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棒槌西施41

2018-07-09 14:02:40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真是一个精!”裘风偃看着青儿像小鸟一样出了门,张嘴想要骂人,可又碍于斯文。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了吧,青儿再温柔也有发飓的时候!!

    祸事上门,狄青儿遭欺

    作者有话要说:我知道,亲们看了这一章肯定会骂我,骂吧,我接收。

    青儿出了门刚转角墙角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心头闷闷地朝罗哥停靠马车的地方走去。

    “小姐。”罗哥见青儿闷闷地过来,走到跟前伸出手,轻轻地叫了一声。青儿抬头正对上他淡淡的笑脸,罗哥将笑容扩大:“小姐,咱们去陆家吗?”

    青儿钻进车里,用手托起狄卫抱进怀里,闷闷地回答:“还是不去了,三弟是个病人,去了还不是给别人添麻烦。”

    罗哥唉了一声,一边驾车一边问:“那咱们去哪里?”

    “城西头的那个小院吧。”青儿带着弟弟们回到汾阳的没几天就差罗哥将县城西的那个小院又买了下来,平日里也就陆家使唤的一个婆子抽空去打扫打扫,平日青儿进城也常常到这里来怀念潘婆子与狄忠。

    推开小院的门,迎过来的是陆家的使唤婆子,常婆子:“小姐来了?真是巧了,我刚将东屋收拾了一下。”

    “婆婆辛苦了。”青儿打量一下院子,冲着常婆子笑。

    “小姐说的哪里笑,这不是我常婆子应该做的吗?小姐快请进,我去给你弄点热水洗漱一下。”常婆子一边招呼青儿进来,一边将门帘子掠起,看见被罗哥抱着进来的狄卫呀地惊叫一声:“这,这是怎么了?”手忙脚乱地将堂屋中的长椅铺上厚垫子,轻轻地帮着罗哥将狄卫放到长椅上,然后又急急地转进屋去拿了一个枕头。

    青儿瞧了一眼她拿的枕头说:“换一个软一些的。”见常婆子不明白,青儿又补充道:“三弟伤着了后脑,得软点的枕头才行。”

    常婆子哦哦地连连答应,急忙转身进去找软些的枕头。看着常婆子忙得跟外陀螺似的身子,青儿打心里地对她感谢着:“真的是麻烦婆婆了。”

    青儿素来对下来礼遇,常婆子虽然已经不是第一天为青儿做事,可仍旧有些不习惯。拿了一条薄被子过来给狄卫盖上,搓了搓手对青儿说:“小姐还是去洗洗吧,洗洗也就舒服些。”

    青儿点点头叹了口随常婆子站起来,习惯性地往四处看看她这才发现家里少了一个人,连忙奔到屋外在院子里四处找了找,还是没有找着。急忙拉开大门,奔出大门去四处张望着,看着门里门外仍旧没有,青儿急得哎呀一声。

    听到了青儿的叫声,常婆子过来急着问:“怎么了小姐?”

    青儿也不理她,只冲院里喊:“罗哥!罗哥!”见罗哥慌慌张张地出来,上前两步就问:“戌弟呢?戌弟怎么不见了?”

    罗哥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听见青儿问狄戌立马松了口气,慢悠悠地走到青儿跟前笑着回答:“二公子说先去学堂了。”

    青儿皱皱眉道:“先去学堂了?我看他是怕我打他,自个找个地方躲躲吧?”说着嘣地一声甩上门,愤愤地回了屋里。见青儿气呼呼的样子,罗哥无奈地笑笑。常婆子也习惯了青儿对弟弟们的严厉,她也只是习惯性地笑笑,一边扶起墙跟的扫帚一边问罗哥:“这三公子怎么伤成那样?”

    “哦,来的路上与二公子调皮,从马车上摔下来了。”罗哥打了个哈哈,朝常婆子笑笑就往里走。

    常婆子也不深究笑笑点头,告诉罗哥自己去街上买菜,然后就出了门。

    青儿回到屋里坐在昏睡的狄卫跟前,紧张地握着狄卫的手,看着狄卫苍白的小脸心里焦急一片。不时地朝外张望着,见日头渐近正午青儿终是等不下去,站到门口对正在喂马的罗哥说:“罗哥,你去学堂看看,那小子是跑出去玩了,还是真在学堂。”

    罗哥笑着点头,心里却知道青儿一定是心疼狄戌,怕这大半天给饿坏了。应了两声就出了门,这时常婆子也买菜回来了,青儿挽起袖子进了厨房。常婆子也系着围裙给青儿打着下手,两个人一阵忙碌,饭菜终于好了。青儿正在盛那青菜豆腐汤就听见外头嘣嘣地敲门声,那声音震天地响,青儿感觉不对劲,扔下手中的勺子就冲出了厨房。

    “你就是狄青儿?”青儿刚拔掉了门栓门就被撞开,一个满脸灰尘的中年男子指着青儿的鼻子吼着问。不等青儿点头,一个哭得稀哩哗啦地女人就扑了过来,扯着青儿的衣裳就嚎:“你这个姐姐是怎么当的?是怎么当的啊?怎么不把你那个天杀的弟弟管好!”说着又转过身去,一下子朝后扑去。

    指着青儿鼻子的那个男人侧过身子,将青儿的衣服扯了一把,然后将青儿使劲一推,指着门外一处朝青儿吼:“你看看你教的那个好弟弟干了什么好事!”

    常婆子见那个人向青儿动手,蹭地一步上前,啪地一声将他的手打掉,将青儿与他隔开,张嘴骂道:“魏驼子,有什么话好好说,我家小姐一个姑娘家,你动什么手?”

    “不动手就不动手,那你快说,这到底怎么办!”魏驼子自知理亏,脸稍稍一红退了一步,但是语气上还是很硬气。

    青儿瞥了一眼躺在门板上的孩子,淡淡地对人群里的人说:“麻烦陈大爷去请一下裘郎中过来吧。”陈大爷应了一下,青儿转身对常婆子说:“罗哥出去这么久怎么还不回来。”

    常婆子捶了一下手焦急地道:“可不是吗!”

    “啊,啊!我的儿啊,你怎么这么苦命啊!”人群里静了一下,突然又传出一阵干嚎声。透过闪开的人群,青儿脸唰地一下就白了。

    “我的儿啊!天杀的狄家人哪!老天爷怎么不把他们家全收了啊!”一个女人一边往这里奔一边手舞足蹈地漫骂着。

    “小,小姐!”常婆子见来势不对,缩在青儿身边低喊了一声。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青儿轻吟一声,将大门大大地敞开。

    就在青儿将门敞开的那一瞬,那个干嚎的女人就冲了上来,扯着青儿的头发又是打又是骂:“天杀的狄家人,天杀的!”

    青儿到底年小被那个妇人泼妇般的行径给吓傻了,愣在那里仍由疯女人打骂自己,由着带着腥味的唾沫星子溅在自己的脸上。常婆子上前想将那个疯女人拉下来,可是那个女人真的像疯了似的,拽着青儿的头发就是不撒手,常婆子没法只得对人群里一个熟悉的人叫:“杨家嫂子,你来帮帮忙啊。有什么话咱好好说,干嘛要打我家小姐!”

    “这,这……”被常婆婆喊的那个杨嫂子往后缩了缩,尴尬地看了看两个放在地上躺着的孩子,一句话也不说。

    “哎呀!”常婆子无奈地高叫一声,伸手去拽那个疯女人,青儿也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使足了力气从那个疯女人的手下挣脱出来。青儿的脸上被那个疯妇抓了好几道血痕,女孩儿的脸多重要啊,常婆子看了心疼得紧,气不过将那个被青儿推了个踉跄的踢了两脚。

    常婆子的这个举动激怒了随这个疯妇一起来的众人,连带着最开始来的那一帮人也吵闹了起来。男的挥动着拳头干吼着,女的全都像疯了似地扑了上来。青儿与常婆子被他们挤到了门里,两三个妇人追打着常婆子,青儿用身子将常婆子护住,扯起嗓子大吼一声:“弟弟是我的,你们要打就打我!”这一嗓子吼下去,疯狂的众人倒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青儿擦了一把鼻血,含着泪大声地说:“弟弟是我的,祸事也就是我的!你们要打要骂,就冲我!”转身扶起常婆子,看着常婆子零乱的头发,她想起了狄忠,眼泪止不住地就滚落下脸颊。吸口气,强稳定着身子不要颤抖,声音却止不住地发颤:“婆婆是陆家的人,不是我们狄家的人。冤有头,债有主,你们不要为难她。”

    “小姐!”看青儿这样护着自己,常婆子感觉得眼泪都流了下来了。反过来护着青儿,睁大了眼愤愤地瞪着众人吼:“你们是强盗吗?来了又打又骂的?我家小姐多好的人,你们也下得去手!”

    “谁叫她教了那么个畜生弟弟!我们家孩子被打得都快死了,我们不找她算帐找谁?”最开始来的那家女人站出人群,指指点点地回叫着。

    “就是,就是!她是姐姐,人是她教的,她不负责谁负责?”人群里七嘴八舌地又开始吵嚷起来,又指责的,又谩骂的,也人可怜青儿的。

    青儿心里乱急了,由着常婆子扶着自己靠在花圃的砖头上,眼泪蒙蒙地看着那些指手划脚、张牙舞爪的众人。想要张嘴争辩,又怕自己的急辩惹怒了众人,刚才的教训可摆在那里的呢。常婆子生怕那些人又扑过来打青儿,她不顾青儿的反对愣是站在青儿的前面,将青儿与众人生生地隔开,仍旧那些杂着各种味的口气与口水扑在自己的脸上。

    就在青儿与常婆子快要崩溃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呼疼声。众人的注意又被转移了过去,只是他们刚转过身没一会儿,随着门外此起彼伏的呼疼声传来,又一个妇人呼天唤地就朝青儿扑了过来。常婆婆连忙就去挡住,另一个妇人见状又从另一个方向朝青儿扑了过来,嘴里还恶毒地叫骂着。

    作者有话要说:我知道,亲们看了这一章肯定会骂我,骂吧,我接收。

    为护姐姐,小将军显神威

    作者有话要说:咋样?有大将军的份了吧?

    青儿闭上了双眼,只等着意料中的疼痛传来,不想等来的却是那个妇人呀地一声呼疼声。睁开眼瞧见的是一个披头散发,双眼赤红的狄戌。只见他将那个扯人一把扯到地上,伸手推开要来拉他的一个男子,然后又是抬脚踏翻了扑过来的魏驼子,嘴里撕心裂肺地叫吼着:“我打死你们这些坏人!打死你们这些坏人!叫你们欺负我姐!打死你们!”

    看着狄戌疯狂的样子,青儿张大了嘴巴,瞪大着眼睛一句话也叫不出来。看着那些男人、女人们被狄戌一个又一个地弄翻在地上,此起彼伏地呼疼声一阵高过一阵。

    裘风偃接到陈大爷的消息他本不想来,后来想了想又觉得自己确实欠狄仕文的,于是收拾好药箱,领着两个徒弟连忙赶了过来。老远就瞧见狄家小院的前面聚着好一些人,从人群中听着了大概的意思,心里还是为青儿担心得很。扯着嗓子朝里叫道:“哎哎哎,有什么话好好说啊,人家一个姑娘家,当男人的要管好自己的婆娘媳妇啊!”一边叫一边推开人群,当拨开人群他却傻眼了。

    青儿的头发也乱了,脸上的那几条道子不停地往外浸着血,常婆子站在前面拿着袖子一个劲地给她擦着鼻血。她们面前横七竖八地躺着好一些人,两三个汉子与狄戌对恃着。

    看着这乱七八糟的场景,裘风偃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拿眼瞟了瞟躺在地上干嚎的众人鼻孔里哼哼了两声,径直走到青儿的面前,低声斥责着常婆子:“还愣着干什么?把小姐扶进去,我好给上药!”

    常婆子这才反应过来,哦哦地应着,然后扶着还有些愣愣的青儿往屋里走。

    “想往哪里去?哪里也不准去!”青儿们刚挪了两步,一个勾偻着腰的老汉却挡在了他们的面前,干枯的长茧手举着脏兮兮的拐杖挡在前面,干腰的身子微微地颤抖着,青白相交的胡子杂七杂八地横在下半张脸上。深陷的眼窝里的眼珠突出在外,他的门牙已经掉没了,吼出话来的时候口水就跟洒水壶似地往外喷。

    裘风偃偏了偏头,厌恶地说:“你让让,她还是个孩子呢!脸被你们抓成那样,还不许上药?”

    那个老头不为所动,哼哼一两声回骂道:“哼!一张破脸怎么了?我孙子还断了腿呢!要一张妖精脸做什么?留着勾搭男人,给狄仕文丢人献脸?”

    陆魁胜刚到门口就听到了魏驼子他爹吼;这话说得实在太恶毒了,青儿今年也才十二岁,如此恶毒的话让人群里的那些讨麻烦的人都有些听不下去了,更何况是陆魁胜呢!挥开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子,大骂着:“魏瞎子,活了几十岁了,还不知道哪里些话,哪些是粪?”

    陆魁胜到底是要镇得住场一些,刚才还跟一群疯狗似的众人被他这样叫骂也不敢吱声,相反还不自觉地让出道来。转头瞪了一眼众人,嘴里也毫不客气:“都是一群忘恩负义的东西!仕文兄才去了几年?你们的记性都让狗吃了?他的恩情一就没有一个人记得?滚!滚!干看什么热闹?捣什么乱?都给我滚!”

    围观的人有些脸上挂不住只得讪讪地退了出来,另一些脸皮厚地也被陆魁胜连骂带踢又带哄地给赶了出来。那些闲人都被赶跑了,院子里也算是清静了下来,陆魁胜转过身来走到狄戌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棒槌西施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