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骇客伶姨

2018-12-07 16:35:31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去评论

    阅读全文

    淘肉文第一章 诚实的奖励


    作者:

    晚上六时许,公车上………

    “小正乖,吃完麦当劳就到g妈家去喔,今天就住g妈家哟。”

    这,是五年前的事了,我爸妈常要外出应酬,这时妈的闺中密友伶姨就来带我到她家去。

    伶姨年龄比妈小上一大截,怎么认识的我不知道。只知道伶姨是我g妈。

    我只知道,爸妈只要计算机有问题,一定是一通电话问伶姨。伶姨原本在她以前念的大学计中任职,后来

    被一家信息公司聘去当安全部总监。

    做没多久公司要升她的职,伶姨却厌烦了还得不时到公司的r子,婉拒了提议。

    那公司为了留下伶姨,请伶姨当首席安全顾问,要不要到公司随伶姨的意。

    之后陆陆续续有不少公司慕名而来,伶姨又多了不少顾问头衔。

    当然,伶姨也接了我爸妈一家子公司的首席安全顾问聘书,只是先和我爸妈约法三章,言明绝不支薪。

    伶姨平r就待在家,她还有个嗜好就是计算机游戏。

    新游戏一出来,一定先出现在伶姨家。常常伶姨玩完了,国内还没上市。

    有时她就送给朋友,拿去出版功略及破解。

    所以,我也满喜欢到伶姨家的,因为伶姨家有各式计算机游戏可以玩。

    后来,伶姨嫁了人,搬离了台北。

    对象,是聘伶姨当顾问的其中一家公司的母公司总裁。

    然后就是半年前了。伶姨的丈夫突然留张条子说要去寻找真正的自我。

    把财产,以及他的跨国企业,全留给了伶姨。

    还有一纸签好名的离婚证书,说他不能因为任x就绑住伶姨。

    心情纷乱的伶姨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最亲近的密友,我妈。

    于是,伶姨到我家住了一星期,理清了思绪。

    找了人管理她的豪宅,将跨国企业及其子公司托给专业经理人管里。

    为了不想离朋友太远,伶姨决定搬回台北。

    最后,她买下的,是我家大厦中的两层楼,打通成一户。

    伶姨婚后并没有孩子,所以就常要我也叫她妈,不过,这一点,不管伶姨怎么讨好利诱,我都不为所动。

    伶姨的英文也不是盖的,说写听均属一流。

    (后来妈才告诉我,伶姨从小就到美国,在“小留学生”名词的出现之前就已赴美,直到伶姨国中才回来

    )而且还是国内最高学府的理学院毕业。

    现在加上住在我家楼上几层楼,我要入国中,妈于是拜托伶姨当我的家教。

    爸妈又常出外应酬。所以,最后变成,我住在伶姨家的r子反而比自家多。

    伶姨替我准备了一个房间,规格摆设都与我楼下自己房间一模一样。

    唯一的不同,是计算机的联机。我房里的与对房伶姨的是相连的。

    对外,伶姨拉的是256k的专线。

    伶姨现年三十五岁,面貌姣好,身裁窈窕修长,身高163公分。

    三围是34c,25,35。

    (上围是我在洗澡时偷看到伶姨r罩知道的,其余是r后伶姨告诉我的)

    聪明机智又美丽温柔,我真是不明白,伶姨的丈夫为什么放着这么个完美的人而去“寻找自我”?

    如果硬要挑毛病,就是伶姨的迷糊个x,不时会忘记带东西。

    正是因为这个个x,加上我正在发育的年纪,所以,有次伶姨把待洗衣物拿去洗衣间时,不小心把一件浅

    蓝s三角裤掉了,被跟在她身后的我捡了起来。

    这件三角裤被我藏在抽屉的夹层中,每天上网看s情图片时,一边手y,一边将伶姨的三角裤凑在鼻边及

    j巴上厮摩。

    伶姨规定我要写r记,所以我每天都会用计算机r记程序记录下来。

    为了保有隐私,要开r记程序是须要密码的,这个程序也没有in在桌面或任何组群档案夹。

    不仅如此,我还把整个目录隐藏了起来,可说是防卫严密。

    所以我就放心的把藏了伶姨的三角裤的抽屉夹层这些事记在r记中。

    这阵子,爸妈出国考察,行程结束后不回国,直接去度他们的n度密月去。

    我是独子,只要把我安置好,他们就当“不良父母”去了,于是,又被托给了伶姨。

    一个夏r午后,我从外头玩回来,直接回伶姨家。

    见到伶姨正在准备晚餐。

    我倒了杯饮料,坐在厨房料理桌旁的高脚凳上,和穿著宽松上衣与长裙的伶姨闲聊着。

    y光衬托出伶姨美妙的身材,而伶姨来回的移动更突显她美丽的丰臀。

    裙下三角裤的棱线隐约可现。真想看看她裙下的三角裤,贴在她身p股上的样子。

    想着想着,我身体起了自然反映,讲话开始吞吞吐吐。我急忙的喝饮料掩饰。

    可是,伶姨还是察觉了,转过身来,看着我问:“小正,你是怎么了?”

    我想,这下毁了,还是直说,省得最后谎话扯得七零八落。

    所以,我就把我看到的及脑中想的说了出来。

    伶姨愣了一下,咬了咬下唇,想了一会,然后终于下了决定。

    “小正,我们大人一直都教你要诚实,所以,你说出来是正确的行为。因为这样,诚实是该有所奖励的”

    然后,伶姨把裙子撩了起来,露出她穿的白s三角裤,就这样站着让我看了好一会儿。

    再转过身去,把穿著三角裤的p股也让我看。

    最后,她把裙子扎在腰际,让只穿三角裤的下身就这么暴露在我的视线,继续准备晚餐,就好象没事一样

    。这种转变,这个情景,我的j巴都快暴了。急急忙忙放下饮料,冲回房间,没两下子,我的jy就喷了出

    来。

    收拾好了之后,伶姨也喊道,“小正,来吃饭了”

    我走出房,回到餐厅,我才发现,伶姨的裙子还是一直扎在腰际。

    就这样一直维持着。

    伶姨神s自若,表现得一丝异样都没有。

    而在她起身为我添饭,走过我身旁时,我还瞄到有几根y调皮的从缝边露了出来。

    伶姨的菜一直都很好吃,但是,这顿饭,我的吞咽困难许多。

    草草吃完,我又冲回房间,又手y了一次。

    第二章 骇客入侵

    作者:

    这天,伶姨心血来潮,想到总公司去视察。

    留我一个人在家。

    于是,我就偷偷潜进只能从伶姨房间进去的更衣室去探险。

    那间更衣室大概是明亮宽敞,伶姨的衣物配饰都整齐的陈列着。

    当然,我的目地不在这儿,我的目标在那些大抽屉。

    我打开左边第一格,入目的是一格格的裤袜。网眼,蕾丝,各种花彩,各种颜s。

    好,左边第二格,这里放的是吊袜带组,同样的,各形各s俱全。

    第三格则是丝质小内衣,小马甲,还有连身小马甲在最下方用按钮扣扣住。

    进入右边第一格,我知道我找到了,配套的n罩与三角裤。

    右边第二,三格也是。这三层是依颜s深浅排列的。

    在网络上见过的情趣衣物,这里都有。

    蕾丝镶边,中间镂空蕾丝,中空,中间用较透明丝质的,丁字型的………

    真是大开眼界。里面以丝质得居多,夹杂一些绵质的。

    估算有一半左右是透明的,真是进了宝库了。

    而且,我还发现,最下层抽屉中最里面几格,放的并不是衣物。

    有跳蛋,有按摩棒,有g塞,最新奇的是,跳蛋,按摩棒和g塞居然都还有无线摇控型的。

    有些还是全新尚未拆盒的呢。

    然而,我却没有拿走任何一样。因为,少了那股穿过得s味,取而代之的是清新洗过的味道。

    我沉醉在其中,想象着伶姨或穿或用这些东西的景像。

    突然,我被电话声拉回了现实。

    我急忙冲回我房间接听电话。(没错,伶姨在我房间留了我的专线电话)

    是伶姨打来的。

    “小正,g妈忘了带家里钥匙出来了,这样吧,你把钥匙带着,我待会回去接你,我们出去吃吧。你想吃

    什么呢?”

    我回说随便。

    伶姨沉吟了一下说,“你到我房里的计算机,打开我得万用手册程序,密码是………………,翻到gourt

    那部份,到评价5。0满分的地方,选一家你想去的吧。”

    “可是,伶姨,你不是可以从公司登入家中计算机吗?”

    “小傻瓜,我是做网络安防的,怎么会笨到开放我的私人信息呢?

    服务器中,就是那颗硬盘完全隔离,只能从我桌上开启的。

    更何况,是你要选择去哪一家吃呀。“于是我就拿着无线电话又回到伶姨的房间。输入密码,随意挑了一家。

    把那家餐厅的电话给了伶姨,让她去订位。新御宅屋

    “好,那么,记得带钥匙,我半小时后在楼下大厅等你啰。”

    当我准备关毕程序时,我突然在伶姨昨天的记事中看到一组字符串,是我的r记程序的密码!

    也就是说,我所以为不会让伶姨知道的秘密,对伶姨的x幻想,伶姨全都知道!

    我回到房里,打开计算机,然后就不知该怎么办了。

    伶姨都已经看了,我还能怎么办?

    改密码是不可能防得了伶姨的,现在删除也来不及了。

    换r记程序也没有用,伶姨还是可以轻松如入无人之境的侵入。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就这样我在计算机前呆坐了二十分钟,才猛然发觉伶姨要来接我了。

    颓然的把电源关上后,我下楼和伶姨出去吃了顿食不知味的晚餐。

    这其间,我都不敢正视伶姨。

    伶姨发现有异,直问我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我没有回答。

    回到伶姨家后,我拿了我家的钥匙,说要回家去睡,就坐电梯下楼回家了。

    之后几天,我都只是坐电梯上楼到伶姨家吃三餐,学英数理化,再坐电梯下楼回家。

    还是伶姨打破僵局,说,“小正,你妈把你托给我,可是你每天晚上都下楼去,我担心你一个人在家不安

    全,还是上来你房间睡吧!”

    我回说,不会有问题的。伶姨又说什么瓦斯电气都还是有隐藏危机什么的。

    这些,都没有说动我。

    最后,伶姨说,“我一个女人家,单独住安全上也有顾虑。你是男生,要保护我。你上楼来睡,我们多少也

    有个照应。不然我就搬下去你家。”

    这下我没话说了。于是,又回伶姨家住了。

    那晚,养成的习惯,我不自觉的又把r记程序打开,自动翻到最后记录的一页。

    入眼的是r期,是伶姨到公司的那天早上,而且,令我讶异的是,内容不是我写的。

    对不起,小正,g妈昨晚一时手痒,看了你的r记,侵犯了你的隐私。

    你知道的,g妈是专门防堵骇客的。

    你应该也清楚,安防与骇客只是一线之隔。g妈的另一个身份就是骇客。

    g妈是最早期的骇客之一,这也是g妈的兴趣之一。

    正因如此,g妈才能镇得住入侵骇客。

    所谓盗亦有道,我们正牌的骇客是不会侵害对方资料,侵犯对方利益的,我们只会留下讯息给管理者,叫

    他补好这个漏d。

    若不是留下讯息,我们在“技术上”来说,是根本不存在的。

    只有够笨的骇客才会被人察觉抓到的。

    至于那些为非作歹,偏离正道的,仅管没对g妈挂名的公司下手,g妈在追踪出来后也会给予治裁。

    最近破获的一些骇客,其实破案的关键,是他们主要信箱中发出的一封“自首信”。

    当然,他们对于这封“自首信”是全然不知情的。

    所以,当g妈连到你的计算机,看到有保护,就不自主的一路破解进来了。

    如果没有保护,可能g妈就忽略过去了。

    不瞒你,只要与ter连结的计算机,没有g妈进不去的。

    至于封闭式的,g妈只要接触其中一个点,三两下也可拿到最核心的资料。

    手y并不是坏事,适度的手y其实是很健康的。

    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g妈不会反对禁止的。

    你现在看看屏幕旁,g妈为您准备好了滋润ry,就是不希望你伤到命根子。

    至于你藏在夹层的那条底裤,已经放太久了,g妈拿去洗了,并且替你换了条新的。

    如果颜s样式你不喜欢,在r记中告诉g妈,g妈会换你喜欢的。

    要不然,你就直接到g妈的更衣室挑选好了。

    对于你拿g妈当x幻想的对象,g妈不会怪你的。

    事实上,g妈觉得很荣幸。

    只不过,现实道德约束,在真实生活,我们不能逾越这条无形的线。

    g妈其实很欣赏你这些x幻想的想法,这样子,好象我们更亲近。

    g妈的好奇心违背了骇客的守则,侵犯了你的隐私,真的很抱歉。

    希望你可以原谅g妈。

    巧伶我看完了这篇东西,先瞄向屏幕旁,没错,有瓶ry。

    再来就是查我藏在夹层那条g妈的三角裤。

    浅蓝s的三角裤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条粉红丝质小衬裤。

    我拿了起来,嗅了嗅,是条g净洗过的。

    g净的三角裤,少了那股味道,情调就不对了。

    我再仔细的详读了几次。没想到,g妈这么开明。

    然后,我决定要在我的r记中给g妈留言。

    伶姨如果我要g净的三角裤,我大可从网络上购买,不是吗?

    而且,我不喜欢衬裤,是不是可以请您换过?

    然后,我就去做别的事了。

    隔天,我借故去便利商店,顺便回家检查一下,出去晃了一下。

    当我回来后,伶姨在她房里睡午觉。

    我直奔我房间,打开抽屉时。

    发现我的抽屉多了一格分隔,里面是条粉红s三角裤,原来的衬裤不见了。

    夹层里就没有东西了。

    我拿起那条粉红s三角裤,闻了一闻,那股熟悉的s味又回来了。

    我知道,伶姨又入侵的我的计算机,并且明白了我的意思。

    开计算机一看r记,伶姨又留了字。

    yourwishisyand。

    至于夹层,g妈想就不必要了。这种事不必躲躲藏藏的,不是吗?

    巧伶真是没有想到事情竟是这样的发展。

    从那天起,我的抽屉里每隔两三天,伶姨帮我打扫房间后,就会换过一条穿过的三角裤,供我手y用。

    有时还有搭配的吊袜带或丝袜以及胸罩——这是当伶姨考我英数理化时,我成绩好的奖励。

    (喔,为什么没有帮佣或管家?这是伶姨的坚持,她不喜欢外人碰她家里的东西。一如防堵骇客,不喜欢

    有人入侵。所以家里一切都由她自己动手。事实上,房子装璜好之后,除了几次爸陪妈上来或者妈自己上来,

    只有我来过。)

    至于ry,也都经常维持足够份量。

    住在伶姨家,比楼下几层的自家有趣多了。

    第三章 意外的收获

    作者:

    这样子的r子,实在很快乐。

    我可以大大方方的在房里,拿着嗅着伶姨的三角裤手y。

    不必怕伶姨发现而把门反锁。

    而且,每隔两三天打开抽屉都会有种开奖的兴奋与期待。

    这天晚上,我一如往常,在伶姨给我上完课后,将房门关了(虽然没有反锁,但是,我还是不想让伶姨看

    到我手y)

    上了网络,看着图片,拿出伶姨今天新放进来的三角裤,手y了起来。

    想象着图上如果是伶姨和我,不禁j巴又涨大不少。

    当我把伶姨的三角裤靠上脸颊时,我发现,居然有点湿湿的。是y水!

    想到这里,我快喷出来了。

    没想到,就在这时,门把转动了,伶姨踏了一步进来,一边说着,“小正,我要去超市买点东西,你要不

    要我顺便买些什么?”

    我急急把伶姨的三角裤掩在我的j巴上。

    可是,到了紧要关头已不容我煞车回马了!

    一股浓精喷了出来,将伶姨的三角裤稍顶起来。

    这件三角裤就渐渐被阵阵续来的jy把湿润了。

    伶姨也愣住了,一会儿回过神来,才嗫嗫嚅嚅的说,“对不起,小正,我该先敲门的”

    然后,伶姨居然就跪在我大开双腿的j巴前,用那条已沾的jy的三角裤,将我s精后的y具擦g净。

    经过伶姨纤细手指的触摸,我的j巴又微微挺了起来。

    “好啦!”伶姨站起身来。

    “这条内k我要拿去洗了。你要我到超市顺便买些什么吗?”

    伶姨转身准备走出去了。

    “可是,伶姨,妳………”

    这回轮到我嗫嗫嚅嚅的了。

    “哎,真是搞不过你。好吧,把头转过去,眼睛闭起来”

    伶姨背对着我这么说,一面随手把那条浸湿的三角裤放在我桌上。

    双腿并拢挺直,将裙撩起在腰际,就在我房门前将三角裤以优雅的姿势褪了下去。

    我就这么一直没动,看着这一切,看着那条刚刚还贴在伶姨美臀上的三角裤,就这样连同裤袜脱了下来。

    我还看见,伶姨浓密y覆盖下的丰满,浑圆的丰臀,还有那紧缩的g门。

    全都一览无遗的呈现在我眼前。

    不自主的,我瞪大了眼睛,嘴巴也微微的张了开来。下面的j巴,更是高耸了起来。

    忽的眼前一黑,这条还留着伶姨体温的苹果绿三角裤就这么被轻拋到我脸上。

    “叫你闭上眼睛别看的你还看。小s鬼!”伶姨嗔道。

    顺手拿起那条沾了jy的三角裤,就这么走出我的房间。

    走出门外几步时还拋下一句,“还有,把你的桌子擦一擦”

    看着伶姨臀部轻摆,路过垃圾筒时,将那条三角裤往里面一拋。

    然后穿上高跟鞋,就这样,裙子底下空无一物的出门到超市买东西去了。

    等我回过神来,伶姨已经出了门去了。

    那条还留着余温的苹果绿三角裤还挂在我的脸上。

    至于我的y具,早已竖的快喷出来了。

    第四章 柔软的裤袜

    作者:

    那天我不但能够拥有伶姨的三角裤,上面还留着伶姨的体温,我是如何的满足,都记录在r记上。

    现在我反而希望伶姨会再度入侵我的计算机了。

    所以我试探的在r记的结尾,要求希望以后也可以同样有着伶姨的体温。

    这样写了两天,都没有响应。

    而我,还是留着伶姨那条苹果绿的三角裤。

    第二天晚上,我下楼到我家做例行的巡视。

    回来后,我打开计算机一看,伶姨留了响应!

    小正,我很犹豫,我不知道我这样做到底是对或不对。

    照正常世俗观念,毫无疑问我是错的。

    可是,手y在我的看法是很健康的宣泄管道。

    更何况,我这么做,你在课业上也能更专心………………

    哎,不管了,好吧,答应你好了。

    以后我就不再把我的贴身衣物放你抽屉了。

    你需要时和g妈说,g妈就当场脱给你。

    巧伶我跑到客厅,看着伶姨。

    伶姨正叉开大腿坐在沙发上,似乎早料到我会冲出来,笑笑说,“怎么了?瞧瞧你,急s鬼一个,凡事要慢慢来,才能享受它的乐趣。”

    我兴奋的说不出话来,只说出“伶姨………你………r记上说………”

    伶姨回答道,“等不及,现在就要是不是?好,g妈都答应你了,怎么会不算数?”

    说毕,伶姨就在沙发上翻转过身去,还拋来一句,“要闭上眼睛哦。”

    接着就翻过身去,背对着我,跪趴在沙发上,以曼妙的姿势将她的三角裤脱了下来。

    当然,一切又一览无遗,我的眼睛不但没闭上,还瞪得更大。

    然后这条三角裤随着一句话被轻拋到我头上,“拿去吧,小s鬼。我就知道,说了要你闭眼,你也不会听

    的”

    我楞在当地,回过神后,拿着我的奖赏,回房解决我那快撑开短裤内的问题。

    这个r记已经不只是个记录的程序了。

    它现在是j互式的了。是我和伶姨的双向沟通管道。

    伶姨告诉我,她还是遵照骇客的不成文规矩,会留下记号。

    在她看过的r记,左下方会有个小小的cl标记。

    后来,我陆续写,我喜欢看伶姨穿高跟鞋,短裙………我的要求一一被应许了。

    伶姨在看的我的r记后,隔天就上街采购。

    伶姨原本就有不少高跟鞋,但是她说,原本的高跟鞋都在外走过,会把家里地板弄脏。

    所以新买一批,专门在家穿给我看。

    唯独一点,在伶姨褪下内kr罩时,我都只是惊鸿一瞥。

    意犹未尽,想再仔细看时,伶姨的短裙或上衣就覆盖上了。

    有一次,在伶姨褪下内kr罩时,我造次想摸摸伶姨美妙的胴体,伶姨把我的手拍开说,不可以,这样我

    不能接受。

    还有一次,和伶姨去逛街时,我忍不住把手往伶姨的美臀上放,伶姨的脸马上拉了下来。回家后告诉我,

    男人不该有这种轻挑的举动,就算关系亲蜜,也只能私下这么做。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就不很不得宜。

    不仅如此,这样她会被外人看贱,对她是种羞辱。

    更何况,这样轻挑是不尊重她在外的身份。

    尽管伶姨说得很有道理,我觉得,还有某种的心理障碍成份在。

    我每天都把对伶姨的x幻想写在r记里,我也知道,伶姨会看得到的。

    每天r记的最后,我都写着,伶姨,可不可以让我仔细看看?

    可不可以给我摸摸看?好不好嘛,伶姨。

    不然,我满脑子都是伶姨曼妙的胴体,什么事都做不了了。

    好不好嘛,伶姨。

    由伶姨留下的记号,我知道,伶姨都看到了,只是,她还在犹豫。

    终于,有天,我和朋友约了出去玩。

    回家时已是晚饭时刻,伶姨正在厨房作菜。

    我冲完澡回房后打开计算机,现在我已设定自动先开启r记程序,至于隐藏目录及密码,因为没有必要,

    我也都拿掉了。

    入眼的是伶姨的留言,终于,伶姨下决定了,不管是好或坏。

    我急忙拉把椅子坐下来仔细看。

    小正,我总觉得我们这么做有些不对,可是,我又说不上来是哪儿不对。

    是我身为你g妈的身份吗?

    可是,当g妈不是就该照顾宠爱g儿子?

    我也看不出让你有安全的宣泄管道,减少课业外的成长烦恼有什么不对。

    难道是g妈和你之间的年龄?或是礼教的约束?

    这也都不该困扰g妈的,g妈向来最讨厌这些世俗观念。

    那么,到底是什么?

    g妈想不出来,男女两情相悦,问题在哪里?

    这件事,g妈想了好几天。

    既然找不出反驳的理由,g妈就该答应你的。

    可是,总是怪怪的,说不上来。

    这样子好了,我们彼此折衷,你要摸g妈的身体,g妈答应你。新御宅屋

    但是,只能隔着g妈当时的穿著,并且只能在私下只有我们俩的情形。

    至于要看g妈私密之处………我们先保留。让g妈把一切想清楚,好不好?

    g妈也很苦恼,想给你答复,却又不知该如何决定。

    原谅g妈,让你这几天如此烦闷,你可以接受g妈折衷的提议吗?

    让g妈多点时间把这整件事想清楚,好不好?

    巧伶太棒了,有响应了。

    我冲到厨房从后方一把抱住伶姨,向她说谢。

    伶姨当时是穿著丝质上衣,短窄裙,搭配裤袜,以及“家居用”高跟鞋。

    伶姨说道,“怎么了?小正。小心点,不然我们的晚餐就完蛋了。”

    这时这些话我怎么听得进去?又怎么会在乎?

    我摸向伶姨那对令人遐思的r房。我更是惊喜,在丝质上衣下,并没有r罩。

    美r盈握,我一手揉着伶姨的左r,一手向下探入伶姨的裙底。

    抚摸着伶姨翘起的美臀,三角裤在裤袜上的衬线,顺着股沟往下,我的手触及一片湿地。

    再把手往前方一翻,越过骨盘,来到伶姨最隐私的密地。

    我的手隔着裤袜和三角裤在这块密地上来回的抚弄着。

    左手也没闲着,隔着丝质上衣在伶姨的n子上绕着圆周,并不时搓捏着伶姨突起的r头。

    伶姨的喘息越来越急促,也越来越大声。

    她的两只手已不再是在菜上面,而是撑在流理台上,不时的握紧又放松。

    我听着伶姨的喘息,将嘴往伶姨诱人的双唇移去。

    伶姨抿着嘴,试图避开。

    我在双手上多加了力道。

    终于让我的唇碰上了伶姨的唇。

    我的运动短裤被撑的挺挺的,涨的好难受。

    于是我空出一手将短裤及内k拉下去。

    煞时,我的y具就蹦了出来。

    回手,将伶姨的短窄裙撩至腰际。

    把我的j巴时而置于股沟,时而置于两腿j处磨着。

    那温暖柔细的滋味,真是只能意会无法言传。

    这样子,我的两手便集中于伶姨傲人的一对n子上,不断揉着。

    伶姨的秀发因为头部不时的前后摆动而显得有些凌乱。

    我又将我的嘴凑向伶姨的娇唇。

    这一次,我又得了一个惊喜。

    伶姨并没有抿嘴避开,反而将她的舌头度入我口中。

    我们热切的吸吮着,舌头互相缠绕,并伸入对方口腔里。

    我j巴的磨动越来越快。右手又往下探。

    触及伶姨裤袜的上缘,我的手往下一压,准备往里去。

    伶姨急急由接吻中的嘴边说,“不行,小正。不行。求求你,我们说好不可以的。不要,好不好?小正?

    ”并一手按住我往里探的手。

    我犹豫了一下下,如果我现在打破约定,可能这阵子美好的一切都会一起毁掉。

    我不能冒这个险。还是安全的一步步来妥当。

    于是我又把手放在伶姨的n子上揉着。

    伶姨知道我退出手后,也决定让了步,只手把上衣胸前的扣子解开。

    伸手握住我的手,引导到伶姨的n子上。

    我的y具一直在伶姨的p股沟和私密处磨着顶着。

    双手由下往上罩住伶姨那对n子揉着,并不时搓捏伶姨的r头。

    我发现,我稍用力捏伶姨的r头,伶姨就会倒抽一口气。

    然后咬着下唇忍住不发出声音来。

    最后,我再用力一捏,伶姨忍不住了,嗯哼了一声。

    之后,她极力的抿着嘴压抑着不让嘴巴说出话来,用极微细的嗯哼声音配合着我的动作。

    就这样,我们在厨房激烈的爱抚着,一直到我就这样喷泄在伶姨的私密处之前。

    jy沾上她的窄短裙及裤袜。顺着匀称的美腿流下来。

    伶姨瘫趴在流理台上喘了好一会儿,才定下来,回头看看我,嗔到,“看你,满身大汗又把我这道菜毁了

    ,再去冲个澡去。我也要去冲个澡了。等我再重做一道菜再吃饭,饿着了只能怪你自己猴急!”

    说罢便边解衣,边往她房间的浴室走去。

    我不自主的也跟着伶姨走向她房间。跟到她房门口时,伶姨伸手挡住我,说,“不行,年轻人,你回你房里

    浴室去冲澡去”

    我于是转向回对面我的房间去冲澡。

    等我洗罢出来后,我顺手将凌乱的厨房稍事整理清洁。

    将清洁用品放回时,恰好就在伶姨浴室外。

    窗户虽然微开,但百叶窗是关上的。

    更何况我知道还有一道帘子。所以也没再耗费心神。

    奇怪的是,我做完这些事,又在窗下站了好一会儿,才听到有水声传了出来。

    老实说,我原本并不怎么欣赏连身裤袜的,我喜欢的是吊带袜组,我觉得吊带袜组较能引起我的x欲。

    一度还想在r记上要求伶姨把那些裤袜全扔了别再穿了。

    不过,有了这次经验,我的态度转为不反对了。

    那天,晚餐到将近八点才上桌。

    饿?

    的确,我是有点饿。

    但是,你知道吗?我一点也不介意。

    第五章 惊喜?精喜?

    作者:

    那天初尝裤袜的味道,虽然我俩都是当事人,我还是详细的把我的兴奋与感想写入r记。

    毕竟,还是要有忠实的记录。

    我也对伶姨提出我的疑问,为什么伶姨总是忍着,只是细声的嗯哼着?

    到底为什么要如此抑制呢?

    还有就是,为什么伶姨进房后,过了这么久,才听得水声?

    伶姨隔r给了我答复小正,你问得对,这点我确实没有好好想过。

    从小我就被教导要做个端庄的淑女。

    不论什么场合都不能失s或提高声调,这样有失身份。

    所以不自主的也抑制自己不能出声。

    不然就会被视为y荡。

    现在想想也实在很可笑,就只我俩,又哪来的外人评什么y荡呢?

    话说回来,g妈这样矜持,反而只是害自己。

    不能完全放开,何能体会极致?

    g妈真是笨哪。谢谢你点清这一点。

    至于另一个问题,这就当g妈的秘密好了,不要追问,好吗?

    就当g妈害羞好了,可以吗?

    或许r后,时机到了,g妈会告诉你的。

    巧伶我有时真是搞不懂,伶姨对我都已如此了,还有什么好羞不羞的?

    不过,既然伶姨都这样表示了,更何况我还是有希望时机到来会知道,我就没有再提了。

    这天,总公司的苏执行长打到伶姨的专线电话来。这是很少有的事。

    伶姨对于公司的事都全权j派处理,不但隐在幕后还全不管事。

    所有公司知道家里电话的也只有这总执行长。

    外界知道的,除我们一家三口,一只手都数得出来。

    他和伶姨很谈得来,兴趣也相投,对事务的见解更是有默契,加上又是单身。

    几度妈都要撮合他和伶姨,却是两人总是y错y差,时机不对………没有结果。

    老实说,我听到伶姨和他约在附近的咖啡屋碰头时,我是有点,不,很吃味。

    我自然向伶姨表达了。

    伶姨听了乐得一直笑,这反应倒不是我所想象的。

    等伶姨笑得差不多,气也喘过来之后才说。

    “你这个小宝贝,你想到哪里去了。

    小小年纪就会吃飞醋呀。“我可是笑不出来,我是认真的。

    “你放心,苏苏只是来谈公事,又想找我聊聊,顺便带他女友让我瞧瞧给点意见而已。

    我原本也想在电话中就解决的,只不过拗不过他,又不想摆架子命令它。

    更何况,我不出去现现身。人家老以为我和你都在房里,也不好啊。新御宅屋

    这样吧,我穿裤装出去,咖啡屋离我们这儿不远,我把walkie…talkie打开,让你全程监控,行了吧?“walkie…talkie是对讲机,虽说仅适合近距使用,但是伶姨买的功率够强,也够听得清楚了。

    我原本也想跟去,但是去了搭不上话也很无聊。于是便答应了。

    伶姨主动的就掀起裙子,将她的三角裤褪了下来。

    这回,她的动作较缓慢,让我多看了一下。(我想,她是想补偿我吧)

    然后把三角裤塞在我手里,说,“好嘛,就别吃飞醋了。让这底裤代替伶姨陪着你,好吗?”

    随后就回房更衣去了。

    我看着伶姨从她房里走出来,是套合身的裤装没错。

    但是,这套裤装也衬出了伶姨翘翘的p股,现出里面丝质三角裤的棱线。

    我是有点不满意,可是,想想,伶姨这种要命的身裁,穿什么也掩盖不了的。

    不过,我倒是没想过,连裤装也掩不了伶姨的x感。

    伶姨把另一只对讲机j给我,在我面前将她的对讲机发话纽卡死,放入手提包里。

    “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小霸王”然后才出门去。

    我回房,原本一直注意听着对讲机的内容,结果证明我真是多虑了。

    我觉得有些惭愧。

    原来是总公司顶楼要改装,伶姨觉得没有必要有总裁室。

    想把执行长室移至顶楼,全给苏执行长用。

    理由是她几乎都不现身的,空着是浪费资源。只便宜总裁秘书一个人用。

    苏执行长则是认为这么做万万不可,他留在下一层和几位副执行长一起才对。

    后来伶姨终于说服苏执行长将执行长室移至顶楼。

    将总裁秘书划规执行长,只有她到总公司时再由她使唤。

    然后两人又为了伶姨同样以不常现身执意要较小的办公室争论。

    伶姨还说,总裁室装璜决不可铺张,要像和苏执行长一起在学校任职时期她的家庭办公室布置,她才不会

    觉得拘束。

    倒是执行长室常要对外接触,要装璜的气派些。

    最后还是伶姨说服了苏执行长。

    然后将两人的谈话导向公司的未来决策。和苏执行长的女友闲聊………………

    我听听觉得无趣,就把对讲机往床上一扔。

    打开计算机,记下我对我的多心感到抱歉后,就上网乱逛去了。

    我觉得口袋鼓鼓的,想把东西清出来时才想起………

    口袋里还有伶姨温热的三角裤。

    我将它拿了出来,闻了闻。

    将裤子脱了,手里抹上ry,边上网看s情网站边手y起来。

    我以为伶姨要好一会儿才会回来,那时我也完事了,所以也就没去关上房门。

    岂知,我错了。

    我的y具才涨大没多久,就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

    接着伶姨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小正,我带了你爱吃的起司蛋糕回来了。”

    脚步也渐渐往我房门走来。

    这回我还没到紧要关头,我就看着y具渐渐消了下去。

    我想起身去关房门时,伶姨已到我房门口了。

    坐在椅子上,光着下身,一手拿着伶姨的内k,一手握在我渐消的y具上。

    伶姨楞在房门口。

    虽说我和伶姨已算很亲蜜,那场景也真是够糗的了。

    “哦,对不起,我不知道………”

    伶姨嗫嚅的说着,好象闯进来是她犯了错似的。

    “消下去了,你要负责。”

    到这地步,虽然有点无耻,我g脆耍赖了。

    恰好这时计算机上的画面进来了。

    伶姨瞄到了画面,又开使咬下唇犹豫了。

    “那………好吧。”

    伶姨把蛋糕的盒子往我书桌上一放。接着动手把长裤解开。

    边脱着长裤边说道,“我也不喜欢穿长裤,弯腰蹲下挺不方便的”将解下的长裤当垫子,就跪坐在我的双

    腿间。

    伶姨像捧着宝贝似的双手捧起我的睪丸,爱怜的抚摸着。

    因为经常使用计算机,伶姨并没有留长指甲。

    柔荑般的手指在我的y具上顺着狰狞的?

   下一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