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动情

2018-02-10 16:18:37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17拍一個色色小片子


    大眼瞪大眼,紅通通的臉,就這麼僵持了一小會兒,吳限也回來了。

    尷尬再次造訪,特別是軟綿綿躺桌上的林希,蘋果小臉都快燒起來了。吳限拿著小冰袋一過去,就主動攀著人衣領,窩進了他懷裏,似要窩到天荒地老再不被人看見的架勢。

    “小希,還疼麼?”欣喜于林希的難得投懷送抱,吳限低下頭,親了親她頭頂發旋,溫柔的詢問著。

    本沒臉抬頭的小希,這會兒哪里還記著疼啊?胡亂搖了搖頭,環住他腰杆就把腦袋埋到了他口上,巴不得周圍所有人都忘記她的存在才好喃!

    可是,惠惠是什麼人啊?一筋從不帶拐彎兒的!傷疤沒好就能忘了疼!

    眨巴著大眼睛,看明白了面前的架勢,一股腦的詢問就溜出口了:“小希,你不是說你最怕吳教授麼?為什麼現在又開始喜……唔唔──”沒說完的話,被捂進了泓南的一隻大手裏。她沒瞧見人吳限的各種憤怒各種不快,人眼力見頂好的泓南卻沒錯過。

    你說,這丫頭有腦子麼?這種閨蜜間的小閒話,私下裏說不成嗎?

    這下好了,窩吳限懷裏的林希覺得,自己可能要被面前這個男人那啥致死了!都怪惠惠!沒事瞎嚷嚷啥啊!她和吳限本不是那樣……好吧!其實就算是那樣,也是因為她被逼迫了!她就是逃不出這大尾巴狼的手掌心嘛!

    哀怨的林希,沒空注意吳限這會兒的表情,以及他眼中濃濃的寵溺與受傷之情。

    其實,吳限最開始就覺得逗這丫頭好玩兒。偶爾欺負欺負她,看著她紅紅蘋果小臉外加一雙水盈盈的紅眼眶,頂頂可愛!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這張小臉就進駐到他心裏了,生發芽開花結果不說,還噌噌的躥成了蒼天大樹。

    用冰袋幫小希輕輕敷著一處處痕跡的吳限,哀怨的想著,怎麼這丫頭死活不承認自己喃?連在好友面前也不露口風,分明就是沒打算和他長久下去。想他,可是一回來就幾乎給親朋好友都宣佈,他認定她一輩子了的呀!

    有人散發怨氣,有人散發傻氣,一時間,辦公室裏氣氛有了幾分詭異。

    “唔唔──我餓了啦!”

    沉默是可恥的,沉默是可怕的!

    小惠惠終於掙脫了捂嘴酷刑,捧著泓南胳膊嚷嚷起來。

    那頭,緩過情緒來的小希,肚皮也跟著打起了鼓。巴巴的抬眼,看著吳限,瞬間就引得人教授愛意爆棚了!

    走!吃大餐!

    兩個男人一交換眼神,一人抱了個寶貝,就出了辦公室,往停車場走。

    時間有些晚了,學校人不多,他們又選了比較僻靜的林間小道,一路走來,也沒多少人關注。

    分別上了車,惠惠這頭還好,就是親親抱抱哼唧著說要吃這個吃那個。

    小希這頭,就有些彆扭了。

    “想吃什麼?”彆扭的自然不是大魔王教授,這會兒的他,開心著喃!從來不被允許“曝光”是他,今天不僅在小希好友面前正了名,還抱著人“逛”了校園!簡直是比讓他中樂透還高興的好事!

    幫忙扣上安全帶,他最愛的蘋果小臉。吳限覺著,就照著架勢下去,他不用等太久就能娶到媳婦兒了!

    “吳教……吳限……我……”垂了垂眼,小希還有點不太適應某人的和顏悅色,吞吞口水,想說什麼卻又被突然抵上來的一個吻給堵住了。

    “乖,別說讓我生氣的話。”總覺得這妮子狗嘴裏吐不出象牙的吳限,生生就拒絕了一次免費上位的機會。

    剛剛小希的傻缺腦子裏,其實一閃而過的念頭是──吳限還是不錯,交往試試看也可以。不過嘛,被這麼一封嘴,一警告。這些話就被吞回肚子裏去了,估著十年八年不會再往外冒一次。

    事實上,這次吳限還真不該堵人家嘴的!

    可事兒都發生了,咱也沒法穿越回去再來一次,只能苦了吳限哥們兒,慢慢耗著唄!

    這麼耗著耗著,尚不知錯過人生一次絕佳時機的吳限,就把話都不敢多說的蘋果臉小希給耗到了約定好的餐館門口。

    停了車,剛一進門,服務員就禮貌周到的上來:“林小姐好!先生你好!兩位的朋友已經等了好一會兒了。”

    順著人特專業的手指方向一瞧,可不是麼?惠惠和泓南都坐在那邊吃開了!

    “謝謝。”小希乖乖的點了點頭,難得的主動拽著吳限的胳膊往裏沖。當下,樂的吳教授當眾玩兒個十指緊扣的小浪漫,嘴還咧得開開的,半點平時的酷樣都沒有了!

    其實小希本沒注意這個,她憋屈著喃!

    這家館子是她老媽的私有財產,平日裏她被逼著至少三五天就得來一次。說好聽點兒,那是支持老媽的生意,幫襯著帶同學朋友啥得來打個廣告,順便讓她吃好點兒。可事實上喃?分明就是變相的監視,看看她這兩天和誰走得近了,哪個男生又可能當上她林家女婿了?林希傻歸啥,不能這麼早就被套牢的小心思還是有的。所以麼,吳限絕對不能被知道!

    打定了主義的小希,把人拽到惠惠他們跟前,就立馬冒過去當電燈泡了。

    這就是一很平凡的卡座式餐桌,四個人坐起來不會擠……但前提是兩兩分別對坐才成。林希硬是擠到惠惠和泓南中間,把坐兩人正好的短沙發給填得滿當當的。自然也把某吳姓教授的臉,給熏得黑漆漆的。

    “小希,過來。”繃著臉的吳限,如果不是那雙金絲邊眼鏡給擋著,一臉的殺氣絕對外漏無疑。

    “惠惠,我想坐你旁邊。”使勁搖頭的蘋果臉小妞,膽兒也挺肥。人黑道上都說一是一的吳某人,硬生生被拒絕了。鬧的泓南額頭青筋一跳一跳的,想說在外面,又是人林家的店子,還是別鬧事得好。於是趕緊就出來打圓場,來到兩妮子對面,拖了吳限就坐下去。

    林希達到了目的,也就不管不顧的拿起筷子開始吃了。一旁本沒鬧明白的小惠惠,眨巴著大眼,看了看兇神惡煞的吳教授,再看看一臉微笑的泓南,慶倖了一把自各兒審美觀及男人運都挺不錯後,也就自顧自的開吃起來。

    氣氛有點兒小凝重,主要還是突然從天堂掉到地獄十八層的吳限在散發滲人黑霧。

    其他三個,你一筷子我一碗的,雖然沒怎麼吭氣,可也算吃得賓主盡歡。

    結賬時,按理是林希簽單的。可吳限那一雙淩厲的眼神瞪過來,抿抿嘴,蘋果臉趕緊推開簽單的本子,招呼人送來帳單才算完事。這也只是小希那木頭腦子裏覺得完事了,人家親親熱熱的泓南惠惠一踩油門離開,她才覺得有點不對勁──咋從來都不怎麼到店裏來的老媽,今個兒突然就殺了過來,還和一臉和煦微笑的吳限聊那麼歡喃?

    趕緊撥電話,找好友惠惠救命,可惜,人泓南是啥人啊?從吳限暗地裏塞條子叫服務員通知林夫人時,他就偷偷把小惠惠電話給關機了!現在,人小倆口要好好享受一個愉快的夜晚,不愛充當救火隊!

    “小希不會有事吧?”惠惠還是有點兒小良心的,她惦記著她姐們兒,一直都是。不過就是有點不是時候,現在,她和泓南正窩在他位於市區的小公寓品酒看碟耍浪漫來著,怎麼還能惦記別人喃?

    “放心吧!我的寶貝,你家小稀有人看著喃!乖……你現在得喂喂我肚子啊……我可餓著喃!”泓南一把把她小手裏拽著的電話給拋到角落,整個人壓了上去,帶著一臉邪笑的解起了她的襯衫扣子。傍晚那場歡愛,實在是沒能喂飽這頭三天都沒敞開吃的大尾巴狼。

    “呃?”還有點不明所以的小惠惠,呆呆的看著一臉垂涎的男友,暗暗尋思著:阿南怎麼胃口這麼大啊?剛不是吃過晚飯的麼?

    “乖……你覺得剛剛的片子好看不?”也不理會她的笨腦子轉不過來,泓南只尋思著把人往今天的主題上拉。這幾天在章家屋子裏,兩人做啥都沒法盡興,他都連續幾天回來打手槍玩兒五姑娘了!今天一定得來一場暢快的才成!

    這也是擱現在,泓南徹底收了心的當兒。不然,人大手一揮就有前仆後繼的姑娘撲到懷裏,哪能讓自個兒小兄弟餓著啊?!

    “啊?什麼片子?”惠惠的小腦袋瓜子容量非常小,這不,“餓不餓”的問題還沒考慮過來,硬又給拽到片子啥的上頭了,各種迷茫。

    “小笨蛋……就是你剛剛進門時看到的片子嘛!”已經成功把人襯衫紐扣全解開的泓南,撕拉開她漂亮的圓點小襯衣,再把裏頭前扣的衣給退了,笑眯眯的開始啃起了那兩團軟綿綿的小房來。

    “好看。”被啃得有了興致,惠惠扭了扭小身板,紅著臉想起剛剛泓南“不小心”放給她看的片子,整個人都有些發軟了。

    不過嘛,從來都很老實的小東西,還是實打實說出了她的想法。

    那片子真是不錯的,嬌嬌軟軟的女優,英俊帥氣肌結實的男優……比尋常a打頭片子更多了幾分唯美感,不是那麼直接來的器交合,而是很漂亮的畫面剪接。如果不是突然想起小希,她肯定是會繼續認真看下去的!

    “我們也來拍一個吧!”泓南滿意於她的回應,又親了親漂亮小頭,這才撐起身,了個巧的攝影機過來。

    得,這廝分明是早有準備的!

    小惠惠到底願不願意喃?泓南其實也不知道。不過嘛,讓他一直沒事乾巴巴的盯著五姑娘玩兒確實有點難受,如果有了小東西的片子,還是他當男主角給搗鼓出的……那別說,一想起來,就覺得美得冒粉泡泡!

    “我……我不敢……”小惠惠縮縮脖子,很輕易的就把人泓南的粉泡泡給戳破了。

    她不是不願意,是真不敢!

    不用說,那些個明星豔照門事件自是前車之鑒。更重要的,當然還是她一直到大的教育。舅舅可是說了,做人,要懂得隱匿自己實力,還要懂得避開可能的風險。拍色色小片子的想法,她其實還挺有興致的。可一想到,這小片子可能被別人瞧了去,她頓時就有那色心沒那色膽了!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一張和泓南親熱摟抱的相片都能讓舅舅發飆,更別說這種小片子了,她一定會被打斷腿的!一定!

    “好好好……咱暫時不拍!先來一次吧!小東西,快給我……”泓南見她有些假模假樣的小堅持,也多少明白她的想法。擱下攝影機,她小巧房,親了親她頭,決定先來個緩兵之計。

    “好!來一次!”沒看明白人泓南的計謀,還當自己爭贏了,樂呵呵的就點了頭,開始自顧自的扒起了衣服。這沒腦子的小東西,本就沒注意到,剛剛泓南把攝影機放到一旁茶几上時,就偷偷按下開關了……

    18av進行時

    play鍵上頭的紅色指示燈一閃一閃的,很准的記錄下了兩人的親密鏡頭。

    泓南知道小惠惠的脾氣,所以也不急著告訴她,等到她待會兒興致來了,指不定比他還熱衷拍攝喃!

    所以,現在大尾巴狼也不多話,俐落的開始愛撫起她的身子來。

    滑滑的女體很柔軟,在手裏,就像沾水了的玻璃。可比起涼冰冰的玻璃來說,她又那麼軟,那麼綿,誘著人不由得想要去嘗嘗她的滋味。

    “寶貝,你真甜。”泓南撫著她柔軟的身子,一口一口的品味著她的甜美。

    像蜜糖一樣的女人,黏牙,卻又讓人忍不住一吃在吃。

    “呵呵──好癢哦……”被又舔又的弄得渾身癢癢,小惠惠扭動著軟軟的身子,要躲不躲的。

    “這兒也癢?”貪吃的大色狼已經舔弄到了她敏感私密處,手口並用的愛撫著。粉嫩嫩的小花,跟它主人一樣甜膩的味兒,水盈盈的透著骨子勾人勁兒,“癢我就給你治治……”

    說完,泓南飛快拉下褲頭拉鏈,掏出腫脹到極致的男,撲到她上頭,就這麼順著蜜水給硬頂了進去。

    這治法,還真抵用!

    “疼……”小東西叫喚開了,不說癢了,這次是疼,“阿難……好疼……”

    打小就被嬌養著的小東西,哪能經得起他這麼橫衝直撞的啊?這不,人一頂進去,也不管是不是真疼,她先扯著小嗓子咋呼了再說。

    “哦哦……我錯了,我錯了……咱慢慢來!不疼喔……”這小嗓子喚得人心疼了,本來還想蠻幹兩下的泓南,趕緊停下動作來,一疊聲兒的哄著勸著。剛剛蟲上腦的勁兒,硬生生給壓了下去。捧著小東西的屁股,一手撐著身子,懸在她上頭,也不再動了,就那樣僵著,沉著嗓子一勁兒的哄,“乖……不疼喔……不疼喔……”

    “嗚嗚──”假模假樣的抽抽了兩下,眨巴著水汪汪的眼睛,小惠惠終於緩了過來。說實在的,這會兒想起來,剛剛也不怎麼疼,就是被嚇著了,心頭不舒坦。現在嘛,麻酥酥的癢又從腿縫裏升騰起來,順著小腹盤旋到口,繞著心頭一圈圈的撓,就像個小螞蟻似的,在那裏頭一點點的勾起了叫做“情欲”的東西。

    不樂意了,小東西不樂意了。

    “乖寶貝……怎麼又撅嘴了?”泓南勾起嘴角,斂住笑意,溫柔的問道。沒得到回應也沒腦,身子壓低了幾分,膝蓋頂起腰臀來。一手托起惠惠屁股,一手撫到了她小脯上,輕輕捏著其中一粒圓圓的小點點,又柔柔的問,“還疼麼?”

    “不疼了。”小嘴還是撅著,小手開始不得閒了,想是有點“你我,我也要你”的意思,就這麼貼到泓南口上,也去尋他兩粒小豆豆,“阿南壞,剛剛弄疼我,現在又不動了……你壞!”

    “寶貝……真是個傻寶貝……我現在不過怕你又疼麼?”歎了口氣,都不知該說什麼的泓南,又氣又笑的把嘴低下去狠狠親了她兩下。等到她喘的氣都有些急了,他才鬆開她紅豔豔的唇舌,雙手撐在沙發上,開始一點點的抽送起來。

    茶几就在旁邊,離這長沙發不遠。

    不過有些矮,從攝影機鏡頭裏,約莫能瞧見的景致是──

    平躺著的惠惠一條腿懸了一半在沙發外頭,身上壓著的泓南,正在淺淺的挺動著腰臀。她小小的,這會兒順著那慢悠悠的節奏,輕輕晃悠著……似乎是覺著舒服了,小東西還挺了挺腰杆,似乎在鼓勵亓某人加把勁兒。雙手當然也沒閑著,人胳膊,人脯,玩兒得還挺樂呵。

    泓南當然是勞苦功高的。

    又要穩住欲望,一點點的在小東西磨人花裏抽送,又要努力保持一種讓她舒服的頻率和深度。

    這種技術,一般人,還真做不到!

    約莫也是覺著舒坦了,惦記著泓南的好了,小東西夾了夾白白的兩條大腿,拱起身子來湊到人面前嘟喃著:“阿南……你累不?要不要歇歇?我現在舒服了。”

    你說,有這麼鬧的麼?

    歇歇?她還真好意思問出口!這種時候,能想歇就歇的麼?她當是振動還是電動馬達啊?!

    “你個寶氣,想憋死我麼?憋壞了你撈得到好?以後饞不死你……”真是氣了,泓南也再不管她撒嬌賣乖的臭子,一手撩起一條白嫩大腿來,就這麼狠狠的肏弄開來。這下,真是小惠惠自各兒撩起來的。還自各兒嚷嚷說“舒服了”,人眼都急紅了的色狼能讓你一人舒服?好了吧!人家也卯起來了,準備讓兩人一起舒服,順帶讓兩人的“弟弟妹妹”都舒服!

    “嗯──好深……好大……好厲害……”剛被開拓得舒坦了,這會兒又來了刺激的,惠惠樂得享受,主動挺起腰身來承著這股子衝擊,嘴裏也沒閑著。

    說實在的,人小惠惠也不是等閒之輩。前兩天窩家裏頭,無聊的緊了,翻了些動畫片來看。真是動畫片,不過,全都帶了n18字樣的,裏頭的內容比a片豐富多了。聲優的表演也湛,光聽那些勾魂的音兒也能撩得人心癢癢起來。這不,今個兒歡愛一到高潮,小東西照例腦子裏跑起了太空船,忽閃忽閃的惦記起了那種聲兒,自顧自的就嚷嚷起來。

    聽著這嬌嗲又撩人的小嗓子在下頭配音,泓南不瞬間秒,還真是他本事!

    “你個小壞蛋……”頓下衝刺,把脹大到發疼的男留在她身體裏頭,泓南放下她一條腿,把一旁的攝像機拿了過來。

    “呀──它怎麼開著啊?”小惠惠聽了叫喚,呆呆愣愣的瞧著鏡頭旁的小紅點,一時沒想明白怎麼回事兒。

    “它一直都開著。”泓南決定在緊要關頭坦白從寬了。主要是他聽了小東西那堪比聲優的嗓子,起了點兒異樣心思──你說,要能錄到正面,下次如果那啥時候……多爽!

    “你……你騙人!”小東西不樂意了,想要撐起身子來,用手去撥鏡頭。

    “乖……讓我拍拍……不給人看,就我自個兒平時樂樂。你也不想去找別人吧?我就瞧瞧你片子,自個兒樂樂還不成麼?”泓南動了動腰,胳膊我抬高了些,一面躲著她的“進攻”,一面用親吻和胯間陽物的動作來轉移著她的注意力。

    “呃……”被這麼可憐巴巴的求著,身子裏又埋了那銷魂的器物,惠惠有些愣神了。

    其實嘛,她也不是那麼反對這事兒的。

    有時候看著色色片子時,她還惦記過,若是換了自己……在鏡頭上會是啥樣?

    “惠惠……我的惠惠……給我好不好?我就自己看,偷偷在家裏看!你也知道,我家裏頭人都重隱私,沒人會擅自動我東西。而且我家在軍區大院兒,一般人都進不去,想偷都偷不著……惠惠寶貝,讓我拍拍行不?”好言好語的伺候著,胯下輕輕淺淺的抽送著,手上可也沒閑著。

    順著那漂亮小身板,從頭到尾拍了個遍,特別是兩人交合著的部位,仔仔細細照了又照。做這些拍攝舉動時,泓南埋在惠惠身體裏頭的部位,腫得不能再腫了。沒辦法,一想到自己在做什麼,這樣做對以後無聊時能帶來的好處……泓南胯下就能再硬幾分!

    怪不得人陳老師要弄那麼多相片綠影喃!

    男人有這種紀念,多方便啊!以後與五姑娘玩兒時,還能回味回味,比看a片刺激多了!

    “那……那你只能放家裏哦!”小東西妥協了,在這種舒服到極致的時候,她腦子就容易成糊糊。當然嘛,也是信任泓南的。本來心頭就覺得這事兒好玩,經著他那麼一個勁兒的求,惠惠當然就心軟了。

    小東西頭一點,泓南這頭就high翻了!

    擺臀挺胯抽送陽,喘氣的功夫都顧不上了,就這麼衝刺衝刺再衝刺。舉著那麼重的攝像機,也不嫌累。

    從不知節為何物的小惠惠,當然也是玩兒起了興,配合著泓南的鏡頭,一個勁兒的迎腰挺呀咩爹……嬌嬌嗲嗲的小嗓子,能把柳下惠的小弟弟喊醒咯!泓南自然不是柳下惠,所以他真耐不住了。原本就憋著一股勁兒,這會兒,興頭足足的開始開墾那細膩花徑,每一下都直達終端的花房。

    到了房門口還不甘休,硬硬的蘑菇頭,跟瘋魔似的,使個勁兒的往最裏頭鑽。

    “小東西,你裏頭吮得我好舒服……”泓南喘著氣,撥了個空贊許著他的寶貝。平日裏廢話挺多的他,今個兒實在是有些忙不過來了。這不,一手舉著攝像機,一手揉搓著小惠惠的嬌軟綿,雙腿撐著兩人身體,胯下不住的挺送抽弄……為了自個兒福利而努力的勁頭,比起平日裏撈錢時來說,可半點不差!

    “阿南……太深了……太深了……”小惠惠一手按住口狼爪上,也不知是想撥開還是想讓人繼續,另一手伸長了來到泓南腹上,來來回回的撓著,“深……好深……”

    這小模樣,人泓南一瞧就明白了。

    太深了有啥?分明就還想更深些吧?!

    “我們換個姿勢?”把手上攝影機擱到茶几上,泓南猛的退出了小惠惠身子。不待那小東西抗議,坐到沙發上,大手一撈,人就到自己腿上了。對著鏡頭,掰開她腿間密縫,泓南再度把尚未饜足的男了進去,“這樣,保管能更深……”

    可不是麼?

    小惠惠軟軟的身子一坐下去,因為體重而帶來的好處就特明顯了。原本就剛能抵住花房入口的龍首,這會兒硬是能擠進去大半個頭。這滋味,疼中帶著爽。順著那強悍的進出,一下下的刺激著她身體裏主管情欲的神經,真是太刺激了!

    這還不算,泓南得了空的雙手,一隻繼續撥弄她上下晃動的小房不說,另一隻還來到了兩人結合處。從那茂密的芳草叢中,很快就尋到了珍珠般的小豆豆。每每巨物退出時,糙大手就有一下每一下的按壓上去。這一股股的快慰,一波波的高潮,跟商量好似的往她腦子裏湧。

    “嗯──阿南……阿南……”縱然是小東西的腦子一貫愛在關鍵時刻跑偏,這會兒也沒了氣力。光覺得爽了,哪里還有空想其他。就這麼軟軟的依在泓南口上,一手無力的搭在他胳膊上,一手效仿(?)動畫片蘿莉那樣伸個指頭擱嘴邊猛咬著,都已經耗費了她全部神,在沒辦法搞怪了。

    “惠惠寶貝……你是我的寶貝……你是我的……”泓南這回也殺紅眼了,近乎是啃咬的親吻小東西肩頭,使勁揉捏她的小巧房,愛撫在兩人交合處的大手還順著男龍探了節指尖進去……那麼激情,那麼快慰,那麼緊密的結合,那麼服帖的交頸……沒有人能忍得住,兩人都泄了。

    小惠惠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覺得身體裏頭被泓南的熱一燙,眼前一陣陣的泛白,渾身都輕飄飄的騰了起來,什麼都沒有,又什麼都聚在一起,聚在她暖洋洋的小腹裏頭,直到再盛不住了,澎湃洶湧的往外頭噴……

    還沒退出去,卻已軟掉了的蘑菇頭,被炙熱的蜜給噴了一個激靈,似乎又有了蠢蠢欲動的念頭。

    “寶貝,你泄了。”泓南回過味兒來,慢慢退出分身,把小東西抱在懷裏輕輕的吻著,“乖,不怕,就是舒服到頭了,是正常的……”

    看看,人已經被她三不五時的小子給熟了。還不得她哭鼻子,光撅了個小嘴,溫溫柔柔體體貼貼的哄勸就抵了上來。配合著一個勁兒的淺啄,一個勁兒的耳鬢廝磨,直接就把小東西的恐懼無助給壓了下去,環上了嬌嬌媚媚的羞怯。

    “唔──阿南……剛剛那一下好恐怖。”抽抽了半天,小東西找著了自己嗓子,嗲嗲的開始撒起了嬌。

    “不怕……那叫舒坦,最頂級的,你以後若是自己想弄……都不一定弄得到。”見她好了,泓南又開始打趣了。其實他也知道,小東西子是悶騷,讓她大大膽膽的自個兒弄,肯定也不敢弄太狠,當然不可能達到這種快慰程度。

    “臭阿南!”被揭了底兒,張口,也不嫌人一身汗,惠惠就在泓南身上留下了好幾個牙印子。

    “香寶貝!”被咬的人也不躲,反正也沒多疼,就由著她胡鬧,只是溫柔的親親拍拍,讓她發洩玩耍。

    等到兩人膩歪夠了,這才由泓南把人抱到浴室,仔仔細細的洗了個乾淨。

    當然嘛,豆腐是吃夠了的。

    大野狼從來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欺負小白兔的機會,何況還是光溜溜軟趴趴的小白兔。這不,沖刷乾淨後,擱浴缸裏就鬧了一回。也沒再鬧太凶,就是用手指把那銷魂的小花兒逗了個濕漉漉水淋淋。直到小東西不樂意的預備哭鼻子了,厚臉皮的大野狼才戀戀不捨的收了手。

    後面又回了床上,兩個人也真是乏了,彼此摟抱在一塊兒,蓋了個薄毯就甜蜜蜜的入了夢。

    茶几上被遺忘的攝影機,直到因沒電後自動關閉,這才得了休息。

    19讓大哥想要的女人

    “報告!”

    “什麼事?”

    “長官,我可以進來說嗎?”

    “你稍等……說吧!”

    看著亓泓北走出辦公室,反手還關上了門,一副“你就在這裏說”的表情,副官囧了。這大走廊的人來人往是彙報的地兒嗎?可是看到泓北一臉嚴肅的模樣,還是吞吞口水,乖乖把事情給說了。

    “成,我知道了,你下去吧!”點點頭,鷹一樣的眸子沉沉得,瞧不出情緒。

    “是!”從沒見過亓中將這種極具殺氣的眼神,副官趕緊行了個禮,慌慌張張的逃命是也。

    掃視了下四周,見沒人太關注自己,泓北這才回到辦公室,準備接著剛才未盡事宜。事實上,他正在緊張。這不,坐到辦公桌前時,想到什麼,又跑去把門給反鎖了。回了皮座椅上,拿起一個銀白色的小機器,剛想按play鍵,又擱下了,轉而把手指放到上了座機,“東子,我待會兒有點事要忙,你今天就別著我彙報了。晚上我會出去,這兩天比較忙,彙報演習的事下周再說。”

    得了滿意答復,終於安下心來,指尖略帶顫抖的按下了橢圓形的play鍵。

    “阿南……好疼……”

    “嗯──好深……好大……好厲害……”

    “嗯──阿南……阿南……”

    “……”

    小小的螢幕裏頭,一對漂亮的男女正在歡愛。

    這些誘人的聲音,正是畫面上那個有著一雙水盈盈大眼的女子發出的。聲音很嬌媚,配合著不太專業的圖像,以及赤裸裸的情欲畫面,偏生是跟催情藥似的,讓人能夠很快的提起興致。

    泓北也沒有例外。

    這一點,讓他很是驚奇。

    是的,他不太正常。似乎是第一次不順利的緣故,從此後無論男女,無論什麼招數,無論什麼辦法,他都不行了。

    “不行”這兩個字,對男人來說卻是是個非常嚴重的打擊。

    泓北有很長一段時間低落過,他身體素質不錯,從小到大小病小痛的都不多,沒想到竟出了這種問題。厚著臉皮去了醫院,整套檢查做下來,說是屁事沒有。這下急壞了家裏人,偏方補藥什麼的沒少給他上,可就不見好。偶爾自己能弄起來,卻不是真正興奮的反應……可是,今天卻例外了,只因這段小小的視頻。

    本來以為是誰的惡作劇,不過看清楚裏頭的男主角是誰之後,泓北就明白,這馬虎的小弟是忘記把儲存卡取出來了。

    深呼吸兩口,把目光轉向自己褲襠,泓北有些興奮的看著抵在裏頭的物什。小心翼翼的拉開拉鏈,把那個因情欲而催脹了的柱掏出來,緩緩的喘著氣,一點點的開始擼動。這是第一次因為身心的渴求而情動,他不過是看了螢幕上那個漂亮的小姑娘兩眼,竟然就忍不住在辦公室裏……想到這兒,泓北手上的動作加快了。

    視頻再度開始迴圈播放,半眯著淩厲的鷹眼,泓北緊緊凝視著那雙盈滿水汽的烏黑雙眸。

    他感覺到身體裏頭有一股子血湧了上來,盤旋在從未被人侵襲過的心房裏,縈繞著,緊覆著,揉捏著,挑撥著,激蕩著……沒玩沒了的刺激著。真真是應了一個詞兒──魔怔!是的,就是這兩個字,沒別的。

    按理說,泓北也是個歷盡千帆的人物。

    除開情場上被追著捧著不說,商場上,部隊上,哪里不是說一不二旁邊沒人敢亂喘氣兒的?!可是,他唯獨在床上沒對誰上過心。其實也是有心無力?或者說沒人能勾得出他的勁兒。反正,泓北就一面愛撫著自個兒炙熱的腫脹,一面緊盯著畫面裏頭那個撒著嬌賣著嗲的小美人,腦子裏胡七八糟的開始亂想,什麼場景都掂量了個遍。

    特別是瞧見從男視角拍出去的畫面,裏頭那個漂亮的小脯,被大手揉捏著,成為了各種無法形容的狀態,心尖尖都開始泛酸了。想要自己試試,伸出手去半空揮了一把,這才想起那都是螢幕上的東西,隔著老遠距離喃!

    吞吞口水,泓北撕扒開自己略有些收緊的衣領,喘著氣繼續擼動分身。

    那鏡頭換了個姿勢,不能全見著兩人的形貌,卻把那緊密交合著的私處實打實的拍了出來。粉嫩的嬌花包裹著赤紅的柱,那麼靡,那麼銷魂,那麼的讓人身臨其境。

    泓北覺得自己又大了一圈,手上的速度更快了幾分。

    沒怎麼經歷情事的巨陽,因脹痛和快慰而朝著他腦際傳遞著一陣陣的熱浪,拍打著他的神經,敲擊著他這些年從不曾妄動過的情欲。怎麼會那麼爽?怎麼會那麼舒坦?怎麼會擁有這種痛並快樂著的美妙滋味?

    螢幕上的兩人高潮了,濁在體間流淌著,有些還不小心濺到了鏡頭上。也不知怎麼想的,泓北翻轉過鏡頭來,想看看是否上頭還留有印記。這不看不打緊,那原本應該光潔如新的鏡頭中,還真有那麼幾點說不清道不明的小點點。

    噗──

    手中一直未曾放開的欲望源,狠狠的噴灑出了一股股濃稠。身體中,似乎有種渾濁的東西跟著這股子快慰高潮而消散。泓北疑惑了,他看了看被弄髒了的鏡頭,上頭那點點膻腥味的白濁,一時沒想明白怎麼回事。

    轉過手頭攝影機,再度把視頻倒轉回來,播放到某個招人的小東西臉面上,泓北覺得有些東西似乎正在呼之欲出。他看著畫面上那個小小的人兒,尋思著,是不是自己應該找她試試?看看,這次的快慰,到底是不因她而起的?自己能不能在一次尋到這種愉悅的滋味,這種屬於男人的專屬刺激。

    想到這兒,心頭又隱隱來了股子欣喜。

    泓南從不曾吝惜過女伴的分享,過去是他對那些女人沒興趣,所以就統統推開了。今個兒,難得遇到個有興趣的,又經過那死小子的細心調教,肯定能讓自己好好的吃上一吃。若是味道真不錯,留在身邊也是好事。

    想到從今後,自己不再用羡慕嫉妒恨的心思聆聽同僚們的情色玩笑,還能享受到那軟綿綿嬌呼呼的佳人入懷,想怎麼一展雄風都成……泓北不淡定了,也顧不上衣衫不整的模樣,來手機就聯繫起了泓南。

    結果是可喜的,電話那頭的泓南聽了這個好消息,瞬間拍板儘快給哥哥安排這位神奇女子。

    雖然並不知道泓北具體指的是誰,但對這個哥哥泓南從來都是沒二話的。他就尋思著,除了小惠惠之外,過去那些千嬌百媚的貨泓北想要拿去便是。然後隔著電話想說問問泓北這妞是誰,對方只是神秘兮兮的說回家再說。

    泓南也想著,這兩天得讓小東西見見自個兒家長了,就說乾脆哥哥來接他們,晚上一起回家吃飯,順便好好聽聽哥哥的心路歷程。

    時間地點都約好了,泓北對弟弟n分之一個女友沒啥興致,就想著趕快找到那個視頻上的小東西,來一場真槍實彈的歡愉。想到可能是自己讓對方嬌弱弱的叫喚著,呻吟著,泓北的興奮勁兒也上來了。趕緊整理好衣衫,收拾好辦公室,拿著鑰匙出了門。走之前還特意給副官留了話,說是讓他們這幾天的練自己來就成,別打擾他。

    最末了,泓北還難得心情好的哼著小調開車出了部隊大門,讓守門的警衛都下了一跳。

    這一路心情高昂到破表的泓北,踩油門都是帶著節奏的。

    沒開多久,遠遠的就在市區廣場見到了他那號稱宇宙第一帥的弟弟泓南。

    原本極度愉悅的心情,就這樣,硬生生的跌落到了穀底。究其原因,只怪泓北視力太好,剛拐了個彎,掉轉了車頭,他就看清了泓南懷裏的小人兒長得一副什麼模樣。那雙漂亮的大眼睛,那張撅著的小嘴,那個說話時軟軟的身子依在泓南身上的俏模樣……分明就是泓北副駕駛上擱著的攝影機裏頭的女主角!

    不用靠近,泓北就能掂量出,這小東西在泓南人頭的份量。

    摟著腰,親昵的站在一起,一臉幸福的微笑。這種表情,這種姿態,他從未見泓南在別的女人身上展露過。這會兒,泓北終於明白,泓南在電話裏告訴他說“我這次是認真的”並非玩笑,而是肺腑之言。

    領回家,不是隨口一說,而是真切的想要介紹給家人認識。

    泓北不淡定了,他從沒有任何時刻覺得自己的心情是如此尷尬又惱怒。是的,惱怒!你說為何老天爺給了他一個這麼好的契機,偏偏又讓他不得不自動放棄喃?或者,他應該找泓南說說看……就一次……或者就一下……

    想著想著,也不知是手隨心動還是怎麼著,泓北的方向盤扭了扭,車開到了另一條車道上。

    “哥,你怎麼還沒來啊?是找不到這邊嗎?”泓南的電話打來了,距離泓北離開廣場五分鍾之後,聽起來有些著急,泓北卻總覺得有些緊逼著追問的意思。

    “我……臨時有點事,你自己回家吧!”他著重講了自己兩個字,沒啥特別的原因,也絕不是怕見到那漂亮小東西失禮的意思。也就是,就是這麼順口一說罷了,絕對的無欲無求不怕不懼。

    “哦,那好吧……”也不知轉頭給身邊人嘀咕了幾句什麼,泓南這才靠近話筒回應到,“那哥哥在家等我,好久咱哥倆都沒好好喝兩杯了。”

    “好。”掛了電話,似乎隱隱的聽到那邊嬌柔柔的嗓子問了句“怎麼了”,泓北的心有些沒來由的顫了兩下,卻不清是怎麼回事,也就呆愣愣的踩著油門回了家。這狀態,保持到胡亂扔下句“我不餓,想休息”後,回到自己房裏。

    手裏的攝影機翻來覆去的瞧了又看,沒開開play按鈕,但是裏頭的畫面似乎早已銘刻進了腦子,隨便一尋思就能把那起伏的體、嬌媚的姿態給通通回憶起來,還絕對與視頻裏頭的分毫不差。

    泓北知道自己完了,跟被下了降頭一樣,神神叨叨的惦記上了人家姑娘。

    你說惦記也就惦記了吧,為啥偏就是泓南的人喃?!而且,這次泓南明擺著是挺在意對方的,還說要帶回家。你說讓人泓北咋整?這種就差一步就能達成多年夙願,卻偏偏遭遇了無法突破的困難,這滋味,絕對是常人無法想像的。

    可能怎麼辦?他能怎麼辦?

    原本興致高昂的心思,瞬間就被理智給澆熄了。他還記得泓南在廣場上那會兒,摟抱著那小東西,一個勁兒的溫柔體貼細心逗弄,跟個寶似的,怎麼可能分給他?分?誰說分了,他沒怎麼想,真沒有……就是有點小惦記,有點小怨念……

    泓北就這麼穿著不怎麼齊整的軍裝,滿懷著希望與失望,貪念與怨念,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他手裏,還緊緊捉著那個攝像機,那個讓他陷入如此境地的“罪魁禍首”。

    20我女人是大哥的

    泓南推開門時,正好看到的是這個畫面。

    剛在樓下聽家人說了,泓北今天有點不對勁,泓南就默默的上來瞧一眼。

    哥哥很少不對勁,除了某個說不得的原因外,平時,他都是天神一般的存在。泓南從小就以他為偶像,很多事都會先找這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商量,尋求幫助。稍早惠惠被牽扯到的豔照事件,泓南想了很多辦法都沒搞定,也是厚著臉皮尋到了哥哥這兒,沒出8小時工作日就解決了!

    今天原本也是興沖沖找他要女人的,突然就沒了消息,泓南尋思著得去找找原因。

    可是,只消一眼,看到仰躺床上的高壯男人手裏拿著的東西,泓南就基本明白發生什麼了。腦子很清明的亓家小兒子,不用誰提點,就猜出了泓北下午所說的那個“讓他有了興致”的女人是誰。再聯想到下午時分,他在廣場上看到的那輛熟悉的軍用越野,以及泓北那句“你自己回家吧”,估計就算是笨笨的小惠惠也能弄明白發生了什麼。

    “哥,這個小東西我很喜歡。”泓南知道泓北應該是快醒了。軍人的警覺很強,不可能他推門在這站了半天都沒察覺,所以他也不!著,趕緊的就把心頭的話給說了出來。他剛剛腦子裏只尋思著事情的前因後果,現在想通透了,又有點模模糊糊的難受。

    雖然泓北不說,可對那小東西的惦記是十分明顯的了。就連睡覺都緊拽著攝像機,而且素來愛整潔的人,能就這麼和衣躺下來,分明就是心裏頭有事兒。

    “我看出來了。”泓北抹了抹臉,慢騰騰的坐起身來,轉頭看著半依在門邊的弟弟。他的眼睛有些沈,看不出情緒,卻總能讓人有種隱隱的壓迫感。禁欲的軍服套在那強健的體魄上,就這麼隨隨便便往床上一躺,就能媲美歐美時裝大片,還是那種勾魂攝魄能讓女人毫不猶豫掏腰包的那種。

    所以泓南也覺得難受,哥哥這麼好,偏偏誰都沒興趣,好容易瞧上一個,卻是……他糾結了:“哥,你是不是真喜歡?”

    泓南想了想,他覺得自己對惠惠的心意是真的,他想弄明白泓北的想法。雖然他現在腦子裏亂糟糟的,就算知道了哥哥的心思,也沒個主意。

    “小南,別擔心,我沒事。”雖然有些背光,可泓北還是從弟弟有些不穩的聲線中聽出了端倪。這小子是自己疼了很久的弟弟,就算一輩子不行,也不願意傷到他。

    “哥。”泓南有些鼻酸了,他腦子裏湧上了許多往日泓北給予他的幫助。在這個圈子裏,他的身份有些尷尬,最開始可沒怎麼撈著好。若不是泓北,哪里有他亓泓南的今天?

    “小南,別想太多。”泓北明白他的意思,站起來,想要拍拍他肩膀給予安慰。一時不察,床上的攝像機滾到了地上。

    啪嗒一下,發出好大一聲。

    泓北的反應最快,第一時間撿起來,打開晶屏就按了播放鍵。

    他也沒多想,就是想看看有沒有什麼問題。不過嘛,你說這血氣方剛的男人,本來就有點綺念的。這會兒再度見著了色色的畫面,怎麼能不心動情動喃?這不,剛還挺平順的軍服褲子,這會兒飛快的鼓了一坨起來,招呼都不帶打的。

    “那個……我……”

    “哥……你……”

    兩兄弟尷尬了,特別是泓北,剛還道貌岸然的充好人來著,這會兒竟然對著人女友的視頻起立敬禮……多羞人啊!虧得是軍人,皮膚黝黑不太顯色,不然,那紅通通的臉頰絕對堪比猴子屁股。

    “我就是……”趕緊關了播放,反手扔回床上,泓北難得的找不到話來對應,愣愣的站在床邊盯著自己胯下發呆。

    “哥,我……我真心喜歡惠惠的,如果你……你也是真的……那就一起。”泓南都不知道自己是存了什麼樣的心思,才能說出這番話來。平常的女人和人分享也就罷了,那個小東西可愛嬌羞又迷人,說實在的,泓南真捨不得。可面前的男人不是其他,是他頂親愛的大哥,他從小到大的偶像,他除了爹娘最應該敬愛的人……他不忍心讓對方失望。

    “小南,你……?”說不驚喜是騙人的。

    泓北最開始也真打的就是這個主意,可前提是那小東西就是個普通女人,身份並非是泓南的心上人。這會兒,泓南竟然能咬著牙自己提了出來,可見他對自己的態度和感情。泓北真真感動了,他覺得這些年對弟弟沒有白疼。

    可是,心頭又有些難受,好像弟弟從進這個家門起就總是忍讓退出。若不是自己非要去部隊,那小子絕對不會接手亓家的任何生意。現在因為自己的緣故,又要讓他分享女友,說實在的,泓北覺得挺不是個滋味。

    “哥,你知道我最愛你,現在雖然多了個惠惠,可……可我還是很愛你。”泓南雖然在外留學多年,其實骨子裏還是挺保守的。愛不愛的不會像老外那樣掛嘴邊,特別是對於親人,向來是彼此心知肚明就行了。今個兒這樣,確實是生平第一次。

    泓北也知道他的意思,感動的眼眶都有些泛紅了。

    他走到門邊,一把樓過只矮了他半個頭的弟弟,緊緊的抱住。他不想拒絕這麼好的機會,這麼誘人的提議,可是歉意和愧疚確實是滿滿的脹滿心頭的。所以他默默在心頭發誓,今後一定要對泓南更好,比以前更好!

    然後這事兒也算就這樣敲定了,在女主角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華麗麗的成了定局。

    泓南經不住哥哥好奇,給了許多小惠惠平時傻模傻樣的訊息,逗樂了少有接觸這類女生的泓北。還沒見面,某人就開始惦記著要怎麼與小東西親親熱熱的來一段了。當然爾,這裏頭少不了對泓南的安撫順毛,反正兩兄弟其實也是挺相親相愛的,這會兒真正說開了,也就沒啥了。

    最初泓南自然是有幾分捨不得的,可是經過泓北專業級的心理工作一做,啥都想明白了。

    為毛說泓北是專業級咧?

    沒辦法,雖然軍隊上有政委什麼的頭頭,可事實上他手裏也有許多兵蛋子,沒事有事都會找著去訴苦啥的。一來二去久了,泓北自然也就成了心理輔導大師。啥想當逃兵的、家裏出事了的、失戀想不開的、任務完成不了的、鬧著想自殺的……兵來將敵水來土堰,他都能給人安撫得服服貼貼妥妥當當的,斷不會出啥麼蛾子。何況是想來都樂觀積極面對人生的泓南?

    所以,經過哥哥一念叨,本來自己也就有了點那種意思,後面漸漸也覺得這樣也不錯。

    自己算是不婚主義,小惠惠家人那頭不好交代,這會兒哥哥可說了,如果沒問題,娶回家的重任就交給他來!還說啥?生養孩子什麼的泓南最討厭了,這會兒全都能扔給泓北,自然再好不過!雖然小東西不再是自己一個人的了,可好處也不會少多少,是個划算的交易!

    本來還心情低落了幾天的泓南,經過這麼前前後後的搗鼓尋思,笑容又掛上了嘴角,趁著一竿子狐朋狗友約出來聚會的當兒,就準備把小寶貝往哥哥懷裏推了。

    不知所以的小惠惠,傻愣愣的跟著泓南去了聚會。乖乖巧巧的對著酷哥泓北鞠躬行禮叫“大哥”,愣是沒看出人家一雙眼睛裏頭深深沉沉的欲望來,還傻模傻樣的靠過去討好的送水什麼的,尋思著要在泓南家人面前爭點兒好印象。

    她哪知道,人硬咬著牙才把欲望壓下來的帥哥哥,早就對她印象好得不得了,好得想要快快滾上床單去了。

    當然,除了當事人亓家哥兩,周遭群眾是不知道的。他們還在無所畏懼的準備著即將到來的聚會,烤架子帳篷套子,一水兒的鬧騰著。

    這個篝火晚會,雖然是簡簡單單的題目,卻有著不算太簡單的配備,委實讓人費心。

    沒辦法,都是大家大戶人家出來的,隨便鬧鬧也得弄上些專業級的器材用具才甘心,就像生怕錢沒地兒砸似的。

    泓南這次算是主辦人之一,所以裏裏外外都在忙乎,當然多少有點故意避開的意思。

    惠惠這沒心沒肺的看不出來,泓北瞧得可是仔細。

    高大的男人,雖然身著便服,可是氣質管著喃!隨便往那兒一站也有那麼幾分威嚴,旁的人都不敢隨便靠近。小惠惠反應遲鈍感知能力較差,咋呼著端個水果送個茶之類的,也就沒覺得多難受。搭著泓北給說的一些部隊上的笑話,她還真能當著大家嚇傻了的臉給笑出來,還“哈哈哈”的沒個停了!

    有些好心的都尋思著,要不要把那傻妞給帶走,免得惹急了泓北,以後別說這個城內,就連國內也別想好好混了。要知道,泓北可是最討厭女人纏著鬧著的,就算借了泓南這個梯子也不成,來一個死一戶口本!到時候想幫襯著求饒都不成,亓家大少爺不怒則已,一怒……就抵尋常人十怒。

    可出人意料的是,足足兩個多小時,人泓北大人愣是沒一刻放下過他那微微上揚的嘴角過!你說怪不怪?是不是大家都沒瞧見的黃曆上,寫著今日諸事大吉,萬人皆順?不信邪的某s身段美女趁機就提溜過去了,著惠惠又去摻水的空檔,媚笑著朝著泓北挪著小步子。可還沒走近喃,就被那一雙極具殺氣的眸子瞪了回去。得!原來今個兒運氣好的就那章家小丫頭一個啊!

    本不知道自己是何等幸運的小惠惠,只覺著咋今天來來回回時都有無數雙眼睛盯著她,還明明白白透露著各種的羡慕嫉妒恨情緒。小心翼翼的端著兩個杯子,惠惠慢慢回到泓北身邊,壓低了聲音問道:“北哥哥,他們怎麼那樣看我?”

    “沒事,小南在車上等著了,走我們過去。”微笑搖頭,用淩厲目光掃了在場一圈,原本還有些安靜的場子瞬間喧鬧起來。沒辦法,大家都不敢承受泓北的視線,只能假裝忙碌,湊到一起就整個鬧騰起來了。

    “哦!走吧!”乖乖放下手中兩個杯子,跟著泓北的大步子就往停車的地方走去。專心看路的小惠惠,本沒注意到,自個兒肩頭上有個溫熱的大手,就這麼越攬越緊,都快把她給攬進懷裏了。

    丟下一竿子賓客好友,主辦人之一跑了,主辦人女友也跟著主辦人哥哥跑了。

    沒人說什麼,大家自得其樂的開始玩耍起來,權當是從頭至尾就沒出現這三個人。

    反正在外人眼裏頭,剛剛那個高大男人攬著嬌小女人離開的畫面,實在是賞心悅目得緊,讓人不想打擾,也沒膽打擾。

    也就沒腦子的小惠惠,一路還掂量著尋思:泓南他哥哥真貼心,怕自己看不清楚路跌到,還專門騰只手出來護著她,實在是新好男人一枚!

    她哪里知道,人家哪里是護著她,分明是想把她拆吃入腹上下其手來著!

    沒人提醒,又瞧見泓南打開了車燈在閃她眼睛,蹦躂著就坐上副駕駛室的小笨蛋,就這麼哥倆好的亓家兄弟進入到了營地不遠的林子裏。

    一路上也沒人說話,氣氛有些神秘,惠惠挪了挪小屁股忍了好久,終於偷偷按下了音樂按鈕,結果又被泓南伸出的長指頭給關了。不樂意的撅起嘴,還沒嘟囔出抱怨,就被後頭傳來的輕笑聲給制住了。天!她這是在人哥哥面前耍子來著,太丟人了!

    好嘛!捂著臉的小東西終於消停了,也很榮幸的錯過了兩兄弟在後視鏡中交換眼神的場景,呆呆的落入了兩色狼的陷阱。古往今來也就這樣了,傻人有明白人護著寵著圈養著惦記著,往往,這趕著當保鏢明白人還不止一個!小惠惠嘛,你說她靈,她還真就沒那智商!所以說,她也是運氣好的,她也算是真正傻人有傻福的最佳代言人了!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动情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