掉手里燃尽的火柴棍,又划燃一根继续引燃那堆东西。如此重复了五六次,总算有一小簇烟火从衣物堆里升腾起来。一直没开口说话的奶奶,在火光的映照下突然开口絮叨起来;“早知道你爸走这么早,当初就该哄着你妈过完这几年……你爸最舒心的时候就是你妈在的那两年……我就是想教她怎么当个好媳妇,她还跑了,不守妇道!”说到这奶奶愤怒了,开始语无伦次的骂骂咧咧,骂的对象全是梁耀的母亲,那位只在他们生命里出现过两年的人。梁耀奶奶一生有多少积怨?又有多少怨不得怪不得?唯一不愿迁就的人可能只有梁耀的母亲。

    七岁的梁耀经常听到奶奶咒骂自己毫无印象的母亲,奇怪的是他不但没有怨恨自己的母亲,反而觉得母亲的出走是正确的,他总感觉奶奶会吃人,最想吃掉的人就是出走的母亲。

    后来在无尽的劳作中,奶奶又变得沉默了,直到半年前她也走了。

    梁耀在孩童时期就经历了大部分人大半辈子才会经历的生离死别,照理说他的性格应该会很yin郁,可结果却恰恰相反,他很健康很活泼,像极了他那生活不能自理却整天乐呵呵的父亲。

    梁耀是孤儿,村长把他的情况反应给了上面,没想到还真有回音,说是城里有一家人愿意收养梁耀。具体是什么人家也没人清楚,大家对城里人的印象就是有钱、穿的体面、吃的讲究。

    十二岁的梁耀自己会洗衣服、做饭,地里的农活也全会干,砍柴、喂猪也做得来。他曾跑去告诉村长自己不需要人照顾。可村长说得找个愿意给他交学费的人。梁耀小学毕业考试数学、语文都得了八十几分,老师还夸他成绩好,他打心底也想继续上学。于是,他开始期待那个会给他交学费的人真的会出现。

    梁耀从大伯那里知道今天又有陌生的人来村里了,大伯说应该是为他的事来的。大伯没让梁耀跟着去,上面已经来了好几次人了,也不知道这次靠不靠谱,家里的农活可不能因此耽搁了,别到最后城里没去成,粮食也没种好,吃的都没有了。

    小吴已经来过大梁村好几次了,都是为了梁耀的事,要了解情况、要审批、要办手续,一切都弄妥了他总算松了一口气。跟梁耀的大伯商量好后,小吴去梁耀家找人,破败的青瓦房里光线暗沉,小吴仔细看过后确定梁耀没在屋里,又四处去找人,寻找到玉米地的时候看见梁耀蹲在泥土地上、顶着烈日勤勉的劳作着。

    那一刻小吴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一件能改变小小少年命运的好事。

    “梁耀!”听见有人喊了一声,梁耀呆愣了一会才意识到是喊自己。名字虽然改了,但村里人喊‘要来’习惯了,没几个人会喊他梁耀。

    梁耀回头就看见了那个喊自己梁耀的人,一个穿着白衬衫、西装裤手里拿着文件夹的青年男子,看起来比学校的老师更讲究更有派头。梁耀答应了一声就住嘴了,他呆愣的看着小吴,等着对方的吩咐。

    “梁耀快回家换身衣服,你的领养手续都办好了,一会就跟我走,我们要快点才能赶上火车!”。小吴工作效率高,对他来说梁耀的事就是上面吩咐下来的一份工作,越早办完越早交差。

    梁耀下意识的哦了一声,抬脚往外走的时候,顺手把拔过的杂草也带了出来,他心里还想着奶奶的话:“拔过的草可不能留在地里,如果留在地里它们还能继续生长!”

    接下来的事就发展的比较迅速,梁耀从地里回到家,就被大伯叫去河里洗了个澡,回到岸上的时候就被小吴兜头套好了衣服,然后小吴拽着他走向村口。

    十二岁的梁耀开始慌张,这就要离开了?就这么离开?这么快就走了?他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觉,害怕还是留恋他也弄不清楚,总觉得自己应该要再回家一趟,告诉大伯帮自己看一下家,再把地里的活拜托给谁,还该拿上自己别的衣服……

    梁耀稍稍挣脱了一下,小吴诧异的扭头询问:“怎么了?”

    “就……走了?”梁耀不敢对这位看起来很有派头的城里人提要求,含糊不清的问了一句就没底气了。

    “对啊!走了啊!我们得赶火车,你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需要带上吧?”小吴的话问住了小梁耀,家里还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是……可是什么梁耀也想不明白,他此刻只希望通村口的路长点、再长点。

    梁耀不知道什么叫离别,也不知道该怎么道别,但是他惶恐现在这种感觉,要离开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熟悉的生活方式。对以后的茫然和陌生让他恐惧,他从一开始的顺从渐渐变成抵抗,脚步拖拽着缓慢的迈动脚步,每一步都好似要停下来不走了。梁耀的行为在小吴的眼里只是小孩不懂事怕生,毕竟带他离开大梁村对于梁耀目前的处境来说算是救赎。

    拖拖拽拽的两人还是行到了村口大槐树下,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地方,此刻站满了人。十二岁的梁耀还没有被人如此重视过,见大家都聚集在一起还在想着谁家又有什么喜事了?直到村民全围拢过来七嘴八舌的嘱咐他,小梁耀才意识到大家是在给他送别。新御宅屋

    梁耀惶恐的心在大家或关心或担忧的嘱咐中慢慢平静下来,大家的话像指路明灯一样,让他对即将面对的生活有了大致的应对办法。比如,大娘说只要听话别人就会喜欢你。老太爷说上课认真听讲老师就会喜欢。大婶说在别人家勤快一点,不要偷懒、多做家务就不会惹人厌烦……还有,要爱干净城里人讲究。少吃一点,城里人吃的少。嘴巴甜一点,长辈都喜欢有礼貌的孩子…………等等!

    梁耀认真的听着,逐一回答着“恩、我知道了、我记住了、我会的、我会听话的,”在絮絮叨叨的话语中慢慢前行,渐渐脱离人群的包围踏上属于他一个人的旅程。

    梁耀紧随在小吴的后面大步朝前走着,大梁村在他身后变得越来越小,大槐树下的人们也模糊的看不清了。梁耀的眼睛酸涩却没有眼泪掉下来,父亲在世时对梁耀几乎没有什么要求,只郑重其事的告诉过他一句话:“‘要来’眼泪不能流给别人看,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能流泪”。至于为什么眼泪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能流,梁耀也没弄明白,他只是记住了父亲的话并照着做了。

    翻过大梁山大梁村就彻底看不见了,梁耀和小吴正走着突然听到从大梁山顶上传来一声荡气回肠的大喊:“梁耀来——”。

    这声音对于梁耀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正是梁天赐那小子的声音。梁天赐从小和梁耀玩到大,两个人的关系好到同穿一条裤子,梁耀想起梁天赐早上就上山放牛了,难怪刚才不见他人。

    梁耀对着山顶上好友那小小的身影喊道:“天赐——我走了——你帮我看着点我家的果树——以后果子都归你管——”

    “好啊——你小心点别被人骗了——我念完初中就出来找你——”山顶上传来梁天赐的回音。

    “我走了——”,梁耀感觉自己不能再多说了,忍不住了。他强压下不舍和难过,大力的对着山顶上的好友挥舞着右手,山顶上的小小人影也挥动着手臂回应着他。

    梁耀强忍着不哭,一旁的小吴却被这一幕幕感动的流泪了。

    第2章 第 2 章

    十二岁的梁耀在被小吴带出大梁村之前,最远去过的地方就是陇山县城,并且是走路去的。

    还是去年的事,梁耀的奶奶也从生产队里拿了幼蚕回家养,等蚕作茧的时候,不知道她从哪听说县城里收蚕茧的价格比镇上的高,于是她就带着梁耀背着蚕茧大清早就开始往县城里赶,两个多小时才走到县城里,梁耀却一点没觉得累。县城里的每一个地方都很稀奇看得梁耀迷了眼、昏了头,怎么看都看不够像是走进了电视里的世界。

    他至今都清楚的记着那天在县城里看到的所有景象,跟人讲话的时候会津津乐道的述说那天的发生的所有事情。例如;在玩具店的橱窗里看见一个很大的玩具火车了,跟电视里火车的样子一模一样。还看见一位穿高跟鞋的女士扭到脚了,自己躲后边偷笑。还看到能飞起来的气球,而且大气球里面还装了一个小气球……等等。其中他最爱吹嘘的事情就是奶奶给他买了一碗酸辣粉,他不止一次的在梁天赐的面前描述自己吃到那碗酸辣粉的经过。奶奶的蚕茧比在镇上卖出的价格高了不少,她一高兴就在街边给我买了一碗酸辣粉。酸辣粉是褐色的跟树干的颜色差不多,粉很粗大概有我小拇指那么粗,咬上去很弹像泡泡糖一样好吃……他也记得梁天赐那羡慕的眼神,可是,已经跟天赐分开了,不知道以后还会有谁听自己讲那天的事?

    这一次梁耀从镇上到县里只花了半个小时,因为小吴带着他坐汽车了。坐汽车的感受让他觉得又新鲜又美妙,他不停的扭动着脑袋,看看外面的风景,看看车上的人们,再看看司机c,ao作方向盘,感觉还没好好享受汽车上那不停晃动的乐趣,车就到站了。他仅仅看过一次就铭记在心的陇山县城再次出现在他眼前,依然是繁华的让他眼花缭乱。

    小吴轻车熟路的直接带梁耀去了长途汽车站,他们得再搭汽车去市里才能买到去古都的火车票。途中路过那家卖酸辣粉的小摊,梁耀能清晰的回忆起自己坐在哪个位置上吃的酸辣粉,还有奶奶坐在对面因为看他吃的香甜而微笑的脸。

    梁耀突然想起奶奶只买了一碗酸辣粉全被自己吃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那时候应该也让奶奶尝尝酸辣粉的味道才对’。

    梁耀和小吴赶到火车站的时候天都快黑了,梁耀以为得在火车站过夜了,看到小吴买了票出来他还傻傻的问了一句:“火车晚上也开吗?”

    小吴好笑的回了一句:“傻小子”后,就没再说别的了。火车站各处都滞留着站着、坐着、甚至是躺着的人,里面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小吴十分警惕的拉着梁耀往候车室走去,途中几次被人拽住胳膊问“你们买到票了?是不是认识熟人?帮我也买一张啊!”还有好些个穿着破旧举着掉漆的瓷杯的老人盘旋在他们周围,直到安检口才放弃跟随他们。

    小梁耀看着那些老人无功而返有些于心不忍,小声的问小吴:“他们是乞丐吗?”

    “恩……怎么说呢,他们确实是乞丐,但不是值得人同情的乞丐,你看!”过完安检口,小吴指着后面的人群让梁耀看。梁耀回头就看见了刚才还不停扮可怜求施舍的老人们,此刻正围成一团,一边大口的吃着白面馒头一边还不停的商量着什么,丝毫没有了让人怜悯的哀戚之色。梁耀在那一刻想起了梁天赐的嘱咐:“你别被人骗了”,他在心里想着自己刚才差点就被骗了,城里果然有骗子有坏人,想到这他突然有些害怕,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遇上骗子,遇上了应该怎么办?

    此刻的梁耀还不清楚,他害怕的只是自己心底深藏的无依无靠的感觉。

    在候车室等到检票过后,梁耀紧跟着小吴进了通往火车站台的通道。身边的人提着、背着各种大小的包裹,有些人甚至连脖子上都挂着包裹,即便如此他们的脚步却迈的飞快,梁耀知道早点上火车就能抢到一个好位置,以前在大梁村他听过很多外出打工的人聊火车上的事,内容除了火车有多长跑的有多快外,就是抢位置的事了,那些抢到好位置的有地方坐能好好休息,没抢到位置的只能站十几个甚至二三十个小时。想起这些的梁耀不由的加快脚步往前跑去,他瞄准着旁边扛着一床棉被出行的胖大叔,心想着自己一定不能落在他后面。

    小吴对梁耀的印象很好,就像他对莫先生描述的那样,梁耀是一个懂事到让人心疼的孩子,不善表达却总是顾忌别人,眼神里不时的透露出无尽的单纯和真诚,像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一般引人珍视。小吴此刻见他神色慌张的在人群里疾步前行,单薄的身躯不断闪避着左右慌忙赶路的人们的碰撞,却并没有回头寻求自己的帮助,年仅十二岁的孩子却让人感受到了他的坚强和独立。

    “梁耀,你跟着跑什么?”小吴一把抓住梁耀的后衣领子阻止了他奋力前行的脚步。

    “得抢位置啊!”梁耀回头焦急的回答,这么一耽误眼看着那位扛着棉被的胖大叔跑不见影了。

    “傻小子,你真傻啊!我们可是买的卧铺票,抢什么位置?。”小吴把火车票递到梁耀的眼前,还没等他看个明白,胳膊就被匆忙奔走的人们撞了好几次,小吴担心火车票被撞掉了只好收回手把票揣进了包里。

    “哎?”梁耀纳闷的哼了一声,一时竟然显露出孩童好奇心重的本性来,倒是比平时乖巧懂事的样子可爱多了。小吴安抚性的拍拍梁耀的肩膀,再搭着他的肩不慌不忙的朝前走着。边走边对梁耀说:“火车票一会上火车了可以慢慢看,你告诉叔叔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我准备买些吃的喝的带到火车上。”

    梁耀本来就话少,这些天跟小吴说话都是对方问一句他答一句。以前在大梁村对长辈的称谓都是奶奶教的,大妈大婶大伯大舅的称谓倒是叫过不少,却从来没有叫过谁叔叔,叔叔的称谓在梁耀的认知里是很洋气的称呼,他默默的告诉自己以后就得叫小吴’叔叔’,小吴看起来就是很洋派的人。

    “问你呢?有没有想吃的东西?”小吴晃了一下梁耀,看他茫然无措的表情就知道这问题不会得到正面回答。

    “我没有想吃的,叔叔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梁耀小小声的回答了一句。

    “哈哈哈哈……,这还是你第一次叫我呢?”,小吴抬手拨弄了一下梁耀的脑袋,把他的头扒拉到自己的胸口揉了揉,真是一个让人心疼的老实孩子,也不知道能不能适应今后在莫家的生活,莫家那位少爷会不会为难他?

    小吴摇了摇头,甩掉对梁耀的担忧,自己也只是一个小助理,哪有本事管莫家的事啊!

    这是梁耀第一次乘火车,经历的所有事都让他陌生又新奇。在站台上看着火车慢慢行驶到自己面前再缓缓停下,他仔仔细细的端详着火车的样子,仰着脖子朝车尾看过去,在心底默默的赞叹了一声:‘还真的是长到一眼望不到头’。

    小吴饶有兴趣的看着梁耀的反应,等他看的差不多了,才拽着人朝卧铺车厢走去。梁耀瞅见硬座车厢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乘务员不停的大声呵斥着试图cha队的人。

    等上了卧铺车厢,梁耀彻底傻眼了,车厢里的环境跟在大梁村听到的描述简直是天壤之别。没有人叠人、人踩人的拥挤场面,也没有铺着报纸睡在地上的人,每个人都有一张床,还有能收放的小桌子小凳子,甚至还铺了地毯!

    小吴轻车熟路的找到床位,放好行李后就招呼梁耀过去吃点东西,他买了罐装的八宝粥和一些干果。梁耀虽小但还是感觉到了自己的生活可能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小吴要带自己去的人家,肯定不是普通的家庭,至少有一条可以肯定,那家人一定很富有。

    “感觉怎么样?坐火车好玩吗?”还是小吴先挑起了话题。

    “我以前只去过陇山县,没坐过火车……不过我在村长家的电视上看见过火车,也在陇山县看见过玩具火车……可是,我见的火车都有烟囱……这个没有”。梁耀迟疑的说着自己想到的话,中间停顿了几次见小吴没有接话的意思,只好继续往下说,直到把小吴逗乐了才住了嘴。

    小吴伸手拍了拍梁耀稚嫩的肩膀伴着笑声说道:“你个傻小子逗死了,有烟囱的火车早淘汰了,现在这种火车跑的快噪音小不比以前的好?”

    “好是好,就是……跟想的不一样,也没什么,我不懂这些。”梁耀无措的挠了挠头,满含歉意的看着小吴,怕自己说错话惹对方不高兴。

    小吴看着梁耀的反应,心里既酸楚又难过,这么乖巧懂事的小孩即将进入莫家生活,想想真是令人担忧。

    “梁耀,以后你在新家里生活,不要像现在这样胆小,该吃吃该喝喝不想说话就不说,想来也没人会为难你一个小孩的!”

    “恩!”梁耀一时理解不了小吴的意思,但他知道小吴是在提醒他就乖巧的应了一声。

    此时小吴刚好吃完了一袋干果,梁耀立马起身去扔空出来的包装袋。小吴看着他憨厚老实的背影,莫名的担忧更深重了。

    第3章 第 3 章

    梁耀第一次踏上古都这座城市带给他的震撼正应了那句话“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灯火通明用这些词描述大都市的繁华也只是写实而已,梁耀站在看不见丁点泥土的街道上局促不安的打量着全然陌生的四周。身旁不停穿梭着衣着光鲜身姿靓丽的都市人。他们有的目视前方疾步前行不做停留,行动上的干练无不显露个人的自信和才能。有的在光洁的街道上闲庭信步犹如行走在自己家的庭院中,不难看出他们对这座城市的熟悉和喜爱。

    而小梁耀只觉得自己与这座城市格格不入。四处投s,he过来的光亮让梁耀极不适应,他生性腼腆昏暗的光线能带给他安全感,只见他快速的扫视了一下四周,抬脚便往近处的树荫下走去。

    “梁耀!别乱动!小心走丢了!”在便利店打公共电话的小吴一直密切的注视着梁耀的举动,见他无故走动立马出声提醒。

    此刻,梁耀正好走到树荫下,大半个身影都在树影的笼罩中,于是他安心的站在那不动了,并且回了小吴一个羞赧的微笑。梁耀这小孩身上总有一股奇特的莫名让人安心的特质,小吴就是被这特质感染的人,见他站着不动就放心的打电话去了。

    大概等了两分钟后,小吴挂了电话走了过来。他安抚性的拍了拍梁耀的肩才开口说话:“莫家的车一会就来接你了”。

    梁耀这小孩平时愚钝、木讷,唯独对离别很是敏感。听小吴如此一说,他关注的不是自己将何去何从,反而立刻担忧的询问小吴:“叔叔你要走了吗?”

    “我走哪去?我家也在这,咱们以后还得经常见面,只是不住在一个房子里!”小吴大学毕业就在莫先生身边当助理,每天跟各种路数的人打交道的他最会的就是哄人开心。

    “啊!太好了!”梁耀瞬间舒展的眉头让小吴很是欣慰,这孩子真是重情义,短短的几天接触下来,小吴打真心喜欢梁耀这小孩。他算着时间不多了,在包里掏出纸笔写下自己家的地址和座机号码郑重其事的交到梁耀手里。

    并语重心长的对梁耀嘱咐:“这上面写的是我家的地址,以后遇到麻烦事就来找叔叔,莫家人对你不好也要告诉叔叔,叔叔虽然养不起你,但把你送回大梁村还是可以的!”

    梁耀小心翼翼的接过那张小纸条,心里暖烘烘的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小吴又从钱夹里掏出十几块零钱,把钱悉数放到梁耀的手掌心里,郑重的交代道:“这钱你一定收好了,不到关键时刻可别乱花!以后有事找我就用这钱打电话给我,打电话两毛钱一分钟你可别多给!”

    梁耀以前几乎接触不到钱,见过最多的也就几角几块钱,突然有人拿给他一叠钱,他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茫然无措的愣在那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

    “快收好了,也没多少钱,不要有心理负担,以后照顾好自己,我有机会会去看你的,以后在莫家好好生活,尽量离莫家那位小爷远点,凡事别跟他一般计较!”就说话的这会功夫一辆低调的黑色奥迪从远处驶来无声的停在了他们站立的路边。

    从车上下来一位身材高大、面色冷峻、不苟言笑的中年男人。没等中年人开口说话,小吴立马汇报道:“东森哥好!事情都办妥了,这就是那孩子,名字叫梁耀十二岁了!”

    “恩,上车吧!”来人朝梁耀一点头,回手拉开车门笔直的站在一旁。新御宅屋

    梁耀呆愣一旁,小吴连忙推着他坐进车里,小吴在抽身离开的时候又嘱咐了梁耀一句:“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梁耀还没组织好跟小吴道别的话,车门就在小吴退出去后‘嘭’的一声立刻关上了。‘东森哥’关好车门几步跨进车里,训练有素的发动车子驶离了当场,梁耀在后车座上回头的功夫,车子就开出去百米远了,小吴的身影迅速消失在街头。

    谁会懂你的不舍?谁会在意你的不舍?梁耀手中紧紧握着小吴给的纸条和钱,那是他此刻最重要的东西。

    莫家并不是什么富豪,唯一显赫的是莫先生的职位,古都政坛重要官职里有他的名字!在古都的地盘上影响力大到无人能及。莫先生真名莫中华,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为人十分低调,平时不但鲜少交际,更是不愿与人接触,其中原由外人不得而知。

    梁耀被带到莫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莫家给梁耀的感觉很静谧很陈旧,房子是独栋的别墅造型很古老四周的草木也生长的过分茂盛。房间的陈设一流的古朴木质家具,样式也全是老家具的样式。八仙桌、高背椅、圈椅、圆凳、屏风实木地板、连楼梯也是实木的。目之所及的地方全是中式装修。梁耀懵懂的跟着东森哥走进莫家客厅,见一气度威严、神情肃穆的长者独自坐在八仙桌旁看书,手边有一杯冒着腾腾热气的茶。

    “到了”。长者在听到脚步声后,视线从书本上移到两人身上,只意味不明的说了这么两个字,连语气都平淡到让人看不出他任何的情绪。不知道他这两个字是问候还是疑惑。

    “恩”。梁耀老实的应了一声,权当他是问候。

    东森哥却一弯腰、一低头、一改此前的沉默寡言,条理清晰的陈述着:“耽误莫先生休息了,本来是打算明早再把人接过来的,但是莫先生您的行程有变动,明天一早就得出去,所以……”

    “好了,我知道了,你也赶紧回去休息吧!”莫先生挥了挥手,东森哥就悄然离开了。

    看到眼前一幕的梁耀暗暗在心里紧张着,不知自己将要被如何对待,他只愣愣的望着莫先生,一脸认命的表情像是在听候发落。

    “孩子你饿不饿?”莫先生突如其来的问题显然不在梁耀的预测范围内,他本能的点了点头。

    “我去给你下碗面,你坐着等一会”。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威仪的莫先生都转出了客厅进了厨房,梁耀也没弄明白事情的发展怎么会是这个方向?难道不应该是让他走开别打扰莫先生自己休息吗?

    不一会莫先生给梁耀煮好了面端了出来,惊讶的发现梁耀居然还站在刚才的位置没动,连姿势都没变动过。

    “这傻孩子,傻站在那干嘛?累不累啊,赶紧过来趁热把面吃了。”莫先生此时的动作、神情瞬间让梁耀感受到久违的关爱,心里的陌生感消除了大半。听话的坐过去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小的专注的一口接一口的吃着面,大的嘴角噙笑专注的看着小的吃面,画面很是祥和。

    待梁耀把面吃完把汤喝光后,原本不认识的两人开始变得融洽起来。梁耀吸溜完最后一点面条后,很自然的对莫先生咧嘴一笑,莫先生也回以一笑。小孩的笑很单纯,对谁笑就是喜欢谁,莫先生自然知道自己得到了梁耀的好感。他欣慰的伸手拍了拍梁耀的肩,语气轻松的对梁耀说:“孩子你以后就住这了,你可以叫我莫叔叔也可以叫莫伯伯随便你。我想你也累了,房间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一会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新御宅屋

    “恩”,梁耀顺从的点点头。

    看得出莫先生很喜欢梁耀,他身上属于农村孩子的质朴和天然让他有种久违的亲切感,好像找回了自己遗失的过去。

    只可惜过去已逝,再难追回!

    莫先生很自然的牵着梁耀的手,带他去看整个房间的布局,所有有门的地方他都会推开门给梁耀看房间里的摆设,他站在门边给介绍房间的功能。书房、健身房、更衣室、保姆房、杂物间和娱乐室的存在又让梁耀惊诧不已,在他十几年的认知里,房间就是用来吃饭、睡觉的!

    洗手间和浴室的装修和整洁程度也让梁耀大开眼界,他看着那雪白雪白的马桶,很难想象自己在那上面方便会是什么的样子。

    在转悠到楼梯口的时候,梁耀的眼睛不知觉的就被扶梯上雕刻的繁复花纹吸引了注意力。

    莫先生站在一旁淡然的往楼上看了一眼,再转头对梁耀说:“我儿子莫颖童住在楼上,你要是感兴趣以后可以上去玩,今天就算了,早点休息要紧。”

    “恩”,梁耀一边答应一边用力的点着头,生怕莫先生没听见自己的声音,只好用动作来弥补。他以前总被村里的长辈说声音小、话少不惹人喜欢。此刻,他很不想莫叔叔也会觉得自己不讨人喜欢,他不是成年人为了巴结大人物故作姿态的讨人喜欢,他只是觉得莫叔叔对自己很好,不能让他对自己这个人有所失望!

    莫中华把梁耀安排在事先准备好的房间,告诉他房间电灯开关的位置,帮他把床上的被子铺开,还从衣柜里拿出了一套新睡衣递到梁耀手上。一切都安排妥当后,莫中华祥和的笑着对梁耀说:“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就叫我,知道我的房间位置吧?”

    “恩”。在恩完后可能觉得回答的太简单了,又立马大声的说“知道!”。憨态可掬的样子彻底逗乐了莫中华。

    莫中华兴之所至的想逗逗他,于是转身随口问了一句;“孩子你觉得叔叔像坏人吗?”问的时候只觉得有趣,问完又很期待听到梁耀的答案,来自一个简单、质朴的农村孩子的评价想来会跟其他人有所不同。新御宅屋

    梁耀却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莫叔叔人那么好,自己一定要把对他的好感通通表达出来。

    奈何不善言辞就算了,还说一口蹩脚的普通话,这几天就没怎么跟人说过话,面对小吴的时候一直都说的方言。此刻越是想表达越找不到措词还结巴个不停;“叔叔……不像坏人,不像坏人……一点都不像坏人……”,为了加大这句话的肯定力度,两只手像通了电的电闪叶子一样摆个不停。

    莫中华见状难道的开怀一笑,那笑容从嘴角一直扩散到心底,甜丝丝的回荡在他周身各处。此刻难得的愉悦真是千金难求!

    第4章 第 4 章

    莫中华在一次偶然的工作中,查阅了一份资料,他从资料里了解到一位农民救火致残的事迹。他本想将资料上的人列为‘平民英雄代表’,却不幸得知梁耀的父亲已故。他从未见过梁耀的父亲,只是在资料里见过他的照片。照片上的人粗犷的脸庞上是平和、坚毅的表情,眼神澄澈、干净,传递出无限的善意。

    一看就是个好人。

    莫中华的境遇着实羡煞旁人,出身微末却平步青云,现如今已身居高位数年,受人尊崇、恭敬地位超然! 可在了解到梁耀父亲的事迹后,他内心唯一的感觉竟然是羞愧,这羞愧最终成为了他收养梁耀的动机。

    十二岁的梁耀当然不会去想自己如此颠覆性的境遇究竟为何。现在的他正在浴室里完成他人生第一次高规格的洗浴。淋浴跟浴缸此前他都没用过。还在大梁村的时候,男孩整个冬天几乎不洗澡,夏天洗澡也是在河里解决。女孩全都是在家里的大木桶里洗澡。也就是说梁耀才知道原来洗澡还能洗的如此舒适、讲究!

   下一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