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黑道学生

2018-12-07 16:30:49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去评论

    阅读全文

黑道学生 作者: 煮剑焚酒

    类别:青春校园 总点击:6909343 总推荐:322603

    内容简介:

    当一个人活在泥沼之中;如何才能金盆洗手?

    正文

    第一章 我是九哥

    我穿着风衣,戴着墨镜,踏着银星碎步走在海州市的中心区。

    你要是认为我这是在拍骇客帝国,那就是大错特错了,我是去谈判的。

    你问我谈什么?那我现在很负责的告诉你,我的小弟与‘黑豹堂’,打架的时候,被抓了。

    我得到消息的时候,是黑豹堂的小弟送来的信儿,外带两根手指头。

    当然,我也没让那只小豹子好受,直接砍了他一双手,胡乱的从地上取了个抹布包起来,就给放了,我可是个有职业道德的黑社会份子。

    妈的,欺负到我头上,还不给你点颜s看看,不真当我是小混混?

    我是谁?海州市说起米九,九哥,谁不认识?

    快步的来到kg one,外面柜台边上的迎宾小姐早已亮出了毫无感情的笑脸迎上来问:“先生,请问订位了么?”

    我边走边说:“订了,西门黑豹在哪?”

    小姐听到黑豹这两个字,脸s明显一绿,随即恢复常s笑着说:“恩,好的,请随我来,豹哥在三楼的芙蓉房。”

    我呸了一口,骂到:“什么豹哥?在我眼里,他就是个死豹子,妈的!”

    也不理会小姐的脸s绿到什么程度,就这样直接走上了三楼。

    芙蓉房内,坐着四、五个魁梧的大汉,最中间,脸上有一道骇人长疤的便是黑豹。

    一见我来了,黑豹笑到:“九哥啊,你来啦。快坐快坐,喂,你们g嘛?还不快让个座儿给九哥?”

    一个大汉唯唯诺诺的点点头,让开了。我笑嘻嘻的坐下,环顾了一下四周,在这个四十多平方米的小包间中,愣是没发现我的小弟。

    我问:“我小弟呢?”

    黑豹抽着香烟,大笑到:“九哥啊,你胆子还真大,敢一个人来找我要人。”

    我怪笑着抽出一支香烟抽了起来,说:“出来混,要是胆子不大,早就挂了。现在全海州都知道我小九来找你豹哥,我老大说了,要是你敢不放人,今天晚上十二点烧你全家。”

    听到这句话,黑豹脸唰一下绿了,跳起来骂到:“!他敢!”

    我装模作样的看了看表,念叨:“差不多喽,还有十分钟,豹子,你说这事怎么办吧?不过就是几个小弟打架,你用的着砍他两根手指头么?”

    黑豹缓缓坐下,眉头紧皱,说:“老狼太不将道义了,我们出来混的,有道上规矩,江湖事江湖了,不扯上家庭,你们这样……”

    我打断他的话,狞笑到:“豹子,你不要跟我说p话,你能混成这样,虽然道上没传,但狼哥还不清楚么?你要不是杀了洪爷全家,把他们一家人扔到海里喂鱼,黑豹帮还他妈轮不到你当家作主!”

    听到这句话,黑豹有些坐不住了,掏出手机小声的嘀咕了几句,随后关上手机。说:“你怎么说?就这么着?我小弟的一双手怎么办?”

    我冷笑到:“怎么办?凉拌!你有本事就来砍我的手。”说完,我取下墨镜。主要是因为墨镜太黑了,看不清电视里那个穿着比基尼的妹妹。

    末了,黑豹将我那半死不活的小弟扔到我身旁说:“九哥,这事就这么算了吧,希望你们南门的人,不要来西门,否则的话,下次见到直接砍死!”

    “嘿嘿,谢啦,我知道好歹的,豹子,你也要小心点,你在我pub里卖摇头丸,别他妈以为我不知道。”说完,我拉着双手染血的小弟走出了芙蓉房。刚推门走出,便听见里面‘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音。

    我笑到:“妈的,发泄吧,你也活不过几天了。”

    小弟的名字叫浩南,估计他是看蛊惑仔看多了,给自己改了这个名。人家陈浩南混成了老大,可这小子每天还是一个卡啦ok的看场头头。

    “怎么样,死不了吧?”我推了推他,见他那样,我还真怕他出点什么事,到时候我可担当不起,不是怕警察,警察是什么玩意?挂了正牌的土匪而已,是怕老大怪罪我的小弟丢了天门会的脸。

    浩南苦笑到:“九哥……又麻烦你了……”

    我摇摇头,叫了辆的士,在车上我说:“小子,你命好,碰上我这种老大,要是换作别人,谁敢跑黑豹的地盘上要人?妈的,老子现在一身冷汗呢!”

    浩南瘫软在坐位上说:“九哥,你怕什么?有老大给你撑腰呢,还怕黑豹吃了你不成?”

    我将那包着两根手指的手绢扔给浩南,说:“去医院看看能不能缝上,要不行的话,就镶两个铁的吧。不过以后打架就没力了。”

    浩南点点头,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这小子身上的伤最少五十处,没失血过多而死就不错了。

    我满怀心事的回到了自己的地盘——市南。

    将浩南扔到了医院,便来到了公司。

    咱们公司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经营的项目那可多了,什么健身中心,什么网吧,什么酒吧,更离谱的是,还搞了个什么汽车配件项目。我去问老大,我说:“老大啊,咱们混黑社会的搞汽车配件g嘛?”

    老大直接说了:“妈的,你们这群小崽子经常出去打架,以后打架直接拿方向盘去砸就好。”

    妈的,我彻底无语!

    来到公司,门外几个大学毕业的小妹妹毕恭毕敬的鞠躬到:“九哥早!”

    “还早呢?都一点半了!”我邪笑着搭上了电梯。

    这几个小妹妹还都不错,长的有前有后,有p股有胸部的,一见就是正经人家的孩子,就不知怎么的,跑到咱们公司当上礼仪小姐了。更可耻的是,老大直接发话了:“谁要是敢动她们,就是和本公司作对,老子当场废了他!……”

    一推门,老大正坐在椅子上,看着r本女u的表演。周围还坐着俩人,一个是师爷——毒蛇,一个是老二——开山虎。

    这俩人可是说句话,整个海州抖三抖的人物。

    我嘻嘻哈哈到:“老大,我回来啦!哎,蛇爷,虎哥!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这看呢?不怕肾亏啊?”

    老大的椅子转过来,哼到:“啊,小九啊,回来了,你那小弟没事吧?”

    我摇摇头,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派了三支烟给他们,笑着说:“没事,不就少了两根手指头么,接好了还是一条好汉。”

    毒蛇吧唧吧唧嘴说:“小九,一会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哦了一声,来到老大跟前拍马p到:“老大,您真是宝刀未老,您看,都一柱檠天了,噶噶……”

    老大用手中遥控器‘啪’的一声拍在我头上笑骂到:“死小子,二十岁不到说话就这么不三不四了,妈的。”

    “嘿嘿,不是受了老大你们的学前教育么……哈哈……”我转头看向开山虎,话说这开三虎已经四十岁了,整个人真如一只老虎般,尤其是脸上那络腮胡,小孩见了保证走不动路。(吓的)

    “虎哥,最近场子里生意怎么样?”我凑到他跟前问。

    虎哥看了看我,y笑到:“怎么?小九,想开个场子挣外快?”

    我连忙摆手,说:“虎哥别开玩笑了,我哪是做生意的料?也就打架是强项,呵呵……不行不行……”

    虎哥微微一笑,嘴中一道金光闪过,当真把我吓了一跳。

    “臭小子,少他妈来这套,老虎过几天要去谈生意,南路那四间酒吧j给你打理。”

    听到老大说这话,我当场愣住了,南路可是黄金地,我和虎哥说了许多次了,他都不让,这次怎么?

    没等我说话,虎哥先说了:“老大这次有任务j给你,那四间酒吧就当是提前给你的报酬!”

    “哇靠,什么报酬这么丰厚啊?”我有点惊吓过度的样子,瞄了一眼毒蛇。他那金丝眼镜受到r光灯的照s‘唰’的闪出一道亮光……

    我稀里糊涂的被毒蛇拉出房间,他贼兮兮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s的小折子,与一张白纸。

    那红s的小折子我看了看,是个存折,还是活期的,里面竟然有两百万!新御宅屋

    我手一哆嗦,差点将那存折扔在地上。

    二话不说,我直接推门进去吼到:“妈的,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说也跟你五年了,你如今给我两百万,难道嫌我做的不好么?您说,要砍谁,我马上就去剁了他!可,您不能踢我出门啊!”

    毒蛇此时也走了进来,大骂道:“妈的,小p孩儿,怎么火气那么大?你在看看那张纸。”

    老大与开山虎也嘿嘿的看着我,看的我一阵心虚。

    妈的,看就看,谁怕谁?我一把打开那张白纸,上面赫然写着:“南吴市第十六中,录取通知书……”

    第二章 酒吧

    “老……老大……这是什么意思?”我看着那张录取通知书,实在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妈的,什么意思?自己不会看啊!”老大很不爽的骂了一句,指着我说:“去给我上学!”

    “上学?老大,求您了,放我一马吧,你让我去砍人,我肯定眉头都不会皱一下,让我上学……那不行……不g!”我哭丧着脸,提出了抗议。

    老大说话可是一言九鼎,从我十五岁被他从人口贩子那救出来时候就知道了。

    “老大……哦不……亲老大……爸……求您了,别让我上学……呜……”我作着最后的反抗。

    学校对我一个在社会上打滚多年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个地狱,对,一个地狱。

    老大手中的遥控器‘啪’一声砸在我的头上,骂到:“小子,如今社会在进步,咱们黑社会也不同往r了,你最好给我乖乖去上学,不然的话,哼!老虎,知道怎么做吧?”开山虎眼珠子一瞪,凶光四起。

    “……”我看着房间内这三个老顽固实在说不出话来,猛的打了个激灵,问到:“哎,老大,不对啊,我都去上学了,那四个场子怎么j给我?”

    “五年以后呢,你急个什么劲?”开山虎极其不负责的叫嚷起来。

    ,这不是玩我呢么?

    我死命抓了抓那三寸短发,一p股坐在沙发上,说不出话来了。如今这情况还让我说什么?

    毒蛇看了看手表,笑到:“小九啊,都两点了,你也该回去了,放心,肥雄和瘦狗会跟着你一起去,对了,还有你那个小弟,他不是没死么?把他一起带去吧,都是小孩子,陪着你,也好照顾你。”

    “蛇爷,别玩我了行不?肥熊那个傻鸟光是体重就有200多斤,走起路来简直是波涛汹涌,他像学生?瘦狗更绝,简直就是一个人g,你把他们俩派在我身边,是不是想让我被退学啊?”

    毒蛇想了想也是,随手指指点点道:“行啊,那你指定人手吧,不超过五个就行,但是记住啊,他们只是保护你的安全,可不是让你发展什么校园黑社会,你要是敢在那个学校乱搞的话,小心我派人剁了你小子!”

    我唉声叹气的走出房门,忽然想到一些事,又转头进来了,笑嘻嘻到:“老大,既然我都要去上学了,多给点零花钱行不?”

    老大无语的看着我,挥手指了指毒蛇到:“给小九点零花钱。”

    “哦!”毒蛇在口袋里掏了半天,终于取出三张一块钱,两张五块钱,还有一张十块的扔到我的手中,还很好意思的说:“诺,零花钱……”

    “我……c!”说完,我看着手中的‘零花钱’摇头连连的走出了房间。

    老大在屋内喊到:“上学之后给我醒目点,小p孩。”

    哎,也就老大敢这么喊我,别看我才20岁,但是已经在社会上打滚多年了,三岁以前的事,我是不记得了,只知道六岁就被人口贩子卖到农村,被人当儿子养,到了十岁,又被卖到了城里卖花,乞讨,一直到十五岁,被老大救了出去。那时候老大还是个小混混,(笑)五年过去了,老大已经成为了一方霸主,而我则靠着过人的胆量与气魄夺取了南城九哥这个绰号,如今我想起来,还是蛮叼的!

    “九哥走啦!”门口的妹妹仍旧微笑着向我打招呼,而我则失去了调戏她们的兴趣。

    “唉。”叹了一口气,指了指到:“车,车呢!”

    “是是!”小姐立刻拿起通讯器叫到:“九哥用车。”对面传来清晰的声音:“是!一分钟。”

    不一会儿,一辆改装过的奥迪a8停到了公司门口,我微微摆手,便钻了进去。

    在天门公司内,总共有八个地区老大,一个大哥大,还有一个师爷,而我则就是那八个地区老大之一。

    “九哥,去哪?”司机小文必恭必敬的看着我。

    “去天台酒吧,我不想回家!”我依在靠背椅上,闭目养神。

    不一会儿,已经开到南门的闹市,虽然已经两点了,但街上仍然热闹,通明。

    “好了,小文,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今天晚上不回去。”我笑了笑走下车。小文则点点头,飞快的调头走了。

    每个老大都拥有特定的司机与坐驾,他们是拿月薪的,所以我不用给钱。

    “哎呀,这不是九哥么,快里面请。”小姐满面笑容的牵着我的手,将我带上了顶楼。

    “有谁在?”我看着小姐问。

    “恩……有长发,小马,山猪,还有……”

    我摆摆手打断她的话,嘀咕到:“行了行了,别说了,这些人还不配跟我喝酒,好了,你下去忙吧!”

    打发走了小姐,我坐在一个风凉水冷的地方抽起了烟。

    这个酒吧的名字叫天台酒吧,所以是开在天台上的,用几个大棚子支起了一个舞台,供客人在里面跳舞,周围都围上了高高的栅栏,预防闹事时失手将人推下去。

    经理早见到是我,立刻送了一个特大的果蓝在我面前,外带送了两打啤酒,搞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哎呀,九哥,人家都站在这了,还不请我喝一杯啊?”张经理微笑着看着我,她年龄约莫有三十多岁,在这间酒吧g了约莫三年,很早以前跟随老大到这的时候她便在这里做事了,不过那时候只是一个跑腿的服务员。

    我轻轻伸伸手道:“张经理,太客气了,请坐!”

    张经理开了两罐啤酒递到我跟前,碰了一下,问到:“九哥碰到什么烦心事了?”

    我摇摇头,没说话,将啤酒一口g掉,大口大口的抽着烟,过了一会儿,我看着张经理问:“你说,我这德行能上学么?”

    “上学?”张经理笑了,拍打着我的肩膀到:“九哥你太会开玩笑了。”

    做经理的确是这样的,从来不轻易猜测客人的心思。说任何话都是摸菱两头尖。

    我也笑了,仰在椅子上看着天空。

    张经理很识相的告辞去招待另外一桌人去喝酒了。

    妈的,这叫什么事?让我一个堂堂黑社会大哥去上学?老大真是吃错药了么?

    迷迷糊糊的我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左方一阵喧哗打搅我的睡眠。

    按理说,酒吧内原本就是吵闹无比的,但我也习惯了这种气氛,如果是很静的地方,我反而睡不着。

    但这种吵嚷是我很熟悉的,又要打架了。

    我睁开眼睛,看向前方,几名穿着黑衣的大汉,正扯着一个陪酒小姐,上下齐手,嘴里还y声荡语到:“小丫头发育的还真好,来嘛,陪哥哥睡一晚上,保证不少你的小费!”

    只有张经理在陪着笑脸:“哎呀,老板,您喝多了,我们这的小姐还都是实习生,不g那事的,如果您要找小姐去二楼行么?我保证帮你找个好的!”

    这种事,在酒吧内我都见的多了,保安都不会理的。

    谁知,在此时那大汉反手一个巴掌便将张经理打翻在地,咆哮到:“妈的,老子有的是钱,你这么说什么意思?嫌我给的钱少是不?”

    保安呼啦一声围了上去,将张经理拉到一旁。保安队长是个人高马大的家伙,我们都叫他野牛。

    野牛走到那大汉身边劝到:“老板,别发火,这妹妹确实不卖身。”

    黑衣大汉火了,将那陪酒小姐一把推到一边,喝到:“妈的,你这是什么意思?想打架?”

    野牛拍拍他的肩膀到:“怎么会呢,做生意是和气声财吗,来啊,张经理,送两打酒给这位老板!”

    黑衣大汉噶噶噶噶的笑了起来:“好,不错,够爽快,我喜欢,哈哈,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说完,与身边那三个男子坐了下去,嘻嘻哈哈的喝起酒来。

    我蹲坐在椅子上,欣赏着这场闹剧,而那无辜的陪酒小姐则是低着头,那模样楚楚可怜。

    我挥挥手笑到:“野牛,把那小姐给我找来,对,就是她!”

    野牛在轻轻的在那陪酒小姐耳边说了几句话,只见她点点头,慢步向我走来。

    借着微弱的我看清楚了她的模样,虽然不是绝s天香,但也确实有几分姿s,樱唇点点,秀目炯炯有神,只不过眼圈内有些血丝,显然是刚刚哭过。

    “喝酒。”我递给她一瓶啤酒。

    g了一杯后,我问:“丫头,用不用我去教训那几个人一下?”

    女人摇摇头,低声说:“他们人多,你打不过他们的……再说……我只是个打工的……不想惹事。”

    我笑起来,老子这一颗脑袋就值几千人了。

    将她揽在怀中,吊二郎当的走到刚才那桌喝酒大汉的身边。

    “喂,你们欺负我女人啊?”

    “你谁啊”左手一个大汉猛的站起身来,推了我一把。

    我‘扑哧’一声笑出声来,看着他问到:“你不认识我?”

    “c,谁裤子露了,把你给掉出来了?是不是想找茬啊?”大汉死死的瞪着我,感情他没将我这二十岁的小孩子放在眼中。

    我点点头,指了指他,缓步向dj处走去,怀中的妹妹已经吓傻了。

    第三章 普通的一夜

    dj正戴着耳机在随着音乐摇摆,丝毫不知道前台发生的事,只有一票喝酒的小弟在一旁窃窃私语。

    “哇靠,妈的,在天台酒吧还有人敢惹九哥……看下场不会比老亮好到哪里去!”

    “九哥?天门老九?”

    “废话,妈的,你喝多了吧,连九哥都不认识了!”

    dj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岁数与我相差也就那么两三岁,整闭着眼睛叫唤着:“开心吗?来吧,大家一起摇!下面为大家带来的歌曲是……”

    舞台上还有无数男男女女在疯狂的扭动着身躯,仿佛想让全世界人都知道自己的身材是多么的火辣,是多么的棒。

    我拍了拍dj的肩膀,随手摘下了他的耳机。

    dj在放音乐时绝对不能有人打扰,他猛的一抬头,原本带着怒火的清秀脸孔立刻变的满带笑容,笑问到:“九哥呀,有什么事吗?怎么那么久都不来拉?”

    我耸耸肩膀说:“把麦借我用用!”新御宅屋

    “好!”很g脆的,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只不过他将麦递到我手中的时候,冲着麦头喊了一句:“下面有请九哥为我们说几句。”

    这句话刚说完,也就是我的手刚触到麦的那一瞬间,台下的小弟门开始疯狂的叫嚣了:“九哥!九哥!九哥!九哥!”

    我取了麦,揽着女人便来到舞台上,挥手到:“不好意思,各位,请等下再跳,现在由我,小九为大家友情奉献一段表演!”

    让我最吃惊的是,那诺大的舞台竟有一半以上的人都认识我,纷纷拍着手跳了下去。

    就在我接到麦的那一瞬间台下的四名大汉已经感觉到事有蹊跷,拿出了手机,拨打了110。

    敢推我的人,不是没有,有,但是在一年前已经死绝了。

    我大咧咧的站在台上,抱着身边的酒吧女,狠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兄弟们,她是谁?”

    一群惟恐天下不乱的小弟已经疯狂的叫嚣起来:“c,这还用说了,当然是大嫂了!”

    我很满意这样答案,微笑着指了指坐在左边的小弟,猛的脸s一变,声音也便的愤怒起来:“有人欺负你们大嫂该怎么办?”

    “该杀!”这声音是整齐的,洪亮的,甚至高过了手持麦克风的我。

    我用手指头勾了勾台下那四个黑衣男子,说:“给我拖上来打!”

    这句话刚撂下,那几名大汉还没站起身来,无数桌椅板凳已经飞了过来,随后便是几十人拥了上去。

    这时我早就已经拉着怀中的妹妹跑到一旁喝着啤酒,吃着烧烤了。

    打架多累啊,不到不得已,我才懒得动手呢。

    不过,话说回来,我已经有两年没用过拳头打人了,现在都流行用刀。

    “九……九哥,让他们别打了,会闹出人命的!”坐在身边的酒吧小姐慌忙的劝着我。

    我抬起手,看了看时间,对着麦克风喊到:“得了得了,别真弄死了,打个五分钟就够了!”说完,将麦往桌上一扔,翘起了二郎腿,也不理他们听见没。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七分钟过去了……

    我走上前,拉开了众人,再看看那四名大汉,在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已经被打的全身是血。

    不过有一点我敢肯——他们没死。

    推我的那个家伙竟然还在骂我:“c你妈的,你等着,老子……报警!”原本这句话是想说:“老子已经报警了。”结果我就没听清楚,听成了:“老子要报警。”

    我笑,报警就报警,有什么好怕的?

    我摆了摆手到:“好了,没事了,都回去喝酒,今天这顿酒哥请了!”

    说话之后,周围一阵欢呼声,这时,野牛才带着身后那一票保安走过来,笑着扔给我一支烟,然后点燃,说:“九哥,你这么一来,虎哥肯定又不开心了,哈哈……”

    “妈的,理他呢,这家伙为老不尊,串通老大坑我,今天得让他出点血,嘿嘿。这几个人,死不了,打电话到医院,让救护车来送走得了,省得躺在这影响大家食欲。”

    按照我的话,野牛已经开始打电话了,结果地上的那名男子反而起劲了,一把抓住我的裤角叫嚣到:“妈的,老子不走!老子要让警察把你们抓起来!”

    我心中大乐,这家伙还挺有意思。

    我蹲下身子,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左右看了看,“呼”一口浓烟喷到他的脸上:“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那男子的脸已经粘满了鲜血,早已看不出长什么样了。

    我将手机递到他手中,说:“打电话报警,不报警的话,老子现在就废了你!”说完回过头,弹了几下手指,几个聪明如长发、小马、山猪之流早已经将准备g架的西瓜刀递到我的手中。

    我用西瓜刀划着他的脸,缓缓到:“播号码!”

    那男人此时真正感觉到了恐惧,脸都有些抽搐了,哆哆嗦嗦的播打了110。

    就在这时,陈队长已经带着五个面孔陌生的小警察走上前来。

    那男子长长喘了一口气,因为他以为救星到了,结果以下的场面让他彻底绝望了。

    “哎呀,小九呀!g嘛呢?”陈队长见到如此架势早已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笑着走过来拍我的肩膀,顺便递了支烟给我。

    我他妈郁闷啊,现在警察办事效率也忒他妈高了,刚播完号码,人就到了?我靠,宇宙无敌小超人?

    我哭笑着抓了抓头发,扔掉手中还剩半截的烟头,笑到:“我靠,刘队长,不会吧,这么晚了,还出来喝茶?”

    忽然,从刘队长身后走出一名年轻的男子,上前推了推我,喝到:“你,转过身去,我现在怀疑你身藏凶器!”

    这时,我真的很郁闷,老子今天真的犯了太岁了?怎么是个人都能欺负我一把呢?

    我的脸瞬间变的冰冷,而那几十名小弟也开始蠢蠢欲动了。

    “啪”一个巴掌,极其清脆的打在那年轻警察脸上,刘队长训斥到:“一边待着去!这儿没你说话的份!”

    那小年轻警察捂着半边红肿的脸颊,顿时立在当场,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刘队长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啊,小九,这孩子是新来的,不懂事,别怪他,他还小……”

    靠,你们说,这是什么事呢?他还小?还怕我吃了他不成?

    我很郁闷的摆摆手到:“得了得了,新来的小朋友不懂得规矩,我不怪他,恩,来喝两杯。”

    说完,也不理会那躺在地上的几名男子了,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了下去。

    聪明的小姐早已将上好的红酒拿了出来,每人倒了半杯。

    妈的,又糊弄我不是?反正老子也不会喝红酒,理他呢?

    我举起辈子一饮而尽,看的刘队长那个心疼啊,这一口酒,可是喝光了他一个月的薪水啊!

    刘队长并没有逗留多长时间便匆匆告辞了,当然,临走前,我还塞了那瓶似乎价格不匪的红酒在他怀中。

    那几个大汉呢?则被四个担架抬走了。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夜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夜晚了,那大汉被抬出去时,我问了一句:“你说,我这德行像学生吗?”

    知道他怎么回答吗?他已经吓傻了,疯狂的摇晃着脑袋……

    我真的很郁闷,我像个学生么?我真的像个学生么?

    撵走了那个酒吧女,我一个人喝着闷酒,一直喝到……不醒人世。

    第二天醒来时,我已在一张软绵绵的床上,身边还睡着两个小妞,水灵灵的。

    我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四周,一下就明白过来,这是天都酒店,0137号房间。难怪这么眼熟呢。

    当黑社会份子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不管你的长相如何,混的如何,总是能在三个月之内找到女人与你上床,而且那女人的长相绝对不会差到那里去。

    我不仅是黑社会份子,更是一名老大,所以,女人对我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了,不过有一点值得称道的是,与我有过关系的女人,没一个人让我记住了名字。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专一的男人,但是与女人上床时的我,一定是专注的。

    我摸了摸自己的下t,妈咧,湿辘辘的,这两个丫头也太能搞了吧?我一阵心疼,左右翻动了一下,抓起左边那名小女生,也不理会她是否清醒着,直接提枪上马了。

    妈的,看模样就知道你们是j,对付j,用得着顾及你们的感受吗?

    等我筋疲力尽之时,再打开手机看了一下,妈的,已经下午两点了。

    那两个妹妹揽着我,嘴角满是笑意的说:“九哥,你好大力呀!”

    “得了得了,自己去我口袋里拿钱,每人拿五百,然后消失在我面前,恩……给你们五分钟时间。快去!”我点燃了香烟,拍打着两个完全l体妹妹的p股。

    她们很懂得道上的规矩,飞快的穿好了衣服,微笑着说:“九哥,大姐已经付过钱了。”

    我手指在半空中晃悠了几圈,说:“拿吧,不要跟我客气。”

    两名小姐点点头,g净利索的取出了我的钱包,将钱放进了自己的小包包中,再将钱包放回原位,之后飞快的消失在我的面前。

    唉,妈的,要去上学了,我找谁去当伴读呢?这还真是个问题。

    第四章 n爸

    随手拣起地上的黑s内k,低声诅咒一声:“,把老子的名牌底裤到处乱扔。”便起身洗澡。

    来到浴室的镜子前,我低下头看了看整个上身的‘血纹身’,又是一声长叹。新御宅屋

    (血纹身,通常是用鸽子血来纹身,平时是看不出的,只有在热血澎湃做了剧烈运动,比如做a,长跑,之类的事才会逐渐浮起。或是喝完酒之后会出现的一种特别的纹身。奉劝一句,纹鸽子血极其容易发生皮肤过敏之类的问题,手头如果没有足够的oney学那个舞王什么什么逊的家伙做植皮手术的话,还是小心为妙。)

    那两条巨大的红龙栩栩如生的缠绕在一起,那缓缓黯淡的龙须一直缠在脖子上,那副狰狞的模样使人望而生畏。

    为什么黑社会总是喜欢纹身?也许很多人都会这么问,其实只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增加魄力。

    何谓魄力?九流的小混混打架的时候可以面对一名身材与自己相等的男子,而不心慌。这就是一种魄力。

    一流的小混混比如我,我面对十几名手上没有重型武器(生锈的刀,巨大的钢管之类的武器)的彪型大汉而面不改s心不跳。这就要有高出常人很多倍的魄力。

    顶级的小混混,也就是黑社会老大。(当然,也有贪生怕死的,不过这种占少数,能当上黑社会老大的人一般都有两把刷子。)

    拿虎哥来说,我亲眼见到他一个人被三十几人手持西瓜刀追了三里地,随后在一间商店中拎着两个啤酒瓶硬生生的打翻七个人。而其余的人竟然吓的不敢动弹,更有甚者,则是扔掉手中的刀逃跑了。

    这便是魄力,一般人见到有纹身的人都不会去招惹,而见到有纹全身的更是无人敢上前找茬。如果单条的话,对方一见到你那身骇人的纹身气势立刻便削弱了一半,所以说,黑社会纹身简直是:“居家必备,砍人首选。”

    什么人不怕死?其实什么人都怕死,只是要看是怎么死,死的值不值,俗话说:“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也就是这个意思。

    我情愿轰轰烈烈的度过短暂的一生,也不愿在庸碌中结束自己的生命,看着自己的儿子,孙子站在病床前,泪眼朦胧对你说:“爸,您安心的去吧……我还要加班!”

    也许是经历的事情太多的原因,我整个人都变的老成了许多。比起同龄人来说,我足可以做他们的长辈。

    说到这,也许很多人要骂我思想偏激,我不想为自己辩护,也懒得去辩护,我就是个混混,就是个流氓,就是个黑社会,但是我敢于承认。而有些表面上西装格领,手提公文包,声称自己是:“良好青年,有道德,有素质。”的人要好上许多,最起码,我们混黑社会的人去叫j的时候可以光明正大,而他们则要偷偷摸摸的,甚至在按摩的时候也不敢说那么几句话。

    看着镜子中,那个沧桑的年轻人(也就是自己),我笑了。

    “妈的,我去找谁伴读啊……”穿好衣裤,躺上床上唉声叹气起来。

    上帝要真是那么灵验的话,这时候肯定会派一名天使来‘打救’我。可惜的是,我从两点一直等到四点也见到有什么所谓的圣光照在我的身上。

    这时我倒想起一个人,n爸。

    “n爸,原名陈霸,十九岁,身高一米八七,体重二百一十二斤。”看体形就知道这个人的外号是如何得来了。光是那高挺的双胸,就足以让那些‘长平公主’从三十楼往下跳。

    “九哥?这么有空?”n爸一脸献媚的来到我身边,恭敬的递了支香烟,随后带路走进了他所看管的pub。

    “几点了,怎么?不用休息吗?在这里泡妹妹呀?”我面带坏笑看着他。

    n爸一摇三晃的走在前面y笑:“没办法,人到了一定年龄总是想找个年轻的妹妹发泄一下,昨天跳钢管舞的那个辣妹让我给g了,现在精神的很。”

    听到这番话,我不得不竖起大拇指:“你真行,没把人家的腿给掰折了吧?”

    开玩笑,能跳钢管舞的女人身材得多辣啊?让他一个二百多斤的糟蹋简直应了一句话:“美女都让狗给c了。”

    两人一边打p一边走进了巴台。这时pub还没有正式营业,这种酒吧只有晚上九点才正式开门。

    要了两杯红酒,我稍微品了品说:“n爸,我要去上学,你跟我去不?”

    “啊?”n爸一哆嗦,杯子差点摔了,瞪着那对肥眼珠子不脸不信任的看着我:“九哥……你……你可别拿我开玩笑,好好的上什么学啊?”

    我怒,这小子还以为我想去上学呢。

    “c,你以为我想去啊?还不是老大磕了药,非要我去上学,你说,我能不去么?我不去的话太对不起党对我的栽培了、太对不起养育我的老大了、还有昨天晚上和我上床的小姐和……”

    我难得幽默一把,n爸的脸都变形了,那肥r开始不规则的抖动。

    n爸到:“九哥……我跟了你也三年了,你现在让我去上学……这不是玩我呢吗?”

    我笑到:“现在是让你上学,又不是让你去死,你那么激动g什么?”

    n爸苦笑:“要是九哥真让我去死,一句话,保证好使……这上学简直就是刺激着我的视觉神经,蹂躏我的精神……玷污我那宝贵的贞c……”

    “得了得了。”我打断n爸的话:“一句话,去还是不去?”

    n爸摇摇头,叹了口气:“唉,谁让你是我老大呢?去吧去吧,妈的……不过上学的话不需要那些手续吗?”

    我贼贼的笑了笑:“老大内部有人,四十岁的人他都能安排进去,更不要说你一个小年轻的胖子了……”

    “唉!”n爸满怀狠意的对天长叹一声,自言自语到:“唉,告别了……我可爱的妹妹们……你们的胖哥要走了……妈的……保重……”

    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走出了pub。天气很好,有y光但不是很猛烈,一种温暖的感觉。

    “滴滴滴”电话响了。

    “喂?”别怪我,黑社会大多数说话都这味。

    “妈的,小九啊,快回公司,你那小弟快不行了!”电话里传来的是毒蛇那急促的声音。

    “什么?浩南怎么了?!”我怒骂一声,关掉手机,立刻挥手召来了一辆的士。

    的士司机见我那面脸的火气,都有点变形了,胆怯的问道:“老……老板去哪?”

    “天门!”

    一路狂飚,在我的监督下这个可怜地的士司机连续闯了三个红灯,我隐约能感觉到身后有闪光灯在不断闪烁。

    “五百,不用找了,留着罚款吧!”我‘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快步走进了总部。

    如今我的心情是坏透了,见到那漂亮的妹妹却丝毫提不起精神来和她们打p。

    “轰”门被我用力撞开了,只见浩男正躺在会客室的沙发上,那白s的毛毯上竟然殷满了血迹,胳膊上吊着葡萄糖,与两袋子血。

    “妈的,这是怎么回事?”我愤怒了,是暴怒,这浩男可是我的心腹小弟啊,如果出了三长两短这可怎么办?

    老大与毒蛇正摇着头坐在凳子上抽着闷烟。

    毒蛇走过来,拉着我的胳膊到右边的椅子边坐下说:“小九啊,幸好没有生命危险,要不是我派了两个小弟去保护浩南的话,估计这小子活不过今天啊,看看吧,我都说了,黑豹这个人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你呀,就是太年轻。”

    “到底怎么回事?”我双目冒出汹汹怒火。

    “小九,别这么冲动,如今的年轻人真是,唉,受不了一点的刺激,想想我们当年打拼天下的时候,死了多少兄弟。”老大竟然还在一旁说着风凉话,但我却一点都不敢还嘴。

    “我就怕黑豹这个家伙起歹心,你也不想想,他一个打拼了三十几年的家伙在你一个小p孩身上吃鳖能忍下这口气么?你呀,办事太毛糙了,开p股的事从来都是由我们这些长辈去办,这也是老大让你去学习的原因,知道不?”毒蛇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我点点头,来到浩男身边,他已经完全昏迷了,脸s苍白的

   下一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