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爱情点错兵 2

2018-03-06 13:47:06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爱情点错兵 作者:肉肉屋


    爱情点错兵第2部分阅读

    想都不必想,他拚命点头。田蜜这种娇滴滴让人骂不得吼不得又缠人的性子,没田甜帮忙顶着,他可撑不住。

    “那就回头见啦”她对他摆摆手。

    “喂”他很小声地说:“今天还是谢谢你。”

    说完,他快步出了麦当劳。

    田甜回到座位上,田蜜还没从那一个又一个刺激的故事中回过神。“姐,我突然觉得老妈为你安排这场相亲真是太好了,像柳慑这样的男人,如果可以做我姐夫,我简直幸福死”

    “小蜜,我们可还没有要结婚。”世事难料,田甜提醒她,事情未成定局前,别想得太美好。

    “你也没反对啊”田蜜睨她一眼。“从小到大你有哪一次反对过妈妈的安排从穿衣打扮读书工作老妈说一,你也没有说二过。”

    “那是因为老妈的安排正合我意。”就算有一点点出入,她也会自行调整,难道就因为这样,她就要被贴上一个“听话的呆小孩”标签

    “信你的是笨蛋。”田蜜撇撇嘴。“要不然来打赌,柳家如果上门提亲,老妈收了聘礼,你一定会乖乖进礼堂。赌一百块就好。”

    “无聊。”但是嫁给柳慑能被田蜜缠这么久而不发飙,她一个暗示,他又能马上了解,这样一个男人,她真的有一点动心,再认识深一点,也许她真的会想嫁给他也说不定。

    第二章

    田甜两指间转着一张红纸,上面写的是柳慑的生辰八字。

    实在是太爆笑了,她跟柳慑才认识三天,两位操心儿女婚事的母亲大人已经准备帮他们合八字了。

    那是不是就一个月后订婚三个月后结婚呢

    田家母亲大人是发下重话了,不准她挑三拣四,年纪老大不小了,再挑下去当心变成老姑婆。

    她是可以不挑啦,但就算她肯嫁,他也不一定愿意娶啊结婚又不是她一个人的事,要男女双方都同意才行吧

    想到柳慑今天被缠着说了一天的故事说到喉咙沙哑她就想笑,他的耐性她很欣赏;今天她帮他买了八杯可乐,他全喝光了,但喝太多可乐对身体不好,不如下次冲点菊花蜜给他,既可以补充水分,又健康养生。

    “姐”砰田甜的房门被田蜜撞开,小丫头像根爆竹一样射上她的床。

    “喂,小心点。”田甜赶紧翻身保护手中的红纸,如果弄破了,老妈肯定会把她砍成十八段。

    “什么东西”田蜜探手抢红纸。

    嘶纸张裂成两截。

    田甜呆住,手指点着田蜜的鼻子。“你完蛋了”

    “不过是一张红纸,有什么了不起”田蜜毫不在乎地把姐姐手中的半截纸抢过来,拼合一看。“癸未年二月十九日,丑时这不是生辰八字吗要干么打小人”

    “这是柳慑的生辰八字。”

    田蜜手一松,红纸飘然落地。

    “不会吧,老姐,你们这么快就合八字,坐火箭啊现在是自由恋爱的二十一世纪,你怎么不跟老妈抗议”

    “抗议有用吗”明知结果只是白费工夫,田甜也不想因此跟母亲大吵。

    再说柳慑人那么好,她看他也很顺眼,何必为反对而反对。

    “不管有没有用,你知不知道,老妈逼你嫁出去之后,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了;你的不反抗等于是推我进火坑。”所以她才会一直捣蛋直到现在。

    “但柳慑对我而言不是火坑啊在听了他一天的故事后,你应该也知道他其实人还不错。”

    “呃”田蜜无言了。是啦今天跟柳慑玩得还满愉快的。“可是你跟柳慑才认识多久就要结婚,不怕婚后因为生活习惯不同相处不来而闪电离婚”

    “相爱容易相处难,但是我不认为这个难题会因为认识时间的长短不同而有所改变,要克服相处的难关,需要的是包容欣赏夫妻双方的各项优缺点。结论是,婚后的经营比婚前恋爱更重要。”

    “救命啊”田蜜瘫在床上。“姐,你好无趣好沉闷好八股你知不知道”

    “我可以把你的话当成是赞美吗”田甜平和地把红纸捡起来,又从抽屉里翻出一只红包袋,裁出差不多的大小,照字迹模仿出一份完整的新资料。

    造假完毕,她满意地看着两份生辰八字,一模一样。

    “姐,你就这么怕老妈,还要特地抄一份骗她”田蜜不屑地撇嘴。“撕破就撕破啦叫对方重写一份就是了,有什么了不起”

    “说到你懂,我头发都白了。”从小到大,她没有少造假过,读书时不小心考坏了,模仿母亲的笔迹签上一个大名,可以少挨很多骂。至于盖章,那更方便啦,拿个萝卜地瓜刻一刻,用力一盖,了事。

    这是一门技术活,对于人生顺畅耳根清静有无限助力。

    “总之你就是要乖乖听话去嫁人就对了啦”田蜜常常搞不懂这个姐姐,一个人怎么可以“乖”到这种程度“我只能告诉你,我反对这种包办婚姻,所以你结婚,我不会给你祝福。”说完,气冲冲准备走人。

    田甜叹口气。“唉,小蜜,你又想太多了,我肯嫁,也要对方肯娶啊柳慑都还没有回应,你操什么心”

    “对喔柳慑不会像你这么没主见,他一定会反抗的。”田蜜又笑着跳回来了,拉住田甜的手。“姐,今天柳慑说了好多有趣的故事,你说那是真的还是假的他”叽哩呱啦叽哩呱啦。

    这下子换田甜呆滞了。田蜜的理解能力真是有待加强,她只说柳慑还没有回应,没说他肯定不娶吧

    耳朵听着田蜜复述今天听到的故事,田甜打个哈欠,在心里补充:“你说错了,他是打了三发子弹,不是两发。这里也不对,他最长跟监时数四十五小时,不是四十三小时”

    虽然在麦当劳里,她一直趴在桌上,但柳慑的话她记得比谁都牢,一丝一分的差错都瞒不过她。

    柳慑拿起车钥匙正准备出门,柳母叫住他。“阿慑,等一下。”

    “什么事”柳慑回头望着母亲。

    柳母犹疑半天。“那个你对田小姐的印象怎么样”

    “不错啊”

    “如果我是说要不要再给你们安排一次约会”

    “不必啦”

    “为什么”柳母哀嚎,她还以为这一次喝定儿媳妇茶了。“你不是觉得田小姐不错,怎么不再跟人家约第二次”

    “已经约好了,我现在正要去赴约。”

    “啊你们进展还好喔”

    “普通啦”柳慑想到田蜜,她那崇拜的眼神让他有些飘飘然,可是要一直讲故事有点累。

    “那我找个媒人去田家提亲怎么样”

    “老妈,我们才认识多久,起码让我们交往三个月到半年,确定彼此个性适合再谈婚论嫁好不好”

    “三个月,你自己说的喔”柳母要求保证。

    “那是假设,你不要擅作主张。”

    “不管,你刚才亲口说了,三个月谈婚论嫁。”

    “我还有说半年呢”

    “我只听到三个月。”柳母跟他耍无赖。

    “妈”

    “三个月。”一步都不肯退让。

    “随便你啦”反正他答应,田蜜那根小辣椒还不肯咧他根本不担心,瞄一眼手表,快迟到了。“我要走了,回来再跟你说,拜拜”

    后头柳母正在欢呼。“三个月,我去翻黄历不对不对,先给死老头上炷香,唉,柳家的九代单传要娶老婆了,天下第一大喜事啊”

    柳慑开着车,飞快到了上回约定的麦当劳,店门口只站了一个人。

    他疑惑地将车子开到田甜面前,摇下车窗。“呃,你好田小姐没来”

    田甜纳闷地指指自己。“田小姐”

    柳慑赶紧摇头,他忘记这一位也姓田了。“另外一位田小姐。”

    “以后你叫我小甜叫我妹小蜜好了,才不会分不清楚。”田甜笑着说。

    她跟田蜜的气质完全不一样,田蜜如果是热情奔放的太阳花,田甜就是含蓄的海芋,雪白的花朵里还带着一点点神秘。

    面对田甜时,柳慑总有种手足无措感,好像在那双慵懒的眸子底下,每一个人都是水晶做的,轻易被她一眼看透。

    事实也是,上次在麦当劳,虽然都是他和田蜜在谈话,田甜没有搭话,但如今回想起来,约会的节奏一直掌握在她手中。

    幸好她很爱笑,又不碎嘴,才没给人太大的压迫感。加上他每次看见她,她差不多都在吃冰淇淋。当她伸出舌头舔舐那半融的冰淇淋时,圆眼儿微微眯着,小猫也似,那模样出人意料地可爱。

    但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次约会来的人是田甜他到现在还没发现母亲帮他安排的对象其实是田甜。

    可也难怪啦一直以来,田甜都像个无关的第三者,只顾吃冰淇淋。

    他先入为主的认知是很难扭转的。

    “你好,小甜,今天小蜜没空吗”他猜田蜜是临时有事,所以叫姐姐来代打。

    “老板临时要她赶一份文件,晚一点才会过来。”田家两姐妹都在旅行社工作,田甜是领队,旺季很忙,淡季就很自由;田蜜是行政,不时需要加班。说着说着,她递给他一只大水壶。

    “什么”

    “菊花蜜。”她其实也不爱在约会时带妹妹这颗大灯泡,但柳慑事先答应田蜜了,她没辙,只好给他冲点菊花蜜缓解喉咙的压力。“小蜜说,你的那些故事她还没听够,今天一定要把所有的瘾头补足,所以你保重了。”

    柳慑抱着那只大水壶,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佳人对他青睐有加,是喜事,但这么沉重的负担,很辛苦啊

    “要不要听一个建议”田甜说。

    他眼睛一亮。“请说。”就知道她有办法,他该封她为女诸葛了。

    “你们刑事组应该不止你一个人,请你同事每人讲两个故事录下来,这分量就够满足小蜜的瘾头了。”然后田蜜再也不会来搅和他们的约会,一举两得。

    “好办法。”柳慑大喜。“谢啦,小甜,我先去停车,然后请你大吃一顿。”咻,他把车子开去停车场了。

    田甜一只举起来的手停在半空中。“你要请客我是很高兴啦可是我不想再吃麦当劳啊”

    但来不及了,柳慑已经去停车了。

    “算了等一下再请他开回来吧”她无奈地耸耸肩。

    突然

    “把手举起来”一个突兀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柳慑停好车,再回到麦当劳门口,就看见田甜高举双手,一脸温和的看着眼前一个老人。

    “这是在干什么”他跑到田甜身边,看向老人似乎不太老耶虽然头发斑白,脸上也尽是风霜,但根据他做刑警多年的经验,这样的人只是吃多了苦头,才显老态,真实年纪不超过五十。“小甜,你认识这位先生”

    “不认识。”柳慑在旁边,她就把手放下来了,一直举着很累的。

    “那你干么又举手又放下的”眼前的情况让柳慑有些糊涂。

    “他叫我举的。”田甜指着对面的男人。

    “抢劫”柳慑的目光变得锐利,直把那男人瞪得脸色发白全身颤抖。“小甜,你先进麦当劳。”如果他要跟歹徒搏斗,就得先把身边人的安全顾好。

    “应该不是抢劫。”田甜说。

    不是柳慑松下一口气。

    但田甜却接着说:“虽然他叫我把包包给他。”

    柳慑所有的警戒神经又都跳起来了。“他要你的包包还不是抢劫”这女人脑子有病啊

    “可他说了请和谢谢啊”

    “不管他说了什么,他要拿不属于他的东西就是抢劫”柳慑把田甜往旁边一推。“你躲远一点,不要妨碍我捉人。”差点被她气死了。

    “等一下。”田甜拉住他,对着男人问:“你是要我的包包,还是只想要钱”

    男人缩了缩脖子,结结巴巴。“我只是想问你可不可以给我五十块买便当,我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原来只是一个单纯饿疯的流浪汉罢了。

    柳慑看看田甜,又瞪一下男人,这简直是莫名其妙。

    “下次要钱买便当就直说,不要叫我举手。”尤其是在大太阳底下高举着双手,很累。

    “我前天跟一位小姐讨个便当,她回头就把手上的包包甩过来,里头也不知道是不是装了砖块,打得我头痛了两天,今天才预防一下不好意思,吓到你了。”这年头乞讨行业也不好干,随时有性命之虞。

    田甜能理解,治安不好,女生的警戒心普遍保持在高度范围内,偶尔难免误伤无辜。

    但尽管女人的防卫心重,相对地,她们也很有同情心,流浪汉向女人开口讨钱,得手的机率会比向男人开口高。

    田甜打开皮包,拿了一个五十元的哽币出来。

    “给我。”柳慑从中截走了硬币,男人脸上闪过一阵失落,又要饿一顿了,唉

    可柳慑又把钱交给了男人。“拿去吧下次小心点,不要动不动就叫人举手,很容易引起误会。”

    “呃”男人愣了下,连忙点头道谢。“谢谢谢谢。”兴高采烈地走了。

    柳慑把目标转向田甜。“你也是,人家叫你举手你就举手,没有一点警戒心吗”

    田甜没说话,只是对他张开了一直紧握着的左手,里头一个巴掌大的防狼喷雾器。

    “喝”原来他看走眼了,她是“惦惦吃三碗公半”的人,不可小看。“做得不错,不过再有下次,我叫你跑的时候,你要立刻跑,不要迟疑,ok”

    这是当然,她又不是呆瓜,绝对不爱看警察捉强盗的热闹。“我知道了。刚才我是觉得那个人不像坏人,才会留下来。”

    “太依赖直觉不是好事。”

    她点点头,转开话题。“你很喜欢吃麦当劳吗”

    才怪,他一向不爱速食,只是“前天我们跟小蜜约好在这里等,万一我们离开,她正巧来了,找不到人怎么办”

    “我有带手机,到时候通知她一声就好了。”说到这里,她有些疑惑。“对了,你没有我的电话吗”她可是连他的生辰八字都有了。

    他想了下。“我妈之前有抄一张便条纸给我,好像说是田家的电话,不过那时我正在忙,随手塞进口袋里,之后要找就不见了。”

    她借了他的手机,把自己的电话号码输入进去,想了一下,田蜜的也一起给好了,省得田蜜想找人说官兵捉强盗的故事找不到人,骂她有异性没人性。

    柳慑接过手机,呆住了。田甜干么把她的电话一起留下来她不会也对他有意思吧

    “那个田小姐”他不敢再喊“小甜”,怕她误会。

    好端端地,他干么又把两人的距离拉远了她歪着头看他。

    他脸颊不自在地闪过一抹烫。真该死,他的对象是田蜜啊一脚踏两船,小心淹死自己。

    不过田甜啊啊啊,她干么拉他的手强烈抗议,他不是花心的男人,他很专情的。

    “走进来一点。”她使劲拉他,力气大得他险些摔个五体投地。

    同一时间,一辆摩托车闪电一样驶过他身旁,他的脚仿佛可以感受到排气管的热度。

    他差一点点就被车撞到了。

    她疑惑地看他。“你干么一直后退这样很危险耶”

    他缓过一口气后,忍不住傻笑,难道他是在自作多情人家根本对他没意思,拉他的手是怕他危险。

    “不好意思,我有点失神。”更莫名其妙的是,单独面对田甜,他就手足无措起来,都不知道在紧张什么。

    “不止一点,是很严重的失神,昨晚没睡好”

    “最近比较忙。”其实是为了排出今天的休假,他熬通宵写上个案子的总结报告。

    “要不要喝个咖啡提提神”

    “没关系,我们当刑警的,熬惯了,咖啡当开水喝,早就没用了,就算让我灌上一公升的咖啡,想睡的时候照样睡。”

    “那你回去睡吧老是睡眠不够对身体不好。”

    “没关系,都习惯了。而且田小姐还没到,万一”他说到一半,看她指着自己的鼻子,歪着头,挤眉弄眼的样子,忍不住笑出来。“ok,是小蜜没到,小甜到了,不好意思。”

    她耸耸肩,实在看不出他是这么害羞的人,连小名都叫得结结巴巴,难道她也有眼光出错的时候

    算了再多相处一阵子,她应该能摸清他真正的个性才对。

    “有一样东西保证提神醒脑。”她说。

    “什么”

    “跟我走你就知道啦”

    她领头往路口走去,目标却是寿司店。

    “寿司能提神醒脑”

    “加三倍量的芥末去吃,保证一口下去,什么睡意都没有了。”

    “啊”那不是呛到眼泪鼻涕齐喷“这的确也算是一种提神醒脑啦”诡异的幽默感,让他也笑了。

    “那你吃不吃呢”

    “你是不是陪我一起提神”

    “舍命陪君子。”她很有义气的。

    他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怕一个小女子,挺起胸膛指向前方。“走”

    他俩携手过马路,到了寿司店门口,她突然停住脚步,喃喃自语:“果然,只给五十块是正确的。”

    “你在说什么不会是怕了吧”

    她指着寿司店旁边的乐透彩投注站。“你看那是谁”

    他好奇探头一看。“那不是刚才跟你要钱买便当的流浪汉这家伙,还说自己两天没吃了,居然把钱拿来买彩券”赌博就这么吸引人公益彩券发行至今是造就了一百多个富翁,但是有多少人沉迷此途而家破人亡,没有人统计过,但肯定多于致富者。尤其像这种把仅有的饭钱拿来搏一把的人,真该把他们关进牢里,好好打一顿。

    “你干什么”她拉住想要冲进投注站的他。

    “我去问他,到底是肚皮重要,还是赌博重要”

    她硬拖着他走进寿司店,坐定后才道:“我记得有一次选美,主持人问了参选小姐一个问题,如果她的父母伴侣子女一起落水,她会先救谁我是觉得不管救谁都没有对跟错,毕竟每个人的人生观是非观价值观都不同,不能因为别人跟自己不一样就判断对方是错的。刚才那位先生跟我开口的时候,我就猜他最后可能会把钱拿去买彩券,所以他要五十,我就给五十。如果他不是因为贪心而赌,只是不想再四处流浪,想要搏一搏,你还忍心骂他”

    “他有手有脚,可以去工作啊”

    “就算他想做,也要有人肯请。柳慑,现在中年失业的人有多少,你应该比我清楚。”

    他有点颓丧无奈。“你好像把什么都看透了。”睿智精明得让他佩服,又有些无措。

    其实她是什么样的人根本跟他无关,就算他跟田蜜会有结果,田甜也只是一个亲戚,但情绪就是忍不住会被她牵动。该死,越来越不对劲了。

    她不说话,只是笑着凝视他。她从事领队工作,见的人多了,观察力自然强,可惜,她再会看人,还是看不透他。有时候,她觉得他们的距离正在接近,但下一瞬间,他又把距离拉远了。

    他对她到底有没有意思或许她是当局者迷,因为越看不透他,她越想看他,心律稍稍乱了节拍,她紧张地拨一下头发,不知道头发有没有乱掉,她不想被他看到自己不完美的一面。

    第三章

    当柳慑带着两个比熊猫还黑的眼圈走进警局时,意外的看到了一个人。

    “士衷,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郑士衷是柳慑的死党兼搭档,不过两个月前被外派出去了。“研习还好吗”

    “有我出马怎么可能不好你把钱准备好,等我升小队长,给我摆酒庆祝吧倒是你”郑士衷啧啧有声地看着柳慑的黑眼圈。“我一回来就听说你在走桃花运,可看你的样子,你确定不是碰上了狐狸精,正撞桃花劫”

    “谁这么八卦,我只是有点睡眠不足而已。”当然是田蜜闹的。她爱死了他的刑警经历,只要他一有假,就要约他出来讲故事,平常日子便跟他煲电话粥,没过十二点,绝不放他去睡觉。

    刚和田蜜交往的第一个礼拜,他差点没疯掉,多亏田甜帮他出主意,将劳动量平均分配到广大群众头上,让他的同事们录了一堆官兵捉强盗的故事给田蜜听,他才稍微脱离苦海。

    他应该谢谢田甜,但他也对田甜次次参加他和田蜜的约会感到纳闷,难道她不觉得当情侣间的大电灯泡很怪

    可是想到孩子气的田蜜,他也能理解她爱黏姐姐的原因,只好将就了。

    “我一早来上班,从扫地的阿伯到李组长都告诉我,小心你逼我加班给你的小爱人录查案的故事,喂”郑士衷撞一下柳慑的腰。“你那甜心到底几岁,还迷官兵捉贼的游戏,不会是你故意在无知小女孩面前逞英雄,然后叫我们这帮兄弟给你背黑锅吧”

    “错,不用我装,在她眼里,我本来就是英雄。”也就因为田蜜老当他是超人那样崇拜,所以他总是拒绝不了她的要求。唉,可怜的男性自尊作祟。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上星期那个银行抢匪在东区出现,李组长要大家埋伏捉人去。”一个同事跑过去,对柳慑和郑士衷吼道:“快点,万一让犯人跑了,李组长肯定剥了我们的皮。”

    柳慑和郑士衷对视一眼。“来了。”

    两人拔腿就冲,飞车来到目的地,李组长正守在一家早餐店门口,用眼神示意部属们各自找地方埋伏。

    今天的行动有点紧急,是管区员警巡逻时,偶然看见疑似抢匪的三人组正走进便利商店。

    管区员警不敢打草惊蛇,这三人组不止凶残,火力还十分充足,上回抢银行时被同事们包围,当场开枪打死一个警察,打伤两个,还抢走一把警枪。

    管区员警赶紧上报,于是李组长这伙人被派了出来,陆续还会有人来支援。

    柳慑和郑士哀一到现场,立刻被李组长招手叫过去,他们是队上枪法和身手最好的,李组长派他们去确认一下便利商店里那三人组是否真为银行抢匪,如果劳师动众最后却发现逮错人,那就糗大了。

    柳慑和郑士衷听完李组长的话,同时点头表示了解。

    他们走向便利商店,表情很自然,不时还低声说话,但脚步很慎重,右手悄悄地往上移动,一旦情况不对,立刻可以拔枪自卫。

    根据警方得到的报告,银行抢匪共有三人,身高都在一百七以上,抢劫时两人持左轮,一人持冲锋枪,后来他们还抢走了一把警枪,火力比他和郑士衷强了起码三倍;绝对不能和他们正面火拼,只能智取。

    还有三步就到便利商店了,柳慑极力控制自己的呼吸,越到危急时刻就越要冷静。

    “啊”一个熟悉的叫声突然在左边响起。

    柳慑转头,惊讶地发现隔了一个红绿灯,站着田甜和田蜜两姐妹,双方距离大概只有一百公尺。

    田蜜看到他,很开心地跑过来。

    柳慑感觉自己的心跳在那一刻停住了。

    郑士衷的脸色变得比炭还黑,运气真差,居然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遇见熟人,万一抢匪现在跑出来,那女孩喊出他们的身分,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但人往往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叮便利商店的大门打开,三人组走了出来。

    柳慑一眼就认出了这三个人确实是银行抢匪,必须立即动手逮人,但是顾虑到田蜜他不敢动了,郑士衷也投鼠忌器。

    田甜很敏感地察觉气氛不对,她也跑了,而且跑得比田蜜更快。“小蜜快点,限时大特价,快来不及了。”她表现得就像一个正摩拳擦掌要去血拼的疯女孩。

    田蜜愣住了,脚步一缓,哪里有限时大特价,她怎么不知道

    田甜冲过来,顺势拉住她的手,拚命往前跑。“快一点,慢吞吞的干什么只有前一百名才有机会抽lv的包包耶”

    一下子她们就跑过柳慑和郑士衷身边,也跑出了警察的包围圈。

    路人听到两个女孩的叫声,或震惊或微笑,这年头疯名牌的女孩真是越来越多了。

    一个抢匪撇着嘴说:“lv到底有什么好弄得这些女人都疯了。”

    “lv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我晓得越多女孩疯名牌,我们这些买不起名牌的男人就越倒楣。”另一个抢匪接着道。

    “那是以前,以我们现在的身价,想买多少啊”这个抢匪还没有说完,柳慑和郑士衷已经出手了。

    柳慑一记飞踢把一个抢匪直接踹飞到隔壁早餐店,李组长脚旁;李组长反应迅速地制伏对方,逮住一人。

    郑士衷的拳头对准另一个抢匪的脸揍过去,马上掠倒一个。

    同时,柳慑早搁在枪套边的右手也拔出手枪,顶住最后一个抢匪的脑袋。

    一队员警一拥而上,三名抢匪瞬间被制伏。

    当三副手铐把抢匪都铐起来的时候,柳慑感觉自己全身都被冷汗浸湿了,他从来没有出过哪一场任务像今天这样紧张的。当田蜜的声音出现在耳旁的刹那,他几乎慌了手脚,但下一刻,田甜的叫声却又把他拉上天堂。

    他不知道她们是不是真的要去血拼,但她们确实帮了一个大忙。没有她们引开抢匪的注意力,可能警方要花更大功夫才能逮捕犯人。

    等同事们将抢匪押上警车带走,李组长走过来拍拍他们的肩。“干得好。”

    “谢谢组长。”两个人同时敬了个礼。

    李组长走后,郑士衷撞柳慑的臂。“刚才那两个女的是不是认识你,我以为她们要过来找你,想不到我看错了吗”

    “你没看错,那其中一个就是我女朋友。我原先也以为她是在叫我,呵呵呵,吓得汗都飙出来了。”柳慑发现自己的手到现在还在抖。

    “你女朋友哪一个”

    “长头发那个。”

    “你耍我啊那两个都长头发。”

    “对喔”柳慑失笑,真是被吓傻了。“穿白衣服,蓝色窄裙那个。”

    “你分明欠揍,两个人都穿一样的公司制服,我还看到上头绣着蓝天旅行社。”

    “呃”不好意思,刚才太紧张了。“算了,讲不清楚,下回再介绍你们认识吧”

    郑士衷点点头。“喂,你女朋友就这样跑过去,她没看见你”

    柳慑的手机适时响起,打断郑士衷的话。

    柳慑接起电话,那头传来田蜜的笑声。“我看到了,好刺激啊不管,晚上七嘴八舌见,你一定要把今天的故事全部告诉我。”敢情她和田甜并未走远,而是躲在一旁偷看官兵捉强盗了。

    然后,田甜的声音加进来。“不好意思,差点破坏了你们的行动,晚上这一摊我请。”

    “其实是我应该谢谢你才对,你的反应很快。”柳慑想起田甜那歇斯底里喊着要去血拼的样子,唇角忍不住一直往上扬。他已经想明白了,田蜜一开始确实是想跑过来找他,但田甜发现情况不对,才故意演了那场戏,导致抢匪的分心,也方便了警方的行动。

    “哪里,我们还要上班,有话晚上聊,拜拜”田甜说完就挂了电话。

    “拜拜。”柳慑收起手机,对郑上衷说:“你不是想认识我女朋友,晚上七嘴八舌见,我介绍你们认识。”

    “我出差两个月,今天才回来,不用陪女朋友吗你有没有诚意啊明天。”

    “明天我值班,哪有空约会”

    “算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郑士衷耸耸肩。“对了,你女朋友有没有说刚才是怎么一回事”

    柳慑点头。“她原本是要来,后来她姐姐发现情况不对,才喊她一起演了那场戏。”

    “这样看来,她姐姐的脑筋很好喔”

    “岂止好,比鬼还精呢”柳慑把之前田甜看穿流浪汉的事说了一遍。

    “她不来当警察太可惜了。”

    “我倒很庆幸不用和她共事,那压力太大了。”没有谁乐意被一眼看透,田甜聪明过头了,幸好她性子不泼辣,否则他连她的面都不敢见。

    现在就有点怕她,单独面对她,他的心跳总会莫名其妙失控,慌张冒汗身体发烫,跟感冒症状像极了。

    “七嘴八舌”是一间酒吧。

    摇滚音乐炫目的灯光吵杂的声浪,交织出一片繁华的夜生活景象。

    柳慑并不是很喜欢这里,但田蜜很爱这股子热闹劲儿,于是他只好舍命陪佳人。

    不过今天田蜜又迟到了,来的是田甜。

    柳慑举起手,招呼田甜到位子上坐。“小蜜呢”

    田甜放下皮包。“她临时加班,让我先来看住你,不准你跑掉。”

    她笑得眉儿弯弯眼睛也弯弯,像个可亲又有点迷糊的邻家大女孩。

    但她实在让柳慑吃过太多次惊了,他从而了解到一件事,人的外表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都是不可信的,尤其是女人。

    比如田家两姐妹,谁能想到平时喳喳呼呼,遇事定出头的田蜜其实很单纯;反而老默不吭声,什么事都没意见的田甜却有洞察人心的好本事。

    “两位喝什么”服务生来问。

    “血腥玛丽。”田甜说。

    “龙舌兰。”柳慑道。

    “请稍候。”服务生退了下去。

    “你要有心理准备了,小蜜第一次亲眼目睹警方出任务,兴奋地在公司里说了一天,待会儿她一定会把你审得体无完肤。”田甜想到就觉得好笑,她跟柳慑在一起,田蜜本来很反对的,却为了柳慑几个刺激的故事变节,现在小妮子居然还说,有这么威风的男人当姐夫,她很满意,催她赶快嫁了吧

    “我还想审她呢早上差点被她吓死,幸好你脑筋转得快。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我正在执行任务的”如果是部署有缺漏,回头要开会检讨。

    “你发现我和小蜜的时候,表情都变了,我要还看不出来中间有问题,岂不白干这么多年领队”田甜拎起皮包。“不好意思,我去一趟洗手间。”

    柳慑笑着点头,心里暗赞一声,果然眼利如刀,他的任何心思都瞒不过她。

    只是这么厉害的女人,恐怕很多男人会退避三舍吧他不知道,其他男人根本没机会看到田甜精明的一面。她只在自己放心的人面前展现自我,而柳慑正是这样的人。

    柳慑坐在位子上等人,同时,他和田甜点的饮料也送来了。

    “谢谢。”柳慑端起龙舌兰,轻啜一口;突然,他瞪大了眼睛。

    “王八蛋”他重重地放下酒杯站起来,跑到对面那张桌子,揪起一个红毛小子。“小流氓,居然在我面前玩起下药的把戏来了。”

    染了一头红发的男人似乎被他吓到了,睑色整个苍白。“你你你你有什么证据”

    “我亲眼看见你在这杯饮料里放了药。”这一桌坐的也是一对男女,女人才起身走向洗手间,这流氓就放了一包药粉进女人的饮料里。也算他倒楣,就坐在柳慑对面,一举一动被柳慑尽收眼底。

    “你神经病”红毛小子一脚踢翻桌子,挣出了柳慑的掌握,跑出酒吧

    “你给我站住。”柳慑最是嫉恶如仇了。

    这时田甜刚好从洗手间出来,看到柳慑跑出酒吧。“发生什么事了”她也跟着追上去。

    柳慑追着红毛小子才出酒吧,人影就不见了。“可恶,跑哪儿去了”

    “怎么了”田甜来到他身边。

    柳慑把刚才看到红毛小子在饮料里下药的事说了一遍。

    田甜皱起眉头。“七嘴八舌本来很有情调的,我和小蜜从进公司,只要有聚会,同事们都提议上这儿玩,什么时候起,这里也变得那么乱七八糟”

    “不管哪里,总有害虫。”柳慑安慰她。“回去后,我让管区多上这儿临检几次,情况应该会改善。”

    “但愿啦”田甜挽着他的手。“你现在有什么打算,继续去抓人”

    “人都跑没影了,去哪儿捉而且他没有得手,我就算抓到他,有人保释,也得立刻放人,只能等机会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也好。”两人转回酒吧里。

    这时,那张翻倒的桌子已经被服务生清理完毕。至于被柳慑解救的女孩倒是没再回来,不知是还在洗手间,抑或趁乱走了

    柳慑回到位子上,仍然怒气难平,端起酒杯,一口饮尽。“这些小混混真是,比蟑螂还要难缠。小甜,你也要注意,不要随便跟不熟的人出去,跟陌生人交际,饮食上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爱情点错兵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