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惹狐 3

2018-10-10 10:23:19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再见叶烟行时,他侧卧踏上浅眠,怀中抱着软枕,下颌收敛看不清面容。走近了才看到绸缎般华亮的长发散在身下,露出的脸庞圆润泛红,比起在普雅时候真是好上了百倍,偏头仔细看来纤长的身躯从中略略浮出痕迹。见他好睡,便停在站在远处等着他醒来。


    江儿望见他立在远处,不禁笑出声,招着手喊他靠近些。

    叶烟行听了声音支起身子环视殿中,满心欢喜的说道:“知行你可算回来了。”

    陆之远看着叶烟行半依在榻上,一手轻抚着隆起的腰腹,若不是靠得近了知晓是名男子,远远观上一眼,恐是以为明王府多了位美妇人呢。坐到桌边轻笑了下,“本以为你还在睡,不敢靠近,原来只是闭眼假寐。”

    叶烟行无奈,“每日不是吃就是睡,多走几步还要被人追着喊万万不可,看看我都胖了。”

    “胖些好啊,证明几月来胎儿养分足了。烟行本就偏向纤细,如今胖了些更是俊朗不少。”听他说话清朗便知身体是无恙的。

    江儿在一旁幽幽叹气,小声嘟囔陆神医总算回来了,不必再见那些狗屁御医了。

    “什么?”陆之远没能听清小仆从的话,疑惑问着。

    叶烟行听着抱怨忍不住笑意,憋着声音低低说:“几次安排来的御医蒙遮双目,隔帘诊脉,一探脉象断了是喜脉,张口便言说夫人与胎儿安好之类的话语,把这小厮气到了。”

    “哼,他们就是张口胡言一通了,什么夫人。”想起那些糟老头子一脸恭敬说着夫人夫人的,心中不满,气鼓鼓地回着话。

    “傻子,他们本就不知是何情况,多做什么计较。”

    “王爷也是,不让医术高超的神医一路随着公子回来,偏要这些老头子来安脉。”

    “好了好了,你也知那时边关战事吃紧,衍之留下知行也是有所考量,只是我心中有愧。”叶烟行不由得低沉下来,“本是请人一观边外美景,却留人于险境而去,直到今日才归来。”

    听着温和大度的主子安抚暴躁的仆从,陆之远面上不动,心中层层苦意发散。还以为边关未能送别,今生便不会再得相见了,只得暗自庆幸明王疑心深重不信他人,若不是这时月长了,自己精通药理医术还是叶烟行知交好友,生产时候需要他的帮助,必是不会放他回皇城再见这人了。

    “莫要责怪自己,我为医者救死扶伤,我为男儿见将士冲锋陷阵保家卫国,能成军医挽救将士性命是很光荣。”陆之远见不得那人失落,开口安慰。

    “嗅着这香气,是壶好茶,烟行可愿分享?”

    “自是愿意。”说着取出了锦盒递给江儿,江儿取出茶叶重开一壶,滚水一道溢出清甜的茶香,“好茶自要好水,这是入冬时候府中下人存的冬水,清凉甘甜,配着这茶最是好了。”

    “确实好茶,这份扑鼻的茶香,想来是不可多得的贡茶了。”

    “唉,确实是好茶,只可惜我不能多饮了。”叶烟行捧过青瓷杯子,递到陆之远手边,“喝多了晚上容易睡不着,对胎儿不好。”

    陆之远轻吹茶面,轻轻抿下一口,入口微涩转后满是甘甜,冲不淡心中的苦。见眼前人满是温柔,手下动作应是在抚小腹,这开心幸福的模样叫他都要忘却了苦意。也是,自己能守在身旁看这人一生幸福安顺就好。

    叶烟行看着陆之远心下有些犹豫,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言说荒国行宫现形之事。周衍之向来凶狠,血洗拜月庭几乎杀净了知晓此事的人,此番杀戮都是为了自己,红尘深扯已是无法脱身了。生产之时必是好友在帮协助,到时出了变故,恐怕又是修罗地狱,思及此处不觉间脸上的失了笑容。

    “烟行何事,表情为何突然凝重了起来?”

    “其实...我有些...”叶烟行皱眉,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江儿也是机灵看出了公子的意图,心道不好却不知如何制止,眼尖瞥见总管的身影,低声疾呼打断了叶烟行,“公子,王爷来了。”

    “草民参见王爷。”陆之远起身跪地行礼。

    “嗯,起身吧。”周衍之也不停下,随意回答便坐到榻边揽着叶烟行,软下声音,“可有诊脉?”

    “还未有诊脉。”陆之远看向叶烟行,接过他伸来的手臂,闭眼断了许久,“一切都好,御医们把烟行照顾得很好,近来害喜症状可还严重?”

    “嗯,不再多有反应了,感觉吃得还不少。”

    “不多,只是吃得和之前一般多了。”江儿想了想,又说,“自我伺候公子以来,记着是,刚到王府时候吃得少,后一段时间到边关之前就吃很多了,现在的数量应该算是恢复了吧。”

    “哪便好,记着该喝的药和补品都不可落下,然后一些避讳我...”

    “停停,求你们,别再说了,我都能背了,每条我都记得很清楚。”叶烟行头疼得不得了,听到他们又要开始念叨自己,整个人都快疯了,连忙出声阻止。

    “是啊,你很聪慧,什么都记得清楚,但就是不听,还要反着来。”明王不禁冷哼。“爬高上低好能耐。”

    叶烟行也不回话,撇头看着他处。

    明王停顿了一番,“即是一切安好,那可否行事?”

    一句话叫几人都愣住了,叶烟行气红了脸,不去理会明王。陆之远尴尬的笑了笑,心里难受得不行,轻轻点头回道适度就好,注意姿势和力道。

    用过晚膳,叶烟行趴在桌上不说话,江儿在边上伺候着,想来是还在生气,取来解了凉气的红果,放在他手边,迟疑得开了口:“公子别气了,那个...您这般美,王爷真是壮年,血气方刚想要一亲芳泽也是...”想来想去也是说不出口,毕竟自己不曾经历过风花雪月之事,总觉得开口没有说服力。

    叶烟行只觉得而自己气得脑仁疼,他本就觉得男子怀孕很是羞人了,周衍之居然在众人面前就问出这种事情,把他的好友仆人都吓得呆愣住了,多么尴尬啊。狠狠捏碎果子,咬牙切齿道:“不可一世,狂妄至极,气死我了,我去歇着了,你退下吧。”

    明王今夜无事,月升便回了寝殿,换过衣袍拥着叶烟行,取过他指边的果子送进口中,轻笑一声,“今日很是安静啊,都不折腾了,还以为你会使上一阵小性子呢。”

    叶烟行不说话,只翻着手上的书,冷冷哼笑着,“王爷心中烟行就是这般不知情乐趣味的人么?”

    “《极乐天宫》?”周衍之暗笑不止,“哪里来的东西,还看得津津有味,小东西平时我不在都是看这些的吗?”

    叶烟行挑眉,伸手环住周衍之,“行天地之乐有何不可,学了书中的乐子,王爷不是也会幸福万分?”

    “书中男子痴爱一人珍惜情感,可见得一心爱之人实属不易。”说话间双眼直勾勾得望着周衍之,心意相通之人已有,只等一个相守一生的结局。

    “莫要这般看着我了,该做的,今夜一样都不会少了。”

    叶烟行笑得妩媚,“那种话都问出口了,你不做些什么才是不正常。”

    “再不做些什么,就要出事了。”男人都是行动至上的动物,说话间便剥光了怀中白软的人舔 舐啃咬起来,深深吻着那隆起的小腹。本以为这景象会损了鱼水之情,可真的贴近了,才觉得心血沸腾,能使男子受孕,想着都令人兴奋不已。

    “显出孕意了,腰腹沉沉怕你坠胀,便不再用你最喜欢的体位了,虽然我也爱极那感觉。”周衍之压着火气额间浮上薄汗,怕伤着娇嫩缓缓动作拓开紧致的甬道,掌下人不住扭动身体,绵软无力的张口低声哀求着。

    “不行,还得在等一会,现在太急了会伤到你。”

    “不...不成,一刻都不要等。”

    指尖慢慢有了不属于脂膏的滑腻手感,沿着红口流淌出来滑落到床铺,伴着叶烟行粘腻的呻吟抽出手指替换了胀痛,随着声音浅浅律动起来。绵软的肌肤贴着如铁般坚硬的小腹,柔软的感觉叫周衍之疼惜不已,深深浅浅的动作起来,情丝缠绵终是登上了云雨之峰,久旱逢甘霖。

    疼惜身下的人,俯在他耳边说着声声醉人的情话,拥着他沉沉睡去,

    烈日当头,方潜和江儿守在门前等待传唤。江儿年岁尚小,稳不住心性不时摇来晃去,眼神飘移的看着院子,回头望着眯眼微笑的总管,暗自感叹这就是成熟男人的稳重吗,几个时辰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处。

    方潜感受到了江儿的目光,看了看日头看了看小厮,轻笑着说咱们去吃饭吧,一时半会恐怕是不会召唤我们了。说完便背着手扬长而去,也不看小仆役有没有跟在身后。

    叶烟行转醒时,发现自己枕着男人的手臂,那人的手温柔抚摸着他小腹,感受着暖人的温度,闭眼问道:“怎得还不起?不是每天忙得脚不沾地的,今日不用上朝么?”

    长发微动,被人卷在手中把玩,耳边响起低沉磁性的嗓音: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花言巧语。”嘴上抱怨,可心中满是甜蜜,明王终日忙于政务,今日醒来时他还在身边还是头一次,贪恋得汲取着身后人的温度,惊觉身下有异。

    “发现了?”周衍之轻笑出声,“咬得这般紧让人动弹不得,贪嘴还是未有吃够?”

    这人说话好生放荡,听得人面红耳赤,“你昨夜不是退出去了么,难道你一夜都...”

    “是出去了,早上醒得早,看你软得合不拢,碰了碰还是那样湿 软就进去,没有一整夜都待在里面,尽管放心好了。”周衍之咬着他的耳朵,伸手抚摸了连接那处被撑到极限的薄环,“呐,烟行,你看,床铺都湿透了,好多水。”

    “太不知羞耻了,你这人。”喃喃着爬起身,身下黏糊糊得很是难受,“衍之,我腿上没了力气,抱我去沐浴可好?”

    周衍之拥着身前人起身,随即回到了深处,不住叹息,“这番黏 滑的感觉,可真是令人舒爽啊,烟儿。”

    “够了,衍之,吃不住了。”叶烟行开始涨得有些难受了,满满得充实感,恰好的酸胀带着麻痒的感觉,让他沉迷,不自觉去绞紧。

    “放松些,烟儿,咬得太紧了。”叶烟行这无意识的反应,紧得周衍之倒抽冷气,“真是天生的妖精,生来就是给人疼爱的宝贝啊。”强忍着停下了动作,狠着劲掐住他浑圆的臀部,吮着他肩部。

    “放松些。”刚刚叶烟行那猛地一颤,差点把自己魂都吸没了。扶着人躺下温柔地动着,嘴上还不忘说着句句浑话,“真会咬人。”

    磨磨蹭蹭得在房中待了一早,总算是传了江儿进屋子收拾,两人依偎着在花厅榻上甜蜜喂食。

    寝殿一片混乱,桌上,榻边,毯子上也滴落了不少,江儿一人对着满是污浊的寝室,只觉得鼻间好热,热得快要流血了。

    入了夏日,太阳似乎不是升在天上,而是悬在了人的头顶之上,把人烧得发了狂,空气中满是燥热,迎面扑来的不是风而是火浪。王府园林师傅也是有念头的老匠师了,几处纳凉之地布置甚是美好,走深了便是翠绿之抱,阴凉舒适。这扰人的夏日,鸟儿比人会享受,早早觅过食物,歇在了这里。叶烟行靠在软椅上静静听着蝉鸣鸟声,江儿靠在椅边有一下没一下得扇着竹扇。

    “公子,我们晚上吃什么啊?”

    “究竟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啊?扇子给我,我替你扇了让你好睡一场好不好啊?”

    “公子,我没有,只是刚刚喝了镇过的甜汤,现在好想睡一会儿。”江儿半眨着眼睛,一副快要睡着的模样。

    “晚上喝什么都好,别再是沾了荤腥就好,我真是快要腻烦了。”

    江儿吞了口口水,“可是主子,厨房送来的都是超好味的菜式啊,光是想着我都口水直流了。”

    “吃得不少啊,小江儿。”叶烟行伸手弹了小仆役的脑袋,“又懒又馋,养得真好呢,过两个月拉去宰了吃掉。”

    “公子不要,江儿没有,是为了您的安危着想,才以身试味的。今儿我们喝天笋豆腐汤好吗?”

    “这个好,去安排吧。把冰取来放着,困了就去睡吧,暗卫守着就是了。”

    江儿得了令,高兴得跑开了。

    叶烟行闭眼小憩,抚着腹部不住得无奈叹气,周衍之终究是要开始行动了,尽管心中很清楚他们筹备了多年,孩子才是这场举事的意外,可计划中的时间意外与腹中胎儿临世之时太过相近,总是叫他不安。

    只是也未有想到正是他的存在才推动了这次的行动,皇宫中那心中惦记他的少年天子,那想取他性命剥他狐皮的尊贵太后,无一不是缘由。

    明王登基称帝之后,他腹中的孩儿会是东宫太子。

    心中苦涩,那母仪天下的皇后呢?太子的母妃呢?

    世人总是多问,到时周衍之要如何回答。如自己是名女子,一切便是无需多言,可自己是个男人,不会为世间所理解,反会被人耻笑。

    “烟行怎么了,何故唉声叹气?”陆之远站在他身前,手中端着化过酸梅的汤水。

    “尝尝,很有名的梅子,我诊过的夫人特意推荐的,说是化了水很是适味。”

    “哦?确实很好吃啊,酸酸的还有夹着些淡淡的甜味。”

    “喜欢的话,下次让江儿给你买了吧,我不能多去,去了之后再到王府要被人说的。”

    “陆神医,试试公子选的果子茶吧。”江儿摆上果茶,“啊,对了,神医,公子几月便要生产了,前些日子问过的,你可还记得?”

    “可是,这不太好吧?我只是一介平民,住在这王府太不合适了些,这王府太华贵了,不适合我,我还是回草堂住着,等你们来唤我就是了。”

    “知行无事,王爷他准了此事,况且江儿说得也是实话,我都这副模样了,有个万一你听了消息再从草堂赶来,路上可会安心?”看着陆之远神色松动,叶烟行扶着腰慢慢站了起来,“你看,我独自站起来都这般费力了,知道的是我身怀有孕,不知道的就是我少年老态,日日不出这承折殿,每日只有江儿陪着我,你若是来了,除了方便照顾我,还能聊天解闷对弈饮茶。”

    “是啊,公子怕人见着不肯出去,天天喊着无聊。再说了,最后也得是您来替公子接生啊,住进来吧,就当作提前习惯了就好。”江儿也跟着劝道,“来了江儿就和神医好好学医理,以后照顾公子。”

    “江儿,你连字都不肯好好学,怎么学得好医理,以后还偷不偷懒了?”叶烟行笑他。

    “不会了,奴才以后一定会好好学了。”江儿笑得开心,脑中不断浮现的是叶烟行满背狰狞的伤口。一定不会再偷懒了。

    陆之远听着主仆二人一唱一和,点头示意愿意教授医术,只要认真好学就可以了。

    “多谢知行兄。”

    “那江儿待会儿就去给神医准备寝房。”

    “不急的,我还要几日处理谷中和草堂的事务,你慢慢准备就好。”

    三人笑间,日渐西沉。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惹狐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