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月魂 2

2018-06-06 17:00:15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我劳改回来后便同母亲住在自来水站那间狭窄阴湿的烂房子里,和母亲同睡一张床,那间小得可怜的房里只能摆一张两尺宽的床。


    我急于找工作找房子。

    办事处要我在家等安排。我闲着相当苦闷。有天母亲说对门黄老倌问我愿不愿意赚点力气钱。我瞅着母亲那磋商和委屈我的神情,“没关系,我愿意。”黄老倌父子都是搬运工,一到傍晚就有二辆乌黑的板车斜斜地靠墙立着。次日我便随黄老倌上北站运煤去了。黄老倌瞧我不来,他从人家口中知道些我和尚的事。“年轻轻的不要泄气,”他说,“我在你这个年纪,窑子里进窑子里出,看得多。”母亲在我释放回来的那天告诉我,尚和一个四十岁的男人关系暧昧,那男的是个什么处长。我说:“莫讲了,我同她不在一个层次了。”我想忘记她,我下死力帮黄老倌拉车,好让疲惫的利爪抓住我的思想以免胡思乱想。然而我老挂着她,在梦乡里我也常常见到她。有几次我在梦中大喊大叫,把母亲也吓醒了,母亲打醒我说:“你叫得吓人”“我不知道。”我说。母亲用粗糙的手揩着我脸上的虚汗,“你在喊她。”“我搞不清。”我惭愧不已。

    有天天气凉快,我和黄老倌多拉了一趟煤,天快黑了才回来。

    我打着赤膊,一身臭汗和黑煤,拿起搁在车轮头上的脏衣,一折身看见了尚青青。

    她立在路灯下,那种目光让我想起惊疑的兔子。

    我感到天快塌下来了。“何光宗,”她喊了我一声,走上来,“我写了份离婚报告,你看下吧。”我傲气顿生:“不必看。”她把离婚报告递到我手上,“你还是看下,同意就请你签个名。”她把钢笔递给我,我立即在离婚书上写下:“同意”,签了名,把钢笔狠劲地往地上一丢,快步走进了自来水站。我从篱笆的缝中瞧见她弯腰拾起钢笔看了看又扔下,朝前面走去。不远的树荫里走出个高个男人,俩人消失在黑暗中。我走出去捡起钢笔,笔尖弯了,我心里一阵热浪翻滚,想吼叫。母亲走拢来说:“你洗个澡会好点。”我坐在水龙头下,任水冲着我的头,洗完澡我就躺在铺上睡觉,边想我要杀了那高个子男人。天热,母亲便倒下竹板睡在坪里,母亲的鼾声一会从窗口阵阵送来,像遥远的轮船声。我要杀人的念头使我浑身火烧火燎。很不是滋味。阴茎硬挺挺地顶裤衩炽热胀疼。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手淫,往后还背着母亲手淫过许多次,直到我娶上第二个妻子才终止。

    我跟黄老倌拉板车拉了三个月,随后街道上安排我进了“土夫子队”,所谓土夫子队就是挑土的人,我在土夫子队认识了我第二个妻子秋兰。秋兰是市政公司的测量员,为我们排土她算方。土夫子队跟农村一样计工分。我在土夫子队干了五个月,头个月拿七分,后四个月拿十分。土夫子队里劳改犯很多,队长同他的几个把兄弟都是刑事犯,政治犯好像就我一个。我在土夫子队不大入流,那些男人喜欢把女人那个挂在口里谈论,我插不进话。歇气时我多半坐在稍远的树荫下抽烟,也盯女人的屁股看,但我比那些男人目光去得含蓄,扫一眼就飞开了。那些男人的目光是充分具有想象力的,使一些姑娘走路不由得要夹紧腿。

    一天,太阳白得耀眼,让人疲乏,大家便坐到树荫下扯谈。我同一个姓彭的青年这个人我以后会要提到他坐在一株梧桐树下闲聊。彭比我小,很瘦,长相给人一种滑稽感这主要是他的嘴巴长得太大的缘故。秋兰从我们眼底经过时彭喊住了她:“秋姐,来罗。”秋兰折过头来瞟着彭,彭又说:“来罗,跟你讲件事。”

    彭说我工分太低,队长欺负我是读书人,只给七分工一天比有些女劳力还低。“队长只听你的话,”彭瞅我一眼又盯住她,“你要丘队长多给他几分罗。”秋兰同情地瞧着我,目光像飞来的麻雀落在我脸上,“你大学生,怎么进了劳改农场”我大器地一笑:“一句话说走了火。”“什么话”我闭拢了嘴巴,自从一九六一年我因说话遭殃后,我把一句古训凿在脑壁上了:“言多必失”。

    次日,丘队长拍着我的肩膀,“老弟,从今天起,你十分一天,够朋友罗。”

    后来我同秋兰谈得就比较多。

    后来她母亲死了,她喊我去写挽联。她街上的人称赞我的毛笔字写得好。后来她嫁给了我。她说:“真的,我真的搞不清楚我看中了你。开始我只是想跟你接触接触”

    我打断她说:“越接触就越发现我有魅力呗”“你那个姓尚的前妻,未必从没注意过你的优点”她说,“我觉得你应该是逗女人喜欢的。”“她只注意她自己,”我说,感到心底有股凄凉浮了上来,像只鸭子在水上游着。

    4

    1986年在湘江宾馆同尚青青分手时,我告诉了她我家的住址她也告诉了我,没想几个月后的一天下午她上我家来了。她说她是办事经过这里顺便来拜访,她说她主要是来看看我现在的家庭,说得很冠冕堂皇。她手里拿顶白太阳帽摇着这是不自然的,那天很凉快,身上藕白色真丝绸夏衫把她丰腴的肌肤衬得很健康,她的嘴角悬着一抹轻笑,嘴唇是涂了口红的。“你爱人呢”

    “她上班。”“看看女大学生的照片,”她指我女儿。我迈进卧室拿出了影集。

    “像你,”尚翻开影集便说,“但比你漂亮,真长得好。”

    “马马虎虎罗,”我已习惯这种夸奖了。尚又盯着秋兰的一张照片,“你妻子也漂亮。”她合上影集说。我说:“对得住人罗。”

    她站起身,在我称为“老鼠窝”的房里转悠,这间房子那间房子地看,这件东西那件东西地摸,赞不绝口,连我的厨房和卫生间她也赞不绝口。“抽水马桶的颜色淡雅,粉红。”她称赞得不是地方地说。我说我原想买白的。我们是在找话说,她夸大她的感觉,故作天真,她是害怕我们一并掉进回忆的陷阱里去。当我们把所有的话都说完后,沉默就如毒蛇爬到了她身上,她跳了起来跟鸡飞了起来一样。“啊呀,我得走了。”她煞有介事的形容。如果我要留住她,她是不会走的,但我感到那是玩火。她拿起搁在沙发上的白太阳帽,走到门口又偏过脸来说:“到我家来玩罗。”我答应了,她把太阳帽戴到头上,轻盈地走了。神经病,我这么想。

    她来找旧感情吗这个疯子。

    我做完晚饭秋兰就下班回家了。她进屋就把衬衣脱了,换了件男式汗衫,把解下的两个海绵乳房扔在茶几上。我等她洗完手脸,坐到饭桌旁时说:“下午尚青青来过。”

    秋兰一时没反应过来,我说:“就是我前妻,这个神经”她望着我:“她跑到这里来干什么”“鬼晓得”“你没跟她有别的事呗”她像豹子一样盯紧我。

    我感到好笑:“我哪里还有心情同她磨阳寿。”吃过晚饭,我走到晾台上抽烟自从她的乳房割去后她对烟味就反感了。天是紫蓝的,有几缕灰云,遥远的树梢上吊着一个弯月,有一股铁锈味从天上飘来,很重。

    月亮巴巴,肚里坐个妈妈,妈妈出来买菜,肚里坐个奶奶

    我忽然忆起这首童谣。我小时候常听见一些年轻母亲吟唱这首童谣为婴儿止哭或催眠,如今也偶尔听见。它充满魔力,世代流传。

    这首童谣全文是:

    月亮巴巴,肚里坐个妈妈。

    妈妈出来买菜,肚里坐个奶奶,

    奶奶出来绣花,绣个糍粑,

    糍粑跌得井里变个蛤蚂,

    蛤蚂咯咯咯,和尚吃菱角,

    菱角溜溜尖,和尚望着天,

    天上四个字,和尚犯哒事,

    事又犯得恶,抓哒和尚砍脑壳。

    秋兰走过来斜乜着我,“你在想她呗”“想月亮巴巴。”我我告诉她母亲讲的一个故事,那时我还校母亲说一天有个细女孩在家做作业,忽然有人叩门,咚咚咚,细女孩走过去把门一开,原来是只老虎。秋兰笑了。我们迈进房里,坐到沙发上,我说我真希望我们年轻20岁,那样我们就有精力去创大业。秋兰说:“你可以想象罗。”她有点不高兴,因为她不可能回到二十年前去,她的两个奶子做了切除手术,现在胸脯上留着两条棕色疤印,像两条蜈蚣伏在那里呈凶险相。好几年前她的乳房内就有两团硬块,手摸上去能感觉到。后来奶头黑了,整个乳房萎缩了,现出皮拉扯的形容,乳腺癌。前年做的切除,好像没留下后遗症,然而做为一个女人她却越来越不像她的过去了,从前那时常抚慰着我的温柔逐渐荡然无存,换之而来的是暴躁脾气,有时候为一句话竟同我真刀真枪地干砸碗摔椅子。她的乳房丢失了,造物主就改变了她整个人。我想,于是原谅了她。

    那天晚上睡觉时,秋兰忽然警觉地盯着我,目光如一盆开水泼过来,烫人。“她尚邀你到她家去玩冒”“她说是说了。”我答。秋兰立刻说:“你要是去了我就对你不客气。”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浪费力气,我把手放到了她的大腿内侧,想逗起她的情欲,但她把我的手推开了,“莫动我,我没兴趣。”我敢断言,她并没意识到她整个人改变了,她那平板的胸脯使她成了个不伦不类的女人。她从前的那双眼睛是很美很女性的

    5

    秋兰的眼睛眼白占据的空间较大,眸子如两粒黑豆,像狼眼睛,且有几分斜视,因而目光特别亮。她瞧我时头总偏着,眸子搁在眼角,撅着多肉的红唇。那种目光热切大胆,喷射着爱的火焰,我很喜欢。

    一个阴霾霾的傍晚,秋兰走进了我家。当时家里已点了煤油灯,母亲坐在灯下补米袋,我坐在床上吸烟。她穿条能充分表现曲线的红宽边灯芯绒裤,上身一件天蓝衣服,比起在土夫子队里她要显高些且迷人些。这是她第一次来我家,我愕然。“你怎么晓得我住在这里”她一笑:“彭告诉我的。”母亲为她泡茶,“妹子,呷茶。”她接住茶杯放下,又拿起我母亲搁在床边的米袋,“你屋里好挤啊,又黑。”“这不能叫做屋。”

    母亲说。秋兰斜瞟我一眼,那种目光拿母亲注意到了。她走后母亲认真地说:“这个姑娘比尚青青懂事些。”

    几天后秋兰又来了。她扛着捆白纸,拎着半铁桶浆糊,汗水涔涔且红光满面。那是大清早,我坐在门坎上吃面。她冲我一笑,步入房内时把我手中的筷子撞落了。“对不起,”她做下媚眼说她是有意,然后冲我母亲娇柔地一笑,“早几天我托熟人从造纸厂买了捆便宜的纸。”我望着她,拾起筷子往裤腿上一揩,又要夹面。“邋遢”她抢过我手中的筷子走到桌前,提起热水瓶倒了杯开水,把筷子插进水中烫了烫。“病从口入。”她斜视着我说。母亲眼睛湿润了,望一眼我又瞅着她,“妹子,你坐下吧。”

    秋兰不肯坐下。她在我家忙了一整天,先是把鸡毛掸子绑在竹竿上打扬尘灰,然后拎着浆糊桶往墙上刷浆糊,凳子搭在桌上,站得老高,很起劲且娇媚地撅着滚圆的屁股。

    她刷浆糊我贴纸,后来我刷浆糊她贴纸,直忙到天黑。屋里亮堂了许多,煤油灯格外显亮。母亲为她专做了几个菜,吃完晚饭,我们便坐在灯下聊天。

    晚上9点钟我送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月魂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