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驯夫:萌后难宠 14

2018-07-09 14:12:38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驯夫:萌后难宠第14部分阅读


    子的暗处走出来一个人,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十分年轻,而且看样子似乎是早就在这里等着的了。

    “我来找黑哥。”那人开口道。

    “就是你要找黑哥”青年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听信了对方的话,上下的打量着对方,那目光赤果果得让人有些反感。

    只是那人却像是没有看到似的,依旧是一副很冷静的模样,冷冷的扫了一眼青年:“看够了”

    青年嬉笑了一声,语调里有些轻浮,道:“咱们黑哥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见到的,你想要见黑哥,怎么也得要”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是从青年的神情和摊出的手却足以说明想要见到黑哥需要给他一些好处了。

    那人似乎有些生气,但是却很快的压制下来,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丢到青年的怀里,不耐烦道:“现在可以了吧”

    要不是不方便出面的话,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人又怎么会被青年这样的赖皮人物给威胁到了

    青年也不在乎那人是否生气,接过银子之后便放在嘴里用牙齿咬了咬,确定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一举动更加让那人反感,这样的举动在普通老百姓的身上很经常发生,但是那人却是第一次被人怀疑给出的银子有可能是假的

    确定是真的之后青年将银子放进自己的怀里,对那人说道:“既然你那么识趣,那么我就带你去见见黑哥吧。”

    说罢,那青年便走在前头带路,那人跟了上去,屋顶上的苏清扬和白梓画两人蹑手蹑脚的追了上去。

    青年将那人带至一间很普通的民宅,进去之后苏白两人跃上屋顶,进趴着在那儿。

    “很有胆子。”屋内忽然响起一个男声,“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写信约我的呢。”

    苏清扬轻轻的掀起一块瓦片,因为这边是背对着太阳且有什么挡着,所以他们不怕阳光照射进去泄露了他们的身份。

    从缺口往里面看去,只见两人各坐一边,除了那人外,还有一个男人,就是刚刚说话的男人。

    是那日那个叫黑哥的衙役。

    看到男人的模样苏清扬和白梓画两人便能够将他认出来,毕竟言昭华对黑哥动手的那天他们也是见过他的。

    “是,你就是黑哥吧”那人稳稳地坐在黑哥的对面,轻笑一声,继续道,“我想托黑哥你办件事儿,不知道黑哥意下如何”

    “托我办事儿”黑哥看了一眼眼前的人,眼里掠过一丝异色,并没有着急答应,“你先说说看。”

    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会托他办事啊。

    那人压低了嗓音对黑哥说道,嘀嘀咕咕的声音小得让偷听的苏清扬和白梓画两人听不清楚,只是似乎听到了那人似乎提起了那天在客栈里面发生的事情。

    黑哥的神色越来越玩味儿,最后他的眼里更是掠过一丝惊喜的神色,但是却没有被心里的喜悦压垮了自己的理智,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黑哥出来闯荡江湖那么久了,是真是假难道还分辨不出来”那人似乎不在意黑哥的犹豫,因为那人很清楚自己所说的十分合黑哥的心意,而且也很肯定黑哥一定会答应。

    毕竟那人所说的事情和条件都非常的诱人,黑哥不可能不会心动的。

    “事成之后,我的报酬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黑哥犹豫了一下,胸口的伤还在隐隐作痛,但是这并不能够让他却步,反倒是激起了他的不甘心和愤怒,在情感和利益的催使下,黑哥终于点头答应了,只是却还是有些谨慎:“事成之后你若是不承认怎么办”

    那人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交给黑哥,道:“这下你总放心了吧”

    黑哥接过玉佩,触手便知道这不是什么普通的玉佩,重点还雕刻着一个细小的字,点了点头,道:“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那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和黑哥商量了一些细节之后便由门口守着的青年带着原路离开了。

    那人离开之后,屋内的黑哥冷笑一声,语气里透着几分狠辣和得意:“敢让老子吃那么大的亏,不好好的收拾你们还真以为老子好欺负哼”

    苏清扬将瓦片盖回去之后便带着白梓画一跃而走了,回到铜雀大街之后,白梓画的神情有些愤怒:“阿宁姐姐说的没错,我还真的是是非不分,识人不清。”

    苏清扬轻吁了一口气,拍拍白梓画的脑袋,他是见惯大家族里面的腌臜事儿的,所以并没有白梓画那么愤怒,只是心底里仍然有些郁结难消。

    “算了,我们先回客栈吧。”

    “恩。”

    ------题外话------

    摸摸,因为是提前预发的,所以还不知道首订的情况肿么样

    另外,话说没有一个妹子会封面啥的吗哭瞎。

    不管怎样,五一还是祝妹子们放假快乐,还有,终于可以求月票了,虽然是第一天

    对手指,我可以预定吗

    v003 兄台,你长得好眼熟啊

    v003兄台,你长得好眼熟啊

    官邸。

    兰怀信端坐在书案前,一边立着一只飞羽锃亮的苍鹰,原本凶猛的猛禽如今却温顺的停落在一边,乖巧的让人险些忘记它原本凶残的本性。

    兰怀信将手中的纸条看完之后稍稍恍然,收起纸条之后埋首伏笔,修长的手指握着毛笔在薄薄的白纸上游走,所谓长得好看的人做什么都赏心悦目,笔走龙蛇间一封信便写好了。

    兰怀瑾将其折好,然后交予一边的苍鹰,伸手摸了摸它,笑道:“阿大,辛苦你了。”

    阿大蹭了蹭兰怀信的手心,然后抓紧爪中之物,飞快的飞离了官邸,而不久后,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兰大人,钦差大人来了。”

    兰怀信的眸光微闪,起身走出了书房,由护卫带领着前往大厅。

    “兰大人,大事不好了啊。”还未走进大厅,远远的钦差大人便迎了上来,脸上写满了焦虑。

    “魏大人。”兰怀信朝着他拱了拱手,然后才问道,“不知发生何事”

    “你看看这信上说的。”钦差大人将手中的信交到兰怀信的手中,待他看完之后开口道,“这下可如何是好皇太后在兖州遇袭,兰大人您去救驾本无可厚非,只是这滨城堤坝之事还未解决,又发生了灭门惨案事件,真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不知魏大人意下如何”兰怀信收起手中的信,看向钦差大人,后者皱了皱眉头,然后道,“皇上既然派得了兰大人来滨城暗访,自然是看重兰大人的了,可是皇太后那里也不能耽搁,下官有一个想法,既然滨城这边离不开兰大人您,那不如由下官带领兰大人的护卫去兖州为皇太后救驾,不知兰大人意下如何”

    钦差大人自然是有自己的考量的,留在这里,先不说滨城堤坝的事情还没有办好,现在又整出一个灭门惨案来,办得一个不好那就是他的错了。

    可是如果去兖州护驾的话,即便是他没能把皇太后保护得十分稳妥,但是不还有兰怀信的护卫当替罪羔羊嘛,到时候皇太后如果真的出事儿了的话,那么他就说是因为兰怀信的护卫保护不当,到了那时即便是皇上要怪罪,也不会全部都由他承担。

    钦差大人的想法很不错,但是却忘了他有脑子不代表兰怀信没有的,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他的意思兰怀信又怎么会不知道

    若是换做以前的话,不管知不知道钦差大人的想法,他都会答应,因为正如钦差大人所说的,他确实是离不开滨城,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魏大人有所不知,我身边的护卫虽然在我身边保护我,却只听从家父的命令,临行前家父曾对他们下了死命令,绝不能够离开我身边半步,否则提头来见,所以让你带着他们去兖州的办法可能行不通了。”

    即便是拒绝人,兰怀信的语气也是温和的。

    钦差大人的脸色骤然一变,显然是没有想到兰怀信竟然会拒绝他的提议:“这事儿事关重大,下官相信丞相大人会理解的,待回到西夏下官亲自向丞相大人说明,如何”

    兰怀信苦笑着摇了摇头,道:“魏大人你知道舍弟当初离家出走,家父便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

    话还没有说完,却也不用再说了,兰怀信的意思很明确,兰丞相现在身边只有他一个儿子了,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西夏皇那边饶了你一命,你确定你能够在兰丞相的手下活过去

    “下官听说兰二公子如今也在滨城”钦差大人看似询问,但是看他的样子就像是早就知道了似的。

    “确实。”兰怀信也没有否认,点了点头道,“不过我劝解多时,二弟还是不愿意回西夏,唉”

    摇了摇头,兰怀信的神色颇为无奈,完全断了钦差大人想要利用兰怀瑾让他答应允许护卫跟随他去兖州为皇太后护驾的念头。

    钦差大人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若是平日里圆滑的兰怀信是不可能这样做的,但是他既然已经选择了做出这样的决定,那么自然不可能让一个钦差大人就妨碍到他的了,开口道:“既然信上说让我前去兖州护驾,那么我便马上启程,否则耽误了时间你我都成了罪人了。”

    钦差大人完全没想到事情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见兰怀信真的要走,连忙伸手拦着,道:“等等,兰大人,这滨城也离不开您啊。”

    先不说滨城的堤坝,单单是灭门惨案的事情就足以让他心里不安稳了,谁知道那灭门惨案的凶手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他接下来会怎么做。

    这几日因为有兰怀信的护卫在守着所以他的心才定了一些,可是现在兰怀信一走,他的护卫自然也是离开的,那么只剩下官邸的一些衙役和家丁,要是那凶手来了怎么办

    “魏大人,原先皇上就是看重你才会让你来滨城的,派我过来不过是从旁协助你,少了我,相信你也一定能够把事情办好的。”兰怀信拍了拍钦差大人的肩膀,一副我很看好你的样子,让钦差大人绕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然后默默地看着兰怀信在自己的面前就这样走了。

    在得知兰怀信出乎众人的意料答应前往兖州保护皇太后的时候,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不会吧大哥是脑子抽了吗”虽然兰怀瑾是最希望兰怀信答应的人,但是真的等到兰怀信同意的时候,他又觉得这世界有些玄幻了。

    怎么就会答应了呢大哥一直都不是这样的人啊,孰轻孰重分得很清楚的,可是如今他却选择了前往兖州去保护皇太后

    这根本不科学啊

    “傻了吧唧,你脑子才抽了吧”曲姑娘一巴掌呼到兰怀瑾的后脑勺上,道,“兰大哥答应了你还一副不满意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儿找事儿吧你”

    “老子就是表达一下内心的惊讶而已。”兰怀瑾摸摸被曲姑娘呼了一巴掌的后脑勺,皱起的眉头却很快的舒展开来,笑得很猥琐,“大哥一走,咱们就可以嘿嘿嘿嘿”

    “滚粗”曲姑娘一个眼刀子飞了过去,道,“好好的一件正经事儿为什么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就特别的猥琐”

    兰怀瑾:“”

    老子知道如果我说本性猥琐小妞你肯定会点个赞的,所以老子才不会这么回答

    关于兰怀信愿意去兖州保护皇太后的事情,有高兴的人自然也有不高兴的,而不高兴的自然就是林嫣儿了。

    自从那天被言昭华打了一掌之后害得她现在一看到言昭华就觉得浑身都疼,可是即便如此,她也不能够整天都呆在厢房里不出来,于是只好一边顶着对言昭华的惧怕,一边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了。

    兰怀信临去兖州之前来了客栈一次和兰怀瑾他们道别:“以后有空的话记得回家看看,出门在外不比在家里,凡事三思而后行,别整天横得跟什么似的”

    兰怀信一边在说着,兰怀瑾在一边狂点头,这些话他已经听了不下百遍了,听得耳朵都快要长茧了,其实他很想问问兄长,既然如此博学多才,才高八斗的,怎么就不会把这些话换一些新的老是重复重复,到现在兰怀瑾自己都会背了。

    只是心里面是这么想的,兰怀瑾却没有说出口,因为他很清楚这些叮嘱都是兄长对他的关心,他不会不知所谓到去伤兄长的心。

    “还有你,阿宁”兰怀信叮嘱好兰怀瑾之后便转头看向一边明显在看热闹的曲姑娘,“虽然我不是你的兄长,但是也厚着脸皮叮嘱你一番,女孩子家家的,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懂得保护自己,要是受了什么委屈的话就找二弟帮你”

    这是曲姑娘第一次被人这么叮嘱,心情有些微妙,但是却还是一副很温顺乖巧的样子站在兰怀信的面前,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盯着兰怀信,给人一种她很认真的听教的感觉,害得兰怀信忍不住又手痒了,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脸上的表情温和了下来,笑意也加深了。

    言昭华的眼神顿时间冷了,对于兰怀信这三番四次的动手动脚似乎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了,虽然很想直接一掌把他打飞,但是看到阿宁分明一副很乐意的样子他只好硬生生的忍住了这种爆发。

    兰怀信叮嘱完了之后,林嫣儿走了上前来,柔声喊道:“大表哥。”

    那副柔柔弱弱的模样真真是让人我见犹怜,林嫣儿咬唇,看向兰怀信的水眸中掠过一丝水色道:“大表哥一定要亲自兖州去吗”

    林嫣儿并不希望兰怀信现在就离开,毕竟有兰怀信在这里,兰怀瑾他们才不敢对她做多过分的事情,可是如果兰怀信离开的话,难保兰怀瑾他们不会第一时间就丢下她不管。

    她已经从西夏追到滨城这里来了,要是不拿下兰怀瑾的话,让她怎么好意思灰头土脸的溜回西夏

    从她离开西夏的那天起,已经不仅仅只是关于她是否放不放得下的问题,而是上升到面子问题了。

    “恩。”兰怀信点了点头,道,“嫣儿,你身子骨弱,若是没事的话还是回去吧,省得让你娘亲他们担心。”

    林嫣儿来这里的目的兰怀信很清楚,但是自己弟弟的心思他也很清楚,虽然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弟弟一个是他的表妹,但是按照亲疏来看,怎么也是站在兰怀瑾那边的,更何况现在父亲已经决定不再逼迫二弟了,那么兰怀信又有什么可能会帮着林嫣儿

    “秦公子。”兰怀信看向林嫣儿身后跟护花使者似的秦启,“这一路上嫣儿就托你照顾了。”

    这样说其实很可笑,因为不管是按照身份还是亲近关系,兰怀信都已经将林嫣儿托付给兰怀瑾才对,可是念及他们二人的关系

    兰怀信还是觉得托付给秦启比较稳妥。

    “兰大少请放心,秦某一定会好好照顾嫣儿的。”秦启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温柔的看向眼前的林嫣儿,眼神里透着无限的深情和缱绻。

    一边站着的白梓画撇撇嘴,一副不屑的样子,要不是有巷子里的那件事情,他到现在还不能够相信对方竟然是那么表里不一的人。

    果然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苏清扬拍拍白梓画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太冲动,否则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可是可是”三句话还没有说到,林嫣儿就已经默默地梨花带泪了,根本没有理会身后那道深情的目光,而是直直的看向兰怀瑾,那副泫然欲泣的样子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嫣儿还没有等到二表哥他回心转意。”

    兰怀信的一边微微的叹了口气,而另一边的兰怀瑾则厌恶的翻了一个白眼,对林嫣儿威胁道:“你再装出这副倒尽胃口的样子的话,小心老子让小虎崽再让你原形毕露一次。”

    林嫣儿那要哭不哭的眼泪瞬间倒流了回去,那速度快得惊人,由此可见当初小虎崽带着林嫣儿的震慑是有多么的深刻。

    “嗷嗷唔”曲姑娘脚边的小虎崽不屑的哼哼两声,什么玩意儿虎爷我才不屑要她的肉呢,臭臭酸酸的,难吃到要死。

    “切。”兰怀瑾撇了撇嘴,“说你装还不承认,事实就摆在眼前。”

    “二弟。”兰怀信头疼的看着两个一见面就从来没有好好说话的两人,在兰怀信的心里,哪怕林嫣儿再怎么样她也是自家的表妹,即便是再怎么不待见也不能在这样公共的场合下给对方难堪,可是显然自家亲弟弟没有这个想法,他的做法就是看你不爽就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地方逮着机会就挤兑你就是了。

    “好了,我要走了。”兰怀信拍拍兰怀瑾的肩膀,以一个兄长的身份对他叮嘱道,“好好照顾自己和阿宁。”

    兰怀瑾撇嘴,心里想着最后三个字可以去掉的,因为他如果真的“好好照顾”了小妞的话,大变态肯定会迁怒他的。

    老子又不傻,怎么可能做那么蠢的事情

    “阿宁,万事小心。”兰怀信深深的看了一眼曲姑娘,然后翻身上马,众人很快就再也看不到他的背影了。

    兰怀信离开了之后,林嫣儿和秦启也离开了,他们一个是畏惧于言昭华,一个是还要继续当护花使者。

    曲姑娘拧眉的看向兰怀瑾,问道:“刚刚兰大哥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什么”

    “万事小心,干嘛”兰怀瑾看了一眼曲姑娘,“有什么问题吗”

    万事小心

    是她想太多了吗

    为什么她觉得一般人不是应该说一路小心一路平安什么的才对的吗他说万事小心万事小心

    曲姑娘抿唇,眉头微蹙,难道是兰大哥知道了些什么

    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近日里发生的事情,电光火石之间,曲姑娘似乎想起了发生灭门惨案的那日,他们从铜雀大街回来,教训完黑哥之后她似乎劝了一下兰大哥不要那么操心灭门惨案的事情而是让他将注意力放在西夏的堤坝上

    曲姑娘满头黑线,哦草她这样子是叫做不打自招吗

    兰怀信根本没有和她说过任何有关西夏堤坝的事情,更没有说什么西夏皇派他来滨城暗访

    “你干嘛”兰怀瑾狐疑的看了一眼曲姑娘,后者开口,道,“兰大哥好像知道了我们要做什么。”

    言昭华神色一怔,转头看向曲姑娘。

    “什么”兰怀瑾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曲姑娘抓了抓脖子,把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最后道:“所以很大的可能就是兰大哥知道了我们要做什么,所以才会自愿去兖州的。”

    兰怀瑾抿了抿唇,许久之后道:“难怪了。”

    否则他怎么会做出这么违背他平日里处事原则的事情

    知道真相的曲姑娘对兰怀信的好感是越来越多了,无疑兰怀信这样的做法是最为贴心的,他通透的看清这一切真相,但是却选择了继续稀里糊涂下去,甚至在最重要的关头,他做出了完全违背自己处事原则的事情,为的只是让他们继续行动下去。

    言昭华拧眉,看着默默地对兰怀信增加好感的曲姑娘,很严肃的思考着,他需不需要做一些事情让阿宁也好好地感动一番

    在这么下去,他突然有些危机感了。

    “真可惜。”曲姑娘低低的叹了口气,看向兰怀瑾的眼神透着几分羡慕嫉妒恨,“这么好的兄长竟然是你的大哥。”

    兰怀瑾:“”

    老子可以认为你是在嫉妒吗还是其实你是想表达有大哥有老子这个弟弟是他人生的一个污点

    因为兰怀信已经出发去兖州了,所以现在曲姑娘他们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好吧,形容得有些奇怪,但是意思差不多,没有了兰怀信在这里,他们就可以放开手脚来干大事儿了

    “因为灭门惨案的事情,所以现在滨城到处都有官差在巡逻,而且官府的人似乎也认为灭门惨案和滨城堤坝有些关系,所以已经加派人手去堤坝那边,我看我们还是再去踩踩点。”曲姑娘在一边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言昭华点了点头,道:“没问题。”

    兰怀瑾摊了摊手,也同意了曲姑娘的意见,地上趴着的小虎崽一拍爪子,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虎爷也爽快的同意了,不过曲姑娘却又开口道:“这次只要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不行。”

    “怎么可以”

    言昭华和兰怀瑾两人同时拒绝,一个是担心曲姑娘的安危,一个也是担心好吧,兰怀瑾是想去凑热闹而已。

    “嗷嗷”小虎崽也不甘落后,利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身手矫健的跃上长榻,歪着脑袋看向曲姑娘,这么好玩的事情,虎爷怎么可以错过

    “现在到处都是官差,你们两个又是陌生面孔,这么大喇喇的出门不是直接送上门让人怀疑你们吗”曲姑娘摊了摊手,认真道,“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虽然是生面孔,但是好歹是姑娘家,再怎么样他们也不会把我和那个灭门惨案的凶手联系在一起吧”

    至于小虎崽的意见,完全被曲姑娘给忽视了。

    见言昭华还有不认同的神色,曲姑娘摆了摆手,道:“我又不是手无寸铁的弱女子,而且光天化日的,难不成还会出事不成”

    已经完全不相信曲姑娘还有好运气的两人:“”

    “嗷嗷唔”小虎崽见曲姑娘不搭理自己,于是拍着爪子嚎叫道,虎爷我相信的,小美人儿要是没有好运气的话当初怎么会那么荣幸的遇到虎爷我从此过上了星湖的生活

    虽然小虎崽的话让曲姑娘心里面有些安慰,但是言昭华和兰怀瑾两个人的沉默也对曲姑娘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擦老子就是倒霉了一点你们至于吗”

    “有危险。”言昭华板着一张脸儿,说的极其认真,一副如果曲姑娘不相信他的话绝对会倒大霉的样子。

    “就是啊,小妞,你就听话一点呗。”兰怀瑾在一边扇阴风,点鬼火的,“难不成我们还会害你不成。”

    曲姑娘磨牙,道:“我带上小虎崽总可以了吧那货一出场,一个就顶两。”

    这话虎爷爱听

    小虎崽咧着嘴对曲姑娘傻笑着,没想到虎爷在小美人儿的心目中是那么厉害的,别人都说最真心的表白往往在最激动的事情最容易说出口,看来是真的,小美人儿,不枉虎爷平日里那么疼你。

    言昭华看了一眼曲姑娘,考虑了一下小虎崽的武力值,然后点了点头,道:“可以,不过一个时辰之内就要回来。”

    否则的话我就亲自去逮人。

    最后一句话言昭华没有说出来,但是眼神里面已经表达了自己最直接的想法了。

    被答应了,曲姑娘还是不高兴,凭什么那只就会吃的小虎崽比她还值得让大变态信任啊

    小虎崽虎着脸看着曲姑娘,别以为虎爷没看到你刚刚那的鄙视小眼神儿了。

    “老子觉得还是不太安全。”兰怀瑾皱着眉头,一副严肃的样子,道,“大哥临走前让老子好好照顾小妞,老子觉得作为一个有担待的男人,老子应该义无反顾的陪小妞去踩点才对的。”

    “滚粗”

    “嗷嗷”

    曲姑娘和小虎崽直接给兰怀瑾点了一个中指,前者严重的鄙视他的不要脸,后者严重的鄙视他破坏虎爷和小美人儿的二人世界

    再次出现在铜雀大街,这里似乎没有了那日的热闹和嘈杂,就连沿街叫喊的小贩也失去了激情一般,此起彼伏,一声比一声高的吆喝声已经没有了。

    曲姑娘路过那个巷子的时候扫了一眼里屋那儿,寂静萧条,地上的斑斑血迹已经被洗掉了,但是洗不掉的是那浓郁的沉闷气息。

    收回视线,曲姑娘继续往滨城的堤坝走去,小虎崽的个头不大,所以曲姑娘把它抱在怀里,只要不仔细看的话,看不出是一只小虎崽的。

    曲姑娘拍了一下在东张西望的小虎崽:“看毛线啊唯恐别人认不出你是老虎是吧”

    没办法,虽然小虎崽太有吸引力了,要是真让它耀武扬威的走在大街上的话,恐怕会招来无数人围观,那日在客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要不是他们再三保证小虎崽被驯化的话,恐怕早就被怕死的掌柜赶出客栈了。

    寻常人家拥有一只小虎崽或许会遭人怀疑,但是如果拥有小虎崽的是一支四处游历的商队,那么就不怎么惹眼了。

    “嗷唔。”小虎崽不满的瞪大了虎眸,堂堂虎爷竟然这么窝囊的窝在一个女人的怀里,传出去虎爷还用混的吗

    曲姑娘冷冷的扫了它一眼,笑道:“有本事你就自己去混。”

    哼

    小虎崽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欺负虎爷长得帅,虎爷不和你玩了。

    曲姑娘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真不知道这货是怎么对得起百兽之王这个称号的。

    “嗷唔嗷唔”

    鱼唇的人类,你给虎爷说清楚,你刚刚那一个赤果果的鄙视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不说清楚虎爷就真的不和你玩了

    堂堂虎爷竟然让一个鱼唇的人类一而再再而三的鄙视了,这简直就是太灭虎爷的虎威了。

    曲姑娘满头黑线,毫不留情的直接把手里的小虎崽往后一抛,不和她玩就不玩,她还稀罕不成

    “嗷嗷唔”

    小虎崽震惊的看着将它抛弃了的曲姑娘的背影,简直不敢相信曲姑娘竟然真的会抛弃它,小虎崽在空中翻了一个跟斗,安全着陆,然后

    铜雀大街忽然响起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嗷嗷嗷哦哦哦嗷嗷嗷哦哦哦”

    可怜的虎爷啊,竟然被人那么残忍那么无情那么无理取闹的抛弃了啊,这简直就是灭绝人性丧尽天良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无天日惨到闻着伤心听者流泪,怎一个惨字了的啊啊啊

    眼见着这小虎崽都要将整条街的人都吸引过来了,曲姑娘二话不说直接捞起它就走,原本还凄凄惨惨戚戚的小虎崽顿时间雄起了:“嗷嗷唔”

    虎爷就知道你不会那么狠心丢掉虎爷的,你还是爱虎爷的,不要解释,虎爷一直都知道的。

    曲姑娘满头黑线,怀里的小虎崽跟抽了风似的咋咋忽忽的,要不是真怕吸引到其他人的主意,她真心想把这二货给丢掉。

    有时候曲姑娘在想,她的人生未免太悲惨了一点,除了兰怀信之外,遇到的人不是傲娇货就是蠢二货,呆萌货,八卦货,反正该正常的都不正常,在这么一群人里面她能够忍辱负重苟且偷生到这个地步连她都忍不住给自己默默地点了一个赞啊

    滨城的堤坝果然不出所料的派多了不少衙役在附近巡查,曲姑娘并没有靠得太近,而是抱着小虎崽就走进了临近堤坝的一家酒楼。

    小二看到曲姑娘的时候眼里有些惊艳,这姑娘长得可真真好看呐,跟天仙儿似的,心里面这么想着,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灿烂了,快速的迎了上来,笑道:“姑娘,您可来了,那位公子等您可久了。”

    曲姑娘:“”

    这是什么意思

    曲姑娘微微挑眉,见小二的神色不像是在撒谎,只是在这滨城的,还会有谁认识她总不可能是言昭华他们几个吧

    曲姑娘没有说什么,跟上了小二的脚步上了二楼,小二边领路边道:“难怪那位公子说瞧见您就知道是他要等的人,果真是没错。”

    这下曲姑娘心里愈发的惊讶了,先不说对方到底是谁,这小二的话就让曲姑娘百思不得其解,从他的话里听出对方似乎没有形容他要等的人是谁,可是这小二第一眼看到她就说她是对方要等的人

    “姑娘,到了。”小二对着曲姑娘道,然后敲响了雅间的门,“公子,您等的人小的已经带到了。”

    “进来吧。”

    小二替曲姑娘推门,当看到里面的人时,曲姑娘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对方即便是没有形容他要等的人是谁,但是小二还是一眼就认定是她,因为

    “兄台,你长得好眼熟啊”

    曲姑娘看着雅间里面坐着的看起来和她有几分相似的青年,正是那个和她在铜雀大街擦肩而过的人。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青年也倏地一声站了起来,目光震惊的看着曲姑娘,那样子活像是见鬼了似的。

    可不是见鬼了吗明明已经死了的人竟然还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

    “你是人还是鬼”

    “”

    站在一边的小二愣愣的看着曲姑娘和青年,不明所以,这位公子不是在等这个姑娘吗哪有人打招呼的方式这么特别的啊

    看着两人惊讶震惊的脸,小二似乎觉得自己貌似带错人过来了

    “那个”小二呐呐的开口,“真对不起,是小的弄错了。”

    不能啊,这两人虽然不能说长得一模一样,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两人肯定是有关系的啊。

    只是心里面是这么想的,嘴上可不敢说出来,小二也连连对曲姑娘道歉:“姑娘,真对不起,是小的弄错了。”

    说罢,就想领着曲姑娘离开,青年却开口道:“等一下,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

    小二看了一眼青年,再看了一眼曲姑娘,问道:“姑娘您看”

    “没事,你先下去吧。”曲姑娘对着小二笑了笑,后者点了点头之后仍然有些不放心,把这么好看的姑娘留在这里不会出事吧虽然那位公子长得不像坏人,但是

    想了一下,小二还是道:“小的就在门口候着,要是有什么事的话您大声喊小的就可以了。”

    青年的脸色一黑,别以为他听不出他话里面的意思,难不成他长了一副坏人的模样吗

    对着小二瞪了一眼,却不料让对方更加坚定了自己心里面的想法,这公子果然不是好惹的。

    待小二离开之后,雅间里面只剩下曲姑娘和青年两人了,青年上前两步摁住曲姑娘的肩膀,语气激动的问道:“你是无忧对不对”

    曲姑娘娇躯一震开玩笑,又不是男女主角失忆后感人至深的重逢震毛线啊抬眸看向眼前的青年,道:“不是,我是曲靖宁。”

    青年一愣,似是从未想过曲姑娘会否认,但是听到曲姑娘的名字时眼里闪过一丝愕然和愤怒:“曲我就知道,当初你肯定是被曲家的人带走了,说什么意外身亡根本就是屁话。”

    青年一阵咒骂之后紧张的看着曲姑娘:“你不记得我是谁了吗我啊大熊哥哥啊,你看”

    青年松开摁住曲姑娘肩膀的手,拉开自己的衣服露出健硕的胸口,青年似乎没有半点在女子面前因露出肌肤而羞涩尴尬的样子,指着自己心口前的一处伤疤道,“你记得这个吗当初在狩猎的时候我们两个贪玩偷偷跑开,结果遇到了一只大熊,这伤就是那时候留下的,还有你的左手手臂内侧也留下了一条疤痕”

    “等等”曲姑娘抬手制止了青年继续说下去,“你说的我都不记得,但是”

    曲姑娘的前一句话让青年脸上顿时间露出失望悲痛的神色,但是曲姑娘的一句但是却让他重燃希望。

    “我的左手手臂内侧确实有一条疤痕。”

    这具身子不是她的,所以左手手臂上的疤痕也是她在洗澡的时候才发现的,这么隐秘的地方,曲姑娘有理由相信除非是很亲近的人,否则是不可能知道的。

    当然,曲姑娘对于之前的事情完全是一无所知,所以青年即便是说出了这个疤痕,她也不可能完全相信了他。

    “真的”青年的眼睛噌的一声就亮了,“我就知道你就是无忧,你真的没有死。”

    “再等等”曲姑娘很没良心的直接泼了他冷水,“就算证明我左手手臂上有疤痕,但是并不代表我就是无忧或者我认识你,所以”

    “你高兴个毛线啊”

    最后一句话吼出口之后怀里的小虎崽也一跃,直接朝着青年扑去,嗷嗷直叫咬死你个不要脸随便找女人搭讪的臭流氓

    青年神色一变,下意识的抬手想要将小虎崽给打开,但是念及是曲姑娘的萌宠,便在半路收回了运在掌心处的内力,急急往后倒退了一大步,避开了小虎崽。

    小虎崽见一口咬不到,奋力的一跳,欲要进行第二次开咬,曲姑娘开口道:“帅哥”

    “嗷唔”小虎崽瞬间闭嘴,猛地回头深情的看向曲姑娘,虎爷就知道,在你的心目中虎爷一直都是最帅的,但是这些话不要在外人面前说嘛,这让虎爷多害羞啊。

    青年嘴角抽搐了看了一眼在一边形象瞬间从威猛变成羞涩的小虎崽,话说无忧的萌宠怎么会这么蠢的

    “无忧。”将注意力从小虎崽的身上挪开

 

下一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