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秘书不认爱 22

2018-04-09 15:06:08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程冬沫浑浑噩噩地回到家,忧心忡忡的程冬艾旋即像只麻雀,尾随在后喳呼个不停。


    「姊,妳昏倒才刚醒来,怎幺又急急忙忙跑出门?」程冬艾不放心地拉着她东揉西捏,惊觉姊姊的脸色比先前更难看,「妳、妳还好吗?」

    「还可以,没事。」僵硬地点点头,程冬沫双眼浮肿,只想回房倒头就睡。

    但平日迷糊归迷糊的程冬艾也察觉老姊的不对劲,她双手叉腰成葫芦状,挡住姊的去路。

    「让妳心情不好的人,是那个送妳回来的男人,对吗?」

    程冬沫惊愕地回首。她很想否认、很想告诉妹妹不是那幺一回事,但几句话盘旋在舌尖就是出不了口,于是沉默。

    她的沉默让程冬艾撇撇唇,逕自又道:「他的那张脸有点眼熟喔,好像还上过杂誌或新闻欸,叫褚什幺鬼来着的……」

    程冬沫叹口气,尽可能维持平静地接话:「褚耕。」

    「嘎?」

    「他叫褚耕。」

    程冬艾顿时沉默下来,因为她看见姊姊眼里闪过一抹深沉的疲倦……或许,还有包含更多複杂的情绪在里头。

    「所以,姊,他是让妳突然请假一个月的原因?」

    程冬沫举步越过她回房,疲惫的身子往床头一靠,久久未答,久到程冬艾以为她不打算回答之际,才轻笑道:

    「怎幺可能,我只是积假太多,再不放掉就便宜公司了。」

    骗人。

    姊妳骗人。

    妳虽然笑着说,但笑意到达不了妳的眼底。为什幺明明不开心却要强颜欢笑?妳连心事都不肯跟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吐露吗?

    程冬艾很想问出口,最终只是叹口气,拍拍她的肩膀,又去拿了一壶温茶放在床边的小桌几、再替她掩上门,还她耳g子清静。

    程冬沫仍是动也不动地坐着,像尊石化的雕像。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有动作了。

    她将脸埋进膝盖中,双手环抱着小腿──听说人在无助的时候,会不自觉做出与母体内胎儿相似的姿势,寻求安全感。

    可她还是觉得有什幺垮了,或蚕食、或鲸吞地攻掠城池。

    粉臂忍不住细细颤动起来。

    这一切到底算什幺?这样残忍地逼她面对,他很有成就感是吗?

    卑鄙小人!

    同时,有些在那一夜之后,被她刻意遗忘、渐渐模糊的片段,这此刻忽然清晰了起来。

    她没办法真正狠下心对他怎样,或许就是因为那一次……

    #

    刚和向清磊闹分手的那几天,程冬沫心情荡到谷底。心爱的男人、美好的未来蓝图一夕倾颓,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

    但,虽然她的世界坍垮,地球依然运转、太阳照旧升起,生活步调并没有因为她的感情大海啸而静止不动。

    褚荷和妹妹得知这项消息,皆表现得比她还激动,帮她祝福向清磊从头到脚都烂光光,最好烂得连渣都不剩。

    她不是不难过,只是习惯一个人舔舐伤口。所以她只是静静聆听着姊妹淘替她抱不平,人前一滴泪都没掉过。

    也许就是这点让向清磊受不住。

    照顾人惯了,她总把一切打理得好,让男友觉得自己并不是那幺被她需要。

    有几次,他总是意味深长地对她说:「小沫,我觉得没有我,其实妳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

    于是,他一个转身,撇下她,飞奔向总是需要被照顾的娇弱好友去。

    她自以为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不要他担心,却留不住他。

    什幺都留不住。

    她都要二十八了啊……从小父母不和,家不像家的,她只想有个温暖的港湾让她停泊,这点微小的奢望,为什幺连上天都不成全她?

    她总捧着便当去顶楼,一个人独处时总往坏处想,悲从中来就忍不住掉泪。

    有好几次甚至哭花了妆。

    就在她第n度悲愤时,折叠整齐的帕子递过来。「我想妳需要这个。」

    下意识用很丑的大花脸向上瞄,这一看乖乖得不得了,名画「吶喊」顿时忠实呈现在她脸上,差点喷泪叫妈妈。

    眼前西装笔挺、俊美非凡的男人,不正是公司的龙头老大吗?!

    「总、总裁……咳!」哭得抽抽噎噎的,一口饭还含在嘴里,要她吐也不是、吞也不是啊!呜呜呜──

    男人疑似不耐烦地皱眉,居高临下冷睨着她,命令:「把饭吞了再说话。」

    奴x很重的程冬沫立刻没空悲伤春秋,贯彻执行,草草嚼了几下,吞嚥。

    莫非定律就这幺发生了,人越要表现好就越容易出差错,总在关键的时候噎到。

    「咳咳咳!」这回是咳得掉出泪来,几粒白饭还伴着剧烈咳嗽飞喷出口,j準无误地降落在……某张俊得过火的面容上。

    她发誓,他难以置信的眼神像看到神经病。

    「妳──」褚耕抬手抹掉脸上的饭粒,脸色黑青。

    程冬沫连水也不敢沾口,立刻起身,讪讪地:「对、对不起……」

    「蠢不可及。」男人青着脸,不留情面地批评。

    「对不起!」还是只能鞠躬道歉。

    「算了!」下颚绷紧,「为了一个负心汉失魂落魄,哭到连吃饭功能都丧失了,丑态毕出,值得吗?」

    那是被您突然现形吓得好吗……等等!

    程冬沫狐疑地眨眨眼,他怎幺知道她失恋?呃,更正确地说,日理万机的大老闆怎幺有空关心她的感情世界?

    是了,一定是褚荷在她兄长耳边碎念了几句,他会知道不奇怪啦!

    程冬沫还在发楞,那抹颀长的身影转眼就要下楼,她连忙追过去。

    「啊!总裁,您的手帕,我洗完再还您……」

    「别人用过的我就不要了,随妳处置。」褚耕一手搭在金属门把上。

    「……」程冬沫抽抽嘴角。当她是瘟神,用过的东西有病菌吗?

    「还有,别再为了那种男人哭了,浪费力气。」他不鹹不淡地,「有时间哭,还不如想办法提升年度业绩。」

    程冬沫有些茫然地目送总裁大人下楼。

    他在安慰她吗?

    ……算了,他应该只是担心花钱请来的员工影响工作效率。当时的她是这幺想的。

    总要经过一段时间才明白,有些人的关心总是拐弯抹角,不坦率。

    如他。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不认爱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