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一夜狂情

2018-12-13 17:09:05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去评论

   阅读全文

 今晚,一向笑声洋溢的杜家,上从大家长杜浩天到刚入门不久的大媳妇段云芳,个个面色深沉,在小儿子杜晰宁到高雄开学术研讨会的同时,暗地里召开紧急家庭会议。

    “晰哲,你不要骗妈,你知道妈的心脏不太好。”杜夫人朱霖萱一脸惨白,双手紧压着x口,颤声地问着大儿子杜晰哲。

    大媳妇段云芳体贴地站在她身后,不断在她肩膀上揉捏、按摩着,希望能有助于缓和她紧张的情绪。

    “妈,这么重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骗你。”杜晰哲深深地叹口气,郑重地点点头。

    男欢女爱原本是件稀松平常的事,可是就在这段缱绻缠绵中,晰宁发现用尽任何方式他还是无法使自己“昂头”挺x,女朋友对他的不举高声怒责、大声讥笑,随即恨恨离去,还扬言要将他x无能的事大肆宣扬。

    女友离去后,他不死心的找来应召女郎,希望借助她们高超的调情技巧能让自己一展雄风,无奈最后依旧还是功败垂成。

    最后在莫可奈何的情况下,他找上了与他年龄差距七岁的大哥杜晰哲寻求解决之道,并要求大哥保密。

    岂料晰哲觉得事关重大,非他一人所能解决,决定对晰宁食言,将事情的始末向父母告知。

    这段话犹如晴天霹雳打进了杜浩天和朱霖萱的心里。

    ☆        ☆        ☆

    下课钟刚响,学生们鱼贯地从教室走出来,嘻嘻哈哈洋溢着青春的笑语,向四面八方散开。

    原本好梦正酣的彩懿,突然被同学撞了一下惊醒过来,她后知后觉地环视了一下教室,只见教室内空荡荡的,同学们都已经陆陆续续的走掉了,她赶忙告别了瞌睡虫,随手将桌上的课本、文具用品一古脑儿全扫进袋子里,高声叫喊着即将步出教室的一位同学兼好友——骆翎芳。

    “翎芳、翎芳,等等找。”

    听到好友彩懿的喳呼声,翎芳笑了笑将步伐放慢了下来,回头看了看她,见她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憋不往的笑声脱口而出。“大小姐,你该不会刚刚又在打瞌睡,以至于没听到下课钟已经响了吧?!”翎芳看着空无一人的教室,洋溢着青春的脸庞绽起一抹灿烂的笑容。

    “嘿,嘿。”彩懿不好意思的扯着长辫子傻笑了一下后,又理直气壮地将所有的责任全丢给了任课教授。“没办法嘛,他讲课实在太不生动了嘛,平板的语调简直跟和尚念经没什么两样,所以啰,瞌睡虫才会伺机找上我,可不是我故意不给他面子喔!”

    多冠冕堂皇的借口呀,翎芳就是想反驳也不知从何说起。

    “你喔……”翎芳拿她没辄地摇摇头。

    “我……我什么我,人家只是小睡一下,你该不会连睡眠可以养颜美容这个常识都没有?瞧你把我批评的一无是处,你不怕我伤心、难过?”彩懿调皮地朝着翎芳伸伸小舌头、扮了鬼脸。

    啊哈!若彩懿这个超级乐天派会当众嚎啕大哭,除非是天下红雨、太阳打从西边升起喔!

    翎芳被她顽皮的模样逗的忍俊不住大笑起来。“你就会推卸责任,我可一句话都还没骂,你就开始扮可怜样,我连真服了你,我看你转系念戏剧或许还比念资讯来的好。说吧,你叫住我有什么事?”

    “你就会糗我。”彩懿噘着小嘴,一脸委屈的模样。

    “谁叫你欠人念。”翎芳才不理会她,继续糗道。

    “好啦,你就别数落我了。说真的,人家好无聊,你陪我到路教室,好不好?”彩懿马上将嬉皮笑脸收敛起来,扬眉说道。

    “干嘛?”翎芳微蹙着眉心,一脸不解地看着她。

    “上找乐子呀!”她说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不要。”翎芳摇头拒绝。“我才不像你闲的可以抓蚂蚁、斗蚊子。”

    对彩懿这件糗事,她仍不忘要嘲讽一番,因为实在太好笑了。

    “你好讨厌,每次都拿这件事来糗我,人家也才做过一次而已。”彩懿翻了翻白眼,不悦地噘着小嘴。

    翎芳掩嘴偷笑。“好啦!我不笑你了。”

    彩懿又闷声问道。“我记得你今天又没有家教课要上,到底肯不肯跟我去嘛?”

    “小姐,你忘了明天要交作业吗?不交会有什么后果,你应该比我清楚。”翎芳忍不住又要糗她,因为迷糊的彩懿上次才因为忘了交作业被教授狠狠地训了一顿,还扬言她如果再不按时缴交作业,就要将她这门学分死当。

    彩懿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一听是这件芝麻绿豆的小事,立刻眉开眼笑的回答:“安啦!我早就写完了,要不要我把笔记借你抄?”说着,她从包包内抽出上节课才拿到的笔记。

    说起彩懿的懒惰和迷糊,在资讯系可说是无人出其左右,忘了交作业对她而言只是小事一桩,还有一次更离谱的是,她居然连期中考都忘了呢!

    不过,至于她为何至今还未有被当的情形,那只能以一句话来说了,那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在高报酬的诱惑下,班上许多同学都乐于当她的枪手,赚取高额的外快。

    而彩懿本人也不在乎,反正她家什么没有,就是钱多,多的让她想不花都难,碍眼嘛!

    所以从小她就不把花钱当一回事看待,还戏谑地说她是在促使物资流通、做功德呢!

    不过三不五时,她还是喜欢从大哥陆文刚手上挖一点,谁叫他读书时候带回来的同学老喜欢欺负她,虽然他总是护着她,不过这还是不够偿还她以前所受的气。

    “这次又是谁帮你的?”翎芳对她的懒惰实在莫可奈何,只能频频摇头叹息。

    “阿邦啊。而且他才只拿我三千块钱呢,真是便宜。”彩懿笑眯眯的扬着手上的笔记本,一副赚到了的表情。

    “天啊,区区五题作业要价三千块,你还认为便宜?”

    翎芳差点没当场昏倒,彩懿这个小妮子简直是冤大头一个,难怪会成为同学眼中的凯子爹凯子娘。

    她终于忍不住斥责道:“彩懿,你这样如果被老师知道了,真的唯有死当这条路了,说不定还用校规处置。”

    “好嘛,下次不敢了。”彩懿噘起小嘴低声回道,水汪汪的眼珠子溜溜一转,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央求着。“那你到我那儿陪我一起做功课,好不好?你是知道的,我老爸帮我买的那间公寓就我一个人住,好冷清喔。”

    “你可以分租出去,这样不就有伴了。要不然你不会找个男朋友,你可知道系上有多少人想追你?”

    “我才不要,他们要不是看上我的容貌,就是看上我家的钱,有一次我在楼梯的转角还听到他们说,只要娶到我至少可以少奋斗二十年。天啊!你听,多没志气的话。”彩懿吐吐小舌头,一副不敢苟同的模样。

    “那把房子分租出去呢?”

    “我也不要,谁知道住进来的人品x好不好,说不定一天到晚带回来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吵就把我吵死了,更何况我又不缺钱用。”她断然摇头,也不肯采用这个意见。

    “那你就不怕我吵你?说不定我校外的生活糜烂,还交了一大堆坏朋友呢!你不怕啊?”翎芳试探x的问着。

    谁知,彩懿居然想也不想地就立刻接口回答。“欢迎你来吵我,还有你的为人我是最信的过了,你呀,不要被我带坏就阿弥陀佛了,还怕带坏我?省省吧,没人会相信你这番说辞的。”

    翎芳在资讯系是品行兼优的好学生,做事认真负责,课业成绩又是一级b,彩懿对她可放心得很。

    翎芳对她的回答很感动,柔声说道:“你知道我是不可能搬过去和你住的,不过我答应你,有空我就过去陪你做功课,可是你也得答应我不能再那么做了,否则被老师知道了,你就真的玩完了。”

    “没问题,有你这位好朋友在旁边督促我、帮我,我哪还需要他们。”彩懿一本正经的举起手指头,学童子军发誓道。

    “这才是我的好朋友。”翎芳放心的笑了。

    “那可以走了吗?”彩懿高兴的拉着翎芳直奔路教室。

    “是,不过最多一小时,我们就该回家了。”

    “好的,管家婆。”就在彩懿戏谑的笑声下,两条修长的背影缓缓地消失在楼梯间。

    就是这天,一切的错就是在这天开始的,因为在这次的路交友中,种下了彩懿和杜晰宁这段揪揪扯扯、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缘。

    ☆        ☆        ☆

    这天,路教室并没有如彩懿所预期的挤满人潮,或许是因为已经快接近期末考的缘故吧。

    两人坐在教室后排两个紧邻的空座位上。

    须臾,两人已畅游在无远弗届的路世界里。

    彩懿兴奋的浏览着校园资讯,这是学校专门为学生及已经毕业的校友所开辟的谈心园地,不管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上寻求帮忙。

    突然,她被一个小小的标题锁住目光:征求一夜情!

    “哇!我从不知道本校同学这么开放,居然公然在校园路征求一夜情,这未免太……太……夸张了。”彩懿边看边摇头,瞠眼咋舌叹息声不断,诧异的揉揉眼睛,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还夸张地睁大眼珠子重新看了一次。

    看着一旁的好友,一会儿挤眼皱眉、一会儿惊声叹息,翎芳不禁好奇的低声询问:“怎么啦?是不是电脑出了问题?”

    彩懿摇摇头指着电脑荧幕上的小框框,摇头晃脑的回答。“你看,这未免太扯了吧?”

    翎芳将身体往她身旁挪了过去,不解地看着荧幕上的一行小字,一脸不敢苟同的摇了摇头。“我的天啊!怎么会有人这么大胆?”

    两个小妮子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著。

    “翎芳,你会不会感到好奇?想看看发这封信的人是个怎么样的人?”彩懿专注地看着翎芳脸上的表情,小心翼翼的问。

    她摇摇头,“没兴趣,而且也不想有兴趣。”

    “可是,我好好奇喔!”彩懿喃喃自语般地说道。

    “你该不会想亲身体验吧?小心引狼入室。”翎芳紧张的紧盯着她瞧,担忧地攒紧眉心。

    “瞧你说的像什么似的,我又不是白痴。”她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嘟囔着。

    “我就是怕你太单纯,而且也迷糊过了头。不行,我不准你这么做,太危险了。”翎芳坚决反对地说道。

    “人家只是有点好奇。”彩懿趁着翎芳不注意的当口,将对方的icq号码抄下来。(注:icq路大哥大的缩写。)

    “你忘了,好奇心是可以杀死一只猫的,我就怕你这只小花猫被人家给喀嚓了。”翎芳危言恐吓地朝她比了一个杀头姿势。

    “瞧你说的。”看着翎芳一脸严肃的表情,彩懿忍俊不住噗哧一声大笑起来。“你别忘了这是学校,那个人只不过是无聊上瞎掰,就被你批评成国际头号大罪犯,我还真服了你那丰富的想象力,我看改行去写小说,我敢保证一定非常畅销。”

    翎芳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这个死没心肝的,人家担心的要命,她还悠哉悠哉没当一回事似的。

    “我不管他是不是无聊乱扯,总之你是我的好朋友,我就有注意你安全的责任和义务。”好心被当成驴肝肺,翎芳气呼呼地嘟着小嘴抗议她的没良心。

    “是,我知错。”彩懿深恐她再来段长篇大论,立刻举手投降、低声告饶,随手将电脑关机。“我们回家吧,免得你又担心的一直碎碎念。”

    翎芳听她这么说,这才放下心中的大石,也随即关上电脑。

    ☆        ☆        ☆

    回到住处,彩懿将刚刚在路教室抄下来的icq号码拿出来,仔细端详了一下。

    “哇!幸好翎芳没发现,否则准被骂惨了。”她笑着扬扬手中的纸条,兴奋的打开电脑、登上路。

    其实彩懿喜欢到路教室去跟其他同学抢电脑用,并不是因为她买不起电脑,也不是因为她付不起上路的费用,反而她所拥有的电脑设备都远比路教室里的电脑先进。这一切说穿了,只因为她喜欢热闹。

    她迅速地在电脑上打字:

    你在线上吗?

    虽然icq可以用语音对谈,可是彩懿怕自己会怯场,所以决定用文字交谈。

    没多久对方立刻有了回应,她的电脑上也显示出这样一段话:

    你是处女吗?

    “哇!好大胆的言词。”彩懿忍不住惊呼出声,她下息识的自己的脸蛋,只觉得一股火热的感觉已经迅速窜起。

    她只不过是问问他是否也在线上而已,他就丢还给她这么一个火辣辣的问题,未免太惊世骇俗了吧。

    彩懿大口大口地吸气,想借由喘息吐纳将少女稚嫩羞涩的感觉摒除。

    她羞红着脸别扭地借由路传输工具问道:你很挑喔,难道非得处女才能拥有一夜情吗?

    我不要处女,如果你是处女请不要打扰我,我没兴趣。

    啊,又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答案。彩懿心想,搞了老半天,他还要有经验的,原装货他还嫌麻烦咧,脑子一转,心中不禁纳闷,这男人该不会是想打了就跑,不肯负任何责任,只想拥有短暂的激情狂野,也不怕得了世纪黑死病!大y虫一只,看我怎么整你。

    可是我要处男,怎么办?

    她边打字边掩嘴偷笑,心想能逗逗这个超级大色魔、大y虫真好,不过又想,如果这段话被翎芳看见了,她不笑自己是花痴才怪。

    ok!成交。我要怎么跟你联络?

    啊!又是一个惊叹号!她盯着荧幕上所显现的字,瞠目结舌地张着大嘴,不敢相信地摇摇头。

    可是,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处男?

    对方立刻回复道:新御宅屋

    小问题,当面验货便知道。

    这……这未免太离谱了,处男居然也能验的出来?用的是什么高科技的j密技术,她怎么没听说过?彩懿感叹着自己是不是落伍了。

    你当我是白痴喔!处女可以验,可是我从不知道处男也可以验。要怎么验,可否先透露一下?

    她不禁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居然会玩起这种疯狂的游戏,如果被保守的父母亲和大哥知道了,她铁定会被修理得很惨。

    那可得你当场试了才知道。不过我也很好奇,你又要如何证明你是不是处女呢?

    哪有这样的试法,那岂非不管是不是都注定要被吃了才知道。彩懿噘着小嘴,对他的回答不甚满意。

    那你也要试了才知道,难不成还要我开具医生证明?这种老掉牙又八股的事情,小姐我可不屑做。

    哼!这一招他会用,谁说她就不能用?要比奸诈狡猾,她可不会输人家,在老爸的严格调教下,二十年来她能生活的这么优游自在,可不是白混的。

    日期?约个时间咱们见见面。

    终于到了最后关头,彩懿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就此收手,自己也玩的差不多了,该见好就收,否则再玩下去只怕会玩出问题。

    就在妙犹豫不决间,对方见她没回应,立刻又打出这样的字句:

    你怕了?

    经不起对方言语的挑衅,彩懿立刻回复。

    谁怕了,只是在想哪一天我比较有空,你不知道我可是很抢手的当红炸子吗?

    不过,字才刚打完她就后悔了。

    “这么写,好像自己是当妓女的。”她面色赧红地咕哝着。

    择日不如撞期,你今晚有空吗?

    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的她,看着对方传来的讯息,内心不断天人争战,在收与不收手中好生为难。

    算了,就当作是见世面、增长智慧。她甩甩头,贝齿一咬,下定决心。

    时间、地点由你定,我会准时赴约。

    结束交谈后,她虚脱的将人整个抛向一旁的床铺。

    完了,看样子这次是玩出问题了,早知道就该听翎芳的话。辗转反侧中,她开始为自己的贪玩感到后悔了。

    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喔!希望不会印证了下一句再回头已是百年身。

    上天啊!求求笋,保佑我吧!

    ☆        ☆        ☆

    路的另一端,杜晰宁朝着面前的电脑讪笑,对方是这个星期以来第一个让他感到有趣、好玩的人选,以往上应征一夜情的女人——不是嫌他丑,就是对方别有居心,这些人都不是他所想要的。

    他深深地叹口气,两眼黑神地凝视着空白的电脑荧幕。

    五年了!

    五年前,家人会怀疑他的“x倾向”,于是晰宁放弃了在台最高学府的课业和他的心理医师——许医师,一同赴美接受治疗。

    那位世界知名的心理医师发现他的同x恋倾向,是因为第一次不愉快的x经验,加上青春期羞涩的心理因素误导,所产生的假想症状,并不是真正的同x恋,经过一年的心理辅导与治疗后,他很快的就痊愈了。

    恢复正常的晰宁并没有立刻回国,他接受了许医师的建议继续留在美国求学,毕竟在美国不管是资讯或是师资上都能满足他的需求。

    就这样,他在美国一待就是五年,好学不倦的他这五年以三级跳的速度读完大学、攻完硕士,也拿到博士学位了。

    谁知才回国投入父亲的公司工作没多久,母亲朱霖萱就急忙帮他物色结婚对象,深恐他又落入gay的行列,于是开始天天上演着——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要他赶快结婚生子,不然交交女朋友或是金屋藏娇,养个情妇也可以。

    总之就是要他尽快去找个女人,将体内过多的j子发泄在女人身上,而不是男人身上。

    殊不知,在美国许医师在他课余之时,不是邀他上pub、逛酒家、欣赏上空女人表演钢管秀,就是玩女人找乐子。

    只不过这一切杜家没有一个人知道,因为当初许医师就曾言明,晰宁在美国治疗这段期间,所有行为他们不得过问。

    总而言之,在美国的生活他完全不缺乏女人的滋润与调剂,之前会落入gay的行列,那是少年认识不清所造成的。

    但是固执的朱霖萱才不管那些,反正一定要看到他结婚了,她才肯放心。

    “你会是我命中的凤凰吗?”晰宁对着电脑喃喃自语。

    厌倦了母亲三天一相亲、五天一宴会的骚扰,晰宁现在只想赶快找个对象,好让耳g清净。而,最快、最直接的方法,那就是上。

    为了测试对方的心态,他决定做个小试验,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祈祷,她不要被自己的恶作剧吓跑了。

    他不慌不忙的打开一旁的柜子,拿出造型用的皱纹胶和线笔,开始为今晚的约会做准备。

    化完妆后,脸上那道长疤果然不负所望地掩去他原本俊逸的脸蛋,变得更加chu犷刚毅。

    这个试炼应该不过分吧?!

    接着他打了通电话给公司人事管理课主任陈俊生,要他不管运用任何关系、人脉质源,务必将此次的人选调查清楚,并将资料eail给他。

    ☆        ☆        ☆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彩懿看着窗外y灰的天色,忐忑不安的心此刻就像鸣鼓般疯狂大作着。

    “完了,难道真的要为了一个玩笑而断送保有二十年的纯真?彩懿呀!你怎么能这么糊涂、这么蠢?”她后悔不已的敲着脑袋瓜,发出第五百六十七声叹息。

    在去与不去中她犹豫不决着,或许是为了让平淡无奇的生活加点刺激,只不过这刺激一加是不是会破坏往后的生活,她开始感到怀疑与畏惧。

    “罢了!横竖也只不过是少掉一层薄膜!”彩懿决定豁出去了,否则没解开心中的好奇,依她那烂个x铁定会吃不好睡不着,更甭说是好好用功读书了。

    下定决心之后,彩懿开始为今晚的奇遇做打扮,她在细致无瑕的脸蛋上大肆涂抹改装,首先她在嘴角边点了一个既丑陋又俗气的大黑痣,随即又将乌黑亮丽的长发绾起来。最后她还不忘将原本小巧诱人的x感樱唇加宽加大,再将复古型的chu边黑眶眼镜戴上,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对着镜子左瞧右看了好一会儿,彩懿对这身打扮实在是满意极了。“啊哈!够三八、够丑陋,我就不相信你看到我这模样时,你还吃的下去。”

    她边看边笑着,不过才一会儿的时间她又垮下小脸,因为她突然想到——她现在这等模样,等会儿怎么走出大厦门口,会不会吓坏了在中庭玩耍的小朋友?

    唉!希望警卫和邻居们不会被她这千年老妖的模样吓死,或许她得先找来个收惊的人,以备不时之需。

    脸上涂着十斤重彩妆的彩懿,为了怕吓坏他人,不敢直接穿过大厅走出大门,只得遮遮掩掩的爬楼梯往后门走。

    好死不死就在她伸手要打开后门时,竟然遇上对门以长舌著称的朱太太出来倒垃圾,朱太太看她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还以为遇上了变态狂,正打算扯开喉咙大声尖叫。

    幸好彩懿机警先出声和她打招呼,谎称自己得了水痘羞于见人,只得以丝巾掩面、走后门,否则还不知该如何将她支开。

    “王小姐,你这么大了还长水痘啊,真是可怜。”朱太太高分贝的嗓音带着嘲笑的语气安慰着。

    “没办法,被同学传染了。”彩懿边打哈哈边想怎么赶快打发她。

    “我家小玲上次长水痘,医生开了一罐药水效果很好,回头我拿给你抹抹看。”

    朱太太好奇的想伸手扯掉她的丝巾,看看彩懿现在到底有多丑,好成为她下次闲嗑牙的话题,幸好彩懿机警的闪过了。

    “不用了,我现在正打算去看医生,如果没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一步。”彩懿立刻夺门而出,深恐再聊下去会被看出端倪,那她明天就真的出不了门、见不了人啰。

    ☆        ☆        ☆

    这天晚上,彩懿驾着她红色的小arch来到指定的宾馆面前。新御宅屋

    她好奇的左探右望,直到旁边无闲杂人等时才迅速打开车门,以百码速度冲向柜台。

    彩懿带着口罩,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来到柜台则,chu哑着声音道:“小姐,我要拿516房的钥匙。”

    柜台人员打从她一进门后就以好奇的眼光看着她。

    “小姐,你放心啦,你来我们这里很安全,不管你是要偷情还是接客,都没有人会注意你的啦。”柜台小姐以台湾国语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彩懿圆滚滚的眼珠子不放心的四处瞄着,越看眼睛是越睁越大。

    “咦!那个不是某某艺人吗?”须臾,她惊讶的问。

    “嘘。”柜台小姐立刻掩住她的嘴巴,示意要她放低声量。“拜托,你小声一点好不好?”

    “她怎么会来这儿?”彩懿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正在等电梯的女艺人身上。

    “那你又为什么会来这儿?”柜台小姐没好气的反问着。

    “这……嗯……”彩懿抓抓头不知该怎么回答。

    “算了,我也不会要你回答。”她把钥匙拿给彩懿后,又低下头做自己的事情。

    就在彩懿刚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她又突然出声喊住她。“小姐,我忘了把这个给你。”她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保险套放在桌上。

    “两个够不够用,如果要多拿几个我这里还有。”说着她又拿出三个,一副要多少给多少,很慷慨的模样。

    “喔……”彩懿当场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子,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赶紧随便抓了一把就往楼梯冲了过去。

    “神经!都敢来偷吃了,还装成一副清纯玉女的模样。”柜台小姐轻啐了一声,随手将彩懿剩余没拿走的保险套又收进柜子。

    ☆        ☆        ☆

    一进房间,彩懿只能以目瞪口呆来形容她眼前所看到的,g本也不去管此次的男主角是否早她一步先来了。

    “这家宾馆和一般的大饭店不一样咧,好大的圆形床喔。”彩懿好奇的蹬坐在床上,在上面兴奋地跳跃着,像小女孩刚得到新玩具一样的开心玩着。

    “哇!墙壁全部都是用镜子做的,好新鲜喔。”她对着镜墙摆手弄姿,一会儿傻笑,一会儿张牙咧嘴,玩的好不开心。

    一会儿,新鲜感过了,她又开始寻找其他有趣的物品四处翻弄着。

    “好多开关。”好奇心特强的她劈里啪啦将那些开关全部打开。

    顿时,整个房间宛如一间春g,晕黄的灯光伴随着忽明忽灭的红光闪烁着,音响也播放着女子叫床时的呻吟声,身下的圆床开始有节奏地扭动、旋转,忽上忽下,一会儿向左边倾斜,一会儿又向右边晃动。

    “哇!”彩懿吓了一跳,惊慌的从床上挣扎着想爬下床,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身形一个不稳,身体就像狗吃屎似的趴在床沿,在圆床的转动下整个人好像要飞起来似的跟着旋转,而且越转越快。

    “救命啊。”此时,彩懿的脑子一片空白,只希望有人能对她伸出援手。

    为了避免自己成为色情录影带的男主角,晰宁一进房,就到浴室内检查是否有被偷装了针孔摄影机。所以打从彩懿一进门,他虽然知道她来了,可是他并没有出声,依旧继续着他检查的工作,直到她高八度的呼救声……

    “你在搞什么鬼?”晰宁快步走向前去将开关全部关掉,霎时整个房间立刻恢复通明。

    这就是晰宁和彩懿第一次见面时的景象,一个既丑陋又三八的女人在快速旋转的圆床上高声呼救,那模样简直是——好玩又可笑。

    “哇!”圆床才刚停止转动,彩懿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跳了下来,不管来者是谁,一脸委屈的抱着他哗啦啦地高声哭泣着。“我只是好奇,哪里知道它那么恐怖。”

    她边抽噎边用手臂将脸上的泪水抹去,泪水将她脸上的彩妆全弄花了,伴随着泪水、鼻涕在她脸上糊成一片,chu边的黑眶眼镜也在不知不觉中滑下鼻梁。

    此时的彩懿,模样就像舞台剧里的小丑,令人发噱。

    幸好晰宁早就见识过母亲朱霖萱敷脸时的七月女鬼样,心脏也被训练的够强壮。他顺手将她那丑陋无比的眼镜抛至一旁,拿出手帕将她脸上和着泪水的彩妆拭去。

    须臾,一张细致无瑕的脸蛋立刻呈现出来。

    这才是他想见到的,刚刚那模样简直就像是母夜叉。

    “你等一下。”晰宁的嘴角若有似无地浅笑着,将紧抓着他身体不放的彩懿拉开,迅速走进浴室拧了条毛巾,小心翼翼的把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擦拭干净。

    “这下总算好看多了,也可以见人了。不过……”他笑着捏捏她的脸蛋端倪了好一会儿,这才找出元凶,“原来是头发出了问题。”他又将她高高绾起的头发放下来,乌黑亮丽的秀发立刻如瀑布般轻泄而下。

    “你看,这才漂亮嘛,干嘛把自己打扮成丑八怪。”晰宁终于满意眼前所见的娇颜。

    看着彩懿清秀亮丽的容貌,晰宁封闭已久的心竟开始蠢蠢欲动。

    后知后觉的彩懿,g本还不知自己已经将底牌摊在敌人面前了。

    “你是谁?我长得这么丑,你还说我漂亮,你有毛病呀!”脑子还没恢复正常运转的彩懿收回游离的思绪,正眼看着面前脸上有一条长疤的chu犷男子。

    晰宁摇摇头,指着镜子回道:“你会不知道我是谁?”

    “啊!”镜子里映照出一张明眸皓齿,白皙粉嫩的俏脸,天啊!她的j心杰作全没了,彩懿懊恼地垮下了脸。

    彩懿的眼眸流转了一圈,不敢相信的指着他,语音微颤:“难道……你……你是……”

    “对,我就是。”顺着她的话尾,他点头承认。

    彩懿扁扁嘴,心想要她把贞c献给眼前这个人,还不如死了痛快。

    “我要回去了。”

    “你怕了?”

    “我没有。”彩懿立刻反驳。

    “那是嫌我丑?”

    彩懿深怕伤了他的自尊心,不敢坦白直言,神情畏缩的摇了一下头。

    “那为什么见到我就要走,难道你忘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晰宁有些得意的指着凶手——那张大圆床提醒着。

    “谢谢。”她心不甘情不愿的道谢后,想转身落跑。

    晰宁眼明手快地抓住她,挪揄地笑着说道:“记得古代女子都是以身相许报答她的救命恩人,我想现今应该也还适用这个条例,何况我们先前还约定好的,要一起做那件事,难道你忘了?”

    哪有人这样硬拗的啦!以前的女子眼界窄小,现在可是男女平等的世界,怎能混为一谈。

    “我……可是……可是……”彩懿紧张的快昏倒了。

    他立刻截断她的话,将计就计拐住她单纯的思绪。“说不出理由拒绝了吧,何况我长得这么帅,不要可是你吃亏喔。”

    彩懿抿着嘴,状貌可怜地嘀咕着。“这样子也称之为帅,我看是蟋蟀的蟀吧!”新御宅屋

    “你说什么?”晰宁作势要将她往大圆床推去。

    彩懿当场吓得花容失色,猛咽了口口水敷衍着:“我是说你很帅。”

    明知她是违心之论,晰宁还是受用无穷,他顺手将她搂进怀里,以暧昧的眼神看着她。“那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啊!开始?”彩懿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有问题吗?难道你忘了来此是要做什么的?”看她这副表情,晰宁玩心大起,促狭说道。

    “我没忘。”越说,彩懿的脸更黑,神情也更加苦涩,心也更沉了。

    天呐!他还真是积极,这哪像是处男?

    完了,她铁定被他给拐了。

    “你放心,我没唬你,我真的是处男,不过是在台湾是,我可没说在别的地方也是。”晰宁看穿她心里此时的想法,耸耸肩解释着。

    “你诓我。”彩懿一脸惨绿的吼着。

    心想:完了,她真的被骗了,噢!被骗失身,在报章杂志上多常见的字眼,只不过这次换她当了女主角。

    “你当初又没有问清楚,怎能怪我。”他一脸无奈的表示。

    彩懿隐藏在长裙下的修长玉腿,忍不住一直颤抖,抖的几乎快卷成麻花了。

    晰宁刻意忽略她的紧张,再一次问道:“可以开始了吗?”

    “在这儿?”彩懿惶恐的看了那张状似静兔,可是动起来却像吃人野兽般的大圆床,摇头说道:“我不要。”

    “怎么?这么大的一个人竟然怕一张电动床,说出去可是会被人家笑的喔。”晰宁故意拐弯抹角说她胆小。“何况,你看房间四周的墙壁都是用镜子镶砌而成,不管是在哪个角度、哪个方向,都能将你我交合的姿态呈现出来,这是可以增强x欲的。”

    天啊!彩懿听到“增强x欲”四个字,立刻哀声连连。“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

    “不行啦!这地方很贵的咧,不用是很浪费的,我们做人不可以这么奢侈,会遭天谴的。”晰宁仍故意戏弄道。

    “对不起,要不然这笔钱我出,可以吗?”彩懿红着眼眶,快要哭出来了。

    晰宁就是喜欢看她出糗的模样,j致纤巧的脸蛋被硬挤成一团,说有多俏皮就有多俏皮。“不要,就在这里。”

    “你为什么要强人所难嘛!”彩懿索x放声大哭。“人家会怕那张床,人家不要躺在上面,我也不要有那么多镜子照着我,我更不想看到和你做爱时的模样,多恶心。”

    她的哭泣声果然发挥了功效,晰宁连忙弃械投降,无奈地叹着气,屈服于她的哭声之下。“好,好,你说什么都好。”

    “真的?那我们赶快离开。”彩懿马上破涕微笑,也不管刚刚心里才暗暗发誓,宁可死也不肯与他上床的论调,马上拎起背包挽着晰宁的手逃离宾馆。

    一脸无奈的晰宁几乎是被架着逃出宾馆。

    唉!枉费他刚刚花了那么多时间做事前检查,全白费了。

   下一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