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月魂 5

2018-04-08 16:10:44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月魂 作者:何顿


    月魂第5章

    尚想同他一并去香港,他显出了烦躁,脸像水泥地样冰冷。“我在香港的老婆还没死,要等那老鸡婆死了你才能去。”他说,折过头来一笑,那是种极猥琐的笑容,像一块腐烂的木头。

    尚想用死来了结生的烦恼。她坐在办公室里,觉得她做为人事科副科长是个丝毫不能体现价值的人,再伟大的人也有把腿伸直的一天,你我他还能怎么样不是也有个死

    1986年底的某一天,尚终于把坐在办公室里反复权衡了很长日子的念头付诸了行动。那天她坐在办公桌前,把一个五分的硬币轻轻一抛,她想“国”就是活,“粮”就是死。

    结果硬币落到桌上滚了滚,碰在一本杂志边上扑倒了,是“粮”。她凄然地站了起来,走进楼下的医务室要了一瓶安眠药,借口她这一向都失眠。然后她向街上迈去,径直步入了面前的一家百货商店。她买了一套内衣内裤,连胸罩和长丝袜也买了,还买了一瓶进口高级香水,然后她走到卖纸张和胶水的柜台前,买了两卷宽宽的胶带。回到家里,她把门窗关死,拿把剪刀着手往窗户的缝隙上贴胶带,认真地忙了好一气,她把四个窗户的缝隙全闭死了她住一室一厅,然后她开始贴通往晾台的那张门。在贴通楼道的那门缝时,她的手颤栗了。“神都不主张我活,”她对自己说,“死了舒服。”她把通楼道的门缝也战战兢兢地贴好了。这时她感到有股冷气从背脊上往两边蔓延,下半身也开始麻木了。死神已经来了,她想。她迟缓地坐到了沙发上,现在是下午五点。她坐了一刻钟,然后迈入厨房把煤气打开,拧燃热水器,便脱光一身衣服进卫生间洗澡。她觉得自己是只拔了毛的鸡,只等下锅。她把镜子上的水雾抹掉,瞧着镜子里自己的上半身,觉得自身的肉体还很有弹性很丰满,又觉得自己死了可惜。洗完澡,她就穿上新买的内衣内裤,戴上项链和耳环,便躺到铺上拿床羊毛毯裹紧全身。等整栋楼的人睡下后,我就拧开煤气,吃了这瓶安眠药,安安稳稳地到另一个天地去。她想。

    七点钟的时候有人敲门,咚咚咚。她不想开门,但敲门的声音很执著,时断时续地敲个不停。尚穿上狗皮大衣去开了门,却是楼下同事一7岁的女孩,她手里拿着个信封。

    “你的信,我妈妈要我给你。”女孩说。女孩的妈妈同她一个办公室,是她下级,见到有封信就顺手带来了。尚把信随手扔在桌上,又躺到铺上睡觉。

    但她被桌上那封信深深吸引了。她终于抵制不住这种诱惑,爬起床,走到桌前拿起信封撕开了,竟是一张请柬,写着:“尚青青同学,您好。请于1986年12月30日下午5时湘江宾馆参加1954、55、56级浙美同学会,届时务必光临。”12月30日就是大后天,她眼睛一亮,伟大的好奇心驱使她把死期推迟到了大后天深夜。我要打扮得最漂亮,在同学的心中留个好印象,她想她脸上还有青春。

    她后来对我说接请柬的那天她并没想起我,她什么同学也没去想。在湘江宾馆一看见我,她感到这个世界里她有了一片可以走进去看一看的树林。当我和她跳友谊地久天长这支慢三舞曲时,我记得她陡然说:“我要活到50岁再死。”当时我并没留意她这句话,我的心田已被音乐的雨水所浇灌,而且流遍全身。这支舞曲让她又一次改变了死期,她决定把她满50岁的那天定为她自杀的那天。事实上她不会再死了,一个人错过了自杀的机会就没有了再自杀的勇气,尤其是像尚这类婚姻和爱情生活磨难跌起的女人。

    正因为尚置自己于死的境界,反倒爆发了新的热情和青春,就像一个狂热的赌徒,只是她在下赌注的时候仍不乏拘谨选中了我,她完全可以把注下在比我年轻健壮的任何一个男人身上。很久以后我仍感到她第一次踏进我家门时,脸上确实挂着一种冒险家的笑容。后来也就是秋兰在我身上嗅到香水气的那天我有点困惑地问她,她怎么会主动先踏进我的家门时,她媚媚地一笑说:“我有一年多没干那事了,那天我特别想,就去找你”“就像一只春猫,”我打断她说。她说:“那段时间我满脑壳都是这号联想,连上班都打精神不起来。”“你现在确实值得我爱,”我说。她把头发盘好后坐到了我身边,跟着又坐到了我腿上。我把她放在了床上,她拿起枕头下的一瓶法国香水往我身上喷洒。

    “我喜欢在香雾中死去,”她说。我猛然感到从下午起到现在我听到她说“死”字这是第五次了,“你尽说死做什么”我盯着她。于是她就同我说了上述的东西。“我不会让你50岁死,”我不在乎他说,“你满50岁那天我守着你。”“你又不晓得我生日是哪天。”

    “我知道。”其实我只知道她是今年12月份满50岁,她只比我小两个月。她说,“那你说我是哪天”“到了12月份,我会想起的,我保证。”我说。

    9

    到了12月份,秋兰病重住院了。11月下旬的某个早晨,秋兰在被窝里说她肚子很疼,她说话时脸都歪扭了。我劝她去解个大手,“有时候是屎胀得肚子疼,”我估计道。她爬起床按着腹部去了。隔会她从卫生间转回来时黑瘦的脸上露出了惊谎。“我屙血,屙好多血。”我说:“是来月经呗”“月经才去一个星期,应该不是的。”她说。我想女人屙血无需大惊小怪。我那天上午三节课,上课的时候我时不时想她要是屙血死了倒省得我和她离婚,我和她的生活连情趣两个字都没有了。上完课,回到家里,见饭桌上压着张纸条,写道:“我上附二医院看病去了。即日。”

    我倒有种轻松感。

    秋兰这一向是同我真刀真枪干的。我陷在尚青青的泥塘里了,人生反正有个死管他娘的三七二十一。有时候尚执意要喷洒香水,我也没硬性拒绝,反倒感到好玩。只是过后细心洗个澡,然而法国香水不是那么好洗掉的,它浸入了我的毛细孔,总有一种暗香要钻入秋兰的鼻息,让她死细胞。“你又去玩女人了”“世界上只有你有这种联想,”

    我说,“我是忠实于你的。”“那你身上哪里来的香水气”她愤慨地瞪着我。我说那是你鼻子有问题,有的人对气味有种幻觉敏感。我觉得我那一向有些似自鸣得意的座山雕,眼睛太不看事,秋兰就在我十步后“吊尾线”我也没察觉,结果她的怀疑成了事实。

    那天尚青青站在一家百货店门前等我,穿件海马毛羊毛衫,下身一条白西式呢子裙,一见我就说:“我等了你有一刻钟。”我同她约好今天我送她一件呢子大衣,由她上哪儿挑,我口袋里装着一千五百块钱,昨天从银行里取出来的。尚年轻姑娘样挽住了我的胳膊,我有点不好意思,我说:“莫挽着我的手。”

    这时我听见身后一声尖嚷:“何光宗,好啊”我一回头,只见一张黑瘦凄然的脸嵌在一家商店的门上,冒着热气。

    还说什么呢

    那天她把所有的饭碗都砸了,还把煮饭的电饭煲也砸成了一只可以踢的橄榄球,还把热水瓶和杯子砸了,她那劲头是要砸烂这个世界。“何必呢”等她疲劳下来的时候我说,“得罪你的是我,你拿这些东西出气并不能证明你有能耐,说穿了你是心虚。”

    “你的心是猪变的,”她说,“你不是人。”“女人就是这样,劲总不用到点子上。”

    我说。她回击道:“男人是猪变的你晓得不罗”“晓得,”我说,“我就是猪,这总要得了呗”我动手清扫地上的碎片,竟撮了白花花的两大撮箕,那只铝橄榄球和两个热水瓶铁壳还不包括在内。随后我去洗了个热水澡,洗澡的时候我想这个世界上条条框框太多了。洗完澡关掉热水器,从厨房的门望过去秋兰已躺在床上了。当年是她往何光宗那快枯死的心树上浇水,是她让何光宗的心树茂盛且挺拔起来,如今我却折磨她,我忘恩负义得真的是猪了。我把头发揩干后走到床边看着她说:“莫把我想得太坏,多想想我的优点看,你会舒服些。”“滚开些。”她不看我说。

    我指导她的思路说:“你要把思想往潇洒的路上走,我的优点就自动出来了。”

    “潇你妈的x洒”她倒是很痛快。

    这事发生在她屙血的头三个星期的一天。

    秋兰一进医院就没有再出来。医生告诉我她患的是子宫癌,而且肠胃上都有瘤子,要是动手术她会死得更快,现在只能稳定病情。我每天把便盆塞到她尖瘦现骨的屁股下再抽出来时,便盆里总有些从她阴道里流出来的鲜红的血,那种血让她恐惧地看到了死神。“我知道我快要死了,”一天她说。我不屑道:“空话,想这么多干什么”她看着我良久,“你这家伙身体太好了,”她说,无血色的脸上露出了一片柔情,“我到底还活得多久,你告诉我真话。”“真话就是你会比我活得还久。”我宽慰她说。隔了会她说:“何光宗,我死了你还是可以同尚青青再结婚。”“结他妈的卵婚”

    我烦躁道:“现在你把病养好是最重要的。”那天傍晚,她要我扶她下床到外面去走走,她虚弱得自己都不能走路了,靠在我身上,我搂着她一步步走出了病房。“你现在很想我死吧”“不是。”我觉得她又回归到从前那样温柔了,“还记得你那次到自来水站为那间烂房子贴白纸吗你站在搁在桌上的凳子上,屁股一动一动,显得很活力”

    “记得。”“你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我说。她望着我,我说:“我真想日你。”她一笑,“还说这些痞事干么子”她把话题转开了,“我中午睡觉的时候,梦见你被抓进了牢房,真的很奇怪。”“不奇怪,”我说,“上午我同邻床的丈夫说了我在社会上打流和进劳改农场的事,所以你做这个梦是正常的。”“我梦见你在牢房里哭脸,他们还用脚踢你的脸”“我在劳改农场的时候生活很自由,”我说,“我在那里得到了尊重。”

    10

    1962年我在白莲湖农场劳改,农场里大多是刑事犯,少数几个政治犯睡在一间牢里。

    一个是中学校长,一个是作家老李,一个是大学语文老师,还有我。我是他们三人他们年纪都比我大讨好的对象,因为我有权有利,我的饭都是他们三个人轮流打,而且还主动帮我打开水和洗脸水。我在劳改农场混得最有式样,自我进农场的第三天起就没再沾过体力活。场干部翻阅我的档案后就叫我去画画写字。白莲湖劳改农场里那面坚固如铁的十米大墙上的马恩列斯毛五位伟人像就是我的手笔,下面一行鲜红夺目的黑体美术字“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万岁万万岁”也是我的手笔。场办公室,会议室,食堂里的毛主席像和字画都是我的手笔。我还教劳改犯们唱歌。黄水谣黄河颂国际歌国歌等等革命歌曲都是我在广播里教唱的。只要下雨,我就被场干部叫到广播室教唱,劳改犯们坐在号子里一句一句地跟着唱,唱得很认真,场干部要抽查的,唱得不好要关三天真正的黑屋子。我这个反革命成了劳改农场里一个很有用的人才,极受场领导赞许和器重。

    我刑满释放前,农场管文教卫的杨副场长找我谈过一次话,极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月魂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