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重生之春怀缱 绻愁绪满怀

2018-02-10 16:15:17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关好墙壁暗门,沈青珞回到起居厅,才在椅子上坐下,门外便拥进来一大群人。裘世祯走在正中,身边是一个红衣女子,大院里的几位管事尾随其后。


    “晏宁呢?叫他出来见我。”裘世祯尚未开口,跟在他身边的女子一指指向沈青珞,嚣张地问道。这女子沈青珞认得,是府里的乐姬瑶光。她头上簪着点翠嵌珠步摇,一身榴红暗花蜀缎笼烟百褶裙,小脸粉光融融,相貌很不错,只是浅薄嚣张的气度将那张致的脸的艳色大打折扣了。

    沈青珞深吸了一口气,并不理瑶光,站起来朝裘世祯福身行礼,低声道:“爷。”

    裘世祯锐利的双眸左右扫了扫,盯着沈青珞问道:“瑶光说晏宁在你这里。”

    沈青珞哦了一声,不解地道:“晏管事来过,给青珞捎来这瓶药油就走了,爷,要找晏管事怎么不去晏管事院子里找人?”

    “药油?”裘世祯并没有再纠缠晏宁的的去向,伸手从沈青珞手中拿过那瓶药油,拔出瓶塞闻了闻,皱眉问道:“这是跌打扭伤的药,你要这样的药油做什么?”

    “青珞扭伤脚了。”沈青珞颦眉,泪珠在眼眶里打滚,一副疼痛难忍的模样。

    “晏宁呢?你把晏宁藏在哪里?”沈青珞与裘世祯说话间,那瑶光冲进沈青珞的卧房和暖阁找人没找到,奔出来又高声质问。

    沈青珞斜了她一眼,淡淡道:“你找过了没见人,为什么还说晏管事在我这里?”

    “晏宁当然是在你这里,你把他藏哪里了?”

    “怎么就是当然在我这里?”沈青珞冷笑,瑶光语塞,沈青珞又逼问道:“你是晏管事什么人?”

    “我……我是晏宁的……晏宁喜欢我……”瑶光有些结巴。

    晏宁情内敛,不可能喜欢这样招摇的女子,沈青珞正想指出其中的破绽。李氏在一边道:“晏管事怎么可能喜欢你?晏管事就算是在青珞院中,也与你无关,你请了爷来,是什么意思?”

    瑶光猩红的嘴唇蠕动,正想辩斥,裘世祯开口了:“明智,府里不养多事之人,把这个女人送到窑子里去,记住,送最下等的窑子。还有,你亲自送,不得给任何人知道这个女人被送去哪里。”

    “爷……”瑶光开始满脸喜色,待到秦明智向她走去,一张脸瞬间变得煞白。

    一刻钟光景不到,一行人来了又走了,沈青珞跌坐椅子上,身体一阵阵发寒打颤,她的里衣都被冷汗湿透了。

    这裘府里到底有多少人是萧汝昌的人?他竟能丝丝入扣地设下这个局,如果自己刚才没有抬出裘世祯瞬间让晏宁不敢轻动,如果晏宁没有从那扇暗门逃走?现在是什么光景?

    看裘世祯处置瑶光的手段,似乎是要杀**儆猴,他难道也怀疑府里有萧汝昌的人在捣乱?

    沈青珞觉得自己整个大脑里一团乱麻,怎么理也理不清,有一点倒是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坚定,那就是她一定要阻止萧月媚嫁给裘世祯,要让萧汝昌机关算尽一场空。

    阻止萧月媚嫁给裘世祯,在裘世祯身上做工夫是治标,要治本,还得把树大深财大气的萧家连拔起。

    沈青珞苦笑,觉得自己是想蝼蚁撼树了。

    “咚”地重物落地的声音,随后传来裘世祯微带恶狠的呼喝:“青珞,热水来了,过来洗身。”

    沈青珞进了卧房,看到房间中间那个宽大的浴桶时,不觉瞠目结舌。那浴桶约半仞宽,一仞高,浴桶里装了六七分满的水,这得多重?

    “你一个人搬过来的?”沈青珞惊叹。

    “嗯。”裘世祯点头,接着道:“不准你跟谁来往,以后劈柴打水什么的不要让别人帮你干,别烧水了,我给你提热水过来。”

    不准自已跟男人来往,他自己后院里美人一大堆,外面还有不知多少相好。沈青珞着恼,发火道:“你给我提热水过来?我这院子见天儿不冒烟不用柴,不是告诉别人有猫腻吗?不让别人帮我也行,你去干了,把院子里的柴都劈了,把水缸里的水打满,每天晚上过来给我烧水。”

    沈青珞骂完了不解气,伸腿踢那浴桶,忘了自己一脚受伤的,浴桶纹丝不动,她自己哎哟一声,跌倒地上了。

    脚伤加上屁股疼,沈青珞痛得掉泪。

    裘世祯把沈青珞抱起放到椅子上,两手在大腿上搓了一阵,干巴巴道:“好,我去干。”搬起地上的浴桶走了出去。

    沈青珞气得在心中大骂笨蛋,搬了浴桶出去是要把浴桶里的水倒掉重烧了。笨蛋,一晚不生烟,不会引人注目的,不会明晚再自己烧吗?

    还有,他会烧火吗?可别把自己那个小灶房烧了。

    沈青珞以手撑椅把,试了好几次方站了起来,她怕裘世祯把院子弄得一团乱,一步三挪走到门口看,这一看之下,不觉呆了。普通人劈柴,要把柴立在地上,斧头小心对着劈下,裘世祯却是左手拿起柴块扔到空中,右手斧子头飞转,那柴块瞬息间一分为四了,跟着斧头一扫,那劈开的柴整整齐齐地码到墙角,只这眨眼功夫,院子里的柴都只剩半担没劈了。

    沈青珞愣愣看着,裘世祯身高足有八尺,身材健美,云绣鹤青箭袖外袍袍脚上翻,塞进腰间的白玉腰带中,整个人干脆利落霸气勃发,双臂挥动间充满力量,浑身上下涨满迷惑人的-感。

    裘世祯朝沈青珞瞥去,瞅见她眼里的赞叹,唇角翘起,心情甚是愉悦。

    也不过片刻,裘世祯把柴都劈完了,又去打水,沈青珞再次赞叹,她自己打水和晏宁打水,都是把绳子溜下,再一小截一小截收缩提上来的,裘世祯却不是如此,他耍杂技般,那水桶哧溜一下子放下去,两仞多长的绳子,他往上提举过头顶,大手就捞到一半处了,也不拧桶,往水缸一甩,桶里的水一滴不漏倒进缸里。

    这是有武功的好处了,沈青珞心中赞个不绝。裘世祯做着活,眼睛却没少瞄沈青珞,见沈青珞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更加高兴,把打水当成表演了。

    水打完了,要烧水了,沈青珞至此已不担心裘世祯会烧了她的灶房,不过她很好奇裘世祯的武功在烧火方面会不会派上用场,遂拖着伤腿来到灶房门口观看。

    裘世祯往锅里装满水,看了沈青珞一眼,却不点火,洗了洗手径直进了房间。

    这家伙醒悟过来,一个爷给她这个下人做着奴才不高兴了?

    沈青珞叹气,没了伙夫,只能自己烧火了,正想进灶房,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响起,裘世祯回来了,一手拿着一件银狐皮斗篷,一手提着张椅子。

    “来,披上斗篷,别凉着了。”

    裘世祯给沈青珞披上斗篷,把她按到椅子上,拢了拢领口,又把自己的手搓热了在她冻红的小脸上捂了捂。

    这家伙细心起来,真没得说。沈青珞有些感动,抬眼看裘世祯,长睫轻扇,眼波流转间,不知不觉中带出风情万种。

    裘世祯痴了,呆呆地看沈青珞,喃喃道:“青珞,你真好看……”

    他喃喃低语,锐利的双眸因欲-望的升腾微微泛红。沈青珞又羞又恼,瞟向裘世祯双腿间,果然又发-情了,那里撑起帐篷了。沈青珞暗骂,上辈子也是如此,看他一眼,和他说一句说,他就想来那种事儿。

    “你别乱来。”沈青珞道,声音因张惶害怕有些无力,本来冻得红扑扑的小脸因为羞愤更红了,裘世祯只觉这样的青珞格外惹人怜爱,小腹间的火苗冲向胯-间利刃,要命的胀痛。

    “青珞,你给我吧,我很难受。”裘世祯左手一把搂住沈青珞,右手便钻进了刚裹上的狐皮披风里。

    沈青珞气得发颤,死死拉住裘世祯的手,不让他再往里面钻。

    “青珞,你不想给我我就不要,你给我,就……”裘世祯咬上沈青珞的耳朵,喘着气哄求着。

    “裘世祯。”沈青珞又急又愤,“你不肯给我烧水你就走。”

    “烧,没说不烧,一会就烧,青珞,你让我。”裘世祯轻易就挣开沈青珞按着他的手,嘴巴堵住沈青珞的嘴,舌头探了进去,舔她的牙龈和舌尖。沈青珞被堵得喘不过气来,整个人又痒又难受,身体渐渐绵软。

    裘世祯得了鼓励,更加卖力,勾起沈青珞的舌头,又咬又舔,右手往下面探去,轻易找到沈青珞最敏-感的地方,揉弄抽-捎刮……沈青珞发疟疾般啰嗦起来,她的身体最怕这个,只要裘世祯稍稍拔弄一下花瓣,她便会忍不住情潮漫溢。

    不能再弄下去了,再这样下去,裘世祯哪还控制得住?自己又要重蹈前世的覆辙了。

    想起前世的不堪,沈青珞如坠冰窟,滚烫的身体瞬间冷却。

    沈青珞把手伸到裘世祯胯-间,隔着几层布握住那贲张的东西。这是两人相识以来沈青珞第一次主动,裘世祯激动得颤抖,眯眼享受乐趣,忽地剧痛从那七寸之物传来。

    “啊!”裘世祯大叫一声,拔开沈青珞的手,后退了好几步后捂着那东西直不起腰来。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绻愁绪满怀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