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长生狱 5

2018-08-29 14:41:09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哎,他发烧,她这个健康人也要在大夏天高温35度里不开空调陪著他裹棉被发汗。


    全当桑拿减肥好了。

    若素乐观的想,看著那头混账狐狸二话不说直接伸手抱住自己,把头朝口一埋,她颤抖了一下,忍耐住一脚想把他踹下去的冲动,慢慢试图把他从身上拉开,改成自己拥抱著他。她努力了好几次,每一次都在差点成功的时候。被他要麽手一挥,要麽脚一架,给全数否定。

    最後迷迷糊糊的任宣大概实在被她搞的很烦,干脆一个翻身,彻底把她压在了下面,脑袋在她口上蹭了蹭,满意睡去。

    而被男人的体温和气息完全覆盖的一瞬间,若素全身僵直──

    非常恶心,然後,本能的想要抗拒。

    她几乎要立刻挣扎:怎样也好,踢开,丢开,掐著他的脖子把他按倒床上,让他动弹部不得都好──

    太恶心了,这种居於人下,被别人所控制,所覆盖的感觉,太恶心了!!

    但是在手指碰到任宣肩膀的时候,那种隔著睡衣都能感觉到的高热,让她猛的警醒。

    他是病人,不能这样对他。

    前趴伏著的男人呼吸渐渐平顺,一直滚烫而不稳定的体温也随著他的入睡,而逐渐平稳下来。

    若素抬著手臂挡著脸,尽量不让自己去感觉身体上的气息和重量,只觉得一阵又一阵的恶心翻覆著胃。

    不要去想,不要去想,她这麽告诫自己,意识却完全不受控制的集中在身体上的男人身上。

    即使遮挡著眼睛,隔著衣服,脑海里也能清楚的勾勒出他的身体姿态,他的触感,他的体温──

    猛的偏侧过头,她干呕起来。

    呕吐物的酸臭在雪白的地毯上蔓延开来,她脑子里只想著明天这一大块地毯都要拜托锺点工阿姨送去洗,真贵的一笔干洗费。

    门口有狗低低的呼噜声,若素抬眼望去,看著糯米糕一双看著她的漆黑眼睛,明明确确的写著担心。她虚弱的笑了一下,摇摇头,示意它不要过来,看好豌豆黄,糯米糕定定看了她片刻,赶著豌豆黄向客厅去,若素闭了闭眼,却感觉到指尖有软软的湿润触感。

    她睁开眼,一向懒洋洋能不动就不动的月饼正安详的看著她。

    并不是糯米糕那样担心的眼神,而是温和的眼神。

    “……我很好,没事儿。”她拍了拍月饼的头,月饼侧著头看了她片刻,又舔了舔她的指尖,避开地上的脏污,在她视线所及的范围内安静的趴好。

    在自己能感知的范围内有了熟悉生物的气息,若素觉得好过多了,胃里不断翻涌的感觉慢慢被压抑了下去。

    前的男人忽然顿了顿,把她搂紧一点,模模糊糊皱著眉毛念了一个安字,她楞了楞,看著那张异常单纯的睡颜,看了一会儿,苦笑起来,用手背盖住自己的眼睛。

    安若素,你可以再没用一点。

    任宣在她颈窝里蹭了蹭,气息忽然就浓烈了起来,若素浑身又是一僵,刚刚压下去的浓烈呕吐感又浓烈了起来,她微一弯身,又要呕吐,忽然就感觉到属於男的,骨节分明的指头,抚上了她的面颊。

    “……安……”闭著眼睛的大狐狸喃喃自语,像是安抚她一样,抚她的面颊和颈子。

    半昏迷半熟睡的人其实控制不好自己的力道,要麽得人痒,要麽得人疼,并不舒服。

    但是他一叠声含糊的唤著她:“安……安……安……”

    呕吐感神妙的消失。

    若素只觉得自己只应该对天长叹。

    安若素,你真得很没用。

    任宣是在半夜被渴醒的。

    醒的时候意识并不是很清醒,脑袋蹭了一圈,脑子里那管理智的弦才接上。

    身下的触感异常柔软,他慢慢低头,看到若素半蜷著身子,被他抱在怀里。

    在他印象里,这个女人非常讨厌在非命令的情况下被他拥抱。

    这个,算是他特意把自己搞到发烧之後的报酬吧,还在疼的嗓子笑不出声音,任宣只能扯扯唇角了事。

    女人抗拒不了的,是生病的人,小孩,以及小动物。

    会拣流浪狗回来养,还养的如此纯良,这个女子应该是具备相当母的吧,现在证明,果然。

    这一下,应该离她更近了吧。

    微微笑著,他转头咳嗽了一声,被他压在身下的女子听到这一声,模模糊糊唔了一声,眼睛半睁不睁,就伸出手向他额头去,触手的温度让她眉目稍微舒展,唇角就隐约带了一点上弯的弧度出来。

    “……”细长眼睛眯细,任宣任那双微凉手指抚过自己眉眼唇角,然後,抬手,啪的一声,打开。

    窗外隐隐已经有了一线光亮,鸟叫的声音远远的敲击著玻璃,给人一种身处丛林的错觉。

    他用力并不小,这一下清脆异常,在清晨的静谧里传的尤其辽源。

    若素顿了顿:她实在太累,伺候了发烧的任宣整整一天,刚刚睡著,即便感觉到手上火辣辣的疼了一下,她还是没能醒来,只是嘟囔著一句什麽,再度抬手,抚上任宣的面孔。

    她掌心微凉,比这凌晨的空气还要凉和柔软。

    醒来的时候身上非常干爽,不会觉得渴,胃部也没有空腹服药之後的烧灼感,床单和他昏迷之前的不一样,应该是已经换了一套。

    她把他照顾得妥妥贴贴。

    这次任宣没有挥开她的手,只是慢慢俯下身去,在极近的距离里凝视了她片刻。

    睡著的女子,纤弱得他只手就能拧断她的脖子。

    闭上眼,她就是发是淡的,眉眼也是淡的,连嘴唇的颜色,也是淡的。

    大概是高烧烧昏了头,他鬼使神差的低头,在她唇角吻了一下,却在碰上的时候,拧起了眉头。

    他没有“触电一样弹起身体”,一是没力气,二是若素的嘴唇柔软甜美,亲吻的触感非常好。

    任宣向来是想到了就做,这麽做之後代表什麽意义,容後再想。

    眷恋的又啄了啄,任宣重新靠回她前,任宣闭上了眼。

    怀里人体的和脸上抚他面孔的手的温度,都非常舒服。

    於是他也沈沈睡去。

    第十八章

    第二天一早,若素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通知任宣的秘书,说任宣发烧了,要请假。

    对方显然在任宣手底下做事时间长了,练出来一身钢筋铁骨一般的淡定,丝毫没有为毛任宣病了,她会知道,还她来请假的疑问。

    抽身起来去做饭,腰却被已经醒了的任宣搂住不放,生病了就死撒娇的男人抱著她不肯放手,她想了想,叫来糯米糕,让它跳上床,在一人一狗不解的注视下,扳开任宣的爪子,把糯米糕塞了进去。

    “它比我暖和。”她解释,然後在一人一狗惊诧过度“你怎麽可以这样对我的!”的眼神中,向厨房进发。

    糯米糕不爽的看了一眼任宣,看主人一走,立刻就要跳开,却被任宣坏笑著一把按住,抓在怀里。

    你不是不愿意被爷抱麽,那爷就还非得抱你了还就。

    糯米糕也毛了,回头就是一声咆哮,大有忍无可忍无须再忍的架势。

    听著他们两个在屋子里吵架,在厨房熬粥的若素摇摇头苦笑,用木勺小心的搅动锅里的粥,浅浅的阳光透过百叶窗,落在她的手背上。

    昨晚就是这只手,抚上任宣的脸孔,却被狠狠甩开。

    昨晚她醒著,本没睡。

    漫漫的就想起那个男人那时候的表情,凶狠的,傲慢的,不屑的,然而却又带著一丝茫然和天真。

    若素摇摇头,慢慢蹲下,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身体。

    心脏稍微有一点点疼。

    怎麽办?

    任宣到礼拜二才能去上班,刚进办公室,迎接他的就是好厚一叠文件。

    震得他这样的工作狂都哆嗦了一下。

    转头抓来秘书长问怎麽回事,答:董事会不满意标书,打回重做。

    任宣立刻就发飙了,把秘书朝旁边一甩,直杀楼上行政总裁室!

    zs的现任行政总裁谢移是任宣的学弟,两个人在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但没什麽深交,八年前,zs经历过一轮很大的内部洗牌,谢移顺利上位,那次洗牌,任宣押对了宝,选择站在最开始没什麽人看好的谢移这边,才有了今天的扶摇直上。

    冲进行政总裁办公室,还没等谢移冲上前去拍桌子,坐在宽大办公桌的俊美男人就对他比了个手势,要他把门关上。

    任宣陡然一醒,察觉到谢移早就知道他会上来,有话要和他说,转身把门关好,脸上的怒气褪得干干净净,带上平常一贯的吊儿郎当,双手在裤袋里走过去,斜斜坐上谢移的办公桌,“来,说吧,有什麽心里话就和哥说。”

    谢移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他,慎重的取出一个袋子,递给他,示意他拆开看。

    任宣吹著口哨拆开袋子,里面赫然是一份标书。

    看了一眼标书的抬头,他就发现自己不怎麽笑得出来了。

    那是一份针对大新银行澳门保险业务的标书,和他正在做的那一份格式相同,只不过,是zs最大的商业竞争对手,东环集团的标书。

    这次对大新的竞争,作为x市乃至於全国都最具实力的金融集团之一,东环确实也是相当积极的竞争,可以说,对zs而言,这个昔日的冤家今日的对头依然是前进路线上最大的阻碍。

    而最大竞争对手的标书,现在就在他手里,这只有一个可能──商业间谍。

    在这点上任宣没有任何心理洁癖,商场就是不见硝烟的战场,你不杀人人就杀你,只要是有点规模的公司,就没得什麽干不干净,只是比谁更脏一点而已。

    迅速浏览一遍,任宣!地吸了口气,“……可靠吗?这个。”

    “可靠。”身穿一套黑色西装,给人一种凌厉之感的俊美青年挑眉,“你觉得做的怎样?”

    任宣正仔细的再看一遍,没有立刻回答,过了大约三十分锺,把标书放下,任宣又是一贯嬉皮笑脸了。

    “做的好啊,比我做的好多了。”

    谢移听了,脸上微微现出一点笑来,是冷淡而讥诮的,偏偏又透出一点欣赏的意味,就纠结成一种妖异的美,“我最喜欢就是你这点,承认自己不如别人。”

    “啧啧,你给我对等的情报,我也能做出来。”任宣撇嘴,拣了几页丢到他面前,“做这份标书的人大概是从大新跳槽的吧,你看他多熟悉大新内部?我说,总裁,你在责怪我无能之前,应该先把公关部先奸後杀,再奸再杀,英倾巢出动就给我了七页半的报告──还是靠拉大行距扩大字符死拽出来的七页半。”

    谢移想了想,眨眨眼,淡淡的说,“准奏,朕准你去奸杀个爽。”

    任宣耸肩,哈了一声,谢移却是一笑,那张本来冷淡十分的俊美面容,因为这一笑,陡然生动起来,几乎有一种妖豔味道。他微微眯起那双上挑的凤眼看了一眼任宣,又移到他手中的标书上,“给你半个小时,背下上面的数字,重新做一份标书,这个我要烧掉。”

    “切,你太小看我了。”任宣嗤之以鼻,“不然你以为我第二遍为什麽要看那麽久?”这麽说,任宣却还是从头翻起,认认真真看第三遍。

    “那你还给我,我立刻烧掉。”

    “不要。”断然拒绝,“既然有能看第三遍的机会,一定要看第三遍,保证万无一失。”

    “啧,这就是我其次喜欢你的地方啊。”向後仰靠而去,谢移敲了敲扶手,“那就交给你了,任宣。”

    任宣从行政总裁室出来是中午的事情了,匆匆在若素的监督下把饭啃完,他把投资开发部的主要负责人召集起来,喜气洋洋的宣布,标书推翻重做,大家一起来努力吧!

    秘书室和一干负责人客气的对他竖起了中指。

    他越发笑得春光灿烂,估计那副嘴脸在手下看来,肯定比猪八戒恶心多了。

    啊,对了对了,我给你们几个数字,你们照著这个数字给我往下算,啊嗯?三天後给我交成品。

    数字下发,大家哀号一声,扑回座位上干活,已经没有对他继续比中指的力气了。

    看著手下人人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任宣站在自己办公室地中央,很是得意的叉腰仰天响亮的哈哈哈了三声,奔回座位前面干活。

    他真的不是s麽……

    若素默默站在一旁,同情而淡定的拿出手机给锺点工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这几天自己不回家,希望她能帮忙遛狗。

    第十九章

    第七章

    接下来到周末之前的三天,整个投资开发部就是活生生的修罗场,所有人走路的时候都把地板当任宣的脖子踏,杀气腾腾到挤电梯的时候别的部门的人都惊恐的朝旁边缩。

    如果硬要说有什麽好处的话,就是这三天投资开发部没有任何迟到早退,因为大家集体以公司为家,干活累就横七竖八在椅子上挺尸,醒了继续干活。

    据说偶尔有其他部门加班到深夜的,从投资开发部走过,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看到了一簇一簇又一簇的鬼火在一堆死不瞑目的加班尸体上飘。

    秘书室占了任宣的办公室套间当基地,任宣就不客气的占了执行总裁室当睡房。

    第一天的时候,谢移一早推开门,就看到自家地毯上主管投资的副总和副总助理依偎在一起,睡成一个太极图案,他想了想,上去把任宣叫醒,蹲在他面前很诚恳的说,我里间有床。

    任宣一副二皮脸,说,单人床睡不下啊。

    於是当天下午,在总裁室外一干八卦爱好者的注目下,一张豪华双人床运进了休息室。然後,一脸暧昧的上去按按,最後满意点头,同意它抬进去的,不是休息室的正主谢移,而是楼下的任宣。

    那天,公司内部网桃色新闻激爆!

    至於为什麽爆的都是:“惊悚!总裁终於推倒副总!”、“绝密新闻!副总深情暗恋十余年,终於告白成功!”这种往断背方向去的料,就不得而知了……

    而掩盖在两个男人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下,被完全忽视了女主角,淡定表态:床挺好,就是有点小。

    事实证明,商场上是没有所谓省油灯这种产物的,大家拼的都是谁更不要脸一点,

    既然谢移能从东环挖出来标书,那麽东环就能直接策反他们家策划。

    标书做出来的当天,投资开发部一个主管辞职,当天下午,任宣宣布,标书内容泄漏,全体开发策划部成员停职等待调查。

    而此时,距离上交标书的最後期限,只有五天了。

    谁都清楚,在投资开发部全军覆没的现在,剩下一个喘气的任宣,你给他三脑袋他也不可能再做一份标书出来。

    任宣完了。

    这是公司里对这次事件的一致评价。

    他是谢移的嫡系人马,这次泄密会直接动摇到谢移在董事局的地位──谢移上位时间不久,上位的手法也是众所周知的不光彩,这几年在zs基虽然扎下,却不是太牢,这样一个泄密计划,如果他不能立刻把任宣这个马前卒拱出去当替罪羊,那麽被董事会的敌人吊起来示众的很可能就是他。

    谢移向来以心黑手狠著称,在所有人都不怀疑他会弃卒保车的时候,他对任宣下的裁定和任宣对整个投资开发部的人员下达的命令一样:停职待查。

    於是公司里上下关於人事浮动猜测不定,任宣倒无所谓,收拾收拾,颠颠的跟著若素回家,到家第一件事,是让若素把三只狗狗暂时寄养到宠物店,若素要他说明白为什麽寄养,任宣下巴,答了四个字:“工作需要。”

    很清楚现在面前这个依旧笑嘻嘻的男人面临的是什麽,若素略想了想,点头答应,和他一起送走了三只狗狗,半路又去大采购,回到家里,任宣先拿走了她的手机,又向她要来家里的所有钥匙,反锁了房门,把钥匙一揣,电话线一剪,这个房间陡然就立刻成了完全封闭空间。

    若素第一反应是真乃杀人放火必备条件。於是她抱臂而立,等著看任宣怎麽杀人放火,对方把窗帘放好,三下五除二把自己剥干净,回头看了她一眼,奇怪的说:“还等什麽,过来啊?”

    “……你是要我s你还是要干嘛?”上下打量他片刻,有点搞不清楚他到底要干嘛,若素慎重的问。

    “当然是s我了。”这麽说著的时候,任宣理所当然的坐在大床中央,架起了笔记本电脑,若素把他的话翻过来倒过去嚼了嚼,又看了看他的状态,得出来一个结论:他是要工作……吧?

    任宣看都没看她,甩手把一打资料丢到她怀里,“我标了红字的部分数字重新按照我的指示修正。”

    “……你再能干,单凭我们两个是绝对没有办法在五天之内赶出一份新的标书出来的。”若素很清楚自己的斤两,她确实很聪明,大学的知识也学得非常扎实,但是做任宣的下手,她还没这个本事,最多也就帮核对一下数据罢了。

    “谁说我要赶新的标书出来了?啊嗯?”任宣从电脑後面抬起头,模样似笑非笑,一双细长眼睛好看的眯起来,银发柔顺,锐光流转,分明一只修炼成形的狐妖。

    “来,我问你,我们没法靠我一个人再赶一份标书出来,但是东环拿到我们的标书,你说来不来得及趁剩下的五天据我们的标书,重新制作一份标书?”

    若素在心里算了算,点头:“来得及。”

    一手敲下键盘,柔和的钢琴曲飘了出来,银发的赤裸男人托著下颌,露出了一个悠悠然又带著恶意的表情,“好,那假如,他们拿走的标书里的数字都被我动过手脚了呢?”

    “──!”若素倒吸一口气,对面那个悠闲看她的男人只是淡淡勾起唇角,“标书没有问题,只是需要重新计算几个核心数字,如果要做的工作只是重新修正数字,那麽即便是你也做得到吧?虽然是因为你履历干净才选你的,但是如果连这麽简单的东西都做不到,我也会很伤脑筋的。”

    男人语气平和,却是一种对她不保有什麽水准以上期待的语气,那一瞬间,若素忽然有种错觉:任宣远比她本人还要清楚她本身的能力底限在哪里。

    膛里慢慢翻腾起来的感情是,不甘心。

    没法和这个男人站在同一个高度。

    她还太年轻,再怎麽天资聪颖,他和她之间,横亘的是时间这条无法逾越的洪流。

    若素绷紧下颌,慢慢点了点头。

    第二十章

    跟任宣工作,确实就如同被s了一遍一遍又一遍仿佛。

    高强度而又枯燥。

    金融投资公司的投资开发部,听起来名头响亮又好听,实际上就是跟最枯燥的数字打交道,一遍一遍反复演算,用数字来预测未来的金融交易利润和风险。

    第四天,若素在又核算了一遍金融风险准备金的底限和上限以及产生的利润差额之後,看著满屏在程式里飞快奔跑的数字,她实在忍耐不住,跑到洗手间去干呕了一番。

    算得太恶心了,现在脑子里一想到数字,就恶心的想吐。

    没有网络,不和外界做一切联系,工作48小时,睡10个小时,再工作,反反复复来来回回演算数字,两个人之间除了必要的交谈,连话都不说,缩在自己天蓝色的洗手间角落里,若素几乎有一种错觉,这个世界都是数字化的,而她即将被这些数字所吞噬。

    痛苦的闭上眼,她伸手按了按额头,感觉到神经都在一跳一跳的疼。

    她觉得自己本帮不上任宣的忙。很多工作都是任宣驾轻就熟的,她做起来确实磕磕绊绊,任宣本人也说了,之所以会选她,是因为在目前这个风声鹤唳,本不知道内部还有没有商业间谍的情况下,才迫不得已选了从认识到签订契约到被邀请加入zs都是纯粹偶然的她。

    和她的才能毫无关系。

    想到这里,不仅神经,胃部都开始疼痛起来。

    洗手间的门轻轻滑开。

    任宣推门而入。

    不想也不能在这个男人面前示弱,若素扶著墙想站起来,却被银发的男人一把捞住手臂,略嫌鲁的拽了起来。

    若素踉跄一下,被他按在了洗手台上。

    镜子里的女人脸色惨白,眼神飘忽,眼下一片青黛,衬著淡色的眼眸淡色的发丝,就象一个随时都能灰飞烟灭的柔弱幽灵。

    男人的指头钳制住她的下颌,命令她看著镜子里的自己。

    “听著,我选你确实是因为你履历干净,但是,也因为我判断你至少不会拖我的後腿。”

    感觉到被他压制在臂弯里的女子挣扎了一下,任宣骨节分明而修长的指头扳起她的脸,几乎将她整个人压在宽大的洗手台上。

    “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这样子,象个丧家犬一样,可以调教我的女人,原来不过如此而已麽?”

    “──!”若素几乎转头就要破口大骂。但是额头上一阵抽疼让她闭起眼睛,急急喘了一口气,心底那股几欲爆发的无明火慢慢下去,她不再挣扎,调匀了呼吸,低低说道:“放手。”

    任宣看看她,慢慢放开。

    她没有立刻转身,而是轻轻掬了一捧温水洒在脸上。

    她凝视著镜子里自己:头发湿淋淋的朝下滴水,脸色依旧惨白,眼底却多了一线锐利素色,无意义的笑了下,她看向镜子里倒映出来的男人的脸,“……打气的方式很特别。”

    任宣靠在门口,拨了拨额头上乱七八糟的头发,“但是很有效不是吗?”

    “没错。”若素转过身,轻巧的跳坐上洗手台上,拽下架子上的毛巾丢到他脸上,“作为谢礼……”

    “嗯?”任宣站到她身旁,拧开了水龙头洗脸,细腻的水流飞溅上她的指尖。“怎样?”

    手指滑过他的颈项上那个鲜红色的,证明他是自己所有物的项圈,若素微笑,侧头,亲吻其上扣在颈侧的锁扣,女子的声音犹如一层菲薄的,甜美雾气,“等忙过了这阵子,会好好让你发泄的。”

    她淡然笑道,跳下洗手台,转身离开。

    怎麽可能会输给你。

    她在心里说。

    高强度到近乎於体力劳动的脑力劳动一直持续到了标书上交截至日当天,早上八点,任宣随便套上睡衣,拿出钥匙开门,门口赫然是暂时客串快递的谢移。

    看到他身後的若素,谢移似笑非笑,也不多问,接过标书,毫不废话,转身就走。

    关上门,把身上的睡衣一甩,任宣就跟电池用完一样,干干脆脆两脚一软就坐到了地上。

    若素在後面一架,好歹让他没砸到地面上。

    任宣晃晃脑袋,口齿不清:“不行了……好困……”

    昨晚他放若素去睡觉,自己埋头干了一夜,现在若素还能支撑,他是彻底不行了。

    若素咬牙架住他,把他弄到卧室,往床上一丢,刚要转身出去,却被任宣一把拉住。

    他口齿不清,“一起睡……”

    我要去做饭打扫房间接狗狗回来总之我有很多事情要做──

    你赶紧去睡觉睡醒了吃饭洗澡刮胡子──

    明明可以对著他直接说出来,但是看著把脸埋在被子里,胡子拉碴,眼窝深陷,连狐狸皮一样的头发都乱蓬蓬炸毛,话都说不利索的男人,忽然就所有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顺从的被他象个大抱枕一样抱住,她发现,居然已经不那麽恶心了。

    她自从十七岁经历过那次事件之後,就对於一切非自己主动下的和男的生理接触都有著极端的厌恶。

    在最严重的时候,甚至连瞬花倒给她水,只要她想到这杯子被男人碰过,她都能吐出来。

    而现在,这个男人即便抱著她,她也不会觉得想吐了。

    这该算是习惯的力量麽?

    翻个身,面对他,若素看著看著,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她做了梦。

    梦里颠三倒四的各种片段汹涌而来。红的绿的蓝的黑的,最後是一片淡去的白。

    雪白的颜色几乎刺得人没法睁眼,但是明明是那麽刺眼的光芒,她偏偏能看到雪白里一张又一张不怀好意的脸。-──

    女人的,男人的,脸孔们旋转著扭曲,伸出猩红的舌头,最後被光芒绞散,雪白里带了腥红,有若被水冲洗过的刚刚切割下来的,分外触目可怕。

    她慢慢蜷缩起来,捂住耳朵,环抱住自己。

    让她觉得自己会被溶化的光芒忽然消失,黯淡下来的光彩里有人向她伸手,声音温和,手指修长,对她说,我带你走。

    她迟疑了一下,心底忽然有绝望涌了上来。

    只要搭上这只手,自己就彻底的,远离了正常的世界吧。

    但是,她有什麽可选择的呢?

    她只能选择交付──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长生狱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