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柯南猎艳合集 11

2018-05-16 14:47:15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扭扭的字,文字分为两排,“哥哥”在上面靠中间的部分,“让小守活过来吧”在下面,而且是被从一张大纸上撕下来的,只有这一小块,被这些字占得满满的,没有留下任何空处。也不知道是先写好了再撕的,还是先撕好了再写的。如果是求救信的话,这可真是奇怪的文章,而且,仔细看,工藤新一发现“哥哥”前面有两个小点,这是什么?一时想不出头绪,决定出去看看再说。这时解说员说道:“好,现在是英雄的传球,不过球的方向并不明确,这又会是个失误的传球吗?啊,好,球刚好被竹田给接到了,竹田回传给了英雄,英雄起脚了,这是传球还是射门?啊,进了,球进了!原来是装成要传球的样子,真是太棒了。”……

    看着电视上进球的赤木英雄大惊失色,呆立当场,工藤新一和赤木量子也同样大惊失色,呆立当场。这时一份传真被发来了,赤木量子急忙跑了过去,一看之下,立刻吓得浑身发软,跪倒在了地上。

    走到她身后,工藤新一念出了传真,“违反了约定,我想你再也见不到你弟弟了。”赤木量子立刻失声哭了起来。“糟了,不赶快找出歹徒的话,赤木守会被杀的。”走回门口,工藤新一小声说道,他再次到赤木守的房间里查看一番。心道,被绑架的是小学三年级学生,就算他再怎么抵抗,房间被弄的这么乱有点不自然。拿起地上的盒子一看,原来这个是昨天才上市的〖鬼丸问题集〗可是里面没有东西。被绑架的孩子是不可能会带着游戏机在身上的,勇者是在中途死掉的,对,一定要让勇者活过来,要不然就不能过关,让我活过来,难道这就是…把它装在游戏机上,接着一边打开电视开启游戏,果然是这样,小守在游戏的主角里面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在这个游戏当中叫做小守的人,就是游戏的主角了,直树,小守 ,英雄, 量子, 这些人我都知道,但这个叫做直树的到底是什么人?他是小守的朋友吗?等一下,英雄,直树。工藤新一回忆起下午步美所说的就是去年跟英雄起加入灵魂队的上村直树,然后,这两个点…如果在哥哥前面的文字是“树”的话。工藤新一对量子叫道:“量子,你不要担心,我已经知道小守所在的位置了。”赤木量子大喜,立刻问道:“是真的吗,新一,小守,他人在哪里?”工藤新一说道:“请你回答一个问题,”然后问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上村直树的人?”“是的,”赤木量子回答道,“他就住在这附近,是赤木英雄的朋友。”工藤新一继续问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位上村直树常到这个地方来,跟小守一起玩,是不是?”“是的,因为直树先生很精通游戏机。”赤木量子继续回答道,然后问道,“可是,为什么要问他呢?”“因为小守他并不是被绑架的,玄关的门锁有被撬开的痕迹,还有把小守的房间弄的那么的凌乱,都是歹徒故意做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要让你们以为,这是凶恶的歹徒所做的事情。”工藤新一解释道。“怎、怎么会?”赤木量子吃惊的反问道。

    工藤新一继续解释道:“我想小守留下来的纸条全文,应该是这么写的,我要去直树哥哥那里请他帮忙,让小守活过来。那张纸条是被歹徒撕破以后,拿出来可利用的部份文字组成的。”

    “那、那么,”赤木量子继续吃惊的反问道,“绑架小守的人该不会就是……小守他现在……”

    “没错,犯人就是上村直树,小守应该就在他家里。”工藤新一说道,“你带我去他家,小守一定就是在他家没错。”

    足球比赛的上半场休息时间,球队的队员们都集中在休息室里,听教练的安排和训话。

    “阿雄,你是怎么搞的?!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东京灵魂队的教练不悦地盯着魂不守舍的英雄,“如果是这样,下半场就要换人了……”

    “不!教练,我没事……”英雄立即打断教练的话。

    其他队员纷纷为他说情:“这家伙是遇到这种冠亚军总决赛,才会紧张成这副德性……”“哎呀!就算是输掉,也不会死人!你要放轻松点……”

    英雄哪里听得进他们安抚自己的话,此时此刻,他的心犹如几千万只蚂蚁在撕咬。不停地呐喊着:小守,你千万不能有事……

    很快工藤新一和赤木量子来到了一处公寓前,量子不等喘口气立即不停地按着门铃。

    “请问是哪位?”不一会儿,门口的对讲机传来直树的声音。

    “是我,量子!”量子对着对讲机回答。

    “哦,是量子啊……”直树继续问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那个……麻烦你开下门!”量子焦急地说道。

    “怎么了?”直树不太情愿地打开一道门缝,门链还紧紧地挂在门内的挂钩上。

    “对不起,请让我进去说!”量子吃力地想推开门。

    “不、不行啦!我女朋友在这里……”直树连忙顶住门,“被她误会的话就不好了!”

    “小守——”量子不顾一切地大叫:“小守,如果你在的话,快点回答我——”

    直树脸色骤变,冲量子发火:“喂!你别太过分了……”“让开。”工藤新一说道,赤木量子赶紧闪开,一记重拳打在门上,砰——”的一声巨响,厚重的门倒下,站在门后面,右腿打着石膏,拄着拐的上村直树躲闪不及,整个人被压在了门下面,一动不动的,应该是被门直接撞晕了。“小守——”量子也在四处寻找,当她打开其中一个房间的门时,发现小守坐在里面的一台游戏机前,一脸惊讶地看着她。赤木量子正抱着小守哭道:“笨蛋,你怎么可以这样随便离开家里。”

    正拿着游戏手柄的小守疑惑的问道:“我不是写了一张的字条放在桌上了吗?”接着笑道,“对了,多亏直树哥哥帮我,游戏才可以过关的。”

    工藤新一提醒道:“下半场快开始了,赶快打电话给英雄。”

    “对,对。”赤木量子应声就去打电话了。拨通了电话,来不及多说,就拿来让小守和英雄说话,让英雄确认了小守的平安。如此,下半场刚刚开场,没了包袱的英雄就快速的进了一球,得到了全场的欢呼,解说员更是以天才称呼他,称赞他为天才赤木英雄。

    这时,上村直树一瘸一拐的进来发泄式的说道:“哼,天才吗,每次都是这个样子,英雄是个天才,而我只是个努力的人而已,人气和签约金都是他占上风,每次都是这个样子。高中时代的射门纪录几乎都是一样的,所以,我每天练习踢球从未间断过,就是为了超越英雄。而且,我花了是他的好几倍的时间用来练习,这样,我就可以追上英雄,不,是可以超越他了。可是前一阵子的练习比赛中,他竟然踢断了我的右脚。没错,那个家伙是故意的,因为英雄他害怕我超越他。我的右脚拜他所赐,必须要休养三个月,如此,想要超越他就根本是不可能的了。”接着看着正兴奋的看着球赛的小守,上村直树有些失落的说道:“一开始我就没有伤害小守的意思,我是想比赛结束之后,就让他回家的,我自己则是打算从此离开这里,我只是想要让他领会一下输的感觉而已。”这时,电视机里传来主持人激动的声音:“哇——比赛终于结束啦!结果是3比1!东京灵魂队漂亮地赢得这次米花杯足球赛的冠军!最让人佩服的当然是今天个人独得两分的赤木英雄……”“哥哥好棒!哥哥万岁!”小守忍不住蹦起来欢呼。上村直树失落的说道:“没有想到,他还是赢了。”接着坐在地上,放下拐杖继续说道,“我的比赛也结束了,好了,量子小姐,你去通知警察吧,因为这里有个诱拐犯。”

    这时,电视里有记者问道:“恭喜你,英雄,这场胜利,你最想告诉的人是谁?”

    “这个,虽然应该是我弟弟小守,”英雄笑道,“不过,我最想要告诉直树,我最想要告诉我最大的对手,上村直树,因为如果那个家伙在的话,就可以赢更多的分数。”接着对着镜头笑道,“直树,快点回来吧,我在运动场上等着你。”

    “那个家伙简直是笨蛋,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做出这种事情。”上村直树说道,接着捂着脸感动的哭道,“他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笨蛋。”

    “看来,已经解决了。”工藤新一笑道。

    这次的绑架案,也终于完结了。工藤新一陪着量子还有小守回到了家里面。量子邀请着工藤新一进屋吃点儿东西,进到屋内,量子笑道:“我给你们做点儿好吃的!你们且等等!”说着,量子就要去厨房。机会来了,工藤新一暗笑道,工藤新一将神念放出,量子和小守纷纷晕倒,看着睡在床上的大美女,工藤新一嘿嘿一笑,关上了门,走到了床边,工藤新一微微一笑,说道:“量子,我帮你破了案子,你是不是应该报答我一下啊?”工藤新一在从旁边一个柜子里取出一个相机,放在一边,然后嘿嘿一笑,说道:“美人儿,我来了!”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日本版的新一宗瑞了。

    然后,工藤新一将自己浑身的衣服脱了个干净,接着躺到了床上,仔细打量着赤木凉子。

    赤木凉子身材娇小,秀丽的鼻翼仿佛在微微煽动,好像随时都有可能醒来。挺立的鼻子下面,是樱桃小口,轮廓分明的嘴唇薄滑红润,谁见了都有一种想亲吻的欲望,工藤新一更不必说,这颗樱桃今天他摘定了。

    “小美人,先来亲个嘴。”工藤新一嘿嘿笑着,俯身下来,对着这个少女的嘴唇无比轻佻的舔了舔,顿觉味美肉甜。

    工藤新一不再犹豫,将赤木凉子娇滴滴的身子抱紧在怀,一口一口的舔弄这个不醒人事的小美女。

    妈的,真香!工藤新一享受的舔遍美丽少女嘴里的每一个部位,赤木凉子的唾液在工藤新一贪婪的吸吮中流出。工藤新一用舌头撬开小宋的嘴唇,品尝着少女带着浓郁香味的舌头,将它含在口中,用力的吮吸,昏睡中的赤木凉子把口水全部流到了工藤新一的肚里。唉,又柔软又甜美,要说天下的美味,可能就数女人的舌头了。

    舔弄着赤木凉子的红唇,工藤新一的手自然也没闲着。此时美丽的赤木凉子靠在工藤新一的怀中沉沉睡去,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工藤新一此时一双yin手在赤木凉子的动人椒||乳|上轻轻隔着衣服揉捏着,那一对可人的小ru房虽然因为年龄的缘故还不够壮大,但是因为少女时期正是女人身体最完美的时候,所以摸起来很有弹性。

    工藤新一的双手变换着姿势捏弄着赤木凉子的双||乳|,嘴巴也不局限于赤木凉子的红唇,渐渐地开始亲吻她的脸颊、眼皮、琼鼻、耳垂和玉颈等敏感部位。

    赤木凉子如今虽然是昏迷着的,但是工藤新一的亲吻还是引起了她的生理反应,此时她的肌肤已经开始泛红,下体的神秘甬道里,也渐渐地变得湿润起来,总之就是发情了。

    工藤新一此时喘着粗气,抬起头来,看着赤木凉子那一对被自己隔着衣服抚摸,都已经变得很坚挺的小奶子,不禁心中砰砰直跳,自己正在玩弄这样一个美丽的少女,一个还不满十八岁的未成年少女。

    一种刺激的快感传遍了工藤新一的全身,工藤新一兴奋地仿佛快死去了。他一把扶起美丽的赤木凉子,一手托着赤木凉子的身子,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粗大鸡芭,然后将鸡芭缓缓放到了赤木凉子的樱桃小口上。

    轻轻的一顶。

    赤木凉子那早已不设防的小嘴巴,被工藤新一的大鸡芭撬开了,下一秒,工藤新一深吸一口气,将大鸡芭放入了赤木凉子的嘴巴里。

    唔!

    一股紧凑的、火热的、动人的温暖感觉包裹住了工藤新一的鸡芭,随之而来的是传遍全身的刺激快感。这位美丽动人的少女明星赤木凉子,此时已经在神志不清当中,给工藤新一做起了无耻地kou交。

    工藤新一此时简直开心地要发狂了,能让赤木凉子这种美丽少女为自己kou交吹箫,那是多么诱人的一件事情。他此时微微支起身子,用手托住赤木凉子的小脑袋,缓缓地抽动着,这自然而然的带动了赤木凉子嘴巴里对工藤新一大鸡芭进行的活塞运动,此时赤木凉子在完全昏迷的情况下,她的美丽口腔正在被工藤新一的大鸡芭所蹂躏,动人的口水顺着嘴皮和工藤新一的棒身不断地往下滴落,。工藤新一也在强烈的酥麻快感当中沉沦着,他只觉得自己都快死了,这种快感,真的就是做神仙也未必有啊!

    赤木凉子的嘴巴此时已经呈现出了一个大大的o字形,紧紧地包裹着工藤新一的“大棒子”若是赤木凉子清醒过来,看到自己如今竟然含着工藤新一的大鸡芭,不知道会羞成什么样子。

    工藤新一一开始还害怕因为过大的抽动而弄醒赤木凉子,可是随着快感的加剧,工藤新一再也不能满足于缓缓地活塞运动,更管不了赤木凉子是否会清醒过来,此时的他已经加快了对赤木凉子的抽动速度,大鸡芭不断地在赤木凉子动人的口腔当中进进出出,每次抽出的时候必将带出大量的口水,看的工藤新一是欲火猛涨。

    终于,工藤新一达到了自己的高峰,他大吼一声,身子一抖,抽出鸡芭一套弄一大股火热的阳精喷射出来,全部射到了赤木凉子白皙的玉脸上,那黏糊糊的jing液将赤木凉子的眼睛、鼻子和和脸颊都沾满了,好一副yin荡的样子啊!

    这是工藤新一第一次给女孩子“颜射”,看到赤木凉子沾满自己jing液的俊脸,工藤新一心中登时产生了一股变态的快感。

    当下,工藤新一自然不会错过如此好的画面,赶忙拿起照相机,对着赤木凉子的玉脸进行了几次美妙的拍摄,这些照片自己可是要有大用的。

    接着,工藤新一拿出卫生纸,擦干净了自己的鸡芭和赤木凉子的脸,接着休息了一下,等鸡芭再度恢复了勃起之后,工藤新一缓缓伸手,将赤木凉子的外衣脱了下来。

    赤木凉子此时身穿的是白色休闲服,配黄|色衬衫,脱下外衣之后,工藤新一在顺势脱下了赤木凉子的衬衫,此时赤木凉子的上身,就只剩下一个粉红色的小胸罩,包裹着一对规模不大的小ru房。

    工藤新一看的眼中火大,当下也不管许多,扶起赤木凉子,将手伸到她的背后,解开胸罩的扣子,然后将胸罩给脱了下来。

    胸罩之下,是个圆圆的美丽小ru房,这对ru房虽然不如熟女的巨ru,但是坚挺高扬,此时赤木凉子躺在床上,美丽的||乳|峰高高支起,中间那两点粉红色的蓓蕾犹如两点小红豆一般,淡淡的如葡萄样的红色||乳|晕围绕在小||乳|头身边,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再配合上完美细小的水柳腰,简直可以说是盈盈一握,白皙动人的肌肤和平平无半点赘肉的小肚子,美丽可爱的小肚脐,当真是美得不像话。

    工藤新一咽了一口唾沫,然后伸出颤抖的手,缓缓脱下了赤木凉子的牛仔裤,露出白生生的大腿和红色的小三角裤。

    然后看着小小的三角裤,工藤新一在深吸一口气,将它也除掉了。

    就这样,赤木凉子此时已经是全裸了。只见此时的赤木凉子浑身肌肤细滑白嫩,那ru房就不必说了,赤木凉子的下体也是美得不像话,那粉嫩的幽兰之处此时的荫毛还不算太多太密,红红的两片小嫩肉此时看的一清二楚,小小的细缝紧紧密合在一起,一看就知道是没有开过苞的雏儿,修长美丽的玉腿不算丰满,但是肉形完美,俏丽可爱,一双美丽的脚踝十分娇小,颇有一股小脚美女的风范,工藤新一此时都快看傻了。

    赤木凉子此时还是昏迷不醒,紧闭的眼眸加上完美的裸体,简直就是一副现代版睡美人啊!我靠,上帝,你对我太好了!工藤新一兴奋地想到。

    当下,工藤新一将头凑到了赤木凉子的小||穴之间,分开了赤木凉子的双腿,然后伸出自己的舌头,开始缓缓舔弄着赤木凉子的小嫩||穴。

    哇!赤木凉子的小||穴真的味道很好,此时工藤新一轻轻舔弄着赤木凉子的小嫩肉,那股柔滑的感觉立刻传遍了工藤新一的口腔,进一步刺激着工藤新一神经。工藤新一一边舔弄着,一边还用手抚摸着,他时而捏弄着赤木凉子的小肉缝,时而玩弄着赤木凉子的小豆点阴di,又时而玩弄着赤木凉子的小小荫毛,只是没有将手插进赤木凉子的荫道。

    如此这般的强烈亵玩儿,赤木凉子的下体登时起了强烈的反应,chu女的蜜汁开始流动了出来,打湿了白色床单。

    工藤新一感觉到了赤木凉子的情动,不禁大喜,当下用手指点了一点yin水,然后将手指放进了赤木凉子的嘴里,让她在昏迷当中品尝了一把自己的yin汁蜜液。

    然后,工藤新一站起身,拿起相机,给赤木凉子的裸体拍了几个动人的写真,接着决定不再等了,他现在要给这个小chu女开苞了。

    于是,工藤新一放下相机,缓缓拉开了赤木凉子的双腿,然后将大腿和小腿弯曲在一起,自己将手抵在两腿的关节上,将自己的大rou棒,缓缓地放在赤木凉子已经yin汁密布的小||穴上,先让yin汁给自己的大rou棒充分润滑,接着,将大rou棒对准赤木凉子的小||穴,深吸一口气,猛地捅了进去。

    唔!工藤新一登时感觉到强烈的紧凑感传遍了自己的rou棒,接着强烈的酥麻快意让他都忍不住要she精了,他赶忙凝定心神,继续猛攻。

    霎时间,赤木凉子那可怜的防御薄膜被工藤新一的大鸡芭给无情地捅破了,一股鲜血缓缓从赤木凉子的小骚bi里流了出来,打湿了整个床单。

    工藤新一的rou棒一捅到底,感受着火热的感觉,工藤新一全身快乐的无与伦比,他将身子支起,伸手捏弄着赤木凉子的一对玉奶,缓缓冲动起来。

    唔!工藤新一一边低声嚎叫着,一边在赤木凉子身子上挪动着,他采取的是“九浅一深”、“右三左三”的抽插方式,对美丽的赤木凉子进行着惨无人道的迷jian。刹那间,随着工藤新一高超的插||穴技术,赤木凉子的下体已经是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了!

    “嗯……”此时,在强烈的刺激快感之下,赤木凉子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清醒了过来。

    可是下一秒,赤木凉子就是吓得魂飞魄散,她竟然发现自己浑身没穿衣服的躺在床上,而自己的身上,正有一个男人正在玩弄自己,自己的下体也感受到了rou棒的插入。

    赤木凉子霎时间知道了自己被人强jian了,不禁吓得魂飞魄散,当下下意识地叫道:“不要……不要……你……你走开……你走开……”说着,赤木凉子用手猛烈捶打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一见赤木凉子醒了,不禁一惊,但是此时也并不停止抽插,而是一把抓住赤木凉子的手臂,叫道:“别怕,是我!是我!”说着,工藤新一的屁股扭动,更加猛烈地进行着抽插。’

    赤木凉子此时感受着下体被工藤新一的大rou棒进进出出,一股强烈充实感让她的身子充满了快乐,但是纯洁的赤木凉子心中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当下下意识地伸手抵住工藤新一的胸膛,想将他推开,同时大叫道:“啊……啊……你……你是谁……啊……不要……不要……啊……不要搞我……我……”

    工藤新一一把推开赤木凉子的双手,将她的玉腿将近一百八十度的强烈分开,大鸡芭不断地插入抽出,带动出大量的yin水。

    工藤新一叫道:“赤木凉子,你……你不要怕,没事儿的,会很舒服的……”说着,同时运用上阴阳神功的真气方法,将自身调情真气注入到赤木凉子的体内,激发她的情欲。

    赤木凉子此时登时感受到了大鸡芭传来的阵阵强烈的刺激自己全身的快感,她终于完全失控,被强烈的快感征服了,开始大声浪叫出来:

    “啊……啊……哎呦……啊……嗯……啊……啊啊……啊……嗯……啊……”

    刚开始yin叫的时候,赤木凉子还保持着一丝清醒,她知道不能叫出来,那样会羞死人的,于是就想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可是才刚刚捂住,她就忍受不了那种强烈的快感刺激身体而要喊出来的发泄欲望,于是下意识地放开了手掌,大声浪叫。

    此是工藤新一将手压在赤木凉子分开的玉腿上,借此力道不断地抽插着赤木凉子的小嫩||穴,同时叫道:“怎么样?赤木凉子,喜不喜欢?喜不喜欢……”

    “嗯……嗯……啊……啊……我……我……啊……”

    “快……快说,喜不喜欢……喜不喜欢……”

    “嗯……嗯……喜欢……啊……喜欢……”

    “说大声点儿!说你喜欢被我插||穴……”

    “啊……嗯……啊……我……我喜欢……喜欢被你插||穴……啊……好舒服啊……啊……嗯……啊……”

    工藤新一心中大是得意,当下,伸手一边捏弄着赤木凉子的奶子,一边身子扭动,插着赤木凉子的小骚bi。整个房间是一屋春光,赤木凉子的奶子随着工藤新一的抽动而不断的晃动,工藤新一的皮肤和赤木凉子的娇躯不断地进行着碰撞,“啪啪啪”的肌肤相碰声不断传来,看清行,简直比四级片还要激烈刺激得多。

    如此干了一个多小时,此时,随着工藤新一的抽插,米雪不自禁的收缩小肉||穴,将大gui头紧紧吸住,大汗淋淋工藤新一的拼命地上下快速套动身子,爱抚着赤木凉子那两颗柔软的ru房,她的ru房越来越坚挺,工藤新一用嘴唇吮着轻轻吸着,娇嫩的奶头被刺激得耸立如豆,挑逗使得赤木凉子呻吟不已,yin荡浪媚的狂呼,全身颤动yin水不绝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

    赤木凉子被操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香汗和yin水弄湿了床单,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嗯……亲哥哥!……啊……啊……好……舒服!……好爽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喔……我要丢了……泄了……”赤木凉子双眉紧蹙,娇嗲如呢,极端的快感使她魂飞魄散,一股浓热的yin水从小肉||穴急泄而出。

    看着赤木凉子肉||穴两片嫩细的荫唇随着鸡芭的抽插而翻进翻出,赤木凉子小肉||穴大量热乎乎的yin水急泄而出,小肉||穴的收缩吸吮着工藤新一鸡芭,工藤新一的阴阳玄功自然转动,吸取了这些元阴,而工藤新一再也坚持不住了,大叫道:“赤木凉子妹妹,我也要射了!”

    然后,工藤新一快速地抽送着,赤木凉子也拼命抬挺肥臀迎合工藤新一,终于工藤新一“卜卜”狂喷出一股股jing液,注满了赤木凉子的小肉||穴,她的肉||穴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粘稠的jing液,工藤新一和赤木凉子大叫一声,一起瘫软下来。

    毛利侦探事务所一直没有接到什么像样的委托,这个星期更是除了收到一封委托信以外,其它的是连一个都没有,而且,这封委托信还成了毛利烦恼的源头。这封委托信是四天前到的,是一封怪异的委托信,因为它不是用手直接写的,而是找来不同大小,不同色彩的文字,一个个的贴上去组成的。信里的内容是这样的,下一个满月的夜晚,在月影岛上,将会再次开始有影子消失,请你调查清楚,麻生圭二。

    毛利的烦恼在于,看这信的意思像是有不好的事件即将在月影岛发生,他的正义心要让他去阻止这件事情。但是,月影岛那种小岛……而且又没有说那什么……万一要是白忙一场,那不是还要倒贴?他的职业精神阻止他做这种事情。所以,这几天毛利的心情有些纠结。

    工藤新一坐下不久,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随手拿起了电话,毛利小五郎有气无力的说道:“喂,毛利侦探事务所。”

    “距离满月还有两天。”一个男人说道。

    “满月?”毛利小五郎精神一振,立刻问道,“你是谁?”

    “月影岛上的麻生圭二。”那个男人自我介绍道,说着就想挂上电话。

    “等一下,你听我说。”毛利立刻喊道,“喂……”

    “对了,”麻生圭二又说道,“委托费五十万元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一定要来拿啊。”说完立刻就挂上了电话。

    把话筒扔在了电话上,毛利小五郎抱怨道:“真是的,是个自说自话的家伙。”接着又笑道,“不过,看在五十万元的份上,原谅你了。”然后大笑道,“好吧,我决定了,后天一早就去月影岛。”

    “我也去,我早就想到伊豆群岛中的小岛悠闲一下。”毛利兰笑道,“正好放假,我们正好一起去。”接着问道,“是不是啊,新一?”同时心想,让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我一定要一起去。

    “嗯。”工藤新一立刻就同意了。

    清晨,一艘远洋轮船,在大雾中驶近了月影岛,这就是三人的便船。刚才有船员通知他们,月影岛快到了,他们就从船舱里出来了,想看看月影岛是什么样的。

    “啊、啊嚏!”被海风一吹,毛利小五郎立刻打了一个喷嚏,接着看着远处非常模糊的岛屿,忍不住抱怨道,“真是的,世人都在赏花,为什么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非要到那种小岛去不可。”毛利兰却不是这么想,她情绪高涨地弄奢挎包:“也没什么不好啊,因为可以在伊豆群岛中的小岛悠闲一下……是不是呀?新一。”“嗯……”工藤新一随口答应了一声,船向着月形岛逐步通近,那迷蒙的雾气为其增添了几分神秘……一群黑沉沉的乌鸦被掩没在迷雾中,只断续传来一阵“嘎嘎嘎……”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毛利小五郎一下船,立即赴往月影岛村里的办事处,查找委托人。此时,办事处里有不少村民,三三两两的,正坐在一起说话。看着坐在接待处牌子后面的年轻工作人员,毛利小五郎问道:“你好,请问一下,麻生圭二先生住在什么地方?是他委托我来的。”“啊,请等一下,让我查一下。”工作人员说着就在住民册子上查了起来,然后说道,“怪了,找不到麻生圭二这个名字。”“请你再仔细找找看,好不好。”毛利小五郎说道,“对了,这里有一封他寄给我的信。”说着就把委托信拿了出来。

    工作人员为难的说道:“可是,住民名册上没有他登记的纪录啊。我也是刚来这个岛的,对这里并不太清楚。”这时,一位中年人过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啊,主任,这位先生据说是受到岛上居民的委托才来这里的,”工作人员说道,“是一位叫麻生圭二的先生。”

    “什么?”主任吃惊的大叫道,“你说麻生圭二吗?”

    “啊……”坐在周围的村民包括役所内的工作人员,立刻也都大惊失色,接就开始窃窃私语起来,看起来很是怪异。工藤新一问道:“这有什么问题吗?”

    “不可能有这种事情的,因、因为……”主任害怕的说道,“他、他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死掉了。”

    这让三人一起吃了一惊,然后工藤新一好奇的问道:“他是怎么死的?”

    “请跟我来。”主任说着就把他们带到了一处偏厅。

    坐下之后,工藤新一追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他是在这个岛上出生的,很有名的钢琴家。”主任回忆道,“那是十二年前,一个月圆的夜晚所发生的。相隔多年,回到故乡的他,在村里的公民馆中,举行钢琴演奏会。可是,演奏会之后,他突然把自己和家人封闭在家中,并且还放了火。据说,他用刀子杀死了妻子和女儿,在熊熊的火焰当中,好像是被什么缠住似的,持续不断地弹着钢琴。对了,就是那首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月光》。”

    “哦?”工藤新一笑道,“自杀啊。”

    拉着毛利小五郎的胳膊,毛利兰害怕的说道:“好怕人啊。”

    “既然如此,”毛利小五郎说道,“那我们就告辞了。”说着站起来带着工藤新一三人离开了。……

    得知了这个情况,从办事处出来以后,毛利小五郎拿出了委托信,看着古怪的信叹道:“死人写给我的信,真是个恶劣的恶作剧。”“不见得是这样子,”指着毛利小五郎手上的那个信封,工藤新一说道,“那邮戳是月影岛的,所以我想一定是岛上的某个人要拜托大叔,希望你帮他调查麻生圭二的事。”“好吧,为了那五十万……噢,不对,是为了真相,”毛利小五郎叫道,“让我们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吧。”“爸爸,”毛利兰说道,“也许这里的村长知道些什么,我刚才听见那些村民提到他的。”

    “那你去问一下,”毛利小五郎说道,“看看村长家在什么地方。”

    “好的。”毛利兰说着又转身回办事处去了。

    不久之后,毛利兰出来说道:“今天公民馆里举行前任村长的忌辰法事,村长应该在那里。”

    于是,毛利小五郎打听了一下,就带着二人向公民馆走去。可是,走着走着,居然走到了月影岛诊疗所。正好,一位穿白大褂的女子正在和一位小朋友说话,叮嘱他晚上睡觉一定要保暖。于是,等他们说完话,认不识路的三人立刻走上前去。毛利兰问道:“对不起,请问,公民馆在什么地方。”指着他们来的方向,女子说道:“公民馆的话,前面转角转过去之后,直直的走到尽头就是了。”

    回想了一下刚才走的路,明白是走过了,毛利兰说道:“真是太感谢了。”

    “耶,听口音,”女子问道:“你们莫非是从东京都来的。”

    “是,”毛利兰回答道,“刚刚才来的。”“哎,我原来也是住在东京都的。”女子笑道,接着又笑道,“怎么样,这个岛跟东京都不一样,很棒吧。空气很清新,而且非常安静。”这时,一辆大喊着“清水,清水正人,请投清水正人一票”的宣传车开了过来扬长而去。女子立刻干笑道:“例外,这是例外。”接着连忙解释道,“因为马上就要举办村长选举了。”然后掰着手指,继续说道,“村长选举,候选人有刚刚当上渔民代表的清水先生,最近评价降低的现任村长黑岩先生,还有岛上最大的资产家川岛先生。”接着托着下巴说道,“患者们的意见都是要投给川岛先生的……”“好了,护士小姐,”毛利小五郎连忙说道,“我们对村长选举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是这里的医生,浅井成实。”女子自我介绍道,“有正式的医师执照哦。”

    毛利小五郎不好意思的说道:“啊,原来是一位医生啊。”浅井成实笑道:“如果你们要去公民馆的话,可以遇到我刚才说的那三个人。因为今晚那里会举行一场,前任村长龟山先生二周年忌辰的法事。”接着看了看手表,又说道,“对了,我还有事,再见。”说着转身就走进了诊疗所。“又是位自说自话的家伙,”毛利小五郎小声自语道,然后说道,“我们走吧。”说着就带工藤新一和毛利兰回头向公民馆走去。 刚刚转过转角,走了几步之后,就听见远处不断响起“决不允许现任村长作威作福……”“打倒现任村长的专制暴行!”“阻止侵占农地!!”“还我清净渔场!!”阵阵吵耳的抗议声,外面的示威群众手持横额,挥着抗议牌,对现任村长破口大骂……的高呼声,工藤新一笑道,“真是热情啊。”

    毛利小五郎笑道:“这下跟着声音走就可以了。”

    看着外面群情汹涌,里面的人岂可安坐?秃头村长黑岩辰次狠狠地盯着外面,脸上一阵杀气腾腾:“可恶!竟挑前任村长作法事的这天来捣蛋……真是没礼貌!”

    “真是些讨厌的家伙……”村长的独生女黑岩令子抱着手臂。

    令子是个大美女,约莫二十六七岁年纪,是个五官精致的成熟女人,卷烫的橘红色波浪长发披落在肩上,身穿一套黑色白领制服,为她添加了几分干练气质,丰满的胸部,一对圆球仿佛要挣脱开白色衬衫的束缚,修长性感的大腿上套裹着肉色丝袜,显得性感妖娆,脚上的高跟鞋为她平添了几分高度,一看就是绝色尤物。

    她不耐烦地瞪着另一个中年男人,喝道,“平田!你愣在那干嘛?还不快设法让那些家伙闭嘴!!”

    “是、是的……小姐。”小眼睛的平田是村长的秘书,他应声离开。

    “你以为这样就能了事吗?”令子的米婚夫周一手插在口袋,在房里来回踱步,他尖而长的脸孔如同被刀削平一样,戴着墨镜的眼镜也让人猜摸不透,“刚才,我问了几个村民的看法,看样子你老爸这次好像不怎么被看好……”

    “没错!这次最受民众支持的侯选人非我莫属!”这时,应声走进一个斯文高瘦的中年男人声脸上的鹰鼻高高凸出一节,让其眼睛显得更加深邃,细小的八字胡好像贴上去一样。他就是月影岛的首富,也是这一届的村长候选人之一——川岛英夫。

    黑岩一见到他,不客气地迎上来:“哼!你这家伙,只会用钱收买人心…… ”

    川岛一阵放纵的大笑,回敬道:“这都是向你学的。”这时,出了门的平田折返,他眯着眼睛:“村长,有位先生想要见您.......”

    “是谁啊?竟然挑这种时候来……..’黑岩板着脸。

    平田皱着眉:“是……是位从米花来的侦探。”

    “侦、侦探?!”房里的所有人一怔。

    公民馆进门左边就是大会场,接着是洗手间,右边是个仓库,接着是楼梯。而走道的尽头还有一个房间,可是始终没有人进出,于是,好奇之下,工藤新一就推开了门。往里一看,工藤新一发现,这是个大房间,但是里面只有一架钢琴,放在中间靠右后的地方,而且它的对面,这个房间的右后侧还有一扇门,看起来是通向外面的。

    “真慢……到底还要我们在这等多久?”等在会议室门外的长椅上,毛利小五郎叼着烟发牢骚。工藤新一从椅子上蹦下来,偷偷推开右边的一道玻璃门。

    偌大的房里摆着一台黑色的钢琴。

    “是钢琴……”毛利兰忍不住走过去。这时,毛利小五郎过来说道:“好大的房间啊。”说着就走了进去,接着站在右边窗户边向往看去,然后又说道,“哦,这里也能去海边啊。”

    走到钢琴前面,毛利兰说道:“啊呀,这个钢琴怎么这么脏啊。”工藤新一说道:“稍微打扫一下就好了吧。”

    “这样啊。”毛利兰说着就想要打开琴盖,想看看能不能用了。这时,“不可以,不能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毛利兰立刻停手,和其他人一起向门口看去。一个三十来岁的,戴着眼镜的男人,站在门口,有些惊恐的说道:“这架钢琴是麻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柯南猎艳合集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