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娇妻在爱欲中沉沦

2018-12-13 16:57:23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去评论

    阅读全文

   第一章


    「滴滴滴」 手机里传来qq的音讯声。让正在沉思于工作的我吓一跳,好在

    我是一个人一间办公室,不会引起不好的影响。

    我打开qq窗口。

    「 这个周末我们准备来a市,有空出来坐坐」 发来信息的是杰,我的一位

    外地友,距我这儿2多公里,高铁只个多小时。

    「 我得家问问她。你知道的。」 我思了一下,答。

    「 看来你的工作还有得做啊。其实就是出来坐坐,也没别的意思,认识一下

    嘛,我们带着小孩的,要有什么也不方便。」 杰到。

    「 那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你们什么时候到」 「 中午之前吧,看买到几点的

    高铁票。」 「 ok,到了打我电话,我请你们吃饭。」 「 行。」 几句简单的问答

    后,彼此下了线。

    虽然只是寥寥几句,但却让我在心里泛起一阵悸动,虽然离我想象中的还差

    着几步,但却要真实的迈出见面的第一步,我竟然如年轻时一样心砰砰直跳,那

    一下思想杂乱的不想做任何事情,只期待着与妻子晚上的视频。

    在单位食堂的晚餐让我食之如蜡,拒绝了同事出去玩几把的邀请,我早早

    到了单位安排的单身宿舍,打开了随身带来的笔记本,无聊的浏览着上的新闻。

    晚上9点3分,电脑qq里准时响起了邀请视频的铃声。我有些急促的点

    击了同意。画面闪开,里面现出一个白皙的女人,她简单的穿着一件白色衬衣,

    慵懒的坐在电脑前,湿漉漉的头发简单的挽个髻。

    「 老婆大人好」 我激动的打上几个字。

    「 今天这么乖,没出去潇洒」 「 天大地大,约老婆最大。」 「 看不出来出

    去没几个月嘴巴都学会甜了,平时都这样哄别的女同事吧。」 「 天地良心,我对

    她们都纯洁的跟一张纸一样。」 「 是草纸吧」 「 家里有这么一个尤物老婆,谁

    还会出去玩那些个花花,家里都还没喂饱呢。」 「 是吗」 她的语气里明显带着

    不信任。

    「 当然。」 我有些心虚,「 老婆,你的衣扣扣高了。」 我赶紧转移话题。

    「 有吗」 老婆低下头,故意将胸往前挺挺,虽然是宽松的白色衬衣,却丝

    毫不能阻挡那惊人伟岸所衬起得美妙曲线,两道浑圆饱满的弧线仿佛挤得胸前没

    有一丝多余的空隙,加上被故意小一号的衬衣挤压出的两点凸起,完全可以看出

    她没有穿胸罩。

    「 是啊,不过还是有走光。」 我咽了咽口水。

    「 你是说这样」 老婆侧了侧身,将胸口侧对着摄像头,昏暗的灯光下,闪

    过那一抹惊人的半坡白皙。

    「 你越来越骚包了。」 我边打出流口水的图案,别写到。

    「 人家哪有。」 视频里老婆忍不住轻笑了一下,「 这才是骚包。」 她微张开

    口,微微伸出艳红的舌尖在娇艳欲滴的红唇上轻轻一扫,那么自然,丝毫不做作

    的妩媚,却让我瞬间感觉唇干口燥。新御宅屋

    「 你别乱来啊。」 我口是心非的。

    「 什么乱来」 老婆娇笑着伸手解开第一颗衣扣,当解到第三颗时,或许因

    为衬衣胸围太小,胸前的饱满早已在抗议衬衣的约束,衣扣解到一半竟似被无形

    的力量拉开,一对饱满白皙的乳房迫不及待的弹出两道惊人的弧线,颤颤巍巍的

    在我眼前抖动。

    「 我终于感觉到你那流鼻血的学生的感受了。」 我竟然也会有一种要流鼻血

    的感觉。那是一件真实的事,老婆是中学语文老师,平时都是一身职业装,有次

    穿着小西装自习给学生讲解古文时,没注意自己衬衣第三颗扣子给撑掉了,一直

    不停的叫学生站在身边,似乎没注意到自己的走光,直到一个男生站在她身旁流

    了鼻血。

    「 你讨打呀」 这一直是老婆最囧的一件事,尽管已为人妇多年,每次说起,

    她都会羞红了脸。

    一阵调笑后,老婆终究没有再进一步,要知道最终我还得依靠五姑娘,按她

    的话说:那是纯浪费子弹,还不如留着自己用。

    「 周末会有个朋友两口子过来。」 找着一个机会我告诉她。

    「 哪儿的」 「 a市。」 她似乎感觉到什么,隔了很久才答:「 来干嘛

    」 「 带小孩去欢乐谷,到时候咱们一起去。」 「 呃。」 她一个字,仿佛很有默

    契的没有去追问这个我从未提起的朋友,或者,其实她知道我所说的这个朋友的

    含义。

    我叫莫青,今年36岁,一个独自在外地任职的公务员,妻子苏婧,比我小

    5岁,中学语文老师,62的个头,相貌恬静,从大学时就是被号称宅男女神,

    如今虽然已有过生育却依然保持着88d、64、9的傲人身材,浑身散发的

    轻熟魅力,几乎秒杀一切眼闪狼光的男性。我无数次在无意的观察中,看到跟她

    交谈的男士仿佛不经意的扫过她的胸前和眼中闪过的炙热,幸好,这个天使魔鬼

    的混体早早的大三时就被我采摘,我是她的初恋。

    记得曾经有个友说过: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魔鬼。我也不例外。家里有

    这样一个尤物,我其实根本看不上外面那些庸脂俗粉。然而,时间长了我还是不

    可避免的发现:再美得东西,还是会有审美疲劳。我开始关注别的少妇很奇怪,

    我一直对少妇情有独钟,而且有一种我难以启齿的绮念一直环绕在我心中:刚

    结婚在做爱时我常跟老婆开玩笑说,面对着她,只要是个男人都得变成狼,愿意

    为她精尽人忙。结婚十年后,我竟在一次酣畅淋漓的做爱后,边继续流连于她胸

    前几近完美的浑圆,边感叹说,这样的好东西不能拿去分享真是可惜。老婆惊诧

    之余,狠狠骂我是变态。这使我开始正视自己的内心,加上独自在外一次又一次

    抗拒着各种诱惑,我忽然觉得其实有个办法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那个魔鬼新御宅屋

    终于从最深处开始跳出来,不断诱惑着我,直到有一天,在艰难的再一次抗拒了

    外来的诱惑后,我跟老婆qq里交流自己的挣扎时,说了「 交换」 两个字。

    理所当然的,这个想法被虽然夫妻间肆意交融,但骨子还是很传统的妻子的

    言辞拒绝,甚至是非常严肃的告诉我:如果再有这种变态想法,离婚也不是不可

    能。这让我备受打击,似乎一下失去了对性的兴趣。即使每周一次的家,在房

    事上也开始变得敷衍,甚至有时竟然半天搏不起来,即使看了片也是兴趣寥寥。

    要不是她一个闺蜜跟我在一个单位,知道我每天的行踪,她几乎要怀疑我在

    外面是不是有了别人。这样的局面持续了好几个月后的某一天,跟朋友拷了几部

    动作片,其中一部名字叫「 夫面前xx」 的,才看了一半多,我竟然一柱擎天,

    还没看下一部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她去办事,那一次少有的让妻子几次巅峰,瘫软

    后她轻轻的说:「 你真的病了。」 为了我的「 病」 ,她开始慢慢跟我说一些我感

    兴趣的话题,虽然看得出骨子里还是抗拒,但也不再从语言上反对我,我也不敢

    做的过分,很多时候都不会将某件事情说明,对于找什么样的夫妻,有什么要求,

    她都不置可否。我们很默契的不会把事情挑明,但都知道是什么事,就如这次来

    的这对夫妻。

    周末,我早早的了家,因为期待着什么,我没有跟老婆提要求。因为知道

    什么,老婆也没有求什么。而且竟然有些彼此尴尬的早早睡下。

    第二天上午9点多,我接到了对方的电话,说还有半小时就到了。我赶忙带

    着老婆、女儿开车赶往高铁站。

    「 你就这样去能认识他们吗」 路途中,一直沉默的妻子忽然问了一句话。

    「 好认」 妻子的话让我心一阵狂跳:她果然是知道的,而且没有抗拒。至于

    怎么好认,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点5分,高铁准时到站,看着涌出的人群,我有些激动,又有些紧张,

    虽然都知道是怎么事,但如果真的没认出来,还是非常尴尬的。好在对方确实

    好认,也或者是彼此真的有缘吧,虽然在上视频过、2,但当对方夫妻走

    出来时,我一眼就认了出来:果然是夫帅妻靓,男的曾经是健身教练,现在自己

    开着一家健身俱乐部,一个很帅气的男士,我姑且叫他强吧。强的爱人叫燕妮,

    比我老婆略高,曾经是某宝的模特,典型的性感靓女,男士壮硕的手中,抱着一

    个4、5的男孩。我侧眼瞄了一眼老婆,第一次见到他们的老婆脸有些红红的。

    总算之前跟他们夫妻都交流过,所以中间没有怎么冷场,而且他们也知道我

    家的情况,除了有意避了一些事情,看得出他们也在刻意迎着老婆。第一次

    的见面形成其实很简单,就是两家带着小孩一块去游乐场,他家的小男孩特别喜

    欢我家女儿,时刻跟在她后面,这让我们两对夫妻不知不觉有了单独交流的机会。

    看得出他们对我们十分满意,却不知道妻子是什么感觉。尽管知道她都清楚,

    我依然没有把握撕开这层膜。不过不管怎么样,一天的游玩大家都十分的开心,

    妻子也似乎撇开了她刻意避的问题,把这当做了一次普通的家庭聚会。

    晚饭我特意安排在了一个水库边的农家乐,老养的一条胖乎乎的松狮引起

    了两个小家伙的兴趣,轮流抱着它玩的不亦乐乎,这时候我们两家终于得以稍微

    安静的坐在了一起,看着两个小家伙大呼小叫的满院子跑,我的心中充满了惬意,

    两家人就如认识了许久的朋友,已是毫无隔阂的交流、欢笑,心情也不知不觉放

    松了下来。

    晚饭的客人比较多,等着上菜还要些时间,不过反正我们不赶时间,反而多

    了些交流的时间。交流中,我暗自瞄了老婆几次,今天她刻意穿着一身保守的职

    业装,衬衣、长裤,可她一直就不知道,不管什么衬衣其实都挡不住她的波涛汹

    涌,反而因为勒身的设计,更突显出她的伟岸。强看向老婆的眼光闪烁着异样的

    光芒,妻子显然也发现了,每次面对强炙热的眼光时,都会有些惊慌的躲闪。我

    也在偷偷观察着燕妮,她不似妻般丰腴,要苗条一些,但一身白色的紧身齐步裙,

    鼓啷啷的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迷人的线条,配上她白皙纤细的大长腿,整个就一

    迷死人的ol。听强说她原来其实是某宝的臀模,这使我虽然知道她是正面坐着

    的,但还是忍不住时不时的眼神会往下瞟,燕妮显然也发现了,有些忸怩的将翘

    起的二郎腿前的短裙摆往前拉拉,虽然其实也拉不了多少。我尴尬的咳嗽几声,

    端起茶杯掩饰。强呵呵的笑了,站起身来:「 上个厕所。」 强的离开,让妻子似

    乎放松了一口气。燕妮狡黠的笑了,凑到她耳边轻轻问了句话:「 你觉得我老公

    怎么样」 妻子脑袋嗡得一声响,几乎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你说什么」

    她的声音有些异样。

    「 我说你觉得我老公怎么样」 燕妮故意加大了音量,恰好能让我听见。

    妻子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耳根:「 什么怎么样」 「 怎么样就是你觉得满不满

    意咯」 燕妮没有再刻意压低音量。

    「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妻子有些惊慌的答。

    燕妮咯咯的笑着,没有再追问让妻子窘迫。而我也看到,待强来时,面红

    耳赤的妻子已几乎不敢直视强,弄得强有些莫名其妙。

    第一次见面就这样结束了,分手时他们都十分愉快,妻也似乎已忘了之前的

    窘迫,虽然在强咄咄逼人的逼视下还有些不自然,但至少不再像之前那样躲闪。

    将强一家送到宾馆,我们也带着已熟睡的女儿了家。一进家门,妻就急急

    的进了洗手间,说一身臭死了,要洗澡,醒来的女儿则占据了另一个厕所。恰此

    时我肚子忽然疼起来,急忙催着她出来,她只好没洗几分钟抱怨着出来。坐在马

    桶上一阵放松后,无意的一偏头我看见洗手台边的洗衣篓里堆放着妻子换下的衣

    物,最上面是她换下的黑色内裤。咦,怎么会有些亮晶晶的闪光我记得那是纯

    色的啊。我好奇的起身拿过来,黑色内裤的裆部正中间那是一小团浸湿,用手指

    轻轻一捏,有些滑滑、黏黏的。

    原来如此,我会意的笑了。

    那一晚,我异常的凶猛,妻也略带着几分狂野的迎着我,下身许久未有的

    湿滑让我都有些吃惊。她全程闭着眼。

    有了第一次愉快的见面,之后我们与强夫妇的交流顺畅了许多,彼此在上

    也视频了几次,当然都是正常的聊天,谁也没提别的东西。期间,强还单独加了

    妻子的qq,聊了两次,具体聊了什么,强总是有些神秘,妻子也是支支吾吾的

    不肯告诉我。转眼又到了周末,强约我们带着小孩去他们那儿玩海,妻爽快的答

    应了,还特意换上了一件碎花长裙。结果到了之后才知道,他们离海滨还有几十

    公里,强说两个小孩会让当幼师的小姨子带去儿童两日夏令营玩,晚上睡夏令营

    。

    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反正我看见老婆听见后脸红红的,看向我时眼神还

    有些惊慌的躲闪。

    上午我们还是跟孩子们玩了一上午,直到中午强的小姨子决定带孩子们去赶

    夏令营的饭点,跟其他孩子一起吃午饭。强则开车带我们来到海边,安排了一家

    5星级酒店的餐厅一个临海包厢,餐厅在海滩后的悬崖上,用餐是小方桌,临海

    一边是整面的落地玻璃,能够远远的看见海滩,包厢的一角放着一架三角钢琴,

    果然是一处高大上的所在。新御宅屋

    进去后,强提议大家交换着坐,说是交流着融洽些,两个妻子都同意了。不

    过都是第一次在这样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4个人多少有些尴尬。说话也是有一

    句没一句,当然,也因为导气氛的两个男人此时心思都不在了这上面。我看见

    强右手撑着腮帮,侧着身面对妻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什么,左手放在桌下,妻

    低头躲闪着他的目光,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着,偶尔像受了惊一样不安的抬起

    头,看我一眼,发现我似乎没怎么注意她,又低下头。我一边观察着老婆,一边

    也注意着身边的燕妮,她今天穿着一件橘红色的齐步裙,胸前开出一个桃型口,

    张扬的露出一条幽深的沟,使得我的眼神大部分时间都在那上面流连。

    「 你看你们喜欢吃什么菜。」 燕妮在接过服务员的菜单后,借口要研究一下,

    让服务员先离开,然后将菜单递给了我,递过来时,手臂挨我一下。

    「 这里的菜我不熟悉,你给我分析下。」 我对燕妮说。她答应着凑了过来,

    跟我翻着菜单,有意无意间,她的饱满会在我手臂上触一下,让我感受到那份惊

    人的弹力。

    「 这菜是怎么做的」 我左手将菜单树起来挡在我和燕妮面前,右手虚指一

    下菜单。

    「 哪道菜」 燕妮又凑过来,却不曾想我右手乘势放了下来,直接摸到了她

    大腿。

    「 你胆子真大。」 燕妮轻声嗔我一声,偷看了对面一眼,发现强跟婧根本没

    看这边。也就没有了其他表示。

    燕妮的腿很圆润,皮肤如同撒了滑石粉一样的滑,让我顷刻间树起了帐篷。

    燕妮显然发现了,吃吃的笑着:「 男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 都难

    道你经历过很多男人」 我不好意思的左手伸进裤子将蠢蠢欲动的家伙掰开。

    「 是啊,怎么样。」 燕妮挑衅似得一抬头挺胸,胸前的沟更突兀了。

    「 好大哦。」 我色色的盯着那条沟。

    「 还不是没你老婆的大。」 「 这你都看得出来。」 「 我老公说的。」 她偷偷

    附在我耳边说,哈出的热气在我耳蜗里,热热酥酥的。

    「 这色坯。」 跟强我已经很熟悉了。

    「 听说你以前是做臀模的」 我轻声问她,右手在说话间已勾进了她双腿间,

    让她裙摆撩起,在她大腿根部流连了一伙儿,忽然食指直入谷底,摁在了她温润

    的两瓣间,那儿已能感觉到湿的温度。

    「 你湿得好快。」 我偷偷在她耳边说,顺口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

    「 你好坏。」 她有些微喘。

    「 那你是喜欢好男人还是坏男人」 我手指用了用力。

    「 那看你能有多坏咯」 燕妮双眼迷离的看着我。

    「 好像看看臀模的臀有多迷人。」 我的手指在她双腿间隔着内裤快速的抖动。

    「 你待会就能看见了。」

    娇妻在爱欲中沉沦 1

   下一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