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蛟龙降凤

2018-12-11 17:28:44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去评论

    阅读全文

危险的相遇

    第一章:

    阳光如同蚕丝被一样温暖,简简单单的直s进人的心里。盎然的春意给人一种疲倦之感。让人想念起冬日里温暖的被窝来……

    红色的敞篷跑车上,一个妖娆的男子半闭著眼,开著车。慵懒的靠在车座上,不像是在开车,倒像是躺在自家的沙发上享受。

    悠闲的开著车,男子享受著这样温暖的阳光。但是,车子的速度,却没有一点点减下来的意思,依然毫不在意的开车。

    慵懒之态,浑然天成。新御宅屋

    突然,前方拐角出现了一辆银灰色的轿车,轿车开的不快,但是,那个半闭著眼睛的男人就不是那麽遵守规则了。

    在看到那一辆银灰色轿车之後,眼睛不紧不慢的睁开,然後不紧不慢的踩下刹车……

    似乎已经预料到绝对不可能车毁人亡……

    “斯──碰──”两辆车,果不其然,来了个亲密接触。

    虽说是亲密接触,但两人也没什麽大碍。两人的车子因为亲吻过於激烈,擦过了一道道痕迹……

    男子的红色跑车被擦掉了一块漆,而银灰色车子就要凄惨一点了,右面的大灯被撞毁。必须要换一个了。

    银灰色车子的主人走下车,一脸淡然的查看著车子的情况。不紧不慢。

    看完车子,男子走向红色敞篷车。一脸玩味的看著半闭著眼,一脸无辜的男人。

    “兄弟,你说,要怎麽办呢?”

    似乎觉得眼前的男人镇定地很有意思,男子玩x大发,急忙开门下车,急切的问道:“哦,对不起了,不小心抢了你的道儿,你看看怎麽办?”男子的说的极其诚恳。似乎真的有心知错,不过看到男子在说完之後一脸看好戏的表情,之後。绝不会这样觉得了。

    “你说呢?”对面的男子开口。依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看著他。

    “大哥啊,你千万不要报警,我是新手,因为交通问题,已经被记录了好几次;了,都快满分了,你就行行好,我们私了吧!”

    “不想叫交警?”男子意味深长。

    “大哥啊,你就行行好,我还不想被禁驾,没了车比我没了命还要痛苦,你就行行好吧……我可以帮你修车,可以给你补偿费用,只希望你千万千万不要叫交警来……”男人说的声情并茂。

    “既然这样,那好啊。”

    “谢谢你啊,感谢你的大恩大德,谢谢你妈把你生出来,谢谢你爸和你妈结婚把你生出来,谢谢你爷爷nn结婚把你爸妈生出来……”男人越说越离谱,几乎要把八辈祖宗都说尽了……

    而那个男人呢?则是一脸看好戏的样子。也不喊停。

    等男人说了十多分锺之後,才停下了。

    “你说完了?”男人问。

    “恩,我感谢完了”男人本以为男子会阻止自己说下去,没想到那男人竟然有兴趣听他把话说完,没有办法,只好硬著头皮说下去。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为了更好的感谢你,请你给我你的名片。”这个男人一看就是有修养的j英分子,当然有名片。

    那麽有意思,可以让他吃瘪的人,还真没几个。这一点,激起了男人的挑战欲和浓厚的兴趣。

    “我的名片。”男人从西服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男人。

    林青龙

    南风集团中国区首席执行官

    联系电话:00005576918

    清清爽爽的名片上,只有一点信息。联系电话,是公司的。没什麽用。

    不过最让人惊异的是他的身份,南风集团中国区首席执行官,这样高的职位,难道没有司机吗?首席执行官,难道不用工作,还有时间听他在这里胡扯?

    而且,这个南风集团,似乎刚刚进入中国没几年,就已经占了同种产品市场的35。进入中国市场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可以把市场占有额度发展到那麽大。需要的不仅仅是後备资金的支持,还有公司高层的智慧。

    这一点上说,习清还是很佩服眼前的这位首席执行官的。只是,你将是我的生活调剂。让我来好好的来调,教一下,这位首席执行官吧!

    换掉深思的认真,换上了那痞子式的表情。

    “啊,大哥啊,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撞了您的车子,对不起啊,对不起啊……”连续时候了多个对不起,林青龙只是看著,一点组织的意思都没有。

    讨不到好吃,男子只好作罢。

    “没关系,你很有礼貌。”林青龙的话里,依然是玩味。

    “啊,我好像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没名片,只能口头跟您说了”

    “没有关系。”

    “我叫习清,目前是无业游民。”

    听到习清的话,林青龙很想笑。“哼,无业游民。无业游民可以买到价值400多万的跑车,那我岂不是可以买到火箭去火星了,小子跟我玩,小心引火上身……”

    就算知道,林青龙也只是在心里想著,并不想拆穿习清的小玩笑。只是起了兴趣,到想看看习清接下来,怎麽办……

    “恩。”淡淡应答了一声,算是听见了。

    “林青龙先生,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私人电话啊,我想要好好的修理一下你的车子,恐怕今天没有办法给你……”为难的语气似乎真的是诚恳的。但是,习清,掩饰好你那一抹坏笑的话,我也许会相信。

    原来,你真的想惹火上身啊……呵呵,那就让我来看看,你这一丝清风能搅出什麽好气象来……

    正好,最近生活太无聊了。

    江南那个家夥,让我找习风,还不能让江老头子发现,这麽大的中国,找死也找不到吧……

    而且,最近心情极差。

    就让我来看看,你能不能让生活,有趣一点呢……

    “我的手机是12345678901”

    “啧啧,这号码,就是首席执行官的气派啊……”习清装作很惊异的一脸羡慕。

    心里却在说:这数字,真符合你那面瘫的x格。呵呵,平静的湖水,就由我来搅动吧。

    很不幸的,首席执行官,你要小心咯……

    “那,还有什麽事情吗?”林青龙似乎是想离开了。

    “哦,林先生,我明天要把车送到哪儿呢?”问出电话,还不够,习清,还企图问出林青龙的地址。

    “地址,我看就算了吧,你送到公司吧,我想你知道公司在哪儿。”

    讨要不到,习清也不好硬抢。

    “哦,我明白了。那林先生,你需不需记下我的名字。难道不怕我带著你的车逃走吗?”

    “你不会。”林青龙说的很清楚。

    呵呵,相信我吗?真是可爱的执行官呢!

    “那,林先生要不要我送您回去呢?”

    “不用了。谢谢”

    说完,男人就离开了。

    留下,心脏被挑战欲占据的快感。

    宁愿不爱

    初春的夜晚总是来得那麽匆忙,如同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总是生龙活虎的想要见到自己的恋人。太阳一落山,就赶快用自己的黑暗占据了天空的蔚蓝。

    偌大的屋子里,习清一个人,像只猫一样悠闲地半躺在自家的沙发上,刚刚洗完澡的他头发简单的垂下来,头发上的小水珠因为没有擦干净而顺著略长的头发滑下来,从脖子落入後背,或者随著锁骨滑下来。悄悄隐身於浴袍里。

    说实话,习清长得真的很美,虽说是男人,但是那种由骨子里面透露出来的妖媚却是怎麽也掩盖不了的,但是仔细看看,他的妖媚又不似女人的娇柔,妩媚,只是单纯的如同妖j一样的魅惑,一种诱人犯罪的魅惑。

    习清的头发很长,如果垂下来可以完全的遮住脸。但是,这样长的头发长在一个男人的头上却不显得突兀,而且,作为一个外人,你无法看出有什麽不妥的地方。

    习清,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矛盾而又不矛盾的人。

    一个人半躺在沙发上,似乎有些空虚的无聊。

    人嘛,难免会有这样的时候,一个人,呆呆地坐著。空虚的不知道干些什麽。华美的月光总是让自己想起很多。回忆起那些往事,总会有种寂寞和黯然。

    冰冷的灯光似乎在讽刺著心灵的空虚,现在的人,不都是这样吗?

    手机声突兀的响起,打破了已经凝结的空气。习清的心中,似乎很期待这个电话的到来,至少,不用再一个人泯没在寂寞和空虚当中。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打心底里期待著一个人打破自己的思考。有些像是逃避现实,但是却可以获得暂时的慰藉。即使是逃避又有什麽呢?只要不痛苦就好。

    任何事情,只要自己开心就好,永远自我。习清就是这样,或许看起来有些没心没肺。那也只是因为受伤太多。

    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哥哥”

    “哥啊,怎麽想起给弟弟打电话了?”深吸了一口气,从刚刚的情绪中解脱出来,继续穿上浪子的外衣。轻佻的语气,听著有些欠扁。

    “还说呢,我那天给你打电话你不是在和女朋友鬼混?还说哥不给你打电话。”那边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尽管带著假装的怒气。

    “哎呀呀,哥啊,你是赶得时间不好,谁让你每次都挑我baby在的时候打电话。”

    “你呀你,都24了还不找个女朋友安定下来,整天吊儿郎当的。你说说,你现在同时踏了了几条船?”

    “嗯,我想想哦。有lily,凤仪,小青……”数了十几个人的名字之後。习清又总结x的来了一句。“哥啊,我只踏了12条船,不算多了吧……”

    “……”那边的男人似乎是无语了。在电话这头,都可以感觉的那边的男人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果然,男人沈默了十几秒之後,严厉地说:“习清,你要是在我身边,我绝对好好教训教训你……”

    “哎呀呀,那可真悲剧,我在这儿,你在那边,打不到我。”

    “好了,我不跟你说这些了,你早点找个人安定下来吧,青春,已经快过了。毕竟,你是我唯一的弟弟。”

    “……”那边的男人语气很诚恳,带著哥哥对於弟弟的那种特殊的情感。声音,传到习清的耳朵里,总是有些触动的。

    多久了,唯一让习清觉得暖暖的人也就是这个哥哥。习风了。

    习清是孤儿,一出生父母就遗弃了他,九岁之前。他一直住在孤儿院。小时候因为体弱多病,他经常被人欺负,但是那又怎样,心高气傲的他从不服输。即使被人欺负也绝不接受侮辱。

    所以,那个时候的他身上几乎没有断过疤痕。总是伤痕累累。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了九岁那一年,习风的父母来到孤儿院领养了他,取名习清。即清高自傲。z

    习清,是他自己取的名字。他,就是要清。

    绝不重蹈覆辙,伤害自己。

    舍弃原来那个“凤凰”名字。

    然後,在习风的家里,他终於可以开心的生活了。小时候,他受过太多的苦,对於别人的好,显得不知所措。也很难接受,但心里却狠狠的期待著那样的温暖。

    装作冷漠淡然的样子,轻佻的语气说话,为的是掩饰心中的那些不知所措。

    父母,没看出来。唯有习风,他的哥哥看出来了。然後小心翼翼的呵护著他,从不让他受伤。

    所以,在他的心里,没有养父养母,只有习风一人。他的哥哥。

    “哥,我不想。”这是他的真心话,他说的时候,很认真,没有丝毫轻佻的语气。

    “为什麽?”电话那边的人似乎没有什麽惊讶,只是淡然的问出口。

    “哥,爱上一个人,你不觉得很痛苦吗?而且,先爱上的一定是最痛苦的。”

    “……”习风没有说话,任由习清继续。

    “哥,你一直到现在都还不结婚,不就是为了他吗?都快5年了,你还是忘不了他。五年来,你没有一天是真正开心的。”

    “当初,是我推开他的,不能怪他。”习风的声音很低,带著微微的哭腔。

    “可是,都5年了,难道你还不能忘了他吗?这样折磨自己,你觉得值得吗?”

    “不值得又怎样,有些事是不能用值得和不值得来衡量的。”

    “我,做不到。如果要痛苦,那我还不如不付出真心,不去爱。”

    “……”习风,又一次沈默了。他确实是不知道怎麽说了,正如习清说的,那样折磨自己,确实不值得。可是,有些事情不能自己想不去想就不去想。

    人,就是这样矛盾,明明害怕著,却还要不断地去想,如同自虐。

    “哎,我也不知道怎麽说了,不要伤了自己就好。”男人关怀的说。

    “我知道了,哥。你看你弟弟什麽时候伤过自己?我那天不是过得逍遥自在?”重新回归那轻浮的语气。重新回到“习清”

    “那就好。这个周末是妈妈的忌日,你回来吧!‘路西弗的’的工作先交给秋天吧!”

    “哥,你知道我在开夜店了?”习清很惊讶,自己做得那麽隐蔽,怎麽会被哥哥知道。

    “你啊,我还不知道?18岁开始玩股票,赚了100多万。玩了一个大学。继续重c旧业。去年刚刚赚了1000万吧,400万买了一辆跑车。剩下的钱,在北京t路k号开了一家名叫‘路西弗’酒吧,而且做著皮r生意……手下15个美女,12个男孩儿。都是你在各地旅游的时候赎买的孩子。还有一个名字叫‘秋天’是你给取的名字。他是你不在的时候的总管。现在,你的店已经开了9个月了。是吗?”男人很淡然的陈述了自己弟弟所做事情的事实……没有愤怒,没有悲哀。

    “哥,你了解的那麽清楚?”习清的下巴似乎都要惊的掉下来了。

    “那是,我当然知道了。你干什麽事情,还能瞒得住我?”习风似乎有些得意。

    了解这些当然是正常的了,他一个大学管理专业的老师,平时除了讲课就是了解弟弟的一切……而且教过的学生现在基本上都是老板,想要知道这个,还不容易?

    “哥,你弄得我都没隐私了……”怨念的声音。

    “这不是关心你嘛?爸妈都去世了,我就只剩下你这个弟弟,我当然要关心多一点了。你要是不想让我知道,我就不知道算了。不过,你开夜店小心点,最近严打的。我虽然不支持你开夜店,但是,谁让你是我弟弟呢,爱怎麽样就怎麽样吧……小心点就好了。”

    “哥,你真好……”大大的撒了回娇。

    “别叫那麽r麻。你哥我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习风哆嗦一声,说。

    “没关系,皮疙瘩炖汤,好喝。”习清很开心,本以为哥哥作为老师会义正言辞的让自己停止营业,这下好,哥哥不管,自己就不用躲著,背地里行动了。

    “好喝,你来喝?”

    “不要。”一口拒绝。

    “好了,不跟你说了。早点睡哦……我挂了。”

    “好。拜拜。”

    挂上电话,习清心情大好,打开了客厅里面的大电视。

    一边喝著清茶,一边看著电视。依然悠闲自得。

    想玩?我陪你。

    或许是昨天哥哥打电话来了。习清的心,很淡然。一夜睡到了天亮。

    白色的睡衣随意的套在身上,走到窗前,远远的看著。这儿的风景很好,可以看到整个城市。习清喜欢这种傲视天下的感觉,站在高处,看著地下的人类如同蝼蚁一样的忙忙碌碌。

    那样乏味的生活,不是辜负了上天赐予的x命吗?

    他的人生哲学是挑战,是征服,是玩弄,是体验高处的刺激与快感,即使高处不胜寒。在深夜的某个时候,他会感到一丝丝的寂寞。可是,比起征服的快感,他不觉得这一丝的寂寞有什麽。

    他,就如同傲视天下的凤凰。

    不知怎麽的了,习清想起了昨天的那个叫做林青龙的男人。

    这个男人勾起了习清的征服欲。那男人昨天的表现让习清拍手叫好。很淡定的男人,没有一点龙的倒腾劲儿。不过,很有趣。至少让习清吃瘪了。

    “啧啧啧……林大执行长,让我们玩玩吧……”嘴角,扬起一个完美的弧度,邪气的笑容和只属於他的魅惑。

    早上去‘路西弗’逛了一圈之後。

    习清就叫出了他的一堆红颜知己,然後,一起狂欢了一下午之後。习清才回到家中。

    “哎……多麽惬意的生活啊……就是有点单调。找点乐子吧……”一个人坐在自家的沙发上,习清自言自语。

    打开手机。打下一段话。

    “哟,林大执行长啊,请问您在干什麽呢?车子我已经修好了送到公司咯。不知道你还满意吗?不满意的话,我帮您在修修?我很乐意效劳哦_”扬起一抹笑意。

    点击了发送键。

    “不用了,修得很好。”不久,就有了回复。

    看来,林大执行长已经下班咯,回的那麽快……

    “哈哈,我的朋友技术不错哦,当然,我也帮您修了一下,里面可是包含著我深深的敬仰哦,以後开车的时候一定要想到我哟……”看著自己打好的文字,习清很想知道,到底林青龙看到他的短信会是什麽表情呢?

    “呵呵,一定很可爱”习清自顾自的感慨。

    当手机那边的林青龙洗完澡,看到手机的短信时,嘴角扬起了和习清一样的笑容,似乎在嗤笑著习清……

    哼,习清啊,这麽积极。小心惹祸上身哦……

    “谢谢,我会的”

    收到短信,习清冷笑一声。

    “不错,知道怎麽避重就轻。”新御宅屋

    一条路走不通还有别的路呢!反正俗话说的好吗,条条大路通罗马。有这样的一个征服对象,不错。

    “您可以在开车的时候想到我就太好了,我会一直想著你的哦……┌(┘3└)┐

    冒昧的问一下,您有女朋友吗?”委婉不行,那我就直白一点咯……哼,很好。习清啊,你胆子真大。竟然来玩老虎的尾巴,你是觉得我是hello kitty呢,还是觉得我是一头生病的虎呢?

    竟然敢这麽玩……

    “你问这干什麽,这似乎是个人隐私吧”看你怎麽辩解,怎麽把黑的说成白的。

    “林大执行长啊,您难道不知道吗?我真的是非常非常敬仰你啊,你那麽年轻,竟然已经是南风的首席执行长了。作为一个社会蛀虫,无业游民。我是多麽的敬仰你啊。在我的心里,你就是那天边的神仙。我对您的仰慕可是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像是那天边璀璨的星辰,永远闪著动人的光芒,穿越了几千万光年的仰慕啊,请您看在一个崇拜者的份儿上,告诉我吧,我发誓,我绝不会说出去的……”

    这样,总行了吧。看你怎麽拒绝……

    暧昧的一笑,然後,点击了发送键。

    收到短信,林青龙努力抑制著笑,习清啊,你是太聪明了,还是太笨了呢?

    这样的解释,真亏你想得出来。

    仰慕?我敢确定,你现在一定在笑……

    看我怎麽回答是吧。那我就告诉你咯。仰慕者。

    “没有女朋友。单身。”

    对於这个回答,习清显然没有在意,单身,谁信啊。车子上女人的包和女人的衣服难道是我塞进去的?

    一看就是个风流少爷样,还单身。你骗谁呢?

    长得还不错,应该是那种博爱型的人吧……

    追你的女人应该已经排到北京外面了吧……

    既然这样,那我就顺著你咯……

    为了表示一下作为崇拜者的热情,还是这样吧“真的吗?”

    “骗你干什麽,再说了,我怎麽忍心去伤害一个纯情粉丝的苦苦追随呢?是吧”

    习清啊,想跟我玩。那我就陪陪你咯。

    很不错,你勾起了我的征服欲。反正现在还没找到习风,原来的房子已经易主了。只能慢慢找了……

    那麽无聊的生活,来一个小宠物玩儿,也不错哦……

    “哦,那真是太好了。那样的话,我就不怕你的女朋友会吃醋了,好了。现在已经太晚了,首席执行长,睡吧,记得梦到我哦_”不说了,现在,还是神秘一点比较好。暧昧吧……

    林青龙,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强……

    关掉手机,以免那些无谓的红颜知己打扰。坐在电脑前,习清看起来股票。顺便找了一下林青龙的资料。可是,上的资料似乎也不多,只有一些短介绍,连个照片都没有。更别说习清想要的了。

    收到短信的林青龙暗自感慨著。

    哼,习清啊,还好你比较自觉,诱敌深入?那我就依著你吧,总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麽把戏吧……

    这个时候,林青龙的电话倒是响了起来。

    “江南,怎麽了?”林青龙有些惊异,江南怎麽会这麽晚打电话。

    “青龙,你在中国注意一下南g家,他们最近有些动作。”对面的男人声音冷冷的,冰点一下的声线。

    几乎可以凝结林青龙这边的空气。

    “南g家族在中国也有业务?”新御宅屋

    “刚刚楚清寒发来的消息说的,中国的青帮已经正式由郑宗仁管理了。而且,楚清寒也已经获得了南g老爷子的信任,他和郑宗仁一起管理青帮,发展中国区的黑手党势力。”

    “什麽?青帮?你是说老虎屈服南g家了?怎麽可能?青帮可是中国最大的黑手党组织了,而且老老虎心高气傲,怎麽会甘於屈居别人的手下?”林青龙似乎很不相信。从某个意义上讲,林青龙还是很欣赏老虎的。带著一帮兄弟爬滚打,黑白两道都很敬重他。连xx市的市长跟他都有交情。

    把青帮从一个小混混帮派发展到中国最大的黑手党只用了15年,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他手下的兄弟有一个还是和林青龙不相上下的杀手。

    林青龙暂时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代号d。

    “老虎去年1月份刚刚去世,应该是被人暗杀了。林玄接手青帮,转眼就投靠了南g。”江南说到这儿,声音似乎又降低了八度。

    “那麽说,林玄应该是有问题的咯!”违背boss的意志,这样的不忠,谁都看得出来。

    “大概吧。我不知道。”沈默了好一阵。江南又开口“习风,你找到了吗?”

    “没有,他们搬家了。”作为江南最好的兄弟,此时的林青龙也不知道怎麽说。

    “是啊,不搬家也不行的。那个时候,老头子差点杀了他。”江南说著话的时候,语言里,只是透著深深的悲伤。不再冷酷。

    “你别担心了,你五年前你为了他差点杀了老头子之後,老头子不是没有追杀他了吗?他现在应该过的很好吧。”

    “是啊,希望他过的好点吧!你再多找找,就是翻遍全中国也给我找出来。”江南的话里带著一丝决绝的味道。

    “我知道了。我会保全他的安全的,就算是那我的命去换也成,行了吧……”林青龙对这个兄弟简直是无语了。

    “你也最好别受伤,多注意一下南g家,楚清寒下周就要回国了,你有什麽事情可以跟他联系。”声音,又一次恢复了冰冷。

    “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林青龙已经不知道说些什麽好了。似乎在为江南觉得不公平。被老爹拆散他和她的情人,又被迫结婚。有了个女儿还是被下药之後搞出来的……

    一个人带著个孩子天天忙里忙外的,还要天天跟老爹斗智斗勇,恨老爹又不能不听话,已不听话情人就差点被杀。

    简直就是折磨自己嘛。

    所以,林青龙很早就决定吸取江南的教训,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爱上了,反而痛苦。还不如不爱呢……

    林青龙。习清。都不知道,他们在这个问题上似乎有著相同的见解。

    不知道他们知道以後,会怎麽想呢?

   下一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