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夜妻71-84

2018-05-04 11:43:56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71:这个杀手不太冷


    “什么任务?”一向吊儿郎当的杨芷熙,看见母亲严肃的脸色,也变得正经起来。==爱上

    “你去秦家做帮佣。”

    “我?”杨芷熙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可思议地说:“妈,你让我这个高材生去秦家做帮佣?有没有搞错?”

    “你以为秦家的帮佣是那么好进去的吗?不是大学生,还进不去呢!而且,我让你进去是有目的!”

    “也是哦……”她一时没明白母亲所说的‘艰巨任务’是什么意思。

    “洁蓝现在不是在秦彦凌身边吗?你还让我过去做什么?”

    “去帮着洁蓝,我怕她一个人不行。”

    苏琳莉嘴上是说帮助白洁蓝,但其实,她的目的,是希望芷熙可以在洁蓝的身边时刻提醒着她,也可以说是监视她……

    “洁蓝做事情从来都是干净利索的,哪需要我去帮忙。”

    “哎……你不明白,自从她做了秦彦凌的女朋友,已经变了很多了。在秦家的这些日子,事情本就没有任何进展,除了知道秦彦凌的一些行踪以外,我们什么都还不知道。”

    她的目的,本不在秦彦凌。

    “她真的变了吗?”杨芷熙蹙眉。

    “恩,我就怕她心软,总之你在她身边是好的,就这样吧,我会给你安排,到时候让洁蓝介绍你进去。”

    “好吧。”

    两母女在这头商量着,白洁蓝则朝电影院赶去。

    郞伟每次约她,都喜欢约在电影院。

    白洁蓝来到一间情侣贵宾房。

    郞伟正在看《这个杀手不太冷》。

    白洁蓝在空着的沙发上坐下,“这片子你都看了很多遍了,还没看腻?”

    “没有。”郞伟摇摇头,荧幕一明一灭中,他俊逸的脸若隐若现。

    “其实这个电影的名字用来形容你,还蛮对的。”白洁蓝忽然想戏弄他一下。

    “呃?”郞伟有些不明就里。

    “这个杀手不太冷,郞伟也不太冷,哈哈。”

    年轻的女孩,不管她是什么职业,心里都一点调皮的血存在。

    其实郞伟虽然平时总是冷冰冰的,也不喜欢多言语,但是白洁蓝有时候能感觉到他的热情,他也是一个渴望爱的人,而并非外表那般冷血无情。

    “先别闹了,我找你来是要跟你说正事。”郞伟并没有被白洁蓝的话逗笑。

    “真没情趣,说吧,什么事?”白洁蓝喝了一口水。

    生活已经有那么多的不如意了,所以白洁蓝还是会时常抱着乐观的心态。

    反正每天太阳都会升起,哭丧着一张脸,并不能改变什么事情。

    72:安帮手(1)

    “我知道你在秦彦凌的身边。==淡淡地说。

    白洁蓝错愕,“你调查我?”

    “你要这么想,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过我是想告诉你,你在他身边很危险,他有调查过你,而且,警察局局长萧益也在怀疑你了,如果你不早点离开秦家,迟早会暴露身份,会有生命危险。”

    白洁蓝沉默不语,紧抿了下嘴唇。

    “谢谢,我知道。”

    郞伟的目光终于离开了荧幕,看向白洁蓝。

    他意味深长地说:“洁蓝,我不知道你去秦家的目的是什么,但这绝对不是我们组织的任务。干我们这行的,有的时候一定要清楚什么时候该收手。”

    白洁蓝点点头,郞伟不仅仅是她的知己,还是她的哥哥。

    他时常说一些道理,她都会听。

    白洁蓝微微一笑,“恩,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记住,安全第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郞伟再次提醒道。

    他说得不无道理,而白洁蓝也知道自己最近错在哪里。

    错在她迷失在了秦彦凌的温柔里。

    记得苏姨曾跟她说过,‘千万不要迷失自己。’

    想想这些日子来,她在他身边,的确什么事都没有做。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该开始真正的行动了。

    见白洁蓝的脸色有些凝重,郞伟转移话题。

    “知道为什么每次我都约你在这里见面吗?”郞伟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再次转向银幕。

    “当然,你喜欢黑暗嘛,而且在电影院,比较安全。”

    “不愧是我的好朋友,还是你最了解我了。”

    郞伟看了一下手表,“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自己注意安全,必要的时候记得找我帮忙。”

    “恩。”白洁蓝心里感激。

    *********

    苏琳莉打电话来跟白洁蓝说,让她想办法将杨芷熙安排进秦家。

    白洁蓝心里有些不开心,但是她明白苏琳莉的用意,她是希望有个人在身边帮助她。

    跟杨芷熙联系好了之后,白洁蓝就去找秦彦凌。

    秦彦凌在书房里看文件,白洁蓝在门口踌躇了一下,抬手敲响了门。

    “进来。”

    推开门走进去,白洁蓝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秦彦凌抬起头来,察觉到了她有心事,然后放下手中的文件,语气温和的问:“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是这样的,我有个妹妹,在大学里选修过家政管理,我想把她介绍进秦家工作。”白洁蓝走过去,给秦彦凌倒了一杯茶。

    “可是我这里并不需要管家。”秦家的管家向来都是跟在身边很久的忠实助理。

    “当然不是做管家,只是让她先来做帮佣。”白洁蓝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笑意,她的语气云淡风轻,想尽量的让自己看上去自然一些。

    73:安帮手(2)

    “你哪个妹妹?”

    “就是上次让你帮忙的杨伟明,他的女儿。==”

    “哦,他们家自己不是有公司吗?让她来我这里做帮佣不是大材小用了。”秦彦凌有些疑惑。

    白洁蓝轻笑一下,“现在的年轻人,几个想在自己父母的身边啊,多没自由。而且,我跟她从小一块儿长大,我现在几乎都住在这里,所以她也想过来。还有啊,就算她去公司上班,也不一定有在秦家做帮佣那么高的工资。”

    想进秦家做帮佣,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秦彦凌点点头,饶有兴致地看向她,“你好像真的很想让她来,你可是很少跟我说这么多的话。”

    “呃……”白洁蓝微怔,“姐妹两在一起,比较好玩嘛。”

    看着她脸上甜甜的微笑,秦彦凌的心里越发的觉得奇怪。

    她并不是那种贪玩的女孩,相反,她是相当的独立。

    不过,只要她觉得开心,安排一个帮佣,那只是芝麻绿豆般大小的事而已。

    “好,那我如你所愿,明年就让她来上班吧,我会给她比别人多的工资,以后她就负责照顾你吧。”

    白洁蓝受宠若惊,有些惊呆。

    “不用这么特殊的,你就把她当成普通的帮佣就好。”

    “其他的别说了,就这么定了。”

    他拿起文件继续看,认真的侧脸特别迷人。

    白洁蓝不再打扰他,悄悄地退了出去。

    当门轻轻关上的那一刻,秦彦凌抬起了头来,看着关上的书房门,微微地敛起了双眸……

    ********

    翌日一大早,杨芷熙就提着行李来到秦家。

    白洁蓝去门外接她的时候,差点没认出她。

    火红色的短发染回了黑色,还烫得服服帖帖的,身上穿着粉色的针织衫,俨然一个乖乖女恬静的样。

    “哦,天啦,这是芷熙吗?”白洁蓝走过去,左右看了看。

    “废话,不是我还能是谁。”杨芷熙话一出寇,白洁蓝就确定自己没看错人。

    “你怎么舍得把自己最爱的红色头发给染黑了?”白洁蓝很惊讶,红色头发是杨芷熙的特色,即便在学校老师极力反对的时候,她都从来不会妥协。

    杨芷熙哀怨地叹了口气,“还不是我妈逼的,说来秦家做帮佣就要像个帮佣的样子,说什么我之前的形象进秦家肯定不行。”

    白洁蓝点点头,“还是苏姨考虑得周到。”

    的确,如果以芷熙之前的形象进入秦家,那肯定是会被赶出去的。

    “好了,快带我进去吧,早点把事情完结,早点离开这里。”杨芷熙心情郁闷地说。

    白洁蓝将她领了进去。

    说动就动,从今天晚上开始,她们就要一一的解开秦家的谜底了……

    74:夜闯禁地(1)

    夜晚时分,白洁蓝的房间里。==爱上

    杨芷熙仰躺在白洁蓝的床上,“哎,我以为来秦家做女佣会很累呢,没想到这么轻松,每天都跟在你屁股后面,啥事都不做。”

    白洁蓝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电脑,在查资料。

    她笑了笑:“这不是很好吗?”

    “你知道其他的女佣看见我是什么眼神吗?一个个跟怨妇似的,都说我靠关系什么什么的。”

    “不用理会她们,人如果总是活在别人眼光下,那多累。”

    “我才不管呢,哈哈。”

    杨芷熙厚颜无耻地大笑起来。

    白洁蓝盖上电脑,“走吧,该行动了。”

    她在那幢禁区的房子周围安了小型的摄像器,此刻发现那里人都很松懈。

    杨芷熙从床上坐起来,“要换衣服吗?”

    “当然。”白洁蓝起身,去找自己藏起来的衣服。

    杨芷熙从床底下拿出了一个包裹,拍了拍,笑道:“嘿嘿,我的家当都带上了。”

    白洁蓝将门反锁,一边换衣服一边说,“我们美丽的红狐,现在头发都变黑了,该改名叫黑狐了。”

    “哼,谁说的。”杨芷熙从包包里掏出一个火红色的假发,在手中得意地扬了扬,“你看看这是什么?”

    白洁蓝惊讶地看着她手中的东西,无奈地摇了摇头。

    几分钟过后——

    窗口站着两道鬼魅的身影。

    一道是黑色紧身衣,带着白色的蝴蝶面具,另一道则是暗红色的紧身衣,狐狸脸的面具。

    两个女孩相视一笑。

    换上这一身衣服,他们就犹如脱胎换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红狐看向夜蝶女,问道:“这落地窗,我们怎么出去?”

    “跟我来。”夜蝶女拉起她来到盥洗室,“这个窗口翻出去是房顶,很安全。走吧。”

    在秦家的这些日子,虽然计划没有丝毫进展,也没有完成苏琳莉交代的事,可是对秦家庞大的地形,她早已经得一清二楚了。

    两道倩影灵活地跳跃出窗口,脚尖轻快地落到房顶上。

    他们的动作如猫一般灵敏,很快就来到了那幢神秘的房顶。

    “这么轻松就可以到这里,为什么你以前都不来?”红狐疑惑地问。

    “因为以前我没有这样打扮,都是以女佣的身份瞎逛,而且以前我对这里还不熟悉。”

    两人顺利的到达了目的地,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这幢房子里,灯光昏暗。

    “你说这里到底有什么?为什么秦家会将这里当成禁地?”红狐喋喋不休地问:“外面明明有那么多人守着,里面怎么这么安静。”

    “嘘,小声一点。”夜蝶女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一会看看不就知道了。”

    巡视了一圈,他们的目光锁定住了一个紧密的棕色大门。

    抬脚,一步步地朝那里走……

    ……………华丽丽的分割线…………………

    题外话:呜呜呜,求收藏啊。彩的故事还在后面呢,这只是个开头哦。

    75:夜闯禁地(2)

    红狐上前,伸出手就要推开门。==

    “等等。”夜蝶女按住她的手,侧脸贴在门上,听了下里面的动静,然后她小声地对红狐说,“一会如果里面有人,或者遇上了什么危险的状况,就朝左边的走廊跑,那边有个窗户,是后花园,那儿人少。”

    红狐点点头头,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她们轻轻地推开了门,安静的房子里,响起轻微的开门声。

    里面没有开大灯,只有墙壁上微弱的灯光在闪烁。

    两人走到里面看了一圈。

    “那边有个床,上面好像有人。”红狐指了指左边方向。

    那是一张大床,有黑色的帷幔,隐约能看见一个人躺在那里。

    两人屏住呼吸,紧张地走进。

    发现床边放着一些医疗仪器。

    床上的人,拥有一张俊美的脸,跟秦彦凌有些微的相似,只是眉宇间多了一些柔情。

    “他没死吧?”红狐小声地问。

    夜蝶女摇了摇头,面具下方的嘴唇轻微地抿着。

    她上前,轻轻地说了一声,“醒醒。”

    “你疯了!”红狐上前捂住她嘴巴,“把他叫醒了我们不就被发现了!”

    夜蝶女拿开红狐的手,吁出一口气,语气放松了一些,“他没有死,但也不是普通的病人,你看这些仪器,如果我没猜错,他是一个植物人。”

    “植物人?”红狐疑惑地观察了一下。

    男子躺在床上,脸上的表情很平静,跟死人无异。

    将手放到他的鼻翼前,还有呼吸。

    “他是谁?”红狐问。

    “他就是秦卓然。”

    “天啦!外界不是说他身体健康吗?只不过一直没有露面而已,他还经常处理一些公司里的事呢。”

    “那说明,这些都是秦家对外宣布的假消息。”

    “太好了,我妈一直想知道秦卓然的消息!”

    夜蝶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忽然门外响起脚步声。夜蝶女拉起红狐,“走!”

    两人轻松地从窗户回到房间里,刚刚松了一口气,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叩叩叩……

    “洁蓝,开门。”秦彦凌站在门外。

    敲了一会门,都没有反应。

    张妈刚好从旁边经过,秦彦凌叫住张妈,“这个房间的钥匙在身上吗?”

    “少爷,在。”

    “把门打开。”秦彦凌冷然道。

    “这……是白小姐的房间。”

    “我知道,所以才叫你开门。”他的声音里有一些不悦。

    张妈拿出一长串钥匙,从中间找到一把,然后进了钥匙孔里。

    76:破门而入

    门打开后,秦彦凌大步走了进去。==

    秦家的房间都是套房类型的,每一间房间里有大厅,卧房,盥洗室。

    秦彦凌看见白洁蓝的卧房门紧闭着,他快步上前,推开了卧房的门。

    “啊!”房间里传来女子尖叫的声音。

    白洁蓝赤~裸着身体,拿着一件裙子迅速遮挡住前的春光。

    杨芷熙站在一旁,手上也拿着几件衣服,脸上的微笑在看见秦彦凌之后僵硬住。

    她连忙低下头:“少爷!”

    秦彦凌撇开头,尴尬地说:“我不知道你们在里面换衣服。”

    白洁蓝迅速地披上一件白色的睡袍,上前来挽住秦彦凌的手臂,“没关系,我们在试衣服呢,明天有个同学聚会,我跟芷熙在看穿什么衣服比较好。”

    秦彦凌看向白洁蓝,她的脸上挂着甜美的微笑。

    “我刚才敲门你们没听见吗?”

    “估计是我们俩太吵了,所以没听见。”白洁蓝解释道

    杨芷熙整理了一下衣服,毕恭毕敬地过来:“那我不打扰你们。”然后她就退了出去。

    “杨芷熙来了之后,你每天好像都开心很多了。”秦彦凌不动声色地扫视了一圈卧室,除了床上堆着一些衣服以外,没有什么别的。

    他在窗边的长沙发上坐下,点燃了一支烟。

    白洁蓝跟着坐了过去,“是啊,你每天那么忙,我在这里无聊死了,芷熙来了之后也有个伴。”

    他拿出一样东西,在手上把玩着,问白洁蓝,“知道这是什么吗?”

    看见他手上的东西时,白洁蓝脸色有些微变:“这,不就是一天鹅毛吗?怎么了?”

    “你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上面的吗?”秦彦凌吐出一口烟雾,烟雾氤氲下,他的目光定定地看着手中的天鹅毛。

    白洁蓝轻笑,“天鹅毛当然是天鹅身上的啊。”

    “错了,它还有别的用途。”

    “什么?”

    “面具,这天鹅毛是面具上的。”

    “什么面具?”

    “夜蝶女的面具。”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冷。

    “夜蝶女?”白洁蓝有些惊讶,“我听说过这个名字,好像是个杀手吧。”

    “对。”秦彦凌看向她,“我对她很有兴趣,总有一点,我会让她对我俯首称臣。”

    测测的语气,像是在宣誓着什么。

    “怎么?你好像不开心了?”秦彦凌梭巡着白洁蓝脸上的神态。

    白洁蓝连忙笑道:“没,哪有啊。”

    “你有皮衣?怎么都没有看你穿过,来,穿给我看看。”

    秦彦凌眼尖地看见床上黑色皮衣的一脚,起身朝床那边走去。

    77:出卖身体

    “彦凌!”白洁蓝连忙跟上去,从后面抱住他的腰,“没什么好看的,以后有机会我再穿给你看吧。==    “没事,现在就穿给我看。”秦彦凌扳开她的手。

    白洁蓝上前站到他的面前,踮起脚尖,不由分说地捧住他的头,粉嫩的嘴唇覆盖在他有些微凉的唇瓣上,丁香小舌,灵活地挑开他的唇齿。

    秦彦凌的身子微微一怔。

    “彦凌,这段时间你那么忙,好久都没有陪我了。”她松开他的唇,吻渐渐地往下移动。

    “你越来越会勾引我了。”他戏谑一笑。

    她娇羞低下头,媚眼如丝,“不要说得那么难听,既然我是你的女人,那么就该做到我该做的事,不是吗?”

    她的唇再次覆盖住他的唇。

    秦彦凌眯起双眸,最后看了一眼床上那块皮衣的一角,然后捧住白洁蓝的头,反被动为主动,将她压在了柔软的大沙发上……

    这一夜,白洁蓝为了自己和杨芷熙的生命安全,再次出卖了自己的身体。

    这一夜,她承欢在他的身体下。

    当欲、望迷乱了头脑的那一刻,她有些分不清,自己是真的只是为了报仇,还是,已经迷恋上了他……

    翌日,白洁蓝借故说要出去逛街,将杨芷熙带在了身边。

    上了车子,白洁蓝直接奔向教堂的方向。

    杨芷熙无聊地在外面闲逛着,白洁蓝则一个人钻进忏悔室里。

    她轻轻地哼起了那首歌:

    “在我的口摇晃的银色十字架启示着我,这是罪孽深重的关系如果无法跨越,这道打不开的门深深的怀着对你永无止尽的不被宽恕的思绪,彷徨于夜色之中”

    杨芷熙在外面等了大半个小时,终于忍不住来敲忏悔室的门。

    白洁蓝本想一个人安静一下,被杨芷熙打扰了,无奈只能出去。

    杨芷熙看着脸色沉重的白洁蓝,声音有些愠怒地说:“洁蓝,我不明白你这样做有什么意思?”

    “能让我自己心里舒服一些。”她也知道这或许是自欺欺人的做法。

    杨芷熙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为什么每次任务完了你都要来忏悔室呢?为什么在秦家之后,你也会经常来呢?你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错了太多,我满手都是血腥。”白洁蓝抬起头,看着那神圣的耶稣像。她需要被救赎。

    杨芷熙很不能理解白洁蓝的做法,她觉得白洁蓝这样做有些可笑,“可是你杀的那些人,他们都是该死的!我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没什么不对。再说秦彦凌,难道你忘记你跟他的不共戴天之仇吗?所以你现在在她身边,也没有什么不对,欺骗又怎样?伪装又怎样?反正终有一天,你会亲手毁掉秦家的一切,不是吗?”

    白洁蓝转身就走,“我不想她听这些,我们快回去吧,将秦卓然的事情告诉苏姨,看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78:植物人

    “什么?秦卓然没有死?变成了植物人?”

    苏琳莉听见这个消息,拿着水杯的手抖了一下,杯子里滚烫的水洒溅出来,滴落在手上,她却没有感觉到一点疼痛。

    “妈,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杨芷熙连忙抽出纸巾替苏琳莉擦手。

    白洁蓝坐在旁白,注意到了苏姨的反常。

    为什么秦卓然没有死,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我没事,你们现在这里坐着,我去打个电话。”苏琳莉整理了一下头发,企图掩盖自己失措的情绪。

    她起身,回到自己的卧房,将门关上。

    拿出手机,苏琳莉按下了一排数字。==

    电话拨通后,她放低声音对电话那头的人说:“我刚得到一个消息,秦卓然没有死,成了植物人,我还以为,当初……”

    “是真的吗?”电话那头传出一个中年男人低沉的声音。

    “恩,洁蓝跟芷熙去调查了,她们亲眼亲眼所见。”苏琳莉的另一只手紧紧地揪着衣摆。

    “看来我们嘀咕秦超宏了。”

    “这些年来,没有人见过秦卓然,我以为他是死了,或者是没有死,只不过比较神秘,没想到结果却是这样!”苏琳莉心里有些激动。

    电话那头的男人分析道:“原来这些年,秦家撒了一个弥天大谎,或许他们已经知道了当初秦卓然是被陷害,如果公布他是植物人的消息后,秦家的事业肯定会有所动荡,所以,这些年,秦家的所有事情都是秦彦凌在处理,秦卓然,不过是个挂名的而已。”

    “恩,我也这样认为。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绝对不能让他醒过来,如果秦卓然醒了过来,很多事情就会被曝光,所以现在……”

    “恩,我明白了。”

    苏琳莉挂掉电话,然后将拨出去的电话记录清空。

    她重新回到了客厅,白洁蓝和杨芷熙还坐在那里。

    “洁蓝,我要交给你一个任务。”苏琳莉坐下就开门见山地说。

    “苏姨,什么事?”白洁蓝问。

    “杀了秦卓然。”

    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向目光温和的苏琳莉,眼里迸出凶残的光。

    白洁蓝一惊,“这……”

    “很困难吗?”苏琳莉问。

    “妈,怎么会困难呢,我跟洁蓝在一起任务,怎么可能会失败,而且,上次我们进去看见秦卓然,都是来去自如。”杨芷熙得意地说。

    “那就这样说定了,你们快点回去吧。出来逛街逛久了会被怀疑。”

    “苏姨。”白洁蓝叫住起身要走的苏琳莉,问道:“为什么一定要杀秦卓然?他都是一个植物人了……”

    79:熟悉的背影

    苏琳莉脚步一僵,脸色沉下去,她转过身来,重新坐下,眼神意味深长地看向白洁蓝,问道:“洁蓝,你是不是心软了?”

    “我不是!”白洁蓝想都没想就否认。==”

    白洁蓝轻咬了下下嘴唇,没有说话。

    苏琳莉喝了一口水,目光失落地看像屋内的一角,“洁蓝,我知道秦彦凌对你好,不过你忘记苏姨曾今告诉过你的话吗?千万不要动了心,你不能爱上他,你不可以爱上他。你以为苏姨当真就是那么心狠的人吗?苏姨所做的这一切,全是为了你,为了你们白家。”

    白洁蓝点点头,“恩,苏姨,我知道,给我点时间吧,我会让您满意的。”

    苏琳莉的脸上终于露出微笑。

    洁蓝是个善良的孩子,但是她知道,只要是洁蓝说出口的话,那么她就一定会做到。

    *******

    晚上,秦彦凌带白洁蓝出席一个商业质的宴会。

    白洁蓝挽着秦彦凌的手,一副乖巧地小女人模样。

    今天,她穿了一件黑色的连衣短裙,颈项上带着秦彦凌送的水晶项链。

    低调中的华丽,这是秦彦凌一向喜欢的风格。

    他穿的则是黑色的西装,两人走进会场的时候,引来了人们频频的注意。

    秦超宏今天也到场了,看见白洁蓝的时候,脸上露出客气的微笑。

    白洁蓝感觉得出,秦超宏并不讨厌她,反而很喜欢。并不像老太爷那样反对他们在一起。

    秦彦凌将她领到秦超宏的身边,秦超宏只是说了一句,“我也是过来人,你们年轻那个人的事,我就不干涉了,开心就好。”

    然后秦超宏就去跟他的朋友闲聊,白洁蓝看见秦超宏的身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那个中年男人的背影,好熟悉……

    “你认识那个人吗?”秦彦凌注意到白洁蓝的目光。

    白洁蓝摇了摇头,“我不认识,只是觉得他的背影很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

    秦彦凌笑了笑,如今,他在面对她的时候,比以前的微笑多了很多。刚开始,他从来不轻易笑,就算是笑,也是让人觉得冷。

    “你应该不认识他,他是薛氏集团的创始人薛凯,跟我爸爸是世交,或许你是在媒体报道上见过他吧。”秦彦凌说。

    白洁蓝点点头,但是她心里觉得奇怪。

    这个人的背影,真的很熟悉,但绝对不是在报道上见过。

    突然,她灵光一闪,想起了为什么觉得那个男人熟悉的原因——

    80:渴望真爱

    他的背影,很像暗夜组织的boss,她从未见过boss,只看过他的背影,从小看到大,所以相当的熟悉。==”秦彦凌拉起白洁蓝,走到了舞池中,搂着她的腰,动作亲昵地跳起舞来。

    白洁蓝看了看站在那边,脸色有些委屈的费诗依。

    “你很讨厌她吗?”白洁蓝好奇地问。

    那个女孩,老太爷似乎很喜欢,而且她长相甜美,温柔可人,就连身为女人的白洁蓝,看见她娇弱的样子,都有想要保护的冲动。

    可是秦彦凌,却从不给她好脸色看。

    “我不是讨厌她,只是讨厌家族将我们俩牵扯在一起的关系。”秦彦凌脸色平静,淡淡地说。

    “难道你们订婚了?”白洁蓝心里涌出一股酸楚。

    “当然没有,我宁愿取一个普通的女孩,也不会取什么名媛。”

    “为什么?”

    她一直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你很想知道吗?”他低着头,目光里有淡淡的柔情。

    “恩。”白洁蓝点头。

    她很少这样去了解他的内心世界。

    秦彦凌吁出一口气,开口说道:“所谓的豪门家族里,最让我无法忍受的就是那些长辈们自以为是的替晚辈安排婚姻,说什么门当户对,不过是因为在商业上有利益而已。”

    她低着头,看着他的脚步,跟着他一点点的扭动,静静地听着他说话。这种感觉,竟然有点安宁,有点幸福。

    秦彦凌继续道:“我父母的婚姻,就是商业的联姻,他们是一段不幸的婚姻。我不希望将来像他们一样,我要娶的女人,是要真心的爱我,而不是虚假的。更不是为了什么商业联谊。”

    白洁蓝惊讶地抬起头,没想到一向冷血无情的秦彦凌会说出这一番话。

    他不是该觉得,这样的婚姻是理所当然吗?

    像他这样的人,不是该把商业利益放在第一位吗?怎么会那么在乎另一半的感情?

    白洁蓝再一次觉得这个男人的高深莫测。

    “可是……你不是说你不相信女人?也不需要女人吗?”白洁蓝脱口而出,问道。

    秦彦凌眸子一闪,撇开头看向别处,然后松开白洁蓝,“那边有个老朋友,我过去看看。”

    白洁蓝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原来,冷漠如他,也渴望真爱……

    81:攀附在他身上

    秦彦凌借故躲开白洁蓝询问的眼神。==呜呜……我好想你。”

    “别哭了,我最近很忙。”他冷然道,刚才还布满忧郁的脸,此刻重新恢复了以往的冷漠。

    徐娇娇踮起脚尖,伸出纤细的手抚着秦彦凌棱角分明的脸,他好迷人,脸上的皮肤也那么好,这个男人,让她迷恋了那么多年。

    “凌,你是不是对那个叫白洁蓝的女孩动心了?”徐娇娇擦拭了一下泪水,微微嘟起嘴问道。

    他的这个问题,让秦彦凌一怔。

    “我……哈哈,怎么可能!”他忽然笑起来。

    可是他的笑,反而欲盖弥彰。

    “骗人!”她娇嗔:“自从你跟她在一起之后,你都很少见我了,以前不管你身边换什么样的女人,你都不会不理我的。你肯定爱上她了。”

    “我没有!”秦彦凌低吼,黝黑的双眸里有些焦急。

    旋即,他的眼角又浮出一抹邪魅的笑意,“你不相信,那么我证明给你看。”

    说罢,他就一手勾住她的腰,一手抬起她的下巴,急切的吻便落了下来。

    秦彦凌不明白,他到底是想要证明给徐娇娇看,还是,想要证明给自己看,证明他没有对白洁蓝动心。

    徐娇娇的嘴角勾起一抹媚笑,她抬起一只腿,粉色的裙子滑到腰际,露出白皙的大腿。秦彦凌很配合地搂住她的腿。

    她像是一只蛇一样攀附在他身上。

    “哦……凌……你好久没有吻我,好久没有抚我了……”只是被他抚着,徐娇娇就感觉自己似乎升上了云端。

    她仰起头,伸出粉嫩舌尖舔~舐着他好看的喉结。

    他身边的白洁蓝也不知道。

    白洁蓝在外面到处巡视了一圈,没有看见秦彦凌。

    一个人站在一群虚伪的笑脸中,她觉得有些压抑,于是想去阳台上呼吸下新鲜的空气。

    刚刚撩开阳台的华美帷幔,就看见那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

    82:衣衫不整被推开

    白洁蓝僵硬在那里。忽然听见自己的心里咯噔一下。

    徐娇娇背对着她,晚礼服几乎都褪到了部以下的位置,只见那只白嫩的腿缠绕在秦彦凌的腰上,而秦彦凌则低着头亲吻她……

    他们那么深情,忘记了她的存在。

    秦彦凌微微地睁开了带着笑意眼,眼角瞥见了站在门口的白洁蓝。

    他的动作小小地僵硬了一下,然后继续搂住徐娇娇,吻得更深,大手一把捏住徐娇娇的臀部,惹得她连连吟哦。

    白洁蓝放下帷幔,慢慢地退了出去。

    嘴角尝到咸涩的味道。

    她哭了!他竟然为了那个混蛋男人哭了?

    不!不可能!

    白洁蓝死劲擦掉脸上的泪水,也不管是否会弄花妆容。==爱上

    她不相信自己会哭,可是心真的好痛,为什么会那么痛?

    白洁蓝再也无法淡定,她被自己心里的感觉吓到了,加快脚步,跑出了酒店。

    “啊……哦……凌……我想要……”女人娇喘连连。

    秦彦凌停了一下,忽然松开她,抬脚往外跑。

    “凌!你要去哪里?”徐娇娇连忙上前抱住她,前的春光展露无遗。

    “我还有事。”

    “不要走!你又要丢下我吗?”徐娇娇焦急地说,紧紧地将秦彦凌抱住,用自己的傲人的双~在他的身上磨蹭着,企图唤醒他的欲~望。

    秦彦凌推开她,撩开帷幔跑了出去。

    “啊~”徐娇娇惊呼一声,跌倒在地上,衣衫不整。

    “凌!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为什么?这么多年了,难道你对我一点点感情都没吗?呜呜呜……”徐娇娇一个人在地上哭了起来。

    突然一双水晶鞋出现在面前,然后一只纤细的手递了纸巾过来,甜美温柔的声音在徐娇娇的头顶响起:“来,把眼泪擦擦,妆都花了,可不美了。”

    徐娇娇错愕地抬起头,看见一个甜美如天使一般的女孩。

    “我没有恶意。”费诗依一笑,嘴角露出小小的酒窝。

    “谢谢你。”

    徐娇娇连忙整理好衣服,从地上站起来,擦了擦泪水,走到阳台处,看着后花园里跑出去的伟岸身影。

    费诗依也看向秦彦凌的背影,问道:“你很喜欢我彦凌哥吗?”

    “你跟他认识?”徐娇娇惊讶。

    “恩。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不,我不喜欢他,我爱他。”徐娇娇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你想要嫁给他么?”费诗依偏着头,笑容单纯。

    徐娇娇自嘲地笑了笑,“我不奢望能够嫁给他,只要可以在他身边,只要他不会将我推开,我就满足了。”

    “你真的只是需要这些么?不在乎他有没有别的女人?”费诗依有些不相信地问。

    “恩。”徐娇娇点头,眼神坚定。

    她知道秦彦凌从来不相信女人,她也不奢望他会为她一个人停住脚步。

    “那么好,我帮你。”费诗依伸出手,“我叫费诗依。”

    ………………华丽丽的分割线………………

    题外话:写到这里,心里竟然为白洁蓝感到心疼,呜呜??我也吃醋了。

    83:种马男

    秦彦凌快步追了上去,叫住白洁蓝。!”

    白洁蓝脚步一滞,僵硬几秒钟,才回过头来。

    她的脸上,带着微笑,那一如既往的平淡微笑,好像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事情她会放在心上。

    她总是这么不喜不忧。

    “怎么了?”她问道。

    秦彦凌心里有些失望,她以为,她是应该会吃醋的。

    “你都看见了。”他上前几步。

    “对啊,有问题吗?”她一脸淡然。

    看见她这样,秦彦凌更加生气,“难道你都不在乎吗?”

    “在乎?”白洁蓝反问,笑了笑,“你觉得,看见那样的情况,我该怎样做呢?像泼妇一样上前打那个女人一巴掌或者是你打一巴掌,还是哭哭啼啼的问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秦彦凌被她的一番话说得不知该怎么回答。==   她继续说道:“你秦家二少想要的女人,没人会拒绝,也没人敢阻止,我也只是你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就算你对我特殊,带我去见你的家人,那也不过是把我当成挡箭牌而已,所以,在看见那样的情况,我有资格说什么吗?即便我说了,你会在意吗?”

    秦彦凌没有听出,白洁蓝语气里的怒气。

    “原来你觉得我带你去我家,只是把你的当成挡箭牌?”

    “不然呢?”她摊摊手。

    “呵。”他冷笑一声,无言以对。

    这个女人,总是会让他素手无措。

    “你可以去跟她继续,不用来追我,我也不会打扰你们。”

    白洁蓝的话语彻底激怒了秦彦凌。

    “shit!”秦彦凌低声咒骂了一句,清高地说:“你以为我是来追你的吗?我只是来告诉你。你今晚先回去,我会让司机送你。”

    语毕,秦彦凌转身,走回酒店。

    白洁蓝看着他伟岸的背影,跺了跺脚,狠狠的在心里骂着:秦彦凌!你这个混蛋!你这个种马男!

    秦彦凌一步步的往前走,他在心里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回头!绝对不能!

    那个女人,许是被自己给惯坏了,每次都会说一些让他生气的话。

    没想到,她以为他是将她当成了挡箭牌。

    一开始他的确是想带个女人去岛上做挡箭牌,可是……

    如果真的只是做挡箭牌,他完全可以带别的女人,而不是白洁蓝!

    该死!他在想什么?

    秦彦凌咬了咬牙,被自己的想法搞得一头乱。

    他没有继续参加这个无聊的宴会,而是一个人去酒吧喝酒,有女人上前来搭讪,都被他凌厉的目光给吓了回去。

    仔细想想也真是奇怪,从前没有白洁蓝的时候,他处处留情,到处沾花惹草,而且从不动心,也从不为了哪个女人难过或者开心。

    那些女人对他来说,就是娱乐的物什。

    可是现在……

    越想越郁闷,越心烦,秦彦凌索什么都不去想,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喝酒,直到很晚才回到秦家。

    84:邪恶的想法

    秦彦凌喝得晕乎乎的,一路狂飙着车回到家里。==爱上”秦彦凌眯起眸子,看着杨芷熙。

    杨芷熙感觉到他灼热的目光,一向胆子很大的她,竟然怯怯地丢下了头。

    脑袋里忽然想起今天晚上白洁蓝说的那番话,说她不在乎他跟任何女人在一起。

    秦彦凌的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微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邪恶的想法。

    如果……如果跟他在一起的女人是她最亲近的妹妹呢?

    那一定很有趣,他很想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

    伸出手,勾住杨芷熙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对视着自己,轻轻地吐出一口气,磁的声音带着一些醉意说,“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今天是我负责给少爷送夜宵,所以我看少爷还没有回来,就在等少爷。”杨芷熙呼吸有些急促。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这个男人。

    他脸上的皮肤好得连女人都要嫉妒。

    那深邃如潭的眸底,倒影着自己的模样。

    “你比洁蓝乖多了,想必她都已经睡觉了,哪会等我回来。”他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有些苍凉。

    “少爷……”杨芷熙微微地撇开头。

    他轻狂的笑了几声,捏了下她的脸蛋,眼里带着戏谑的笑意。

    如果是往常,杨芷熙一定想都不想就往他男致命的地方一脚踹去。

    可是当他面前的人是秦彦凌的时候,她竟然有些无法抗拒。

    只能尴尬地再次撇开头。

    看着她有些羞赧的表情,秦彦凌想起刚开始来秦家做帮佣时期的白洁蓝。

    那个时候,她也是这般的羞涩,而且对他唯命是从,不像现在,偶尔还会反抗他,气他。

    松开了杨芷熙,秦彦凌歪歪扭扭地朝楼上走去。

    “少爷?您需要夜宵吗?”

    秦彦凌没有回头,摇摇头。

    算了,他现在似乎对其他的女人都提不起兴趣了。

    杨芷熙没有上前,身子僵硬在原地。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她抚上自己的口。

    为什么,心跳这么快?

    从小到大,这种感觉从未在男人面前出现过。

    秦彦凌上楼,推开白洁蓝的房间,看见她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好像是睡着了。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夜妻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