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夫人很生猛 10

2018-03-06 13:59:54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莫言和莫为也是十分佩服的摇摇头,这位大哥这么多年了,还是这般胆识过人啊。


    南小朵说:“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那将军欺人太甚,我就想出口恶气罢了。”

    ------题外话------

    今天公司聚会,鄙人喝了点小酒,头晕眼花的。

    但是答应了大家的更新,再晚,我都会传上来的。

    呵呵……回头我好生改改,有点喝多了,可能写得不太好!

    第19章 从此以后我们不再是兄弟

    “你能出什么恶气啊?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南宫昱看着南小朵满脸泪痕的脸,十分头疼,也是莫名的心疼。

    突然,南小朵从炕上蹦了起来,又恢复了以往的生龙活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哼!哼!不就是当个木桩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又打不到我。”

    南宫昱顿时听出了南小朵话中的玄机:“你说什么?将军打不到你?”

    “是啊!今天虽然很惊险,但是他一次都没扎到我。但是还是把我吓得够呛!”南小朵一本正经的回答,回想今早的那一幕,还真是惊心动魄啊,你说她要是再慢了那半分,这会儿铁定是个人肉串了。

    南宫昱顿时升起了一个不好的念头,平定将军的武功是天下闻名的,不可能一次都没有打中一个从未习武的马夫,只其中定有蹊跷。

    一旁的广小白正想和南小朵说让她别太岁头上动土,安安稳稳忍几天,说不定这事也就过了,不料南小朵突然将头靠在广小白的肩膀上,惹得广小白顿时面红耳赤,外加结巴了:“大……大……大哥,你……坐好啊!”

    南小朵似是很享受的又蹭了蹭,一脸幸福:“小白啊,你看起来一点都不胖,但是身上好软哦,靠起来好舒服呢。”

    广小白脸红的更厉害了,飞速跳动的心房也是鼓噪的让人匪夷所思,但是广小白心中已然是泪流满面了。娘亲啊,孩儿对不住您啊!难道孩儿真的是断袖吗?孩儿该怎么办呢?该怎么办呢?

    南宫昱轻咳一声,打断了似乎还想继续揩油的南小朵,心里泛着微微的酸意:“干什么?坐没坐相的,难怪将军会惩戒你,你这个样子,我觉得当一辈子的木桩都不为过。”

    南小朵不悦的吧嗒了一下嘴。腹议道:什么啊,谁让你身上肉这么硬啊,抱起来一点都不舒服。人家靠自己的小弟,有什么不对?你要是想靠,那就靠我不就完了么?干嘛哪壶不开提哪壶。

    广小白因为南小朵的离开顿时如释重负,可是又有些莫名的失落。顿时更加欲哭无泪了。娘亲啊!看来孩儿真的完了。孩儿果然成断袖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酿出祸事的南小朵,依旧笑得一脸没心没肺的,顺手又搂过一侧的莫言,然后突然学起了马房里的那些个老马夫,平日里打晃的嘴脸,眼睛里似乎还有那么点邪恶:“莫言啊,大哥发现你最近好像长高了不少啊?嗯?”

    莫言原本还笑容可掬的脸,顿时崩裂了,脑子瞬时一团浆糊,并伴着缺氧的晕眩感……这……这……这是被男人调戏了吗?

    南宫昱终于是忍无可忍,豁然站起身,拎起南小朵直接丢门外了,动作迅猛到让众人无比差异,南小朵顿时被摔了个四脚朝天,南宫昱一脸阴沉,逐渐长开的俊脸汹涌着滔滔怒火。在地上一个鲤鱼打滚爬起来的南小朵,本来是想找南宫昱理论的,但是不知为何,在看见南宫昱的脸时,不由得生生的住了嘴。真是搞不懂了,为什么在面对大哥的脸时,她有种仿佛被人捉奸在床的错觉?不对啊!大哥说了他不是断袖啊,他怎么会看上现在还是男儿生的自己呢?

    广小白在愣了两秒后,火速冲到南小朵身边,一边拍着南小朵身上的灰尘,一边检查她是否有被南宫昱摔伤。随后更是一脸戾气的站在南宫昱面前:“南宫大哥你未免出手也太重了吧?我家大哥好歹也还叫你一声大哥,你至于这么对他吗?他一向身子骨不好,若是真被你所伤,就别怪我不顾多年的兄弟情份了。”

    南宫昱浑身一震,陷入了沉思,但那似怨似疼的眼神,直教南小朵一阵头皮发麻。怎么了这是?她和自己兄弟乐呵乐呵都不行吗?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额……小白,你别这样,大哥这些年对咱们也是有恩。”南小朵轻轻的拽了拽广小白的裤子,不知为何打起了圆场。说真的,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广小白发火,真没想到自己一直当做是弟弟的人,也有这么男子气概的一面。

    广小白感觉到了南小朵的动作,于是给了南小朵一个“你放心”的眼神,转而握着南小朵的手,将她拉至自己身后,纳入自己的羽翼中。而他们之间的互动,落在南宫昱的眼中,那宛如一块豆腐落在了沙里般的刺眼。

    “够了!”南宫昱右手猛的锤在门上,原本结实的门槛,瞬间被打折了半截腰。“南小朵!从此以后,我们不再是兄弟!”

    还握着广小白手的南小朵顿时雷击一般,什么?

    南宫昱推开站在自己面前的广小白,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南小朵只觉自己的心在那一霎那似乎都停止了,然后更是针扎般的疼。记忆突然飘向了那年和南宫昱相遇时,还有和他相依为命的所有时光。这到底是怎么了?

    ——久违的小剧场。

    南小朵正做着发呆。

    某陌一脸烂笑的从她身后冒出一个头:小朵啊,怎么啦这是?

    南小朵:滚开,你个死女人。

    某陌用手按住从额间蹦起的红叉叉:小朵啊,难得又是小剧场,这么轻松的时刻,你别扫大家兴嘛!

    南小朵在地上猛的画了几下,然后站起来使劲的踩了踩,接着目露凶光:那你扫了我的性,你知道吗?

    嗯?呵呵……小朵,你别这样。某陌笑得一脸尴尬,必然呀,都要写到四万字了,这换她,她也不能高兴啊。

    小朵,你相信我,相信我。

    南小朵:还要多久?

    某陌汗:四五章吧……

    南小朵:嗯?

    某陌狂汗:三……三四章……

    嗯?

    某陌瀑布汗:两章!我保证两章!

    ------题外话------

    咳咳!

    首推了!激动中!

    亲们……收藏偶吧!收藏偶吧!

    收藏偶有肉吃,有肉吃啊!

    第20章 兄弟我照顾你一辈子

    南小朵不敢转身,怕瞧见南宫昱的背影会泪流,南小朵不敢牵广小白的手,怕触及温暖会再次一无所有。南宫昱的话依旧萦绕耳边,不再是兄弟,不再是兄弟……可是大哥啊,我想和你做一辈子的兄弟啊!

    广小白不是很理解南小朵,可是心却跟着她的神情,揪得生疼,广小白知道南宫昱方才那句话,是真真伤到了南小朵的心。南小朵也许什么都不好,但是她却偏偏最看重情义,而在这之中,她更是将亲情看得更重。广小白默默的揽过南小朵,将她圈在怀中,只是简单的安慰,却有种天涯海角的感觉:“大哥,你还有我,南宫大哥许是一时气话,你别胡思乱想。”

    南小朵没有挣扎,却用额头抵着广小白的胸膛:“小白,真的是我做错了吗?大哥是真的不要我们了吗?”

    “不,大哥没有错。就算有错,也不会是大哥错。”广小白叹道,心中默默接受了断袖这个设定后,似乎觉得怀中的南小朵更加可爱,惹人怜了。

    南小朵抬起脸,神情木然,一双眼睛竟然毫无焦距:“我没有错吗?那大哥为什么要这样说?他走了对吗?去哪了?去哪了?”

    “大哥,你别瞎想,南宫大哥和大哥一样都是重情重义的人。再则这是军营,南宫大哥走不了的。”广小白好心酸,大哥竟然这般在乎南宫昱。

    南小朵沉默了许久,然后退出广小白的怀抱,不理会广小白的担忧,摇摇晃晃的宛如行尸走肉,充耳不闻众人的话语,漫无目的的在军营中游荡。一路上南小朵一直在想,这么些年大家都长大了,也许真的不会再和以前一样了,不仅是身高,各方面大家都变得和以前不一样的。自从从了军,似乎连一起钻被窝都不曾有了,可是既然是兄弟,不是应该一辈子都是好兄弟吗?怎么会突然这样呢?军营里的三年怎么就都变了呢?

    南小朵脑子里乱哄哄的,她很介怀南宫昱方才的话,介怀到心口每呼吸一次都是疼,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却打心底接受不了南宫昱的负气离开自己的画面。南小朵烦躁的扒着头仰天高喊了声:“搞什么啊!就不是开个玩笑嘛?男人和男人之间开个玩笑都要割袍断义是怎么的?我们不是兄弟吗?”

    不知不觉中漫无目的的南小朵竟然又回到了马房,由于心情不好,南小朵甚至都没空理会土豆,径直在干草堆里扒拉扒拉出一个位置,然后平躺在上面,深深的叹了口气。哎!以后该怎么办啊?又有谁会答应带她出军营啊?南小朵伸手遮住双眼,终是轻声哭了。“我不要!明明就是我大哥,你这辈子都得是我大哥。呜呜……”(某陌鄙视:嗟,你丫其实就是担心没人带你离开军营吧?南小朵:赶紧给姐码字,信不信捅死你丫的。某陌泪!)

    就这样,折腾了大半天的南小朵,不知不觉在草堆上哭着睡着了,醒来时,肚子已经饿得绞成一堆了。南小朵皱眉,吧唧了一下满口苦涩的嘴,眼睛肿的跟核桃一般,接着又是一声叹:“哎……要是大哥在就好了。”

    蓦然,一颗热腾腾的馒头砸在了南小朵的怀中,南小朵猛抬头,见南宫昱正曲腿坐在自己身旁,微风吹得草垛子们发出暧昧的沙沙声,南小朵的脸上逐渐堆满了笑容:“大哥,你回来啦?”

    “啊啊!赶紧吃东西,看你那鬼样子,真是丑死了。”南宫昱目视前方,不忍瞧见南小朵现在的糗样。这小子到底是哭了多久,才能将眼睛哭成这样啊?还有那该死的广小白,他不知道他家大哥饿着肚子吗?都在搞什么啊?

    南小朵捧着还温热的馒头,先前的阴霾顿时消散了,然后非常不知廉耻的挪近了和南宫昱之间的距离,笑得那叫一个春光灿烂:“大哥,你还是我大哥对不对?”

    随着南小朵的靠近,南宫昱身子不自然的僵了,敛着眉目隐忍着继续装着冷酷道:“先前的话,我是不会收回的,以后不要再叫我大哥了。”

    南小朵拿着馒头的手抖了一下,然后又往他身边靠了靠,一副小媳妇状:“大哥,咱们可是血浓于水的亲兄弟啊!不带你这般小气的。”

    南小朵柔软的身子紧挨着自己结实的手臂,南宫昱脸上浮起了绯色,抬手半遮面呵斥道:“乱说什么,谁和你是亲兄弟!你别自作多情。”

    南小朵咬牙,决定出必杀技了。将手里的馒头往衣服里面一揣,然后果断翻身扑到南宫昱,明明是很正常兄弟间的话,但在南宫昱听来却好像是撒娇一般:“大哥,小朵从第一次见到你时就已经认定你了,你别离开小朵好不好?”(某陌跳脚了:喂!喂!你丫的都推翻人家了,你这能算正常兄弟吗?能算吗?)

    南宫昱心如擂鼓,却不舍推开南小朵,他甚至是故意让南小朵推到的,只为了享受这样的温暖。他承认自己有私心,他甚至见不得南小朵和广小白他们有说有笑,而他们明明这么多年来都是好兄弟,(咳咳……虽然有时候南小朵真的很讨厌,很邋遢。)他也不可能会对南小朵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他一直以为他对南小朵的关心就如同南小朵所说那般是亲情,可是今天当他说出那句话时,竟然会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甚至还有丝丝雀跃,他到底在期待什么?

    南小朵咬牙,该死,大哥最近的心思越来越猜不透了,想了想又说:“大哥,小朵也许做了很多错事,可是这辈子唯一做对的,就是和你,和小白成了兄弟。你在小朵心中一直都是不可替代的存在。你要相信我!”

    南宫昱将南小朵从身上推开,捏着拳头侧过身,该死!刚才差点忍不住,就要抱住他了。天……太可怕了,他竟然对一个男人产生了冲动。而且还是这可以邋遢得人神共愤的家伙。

    而南小朵却依旧不知死活的又趴在了南宫昱的肩膀上:“大哥,我知道你还是关心我的,这么多年来,你总是会给我送吃的。以后你要是老了,走不动了,嫂子要是不管你,你就来我家,我让我家媳妇给你做山珍海味,兄弟我照顾你一辈子。”

    南宫昱在心中默哀,虽还未理清自己的想法,却再一次因为南小朵话,凌乱了……

    ------题外话------

    半夜三点爬起来写的,给力有木有,敬业有木有?

    进入对手戏了有木有?

    马上要有肉肉了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夫人很生猛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