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姐弟合欢 14

2018-06-08 16:10:12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随着时间的过去,小雨的舌头开始进入夏冬的口腔,小舌头在爸爸嘴里探索,轻碰夏冬的舌头。夏冬也紧紧吸住小雨的口腔,把小雨的舌头深深吸入自己嘴里,小雨略显痛苦。


    夏冬松开小雨的嘴唇,转过45度,再一次,胶住小雨的口,更加牢牢的和她的唇吸住。小雨似乎从来不曾如此激动,忘情的搂住夏冬。

    他们不断变化着接吻的姿势,法国式、英国式、意大利式……

    随着时间流逝,夏冬越来越兴奋,什么伦理道德全不顾了,搂住小雨的双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右手在小雨的背部游弋,左手绕到小雨的身前,抚摩着她的头颈。

    女儿已经长大了,细长的头颈,多像她妈妈,夏冬顺着小雨的衣服领子慢慢滑入小雨的衣服里边,小雨似乎变的越发不安分了,一下子软倒在夏冬的怀里,全身宛如无骨,吐气如兰,连头颈也涨的通红,一头乌黑的秀发散落在颈侧,更增秀色。

    夏冬的手已经触摸的小雨的胸罩了,隔着胸罩,夏冬轻抚小雨的胸口,小雨的胸口起伏得很厉害。

    可夏冬觉得这样不舒服,因为手从上方插入,一来不方便,二来手酸。于是就把手伸出来,继续隔着衬衫揉捏着小雨的ru房。小雨已经完全失态了,不知所措的把头靠在爸爸怀里,任由着他继续,似乎是在呼唤爸爸快些疼爱她,嘴里语无伦次的呐呐自语……

    夏冬伸手到小雨的腿弯,抱她到沙发上。

    小雨斜躺在沙发上,上身靠在夏冬怀里。

    此时的夏冬直觉得天昏地暗,最后一丝良知,也抛弃到了脑后。

    把双手从背后楼住小雨的双|乳|,搓揉着,揉捏着,上、下、左、右。小雨彷佛睡着般,昏昏沉沉,似乎已经陶醉了。的确,少女初长成,还不经人事。夏冬的心狂乱到了及至。

    这是乱lun呀,少女的第一次呀,应该可以给父亲的吧!

    夏冬的手开始解开小雨的衬衫扣子,一粒、两粒。慢慢地,上衣被褪开了,露出小雨的胸罩、洁白的皮肤。夏冬把衣服推向两边,抚摩着小雨光滑的皮肤。手触摸到小雨火热的肤际,小雨似乎受到电击般的抽搐:“爸爸,我好难过,呜呜!”小雨略带哭腔。

    “哪里难过啊?爸爸给你揉揉。”夏冬不理会小雨的语无伦次,继续抚摩着小雨的胸口,然后,双手绕到小雨的背后,解开|乳|罩的扣子,随后,把|乳|罩往下褪去,小雨的双峰在夏冬眼前一览无贻。少女的ru房已经发育的相当完整,双峰高高耸起,|乳|尖那两颗小葡萄似的|乳|头挺的滚圆,似乎在向父亲发出召唤。

    低下头,夏冬亲吻女儿的双|乳|,|乳|尖轻轻耸动,如兔子般柔软,皮肤光滑的似玻璃琉。夏冬双手在峰间游走,双|乳|已被他捏在手中,火热的ru房打动着他,马上含住其中一个|乳|头,舌尖轻舔,牙齿轻轻咬住小雨的|乳|尖。小雨发出呜呜的声音,似很满足般。

    看着女儿赤裸裸的上身,yin荡的心被吊到高处。

    这时小雨勾住夏冬的头颈,在他耳边轻述:“爸,我好舒服,又好难过,呜呜……”小雨的话似乎是像已经进入了高潮,初经人事的女儿在夏冬的怀里犹如蜜汁似的粘。

    夏冬又开始关心起小雨的下半身,在小雨的短裙下,他的手滑入她的双腿间。今天小雨穿着长袜,夏冬的手就隔着袜子轻抚小雨的大腿,小雨的大腿丰满而又结实,应该是个成熟的女人才拥有的大腿,夏冬心里想着。

    夏冬搓揉着小雨的大腿,恨不得把狠狠的捏两把。

    小雨的大腿内恻已经湿透了,黏糊糊的液体透过短裤,渗露出来,夏冬隔着短裤的手

    都能感觉的到。

    夏冬撩起小雨的短裙,把它推向腰际。

    小雨穿着一条黑色的小内裤,夏冬的手在小雨的内裤中央挤压着,她的内裤中心有一滩湿润润的。那是女儿的,但是即将属于她的父亲了,夏冬心里想着,抬起小雨的屁股,把小雨的内裤扒了下来,夏冬把内裤凑到鼻子前嗅了嗅,一股骚味扑鼻而来。

    夏冬把内裤仍到沙发一边,低下头,小雨的荫部赫然跃入眼帘,浓密的荫毛,乌黑亮泽,在大腿跟部的最中央,小雨的私|处一览无遗。

    夏冬把小雨放在沙发上,双腿叉开,他跪在女儿的面前,把头埋入女儿的隐处。小雨的yin水不断地渗出,顺着大腿流在沙发上,夏冬伸出舌头,在女儿的阴缝中央寻觅。

    小雨的私|处犹如未开发的油田,等着她的父亲替她去开发呢!

    正在此紧要关头,“咚、咚”有人敲门,夏冬从慌乱中惊醒,拉下女儿的裙子遮盖下体,替她扣上衣服扣子,然后回身开门,是服务员来倒水。

    送走服务员,关上门,小雨已经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头发略见散乱,衣服扣子也没扣好,上下颠倒了。

    这时头脑已有些清醒,夏冬暗地责怪自己,差点就……难道就在这舞厅包房里草草了事,面对女儿的第一次就这么粗糙应付,就这样在这么吵闹的场合夺走女儿的贞干?夏冬略有后悔。

    夏冬回身坐到沙发上,轻轻揽过小雨的肩头,让她把头斜依在自己怀中:“小雨,刚才觉得舒服吗?”

    “人家不好意思嘛,爸!”小雨越发害羞,头直往夏冬怀里钻。

    “回家吧,好好洗个澡!爸好好疼你!!!”

    “爸,你坏,坏,坏死了!”小雨用粉拳擂夏冬,夏冬双手穿过小雨的腋下一把抱住

    她,小雨不依不饶。

    在回家的路上,夏冬楼着小雨的腰,象情人般亲密,他们不在乎别人看见,天很晚了。

    走进家门,妻晚班未归。

    夏冬拉着小雨进了洗澡间,关上浴室门,小雨独自走到镜子前,夏冬从背后靠近,从后环抱住小雨的胸部。那种丰满似弹簧般的感觉,从女儿身上传来,一股芳香从她的发间传出。

    夏冬搂住小雨的手不断搓揉,在女儿的双峰间游走,这曾经是多少父亲敢想又不敢做的呢!

    夏冬已经迫不及待了,在小雨胸前的双手开始替小雨解衣扣了,在衬衫被解开,|乳|罩被拉掉后,小雨变得光秃秃的,在父亲面前赤裸着。

    短裙的皮带已经被夏冬松开,随着掉落在地的裙子,内裤裸露在外。

    夏冬毫不浪费时间,抱起了小雨,把她放在浴池边,替她脱掉最后的掩饰,小雨的下身已经全部呈现在夏冬面前。

    女儿的裸体,是女儿的裸体!光滑的皮肤,雪一般洁白的大腿,乌黑的荫毛聚集在阴沪的中央,丰满而坚挺的双峰顶端,含苞待放的|乳|尖,此时却塞满在夏冬的口中,紧紧挤在夏冬的口腔中,压抑着夏冬的呼吸。却他的心怦怦直跳。

    夏冬无法不兴奋,他弯腰在小雨的下身,小雨的双腿紧闭着,夏冬尝试分开她们到两边,叉开,再叉开,逐渐分成v字型,小雨的腿光滑似玉脂,夏冬狂吻小雨的双腿,发疯似的捏揉。让女儿的口鼻间发出“呜、呜……”的娇喘声。

    看着小雨大腿跟部,那亮泽的荫毛平顺的躺在中间,夏冬伸出舌头,轻轻舔小雨的荫部,在那下体的中央,柔软的肉缝。

    黏糊糊的液体从女儿的内部涌出,从小雨的荫道内向外溢出,使得小雨的下体看上去有些湿淋淋的,有股骚味从那里传来。

    “小雨,你先洗个澡,爸爸去给你拿件睡衣。”夏冬让小雨调试水温,自己回身离开浴室。

    在房间里,夏冬翻出妻子的睡衣,挑了间性感的睡衣,再回到浴室时,小雨已经准备洗澡了,“小雨,出来的时候,穿这个就可以了,爸在你房间等你!”夏冬把睡衣给小雨留在衣挂上,关好浴室门,先来到小雨的闺房。

    夏冬想了一下,又回到自己房间脱光衣服,仅穿了一套长睡衣,再次回到小雨的房间,在小雨的床上等她,数分钟后,洗完澡的小雨进来了。

    那是夏冬买给她母亲穿的睡衣,如今女儿也可以穿了。雪白的针丝睡衣,仅仅垂到臀部下面一点。透明的衣料根本遮挡不住女儿诱人的肌肤,这套睡衣最性感的地方就是低胸,在胸前形成了一个凹陷,小雨的一大半ru房裸露在夏冬面前,试想有哪一个父亲看着如此性感的女儿站在面前可以不动心呢?

    夏冬的大腿中心处,有样东西已经在开始慢慢充血,幸好宽大的睡衣能遮挡一下。夏冬道:“关上门!”小雨顺从的关上了房门,并从里面锁住了。“来,到床上来,到爸爸这里来。”夏冬说道。

    小雨略带娇羞,咬着下嘴唇,有些不好意思。缓步走到镜子前,拿起梳子梳理头发。

    夏冬爬起身,靠近到小雨的背后,小雨的发间传来的味道有些湿漉漉的,是刚洗完澡所特有的味道,飘进夏冬的鼻间,从小雨的身上传来的味道是少女的体香,是做父亲梦寐以求的味道,是可以让做父亲神魂颠倒的味道,让所有的父亲都想跪倒在女儿的大腿间的味道。

    夏冬再也忍耐不住了,从背后箍住小雨的腰,凑近女儿那乌黑亮泽的头发,狠狠地嗅着。小雨那宽大的睡衣根本无法遮盖住半裸的胸口,夏冬的手从小雨的腰际慢慢往上,进入了小雨的胸部。

    小雨的ru房被夏冬拿到了衣服外,双峰柔软无比,|乳|尖微微颤抖,夏冬的手在小雨的|乳|尖捏、揉、搓,时而轻抚,时而重捏,一会儿工夫,小雨那|乳|尖变的硬起来,|乳|晕变的通红、肿胀,高耸的ru房此时变的更加诱人。

    此时的小雨斜靠在夏冬的怀里任由爸爸疼爱,双唇微开,想要发出声音却似有些哽咽,她已经变得柔弱无骨。

    夏冬知道小雨已无法控制自己,已深深陷入自己的爱中,被自己的一阵温柔,弄得兴奋无比了。

    想到这,夏冬伸手到小雨的膝弯,抱起小雨把她放在床上。

    躺在床上的小雨有些不知所措,双目紧闭、双唇微开、呼吸沉重,双腿紧紧靠在一起。夏冬翻身上床,坐在小雨的身边,手伸向小雨的下身,把她的睡衣往腰际推,露出裸露的荫部,稀疏的荫毛有些湿漉漉的,可能是刚洗过澡的关系吧,都黏糊在了一起。

    夏冬轻轻的抚摩着小雨的荫毛,由于小雨的大腿紧闭,他只能浅浅的插入女儿的腿间,轻轻的搓揉着。

    小雨似乎觉得很舒服,大腿不由自主的略微分开,夏冬乘机深入到小雨的大腿根部,手指在小雨的荫唇上抚弄,上下搓动。小雨的表情变得十分激动,口里陆续发出:“啊……呀

    ……”的浪叫声,只是声音压得很低。

    小雨的下身越来越湿,从荫道内不断渗出黏糊糊的液体,夏冬的手指逐渐变得湿润,粘粘的。

    夏冬更加快的搓揉小雨的下身,让小雨得到更大欢愉感,让不经人事的女儿初次尝试到做女人的味道,虽然是她的父亲面前。

    夏冬的手更加欢快的游走,在女儿的下身。他感觉到女儿的体内渗透出来的黏糊糊的液体,粘满在自己的手上,越来越多。

    一阵阵的血腥味传来,夏冬略觉奇怪,从小雨的下身拔回手,天,手上粘满了血,好多的血,是小雨的经血。

    “小雨,你来月经啦?”夏冬问道。

    “我、我不知道,上个月也出了好多血,把裤子弄脏了,后来问妈,妈给了我两包卫生纸,叫我垫在屁股底下。”

    夏冬安慰道:“小雨,这是月经,以后每个月的这几天都会来,你一定要提前把卫生巾放在内裤里,知道吗?”

    小雨点点头,似懂非懂的样子,夏冬又教了她一些女孩子月经期的注意事项,帮她清洁了卫生,换上干净的衣服,夏冬亲吻小雨的额头:“今天早点睡吧!”

    夏冬替小雨盖上被子,关上灯,回到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的夏冬怎么也睡不着,本来今夜可以夺走女儿的贞干,却不料碰到这样的事情,女儿已经开始来月经了,这标志着女儿已经长成大人,自己也该和家人调到一起了,以后要更加关心她了……

    阳光已经洒在脸上,该起床了,夏冬起身走出房门,妻晚班尚未归来,夏冬来到厨房,小雨已经买来了早点。

    今天的小雨穿了一身粉红的连衣裙,“爸,该吃早饭了!”小雨还在忙碌着煮牛奶。

    夏冬从侧面看过去,长发披肩的女儿,那丰满的双峰高高耸立,曲线玲珑,真是明艳不可方物啊!

    夏冬欺近小雨,从背后搂住小雨的腰际,小雨的腰柔若无骨,小雨回眸冲夏冬一笑。夏冬已经忍不住了,双唇粘了上去,“别,爸,别给人看见。”小雨小声提醒夏冬。

    小雨躲避了夏冬的吻,夏冬根本管不得这么多了,紧跟上去,在小雨的脸上重重的吻了一下,他的手也不老实,游走在小雨的胸口,游走小雨那高耸的ru房间。这时小雨轻推开夏冬的手,不好意思的躲着爸爸的魔手。

    夏冬只好放开小雨:“身体好些了吗?卫生巾够用吗?”

    小雨红了脸,“够了,我知道了,爸爸,吃早饭吧。”

    ……

    在随后的几天里,夏冬总是一有机会就和小雨亲热。在厨房间,抚摩小雨的ru房;在小雨刷牙的时候,从背后搂住她;在小雨的房间,在小雨做功课的时候,突然从背后抱住小雨的ru房。小雨也很喜欢爸爸这样,每当这时,都会和他缠绵一番,让夏冬醉生梦死在女儿的唇边。

    在一周后的一天,妻又是夜班,小雨的经期已经结束了。确定妻子已经到了单位的夏冬

    钻进了小雨的房间,女儿已经在等着他。

    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女儿显得格外性感,今天,小雨穿了一条肉色丝袜,黑色的高跟鞋,这都是夏冬特地为她买的,叮嘱她今晚穿的。

    穿着高跟鞋的小雨显得格外高贵,粉红色的连衣裙更是让夏冬血脉膨胀。夏冬关上房门,小雨马上扑了上来搂住他的脖子,他的嘴压向她的嘴,四片唇在刹那间合拢,夏冬深吻着小雨,舌头深入到女儿的口腔内侧,小雨的小舌也在爸爸的口中游荡,他们的舌头紧紧搅和在了一起,父亲的口水和女儿的口水已经无法分离了。

    小雨的口水不断被吸入夏冬的口内,他狠命的吸女儿的口腔,让她的舌头翻滚在自己的舌间。

    夏冬狂吻小雨,在她的粉脸,女儿的脸涨的通红;轻吻小雨的鼻间、女儿的双眸、耳垂,轻添小雨的耳垂,然后咬住,舌头伸入她的耳朵。

    小雨轻声私语:“爸爸,耳朵里,像下雨一样!啊……”

    夏冬的双手搂住小雨的腰,在小雨的外衣上不断游走,逐渐靠近小雨的胸部,从下往

    上夹住小雨的ru房,双手呈弧线状环住那高峰,突出的ru房被按了下去,很有弹性,女儿的身体在父亲面前总是那么诱人。

    夏冬转动着自己的手,女儿ru房被他按下去又弹上来,揉捏着她们就像是抓着两个小兔子,让她们跳动,任意玩弄。

    小雨软若无骨,斜斜的倒向爸爸,夏冬让她紧靠在自己怀里。

    夏冬坐在了床上,小雨的头靠在他身上,身子半依偎在爸爸怀间。而这时夏冬的手开始去解女儿的衣扣,她红色的连衣裙高雅无比,动人心扉。

    慢慢的,一粒扣子、两粒……小雨双间的|乳|罩带子露了出来,再往下,小雨洁白的胸罩敞露在夏冬面前,小雨的衣服扣子被他完全解开了,衣服被推向身体两边,他隔着|乳|罩,抚摩着小雨的ru房,连带着|乳|罩一起揉捏着她的双峰。

    小雨高耸的双峰高高隆起,代表着一个新的少女长成。

    夏冬低下头,吻着小雨的粉颈,她那雪白的头颈,长长的秀发披在两旁,更增秀气。夏冬的手绕到她的腋下,女儿的腋下也开始长毛了,夏冬抬起小雨的手,把嘴凑到她的腋下,添着那初生的|乳|毛。

    小雨还有点羞涩,想要放下手,可夏冬存心捉弄她,狂添她的腋下,轻轻的咬,她连连晃动手臂:“爸,痒啊,不要,求你……”

    夏冬乘机道:“那等一会你要听话,爸爸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好好伺候爸爸?”

    小雨娇羞无限,略低下头:“好……好……我听爸爸的,快……快……放开人家嘛!”

    夏冬色心大动,离开小雨的腋下,双手径直绕到她的背后慢慢搜索,最后定位在|乳|罩带子上,随着手指转动,她的胸罩开始松脱,慢慢往下掉,等他伸出手,把|乳|罩带子完全解开,小雨的|乳|罩已经离开她的身体。

    脱离|乳|罩保护的ru房,在夏冬面前微微抖动,显示着小雨的内心的慌乱。

    夏冬急忙低下头轻吻着女儿的ru房,双峰高耸如林,洁白的ru房上那一点|乳|晕,犹如百花丛中一点红般打动着父亲的心灵门户。

    夏冬把小雨的一边ru房整个含入口中,塞满在嘴里,狠狠地往里面吸。

    想像一下,少女的淑|乳|完全被含入父亲的嘴里是怎样的一幅情景。小雨的ru房润滑无比,夏冬吐出,再含入,再吐出,肆意玩弄。|乳|尖有些开始变硬,|乳|头在上边有些晃动,像要掉下来般,夏冬的手伸上前去,握住小雨的ru房,再掐,让ru房凹陷,左右晃动她们。

    此时的小雨已经完全乱了方寸,靠在爸爸怀里的身体已经变的滚烫滚烫的,她已经进入兴奋状态了。

    稍待,夏冬打横抱起小雨把她放平在床上,替她脱掉连衣裙和内裤,扔到地上。

    小雨的长袜是肉色的,一双乌黑的高跟鞋,看起来性感无比,诱人心动,在父亲的眼

    里,赤裸裸的女儿就是自己一辈子的幸福。

    小雨丰满结实的大腿得到丝袜的掩护,显得若隐若现,丝袜一直伸展到大腿跟部,阴沪暴露在夏冬面前。

    小雨紧闭的大腿被爸爸往两边分开,荫毛在阴沪周围生长,看起来似杂草丛生,夏冬轻抚摩着小雨的荫毛。在小雨的下体正中央,有一条粉红的、湿润的缝,那是女儿的荫唇。

    夏冬把小雨的大腿弯曲,向两边扒开,女儿的阴沪活生生的暴露在他面前。

    天下有多少父亲曾经看过女儿赤裸的下半身呢?

    夏冬的手指轻轻的、缓慢的插入到小雨的阴沪内,手指轻轻转动,轻插、轻拔。

    “舒服吗?”夏冬问道。

    “啊……好舒服啊……爸……爸重点……啊……”小雨低声发出浪语。

    夏冬的手指搓揉在女儿的荫道口、荫唇、阴di上,然后逐渐加快速度。小雨兴奋已极,口里不时发出低沉的喘气声。

    夏冬坐到小雨的侧面,拉过她的手,引导女儿的手到父亲的大腿根处,把她的手隔着睡衣放在自己的gui头上。

    今天夏冬没有穿内裤,只有一套睡衣在身上,小雨的手轻按了一下,变没有动静了。夏冬知道女儿尚未经人事,不懂该如何伺候父亲,于是就拉着她的手进入自己睡衣里游走,在棒棒上轻抚。

    小雨轻轻的握住爸爸滚烫的gui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于是夏冬教导着她、引导着她,让她的手在gui头上上下搓动。

    夏冬坐直了身子,把小雨扶了起来:“小雨,添添爸爸的下边好吗?”

    小雨点点头,跪到了爸爸的大腿间,双手捧着gui头,看了一下,嘴巴凑上去亲了一下,就没有变化了。夏冬只好教导她如何让男人兴奋,他扶着她的头靠向自己的下身,让她张开小口,并把她的头压向自己的gui头。

    小雨张大了口,稍微含住了一些,然后,夏冬压住她的头往下摁,gui头进入了小雨的口腔,逐渐深入,一直往下,直到小雨喉咙间发出难过的声音。夏冬才减轻压力,让女儿稍微抬起头,再压下,夏冬就这样抓着女儿的头发一下又一下的……

    “小雨,咬一下,舒服……对!上、下……”夏冬不停的教导着小雨。

    小雨很聪明,学得很快,一会儿工夫,她已经会自己套弄爸爸的gui头,嘴巴含进吐出,口水都顺着硕大的棒棒往下淌。

    在gui头顶端不断有液体渗出,夏冬实在是太兴奋了,试想一下吧,父亲斜靠在床上,双腿分成八字形,一根棒棒高高耸立,在父亲的双腿中央,赤裸裸的女儿跪在父亲腿间一口一口含着父亲的gui头,散乱的头发披撒在头颈两侧,挺起的ru房高高耸立在那,迎风招展。赤裸的下身仅穿一条丝袜,高跟鞋鞋尖高挑。

    小雨套弄了一会儿,扑到了夏冬身上:“爸爸,我难过死了,我……啊……好难过啊……”

    听到女儿这刺激的声音,夏冬更加的热血沸腾,一把搂住小雨,翻过她的身子,把她放平摊在床上,搬开女儿的大腿,尽量往两边,得以更加广阔的露出女儿的阴沪。

    小雨的肉缝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父亲面前,夏冬翻身进入女儿的两腿中间,挺立的gui头逐渐逼近她的chu女地,想要灌溉那片尚未被开发过的地方。

    夏冬的gui头已抵在小雨的阴沪上,他伸手握住gui头,轻轻敲打着女儿的阴沪,gui头上下摩擦着她的阴门。荫唇早已变得湿润,润滑液不断排出体外,彷佛在迎接它。

    gui头在小雨的阴沪口搜索,最后定位在那片凹陷之处,夏冬挺起gui头,微微向里,突破小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姐弟合欢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