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王申的逆袭 2

2018-08-22 15:53:51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如今白洁怀y了,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娘又舍了多病的爸爸,来照顾她。因


    为生活习惯的不同,娘这段时间可是受了白洁不少的气≈hep;hellip;

    我看向白洁,握住她纤细白n的腕,用力的捏了一下。

    白洁痛的一颤,咬着嘴唇,怯怯的看了我一眼,又看向娘,口嗫嚅道:

    「是啊,妈。我和王申商量过了≈hep;hellip;」

    娘听了白洁的话一呆,也忘记了做饭,问道:「小洁,我照顾的不好吗?哪

    里不好你说出来,我改。咦,你眼睛怎么红了?」

    白洁连忙低下头去,吸了一下鼻子才说:「没事,妈,我早上眼睛迷了≈hep;hellip;」

    我连忙在一旁说:「妈,她不碍事。现在她身子还行,你还是回去照顾爸爸

    吧。」

    娘疑h的看着白洁,说:「小洁,你们吵架了?王申欺负你了?跟妈说,我

    打他!」

    我又用力捏了一下白洁的胳膊,她疼的微微一扭身子,连忙说:「妈≈hep;hellip;没

    有≈hep;hellip;王申对我很好。爸爸身t不好,你回去照顾爸爸吧。」

    娘想了一会,才艰难的说:「好吧,那老头子确实恨死个人,医生让他不喝

    酒,他偏偏不听,搞的身子越来越差≈hep;hellip;那我过两个月再来?」

    我连忙说:「白洁说让她妈妈到时过来,你便安心在家照顾爸爸吧。」

    娘说:「啊,亲家母会来,那我就安心了。那我和你爹等小洁生的时候一起

    过来。」我知道的,这j个月娘在这边呆的不安心,她很担心家里的爸爸。

    我见娘同意了,便点了点头,说:「娘,一会我就去买票,下午送你走。」

    娘又一惊:「怎么这么急?」

    我说:「今天刚好是星期天,明天我们要上班了。」

    吃午饭的时候,娘不停的告诉我和白洁要注意这样注意那样,我不住的点头,

    白洁低头吃了j口饭,也不断应是。我知道,她在恐惧的等待,等我送走娘后再

    和她摊牌。

    送娘上了火车,我找了一家小饭店,坐下点了两个菜,一瓶白酒,一个人慢

    慢的吃,慢慢的喝,心痛苦的盘算着。

    回到小,已是晚上八点多了,每家每户的灯火闪烁。

    我看了看楼,灯光亮着。以往,看到家里的灯光,那一定是白洁在家里等

    我,我的心总是充满温馨。如今,那灯光却是那么刺眼,让我有一g逃的远远

    的冲动。

    打开门,白洁见我回来,连忙从沙发里站了起来,脸上勉强堆起笑容,柔柔

    的说:「申,来吃饭吧。」

    饭桌上的菜摆的满满的,都是我ai吃的。

    我看向白洁,她眼睛红肿,刚刚肯定又哭过了。我说:「我在外面吃过了,

    你自己吃吧。」

    白洁听了我的话,脸上露出失望,低低应了我一句:「好的。」

    看着她,我的心又暴戾起来,她的那柔顺表情,自结婚后我再也没有见过

    了。虽然在大学里两人ai的l漫,工作后,白洁却变的现实起来,工资,房子,

    父母都变成了我们争执的话题。这套小小的两室一厅,是在她和她妈的b迫下,

    我和爸妈掏空家底再加四处借钱,才付了首付的。

    辛辛苦苦搭建的小窝代表着家,而家,如今却被她如此残忍的摧毁了。

    我问:「做饭没有反胃吧?」

    白洁听了我关心的话,连忙道:「没有≈hep;hep;hep;hellip;」她忽然一捂嘴巴,身子

    一颤,喉咙蠕动着。

    我的心涌起一g快意,做那么多重油的菜,不起反应才难怪呢。

    白洁吃着饭,犹豫桌子上的菜都是我ai吃的,r多油多,不她的口味,她

    只吃了j口便不吃了。她吃完饭,看了看坐在沙发里的我,见我躺在那里不说话,

    便也坐在饭桌边垂着头无语。

    「申≈hep;help;hep;hellip;」沉默了许久,白洁低着头,忽然哽咽的说道。

    我一震,终于等到你开口了。「我原谅你一次。」我说,声音冷冷的。

    「啊?」白洁吃惊的转过身看向我,似乎不敢相信我的话。

    「但是我有条件的。」我继续说道。

    「≈hep;help;hep;hellip;」白洁连忙应道,她chou泣了一下,两行眼泪从目眶流了出

    来。

    「孩子不能打掉。」我看着她道。

    白洁怯弱的看着我,眼满是不可置信,许久才嗫嚅道:「为≈hep;hellip;为什么?」

    我笑了一下:「因为我有不育症。」

    「啊≈hep;hellip;」白洁张大了嘴巴,我的话让她感到太惊异了。

    「我之前一直没有和你说,也偷偷去医院看过,医生说没办法治。」看白洁

    似乎要循着套路问问题,我不耐的将该说的一下子都说了。

    「那个人我不想知道是谁了,你和他要从此断绝关系,跟他说孩子是我王申

    的,否则≈hep;hellip;我们离婚!」我继续说道。

    听了我的话,白洁的泪水哗哗的流了下来。

    开学了。

    我对白洁的态度客气而冷漠,两人之间,真的像那个成语:相敬如宾。我这

    算是冷暴力吗?我不知道,只知道白洁对我的说话愈发小心,口气愈发柔顺。

    每天上完课后,我批改了作业,做完教案,继续留在办公室,拿起书本开

    始学习。

    一开始,白洁在家做好饭等我,终于有一天,她见我不回家吃饭,便到学校

    给我送饭。

    看着拎着饭盒站在办公室门口的白洁,我微笑着对她说:「谢谢,我吃过了,

    你回家休息吧,作业还没有批完。」

    我的谎言是如此的明显,白洁咬着嘴唇,半晌才低低的说:「好的,你≈hep;hellip;

    早点回家,不要太累。」

    「好的。」我继续微笑看着她。短短十j天,她瘦了许多,显得愈发清丽,

    肚子却更大了一些。

    每天课间,饱受心魔煎熬的痛苦让我像做贼一般,监视着高义,监视着白洁。

    在我眼,他们遇到时的眼神是那么的不自然。白洁每次遇到他总是点头后就错

    身而去,或许她已经跟高义说过了吧?我想。其实,这件事后,白洁的x格变了

    好多,与学校每个老师都很少说话,这却让我更加感到快意。

    高义≈hep;hellip;总有一天,我要你加班的偿还。

    国庆节后,我报了研究生的春季统考。毕业两年,大学学的知识忘记了许多,

    可是想到白洁给我的羞辱,我便痛苦若狂,心的计划又变的坚决起来,拿起书

    本一遍遍的阅读揣摩,直到滚瓜烂熟。

    十二月,天变的越来越s冷。白洁小腹高高的隆起,那张秀丽的脸蛋却愈显

    消瘦,下巴变的尖尖的,行动也不便起来,但是她还每天勉强的做饭做家务。反

    正我是不做的,每天都泡在学校,那个家失去了家的功能,只变成了我睡觉的地

    方。这个月,她一直用宽大的衣f遮掩着小腹,不知是不是怕我见了厌烦或者

    其他。

    这一天十点,我回到家里,白洁依旧在等我。我在门口脱掉鞋子,准备上c,

    只听白洁对我怯生生的说:「申,我妈妈要过来照顾我≈hep;hellip;」

    我一愣,笑道:「好啊,你春节后快要生了吧?」

    只听白洁低不可闻的应了一声,道:「我跟妈妈说婆婆刚刚回去的。」

    我「哦」了一声,又道:「明白。」我知道她在提醒我配她圆谎。

    丈母娘来了,她是个精明的nv人,一进门,看到自己的nv儿,顿时转身怒瞪

    接她的我:「小洁怎么这么瘦,你妈怎么照顾的?」

    我闻言心顿时窜起一g怒火,却听客厅的白洁连忙说:「妈,不怪婆婆。

    是我吃不下东西,吃什么都恶心。」

    丈母娘不依不饶的说:「你就会替他遮掩,看你瘦的。」

    我怒气b发,却强忍住,进入客厅,嘴角勾起笑容看着说话的母nv。白洁怯

    怯的瞄我j下,不断替我和娘说着好话。

    白洁在她妈的伺候下,迅速的变胖了,肚子也更大了,像个p球。

    随着一月考期的临近,我也愈发紧张起来。每天晚上都留在办公室学习,到

    10点才回家,早上又早早的出门,路上买个早餐吃了,学生早读的时间我就在讲

    台上看我的复习资料。

    丈母娘一天难得见上我一两面,又看我对白洁不管不问,她很生气,每当我

    在家,口便唠叨着:「小洁辛苦怀胎是怀了你们王家的种,倒要我来做老妈子。」

    每到此时,我心总恨恨的想:「是孽种吧!」,然而脸上却露出讨好的笑容,

    口感激不断。

    这个时候,白洁的脸上却是羞愧莫名,偷偷的看了我一眼后,在她妈妈面前

    替我说着好话。

    面对丈母娘讥讽时着白洁大腹便便时的自尊受到羞辱,学生

    快要进行的期末考试,我的一月研究生统考,这些都给了我莫大的压力。

    王申,你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老天让你受这般羞辱?十一点了,我还在床上

    辗转反侧,怒火难平。

    一只小颤抖的搭在我的腰上,只不经意的一触,我的y物便腾的坚挺起来。

    那小一僵,忽然如灵蛇般钻进我的睡k,哆哆嗦嗦握住了那坚挺无比的y茎,

    慢慢揉撸起来。

    「喔」舒爽让我忍不住的想发出呻y,可是到了嘴边我强自忍住。我厌恶的

    一转身,甩开了白洁软滑娇n的小,背对着她。

    白洁小一顿,又继续向我的胯间摸了过来,被我一把打掉。

    「我帮你≈hep;hellip;」白洁低低的说。

    「不要!」我烦躁无比的说道。说着,我站起身来,打开门,向洗间走去。

    站在马桶边,我将k子褪到膝盖处,只见y茎斜斜的向上挺翘着,粗长无比,

    上面j道青筋虬结。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要出轨?难道我满足不了她吗?」想到以前白

    洁纤美的玉t在身下yu仙yu死,婉转承欢的样子,我的心悲痛异常,不由握了

    y茎,飞快的揉撸起来。

    「呀」门一声轻响,我吃了一惊,却见白洁悄悄的走了进来。

    白洁轻轻的关上门,看着我粗硕坚y的y茎,俏脸微红。她走到我的面前,

    瞄了我一眼,忽然缓缓的蹲了下去。

    紧致,s润,温烫的感觉蓦地从y茎上传入身t,我低头看去,见白洁跪在

    我腿间,两只白玉小扶在我的y茎根部,头一仰一俯的摇曳着,粗黑的y茎随

    着她红唇的翻飞不断吞入吐出。

    有多长时间白洁没有给我口j过了?她一直很讨厌口j,从认识到现在,替

    我口j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每次都是在我洗完澡并百般哀求后。而现在,我已

    经四天没有洗澡了。

    我身子一颤,想将y茎从她的小嘴里拔出,却发现胯骨好像失去控制了一般,

    不由僵直的站在那里,销魂的享受起来,口「嘶嘶」的发出忍不住的呻y。

    快感越来越强烈,可是j个月前办公室里高义的丑态蓦然又映入了我的脑,

    同时仿佛看见了白洁正跪在我看不见的桌子下正替他做着和现在同样的动作,我

    心一痛,忽然觉得白洁的口腔是那么的肮脏,不禁牙一咬,将y茎chou了出来。

    「嗯?」白洁正努力的咬紧口腔,以给我更强的快感,却见我将y茎chou了出

    来,小嘴里顿时一空,不由抬头茫然的看向我。

    「用你的n子夹。」我低头看着白洁睡裙领口那对弹跳的白nru房,是那

    么的饱满汹涌,间的沟壑是那么的深邃≈hep;hellip;

    ruj,之前白洁从来没有替我做过,她听了我的话不由一愣,身t僵了半刻

    后才用两只小慢慢的去解睡裙上的纽扣。

    睡裙散开,两只饱满的玉ru在x前弹跳着,没有一丝下垂,两颗ru蒂红红的,

    娇艳yu滴。可是ru房之下,那圆溜溜的肚腹却是那么的扎眼,让我感到厌恶无比。

    「将下面j个扣子扣起来。」我说。

    「可是≈hep;hellip;不方便的≈hep;hellip;」白洁说。

    「我不想看到你的肚子。」我狠狠的说道。

    白洁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眼眶忽然变的红了,目光也变的悲凉。她摇了摇

    嘴唇,又低下头去,两只小颤抖的将个扣子扣了起来,遮住了说远的肚p。

    她半蹲着,托起两个硕丰的ru房,生涩的夹住我的y茎。

    看到乌黑的y茎被一对雪白的ru房夹住,我的yu火又起,喘气说道:「动起

    来。」

    白洁便托着ru房一下下的揉动起来。

    y茎上传来柔软弹跳的感觉,却不滑,过了一会,我就感觉y茎被ru房磨的

    有些痛,便说道:「你把n子上涂点沐浴ru。」

    白洁听话的照办了。

    这下舒f多了,滑腻,柔软,弹x十足。「夹紧一点!」我舒爽无比的说道,

    低头看去,只见白洁的ru房和我的y茎上涂满了沐浴ru,沐浴ru也将白洁的睡裙

    浸的半s。红的g头不断从ru沟里穿过,有j次都抵到白洁的下巴上,让我产生

    一种莫名的快意,y茎渐渐弹跳起来。

    「再快一些!」我c促白洁。

    「嗯!」白洁应道,她站起一些,托着ru房夹住y茎更加快速的揉动。

    「嗷≈hep;hellip;」没过多久,我就感到极乐在胯骨间升起,喉咙间不禁低吼一声,

    接着精窍一开,猛烈的s了出来。

    等喘气匀了一些,我才低头看去,只见白洁依旧半蹲在我腿间,脸上却被我

    s的狼藉不堪,布满了精y。而她正在给我清洁y茎。

    暴n的快意伴随着高c后的舒爽从心间油然而生。

    我从架子上扯下白洁的浴巾递给她,说:「擦一擦吧。」说完,提上k子,

    绕过她回了卧室。

    后面的日子,隔上五天,每当半夜我上厕所时,白洁便会尾随我到洗间,

    用她的ru房帮我ruj。看着她的ru房,我的心总不禁会想:「这对n子,除了

    我,还有别人摸过!」想着,心就会变痛,而那计划变的更坚决起来,然后恶狠

    狠的将精ys她一脸。

    到了一月,统考前两天,我和高义吵了一架,他才同意我的请假。我买了车

    票去了省城,参加了我努力四个多月为之奋斗的研究生考试。

    坐在熟悉的教室,我的心有些忐忑。两年过去了,我还行吗?

    蓦的一个高挑的身影走进教室,里拿着牛p纸袋的试卷。我看着她,心

    一震,怎么是她?

    她站到讲台上,环视台下的考生,忽然目光一停,看在了我的身上。她看了

    一眼表,就走下台来,来到我的身边,轻声道:「小申,你考研究生?」

    我笑道:「是啊,红姐!」

    「那,加油!」她笑道。

    没有和她多说话,因为考试开始了。

    她,两年前是高义的nv朋友≈hep;hellip;也是我的大一辅导员,叫陈美红。

    从省城考完试回来,我又紧张的开始给学生复习,投入学期末考试。我

    感到,这学期,学生被我教砸了。

    等学生考完试,终于清静了下来。我便每天在外面闲逛,到了晚上才回家。

    至于白洁怎么向她妈妈解释,去他娘的,关我p事。

    转眼到了过年,我的父母来来了,老丈人也巴巴的赶来了,两室一厅瞬间变

    的拥挤起来。

    当白洁说因为我爹身t不好,让她老子和我睡客厅时,她妈张大了眼睛,脸

    都绿了,半晌没有说出话来,过了好久才低低的迸出一句:「nv生外向,替别人

    家养了。」

    我听了想大笑,又有些想哭,你是替我家养的白洁吗?呸!和我好上时已经

    不是处nv了,婚后他m的还怀上了别人的孩子。她就是个j货!

    人多是好事,当四个老人围着白洁问东问西时,而白洁疲于应付甚至不断替

    我圆谎说好话时,我躲在卧室看着电影,乐得清闲。

    年后,白洁就进入了休假模式,她还有半个月就要生产了,而那个时候,

    学要开学了,我的成绩≈hep;hellip;也该出来了。

    半个月的时间转瞬即过。这一天,六人一起来到医院。在白洁的哀求目光下,

    我大一挥,木然的在家属栏上签上了「王申」两字,心却是狂喜起来。这孩

    子生了,我的计划就基本成了。

    医生拿过我的签字,推着白洁进了产房。

    nv人生孩子的过程让家人也跟着受罪。看着爹娘焦虑不已的模样,我的心

    在哭泣,暗道:「爸,妈,快了,我快报仇了,儿子对不起你们!」

    白洁进去了两个小时,可是我却不知道还要等待多久。在产房外,等自己的

    q子生别人的孩子,这是何等的耻辱?我掏出,上起来。

    「我们等的火烧火燎,你在一边像个没事人一样看!」丈母娘叱道。

    「妈,我在看如何做一个称职的爸爸。」上显示的结果让我顿时欣喜若

    狂,抬头对丈母娘呵呵笑道。

    又过了两个小时,产房的门开了,一个护士抱着一坨r球走了出来,口叫

    道:「王申家的,母子平安。」

    四个老人立刻窜了上去,惊喜的齐声问道:「男孩nv孩?」

    护士抱着小r球一路疾行,说道:「男孩。」

    丈母娘又问:「你抱到那里去?」

    护士不耐烦的道:「保温箱,你们不要跟来。」说着,窜进了一个房间,将

    门关了起来。

    我远远的看了那r球一眼,粉嘟嘟的,肥嘟嘟的,心却只有一个念头:

    「这不是我的儿子,这不是我的儿子≈hep;hellip;」

    产房的门再次打开,医生推着白洁走了出来。四个老人又窜了上去,对白洁

    嘘寒问暖。

    我也走到车边,只见白洁脸上惨白,头发已被汗水浸的透s,显然生孩子让

    她受了很多苦。

    「辛苦了。」我说。

    「嗯。」白洁应了我一声,却不敢看我的眼睛。

    「王申,你来推车,让医生歇一歇。」丈母娘又嚷嚷起来。

    过了一两个小时,护理部的护士走进病房,笑嘻嘻的说道:「恭喜啊,好可

    ai的大胖小子!」

    四个老人一见护士怀里抱着孩子,立刻忘记了白洁,将护士围了起来。

    护士将包裹好的孩子放到白洁身边的小床上,笑道:「斤五两,好久没有

    这么重的小孩了。」

    丈母娘闻言得意的道:「还不是我伺候的好,哼。」说着,她瞪了我一眼,

    又横了我妈一眼。

    我顿时又感到一阵愤怒。

    「看,王籽多像王申啊。」我娘忽然不甘示弱的说道。王籽是老丈人起的名

    字。

    「嗯,确实像!」我爹和老丈人也附和道。

    「哪里,明明像我们白洁多一些!」丈母娘说。

    我看看那孩子,r嘟嘟的,脸上r红r红的,满是皱褶,一只眼睛闭着,一

    只眼睛半睁,压根看不出像谁,倒是很丑。

    我又看向白洁,却见她瞄了一眼孩子,然后迅速的转开头去。

    过了两天,学校开学了,高义召集了任课老师开会,在会上点名批评了我,

    因为我的学生成绩在年级倒数第一。

    开完会后,高义将我叫进他的办公室,又严词训斥了我。听着他冠冕堂皇的

    话,我愤怒起来,和他又大吵了一架,然后甩门而去。

    高义,孙子,我和你没完≈hep;hellip;

    过了j天,在我和白洁的劝说下,我爸妈着这个便宜的孙

    子还依依不舍。

    丈母娘说:「亲家,你们就放心回去吧,我的nv儿和外孙,肯定会照顾好的。

    啧啧,小乖乖,长的越来越像你妈了。」

    确实,这j天这孩子像发面一样,越长越开,像极了白洁。

    送爹娘上了车,我在外面又晃悠到晚上才回家。

    孩子转眼满月了,白洁开始每天抱着他下楼去玩。我想,我该和白洁摊一部

    分的牌了。

    下班回家,我没有上楼,站在小的花园里,给白洁打了个电话,让她下楼

    来,有话和她说。

    很快,白洁下了搂,看我站在那里,她有些忐忑,小步的走到我面前,顿了

    一下才犹豫的问:「有什么事吗?」

    「我辞职了。」我说。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王申的逆袭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