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我的女警妈妈 2

2018-07-09 13:44:12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妈妈也没有废话,又是一个横踢,将男子踢翻在地。男子见打不过母亲,连


    滚带爬的跑出了房间,妈妈嫌弃的抹了抹自己的嘴巴,像外追去。出了门,男子

    早已不见踪影。

    我是看着男子跑到旁边的一间空屋躲了起来,却没有那个勇气站出来告诉妈

    妈。因为如果被妈妈发现我偷偷跟着她,她一定会呵斥我。

    看了看四周,妈妈也没有在探查什么,直接踩着自己的细高跟离开了这个民

    宅。我悄悄的跟着妈妈,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抄了一条近路飞奔回家。回到家中

    的后,反锁住自己的门,不一会就听见妈妈开门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换鞋的声音。

    咚咚咚,几秒后,我的房门被敲响。

    「开门」。敲门的声音很大,我缩了缩脖子,难道是妈妈发现我跟踪她的事

    情了

    「你为什么不吃饭」。妈妈在外面又问了一句

    「我不饿」我小声的回答着妈妈的话。

    过了一会,我听见妈妈叹了口气,然后用软软的语气说:「乖,先出来吃饭

    吧」。

    我没有回应妈妈,感觉妈妈站在门口等待了一会。我犹豫一下,吱呀一声把

    门打开了。

    站在门口,我看着收拾的很精神的妈妈,一点都不像是刚刚被陌生男人轻薄

    过了的样子。

    「过来」。妈妈清冷的声音传过来,我乖乖走到妈妈身边。

    随着妈妈走到餐桌面前,妈妈盛了一碗米饭,推到我面前,示意我吃掉。我

    没有说话,端起饭碗就吃了起来。

    我能感觉到妈妈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的身上。

    我埋头吃饭,害怕妈妈发现自己的异样。偶尔稍微抬眼瞟一眼自己的妈妈。

    妈妈倒是也不急着自己吃饭,只是满眼慈爱的看着我。

    我偷偷的瞥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妈妈,白皙的皮肤,忧郁又带着慈爱的眼神,

    柳叶眉下是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单手撑着圆润的脸庞,满脸的胶原蛋白,一点也

    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水润樱桃小嘴,连作为儿子的我看了也忍不住心里一颤,更

    别说是其他男人了。

    正愣得出神的时候,妈妈不经意的抬起头,正对上了我呆滞的眼神。

    「傻儿子,你不好好吃饭,干嘛一直看着我」。

    我被妈妈突然发出的声音突然吓得一愣,继续埋头大口大口往嘴里扒饭,甚

    至连菜都顾不上嚼。只吃了两三口便把碗里的饭给扒完了,之后,我如同惊弓之

    鸟一般,匆匆忙忙的离开了饭桌,继续把自己锁在了屋子里,一声不吭。

    我脑海里全部都是妈妈和那个陌生男子接吻的场面,还有妈妈被摸的场面。

    很快,我听带妈妈的脚步声停在我的房间门口,我看着自己的房门,等待着

    妈妈的敲门声,可是过了很久,那个声音都没有响起。

    「儿子,明天中午妈妈还要出去办事,中午你记得要吃饭。吃饭的时候不要

    凉着吃,容易闹肚子,记得把饭热一热」。妈妈说完后,就离开了我的房门那里。

    我来到门边,悄悄的打开了一条小缝,看见妈妈转身进了浴室。我出了房门,来

    到浴室旁边,透过门看见妈妈疯狂的拿着温水,冲洗着自己的身体。今天妈妈遇

    到这样的事情,想必心情十分的不好吧。

    妈妈在浴室中洗了很久,期间我听到妈妈漱口的声音,足足漱了十次。

    「真希望明天再去调查的时候,不要再碰到这种恶心的人,看样子光凭自己

    的拳脚是不够了,还必须要随带一点随身的武器来防身」。妈妈在浴室里面嘟囔

    着。

    第二天早晨出门之前,我看见妈妈先认真的在化妆镜前打扮了半个小时。接

    着她拉开了床头的一个小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把精致的防身小刀藏在了自己大

    腿的贴身丝袜里,最后他才背起小包出了门,这次她没有去警局,而是直接打车

    去她想要去的那个地点。

    随着出租车的走远,我眼见妈妈的车逐渐走远,立刻慌张起来,也急急忙忙

    的拦下了一辆出租车,马上坐在上面,告诉司机,一定要跟紧前面出的那辆车。

    没错,今天我依旧孜孜不倦地在跟踪着自己的妈妈。

    妈妈仿佛是有目标似的在大街上走着,为了不引起她的怀疑,我还故意让司

    机师傅放慢了速度,故意绕了一小圈,然后远远看到妈妈的车停了下来,我才下

    车小跑着跟了上去。

    这次貌似没有什么收获,妈妈只是在一个书店里坐了整整一天,根本就没有

    见任何人,在这一天中,妈妈直愣愣的看着某个地方,表情清冷的不知道妈妈在

    想什么。之后,她又打车回到了公安局。

    我有预感,妈妈和她的上司和同事们一定在进行着什么大的计划。而妈妈,

    应该就是他们计划中的一部分,而且,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妈妈回到警察局之后,

    我就没有在跟着了,而是悄然离去,回到家中,好似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

    一连过了几天,妈妈都没有什么新的动作指示。只是像往常一样,早上早早

    的吃过饭给我留下饭菜后,就直接去了警察局,然后在局里呆了一天,晚上再按

    时下班回来,仿佛几天前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她也根本就没有什么重要的任

    务,也或许,也或许是我多心了,但是,这也有可能这是暴风雨的前兆。

    又是一个早晨,我早早的就起了床,然后贴在自己的房间门口,听着房门外

    面的动静。很快,房间的外面传来了炒菜的声音,那是妈妈已经起床来做早饭了。

    我蹑手蹑脚的穿好衣服,打开门,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溜进了厕所。

    厕所里面出来后,我突然发现妈妈又坐在了梳妆台上打扮。妈妈打扮的比较

    细致,和去警局时的妆容不太一样,看样子,今天应该又是有新的动作了。可是

    我突然又注意到了一个小小的细节,妈妈的眼神一直在盯着电视机上的一个东西,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那是曾经我们一家三口的照片。

    瞬间,一种复杂的情绪在我心中弥漫开来,照片上面有小时候的我,也有我

    的父亲。那时候的我差不多只有六七岁左右,还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男孩,对那

    时的记忆我也留的不多,可是父亲的死,我却依旧记得十分清楚。

    我父亲在我们照完这家全家福之后就死了,而且是被一个组织给害死的,我

    记得那时候妈妈是这样对我说的。虽然我不懂那是什么组织,可是据说那个组织

    到现在警察局里面还没有破解。难道,妈妈这次要获取的情报,和那个曾经害死

    爸爸的组织有关系吗

    心中的猜想瞬间引起了我的极大的兴趣,看来今天的跟踪又是必不可得的了。

    「儿子,你在那里愣什么呀」。

    妈妈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我竟然发现此时的我像个傻子一样呆呆的盯着

    电视机上的照片,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极力掩饰住自己的慌乱,故意换成了一种悲伤的口气,对着妈妈说。

    「妈妈,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爸爸了,我现在真的很想他」。一边说着,我

    还一边故意做出了一个擦眼泪的动作。

    没错,不管什么时候,我犯了什么错,爸爸永远都是妈妈的软肋。只要提到

    爸爸,妈妈,再大的怒火也会随之云霄而散。

    也不知道是是不是真的,不知是想爸爸这句话起到了效果,还是我的语气提

    到了效果,妈妈居然也没有说什么。

    「没关系儿子,害死你爸爸的坏人,妈妈总有一天,一定会让他们得到他们

    应得的惩罚」。

    什么有一瞬间,我简直不会相信自己的耳朵,妈妈无意间透露出的信息,

    难道真的印证了我的猜测吗

    「赶快去学校吧,不要在这耽误时间了,妈妈今天有重要的事情,中午就不

    回来给你留饭了。茶几抽屉里的钱你拿去买点饭吃吧」。妈妈发现自己无意间对

    儿子说了这句话,一时间有些懊恼。

    妈妈说完便匆匆的出了门。今天,她虽然没有怎么认真的打扮,穿的也很正

    规,是一件简朴的t恤配长西裤加上细长的高跟鞋,应该不是工作服,但是比起

    上班时的样子,我还是发现了很多不同之处,妈妈的口红在上班时一般用粉红,

    而这次居然涂着红色。虽然她化着淡淡的妆,可是依旧掩饰不了她脸上的俊俏。

    即使如此,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妈妈一起走出了门。走在妈妈的身后,

    我细细的打量着妈妈的背影,白色的t恤完美的勾勒出妈妈的曲线,后背的胛骨

    很凸出,显现出妈妈的清瘦,妈妈的屁股很翘,任谁看了都忍不住想要上前捏上

    一把,不过他是我妈妈,我自然是不会做这么龌龊的事情出来。一条黑色的西裤

    使妈妈的腿看起来更加的修长,踩着高跟鞋的她,和电影上的明星气质,分毫不

    差。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会跟着妈妈出来。也许今天妈妈根本

    就不会再去什么不正经的地方,会在公安局里面认真工作一天,可是我就是想跟

    着她,因为我总有预感,应该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果不其然,妈妈这次没有打车,而是靠着步行。她走的方向不是她单位的方

    向,而是另一处偏僻的地方。妈妈的高跟鞋在马路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很清脆。

    周围的行道树在慢慢的向后退,路上的车辆也在渐渐减少。我还是孜孜不倦

    地跟在妈妈身后,和她不远不近地保持着一段距离。

    有时候拐弯的时候妈妈也会不经意间扭头看看,不过好在,她并没有注意到

    我。

    其实我也刻意去伪装过自己,在出门前,我已经快速换好了另外一件我自己

    偷偷买的衣服,还带上了鸭舌帽遮住了我的大半张脸。妈妈虽然平时喜欢进我房

    间,可是她从来不翻我衣柜。我们之间,还是有很多私人空间的。

    前方纤细的身影不知何时停了下来,我也跟着放慢脚步,慢慢躲在了灌木丛

    后面。

    我看到了一个体型魁梧的男人,他好像认识妈妈一样。他们像熟人一样靠在

    一起小声说着什么话。我慢慢靠近他们,努力想要听到一些谈话的内容。

    「你还真的有胆量独自来找我,你那么想要那个东西吗」。

    「你说吧,到底要什么条件你才给我这个我想要的情报」。

    「条件有是有,不过就怕你答应不答应」。

    「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有什么不敢答应的」。

    「好,不愧是警察,一言九鼎,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不妨直接说出我

    的条件」。

    「只要你不反悔就好」。

    「那好,我在这个附近有一家出租屋,等会你到出租屋里面跟我进行交易。

    我要你的」。

    好像那个男人说如果妈妈想要情报,就必须要用什么东西和他交换。

    还真是可恶,我的耳朵到了关键的时候就听不清了。真是不中用呀。不过那

    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

    妈妈听到之后,瞬间脸色就变了,紧接着用愤怒的声音说道:「你说什么

    卑鄙无耻」。

    说完之后,那个男人轻笑了一声,似乎是吃死了妈妈一样,语气轻蔑的说道:

    「随你怎么说,条件就只有这一个,你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也没办法」。

    妈妈看着眼前的男子满是愤怒,我不知道这个男子到底说了什么让妈妈如此

    愤怒的事情,看着妈妈的眼睛,感觉好像要将这个男子生吞活剥了一样。

    这个男子不在说话,就那样色眯眯的盯着妈妈看着,没过多久,这个男子似

    乎也没有多大耐心和妈妈耗下去,转身就准备离去。

    妈妈看着那个男人准备转身离开,咬了咬自己性感的嘴唇,似乎做了一个很

    艰难的决定,只见妈妈一字一顿的对着这名男子说道:「好,我答应你」。

    交换我在心里猜想着他们要交换情报的东西。一种龌龊的想法又浮现在了

    我的脑海里。虽然很恶心,可那的是最可能发生的事。

    之后,那个男人报出了一个出租屋的地址,让妈妈马上跟过去。

    我默默地把这个地址记在了心里,然后看到那个男人转身离开了。

    自始至终,妈妈一直都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像一座美丽的雕像。她的表情十

    分纠结,又似乎在挣扎,就好像是那种溺水者,在拼命的呼救一般,妈妈好像在

    艰难地做出什么重要的决定。

    我知道妈妈在纠结和挣扎着什么,从那个男人说出了出租屋地址之后,我就

    在心里更坚定了我的判断。

    其实潜意识里,我也很不希望妈妈去做那种事,可是一想起来爸爸,我就已

    经犹豫了。我现在真的深深体会到,感觉到了妈妈的绝望,可是我却不能帮助她

    任何忙。

    看着妈妈孤寂的背影,我真的想突然上前抱住她,给她安慰,告诉她无论怎

    么样都还有我,可是我却没有那个胆量,我怎么也无法伸出那双手。

    我叹了一口气,只能先照着那个男人说的地点跟了上去,如果我提前找到出

    租屋,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我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了。

    出租屋的地址我记得很清楚。离这里并不晚,总共也不过几百米,我故意多绕了一个路口,避开了妈妈所在的位置,然后认真观察着路边的路牌,寻找的那

    个男人所说的出租屋。

    这里还真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四周除了废弃的工程,就是长满野草的破

    旧的楼层。而且放眼望去,整个大街上好像就我一个人,如果大晚上一个人在这

    条大街上走,肯定心里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的。

    我很快就找到了那个男人所说的出租屋,反正这附近楼房本来就不多,寻找

    着一间出租屋也是很轻而易举的事。

    这应该是一个废弃工厂的家属院,工厂废弃以后,这里面的人也居住着,稀

    稀拉拉的没有几个。楼层上面甚至还清晰可见的裂痕和青苔。裸露在外面的青砖

    仿佛已经隔绝了几个世纪,没有人再踏足过了。

    反正正好,这里人住的少,也给了我很多的方便,听男人说,那个出租屋好

    像是203,二楼。看了看,已经掉了一块玻璃的窗户,居然连防盗网都没有安。

    不过也是,住在这里的人,连贼都懒得多光顾光顾,还用装什么防盗网啊。

    我身手敏捷的抓住一楼的台阶,想要攀登上二楼。楼层上长满了青苔,滑滑

    的阻碍了我的行进速度,可是这并不能阻止我前进的脚步。

    我足足的费了20分钟,才爬到了二楼的窗户上,心里还在担心这样贸然溜

    进去会不会被别人发现我甚至还盘算好了,如果被那个男人发现,我就谎称自

    己只是一个饿了几天几夜没有吃饭的小偷,这样十有八九也能逃脱。

    窗户的玻璃掉了一块,我从那个空窗里面爬了进去,刚一进去,我就被一群

    厚厚的灰尘味呛得差点打出喷嚏。房间里面堆满了杂物,杂物上面落了厚厚的一

    层灰。地上也满是狼藉,不是垃圾,就是是一次性饭盒。看样子,这个地方确实

    是那个男人的落脚之地。

    之前为了确定那个男人在不在家,我还故意装作迷路的样子,敲了敲这个出

    租屋的门。确认里面确实没有人之后,我才敢冒险从窗户里爬到房间,所以现在

    我也并不担心。

    房间里的杂物很多,其中还有一个满是裂缝的柜子,可以容得下两三个人在

    里面,这倒是个藏身的好地方,而且这个柜子正处在男人居住的房间里,旁边还

    放了一张简易的木床。

    我小心翼翼的把柜子门打开,偷偷的溜了进去,又把被子重新盖好,还原成

    之前的样子。柜子里面的味道很呛,而是木头潮湿的气味。我忍不住咳嗽了好几

    声。

    突然,我的耳朵里面传来了钥匙转动门板的声音,看样子,那个男人已经回

    来了,我必须尽快隐藏自己。

    我迅速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老老实实乖乖的呆在柜子里面缩成

    了一团,绝对不能让男人发现我躲在这里,不然我自己都小命难保,更别说妈妈

    了。

    男人进来房间后,也并没有做出什么多余的动作,直接走在了床边,坐在了

    床上,并且开始解开他的裤腰带。

    这种男人还真是贱,居然已经提前开始做准备了。只见他已经脱下了他的内

    裤,露出了他毛茸茸的,黑色的粗壮的大吊。

    这还真是成年男子所具备的东西,我看着他,突然心里涌出了一丝奇怪的羡

    慕。

    约莫过了几分钟左右。妈妈也推开房间的门,走了进来。

    我的心情顿时紧张起来,紧张又带着一丝期待。

    男人没有脱上衣,而且裤子也没有完全脱下来。看到妈妈进来之后,他就突

    然站了起来,我大概知道他们要拿什么交换的了。

    我的手紧紧的握成一团,握得几乎只乎滋滋作响,我瞪大了眼睛,从木柜的

    门缝中看着他们两个的举动。

    直见妈妈表情平静的看着他,也来到了床边。对了,妈妈面无表情,可是我

    依旧能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一丝悲伤,但是她的眼神更多的还是冷艳。

    那人依旧坐在床上,没有什么动作,可是妈妈却跪了下来。跪在那男人的两

    胯之间。之后,张开含住了那个男人的,阴茎

    我第一次看到,在我心目中冰清玉洁的妈妈,居然有这样的动作,忍不住瞪

    大了双眼,脸也瞬间烧的通红。

    妈妈在含上男人的巨物同时,眼睛里面充满了不甘,而男人呼出一口气,说

    了一句:「真他娘的舒服,没想到你这娘们嘴里居然这么舒服」。

    男人说着,妈妈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愤怒起来了,但又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

    开始快速吞吐著嘴里的那个巨大粗大的异物。男人也闭上了双眼,满脸享受的感

    受这种「天伦之乐」。

    妈妈的动作很快,想必是想早点结束,她不停的吞吐和套弄着男子的下体,

    口水也逐渐从妈妈的嘴角流出,滴在了地上。男人的身体也随之摆动起来。它的

    速度越快,妈妈流出的口水也就越多。简直就像针管的活塞运动我想不出来什

    么词可以形容,心里只想想了这句话。而且我目前正处于青春期,看到这一幕时,

    我的小腹居然也开始有了一些不舒服的感觉。

    随着那个男人速度的加快,时间的增长。妈妈的表情逐渐变得有些扭曲了起

    来,想要退却,可是那个男人却用他宽大的手死死地摁住了妈妈的脑袋。只是呼

    吸困难的缘故,妈妈想伸出手,挣脱他的束缚。可是她的双手却又被男人的另一

    只手给死死钳住了。在那个身材魁梧的男人面前,妈妈的挣扎仿佛根本就不屑一

    顾。

    「呜呜呜」。妈妈开始挣扎着,眼睛瞪的老大,表情看起来有些痛苦,可是

    这个男人就是不松手。

    有一瞬间,我真的想破门而出,对着那个男人狠狠的打一顿,可是内心的恐

    惧,压制住了我的一切,我还是没有任何动作,当成了一个懦夫。

    男人按着妈妈的脑袋,增大了力度,妈妈很快整个脸都埋进了男人的两腿之

    间。脸也紧贴着男人的大腿根部。跨下随着男人的使劲深顶,阴茎已经完全埋没

    在了妈妈的口中。并且顶到了最深处。不一会儿,男人稍稍离开了妈妈的口一小

    会,妈妈如蒙大赦,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而这个男人似乎也没打算

    给母亲太多的呼吸时间,顶着自己的巨物,直接又灌进妈妈的嘴里,这次这个男

    人把妈妈压在身下,整个人半扑在妈妈的身上,单手将妈妈的玉手给抓住,另一

    只手则是固定住妈妈的头部,做完这一切之后,这个男人开始疯狂的在妈妈口中

    抽动着,这样持续了一分钟左右后,这个男人猛的一下,将自己整个阴茎全部没

    入妈妈的喉咙中,自己的巨蛋也让妈妈的嘴全部包裹了起来。这个男人似乎还是

    不满足,将自己的巨物抽出之后,又是一个猛插,这次我感觉这个男人将自己的

    巨物插到妈妈喉管的更深处了,而妈妈在男人的这个动作之后,身体开始剧烈扭

    动起来,似乎想要挣扎出来,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男人的力气太大了。

    男人这样的动作持续了好一会,终于把自己的巨物拔了出来,妈妈开始干呕

    着。男人不在意妈妈现在是否难受,随即又将自己的巨物缓缓的塞入妈妈的口中。

    「乖,现在给我舔一下,等大爷我爽了,自己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

    妈妈原本拒绝的眼神在听到男人的后半句之后,就收了回去,眼神尽是冷漠,

    她僵着脸开始伸出自己的舌头,慢慢舔过男人巨物的每一个地方,像是在细细品

    尝着什么一般。妈妈的舌头很小巧,我看到这个男人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享受,我

    想一定是妈妈舔的特别舒服吧。

    「没想到你功夫这么好,呵呵」。男人满意的笑了笑,然后用手抬起妈妈的

    下巴,他的嘴角全部都是口水,这样的妈妈看起来很迷人。男人把自己的巨物挺

    近妈妈的嘴里,将妈妈的头部按在自己的小腹上,然后男人就开始抽动起来。

    此时我已经看不到妈妈的表情了,但是我能感觉到她的痛苦。嘴里吞咽着一

    个巨大的异物,如果让谁来,谁都会忍受不了的吧。

    我清楚的看见,地上已经湿了一大片。也不知道是妈妈的口水,还是那个男

    人的体液。亦或者是两者的混合物。

    白浊的液体已经溅满了妈妈的全身,溅在了她的衬衣上。她今天穿着没有那

    么暴露,可是高挑的身材却依旧很是吸引人。

    她之前高高盘起的头发也被那个男人弄乱了,凌乱的头发像草窝一般随意的

    搭在两肩。可是看起来依旧很美,是那种带着凄凉的美。

    我已经忘记了这种状态持续时间持续了多久,我只是看到妈妈的表情,从一

    开始的冷艳再到痛苦和绝望,又逐渐变成现在的麻木,两眼无神,像一具尸体一

    样。

    完全在埋没在她口中的异物并没有抽出来的意思,白浊的液体从她的嘴角溢

    出。从细嫩的脸颊皮肤上流到了性感的锁骨上。再后来就浸湿了她整个的衣服。

    此时她的衣服差不多已经彻底湿透了。

    男人好像并没有放过妈妈的意思,他还是很享受着调戏着妈妈最后的尊严,

    将她的自尊一点点撕碎,踩在自己的脚下。

    妈妈的呼吸早就变得急促起来,眼角流出了眼泪。那晶莹的泪水,仿佛是她

    最后的尊严。那是不甘被人践踏的屈辱和无奈。

    许久,男人终于放开了妈妈。妈妈双眼迷离的瘫坐在了地上,嘴还大大的张

    着,好像已经脱臼了。

    有人调戏一般的捏着妈妈的下巴,逼迫她和他对视。仿佛很满意妈妈今天的

    举动。

    「给我」。

    「什么」。

    妈妈的虚弱的语气突然打破了周围的环境。我竖起耳朵,仔细听着他们两个

    的谈话。可是刚刚看到一切的复杂激动的情绪还没有从心里褪去。到现在我的脸

    加上耳根还都是红的,看到那种激情的场面,还真是血脉喷张。

    「我要的东西给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妈妈好像在用着自己全身的力气,语气轻得像丝线一样。

    「哦原来你还惦记着那件事呀」。

    男人调戏一般的捏起妈妈的脸,隔着柜子,我都能看到到他眼神里的戏虐。

    「你」。

    「如果我真的不想给你,你又能把我怎么样你确定你现在还有力气打我吗

    警察同志」。

    男人故意加重了语气,把警察这两个字说得很重。他,好像打碎了妈妈最后

    的尊严。

    一股怒火浮现在了妈妈的眼前。妈妈支撑着站了起来,愤怒的拿起自己的高

    跟鞋,想要对男人的身体砸去。

    男人很轻易的一手就抓住了扔过来的高跟鞋,继续挑衅一般的看着妈妈。

    妈妈艰难的伸出了拳头,还想向男人打去,可是现在她的身体状态根本就不

    是男人的对手,男人很轻易的抓住了妈妈的胳膊,把她狠狠的摔在了冰冷的水泥

    地板上。

    妈妈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男人逐渐贴近了妈

    妈的脸前,轻轻的说道。

    「放心,我不是那么不讲信用的人,刚刚我只不过跟你开了个小玩笑,你何

    必这么认真」。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妈妈的手中塞了一张纸条。躲在柜子里的我

    看着还真是着急呀,我一心想知道是什么样的线索,可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这么

    狡猾。居然把东西写在了纸条里交给妈妈,看样子我也不能知道什么了。

    「希望过几天我们的人见你时,你还活着」。

    男人说完这句话之后,便转身走出了房间。像一个得胜的胜利者一样,没有

    再多看妈妈一眼,就像丢弃了一个玩够的玩具一样。

    妈妈死死地咬紧了她的牙关。两行眼泪继续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她默默的

    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收拾着自己已经凌乱不堪的头发和衣物,才用纸巾擦拭

    着自己身上浑浊的液体。

    为了那个所谓组织的情报,居然伤到自己的尊严和身体,这样真的值得吗

    我真替妈妈感到不值。

    妈妈收拾完所有的东西一切后,她打开了房门,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我这

    才迅速的打开柜子,跑了出来,并且从二楼又快速的翻了下去。

    妈妈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肯定不会走得太快。这里可真麻烦,连打个出租车

    都不行。好在我跑的够快,先前破旧的楼房很快在我视线中逐渐变小,消失,最

    后彻底被我抛在了身后。

    看到出租车后,我迅速拦下一辆,并坐在上面直接向家里面跑去。一路上我

    一直神色慌张,面红耳赤的,刚才的种种画面浮现出脑海,让我根本就无法做到

    镇静,司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还以为我是不是偷了钱包,正在逃跑的小偷。

    20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我的家门口。我迅速钻到了房间里面,先把房间

    的门反锁上,又换下了今天用来伪装的衣服,也摘下了帽子。今天看到的一切实

    在是太可怕,太刺激了,让我完全缓不过来神。

    对了,今天中午的我还没有吃午饭,为了不让妈妈发现破绽,我赶紧又去泡

    了一碗泡面,端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边前脚刚进房间门,那一边门口的钥匙声又响了起来,没想到妈妈回来的

    这么快。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大口大口扒着碗里的泡面。而且还故意在碗边放了

    几本书,装作一边看书一边吃饭的样子。

    这次妈妈回来的时候,脸上又多了一份墨镜。头发和衣服早已整理好了,上

    面的液体也被擦干净了。或许她是想故意掩饰她自己此时此刻的表情吧。且毫不

    意外的,她刚一进房间门,换下鞋,就直接来到了我的房间门口敲门。

    「儿子,开一下门」。

    我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情绪,并且对着镜子摆了一个自,我自己认为

    是我平常的表情。然后才去开门。

    「妈,你怎么了怎么今天还戴着墨镜」。

    「没什么,估计是上班的时候累的了,好像得了麦粒肿。我不是让你出去买

    饭吗你怎么又吃起泡面了」。

    「我不太想吃外面的饭,我想吃妈妈你做的饭」。

    妈妈听到之后,突然沉默了一下。

    「儿子,对不起,我今天不能在给你做饭了,今天晚上你还是出去吃饭吧。

    而且现在,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妈妈要去先休息一会儿」。

    妈妈今天的情绪明显比前几天都要低落,也难得没有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我

    身上。不过也难怪,今天所发生的这一切,对她的刺激实在太大了。就算她是个

    警察,也会受到影响。毕竟还是个女人。

    房间的门关住之后,我依旧没有离开门口,而是潇潇的把门打开一条缝看着

    门外妈妈的动作。

    妈妈没有犹豫的就钻进了洗手间,连衣服都来不及换。我蹑手蹑脚的打开房

    间门口,悄悄地溜了出去。贴在厕所的门缝上。还像上次那样偷看妈妈洗澡。

    只见妈妈像疯了一样迅速扯下她身上的所有衣服。然后打开了花洒,冲洗着

    她的脸部。真像墨镜的瞬间,我看见他的双眼红红的,肿起了好大一块。也不知

    道是不是哭肿的。

    之后她开始刷牙,拿起杯子,反复复的刷了好几十次,甚至牙龈都出血了,

    妈妈还不愿意停。那这样的妈妈,我突然有一些心疼。

    妈妈就是这样,太倔强了,什么都不愿意说,默默把所有的苦全部吞进了肚

    子里面,为了那所谓小小的有关父亲的情报,真的值得这样做吗

    而且听妈妈说,过几天她还要出去,难道她还想继续和那个男人做交易

    吗

    今天下午妈妈除了他的单位,其他地方什么也没去,我白白跟踪了一下午,

    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或许是我多心了吧。或者说,妈妈的计划是定在几天之后。

    不过每次妈妈外出的时候都会提醒我帮我注意他给我留的午饭、晚饭,或者

    又让我自己买饭。因为她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在所有人面前懦弱的我。

    这也给了我一个机会,知道妈妈什么时候会出去交换情报,知道她什么时候

    有事。所以现在我能做的只有耐心的等待。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个害死爸爸的组织

    到底是什么来头或者说,我想看见妈妈不出那些曾经我没有见到过的表情,做

    出没有见到过的事。

    有的时候,我也会为自己这些龌龊的想法感到羞耻,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了自

    己的好奇心。这是我憋走了,很想寻找一种奇特的刺激感。这种刺激感正是源于,

    从小把我带到大,我眼里严厉的妈妈。

    果然不出所料,几天之后,妈妈又一次接到任务要外出,应该还是交换情报。

    如果她没有接到这种重要情报,中午肯定无论如何都会回来给我做午饭。

    还没有到中午我便早早的从家里溜了出来,跑到妈妈的单位门口躲起来,等

    着妈妈出来。

    天已经渐渐转凉,大街上的许多人全都开始添加秋装了。妈妈今天穿着工作

    服,底下搭配着工作紧身裙。裙子虽然很长,可是却十分显身材。再配上中规中

    矩的白衬衣,将妈妈的身体曲线映衬的十分完美。

    这次的地点也不知道在哪儿妈妈还是像往常一样,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

    目标地点。我也打了一辆车,紧紧的跟在她的车后面。

    这次妈妈去的地方是一栋破旧的居民楼,居民楼的旁边还有一个故意装饰的

    破破烂烂的酒吧和舞厅,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躲在居民楼后面,看到妈妈站在那里和一个男人在交谈,那个男人看著有

    几分眼熟,正是之前那个身材魁梧,给妈妈用口交交换情报的男人。

    妈妈看到他,自然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可是又不得不再次向他交换第二个

    情报。也不知道这一次这个男人又想用什么下流的方式去和妈妈交换。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女警妈妈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