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君夺臣妻 6

2018-02-07 13:56:57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go-->


    第三十三章:调戏

    “三少夫人,你不能出去,不能出去。”川穹气喘咻咻的追的席心,这三少夫人走的太快了,自己怎么也追不上。

    “川穹!”席心微怒的转身,拉下脸色说道:“你不要跟着我,我就是想出去走走。”

    席心一咬牙,轻身飞上屋顶,对着目瞪口呆的川穹说道:“你是追不上我的,回去吧!”

    看着丫头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席心拍拍双手,正准备飞下去。突然后面传来一丝轻笑声:“弟妹,真是好轻功!”

    木然回首,正看见于家二少,正悠闲的跨坐在屋顶的树枝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席心。对于这个笑嘻嘻的于无佑,席心一向没有好感,她一声不吭,转身正欲跃下屋顶。

    突然,于无佑一个飞身,从后面搂住席心的细腰,一个回转,将她重重的压在屋顶之上。身子被碧瓦咯的生生作痛。

    十足的登徒子!

    席心抬手一巴掌挥过去,却被他轻轻的握住,放到嘴边,亲啄玉手,依然笑如桃花:“没有想到,你这么好的轻功,居然不会武功招式?可惜!”

    “你想干什么?”放弃反抗,席心冷冷的开口。

    他将她的手紧紧的禁锢在腰间,那双桃花眼,肆无忌惮的横扫她的上上下下,轻佻的说:“我想陪你玩玩,这几日三弟总不回府,弟妹可想他了。”

    “这是我的事,用不着你心!”撇过脸去,不愿看他。

    那只空余的手,轻轻的抚上她的双颊,顺着脖颈来到前,滑过细腰,留在她的大腿之上。席心忍无可忍的轻吼:“于无佑,你混蛋,赶紧拿开你的手!”

    轻轻一笑,他依然置之不理,笑道:“这张脸倒是可人,可是这好像小点了,这屁股恩,还是少点,没有触感。哎呦!我的弟妹,你该吃多点,你这身材还真是……差强人意。”

    席心差点晕死过去,这是一个做兄长该的?该看的?该说的吗?

    可某人还继续煞有其事,一本正经的说道:“弟妹啊!你应该穿个比较紧的鸳鸯肚兜,这样才能突出你的小小的、可爱的。就像……”他仰头沉思,做思考状!

    席心简直肺都气炸了,这混蛋于无佑,她第一次有骂人的冲动!

    “哦!对了!就像缀红楼头牌如烟姑娘的肚兜的样,三弟可是最喜欢那种款式!估计,他现在正在那里欣赏呢?”

    他微笑的望着她,她本要发怒的神情,突然凝固,睁大双眼直直的望着他。

    于无佑饶有兴趣的看着席心,看见她出神的望着自己,一脸的诧异!她居然不知道三弟经常去缀红楼?

    席心突然抬起膝盖,狠狠的顶上他男人最脆弱的部位。于无佑一个闷声,身子瞬间弓起来。席心瞅准空挡,一个飞身,飞下屋檐。

    无奈,于无佑一直手依然紧紧抓住她的手腕,随着她一起落在地上。他痛的弯下腰咬牙切齿的说道:“女人!你可真狠!”

    “对付你这样的人,手软……不行!你还不放手?想干什么?”这男人怎么跟牛皮糖一样,死粘!

    他一拉她的手,将她拉入怀中,鼻子深呼吸一口气,险的笑道:“我想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席心,从见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就喜欢上你,虽然你长的还凑合,一副乖乖的样子,可生气的模样很有味道。既然三弟这么不疼爱你,还是让我来疼你。”

    他的一只手准确的伸进她的衣襟,抚上那小小的、可爱的,满足的轻呼出声……

    修长的手滑过敏感的部位,她咬着牙,泪在眶中打转,迟迟不肯掉落。她这身子,难道谁都可以这样轻薄吗?

    于无佑的手微微停滞,没有继续,轻握着那团微微凸起的丰满,心突然有一丝丝的罪恶的感觉,他居然在心疼,心疼她紧咬着的下唇。

    “于无佑,你这个混蛋!”一只拳头狠狠的砸在,自我陶醉的于无佑的脸上,他惊诧的连忙侧身,躲过那只愤怒的拳头。

    抬眼一看,大哥于轩正怒气冲冲的看着他,吼道:“你真混小子,胡乱到自己家人头上了。你下次再敢欺负她,看我怎么揍你。”

    于无佑灿灿尴尬的一笑,无奈的摊开手:“大哥,我也是看弟妹无聊,开开玩笑,你干嘛发这么大的火?”

    “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于轩狠狠的盯着他,而后回头看着席心,轻身的说:“心儿,我送你回去!”

    席心看了一眼于无佑,又转头看着于轩,轻轻的点头。

    于无佑望着远去的两个背影,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转头对着从石头后闪出的叶曼青,冷冷的说道:“青妹,这出戏,你看还满意吗?”

    “你可真是天才,佑表哥,我只是让你勾引勾引她,你可好,差点霸王硬上弓。很享受啊?”叶曼青拿眼瞪他一眼,用手死戳他的膛,气呼呼的说。

    “我这不都是为你吗?”于无佑无奈的说:“我要是得到她了,三弟不更气愤,马上休妻,你不就有机会了。这叫速战速决!”

    叶曼青没好气的说:“谁跟你瞎扯,你就是存心想占人家便宜,谁栽在你的手里谁倒八辈子的霉!”

    “那你呢?青妹?”他深情的望着她,故作一脸认真的说:“你就没有爱上我?”

    “去死吧!于无佑!“叶曼青狠狠的踢他一脚。

    于无佑疼的又弯下腰来,女人!还是温柔的好!

    席心低头不语,柔顺的跟着于轩,慢慢的走着,她的大脑还沉浸在那几个字中“缀红楼”“如烟姑娘?”于斯这几日没有回来,难道是去了这个地方?

    她缓缓的走着,突然一头撞到一堵墙,抬起头,看见于轩正无奈的看着自己。

    席心突然开口:“大哥,心儿有事相求,望大哥相助?”

    于轩诧异的望着她,认真的点点头。

    她才缓缓的说道:“你能带我去……缀红楼吗?”席心脸色有些微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于轩诧异的看着低着头的席心,问道:“你知道缀红楼,是什么地方吗?心儿,你别听你二哥乱说,他是在外边胡闹惯了。三弟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别胡思乱想,好吗?”

    席心咬着牙,轻声说:“大哥,你要不帮我,我就自己去。”

    于轩久久的望着他,无奈的叹息一声,说道:“好吧,你去换套衣服,那种地方,一般的女人是进不去的。”

    潇

    第三十四章:美人

    六月初六,月西斜,缀红楼,共谋大事!

    这是席心在西凉国瑞王爷——赫连昭的信上看见的。六月初六,也就是今日,于纪贤和赫连昭在缀红楼见面。

    师父肯定将信件交给皇上,今日,要么帝羽楼,要么皇家御林军,至少有一方会有行动!

    于斯为什么今日,偏偏要去缀红楼?为了那个头牌如烟姑娘?不行!自己要提前去通知他早点离开,这通敌可是死罪!

    “哟!于大人,可是好久不见,今日怎么带个小哥来?”所有青楼的老鸨,脸上都挂着招牌式的微笑。腻腻的在手心,甩也甩不掉。

    缀红楼——善仞城内最繁华的烟花之地,也是最不平凡的烟花之地。因为在这里只接待朝中五品以上的官员,以及一些特殊人士。

    席心什么也不是,还是个女人,所以她要跟着于轩。

    “玉妈妈,可还有上房?”于轩客气的说道。

    玉娘拿眼先瞟了一眼席心,上下打量:“这位小哥,看上去很面生啊?”

    于轩微笑道:“这位是楼公子,其父新到帝都为官,楼公子想来观赏一下帝都的繁华。”

    玉娘笑弯了腰,啧啧道:“原来是楼公子,奴家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不过,于大人,这阁楼都满了,大人要是不介意,只能屈尊在大厅。”

    “这……”于轩有些迟疑,转头看着席心,实在不忍,让她如此抛头露面。

    反而席心一脸坦然,对着玉娘微微一笑,抬手在她手中放下一锭银子,拱手道:“有烦玉妈妈去安排安排。”

    “楼公子,真大方!”玉娘微微一笑:“于大人,楼公子,这边请。”引着二人走进去。

    旁边嬉笑的女子拿眼有意无意的瞟着二人,到处是男人女人欢乐的声音。席心低着头,跟着于轩往前走。

    一青衣小厮突然拦在他们面前,俯身对着于轩说道:“于大人,我家公子有请!”。席心微微一怔,转头看着于轩,于轩朝她微微的点头。

    逛妓院,一个人无趣,人多了才热闹,男人,也是群体动物。

    踏进这间全青楼最好的阁楼,席心才发现:这个位置的确很好!好到整个缀红楼的所有角落都可以看的见。

    连于轩都要坐在大厅,能排上阁楼的主肯定不是凡人。能坐在这间阁楼上的人,那身份更是尊贵不凡!席心抬眼望去,里面居然只坐着四个男人。

    其中一个月白色华服的男子,微笑着起身:“于兄,相约不如偶遇,今日有缘!”

    于轩恭恭敬敬的俯身行礼:“参见二皇子!”

    席心仔细一瞧:此人不正是,那日和师姐吵架的男子?依然穿着飘逸的月白色华服,一尘不染。那张致的艳如桃花的脸,却比女人还要细腻和柔和。

    在席心心中,一直惊讶夫君的俊美,如今见着苍煜皇子,居然与于斯各分秋色,两人站在一起,恐怕就如同照镜子一般。苍云国的男人,表面上简直将柔与美发扬到极致,难怪曾今西凉国入侵中土,强抢美女时,居然很多时候,分不清男女,火大至极!

    “于兄,不必多礼,此番是出来寻乐,自然不必拘礼。”苍煜话对着于轩说,脸却望着席心,玩味的说:“于兄,又有新欢了?”

    于轩脸微微一红,尴尬的说:“这位是楼公子。”

    苍煜微笑着说:“幸会,楼公子!于兄,坐坐!”苍煜对着于轩说话,去一只手却拉着席心,让她坐在自己和于轩的中间。

    桌边已经坐着三个人,均转过头来望着席心。席心的心陡然一惊,实在大出自己所料!

    江湖三大阁主,麒麟阁主、翎凤阁主,白虎阁主,居然齐聚在这里?虽然全部带着面具,她依然能感觉到他们剑一般的眼神,如刺在背。

    这江湖响当当的帮派首领,也没事逛青楼?席心哑然。

    “都是老朋友了,不必拘礼!”苍煜笑着说:“麒麟兄,前番本王与兄合奏的《凤求凰》实在是难忘。不知可否今日再度欣赏一下。”

    坐在对面的麒麟却一声不吭,置若罔闻。直直的双眼盯着苍煜身边的席心,冷冷的开口:“公子姓楼?”

    席心抬眼迅速瞟了一眼麒麟,轻微的点点头。

    麒麟仍不死心,继续问道:“楼公子,令尊大人是?”

    一旁的于轩立即接口道:“是新上任的督察院楼御史!”

    “哦!”麒麟轻微的点头:“楼公子,怎么本阁觉得公子很面熟?”

    席心微微抬起头,望着麒麟,他与她仅有一面之缘,又是在漆黑的夜里。她相信他断然不会认出自己!

    正在踌躇之间,身边的苍煜却开口了:“原来麒麟兄是对他感兴趣,楼公子确实风流婉转,本王也很惊艳。不过,今日可有一个绝色,相信各位不虚此行。”

    大手一挥,只闻见一阵的清香扑面而来,席心微微皱鼻,这是何种香气?彷佛清雅如高山雪莲,又浓郁如暗夜玫瑰?一种她从来没有闻的香味。

    世间大凡香气,均从植物中提取而来,每一株植物都如同人一样,有它不同的特点和味道。十多年来,她在赛医馆内闻遍天下万草千花。可从来没有闻过如此的清香?

    “夜!过来!”苍煜伸出大手,一下搂住来人,声音微颤的说道。

    果真是个绝色!只见他一袭鲜红的长袖华服,越发衬托出如雪肌肤,带着花瓣般的殷红柔嫩。特别是那双明眸如湛蓝的海水一般,泛着蓝色的妖异的光芒。如雪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在微风中轻扬。世间竟有如此的美人!

    他模糊了男女的别,只留下唯美的感觉,分明的轮廓中带着柔的妖媚,特别是眉间那颗殷红的朱砂,仿佛血一样妖媚的绽放着。

    这个男人的出现,令在席的所有男子,均黯然失色!

    他犹如一座雪山,白的柔美,白的巍峨!

    他却又如一朵傲世血莲,妖异的绽放!

    男人如果长的太美,不仅会让男人嫉妒,更会让女人嫉妒。美丽——自古就是女人的代名词,如今用来形容眼前的男子,却远远不够,他简直风华绝代!

    苍煜满意的看着在场所有人的表情,洋洋得意。

    “夜,给本王吹一曲《清月》。”

    这个被唤作夜的男子,拿出一支碧玉长萧,红唇轻触,一曲婉转悠扬的箫声,平地而起,绕着房梁,久久回荡。

    “麒麟,这箫声恐怕也只有你,才能和他一比高下。”苍煜打着拍子,沉迷着这美丽的旋律中。

    “果真绝色。”一直没有开口的白虎阁主狂的大笑:“本阁喜欢!”一双大手抚上男子致的脸庞,带着戏谑,带着暧昧:“要是煜皇子不介意,今夜他就陪本阁主了。”

    男子脸色只是微微一变,身形却纹丝未动。

    席心却暗自叹息,如此超凡脱俗之人,却如何委身青楼?

    “白虎阁主,君子不夺人之美,你怎么能抢煜皇子的人呢?”麒麟冷冷的开口,一丝冷笑。

    苍煜听闻此言却微微一笑,并未在意,转头却望着席心:“何妨?夜……你今夜就伺候白虎阁主,本王今夜想……想和楼公子秉烛夜谈。楼公子,可赏脸?”

    ——————————————————————————————

    亲们,如果合你口,对你的胃,千万要收藏啊!不要手软!

    这是男爵前进的十足的动力啊!

    潇

    第三十五章:苍煜

    苍煜微微的笑着,带着贵气,带着笃定。

    他是当今苍云国皇上最宠爱的皇子,被暗定为继承天下江山的皇子,天下之人,天下之物,没有他想要而得不到的。

    眼前的人,也一样!

    席心端起茶杯的手,停滞在半空中,微微的抬头,那张俊美的脸已经近在咫尺,带着微微的热气,他的鼻尖轻触着她的鼻尖,陶醉的闭眼。

    席心慌乱的站起身来,后退两步,双手一抖,杯中的茶水倾倒下来,浸湿了一身华服。

    这个男人!难道……有断袖之癖?他把自己,真的看成男人!她睁大了双眼,望着他。

    于轩一把接住席心掉下的茶杯,另一只手把她拉到身后,微笑着说:“煜皇子,楼公子初来咋到,别吓着他!”他不露痕迹的挡在席心面前,挡住苍煜凑过来的身体。

    苍煜抽回身体,尴尬的一笑:“于大人对楼公子,可是爱护有加啊,连本王都不能染指吗?”

    于轩灿灿的苦笑,正要开口解释。此时楼下传来一声厉喝声:“所有人都在原地,统统不许动。守住所有出口。”

    一瞬间,原本嘻嘻笑笑、莺莺燕燕的声音,煞那间安静下来,静的能听见微弱的呼吸声。

    所有阁楼上的人全部伸出头来,望着下面大厅之中,齐刷刷的一排皇家御林军,全副武装,威风凛凛的冲了进来。

    “呦!这不是裴将军吗?裴将军几日不见,怎么这么威风凛凛的来我缀红楼!”玉娘连忙上前,招牌似微笑,招牌似的动作,居然没有一丝的慌乱。

    “玉娘!”裴结岭肥胖的身子,一看见玉娘,居然语气温柔的说:“今日……玉娘,今日不同,奉旨搜查!”

    玉娘脸色一变,拉下脸来,转身背对着裴结岭,冷冷说道:“奴家听闻前段时间,将军荣升正三品威武大将军,可喜可贺。这新官上任,第一把火想烧缀红楼。将军也得问问这楼上的各位,有没有意见?”

    谁都知道,能登上这缀红楼阁楼的人,都是什么样的人?楼上、楼下一片鸦雀无声。

    苍煜和于轩已经踱步到窗前,冷冷的看见楼下,全副武装的皇家御林军。

    “看来,你把信送出去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席心猛然转头,看见麒麟不知何时已贴在她的身边,声音低到唯有自己才能听见。

    他居然认出自己?他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睁大眼睛望着他,冰冷的黑金面具没有一丝表情。

    他缓缓的俯下身子,靠近席心的耳边,轻轻的说:“你这样头脑简单的人,还能进帝羽楼,三少夫人,这简直是帝羽楼的……耻辱!”

    阁楼上所有的人正全神贯注的注视着楼下的情形,没有人留意到他对她说的话。

    席心顿时慌乱,他居然知道自己的身份?看穿自己是女扮男装,知道自己是三少夫人,还知道自己是帝羽楼的人?这个男人,他清了自己所有的身份!

    难道……那夜他为什么救自己?他故意让自己拿走秘信?麒麟阁不是和于纪贤是一伙的吗?如果他故意让自己拿走秘信,那只能说明,信是……是假的!可是为什么?就算自己没有看出真假,可是师父绝对不会看不出?

    不然,今夜御林军断然不可能如此,张狂的搜查缀红楼。

    席心故作平静的回望着于斯,一言不发,不否认也不肯定,内心却如波涛汹涌澎湃。

    楼下皇家御林军中,走出一位黑衣男子,身躯修长,黑色的长发微微飞扬着。他冷冷开口:“裴将军,你奉旨搜查谋逆者,你和一个区区青楼老鸨,废什么话?”

    这个人气势不凡,浑身一股凌然的霸气,震的玉娘一时愣住了。

    “是,昊皇子!”裴结岭大手一挥:“奉旨搜查,给我一个个的查!”

    看着持剑而来的皇家御林军,于轩开口道:“二皇子,要不要三位阁主,暂时避开一下?”

    “不用,他们不会搜这里。”麒麟突然冷冷的开口。

    苍煜听闻此言,微笑着转身,望着麒麟,突然脸色一沉,不高兴的说道:“麒麟,你贴小楼那么近干嘛?他以后可是本王的人。”

    小楼?本王的人?席心一口气没有提上来,差点噎死!

    果然,御林军路过此间阁楼,居然没有进入,所有人直逼最东边的一间关闭的厢房而去。

    他们肯定是收到准确的密报,才能如此!

    席心的心提到嗓子眼里,所有的阁楼都已经打开,唯独这间,一直紧闭着。她环顾四周,楼上楼下并没于纪贤和于斯的影子。难道他们在那间阁楼里?

    可是,麒麟刚才如此说话?肯定已经识破自己的身份,得知自己偷得秘信,于纪贤既然和麒麟已经联手,断不可能按时赴约。

    那……里面到底是谁?于斯到底有没有来这里?

    “耶!小楼,你的脸怎么这么苍白,小手怎么这么冰凉?”苍煜突然惊呼,还故作惊讶状席心的额头,又自己的额头,拉着她的小手不放。

    席心脸红的低下头,慌张的后退,挣脱他的大手,躲到于轩的背后。这个变态皇子,自己浑身的**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煜皇子,这小子长的又小又瘦,浑身没二两,手感也不好,一点情趣也没有,那有夜……倾国倾城。”说这话的居然是麒麟阁主,深邃的眼神中带着戏谑的微笑,望着她。

    席心狠狠的盯他一眼,他明知自己是女子,居然这样口无遮拦的数落自己,简直,简直,不可理喻!席心此时一股怒火从心底烧起。

    “嘣——”一声巨响,惊起所有人的注意力,纷纷转头。

    裴结岭居然一脚踹开了紧闭的大门,两扇红雕凤凰飞天、繁花似锦的大门被他踢个支离破碎、一地狼藉。

    “这个莽夫!简直就是败家子,多好的门啊!”苍煜居然一副痛心疾首,咬牙切齿的样子:“回去扣他三个月的俸禄,让他知道什么是勤俭节约?”

    席心简直头都大了,这简直是哪门子的皇子?

    “去你姑***,哪有你这样的嫖客,嫖了还不给银子。”突然一个衣裳凌乱的女子,冲出房门,一头撞到裴结岭的身上,撞的裴将军肥胖的身体一晃一晃的,愣是愣住在原地。

    女子怒骂道:“哎呦,各位评评理,衣冠楚楚的居然是个吃白食的,白食吃到青楼来了?”

    潇

    第三十六章:赫连

    女子脸上抹着厚厚的脂粉,头发凌乱挡住大半个脸,朱钗横斜,一手叉腰、一手翘着个兰花指大大咧咧的,拉扯着裴结岭的衣裳。

    “哎呦,这位大人,可要为奴家做主啊!”说着往裴将军肥胖的身体一钻,估计抹上裴将军一脸的鼻涕口水!

    楼上楼下所有的人都使劲憋着笑,憋得脸色通红,而不敢出声!

    “去去去——”裴将军不耐烦的推开女子,用手使劲的抖抖衣袖。

    玉娘突然上前一把拉住女子:“哎呦,如烟,怎么把你糟蹋成这个样子?快,快回房去。”说着,推着女子急匆匆的走了。

    如烟?那个女子是如烟?席心翘着脖子,使劲朝那个背影望去,她想起于无佑的话,于斯喜欢的如烟姑娘,居然是刚才的女子?

    席心不由得仔细看了女子,身材高大,部高耸,手脚壮,浓妆艳抹……夫君原来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子?

    席心不由自主的低头,上上下下看看自己,纤细的手,纤细的脚,微微隆起的……这也差的也太遥远了。

    男人,娶妻室是一回事,在外风流又是另外一回事,这叫什么?这叫心理补偿。这句话是谁说过的?席心苦笑,突然想起这是师姐蓝灵,曾经这样对自己说过。

    苍煜扭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席心,看见她死死的盯着刚才的女子,从脚到头,又从头到,最后长久的停留在女子高耸的上。轻叹一声才低头看自己。

    眼中带着失望、带着忧伤。这个小楼,简直有趣至极!

    此时,一旁的裴结岭恶心的甩甩女子刚才拉住的衣袖,对着房门口轻笑:“瑞王爷,原来是你啊?”

    赫连——西凉国皇族独有的姓氏。当今天下大陆三足鼎力,苍云国偏隅南疆,国土面积小而人口多;西凉国独霸北域,国土面积广而人口稀少;雪域国建于两国交界的雪域山上,是一个神秘的国家。其中西凉国是最强盛勇猛的国家。

    凡是西凉国的王公贵族、使臣将军,来到苍云国,必将受到苍云国最高礼节对待,视同天子!

    没有办法,弱者就得向强者低头。

    但是,有一人,苍云国对他熟视无睹,那就是西凉国瑞王爷——赫连昭。一年前,赫连昭谋逆,被下旨诛杀,他率军逃到苍云国。

    四个月后,西凉国国内再次爆发叛乱,摄政王赫连昀谋杀亲哥哥赫连弘,登上帝位。

    对于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兄弟瑞王爷——赫连昭,新登基的皇帝赫连昀,他的态度出奇的奇怪,他执掌天下后撤销了赫连昭谋逆的罪名,未派兵追捕。但同时也撤销了赫连昭所有的封号,不允许他再次踏入西凉国。

    所以苍云国也不知道用何种方式对待赫连昭?

    留之,恐怕是奸细;杀之,又恐给西凉国一个进攻的借口。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赫连昭虽然谋逆失败,他暗藏的实力不容小窥。

    今日,终于抓到赫连昭的把柄,苍擎渊马上派出皇家御林军,此番就算不囚禁赫连昭,也有借口将其驱逐出境,他这个皇上,才能坐的心安。

    “裴将军,如此兴师动众的前来,莫不是来逮捕本王?”赫连昭慢悠悠的站起来,一步步逼近裴结岭。

    “瑞王爷,不好好待在驿馆,出来闲逛?”裴结岭满脸的肥,挤在一起,堆砌一个笑容。

    “废话,这逛青楼还要给裴将军,打招呼吗?”赫连昭态度很倨傲。

    裴结岭一时语塞,顿时怔在那里,因为他陡然看见房间内除了赫连昭,再无一个人,难道密报有误?

    此时,一个洪大的声音响起:“王爷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得上报朝廷备案,王爷……有意见吗?”苍昊一身黑袍,出现在赫连昭的面前,冷冷的开口。

    “是你!”赫连昭一见来人,顿时惊讶出声。

    “赫连昭,好久不见!看来今日你得跟我走了。”苍昊邪魅的笑着,看着赫连昭,眼神中的恨意十分的明显和浓重。

    赫连昭收敛脸上的惊讶,转而得意洋洋的说。“苍昊!我并没有犯什么大罪,你们苍云国没有权力逮捕我,你想公报私仇,恐怕是白日做梦。”

    “哈哈哈——”苍昊仰头大笑,大步跨到赫连昭的面前,直逼着赫连昭的面,笑道:“赫连昭,你老了,你不服还不行!你怎么不去西郊万隆庄看看,你心打造的兵器,恐怕现在正躺着晒太阳。”

    赫连昭一言不发,脸上再无笑意,冷冷望着苍昊。

    苍昊继续说道:“司徒将军恐怕已经在围攻你的暗卫,不出半个时辰,你就能看见,那帮出生入死的兄弟。哦!还忘记了,你新调过来的那批军队,此时恐怕在水生火热之中。”

    “你——苍昊!”赫连昭此时,脸色大变。

    苍昊脸上的笑越来越深:“别急,赫连昭,你走私官盐、囤积黄金,买通官吏、结党朋私的罪证都在我手里,这次足够让你千刀万剐!”

    赫连昭的脸色彻底的苍白,没有想到短短几日,他的老巢和老底都被掀出来。如此迅速的方式,从来没有遇见过。

    也只有眼前这个男人,才有如此迅速的办事风格,赫连昭一时悔恨,当初,真不该一时心软,放过苍昊,如今,却是放虎归山,伤到自己!

    赫连昭强忍慌乱,故作镇定的说:“就算如此,你们也杀不了我。杀了我,你以为西凉国就不会发兵讨伐吗?”

    苍昊摇着头轻轻的笑,蔑视的笑着:“赫连昭,我说你老了,你还不承认?你以为你的亲哥哥赫连昀,真的很在乎你吗?你忘记了吗?你在西凉国所做的一切?你以为他还会派兵来为你报仇?那他……就不是男人!”

    “苍昊,在西凉国,关于你的妻子,和你的孩子,我……”

    “住口!赫连昭,你不配提他们!“苍昊脸色瞬间大变,愤怒爬上他俊美的容颜,此时他犹如从地狱而来的恶魔,散发着冷的气息:“我说过,赫连昭!这笔账我迟早会跟你算清楚!现在就是我跟你清算的时候。”

    潇

    第三十七章:男子

    此时的苍昊脸上霾无比,中怒火横生。赫连昭,你杀我妻,灭我子,此等血海深仇,恨不得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赫连昭凄惨一笑:“苍昊,我还是要对你说,这件事情,不是我的责任。你应该去问我的哥哥。”

    苍昊冷冷说道:“你连你自己的亲哥哥都要陷害,我还能相信你?你放心,你十七年来,在西凉国做的一切,我都已经修书一封,送到他的手上了。此时,恐怕他已经在咬牙切齿,想杀你!”

    “你——苍昊——”赫连昭彻底的软下来,手无力的指着苍昊!

    “放心,赫连昭,死对于你来说,还太便宜了!来人!带走!”苍昊大声一吼,所有人全部围住赫连昭,水泄不通,本以为一场恶斗。

    岂料,赫连昭居然毫无反抗,轻松一笑,伸出双手任由裴结岭束缚上自己,他冷冷的笑道:“苍昊,这世界上没有做的完美的事情。”

    苍昊冷冷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所有御林军撤出缀红楼,过了很久,嘈杂声才再次响起……

    “麒麟,这就是你带我来看的好戏?”苍煜回身坐下来,不满意的说道。

    麒麟阁主站在门口也一言不发,望着门外……

    “挺好看的,一出皇子复仇记!很有看点!”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翎凤阁主突然说道。

    “呵呵!好看!好看!”苍煜苦笑一下:“打扰本皇子的雅兴,来,继续!小楼,过来……”他突然转头对着席心微笑,向席心伸出那双修长的手臂。

    “比我预料的还彩!”麒麟突然冷冷的开口:“戏演完了,我也该走了!”

    他突然大手一楼,搂住还在发愣的席心,霍然飞出窗外,越过缀红楼高高的院墙,只留下回荡的声音:“她!我先带走了!”

    于轩和苍煜连忙起身追到窗口,却看不见一丝人影。这小子,跑的太快了!

    苍煜再次苦笑,转头对着于轩说道:“于大人,看来你的新欢,很讨人喜欢,连冷血的麒麟都对他感兴趣!这家伙,比我的手脚还快!”

    于轩望着窗外,神情忧虑!

    “夜,跟我走,今晚陪本王!”苍煜转身无奈的说。

    “等等!”白虎阁主伸手一拦:“二皇子,你不说让夜……今夜陪我吗?怎么反悔了?”

    “我说过吗?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怎么不记得了。”苍煜一脸打死也赖皮的样子:“白虎,你肯定也是老了,眼睛不好使不说,耳朵也不好使了。夜,跟本王走!”

    说着大摇大摆的走出房门,留下白虎阁主目瞪口呆、一脸茫然,久久的才开口道:“这天下要是让他得了,这“君无戏言”四个字,恐怕就改成“君常戏言”了。”

    难怪于纪贤要辅佐苍煜,这逛青楼,养男宠,耍赖皮……门门通。

    麒麟轻搂着席心,跃到缀红楼的后门,飞身跃到屋顶之上。一个回身,顺势将她紧紧的,压在身边。一只手捂住她的嘴,黑金麒麟面具里,那双深邃的眼睛深深的望着她。

    “你乖乖的,不许出声!”麒麟看见席心点头眨眼,才将手拿开。

    席心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恼怒的拿眼瞪着他,将身体往旁边挪动,避开他暧昧的接触。

    皇家御林军已经从缀红楼撤走,后院门前静悄悄,连一只苍蝇都没有飞过。席心转头疑惑的望着麒麟,看见他全神贯注、死死的盯着后院紧闭的大门。

    阳光照在他的黑金麒麟面具上,褶褶生光,一时间,席心竟然有些恍惚,他的侧面竟然如此的,迷人!没有罩住的脸颊,线条分明,轮廓清晰,长长的脖颈上,一清晰的经脉在微弱的跳动,她竟然有一种想靠过去的冲动。

    急忙压下心中的慌乱,席心轻咳一声,自己刚才怎么了?像花痴一样看着一个男人?

    “怎么了?”麒麟疑惑的转头,望着席心。

    席心脸色微红,眼神有些闪烁的,扭头躲开他的目光。

    “三少夫人,你一个女子,怎么出现在青楼?不是又打探什么秘密吧?”麒麟眼看着前方,淡淡的开口。

    席心没有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犹豫一下,开口道:“我是来找我的夫君的。”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这样一个男人,说实话。

    也许,是因为,只有他才知道,自己所有的身份,敞开的心,反而没有顾及。

    “哦!”麒麟嘴角扬起轻笑,故作明白的点点头:“那……找到了吗?”

    “没有!”席心摇摇头,迟疑一下才开口:“不过看见……那个传说中的……如烟姑娘了。”

    “如烟?”麒麟微微皱眉,斜眼轻瞟了一眼席心,说道:“刚才那个……如烟!”他突然轻笑出声:“是不是,你夫君的相好?”

    他微微的凑过身来,嘴唇彷佛无意的,轻轻的划过席心的脸颊,唇轻触在着耳垂,他微微沙哑的说:“她……可没你……有味道。”

    席心尴尬的一怔,微微的将身子挪了挪,强压下心中一丝慌乱,淡淡的说:“你带我来这,到底看……什么?”

    “看如烟姑娘啊!”麒麟邪魅的笑,看着席心,半开玩笑的说道。

    这时,后院小巷缓缓来一辆马车,马车上坐着一个劲装青衣男子。与此同时,后院的大门被推开一条小缝,一个脑袋探出来,左右查看。

    门被推开一扇,走出刚才探出头的小斯,点头哈腰的站着。接着又走出一个身着布麻衣,身材修长的男子。

    席心仔细一看,虽然衣着简陋,却无法掩盖男子高贵的气质、俊美的容颜。这张如此俊美的脸竟然有些熟悉?彷佛在哪里见过?

    “四皇子!”马车上的青衣男子俯身道。

    布衣男子居然是四皇子——苍傲,席心十分震惊!可是刚才在缀红楼中,并没有看见苍傲的身影?他如何出现在这里?如此之远,席心彷佛也能感受到,他身上一股浓烈的愤怒!

    “赏!”登上马车前,苍傲甩下一个字。

    “是!”马车上的青衣男子走到小厮面前,掏出一锭金子,扔到小厮的手里。小厮眉开眼笑,俯身答谢,身体已经弯成一个圆形。青衣男子轻笑一声,突然抽出长剑,只见亮光一闪。

    小厮的头一下子就歪倒一边,脱离了身体,笑容却还凝固在脸上。

    好快的剑法!人已死,血未流!

    潇

    第三十八章:地

    马车扬长而去,席心心里疑团重重,看来只有问身边的麒麟,才能解开自己想不通的问题,可是,麒麟为什么带自己来这里,看这么一出?

    突然,一道灵光从脑海中闪过,刚才的四皇子如此的面熟,那背影、那眼神,居然和……如烟一模一样?难道……席心十分不解:堂堂一个皇子,居然在青楼男扮女装?

    “看明白了?那个就是假扮的如烟姑娘!”麒麟突然开口。

    “我看出来了,可是苍傲为何没杀玉娘?”席心说出心中的最后一个疑问。

    席心想明白的是:肯定是四皇子苍傲和赫连昭,在缀红楼会面。却被御林军堵在门口,赫连昭犯的是谋朝篡位之罪,苍傲为脱身,男扮女装混淆耳目。

    苍云国的皇子本来个个柔俊美,扮起女装来,丝毫不逊于任何一个货真价实的女子。席心不由得苦笑,苍傲扮的如烟,居然连自己都觉得自愧不如,这什么世风?

    为了遮丑,苍傲杀掉知情的小厮,这的确是他的风格!可是玉娘唤苍傲作“如烟”,那么玉娘肯定第一时间就已经认出苍傲,苍傲却没有杀玉娘?

    “因为,她是他的娘,这个缀红楼暗地里,是为四皇子收集密报之地。”麒麟起身,冷冷的说道。

    “赫连昭本是和于纪贤合谋,为何今日,却是与苍傲见面?”这是席心一直想不通的问题。

    麒麟转过身来,望着席心,却没有回答席心的问题,他微微一笑问道:“你真的是帝羽楼的人吗?”

    席心一愣,有些茫然,他为何要问自己这个问题?他不是早知道自己的身份吗?

    麒麟见席心愣在那里,低头苦笑一声,彷佛是在自己叹息:“你真不明白,你为何为他卖命?”

    “这是我的事情,跟阁主没有关系!”席心冷冷的说道。心中有一丝气结,眼前男子的语,十分的暧昧,摆出一副好像跟自己很熟的样子。这样的男人,很危险!

    麒麟轻蔑一笑:“你以为……我说过,像你这样头脑简单的女人,帝羽楼王用你……简直就是他一生的败笔。想知道吗?跟我来。”说完,他运气飞身而去。

    受他奚落,看他得意洋洋的样子,席心心有不甘,咬牙沉思片刻,最终下定决定追麒麟而去。

    麒麟在前面不远不近,席心在后面不疾不徐跟着,席心心下微微暗惊:此人武功功力之深厚,恐怕能与之抗衡的——唯有师父。

    足足半个时辰,席心已经被麒麟带得,分不清方位。他才缓缓收起脚力,身体徐徐下降。

    抬眼四望,席心怒从心生,他居然带她来到乱坟岗!

    乱坟岗,是京都善仞城,最西边的一处荒凉之地,这里人迹罕至。历年以来,凡是被处于死刑的囚犯,或者无人认领的尸体,全部被一张破席,裹着扔到这里。

    这里简直就是风阵阵,人间地狱。没有人愿意到这里来,除了——乌鸦,他们盘旋在上空,密密麻麻,发出凄惨而沙哑的叫声。

    麒麟黑色的身影矗立在这森之地,却是如此的和谐,身边正在进食腐的乌鸦,居然没有惊飞,反而在他身边徘徊。

    难道,他想在这里杀了自己,弃尸荒野?席心为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而可笑,堂堂麒麟阁主,想杀自己简直易如反掌。何必费尽力气,跑到这荒郊野外?

    “你想看看,我的帝国吗?”麒麟突然转头,邪魅的对上席心的双眼。

    麒麟阁?他的麒麟阁,当今天下五大隐秘阁楼之一的——麒麟阁。难道建立在这白骨森森之上?这简直不可思议。

    麒麟旋风般到达席心的身边,伸手一指。席心眼前瞬间漆黑,但是意识十分清晰,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彷佛要漂浮在半空中一样,缓缓向前。

    “到了——”眼前一亮,抬眼一望,席心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麒麟阁,简直太不可思议!

    这里简直就是——另一个皇,地底皇。

    席心从来没有想过,麒麟阁会建立在七尺地下,师父苦苦追查十多年,从来没有想过尸横遍野的乱坟岗下,有如此富丽堂皇的一座殿。

    雕栏画栋,飞檐碧瓦,盘龙金丝楠木柱,笔直向上,望不见顶。汉白玉的石阶、宽广无边的广场,这一切简直就是个神话!

    如此的奢华、如此的耗费,如此的巧夺天工!

    席心抬头,看见殿顶部,旁侧,均用的是西海夜明珠,难怪,在这里黑夜也等于白天。这一颗夜明珠,已经无可估价,在这里多的就如天上的星星。

    “七年前,樊城首富石程一夜之间,全府一千二百二十二人,全部毙命,石府被大火烧的干干净净。原来他们家的夜明珠,都跑阁主这来了。”席心嘲弄的笑道:“阁主,就不怕,每一颗珠子里,都有一双复仇的眼睛,在盯着你吗?”

    麒麟苦笑,没有作声,这个女子,有时候伶牙俐齿起来,简直招架不住!

    宽阔的广场上如潮水一般,蜂拥而至,一群身着黑衣的人。他们全都带着黑衣面罩、身配黑色弯刀。黑压压一片,从首望不见尾。

    整整齐齐,完全就是一直训练有素的军队!

    “参见阁主——”齐刷刷参拜,吼声如潮涌,瞬间淹没了席心,震的耳膜嗡嗡作响,声音从地底直冲而上,震飞了滞留在地面的飞鸟。

    他居然有如此庞大的“麒麟军”!传闻麒麟阁的人都是从地底来的恶魔,果然不假!如今自己却面对一群恶魔,还有这个恶魔的首领!

    麒麟,他到底想干什么?想让自己欣赏一下他的帝国?满足一下男人至高无上的虚荣?席心茫然了,但是她却清晰的认识到,帝羽楼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

    虽然现在矛盾没有激化,但是迟早,这最终的对决,迟早会来临。

    麒麟满意的看见她的震惊,这就是他的目的!

    “席心——”麒麟郑重的的低唤,连名带姓:“比起帝羽楼,如何?”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君夺臣妻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