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我的女神 44

2018-08-27 13:37:29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员了吧


    安妮的人还没落地,已经双手抓另外一名保镖,整个人下坠中已锁住了对方脖子,一个翻身将那人摔倒在地。

    也不知道安妮是怎么计算的角度,那名保镖的后脑被磕在地面上,整个人都软了,怕是没办法再爬起来。

    只剩下刚才伸手抓人的那名保镖,面对一左一右地安妮和苏亦凡,刚才满脸的自信专业范儿已经消失无踪,手都有点抖。

    没用苏亦凡动手,安妮站在原地朝那名保镖招招手,做了一个非常藐视的挑衅动作。

    身为男人的自尊让这名保镖还是咬着牙冲过来了,被安妮一连串雨点般的拳头打倒在地,都没机会反抗。

    苏亦凡回头看了看傻眼的陆鑫红,客气地问道:“陆叔叔,我们现在走您没意见了吧”

    话说昨天看了个什么房地产商搞的露天演出,有一个号称亚洲模仿mj第一人的上台表演

    他的表演是唱了两首网络口水歌

    第一百四十章 你们这些男生啊

    陆鑫红自从受袭之后花了大价钱从江湖朋友那里请了三个能打的保镖,不是他不相信专业的保安公司,而是自己有些事找江湖中人跟在身边更有面子也更容易解决问题。

    对这三个人,陆鑫红一直都很满意,据说三个人在黑道上都有点小名气,是那种能捅死人还在尸体上扎两刀的狠角sè。偶尔有认识这三人的朋友说起这三名保镖的过往掌故,还是一个挺有面子的话题。

    没想到就是这么一瞬间,这三个人被一个年轻小孩加一个女人给打倒了,还是几乎秒杀。

    陆鑫红很后悔自己刚才的决定,他觉得苏亦凡一定会回身对自己动手。

    没想到苏亦凡居然就这么轻易地走了,头也没回。

    走出病房,苏亦凡看见正在走廊里等着的洪楠。

    “怎么不进去”

    洪楠苦笑道:“劝也不是,帮也不是,不如在外面清净。”

    “那个说自己温柔的女生呢”

    洪楠道:“我让人带走了,她在这里事情只会更麻烦。”

    杨冰冰插道:“她对陆玛挺好的,让陆玛好好珍惜她。”

    洪楠无奈道:“陆玛也是个不听劝的主儿,要不然也不会跑到学校找你们麻烦了。哦对,你们跟陆叔叔之间没事吧”

    “你都听见声音了,装什么傻。”苏亦凡不客气地说道,“骑墙派最容易被收拾你不知道么”

    “我认识那三个装酷的,不是你们对手。”洪楠瞄了一眼走在最后面安妮,“我就是担心你们一高兴又闹出挺大的事,和气生财嘛,这么折腾对大家都不好。”

    “爱子心切,可以理解。”杨冰冰在旁边说道,“反正我们也有不对的地方,这次就算了。”

    洪楠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杨冰冰,他知道这次来看陆玛就是杨冰冰提议的,本意是这个女孩打算来趁机羞辱陆玛。现在看来她好像是诚心探望的

    洪楠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的思维自己真的理解不了。

    “反正这件事就算了吧”洪楠继续苦口婆心,“我请两位吃个饭,给个面子吧。”

    “真的是我请你。”苏亦凡认真地说,“我们去吃烤串吧,我们就是在那家店遇见陆玛的。”

    “还是去我的地方吧。”洪楠跑过去开车,“你们跟着我的车。”

    杨冰冰转身拉住安妮的手臂说:“安妮也要一起去啊,不许在外面等我。”

    被杨冰冰接触到的安妮全身一僵,有些不自然地说道:“不用了杨小姐,我习惯一个人自己吃。”

    “就当是工作的一部分嘛。”杨冰冰撒起娇来也很厉害,“安妮,这算是私人请求,你可以不答应”

    安妮犹豫了一下,勉强说道:“好吧杨小姐,我会继续保护您。”

    苏亦凡想了想说:“我坐洪楠的车吧,你陪着安妮。”

    杨冰冰对苏亦凡的细心很受用,露出甜甜一笑,那笑容就连刚要上车的洪楠看得心都酥掉了,心说难怪陆玛会对杨冰冰有觊觎之心。这么好的姑娘谁不心动啊

    洪楠的揽胜跟在杨冰冰的车前面,两辆车体积都够巨大的,引来不少路上行人目光。

    杨冰冰很不喜欢这种关注:“安妮,明天可以把车还回去了。”

    安妮目不斜视地握着方向盘:“我知道了。”

    洪楠开车到一半,接到了陆鑫红的电话,他挂上蓝牙耳机:“陆叔叔,我是洪楠。”

    陆鑫红比自己儿子更知道洪楠的背景,对他的口气也比较客气:“小楠今天来看过陆玛了”

    洪楠索xing直接说道:“陆叔叔,这件事我劝你慎重一点。”

    陆鑫红道:“被人欺负到头上了,我怎么慎重”

    “陆叔叔您可以往别的方面想一下。”洪楠说道,“我觉得这件事如果力拼的话,对大家都没好处。”

    陆鑫红又不是第一天出来混了,他今天就是看到两个小辈对自己态度这么不好才勾起了心火。刚才安妮的表现太让人震撼,他都没迟疑就决定先让这这两人跟洪楠离开。

    洪楠知道滨海人都喜欢意气之争,话也不多说:“我还在开车,陆叔叔咱们一会说吧。”

    事实上洪楠也窝了一肚子气,这件事本身跟他没多大关系,苏亦凡和杨冰冰看样子也不是那种喜欢迁怒的人,本来自己看热闹就行。想来想去洪楠硬着头皮找苏亦凡,一是为了显示哥们义气,二是觉得苏亦凡应该还算好说话。结果没想到这小子看见陆鑫红硬脾气又犯上了,这事儿开始朝着比较糟糕的方向发展。

    现在的苏亦凡和以前已经大不一样了,只在旁边观察洪楠脸sè就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

    “洪少不用担心,这件事跟你无关,只要陆玛安稳一点,我们不会主动做什么。”

    这是苏亦凡第二次向洪楠保证了,胖子听得心里松了口气,又担心陆鑫红失去理智做出点什么。毕竟在这个岁数被人捧上天的所谓成功商人和自己家里那些土匪没有太大区别,很难说他会做出什么。

    当然洪楠也看出来了,人家苏亦凡压根没把陆鑫红放在眼里。

    洪楠自己有家不错的饭店,属于那种苏亦凡路过也不会考虑进去吃的高档餐厅,里面还有钢琴师和和驻唱歌手。一行人进去之后苏亦凡先瞄了一眼坐在钢琴旁边弹琴的姑娘,温暖的室内温度让姑娘只穿了一件低胸晚礼服,胸前的事业线直指人心。

    洪楠见苏亦凡目光挪过去,趁着杨冰冰还没进来偷偷问道:“有兴趣晚上给你安排一下”

    苏亦凡赶紧摇头:“不,不用”

    “客气什么”洪楠大概觉得男人三大铁里这个最能贴近两人关系,继续怂恿道,“这姑娘是临海音乐学院毕业的,有点小名气,现在没找到合适工作在我这打个工,我一晚上给她一千工资。只要你点头,我去劝劝,保证晚上你想在哪里看见她都行。”

    “真不用了。”苏亦凡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去,听着经理过来拍洪楠马屁的声音默默脸红。

    洪楠笑着拍了拍苏亦凡肩膀:“老弟,都是男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苏亦凡还要说话,杨冰冰已带着安妮经走进来了,看见弹钢琴的姑娘一愣:“林兮姐”

    “写歌词的”苏亦凡没转过弯来。

    “不是。”杨冰冰纠正道,“可怜兮兮的兮。她是前年的全省企业家杯钢琴大奖赛一等奖,挺有名的。”

    苏亦凡对这方面不是很了解也知道高水平的钢琴师钱不是问题,惊讶道:“那怎么会在这里弹琴”

    洪楠在旁边不高兴地插道:“怎么了在我这弹琴怎么了很丢人吗”

    胖子故意装作一脸受伤的表情,分明是想惹人笑。杨冰冰也很给面子地掩口笑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就是惊讶,我对她印象很深,她以前教过我几天钢琴。”

    “你会弹钢琴”苏亦凡觉得这事儿不应该吃惊,但还是应该表现一下吃惊。

    杨冰冰当然也看出苏亦凡的惊讶是假的,不过还是觉得心里很受用:“琴棋书画都懂一点点嘛。”

    “才女啊。”苏亦凡恭维。

    杨冰冰这次不受用了:“去去,才女是程水馨,我才不是。”

    苏亦凡的经验让他决定闭嘴,等下一个话题。

    洪楠挥挥手,还在跟洪楠啰嗦的经理立刻给几个人安排雅间。这间叫朋友家的餐厅的主题是杭帮菜,在滨海市这个菜系不算太受欢迎,但饭店依然人满为患。苏亦凡冷眼看了一圈,发现那种目光凶狠手上戴着大金链子的顾客居多,想必江湖面子很足,生意想不好都难。

    洪楠亲自领着两人上二楼,途中跟不少人打招呼,那些人也对他亲自招待一对学生有些惊讶。一直到包厢里,洪楠才说:“既然杨小姐认识林兮,我等会让她来陪你们聊两句”

    “不用了吧”苏亦凡还对刚才洪楠的大胆建议有点不好意思,“弹琴就弹琴,让人过来陪吃饭,我们像地主恶霸似的。”

    洪楠心说是啊你们不地主恶霸谁是地主恶霸打完人还跑到医院看人家,有你们这么欺负人的吗

    杨冰冰却说:“好啊,请林兮姐姐过来一起吃吧,我小时候还挺崇拜她的。”

    林兮今年不过大杨冰冰五六岁,被杨冰冰这么一说却好像电视上的老妖怪鞠萍姐姐一样。

    苏亦凡对杨冰冰的建议从来不会反对,洪楠则屁颠屁颠地跑下去安排了。

    洪楠一走,苏亦凡就对杨冰冰说:“林兮她现在的处境好像不是很好。刚才洪楠还在问我,要不要晚上安排她陪我。”

    一直默不作声的安妮抬起头看了一眼苏亦凡,她很奇怪这个男生居然会跟杨小姐谈这种话题。

    对于苏亦凡的坦诚,杨冰冰已经快习惯了,笑着反问道:“那你动心了没有”

    苏亦凡犹豫了一下,低头说:“可以不回答吗”

    杨冰冰差点笑出声来:“可以,我知道答案了。洪楠太坏了,喊林兮上来,就是想看戏吧”

    “我也不知道。”苏亦凡挠头,“我就是多看了一眼,他就开始胡说。”

    杨冰冰笑了笑,继续问道:“那如果是你自己一个人跟洪楠来这里,你会动心吗”

    “我不知道。”苏亦凡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诚实一点,“也许可能大概会吧”

    杨冰冰轻轻吁出一口气:“你们这些男生啊”

    苏亦凡觉得杨冰冰可能有点不开心,他开始不满意自己的回答了。

    杨冰冰心情低落了一下并不是因为苏亦凡的答案太诚实,而是联想到了别的问题。想了一会她有觉得自己的态度似乎不太好,对苏亦凡笑笑说道:“你别理我,我也很久没有见林兮姐了,虽然这不是个很好的场合,也算是缘分。”

    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安妮有点后悔自己跟着杨小姐进这个包房了。

    诚恳地求红票

    第一百四十一章 那些远去的年轻人

    洪楠再上来的时候,身后果然跟着林兮。

    杨冰冰已经从一丝失落的情绪中调整出来了,笑着对洪楠说:“工作时间被你拉出来陪恶客吃饭,要给双份工钱啊。”

    洪楠其实怕杨冰冰多过苏亦凡,他觉得这小姑娘体现出来的贵气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想到调查这小姑娘居然无果,洪楠不得不骂了陆玛几句猪头,心说这么有气质的姑娘那小子居然以为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孩,简直是自己找死。

    林兮被洪楠叫到楼上本来有点忐忑,来这家餐厅打工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刚开始大家还相安无事。最近则有越来越多的人要求林兮陪着“聊两句”,甚至有人用金钱暗示她可以跟晚上下班后“再聊聊”什么的。

    幸亏这家饭店是洪楠开的,大家都要给洪少点面子,更要给洪家一点面子,没有太出格的事情发生。洪楠也对林兮这样一个艺术院校走出来的女生特别照顾,平时多加维护。

    没想到今天洪楠居然直接走下楼来,要求林兮上楼去见两位客人,而且还是在林兮演奏途中。洪楠的做法无疑带着某种对楼上客人恭敬的态度,甚至可以不管林兮还在工作中。

    尽管内心忐忑,心想这总算还是在公共场合,林兮跟着洪楠上了楼,结果看见一个曾经让自己印象深刻的女孩。

    “杨冰冰”

    只用了一瞬间,林兮就叫出了杨冰冰的名字,这让杨冰冰也很惊喜。

    “林兮姐,快来坐。”

    杨冰冰站起来招呼林兮,苏亦凡当然也得跟着站起来。

    以前做杨冰冰家庭教师的时候,林兮就觉得这女孩的气质跟其他小姑娘不太一样,但杨冰冰家中只有一个老nǎinǎi陪着她,让林兮一度以为杨冰冰是不是什么有钱人的私生女。

    现在经洪楠陪着来见杨冰冰,林兮终明白了自己的想象力还是有些贫乏。

    杨冰冰把刚才因为苏亦凡诚实而导致的不开心抛在脑后,拉着林兮的手开始问长问短。这股亲热劲让林兮觉得在这里相遇的尴尬没那么强烈了,尤其是胖子洪楠还在旁边一直卖力地活跃气氛。

    苏亦凡对林兮其实没有太大兴趣,他只是在进门的一瞬间被林兮一身低胸打扮激发了视觉动物的本能。现在的林兮依然穿着那条白sè晚礼服裙,胸口的衣服已经被提上几分,风光不再。

    “吃什么”洪楠看苏亦凡被杨冰冰晾在一边,殷勤地问道。

    “你点吧。”苏亦凡客随主便,“不要太浪费就行。”

    胖子会意,点了八菜一汤,随后问道:“苏老弟,那个颜艺珍的事,你看怎么办好”

    苏亦凡想都没想:“不麻烦就好。”

    胖子也是没话找话,闻言立刻道:“行,我保证你朋友以后没麻烦。”

    “那个颜艺珍听说在省里也有关系。”苏亦凡说,“你搞的定”

    “上层关系是上层关系。”洪楠自信满满地说道,“他只要还想开门做生意,还想在这一行好好混下去,总得听听来自基层的意见你说是不是”

    苏亦凡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结果这顿饭变成杨冰冰拉着林兮不停说话,洪楠则在不停试探苏亦凡,安妮坐在四个人中间低头吃饭,目不斜视。场面正如许多学校里的那句训语一样,既严肃又活泼。

    吃完饭杨冰冰让安妮先回去,自己又要跟苏亦凡去网吧看他打游戏。安妮很不听话地把保姆车停在网吧门口,引来网吧门口一群蹲台阶上抽烟小青年的惊叹围观。

    杨冰冰没有阻止安妮跟着自己,在她看来那种任xing的“不要跟着我”的要求太无理,她才没那么任xing呢。

    跟着苏亦凡走进空气混浊的网吧,杨冰冰很习惯地等着苏亦凡给自己拿上机卡。安妮则皱眉紧紧贴着杨冰冰,替她挡住了许多从各个方向shè来的视线。

    苏亦凡拿了三张上机卡,还递给安妮一张。网吧收银小妹一边找零钱一边用有点嫉妒的眼神看着安妮,在她看来安妮这样的女人不应该出现在网吧这么宅的地方,光看这身衣服就应该值自己几个月工资吧

    安妮面无表情地接过苏亦凡递来的上机卡,在杨冰冰身边找了个位置坐下。

    今天张超来得比苏亦凡还晚,看见杨冰冰和另外一个美女挨着苏亦凡并排而坐,差点双膝一软就要跪下。

    面对巨大的显示器和油光铮亮的鼠标键盘,安妮也没闲着,她打开国内知名的新闻门户站,开始看财经新闻。

    因为美女在旁,张超今天的废话特别少。倒是杨冰冰跟着苏亦凡玩了一会,忽然问道:“等下周末咱们出去野餐吧”

    “好啊。”苏亦凡先是答应了一下,又摇头,“不行,下周末有义卖会。”

    杨冰冰又问道:“我喊上林兮姐好不好”

    苏亦凡噎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

    杨冰冰嘻嘻一笑:“我就当你答应了。”

    安妮在旁边听得都想叹气了。杨夫人不是说小姐很难伺候吗难道一贯目光犀利的杨夫人也终于开始犯错了

    “明天去临海市,给我带点章鱼须回来好不好”

    苏亦凡正在跟人围剿一个敌方英雄,闻言手一抖把大放了,引得同伙一阵“sb”之类的各种问候。

    杨冰冰是什么样的人啊,她想吃章鱼须还用自己买么这就是在叮嘱自己早去早回吧

    现在的苏亦凡终于也学会揣摩一点点女孩心思了,他故作镇定地继续陪同伙围剿敌方英雄,回答道:“没问题,你想吃什么味的”

    “香辣和孜然都好。”

    苏亦凡说:“我给你买一箱。”

    “浪费。”杨冰冰批评道。

    苏亦凡心里抖了一下,杨冰冰居然说自己浪费那天为了监视自己,她动用的资源比浪费还可怕吧

    杨冰冰陪苏亦凡玩了一会就起身告辞,她看出安妮在这样的场合里各种不自在。苏亦凡送杨冰冰到网吧门口,杨冰冰大方地朝他摆摆手:“祝你明天顺利。”

    “一定会的。”苏亦凡笑着朝杨冰冰点头。

    第二天早上,早已跟父母打过招呼的苏亦凡早早下楼,开着那辆高尔夫去程水馨家附近接她。

    程水馨穿了一套干净的浅黄sè运动装,一点都没有职业女xing的意思,拎着一个旅行包上了车,笑道:“咱们这样很像偷情啊”

    苏亦凡有点害羞地笑笑:“不想让我爸妈担心,这些事等以后慢慢跟他们详细说吧。”

    高尔夫朝着高速公路奔驰而去,程水馨用手机软件做了定位导航,顺手让打开了车载cd。

    cd里是陈绮贞的老歌,苏亦凡想了想把自己的mp3插上,换成张瑶的歌。

    “这个是比较适合旅行。”程水馨评论道,“张瑶是我听过最好的歌手,没有之一。”

    两个人听了张瑶版本的勇气,听得心旷神怡。程水馨忽然问道:“你觉得张瑶去参加快女怎么样”

    “那个不适合她吧”苏亦凡否定了程水馨的建议,“我总觉得勾心斗角挺可怕的。”

    程水馨“嗯”了一声,又有点怅然地自言自语道:“在哪里不是呢”

    苏亦凡有点无话可说的感觉,他承认程水馨说得对。

    就像小时候看过的片里说的一样:人就是江湖。有人就有江湖。在哪里都退不出躲不开。

    相比滨海市,临海市的城市建设更加西化,沿海产业也更发达。进入市区之前就能看到各种林立的工厂牌子,还有本地旅游宣传图。

    过了收费站之后,程水馨打电话给王健滔,跟对方约了见面地点。那是临海市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有巨大的海边广场和让人惊叹的巨大雕像。在那个广场周围有各种林立的休闲场所,是跟人见面的好选择。

    赶到广场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快十点了,正是周末上午最热闹的时候。苏亦凡在停车场大妈的指挥下战战兢兢地找了个空位把车停好,带着程水馨步入一家冷饮店,看到了等在门口一个人无聊喝着冷饮的王健滔。

    比起证件照上,王健滔真人明显更瘦一点,带着黑框眼镜,有一股让人一看就知道是电子科技宅的味道。

    留着干净短发的王健滔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表情略显局促不安,大多数时候在低头看自己的手机,偶尔左右环顾目光也是畏缩的。这种姿态让苏亦凡想起了以前的自己,也许自己在没走出那种畏缩心态之前就是这样吧

    换做以前,苏亦凡显然会免不了要犹豫踌躇一下再走过去。今天有着程水馨陪伴,苏亦凡觉得自己的自信好像都比以前强了很多一样,快步走进冷饮店,直接坐到王健滔的对面。

    “王先生你好,我是苏亦凡,是这次悬赏的发帖人。”

    王健滔先是被苏亦凡的年龄震撼了一下,又被程水馨的美貌再震了一下,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你,你在开玩笑吗”

    苏亦凡一脸严肃地看着王健滔:“王先生,我希望你先学会尊重投资人。”

    王健滔被苏亦凡的气势给唬住了,表情变化很奇怪,好像一时间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表情一样。

    程水馨站在旁边叹了口气。

    “年轻人的热情和梦想,永远是最先逝去的东西,王先生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安静写东西,诚心求红票请投,谢谢

    第一百四十二章 无限

    苏亦凡坐下,平视王健滔,两个人的目光互相有试探的味道。

    相比之下,王健滔的目光明显不如苏亦凡坚定,也没有他那么有自信。

    “既然王先生来了,不妨听听我们的话题。”苏亦凡组织了一下语言,缓缓说道,“这不是推销也不是请求投资,只是合作意向。你可以作出自己的判断,也要给我时间阐述一下我们现在的问题,你觉得呢”

    王健滔没说话,他刚开始觉得自己被戏弄了。但又想到现在富二代们似乎也都在游戏领域投资,苏亦凡虽然没有那种一身名牌的暴发户气质,看上去也不像个油嘴滑舌的,自己刚才的反应是过于强烈了。

    苏亦凡继续说道:“我在网站上悬赏,肯定不是为了玩玩而已。如果王先生看得足够多的话,大概也知道我在ks网站上做了一个页面,我不是在开玩笑,目前正在做的事我肯定是要全力以赴。”

    程水馨在旁边补充道:“我们这次来,主要是希望能够当面聊聊。很多东西通过网络文字形式存在就会变得很虚无,王先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如果这种态度王先生还觉得不够诚恳的话,那我们也只能说遗憾了。”

    看着这对甚至表现出比自己还成熟的男生女生,王健滔犹豫了一下,从自己身后的包里掏出了笔记本电脑。

    程水馨非常温和地笑了笑,接过王健滔的电脑。

    技术细节方面,程水馨和苏亦凡都不算内行。苏亦凡只是先让王健滔了解了一下自己的需求,而没有把整个完整创意都传递给王健滔。

    苏亦凡曾经与杨冰冰和程水馨在这个计划上花费了太多时间和jing力,现在对王健滔说起来当然是行云流水。聊了程序要求和视觉效果表现等问题之后,苏亦凡把话题重新回到互动回馈上,这才是王健滔需要努力的重点。

    双方对于价格的争议不大,王健滔对苏亦凡现在开出的价格已经很满意。剩下的就是阶段xing合作和完整的合同。苏亦凡和程水馨当然更倾向于在本地周边寻找合作者,这样既方便沟通,大家在理念文化上的冲突也不大。

    毕竟中国的死程和外国死程对个人福利待遇等问题的要求都大为不同。就像中国人没法想象很多国家的银行周末居然休息一样,那些外国死程的各种要求是匪夷所思的。

    更重要的是,苏亦凡在王健滔身上看到了那种属于“自己人”的感觉。

    随着交谈的渐渐深入,王健滔越发相信了两人不是纯忽悠,苏亦凡的见地很深刻,他身边的美女则充满了成熟知xing的味道。这种女孩就算是在大学校园里王健滔也没见过几个。

    三人一谈就到了中午,王健滔想要做东请两人吃饭,苏亦凡没有拒绝,却选择了非常简单的工作餐。吃完之后苏亦凡和王健滔草拟了一份合同,讨论了一些争议点之后,苏亦凡就该启程返回滨海市了。

    经过几个小时的各种话题,王健滔已经把苏亦凡当成了知己:“我对塞班系统了解得比较多,ios平台下还真得熟悉熟悉,也要谢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

    “每次新平台大规模的普及都是契机。”程水馨引用经济学杂志上的话总结道,“咱们一起努力,争取先获得市场的认同。”

    苏亦凡则说道:“努力做得开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王健滔明显对苏亦凡的话更觉得触动,握着苏亦凡的手像个同xing恋一样不肯撒手。

    “对了,还有件事。”苏亦凡忽然想起了杨冰冰的吩咐,“哪里有卖章鱼须的,我想买点带回去。”

    王健滔对这个倒是很熟悉:“广场那边就有,我带你去,给家里人买”

    苏亦凡有点不好意思:“给朋友带。”

    “杨冰冰喜欢吃这个”程水馨问道,“我以为她从来不吃零食。”

    苏亦凡看了眼程水馨,心说身边这位的身材看上去也像从来不吃。

    王健滔在旁边听得一脸问号,这位看上去严肃又正经的小男生好像女人缘还不错想想自己二十几年的悲惨人生,王健滔有种白活了的感觉。

    买完了两大箱子各种临海市的特产,苏亦凡和程水馨同王健滔告别。两人下次见面恐怕就是上下级雇佣关系了,大家都觉得挺神奇。

    “其实滨海都有这些东西。”程水馨回头看了看还站在原地目送的王健滔说,“是不是从别的地方买回来就显得特别有诚意”

    苏亦凡觉得程水馨今天略微有点刻薄,这算是情绪变化

    “还有点时间,要不要在临海市转一转”程水馨不会在负面话题上停留超过一分钟,很快说起了别的。

    “好啊。”苏亦凡对这种要求不会拒绝,“你想去哪里”

    程水馨两眼放光地说了一个地名。

    “动物园”

    临海市的动物园距离临海广场不远,建在山脚下,旁边紧挨着的是嘉年华游乐场。从动物园门口仰头看过去,能看见巨大高耸的摩天轮在远处缓缓转动。苏亦凡怎么也没想到程水馨会想来这么一个地方,忍不住好奇问道:“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吗”

    程水馨理所当然地回答道:“除了滨海动物园,我没去过其他地方的动物园啊。”

    “怎么可能”苏亦凡不相信,“你去过的地方肯定比我多吧”

    程水馨笑了笑说:“你不知道吧我出门都是跟着父母一起,后来我就一直在心里对自己说,你要duli,你要duli。结果一直努力到现在,我爸妈已经懒得管我了。”

    苏亦凡没想到程水馨的duli自主居然是因为这种事培养出来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从小开始苏亦凡的父母就带着他走过首都和祖国几个大城市,对动物园苏亦凡其实兴趣不大。不管是猛虎还是狮子,在苏亦凡看来都差不多。

    苏亦凡还记得自己曾经向程水馨借过一本书,那本书上描绘了非洲野生动物园区的景sè。在苏亦凡看来,那种才叫动物,现在被养在笼子里的这些懒洋洋的东西跟不用上发条的玩具差不多。

    相比之下好像见多识广的程水馨则兴奋多了,拉着苏亦凡一路看一路拍照。并且在苏亦凡担心她手机电池不够用的时候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移动电源来。

    苏亦凡不得不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你真的是没有多少出门经验的人吗”

    程水馨笑笑:“因小见大,各种准备都要考虑到嘛。”

    两人在动物园里拍了不少合影,很久之后程水馨才有点恋恋不舍地主动说道:“走吧,时间不早了。”

    走出动物园,苏亦凡发现程水馨一直在仰头注视不远处的摩天轮。

    认识程水馨这么久,苏亦凡从未见过她露出这么憧憬的表情。

    “没去过”苏亦凡问程水馨。

    “家里人只肯带我去那种所谓的文化名胜。”程水馨说起这个有点无奈,“从来没去过。”

    嘉年华游乐场只在临海市有,滨海市那种二线城市肯定不会搞,程水馨后来读了高中显然也没什么机会自己去。

    “去吧。”苏亦凡真没想到程水馨的人生不如看上去那么华丽,“不过我很奇怪,你以前旅游的照片都是哪里拍的”

    程水馨叹了口气:“跟父母呗。其实高中两年了,你见过我自己一个人出远门吗世界虽然无限大,我们太渺小了。”

    “这个真相可不能说给别人听。”苏亦凡有点唏嘘,于是只能努力开玩笑,“否则好多人的梦想就要破灭了。”

    听了苏亦凡的话,程水馨心情好一些:“无所谓了。其实网络给了我很多机会。如果不是有网络,我也不会知道那么多。”

    苏亦凡带着程水馨上车,开向嘉年华游乐场:“范仲淹也没去过岳阳楼,苏东坡怀古的赤壁也没战场,这没什么。不过我觉得他们要是真去了,肯定能写得更好。”

    “这个不好说。”程水馨笑着跟上苏亦凡的节奏说,“不过去去总没坏处。”

    周末的临海市嘉年华比一年一度的滨海市庙会还热闹,苏亦凡买了两张套票后问程水馨:“最想先玩哪个”

    程水馨想了想,回答道:“蹦极。”

    “蹦极”苏亦凡被吓到了,“你不怕啊”

    “我自己做过心脏检查,没问题的。”程水馨说完之后态度愈发坚定了,“你想不想去”

    苏亦凡咬咬才下决心:“好,我也去”

    程水馨微微一笑,拉着苏亦凡的胳膊就往蹦极的地方走。

    蹦极这个项目只在临海市的嘉年华才有,因为这里地形独特,正好有一条足够蹦极用的桥横在山崖两边,下面就是临海市母亲河的入海口。这样独特的地貌最适合蹦极,也吸引了大量寻求刺激的年轻人。

    苏亦凡和程水馨来到桥边的时候,前面还有大约五六个人排队。无一例外都是年轻男xing,身边有个一脸胆怯的女孩子陪着。

    穿着橙红sè外套的工作人员在桥边验票,桥上有人给需要蹦极的人安装一整套安全措施。苏亦凡跟着队伍往前走了几步,朝下面看了一眼。

    吊桥下面的水流很平静,就是高度太恐怖了。苏亦凡觉得自己这么掉下去,就算是掉在水里大概也会死掉吧。

    程水馨一点都不害怕,一脸兴奋地还拽着苏亦凡的手臂,让苏亦凡有点心里痒痒的感觉。

    “几个人”工作人员一脸死气沉沉,大概是做久了这种工作,没什么热情。

    “两个。”程水馨抢着回答道。

    那个工作人员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也要跳。

    “谁先谁后”

    苏亦凡这次也学会抢答了。

    “我先。”

    工作人员掏出一张纸来。

    “先签免责书。”

    “要不要我先签,如果没出事你再签”苏亦凡接过免责声明,问程水馨。

    求红票另外十分感谢捧场的朋友们,回头等我再去整理名单

    第一百四十三章 真正的自由

    “为什么你先”

    程水馨不明白苏亦凡为什么要抢这个先后。

    “我先体验一下,看看感觉怎么样。”苏亦凡回答道,“有经验了好指导你。”

    程水馨这次没有跟苏亦凡抬杠,很痛快地点了点头。

    “嗯,我等你。”

    蹦极果然是很刺激的活动,没有一个人掉下去不大叫的,就像磕了摇头.丸一定要疯狂摇头一样。

    大部分人在跳的时候都有些迟疑胆怯,工作人员对这种情况倒也习惯了,会说些鼓励的话,或者打些手势。

    旁边有个直接能够上来的缆车,蹦极掉下去的人最后会被工作人员用船接走,顺着缆车再回到这个位置。当然如果懒得回来,也可以让自己的同伴去迎一下,大家继续去别的项目。

    苏亦凡目睹了几次的“啊啊啊啊啊”连喊之后,终于轮到他自己了。

    护具,安全索之类的就不说了,也有工作人员在旁边教苏亦凡如何控制自己的身体姿势,怎样的动作在下坠时才不会导致身体伤害。苏亦凡听得很认真,最后朝站在旁边的程水馨做了一个ok的手势,说道:“你就不用下去了,我在下面等着你。一会你跳的时候我下去接你,咱们再去做过山车。”

    吊桥上风不小,程水馨用力回答道:“好”

    苏亦凡又做了一个伸出大拇指的动作,戴上护目镜,走到吊桥zhongyāng。

    程水馨在旁边捂嘴看着,风从她两侧吹过,苏亦凡一个人独自站在吊桥上,就像一个孤独的战士。

    旁边的工作人员用手比划着数字

    三,二,一跳

    苏亦凡没有半分迟疑和犹豫,双手抱肩朝下方纵身一跃

    没有大声的叫喊,也没有恐惧。苏亦凡觉得现在的自己好像超越了这些简单的情绪,他感觉周围一切都随着自己的脚步迈开后变得更加清晰。

    那是一种冲破束缚的感觉。

    巨大的下坠力量让苏亦凡觉得自己被挤压着飞速失去重心。那种感觉他无法形容,又似有所得。就像水中运动时整个人浸在水中那会一样,苏亦凡觉得一切外力对于自己的内心都是一种洗涤。

    难怪那么多人喜欢蹦极,确实很刺激。

    不过是数秒钟之后,苏亦凡下坠到了尽头。这短短数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我的女神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