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催眠物语 2

2018-08-08 17:33:08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第二章催眠美母


    又是一年暑假。

    「小军啊,你表姐今天晚上回来,我们和姨夫姨妈去给佳怡接风,你要快点

    完成作业啊。」电话里传来妈妈的嘱咐,「好了,知道了。」我不耐烦的应答着。

    我中考拼尽全力考了一个市里第二的高中,也许我根本不喜欢应试教育那一

    套,所以学习上压力特别大,每天都有写不完的作业,考试总是垫底,经常被老

    师同学指指点点。

    「你记得完成作业后早点来东亭大酒店,我和你爸先过去了。」妈妈再次嘱

    咐完就挂了电话。

    我的妈妈是个国企经理,不得不说,妈妈一家基因都很好,女性都长得特别

    漂亮。妈妈今年已经三十七岁了,一头柔顺长发,身材性感,特别是一双长腿,

    看着很令男人着迷,一对挺翘巨乳发育很好,看着人口干舌燥,俊俏的脸蛋化了

    点淡妆,颇有一股御姐风味。

    我在表姐那件事之后,我一直在想着姨妈和妈妈也被催眠后的样子,呆滞的

    眼神,听话的神情,那模样光是想想就能让我激动不已。

    我完成作业后,赶往吃饭的地方。

    家人已经在包厢里聊天,到了以后,一眼便看见了坐在席上的表姐。四年不

    见,表姐变得愈发成熟美丽了。身材愈发完美,穿着时尚,上身是蓝色的露肩雪

    纺衫,裸露的香肩别样性感,下身是白色短裤以及被黑色丝袜包裹着的诱人美腿,

    搭配银色凉鞋,一头微卷长发束成马尾,颇为青春活力。

    我的眼神一直在偷偷瞟着表姐,桌子上的家人因为顾着对表姐嘘寒问暖而没

    有注意到我的目光。我满脑子都在想着穿办成这样的美丽表姐跪在我胯下为我手

    淫的迷人模样。

    「丫头,几年不见长大了,看着就稳重了很,要是我们家小子有你一半就

    省心了。」爸爸丝毫不顾及我地夸赞着表姐。

    「没有没有,弟弟也挺不错的。」表姐谦虚地说道,只是语气不知道为什么

    有着一丝陌生,我内心不由得有些失落,但是转而想想,毕竟分别了四年,有些

    陌生也是正常。

    「这次在美国学心理学学的怎么样?」妈妈问道。她一般就关心别人的学习

    成绩,然后再拿来与我对比。

    「挺好的,我在学校里认识了一个女教授,她不仅是教授,同时也是催眠师,

    我跟她学了很催眠的技巧。」表姐微笑道,「所以我这次是打算回国来考医科

    大学,然后当一个心理医生。」

    于是又是一阵赞叹和鼓励,表姐的脸上笑容更胜,我则感到无趣的坐在一边。

    一家人除我以外就这样聊着,但是,话题似乎必须要雨露均沾,聊着聊着就

    又转到了我身上。

    「小军的学习还是要加把劲啊。」姨夫如是说道。

    「对啊,这孩子可愁死我了。」妈妈附和道。

    「别太逼着孩子了,可以叫佳怡辅导小军。」姨妈温柔的『劝』道。

    「那可太麻烦了丫头了,小军这孩子就是记性不好,学东西记不住。」爸爸

    感激道。

    而我,天啊,一剑杀了我吧!

    我在心中悲愤的呐喊,好端端的一个接风席就变成了批斗大会。

    「弟弟,你现在还不相信催眠吗?」表姐注意到我的沉默,于是笑问道。

    虽然我觉得她那笑容中有些不怀好意。

    「是啊,怎么了。」我没好气的敷衍道。我现在当然相信催眠,毕竟你这自

    以为是的女人都已经被催眠后听话的给我手淫那么次了,而且每次都把精液随

    意射在你脸上。

    「那我就催眠你给你看看咯。」表姐狡黠的笑道。

    「催眠?可以吗?」父母疑惑地问道。毕竟他们也没怎么见过这种洋玩意。

    「当然可以,催眠人后可以开发他的大脑潜力,比如记东西更快更牢等。」

    表姐骄傲的说道,或者说炫耀道。

    「我不要。」我无奈的说道。

    「可以试试啊。」爸爸说道。

    「对啊,能让记忆力更好,为什么不试试?」姨夫热心道。

    「这样不太好吧?」姨妈犹豫道。

    「没事儿,佳怡不是要考心理医生吗?小军就当给佳怡练手了。」妈妈大度

    道。

    没有一个人是为我说话的。

    「这个是学校里那个女教授给我的,是一种能帮助人更快的进入催眠的香水。」

    表姐从包里掏出一瓶蓝色的药水。

    没有人注意到我的感受。

    「够了!」我用力一拍桌子,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父母姨夫姨妈表姐都一

    脸惊愕的看着我。

    「小军!过分了!」妈妈怒斥道。

    「为什么不能听听我的想法?」我声音有些抑制不住的愤怒的颤抖。

    「你一个小孩子你懂什么?我们都是为你好!」爸爸呵斥道。

    「小军,我们是为你好啊。」姨夫说道。

    「小军,别生气……我们也是为你好啊。」姨妈安慰道。

    表姐看着我的样子,欲言又止。

    怒火在我心中燃烧,心中某种念头彻底被烧成灰烬,与之替代的,是另一种,

    完完全全的黑暗的东西。

    为我好?把你们的思想强加给我,是为我好?

    正因为催眠过表姐,以及这几年来我对于催眠的研究,所以我打心里的抗拒

    别人把这种控制人的手段放我身上。

    但是,此时此刻这些都不重要了。

    既然你们喜欢把思想强加给别人,那么,我也要让你们常常被别人强加思想

    的感觉。

    我强忍怒火,再次坐下,席上的一家人看我似乎冷静下来了,又开始唠叨的

    不停。但是他们说了什么我一句没有听懂,只是一个计划在我脑海中慢慢浮现。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表姐说道,推开包厢门走了出去。

    机会来了。

    我心里一阵狂喜,找了个上厕所的借口,也离开了包厢。

    我径直来到女厕所门口,今晚因为不是什么节假日,酒店人很少,只有寥寥

    几个服务员在前台聊天偷闲。而以他们的角度,是看不见女厕所这边发生的事的。

    我站在女厕所外等着,内心的激动愈发强烈。

    「哗啦。」

    随着一阵冲水声,表姐走了出来洗手,等她抬起头才注意到站在走廊的我。

    「弟弟,刚才对不起啊,没想到你那么抗拒催眠。」表姐甩干手上的水,带

    有歉意道。

    「哦,没事。」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你是在这等我吗?」看见我好像不再生气了,表姐才松了口气,随之笑着

    问我。

    「不是啊,对了,姐姐,你有没有听过一个艺节目?」我微笑地问道。

    「什么呀?」表姐天真的问道。

    「艺催眠。」

    伴随一声拍巴掌声,表姐的眼神瞬间失了神,渐渐变得呆滞,身体也不受控

    制的向后倒下,我眼疾手快的搂住表姐的腰。那柔软的酮体让我心神荡漾,看来

    表姐一直在执行着我的命令,也幸好这个催眠指令还有效。

    我一阵兴奋,随后集中精神,我明白走廊这里不适合干事,随时都会有人经

    过,万一看见表姐这模样,很有可能给我带来麻烦。于是我赶紧简单的下了几个

    命令。

    「姐姐,听得到吗?」我问道。

    「是……」表姐吃吃地答道。

    「现在我要你表现的跟清醒时候一样,不能让别人看出来你被催眠了,但是

    你依然听从我的命令,明白吗?」我命令道。

    「是。」表姐说着慢慢扶着墙站稳,我才意犹未尽的松开了搂着表姐的手。

    当然,这边的异常没有人看见,酒店前台的服务员还在聊天,丝毫没有注意

    到我。

    「跟我来。」我示意表姐跟着我。

    我找了个没人的包厢,开了门进去,表姐顺从的跟在后面。

    进去后我关上门,搬了个凳子坐着,饶有兴趣的看着此时乖乖站在我面前的

    表姐。

    「姐姐,听得到吗?」我整理好思路,问道。

    「是。」表姐答道。

    「我是谁?」我问道。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表姐自然的说道。

    感谢上帝,看来我是救命恩人的设定已经牢牢的刻画在表姐心中了。

    「那么你会绝对听从我的一切命令,对吗?」我坏笑道。

    「是的,我会绝对听从你的命令。」表姐听话的重复道。

    「姐姐,告诉我你带回来的那个催眠的香水,怎么用?」我问道。

    「催眠香水可以帮助催眠师更好的进行催眠,香水的挥发性很强,人只要闻

    到那个香水的味道十分钟左右,大脑意志力会很集中,但是意识会变得模糊,效

    果会持续两三个小时,然后在这期间只要催眠师去引导被催眠者就好了,被催眠

    者接受暗示的效果会比平时更好,可以很容易的将被催眠者带入深度催眠状态。」

    表姐解释到,眼神呆滞,毫无防备的将这些全告诉了我。

    「你在美国有学习群体催眠吗?」我想了想,问道。

    「不会,群体催眠很难。」表姐答道。我本想直接在酒桌上催眠家人的计划

    看来只能泡汤了。

    「你只带了一瓶香水吗?」我问道。

    「不是,总共带了两瓶。」表姐听话的答道。

    太棒了,天助我也。

    我邪恶的笑了,一个完美的计划在我脑海中成型,学习我是不行,但是论鬼

    点子,我也不一定会输过自己这个表姐。

    「听着,一会你会偷偷给我一瓶那个香水,但是你不会记得有这回事,你只

    记得你只带回来了一瓶香水,明白吗?」我命令道。

    「是,我会偷偷给你一瓶,忘记这回事。」表姐顺从道。

    「以及,你回去后,会找机会催眠你的父母,将他们引导进入最深层次的催

    眠状态,保证他们会绝对听从说出催眠指令的人的命令,明白吗?」我说道。

    「可是,为什么要催眠他们……他们是我父母啊。」表姐的脸上又有了些许

    挣扎之色。我知道,这又是她潜意识在作怪了。

    「别紧张,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我不会害你,放松,放轻松,你很安全。」

    对付这种情况,经过我这几年的研究,我已经有了对付的方法。

    「让你催眠你的父母是为了治病,你的父母最近几年因为想你而失眠,既然

    你以后想当心理医生,那么你不应该先治好你的父母吗?」这当然是我胡扯的,

    只要编织出一个合理的逻辑,引导下去,表姐自然就会听从我的心意。「我是你

    的救命恩人,肯定不会骗你,而且你是为了报恩,已经治疗父母,所以你一定要

    将你的父母催眠引导至深度催眠状态,并且保证他们听从说出催眠指令的人的任

    何命令,明白吗?」

    「是,我会催眠他们,使他们服从说出催眠指令的人。」表姐的脸色在我的

    引导下没了挣扎之色,慢慢的恢复了平静,甚至涌现些许欢快之色。

    「对了,你父母的催眠指令由我来定,你的母亲就设置为『堕落的白兰花』,

    你的父亲就设置为『绿帽天天带』,对了,每一个催眠指令都需要拍一下掌,记

    住了吗?」我笑道。这是我游戏的第一步,一个我专门为自己家人设置的游戏。

    想了想,又补充道:「你每次催眠你的父母后,记得要消除你父母的记忆,不能

    让他们记得自己被催眠过,但是却要忠诚的执行你催眠时下的命令,就像我催眠

    你一样,因为你的父母不懂催眠,所以不让他们记住是为了他们好,明白吗?」

    「记住了,堕落的白兰花,绿帽天天带,都要拍一下掌。每次都要消除记忆。」

    表姐重复道,因为处于催眠状态,她还不知道自己即将把自己的亲生父母推入自

    己表弟的魔爪。

    感觉没什么需要交代了,害怕因为出来太久,家人会过来找,于是我命令表

    姐回到包厢后就恢复清醒,并且忘掉催眠时发生的事,但是依然执行我的命令。

    等了一会,表姐大概已经到包厢后,我才回到包厢。进门后,表姐已经在微

    笑的和爸爸聊着天,在我的要求下,表姐就只觉得自己是去上了个厕所就回来。

    我就这样耐心的等着。一直到饭局结束,姨夫和爸爸已经喝得烂醉,没办法

    只好由妈妈开车送各位回去。而在表姐下车前,表姐偷偷的塞给我一个玻璃瓶,

    她的眼神中闪烁着迷茫之色,但是转而消散,恢复自然,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当然这一切都没被注意到,因为表姐自然的演技,妈妈和姨妈都没感觉到异

    样。

    这就是催眠的魅力。

    回到家后,妈妈费力的将爸爸劝去洗澡,他们在浴室折腾的时候,我则在门

    外搞着我的小动作。我找来了口罩,戴上后将表姐给的那瓶香水瓶盖打开,放置

    在浴室隔壁厕所里的通风管道中,这个通风管道连接着浴室的排气扇,只要等一

    会我在外面把排气扇关上,不出一会,香水的味道就会充斥着整个浴室。

    我将香水放置好,不一会隔着口罩就都闻到了一股幽香,我赶紧离开厕所,

    将厕所门关上,跑到阳台去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还没开始我的伟大计划,差点自己就中招了,奶奶的,这香水效果这么厉害!

    我不禁有些后怕,香水的味道连口罩都不能完全隔离,看来这东西还真不能

    随便用,万一没催眠别人先把自己搞的任人摆布就完了。

    我大概在阳台待了五分钟左右,就听到浴室门开了,爸爸从里面摇摇晃晃的

    走了出来,向卧室走去,不一会,卧室就传来响亮的打鼾声。

    看来是时候了,爸爸的酒量很差,一般喝了一点酒就会睡上大半天,更何况

    看他今晚和姨夫喝得还不少,估计能安稳的睡到明天早上,就是打雷都叫不醒他。

    我并没有打算一下催眠两个,因为我也只是大概懂一点催眠的入门,催眠一

    个人不算太难,但是催眠个人的话,对于不熟悉催眠的初学者来说就容易出问

    题了,不仅是暗示上容易冲突,而且对于人催眠,最重要的就是场景带入,这

    一点我无法保证做到最好,万一失败了就一切全完了。

    我去卧室确定了一遍,爸爸确实已经谁死了后,我才蹑手蹑脚的走到浴室门

    前,里面还有哗啦啦的流水声,妈妈还在洗澡。

    再过一会,你就会感受到被别人强迫干自己不喜欢干的事的痛苦了。

    我邪恶的笑道,手指摁下了排气扇的开关,将浴室的排气扇关掉,因为有流

    水声的掩盖,妈妈并没有注意到排气扇已经被关掉。

    幽香开始蔓延在浴室中。

    我站在外面等了大概十几分钟,然后又将厕所通风管道里的香水取了下来,

    当然,我一拿下来就赶紧盖上了盖子,并且跑到阳台去呼吸新鲜空气。仔细打量

    了一下玻璃瓶,就才放了十分钟,这瓶子里的香水就已经挥发了三分之一。

    我又等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觉得差不浴室里的香水味该消散了,我才戴

    上口罩,拿起手机,从客厅取过一把浴室的备用钥匙,来到浴室门前,里面依然

    有哗啦哗啦的流水声。

    心不住的扑通扑通的剧烈跳着,我现在开了浴室的门,那么就回不了头了,

    往日的母子亲情将不复存在。

    管它的呢。

    今天饭桌上的种种,以及平时妈妈对我的严厉都浮上心头,我不由得暗骂一

    声,内心的黑暗更盛。

    平时你管我那么,今天,就该让我们的地位互相调换了。

    我将钥匙插了进去,打开了浴室门。

    妈妈看上去浑身无力的坐在浴室里的椅子上,赤裸的雪白酮体毫无保留的暴

    露在我的面前。看见我进来时,妈妈很是惊讶,想要说什么却只能喃喃的,断断

    续续的吐出一个含糊不清的字。

    「小军……你怎么……」妈妈眼神迷离的看着我,手撑着墙试图站起来,却

    以失败告终。

    我笑了笑,感觉浴室里确实没什么香水味后,我才走进浴室,关上了门,摘

    掉口罩,微笑着站在妈妈面前。

    「妈妈,你怎么了?」我假惺惺的问道,妈妈全身上下就一个头巾,雪白的

    巨乳傲然挺立,前凸后翘的白皙酮体给我视觉上带来很大的冲击,我的下体不知

    不觉的硬了起来。

    「别……出去……」妈妈也看见了我下体的反应,有些害怕的喃喃道。

    「什么?妈妈?你叫我别出去?那怎么行啊,身为母亲,自己的裸体都被儿

    子看光了还不让儿子出去?妈妈你真放荡。」我轻佻的说着,眼光随意的打量着

    妈妈的身体。

    妈妈绝望的闭上眼,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突然闻到一股幽香,然后没

    久就觉得浑身乏力,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下变得很沉重,又一下变得很轻,强烈的

    困意袭来,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她很清醒。

    看着我轻佻的眼光,妈妈试图拿手遮住自己的胸部和私处,但是她的手根本

    没有足够的力气护住自己,被我轻轻一拨就无力地垂落在两旁。

    我笑着伸手揉捏着妈妈乳房,这是好男人都渴望的东西,柔软的手感让我

    忍不住用力的捏着,看着妈妈的乳房在我的手中任意变形。揉捏了一会,我又看

    向了妈妈的私处,将妈妈的双腿扒开,妈妈的私密花园就彻底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妈妈,你这里怎么好水啊?」我邪笑道。

    「……不……不要……」听妈妈的声音似乎要哭出来一般,她没想到自己会

    被儿子如此羞辱。

    「不要什么?」我装作不懂的问道,手指却没有停下,而是伸向妈妈的私密

    花园,两根手指直接探入了妈妈的私处里面,肉缝将我的手指紧紧包裹住。

    妈妈不在说话,无力的靠在墙上,她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

    我看着妈妈的反应,笑了笑,手指在妈妈的私处不停的抽插着,很快就感觉

    妈妈的私处变得更加湿润了,甚至有着些许水丝从肉缝中流出。

    「……别……我是你……啊……」妈妈无意识的娇喘着,看来香水的效用已

    经彻底侵入她的大脑了。

    我觉得也是时候了。

    我拔出手指,撬开妈妈的嘴,将刚才还放在她私处的两根手指伸入她的嘴中,

    在妈妈有些无奈,有些绝望,有些愤怒的眼神注视下,玩弄着她的舌头,将来自

    妈妈的淫液在她自己的嘴中,用她的口水全部洗了干净。

    「妈妈,你舌头好软哦。」我继续调笑道。

    「呜……」这次由于嘴巴被我堵着,妈妈只能发出小声的呜咽声。

    拔出手指,在妈妈的巨乳上擦了擦,我拿起手机,是时候干正事了。

    「妈妈,你看这个。」我举起手机屏幕放在妈妈眼前,由于香水的作用,妈

    妈下意识的听从我的,看向了手机。

    那是我找到的一张催眠用的漩涡的图片。

    「你看着这个漩涡,你看,这个漩涡慢慢的转着,越转越快,越转越快,你

    的眼神已经离不开这个漩涡了,你会一直盯着它看,它转的太快了,快到你想要

    放弃不再去看这个图片,但是你不能,你的眼神离不开这个漩涡,你会一直盯着

    它看,一直看着。」我轻声引导着,漩涡催眠法是我这几年排演过很次的,关

    于说辞和引导逻辑我都已经想了很久,甚至还专门找过很运用漩涡催眠别人的

    视频。

    妈妈在我的引导下,眼神迷离的看着那张漩涡,她的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不想继续看那张漩涡,但是眼睛却不收控制的死死盯着那张漩涡看着,在她的

    眼中,那张漩涡仿佛真的在转动。

    「你看,看着这个漩涡,你的心都会放松下来,你不用再去思考,你的心放

    松下来了,你不用去感知,你现在只能听到我的声音了,你的心放松下来了,这

    是一个有魔力的漩涡,它可以把你的灵魂吸收进去,你看,漩涡越转越快了,你

    的心已经放松了,放松了。」我尽量用很平缓很温和的语气引导着妈妈的心放松,

    正如我一直穿插在引导辞中的『你的心放松了』这一暗示,妈妈的脸色渐渐放缓

    了,她的眼神愈发迷离,眼眸缓慢的转着圈,身体看上去愈发放松,妈妈被我带

    入状态了。

    「看着这个漩涡,看着这个漩涡,你的灵魂正被吸入漩涡中,你想要挣脱它,

    你必须要挣脱!但是你越想挣脱漩涡你就会陷得越深,你的思想正被吸入漩涡中,

    你就要被漩涡控制了。」我继续暗示道,这也是我学到的催眠的手段,表面上说

    着被催眠者需要保持清醒,但是其实在催眠师的暗示下,被催眠者只会愈发的失

    去意识。

    我的手机屏幕随着我的暗示渐渐向妈妈眼前拉进,给妈妈一种自己真的被吸

    入漩涡中的错觉。

    而在我的暗示下,妈妈面色先是有着一抹挣扎之色,试图摆脱漩涡,但是眼

    睛却始终顶着漩涡,并跟缓缓的转动。

    「你已经很累了,你不想再挣扎了,你的心很放松了,你的思想已经被漩涡

    吞噬了,你的灵魂已经与漩涡融合,现在,睡吧!」说着,我将手机屏幕贴到妈

    妈眼前,左手拿着手机,右手则在妈妈耳边打了个响指。

    「啪!」

    随着清脆的响指声,妈妈最后的一丝意识也放弃了抵抗,脑袋后仰,眼皮合

    上,但是依然能看的到,妈妈的眼皮之下,眼眸在缓缓转动。

    「妈妈?」我试探的问道。

    「……是……」妈妈嘟囔着回答道。

    我成功了!

    我有些欣喜若狂,这可是我第一次将别人催眠,表姐虽然也被我催眠控制,

    但是并不是被我催眠的,所以某种意义上,妈妈才是我第一个催眠的人。

    高兴了半天我就冷静下来,接下来还有很要干的事。比如说将妈妈带入深

    度催眠状态。

    因为此时的催眠状态,妈妈随时都可能因为外界的刺激而清醒过来,只有将

    妈妈带入深度催眠状态才能算真正的掌控了妈妈。

    而将被催眠者带入深度催眠的方法其实有很种,我所研究的最的就是下

    楼梯法。

    「妈妈,你的前面有一个楼梯,看到了吗?一条深蓝色的向下的楼梯,楼梯

    总共有十阶,这条深蓝色的楼梯直直通向你的内心深处,那是一个美丽的小房间,

    房间里面有一张又大,又柔软的床。」深蓝色是妈妈喜欢的颜色,『十』是妈妈

    喜欢的数字,这些都是我运用的景象暗示,我描述着我编织的景象,将这个景象

    展现给妈妈,通过景象的暗示,来达到引导妈妈进入自己的潜意识,即深度催眠

    状态,然后将思想的控制权完全交给我,简单来说就是将妈妈的思想带入到我由

    我掌控的世界中。

    四年前我并不懂催眠术,当时只是简单的看了一下关于催眠的介绍,所以我

    并不懂如何将表姐带入深度催眠状态,只能傻乎乎的让表姐每天都自己进入催眠

    状态,以此达到深度催眠的效果,虽然这个方法也有效,但是无疑效率被大打折

    扣。

    「我……看到了……」妈妈在我的描绘下,脑海中真的看到了一个深蓝色的

    十阶楼梯,楼梯的尽头是一个漂亮的小屋子,小屋子里隐约能看到一张大床。

    妈妈迷茫的看着那个小屋子,她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你现在很累了,你想要下这个楼梯,进到小房子里,睡到床上去休息。」

    妈妈正迷茫的站在楼梯之上时,突然听到不知哪里传来的声音,这个声音很

    熟悉,但是想不起来是谁的声音,只是这个声音如同妈妈内心的想法一般,困倦

    与劳累瞬间袭来。

    好累哦,好想去小房子里睡觉。

    妈妈想着,就打算下楼梯,进到小房子里,但是此时,那个声音又说话了:

    「你很想下楼梯,但是这个楼梯不是你想下就下的,这个深蓝色的楼梯是么的

    神圣美丽,它每一处都散发着魅力,你只有抛弃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才能下楼梯,

    每抛弃一样,你就可以下一阶楼梯。」

    什么啊,还要抛弃点东西才能下楼梯。

    妈妈的脸色有些为难,她很不情愿抛弃任何东西,因为有个微弱的念头告诉

    她,那些东西不能抛弃,如果抛弃了,似乎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但是,如那

    个声音所说,不抛弃点东西,她的脚根本不能动弹,更别说下楼梯了。

    「你已经很累了,你的手抬不起来了,再不去小房子里睡觉,你可能连下楼

    梯的力气都没了,没事的,只是抛弃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你抛弃了它们,下了楼

    梯,立刻就会感觉心情舒畅了。」

    是啊,好累哦,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呢,只是抛弃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没什么

    大不了的,丢了就丢了吧。

    妈妈这样想着,似乎变得有些豁然了,刚才提醒她不能抛弃任何东西的念头

    似乎也彻底消失了。

    「『工作一定要尽力,以至于天天加班不回家』这个并不重要,丢掉吧。」

    那个声音如是说道。

    妈妈想了想,过了一会,她的脸上释然了。

    或许我的工作不需要那么拼命,花点时间在家里面也挺不错的。

    妈妈微笑地下了一阶楼梯,瞬间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感涌边全身,心情也变

    得更好了,她开始觉得,果然抛弃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是对的。

    「『女人不是卑贱的,男女是平等的』这个并不重要,女人肯定是卑贱的生

    物,要对男人唯命是从,所以,丢掉吧。」

    妈妈面露难色,她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却想不出来,这个是不重要的吧?

    可以丢掉的吧?为什么总觉得不能丢呢。妈妈的内心挣扎着,但是不一会,那种

    莫名的舒畅感就打断了妈妈的思考。

    丢了吧,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这样想着,妈妈又下了一层台阶,舒畅感涌边全身,似乎更舒服了。

    「『不用保持身材,不用经常锻炼身体』这个明显不对,必须要丢掉,保持

    完美身材给男人看是女人的职责,丢掉吧。」

    这次妈妈没有犹豫,立刻向下迈了一个台阶,心情变得更好了。

    「『观看或者进行色情的东西是不对的』这是不重要的东西,丢了吧。」

    妈妈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又下了一个台阶。

    「『不爱用吮吸的方式吃香蕉或者黄瓜』这个肯定不重要,丢掉吧,以后要

    用吮吸的方式吃香蕉或者黄瓜等等条状物就好了。」

    妈妈想了想,就下了一个台阶。

    「『太在意自己身为母亲的身份』这个不重要,丢了吧。」

    妈妈下了一个台阶。

    「『不喜欢手淫,所以不能做到天天手淫』这个不重要,丢了吧。」

    「『对自己的儿子太严格』这个不重要,丢了。」

    「『不能做到绝对听从儿子的意愿』丢了。」

    「『非常不喜欢宠物狗』这个丢掉。」

    终于,妈妈走完了所有的楼梯,她感觉全身舒畅,心情非常好,妈妈甚至奇

    怪,自己以前为什么不能丢掉那些没用的东西呢?

    妈妈没有再想,而是推开了小房子的门,里面那张大床正安静的躺在那,此

    时此刻,妈妈就想躺在床上睡觉,虽然心情舒畅,但是疲倦感依然在,现在丢掉

    了所有『不重要的东西』的妈妈,只想躺在床上,好好的睡去,但是她发现,自

    己的脚又不能动了。

    「现在,只要你将自己的控制权完全抛弃,让其他人掌控你,你就可以好好

    的在床上睡觉休息了,真的好累了呢,你好想快点睡觉对吗?但是必须要交出自

    己的控制权哦。」

    自己的控制权?那是什么东西?随便了啦,给谁都无所谓,只要让我睡觉就

    好了。

    妈妈这样想着,双腿又能动了,她迫不及待的跑向大床,不顾一切的躺了上

    去,柔软的舒适感使她昏昏欲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睡不着。

    「只要当你听到『睡美人妈妈』以及拍掌声后,你就会再次回到这个小屋子

    的床上,将自己完全交给别人掌控,明白吗?」

    知道了啦,真麻烦。

    妈妈嘟囔着,她现在只要能睡觉,干什么都愿意。

    「好的,那么,你可以睡了。」

    伴随着那道声音的话语,妈妈的眼皮缓缓合上,困意立刻吞噬了她的意识,

    一切都化为黑暗。

    ……

    我满意的抹了抹头上不只是水气还是汗,眼前的妈妈已经平静的坐在椅子上,

    呼吸均匀切平缓,因为仰着脑袋,所以胸部毫不避讳的裸露,仿佛是故意挺立给

    我看一般。

    我知道,现在妈妈已经进入了深度催眠状态,无论我是给她下达什么命令,

    她都会忠实的执行。

    我脱去了身上的衣物扔在桶子里,然后回到妈妈面前,命令道:「妈妈,睁

    开眼,站起来。」

    「……是……」妈妈顺从的站了起来,睁开了双眼,美眸呆滞的看着前方。

    「和我舌吻。」我命令道。

    妈妈听话的低下头,红唇对上我的嘴巴。我忘情的将舌头伸入妈妈的嘴里,

    妈妈没有丝毫反抗,而是顺从的将嘴巴打开,任由我的舌头探索她的口腔,灵巧

    的舌头也极其配合的与我的舌头交缠。

    「啧啧……啧……」浴室里不时发出淫靡的声响,如果此时有人来看,肯定

    会看见一个少年正在和一个少妇模样的美女亲密舌吻,两人都是赤身裸体,画面

    颇为淫秽不堪。

    妈妈的吻技相当成熟,看来以前没少跟爸爸玩这套,真是个淫荡的女人。我

    心里这样想着,一种愤愤感涌上心头,我报复性的伸手揉捏着妈妈的乳头,用力

    拉扯着,嘴巴也不甘示弱的用力吮吸着妈妈的舌头,并将我的唾液都运往妈妈的

    嘴里,犹如玩偶一般只知道服从我命令的妈妈只能下意识的全部吞下。

    我就这样和妈妈舌吻了将近十分钟,我才意犹未尽的和妈妈分开,妈妈的嘴

    和我的嘴之间还连着一条晶莹剔透的口水丝,许久不断,看上去颇为诱惑。

    「妈妈,刚才你和我在干什么?」我坏笑道。

    「……我们在接吻……」妈妈用机械般的语调的答道。

    「你转过身去,屁股翘起来,手撑着墙。」我命令道。

    妈妈顺从的转过身去,雪白且丰满的臀部乖乖翘起,将那被黑色阴毛覆盖的

    私密花园暴露在我的眼前。

    「你现在全身都会变得非常敏感,特别是你的阴道,会变成稍微一碰就会高

    潮的程度。」我命令道,话音刚落,妈妈的娇躯就开始颤抖,并不停的扭动,面

    带红晕,红唇微启,不时的发出娇喘声。

    看见妈妈这般模样,我的小兄弟又硬了几分。

    看着妈妈那黑色的肉缝,我的内心一阵激动,十六年前我从这里出来,十六

    年后我又回来了,以一个征服者的姿态。

    我放肆的笑着,用我的肉棒不停的在妈妈肉缝外蹭着,刺激着妈妈,因为在

    我之前的暗示下,妈妈全身上下都变得特别敏感,自然是受不了这般刺激,妈妈

    呆滞的眼眸中有了些许情欲迷乱之色,面泛红晕,娇躯也颤抖的更加厉害,黑色

    的肉缝也流出了不少淫液。

    「妈妈,你想让我操你吗?」我依然不能放过这种强奸妈妈心灵的快感,让

    她自己做出这种不伦的决定,那种感觉肯定比我直接命令她要好得。

    「……想……你快点……操我……啊……」妈妈因为这种强烈的刺激感,说

    话都显得很费力,似乎连站都站不稳。

    「这样不行,你要用下流的话描述一遍给我听。」我坏笑道。

    「……骚货想……骚货想要你的……啊……大肉棒……哦……狠狠地插骚货

    的……啊……烂穴……哦……」妈妈毫不廉耻的说出这些平时她根本不可能说的

    话,虽然我知道是因为妈妈被我催眠了的缘故,但是依然觉得很爽。

    这种与平时妈妈的形象反差很大的感觉,实在让我有点受不了,我突然想到

    了未来我要用催眠术将妈妈调教成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当我有了这个想法的这一刻,『妈妈』这个身份,不久后就会不复存在,一

    家人的关系也将发送变化。

    「还真是个骚货呢。」我笑骂道,同时将肉棒对准了妈妈的肉缝,用力一挺,

    肉棒就整根插入了妈妈的肉缝之中。

    「啊!啊!啊!啊!」就在我刚将肉棒插入妈妈肉缝中的一瞬间,妈妈就立

    刻娇喘尖叫,面色通红,娇躯也剧烈的颤抖,双腿如果没有我扶着,她几乎已经

    跪在地上,我感觉到妈妈的肉缝中喷射出一道水柱打在我的肉棒上,然后顺着缝

    隙流了下来。

    妈妈高潮了。

    虽然我知道是因为我刚才的指令,只要阴道被触碰到就会高潮,但是我没想

    到反应居然这么大,因为是被催眠了,所以妈妈只剩下本能,丝毫没有顾忌到在

    卧室睡觉的自己打老公,在儿子的胯下像一个荡妇一样叫着。

    这可不行,万一一会给爸爸吵醒了,我怎么办。

    我这样想着,从我旁边的桶子里翻出妈妈刚才脱下准备去洗的内裤,然后塞

    入妈妈的嘴里。

    「呜……呜……」嘴巴被堵住以后,妈妈的叫声也就没那么大了,她只能发

    出呜咽声。

    「妈妈,你怎么这么淫荡呢?这么轻易就被自己的儿子操到高潮。」我享受

    着言语侮辱因为我的暗示才连连高潮的妈妈,同时肉棒也开始抽插起妈妈的小穴,

    用力一顶,将我的肉棒完全没入妈妈的小穴里,直直顶到了妈妈的子宫。

    不得不说,妈妈的小穴不是很紧,但是松弛柔软的肉壁包裹着我的肉棒的感

    觉还是很舒服的,妈妈的肉壁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贪婪的夹着我的肉棒,而妈

    妈的的子宫也在不停地吸着我的肉棒,这种舒适感让我有点舍不得拔出肉棒,而

    因为妈妈一直处于高潮状态,每次抽插,我的肉壁都会从妈妈的小学中带出来很

    淫液,看上去妈妈的小穴就像是一个水的西瓜。

    「呜……呜……」持续的高潮令妈妈已经没有站立的力气,她白皙的皮肤都

    开始泛着粉红色,由我扶着她的腰,半跪着的任我抽插,嘴里流出的口水也浸湿

    了塞在妈妈嘴里的内裤,强烈的快感使得妈妈美眸翻起白眼,无意识的呜咽。

    母亲被儿子征服,任由儿子在自己身上发泄欲火,进行乱伦,这般景象,若

    不是有催眠这种东西,我恐怕一辈子都很难碰到,这种征服感实在令我欲罢不能。

    我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每一次都直顶到妈妈的子宫,强烈的快感侵蚀着妈

    妈的大脑,几度都快失去意识,我这样抽插了将近半小时,这期间妈妈足足高潮

    了二十次,几次都因为强烈的快感昏厥过去。

    终于,我感到肉棒一阵颤抖,舒适感达到了极致,精关一松,我虎躯一震,

    用力的将肉棒顶入妈妈的子宫内,一股热流直直打入子宫,妈妈也不停的发出

    『呜呜』声,娇躯剧烈颤抖,从我和她的交合处流出大量淫液,妈妈的子宫和肉

    壁同时收缩,用力的夹着我的肉壁,压榨着我的精液,妈妈又高潮了。

    我没有立刻拔出肉棒,而是堵着妈妈的子宫口,将近十分钟,肉棒软化后才

    自己滑出来,我觉得还是不够,于是我又从妈妈嘴里取下已经湿透了的内裤,蜷

    成团堵住妈妈的小穴,我可不想我的精液流出来浪费,基本在妈妈洗完澡之前,

    她是肯定别想取出自己的内裤了。

    没有我的手扶着后,妈妈就全身乏力的,面朝地的倒在了地上,因为双腿呈

    半跪的模样,所以屁股依然是翘起来的,妈妈的后庭已经她那已经被我操的有些

    红肿的肉缝都让我一览无遗。

    我当然没打算给她休息的时间。

    「起来,去把自己的身体冲洗干净,但是不准拿出你下体的内裤。」我命令

    道。刚才妈妈一直处于高潮状态,淫液流了一地,现在地上满地的水,已经分不

    出是洗澡水还是妈妈的淫液。

    不亏是催眠术,即使已经全身乏力了,妈妈依然听从我的命令,踉跄的从地

    上爬起来,娇喘着粗气的走到花洒下,开始认真冲洗着自己的酮体。

    过了一会,应该是妈妈觉得自己洗好了,然后又回到我的面前。这时我已经

    放好了浴缸里的水,我做进浴缸,继续对妈妈命令道:「用你的乳房抹上沐浴露,

    给我搓背。」

    「是……」妈妈顺从的也做进浴缸,做到我背后,拿起旁边的沐浴露抹在自

    己的雪白巨乳上,不知耻辱的用自己的肉球开始给我搓背。

    我闭上眼好好的享受着妈妈的服侍,柔软的肉球和我肌肤触碰的感觉实在太

    美好,如同帝王的征服感让我十分满足。待得妈妈用自己的巨乳给我搓的差不

    后,我示意妈妈用清水给我洗干净。清洗完后,我转过身来,坐在浴缸的边缘上,

    继续命令道:「跪着,帮我清理我的肉棒。」

    「是……」妈妈毫不犹豫的招我说的去做,慢慢的爬到我面前跪着,然后玉

    手轻轻的握着我的肉棒,用清水冲洗着。

    「不对,要用你的嘴巴来清洗我的肉棒,明白吗?你要整根含着,用舌头舔

    干净我肉棒上的脏东西。」我有些不满,我怎么可能只是让妈妈这样简单的清洗

    呢?

    「是……」妈妈顺从的低下头,将我的肉棒用自己小巧的嘴巴含住,然后灵

    巧的舌头如游蛇一般在我的肉棒上舔舐着。

    「妈妈,你还真是有当妓女的潜力呢,口交技术这么熟练。」我摸着妈妈的

    头坏笑道,妈妈含着我的肉棒的感觉,令我一阵舒爽,我没想到妈妈的舌头这么

    灵活,令我本来已经软了的肉棒再次硬了起来,塞的妈妈嘴巴都鼓了起来。

    「嗯……呜……」妈妈的嘴巴被我塞满,无法说话,只能含糊不清的发出点

    声音,虽然那声音让我觉得她是默认了自己有当妓女的潜力。

    妈妈就这样顺从的将我的肉棒用嘴巴仔仔细细的清理干净,当然,妈妈即使

    只是用嘴巴为我清洗肉棒,她的娇躯依然会微微颤抖,过了一会妈妈居然又一次

    剧烈颤抖,然后从肉缝中喷射出一道水柱,妈妈只是给我口交,就高潮了。这一

    发现让我有点得意,平时高高在上清高的妈妈现在变得这么敏感,这么容易高潮,

    如同荡妇一般,而这完全要归功于我,这种征服感和满足感在我心里无限膨胀。

    又是让妈妈清理了好几分钟,我才意犹未尽的将肉棒从妈妈嘴里拔出来。

    感觉时间也不早了,我也有点困了,于是我决定今晚就玩到这,反正我已经

    完全催眠了妈妈,以后有的是时间玩,时候做些收尾工作了。

    这样想着,我开始给妈妈下指令:「妈妈,听着,一会你会继续洗澡,把自

    己身上洗干净哦,然后等你洗完的时候,你才可以取出你阴道里塞的内裤,还有

    要清理一下浴室,以及自己的衣物和我的衣物,等一切做完后,确保自己身上没

    有异味了,你就直接回到房间睡觉,你会永远记住高潮的感觉,并且非常喜欢高

    潮的感觉,你想要天天能有这种感觉,即使在睡觉的时候也会一直梦到自己被男

    人操,但是你绝对不能高潮,而且以后无论什么时候,在得不到我允许的情况下,

    你都不可能高潮,明白吗?」

    「是……洗干净……梦到被男人操……得不到你允许……永远不能高潮。」

    妈妈喃喃的重复道。

    「一会在我拍三下掌后,你就会恢复清醒,你会忘记我来过浴室,而且也不

    会在意为什么我在浴室里,你会当做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浴室,对于自己身体的异

    常和周围的变化你都不会在意,以及,你会忘记自己被催眠时候发生的任何事,

    但是你会忠实的执行我在催眠时给你下的所有命令,当然,全身都会变得很敏感

    那个命令你可以忘记,你的身体变回跟原来一样就好了。你只记得自己一直在洗

    澡,其他的事情你不会去细想,只要你想要回忆起来,你就会感觉很痛苦,直到

    你不想再去想。」

    「忘记……不在意……不去想……」妈妈重复道。

    看着妈妈这个模样,我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拍了三下掌,在三下清脆的响声

    过后,妈妈呆滞的眼眸渐渐变得有神,她疑惑的看了看四周,然后站了起来,绕

    开我,走到花洒下面开始清洗自己曼妙的酮体,妈妈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仿佛我

    根本不存在。

    一切都在我预料之中,我微笑的看了看很自然的在我面前清洗身子的妈妈,

    然后才转身推门出去。

    妈妈疑惑的看了看自己开了又关的厕所门,但是转而一种莫名的痛苦就侵蚀

    了她的脑袋,直到她没觉得厕所门有什么不对后,那种痛苦才消失。

    我要快点洗了呢。

    妈妈心里想着。

    洗完了要把小穴里的内裤取出来。

    妈妈自然而然的想着,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有些红肿的小穴里塞了一个内裤有

    什么不对。

    当然,等妈妈洗完将内裤取出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完了,相信那时候妈妈

    装满了我的精液的子宫早已将我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包裹了起来。

    想想妈妈肚子里装着我的精液的睡在爸爸旁边,我就感觉心里激动不已。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催眠物语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