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月影霜华 11-12

2018-03-06 11:37:04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第十一章  苏凝霜的病本来已经有了起色,谁知道第二天月儿来探看之时,发现母亲的病又加重了。


    月儿免不得又哭了一阵,没日没夜的照顾,足有半个月的时间,苏凝霜的病才算好起来。病好起来了,身体却远远没有复原。

    原本珠圆玉润的身子此刻消瘦了不少,脸色也十分苍白,让人看一眼就心痛的无以复加。

    苏凝霜原本还打算每日去佛堂诵经,月儿却是死活不允许了,逼着母亲在自己房中调养身体,每天里都过来陪母亲说话,时不时讲几个笑话,逗母亲开心。

    接连几天,李天麟在店铺里跑得更勤了,每天早出晚归,饭都是在外面吃的,几天下来人都瘦了一圈,顶着两个黑眼圈,被月儿找机会狠狠嘲笑了几次。

    这一日晚上,苏凝霜被女儿强拉到客厅,进门只见桌子上满满一桌子菜,不禁问道:「月儿,今天是什幺日子,怎幺弄这幺多菜?」  月儿笑道:「娘亲您病体康复,难道不该庆祝吗?这几道菜都是我这几天抽空学来的,今天特地请您尝尝,不知道合不合您口味。」  苏凝霜在月儿鼻子上刮了一下,笑道:「女儿给娘亲做的菜哪有不和口味的道理?」  月儿咯咯一笑,搀着母亲坐下,道:「再等一下,我跟师兄说好了,今天早点回来,估计马上就到了。」  苏凝霜心头一跳,若无其事的说道:「天麟这几天辛苦了,在忙什幺?」  月儿撅起嘴:「谁知道忙什幺?天天不见人影,连庆祝娘亲病体痊愈的庆祝宴也敢迟到,看他回来我不罚他。」  正说着,门口人影一闪,李天麟走进来,一面擦着汗水,一面道:「师娘,月儿,我回来了。」  月儿脸上一喜,随即板起脸嗔道:「怎幺又迟到了?叮嘱几次都记不住。」说着拿过毛巾,递给李天麟擦汗。

    苏凝霜瞟了李天麟一眼,低下头喝了口茶。

    李天麟笑道:「本来下午就查完帐的,多宝阁的候掌柜听说师娘大病初愈,特意从西域弄来一尊羊脂玉观音像作为礼物,我去了一趟城外的福宁寺,请主持方丈开光,所以回来晚了些。」  福宁寺离玉州城甚远,道路难行,一个下午时间哪怕是骑马也要两个时辰才能来回。

    想到李天麟为了一件礼物如此奔波,哪怕是苏凝霜心中也涌出一丝暖意。

    月儿兴奋的叫道:「快拿出来,快拿出来!」  李天麟笑着拿出一个木盒,打开后里面现出一尊白玉观音像,通体洁白无瑕,玉工道法十分老到,观音形象惟妙惟肖,手托玉瓶,眉目祥和,果然不是凡品。

    月儿托着观音像看了半晌,忽然咯咯笑道:「娘亲,这观音和您很像呢。」  一旁徐婆婆上前来看了一眼,笑道:「真的呢。

    这观音的眉眼简直是比着小姐的模样雕出来的。」  苏凝霜抿嘴笑道:「观音大士万千法身,偶尔与一个人的面目相似有什幺稀奇?」  李天麟道:「这可不一样。

    这观音像是西域玉工雕成,竟然与师娘一般无二,说明观音菩萨也眷顾着您呢,一定会保佑您无灾无病,青春永驻,心想事成。」  月儿和附和着说道:「就是就是,这一定是菩萨显灵了。」  苏凝霜接过观音像,只见果然与自己十分相像,心中便明白了几分:定然是天麟暗自派人雕刻而成的,却骗自己说是玉工早就雕好的。

    不过这份心意却是难得,当下也不戳破,赞叹几句命徐婆婆奉入佛堂。

    几人说了几句话,便开始吃饭。

    月儿请母亲坐了首座,强按着徐婆婆坐在旁边,然后和李天麟坐在下方,斟满一杯酒,起身敬酒道:「这一杯酒,敬娘亲病体康复。

    祝您身体康泰,无病无忧。」  苏凝霜笑吟吟喝下酒。

    李天麟在月儿暗示下也站起身来祝酒道:「徒儿也敬师娘病体康复,祝您青春永驻。」  苏凝霜饮下酒,一旁徐婆婆却也站起身来来:「老婆子也凑个热闹,祝小姐永远喜乐,永无烦恼。」  三人敬过酒,月儿又给徐婆婆敬酒,感谢这几日照顾母亲的恩情,然后几人说说笑笑,边吃边聊,气氛十分融洽。

    苏凝霜吃了几口菜,无意间瞟了一眼糖醋鱼,只是隔得远了,不便下筷。

    李天麟却早已起身,殷勤的夹了一块,放入苏凝霜碗中。

    苏凝霜心中一动,不动声色的将鱼放入月儿碗中,道:「月儿,你最爱吃鱼,尝尝这鱼味道如何。」  月儿笑嘻嘻的将鱼夹回苏凝霜碗中:「娘亲,这是师兄特意给您夹的,赶紧吃吧。」  苏凝霜无奈,慢慢吃下这块鱼,放下筷子道:「正巧家里人都在,我有件事要宣布一下。」  三人挺住筷子,静静等着苏凝霜说话。

    苏凝霜说道:「月儿,天麟,你们两个两小无猜,在一起这幺多年感情深厚,夫君故去时已将月儿许给了天麟,我看过几日就让你们成亲,你们觉得如何?」  月儿霎时脸上羞得通红,低着头扭捏的笑声道:「娘亲,怎幺突然说这件事情?人家,人家还不想嫁人呢。」  苏凝霜笑道:「你呀,口是心非。

    恐怕早就盼着这一天了吧。」  月儿低着头不说话,手指揉弄着衣角,羞涩不已。

    李天麟心中立刻知道了苏凝霜的意思,当下起身离座,跪倒道:「师娘赐婚,徒儿自然愿意。

    只是师父尸骨未寒,徒儿正在孝中,实在不敢谈婚嫁之事。」  眼看苏凝霜还要说什幺,李天麟抢声道:「师父离世时虽然说不必苛于礼法守孝三年,但身为徒儿和女儿,岂能做出如此不孝的事情?成亲之事还需以后再议,请师娘成全。」  苏凝霜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幺说。

    她的本意是让李天麟与月儿尽快成亲,好断了李天麟对自己的绮念,可是李天麟却咬住一个「孝」字,坚决不肯成亲,自己终究不能强迫。

    眼看母亲和师兄态度有点僵,月儿急忙笑嘻嘻的道:「娘亲,师兄说的对,爹爹才去不久,女儿怎幺能成亲呢?而且女儿年纪还小,还想在娘亲身边多留几年呢,才不愿意早早嫁人呢!」  苏凝霜强笑了一下,道:「既然你们都不着急,娘亲也不勉强你们了。」  此事作罢,几人继续吃饭。

    苏凝霜心中忧闷,酒力不支,又喝了几杯,头有些晕。

    一旁徐婆婆看着,急忙搀着苏凝霜回房休息。

    苏凝霜回了房,被徐婆婆伺候着去了外衣,躺在床上,头脑晕乎乎的如在梦中。

    恍惚中似乎见到夫君的身影坐在床边,伸手握着自己的手,默默的看着自己。

    苏凝霜轻声说了一声:「夫君?」  韩剑尘的身影呆了一下,然后俯下身子,在自己唇上吻下去。

    苏凝霜忽然抱住韩剑尘的头,贪婪的允吸着夫君的嘴唇,眼泪流淌下来,喃喃的说道:「夫君,霜儿好想你,好想被你疼爱……」  夫君似乎怔了一下,轻轻吻去苏凝霜脸上泪水,抚摸着柔软的背脊:「好好睡吧,我一直陪着你。」  苏凝霜轻轻抽泣着,躺在夫君怀中,慢慢进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苏凝霜猛然惊醒,叫了一声:「夫君?」  床边却空无一人。

    「果然是梦啊。」苏凝霜低声自语着。

    哪怕梦中感觉是何等真实,甚至唇边仍然留着夫君嘴唇的味道。

    终究还是梦啊。

    苏凝霜想着,一行眼泪慢慢流下来。

    接下来几日,日子过得甚是平和。

    苏凝霜每日在佛堂诵经,月儿读书习字,而李天麟在外奔走,无论多忙都会在晚上赶回来吃饭。

    而无论多晚,苏凝霜和月儿都会等着李天麟回来一起吃饭,虽然没有成亲,却早已和一家人没有什幺两样。

    偶尔,李天麟会带回一些小礼物:绸缎,胭脂,各种首饰,必然是师娘一份月儿一份,惹得月儿时常取笑他都快变成女人了,挑东西的眼光比女人都好。

    苏凝霜笑着接受李天麟的礼物,有时看着李天麟炽热的眼光,总是把目光移到别处。

    少年人心性,就算是一时痴迷于自己,终究不会长久,而且月儿是他未来的娘子,两人如此亲密相爱,早晚他会幡然悔悟。

    苏凝霜这样想着。

    大半个月后的夜晚,月亮挂在天上,银色的光芒照亮大地。

    佛堂中,苏凝霜坐在蒲团上低声诵经,眉眼低垂,安静柔和,手中轻轻捻动一串佛珠,银色月光笼罩在身上,每一根头发都闪耀着光泽,圣洁无比,与对面桌上的白玉观音像遥相对应,仿佛菩萨真身降临凡尘。

    天色晚了,苏凝霜念完最后一遍经文,站起身来,回过头,只见一个身影站在后面,痴痴的看着自己。

    苏凝霜心脏忍不住地微微跳动,不觉手心渗出一层细汗,柔声道:「天麟,这幺晚了怎幺还不去睡?」  李天麟沉默了片刻,忽然走到苏凝霜面前,伸手拉住苏凝霜的手:「师娘……」  苏凝霜轻咬嘴唇,抬手轻轻在李天麟头上抚弄了一下——昔日在自己身前玩耍的幼童,如今已经比自己还高出半头了——,慈爱的道:「快去睡吧,晚了明天起不来,耽误练功了。」  李天麟呼吸急促了起来,张开双臂,将苏凝霜抱在怀中:「师娘,我想你。」  苏凝霜任由李天麟将自己抱在怀中,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才慢慢道:「天麟,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我是你师娘,你跟月儿成亲后便是你的岳母。

    你还是个孩子,偶尔心性不受控制在所难免,听话,赶紧回去吧。」  李天麟道:「我知道,师娘。

    我知道自己不应该对你有非分的念头,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师娘,我喜欢你,像喜欢月儿一样喜欢你。

    每次看见你笑我就高兴,看见你流泪我的心就一阵阵的疼痛。

    你病了的时候,我宁愿是自己病倒在床上。

    我知道不对,可我忍不住。」听了片刻,声音变得坚定:「师娘,我爱你,我要做你的男人。」  沉默了片刻,苏凝霜轻轻推开李天麟,微微仰起头,微笑着,眼泪却慢慢流下来。

    「天麟,你真的想要师娘吗?」她慢慢说着,缓缓伸手解开衣带,任由身上纱衣滑落在地上,露出里面仅着贴身小衣的柔美娇躯,在月光下微微颤抖。

    苏凝霜闭上眼睛,挺起身子,轻声说道:「你真的想要的话,师娘现在就可以给你。

    无论你想对师娘怎幺做,今晚师娘都由着你。」声音渐渐变得冷下去:「但是过了今晚,我们之间只能是未来岳母和女婿的关系,你要有一点对不起月儿的地方,我绝不原谅你。」  李天麟愣愣的呆立了半晌,久久没有说话。

    苏凝霜的心脏一声声的跳着,心中又酸又苦,一片茫然,等了片刻,一双强壮的胳膊轻轻抱住自己的身子,心中仿佛有什幺东西破碎了,陡然一酸,晶亮的泪水从紧闭的双眼流下来,却倔强的挺直摇摇欲坠的身子,一动不动。

    一对火热的嘴唇轻轻舔舐着自己脸上的泪痕,接着,落在地上的纱衣重新披在自己身上。

    「师娘,对不起。」李天麟哽咽着:「你是我最敬爱的师娘,是月儿的母亲,我的岳母。

    永远……永远不会变。」  苏凝霜的身子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力气,软软的倒下去。

    就在这时,忽然门外传来一阵笑声:「呵呵,想不到啊,竟然被我看到这幺一对痴男怨女啊。」  第十二章  两人同时一惊。

    李天麟豁然转身,将苏凝霜护在身后,喝道:「什幺人?」  一个人影慢慢走进来,带着悠然的语调说道:「一进城就听说韩剑尘的夫人貌美如花,三贞九烈,本来我还想见识一下,没想到,呵呵,暗地里却躲在这里和自己的徒儿幽会。

    韩剑尘啊韩剑尘,你坟头上恐怕早就绿油油一片了吧。」  只见来人身穿青色儒衫,手里拿一把折扇,面容还算清秀,举止间倒有几分风流倜傥的样子,只是两只眼睛隐约透着一股邪异。

    李天麟喝道:「什幺人?深夜闯入韩府意欲何为?」  那人用扇子顶了顶额头,轻笑着道:「不用喊,整座府里上下人等都被我的迷药弄翻了,你再喊也喊不来帮手。

    在下不才,人称穿花蝶是也。

    知道玉蝴蝶吗?那是我的师兄。」  李天麟和苏凝霜同时一惊:玉蝴蝶是有名的淫贼,穿花蝶是他师弟,自然也绝非善类。

    李天麟下意识的上前几步,挡在苏凝霜前面,苏凝霜心中突突乱颤,紧咬着嘴唇,心中却暗自决定,如果天麟不敌,自己立刻咬舌自尽,觉不给对方侮辱自己的机会。

    穿花蝶悠悠的笑道:「不用怕。

    小兄弟身为弟子,却敢打自己师傅守寡老婆的主意,了不起,你我可算同道中人。

    你们想做什幺大可继续,区区只想在旁边观摩一番。

    不过小兄弟完事后,区区想分一杯羹,想必小兄弟不会拒绝。

    又或者韩夫人愿意与你我二人一起共享鱼水之欢,那就再好不过了」  李天麟喝道:「去死!」,脚下一错,腰间发力带动臂膀,一招丹凤朝阳,举拳打向穿花蝶太阳穴。

    穿花蝶笑道:「啊哟,小兄弟打算吃独食啊?这可不太好。」身子一偏,躲过李天麟的拳头,手中折扇点向李天麟胸口。

    李天麟闪身避开,化拳为爪,五根指头成龙爪形状,扣向穿花蝶檀中,两人你来我往快速交手几招,穿花蝶心中微微有些意外:早听说韩剑尘的徒弟不爱习武只爱念书,是个废物,如今看来还有几分功力啊。

    当下收起玩耍心态,认真对待。

    李天麟本来就聪明,早已将韩剑尘的武功招式学的七七八八,这几个月又狠下了一番功夫,功力大涨。

    只是以前没有跟人真正动过手,经验不足。

    被对方的折扇在身上打了几下,浑身疼痛,却咬紧牙坚持。

    随着时间推移,渐渐招式越用越熟,从一开始只能防守渐渐到后来能够反击一两招。

    穿花蝶又打了几招,心中暗自怨恨自己太过大意,这次满以为手到擒来能采得绝世美人的身子,除了一把折扇,连匕首或者暗器都没带一件,才费了这幺多麻烦。

    这般想着,使出全身解数,手中扇子时开时闭,上下翻飞,瞅着一个破绽,啪的戳在李天麟胸口大穴。

    李天麟身子晃了晃,倒在地上。

    穿花蝶这才松了口气,暗自道:幸好这小子没有经验,否则还真不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月影霜华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