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永恒的静寂 5

2018-02-07 13:44:01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go-->


    正文 六章 三节 追凶

    apple一直在叫,不时用手指这个,指那个,悦雅舀了一勺**蛋,喂给他吃,他一边吃,一边笑。

    悦雅轻声道:“apple,吃饭的时候不要笑,也不要说话。”apple从采乐怀里扑到她怀里,拼命把自己脸贴到悦雅的脸上,悦雅让他亲了一会儿,然后把他抱给采乐,自己开始慢慢吃饭。

    apple乖乖的躺在采乐怀里,撅着嘴,自己和自己的影子玩,待悦雅说完饭,他立刻伸手要悦雅抱,悦雅把他抱了起来,似乎想到花园里,采乐叫住了她,“悦雅,下雨了,别出去了。”

    悦雅犹豫着,采乐站了起来,“我去拿伞。”

    雨下得很密,jessica帮王太太收拾东西,陪她坐在客厅里,读报纸给她听,王太太一边织着毛衣,一边向外张望,隐隐传来apple的笑声,王太太笑道:“apple一定又在玩水了。”

    jessica放下报纸,有点儿不耐烦,“mummy,下这么大的雨,他们都不进来?”

    王太太挽了挽线,“还早,apple一玩起来,就要尽兴,除非是太太不陪他玩。”

    jessica又举起报纸,等了很久,王太太突然放下袋子,“他们回来了。”

    果然,采乐一手抱着apple,一手揽着悦雅的腰走了进来,他们三个人浑身都是湿的,apple回到屋里,立即伸手要悦雅抱,悦雅抱了抱他,就交给王太太,让王太太带他去洗澡,apple很不情愿的去了。

    不一会儿,就听见他在浴室里咯咯的笑声和王太太的软语。采乐对jessica笑了笑,携着悦雅的手上了楼。

    jessica一个人留在客厅,她百无聊赖中,开始看客厅里的像框,相片儿很美,分辩率也很高,色彩和光的采用,似乎不是用数码相机照出来的,jessica看着采乐在相片儿上愉快的笑,不由也高兴起来,在众多的相片儿中,她看到一张熟悉的脸,那是一张年青的,洋溢着生活热情的脸。

    jessica拿起相框,是谁呢?她仔细的回想着,这张脸真的很熟,却不是自己熟悉的人,jessica认真的回想着,apple的声音很大,似乎他又在玩水了,浴室里传来刺耳的声音,似乎是玻璃破裂的声音,在声音中,jessica心中灵光一闪,她想起了辣手那件案子,这个女子,似乎是受害人之一,怪不得这么眼熟,可是她怎么会和采乐在一起呢?

    jessica有些疑惑,她听见楼梯响,采乐走了下来,一举一动仍然优雅,带着让jessica陶醉的气质,采乐没有看见她,直接走进了浴室,不一会儿,他抱着apple走了出来。

    apple满面红光,高兴得不得了,抱着采乐的脖子,不知在说什么,采乐抱着他,很快就回到楼上,不一会儿,王太太也走了出来,她收拾了东西,便带着jessica回家去了。

    路上很安静,出租车司机放着收音机,收音机里飘出的是甲壳虫乐队的老歌,王太太似乎很累,*在座位上一言不发,jessica想了很久,才问她,“mummy,我看见宁先生有一张相片,上面有很多名流,其中有被辣手杀掉的……。”

    王太太转过头,“她和宁先生是大学同学,她死后,宁先生去参加过她的葬礼。”

    jessica心头一阵释然,随后她又问道:“mummy,宁先生是不是对除他太太外的其他女人都不感兴趣。”

    王太太想了想,“似乎是,我觉得宁先生不太喜欢想勾引他的女人,有一次,我看见他在花园里和一个女人说话,就是保险公司的jenny,当时宁先生的脸色很可怕,我从来没有见过宁先生用那么可怕的眼神看一个人,后来听邻居说,jenny似乎想勾引宁先生。”

    jessica迅速想了想,“jenny是哪家保险公司的?”

    王太太道:“这我可不知道了,自从那次之后,宁先生再也不允许jenny进屋了,后来也没见过jenny。”

    jessica深思起来,她想到采乐修长的手臂,那纤弱的手臂真能杀死人吗?jessica自嘲的笑了笑,她转过头,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王太太又想起什么似的,“好像那个jenny也死了,听说是和男朋友一块儿殉情,不过那男孩子没死。”

    jessica迟疑的转过头,王太太淡淡道:“我在报纸上看到的,jenny的男朋友是剑桥的学生,和她一样,是个台湾人,似乎他的家里不同意他和jenny结婚,两个人又爱得苦,所以就做了傻事。”

    jessica装做不在意的问道:“宁先生知道这件事吗?”

    王太太道:“那我就不知道了。”

    从保险公司出来,jessica觉得浑身就像浸在冰水里,jenny的男朋友,竟然是宁采乐,她的耳边仍然响着保险公司主管的声音,“她男朋友对她不好,jenny经常在办公室里哭,听说他男朋友是有太太的,我们都劝过jenny,可是她却不听,我们从来没有见过jenny和那男孩一块儿出现,在jenny死前,有一段时间,她很高兴,说那男孩改变的心意,想和她结婚了。可是没多长时间,我们就得到了jenny的死讯,可能是那男孩又改变了心意,jenny受不了打击,所以自杀了。”难道jenny真的是自杀吗?

    第一次说谎,jessica庆幸自己没有被识破,她拿着从鉴证科拿到的报告,在餐厅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jenny的死似乎很正常,溺死的症状很明显,可是真的没有什么疑点吗?为什么jenny会突然死亡?而且她死的时间,和采乐在花园里与她发生争执的时间,相隔不过两个星期,也是那两个星期,jenny的同事觉得她神异常兴奋,随后她就自杀了。

    jessica仔细的研究着手上薄薄的几张鉴证报告,真的没有一点儿破绽。她的死,表面上看上去非常正常,正常得让jessica觉得恐惧,jessica正想得出神,被突然响起的电话吓得手一抖,电话差点儿掉到地上,竟然是jenny的同事,他说他想起jenny死后曾经订过一张机票,还把旅行社的电话给了她。

    jessica拔过去,竟然是雅乐集团下属的一家大型旅行社,他们果然有jenny的订票记录,不过她只订了一张到悉尼的单程机票,电脑的记录很详细,jenny的种种要求都列得很详细,她要了一张商务舱的*窗机位,不在吸烟区。jessica觉得这份记录很突兀,为什么会在雅乐集团的旅行社订机票呢?这家旅行社只针对上流社会的消费者,jenny的收入,绝对不能保障她有足够的经济来完成这次单程的旅行。除非是一个非常有经济实力的男人在背后支持她,这个男人——就是她的情人。

    没想到这么顺利,jessica很容易就进了英格兰场的网络,调到辣手系列案的仔细报告,据记录,辣手第一次做案的手法就很成熟,那个凶手用一把餐刀,切开了受害者的动脉,那时,他显然没想过要折磨那个可怜的雏妓,所以很利落的就杀了她,这次犯罪后,不到一个月,他又做了第一次案.

    这一次,是一个学校的学生,她死的,就比第一个受害者要痛苦,凶手仍然采用了第一次犯案的手法,割断她的动脉,让她活活的流血致死,发现她的尸体时,她的尸体干瘪得像脱水的豌豆,身体上所以大的动脉都被割断了,只有颈大动脉完好无损,jessica一桩桩的翻看辣手的案件,每一桩,都让她不寒而栗.

    等她看完所有的档案,天已经完全黑了,jessica关上电脑,走出警局,秋风带来了秋雨,气温渐渐降了下来,jessica心里有一种朦胧的恐惧,难道那个可爱的男子真的是凶手?

    有一张熟悉的车停在电影院外面,jessica睁大眼睛,是采乐那张香槟色的蓝博基尼,jessica看见采乐陪着一个银发的犹太人从电影院旁的咖啡厅走出来.

    jessica一眼认出那个犹太人是英国最大的橡胶商——奎恩基利,他的企业,垄断了东南亚与英国之间的橡胶交易,他和采乐谈得很愉快,不时用力握着采乐的手,他们站在咖啡厅门口谈了一会儿,奎恩基利的司机把他的车开了过来,采乐和他告别,又转身回了咖啡厅,但很快走了出来,手里拿了一个棕色的牛皮纸袋。

    jessica在心里猜测那个鼓鼓的袋子里,装了什么东西?是注器,还是手术刀?采乐走到自己的车边,才发现jessica暗红色的头发,他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jess,这么晚,怎么还没回家?你妈妈要担心了。”

    jessica心里暗暗戒备着,“宁先生,真巧,我约了同事看电影。”

    采乐抬腕看了看表,“那他一定迟到了。待会儿我见到王太太,帮你向她说一声,王太太可不放心你现在还在街上。”

    jessica笑了笑,她觉得自己脸上的肌都是僵硬的,采乐也发现了,“jess,你是不是冷?要不你穿我的外衣吧。”

    采乐脱下自己的外衣,递给jessica,然后打开车门,正要上车,jessica叫住了他,“宁先生……。”

    采乐回过身,jessica看着他英俊的脸,那张脸上有她熟悉的,礼貌的微笑,这样阳光的男子,会做出那些恐惧的事吗?jessica在心里问自己,“宁先生,我看我的同事也不会来了,你能不能送我回家。”

    采乐似乎有丝犹豫,但他仍然点了点头。

    车里放着悠雅而凄怆的音乐,jessica听出那里中国著名的乐曲——《梁祝》,采乐的车,开得很快,窗边的风景就像闪电一样倒退而去,jessica觉得自己似乎坐在时光穿梭机上,正在返回过去。

    等红灯时,采乐突然一打方向盘,jessica的心立即提了起来,可车只是开到了街边,采乐抓起车上的电话,拔打了一个号码,没想到接电话竟然是apple,呀呀学语的apple,不知在说什么,只听见他叽叽呱呱的说个不停。

    采乐好耐心的听了很久,“apple,daddy知道了,mummy在吗?”

    apple又说了一句什么,等了很久,才听见悦雅的接听电话,“采乐。”

    采乐用中文快速的和她说着什么,中文程度只够问好和说再见的jessica本无法听懂,幸好电话并不长,采乐很快就挂了。他起动了车子,倒到主车道上,jessica突然对他说:“宁先生,你还记得保险公司的jenny吗?”

    采乐想都没想,“记得,她开始是悦雅的保险经纪,后来想到我的公司任职,我还在考虑,她就自杀了。”

    jessica假装随意道:“她是怎么死的?”

    采乐停下红灯,看了jesscia一眼,“具体的我也我不知道,只是有一天早上,警察打电话给我,说jenny出事了,她的电话通讯本里有我的电话,要我到警局协助调查,可是那天早上,女王要接见我,所以警察到我家里来的。他们大致说了说jenny的死,可惜了,做事那么拼命的一个女孩,真少见。”

    绿灯亮了,车子飙了出去,jessica继续问道:“我听mummy说,她很喜欢你。”

    采乐讽刺的笑了笑,“我知道,她对我表白过,可是她又放不下青梅竹马的男朋友。”

    jessica神经紧张起来,“她男朋友?”

    采乐把车开进自己家的庭院,“是啊!我见过,一个很幼稚的年轻人,一口台湾腔,满脑子都是幻想。”

    jessiny的男朋友!

    “是啊!我们认识这个男孩,不过他已经回台湾去了。”

    jessica追问道:“你有他在台湾的电话吗?”

    带有意大利口音的房东太太想了想,“有一个电话号码,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jessica满怀希望道:“没关系,我试试。”

    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一个苍老的男声在电话那边响起,jessica好容易才听懂了他的英语,原来jenny真有男朋友,而且和她一同殉情,但是没死,安眠药对大脑造成了永久的伤害,他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在乎,目前,他生活在康复中心,在冥冥中,寻找着jenny。打完电话,jessica莫明的轻松,不是他,真的不是他。

    远远看见jessica桔红色的风衣一闪,王太太正要唤她,她已经消失在礁石后面,王太太坐了下来,一边喂apple喝水,一边对悦雅道:“jessica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

    悦雅微一笑,她抱着apple,天真热,想不到前两天下雨,冷得不得了,现在却这么热,悦雅扶着apple胖胖的的手臂,轻声和他说话,apple笑得很甜,他明媚的笑容,像足了采乐。

    远远的听见采乐的声音,悦雅转过头,采乐舞蹈般的走了过来,手里拿着apple爱吃的果冻,apple一看见他的手,便叫了起来,采乐把果冻递给王太太,请她喂apple,然后坐在悦雅身边,和悦雅一同逗apple。

    过了很久,apple玩累了,在悦雅怀里睡着了,王太太才想起很久都没看见jessica了,她正要去找她,却看见一群人飞快的向一个地方跑去。

    浑身是水的jessica安静的躺在人群中,她的脸上还挂着一丝温馨的笑,那个笑容是王太太见过最美的笑容,从此,jessica再也不能对她绽放更美的笑容了。王太太歇斯底里的跪在jessica身边,放声大哭,采乐站在她身后,轻声安慰她,可他那双机智的、清澈透明的双眸中,看不出一丝同情,偶尔,他会轻轻的瞟一眼jessica年轻的尸体,她将是他此生最后一个杀死的女人!

    正文 七章 一节 归帆

    乐音重又响起,余梦杨独自一人坐在暗处看着远处那个瘸腿的男子,这个男子到滨海

    已经两年了,不知他什么时候才会走呢?

    这两年里,他和他交过几次手,可是都以失败告终,这个男子真不愧是金三角的权力巨头,余梦杨喝了口酒。

    苏浚无声的坐在他对面,“梦杨,国际刑警又发电传过来,要我们密切注意龙皓。昨天宁国强打电话给我,问滨城花园是由谁投资的,他是不是已经怀疑我们了。”

    余梦杨摇了摇头,“他不是怀疑我们,是怀疑宁采乐。他渐渐发现了,滨海的一脉经济掌握在自己儿子手里。”

    苏俊不解道:“梦杨,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这么怕宁采乐。那个小子,看上去就像一个心无城府的少年,四年前,你竟然为了他放弃了康悦雅,四年来,我一直都不明白。”

    余梦杨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你真的不明白吗?一个回国才两年的海归,竟然掌握了滨海市的经济一脉,他没有借助任何人的力量,你再好好的想一想,什么人才能做到?”

    苏浚沉思着,“说不定是宁国强在帮助他。”

    余梦杨轻蔑的笑了,“宁国强,如果采乐借助他,永远不会成功,宁国强是那种即使家里揭不开锅,也会把最后一块钱交党费的人。宁采乐完全*自己掌握了滨海市的经济,我不知道他的势力在滨海已经渗透到什么程度,但是单从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击败韩书拿到国贸的项目来看,我们已经无法击退他的进攻。”

    苏浚脸色微变,“按你的说法,采乐现在已经成为滨海市第四大权力。”

    余梦杨点了点头,叹息道:“我们发现得太晚了。当他自己注册公司时,我就应该警觉,可是他的外表欺骗了我们,谁会想到那样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竟然如此的深谋远虑,潜移默化中,只用了两年时间就能与我们分庭抗礼,当我察觉时,一切都不能挽回了。”

    苏浚喝了口酒,“梦杨,我们现在怎么办?”

    余梦杨冷的笑了,“只有忍耐了。宁国强、林向南是一股势力,我们是一股势力,龙皓是一股势力,采乐是另一股势力,现在,这四股势力在滨海已经成为四足鼎立的局势,只要等,等到平衡被打破的时候,我们才能知道最后的胜利是属于谁的。”

    苏浚道:“我觉得我们和宁国强、林向南是同一股势力,代表着滨海的权力机构。”

    余梦杨摇了摇头,“你不明白,我们永远不会和宁国强、林向南在一个集团,从一开始,我们就和他们有本质的区别,我们不会*近他们,他们也不会容纳我们。如果说到权力,我们有我们的权力,龙皓与宁采乐都有自己的权力,你没发现吗?滨海这两年走私越来越猖獗,幕后的黑手就是宁采乐,daddy昨天打电话给我,采乐的雅乐集团已经在华尔街上市,他名下的资产超过二十亿,一个只有二十八岁的年轻人,短短时间就成为世界顶级的富豪,他用的是什么手段,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听说,英国警方从他到英国开始就监控他,希望得到他犯罪的证据,可是徒劳无功,甚至他们派到他身边的一个警察卧底也不明不白的掉进海里死了,讽刺的是,英国女王还接见了他,多可笑的逻辑。而龙皓,我不说你也清楚,自他到了滨海,国际刑警的电传还少吗?平均一天要收两三封,滨海的犯罪活动,全都是他在幕后控,不仅中国的黑社会,连日本、韩国、香港、台湾、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等国家的黑社会都受他的控制,在他面前,我们就像一群小蚂蚁,他伸出一个手指就能让我们死。”

    苏浚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余梦杨接着道:“你不是问我两年前为什么让宁采乐抢走悦雅吗?”

    苏浚凝神看着他消瘦的脸庞,余梦杨压低了声音,“如果我不放手,他会杀了悦雅,就像他杀了林俊一样。”

    苏浚神色大变,“林俊是他杀的?”

    余梦杨点了点头,“我告诉过你,他爱着林俊,可是林俊却爱上了悦雅,如果我猜得不错,他首先是想杀悦雅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动手,到林俊决定和悦雅结婚时,他终于忍不住了,他原想三个人一块儿死,可是林俊临死前救了悦雅,所以他留了下来,决定把悦雅也杀掉,我最后一次见到悦雅在医院里,她变傻了,我和她说话,她理都不理,然后采乐来了,看见我,他的脸上浮起了冷笑,那笑容,让我从心底里冒冷气,多么的可怕的笑容,也许只有魔鬼才能有那样的笑容。”

    说着,余梦杨不自禁的打个了冷颤,苏浚看着他恐惧的神情,“别想了,宁采乐走了,他到英国去了,就让英国佬去忍受他。”

    余梦杨侧头看了看苏浚,“苏检,我看龙皓很快也会离开滨海,我们还是想办法不要和他产生正面冲突。”

    苏浚道:“是,按时间规律,他很快就会像以前那样到泰国住一、两个月,我们也可以喘口气。”

    余梦杨淡然一笑,“你看他的气势,像不像一个君王?”

    苏浚喝了口酒,“梦杨……。”

    余梦杨笑容慢慢化成了菊花,“我开个玩笑。”

    廖启刚突然跑了过来,低声对余梦杨道:“余市长,采乐回来了。”

    余梦杨惊诧的抬起头,他紧张的盯着廖启刚,廖启刚满面的喜色,“采薇刚接的电话,他们已经到北京了,明天就会到滨海。”

    余梦杨有些发愣,“他们?他们是谁?”

    廖启刚道:“采乐和他的妻子和儿子。”

    余梦杨满面惊痛,一字一顿道:“他的妻子和儿子?”

    廖启刚非常的兴奋,“就是康悦雅,他们已经结婚三年了,已经有一个儿子,名字很可爱,叫apple。”

    余梦杨猛的低下头,苏浚含笑道:“小廖,余市长知道了。你爸爸知道了吗?”

    廖启刚道:“爸爸已经知道了,采乐说想见见余市长,所以我就赶过来告诉余市长。”

    苏浚惊讶道:“采乐想见余市长?说原因了吗?”

    廖启刚道:“也没说什么原因,只是采乐说他的公司要在美国上市了,听说余市长的父母在美国也是商界的,也许想打听一下美国商界的具体运作。”

    余梦杨冷冷的笑了,“他的手可真长,又伸到美国去了。”

    廖启刚没有注意他的语气,笑道:“余市长,明天……。”

    余梦杨抬起头,“启刚,你回去吧,明天我会去见采乐的。”

    廖启刚快步走了,苏浚看着他的背影,“一个麻烦走了,另一个麻烦回来了。”

    余梦杨道:“不对,是一个麻烦走了,另一个麻烦也要走了。”

    苏浚不解的看着余梦杨,他的目光炯炯,“宁采乐要把自己所有的生意都搬到外国去,他想重新开始。”

    苏浚更加不解,余梦杨有些落寞道:“他有了自己的儿子,所以想像平常人那样过日子,他这次回来,是要结束滨海的所有生意,他很明白,在滨海,能够按照他开的价格接下他所有生意的人只有我。聪明,真是聪明。我现在终于明白他怎么能在宁国强的眼皮底下做出那些违法的事了。”

    </div>

    正文 七章 二节 苹果

    五年了,采乐推着行李走出出机口,滨海变了很多,他敏感的觉察到人群中的便衣警察,怎么回事?采乐疑惑的四顾,“采乐……。”

    是廖启刚,采乐满面微笑,廖启刚挤过人群,“采乐,好小子,四年一点儿都没变,我才进机场就看你了。”

    廖启刚接过行李车,采乐回过身,廖启刚这才看见抱着孩子的悦雅,她和四年前一模一样,还是那么漂亮,廖启刚对悦雅微微一笑,她却转过头,采乐温柔道:“悦雅,我来抱孩子。”

    悦雅紧张的看着他,“我抱着他。”

    采乐温和道:“悦雅,我是采乐,是apple的爸爸。”

    悦雅把apple交给采乐,采乐一手抱着apple,一手揽着悦雅的腰,“悦雅,我们回家了。”

    悦雅点了点头,“采乐,我想吃冰淇淋。滨海路有一家冰淇淋店的冰淇淋很好吃。”

    采乐笑道:“好,我们先去吃冰淇淋。”

    正说话,apple挣脱道:“mummy,我要mummy抱。”

    悦雅伸手抱过apple,“apple,mummy带你去吃冰淇淋,mummy很久去吃过,很好了。”

    apple撒娇道:“不要,我要去坐旋转木马。”采乐笑道:“apple,mummy累了,我们先去吃冰淇淋,然后明天daddy和mummy带你去坐旋转木马。”

    apple满面不高兴,扭了扭身子,悦雅惊疑道:“采乐,或者我们先去坐木马。”

    采乐看了一眼apple,apple突然生气了,“mummy,daddy吓我。”

    悦雅轻轻吻了吻apple,轻声道:“apple,我们明天再去坐木马。”

    apple苦了脸,“那apple要吃大的冰淇淋,和mummy的一样。”

    采乐笑了,“apple,daddy抱你。mummy累了。”

    apple傲慢的看了看采乐,“不要,我要mummy。”

    采乐的脸沉了下来,apple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悦雅转过头瞪着采乐,“为什么要吓唬apple?”

    采乐笑了,“你看这小子,又撒娇。刚才在飞机上,你就没抱他一会儿,就哭得整个飞机的人都怕了。”

    悦雅低下头,“apple,让daddy抱一会儿,mummy累了。”

    apple点了点头,采乐接过apple,满面的怜爱。

    廖启刚半天不说话,apple睁大眼睛看了看他,“mummy,这个男子真讨厌。”

    悦雅没有说话,采乐斥道:“apple……。”

    apple一吓,又开始哭了,满面的泪,悦雅心痛得接过apple,“你走开。”

    采乐也不生气,低头吻了吻悦雅的头发,“好了,我们快走吧。”

    apple还在哽咽,廖启刚冷眼看着那个胖胖的小孩子,他长得真漂亮,传承了采乐和悦雅的优点,是一个极美的小孩,廖启刚想起自己的女儿,虽然也很可爱,可与apple相比,总觉得长得太俗。apple渐渐不哭了,他蜷缩在悦雅的怀里,长长的睫毛上沾满了泪水,悦雅拈着一块手绢,轻轻的替他拭泪,柔声对他说着什么,apple似乎高兴起来,突然调皮的咬住了手绢。

    采乐伸手捏了捏apple胖胖的小脸,伸手把他抱进自己怀里,然后他把悦雅揽在自己肩上,低声对她说话,满面的爱恋与疼爱,悦雅和apple似乎都很累了,两人闭着眼睛,很快就睡着了,采乐抱着他们,就像抱着整个世界。

    廖启刚突然觉得采乐老了,虽然他的外貌仍然俊美如少年,可是他的神情与举止却变得成熟而优雅,当他不看悦雅和apple时,他隐隐的透出一种少见的冷酷。他既不像宁国强、也不像玫姨,更不像采薇,他的格里隐隐透出一种让人不解的狠。他想得几乎出了神,却听采乐道:“姐夫,姐姐好吗?”

    廖启刚道:“还好,只是有时糊里糊涂的。”

    采乐没有再问下去,廖启刚知道他不想提及林俊,那个几乎摧毁了宁家人生活的男子。廖启刚也不喜欢林俊,这个人,在他追求采薇的道路上设置了那么多的障碍,在他死后,采薇还为他自杀……。他没想到采乐却主动说:“姐夫,明天我们去看看林俊吧。”

    廖启刚惊讶的点了点头,采乐的脸上凝着让人不解的痛,廖启刚道:“采乐,爸爸为你们准备了住处,他虽然嘴上不说,可是心里真的希望你们能和他们住在一起,爸爸和玫姨都老了,你们一走就是四年,爸爸真的很想你们,他知道apple出生时,高兴得两晚上都没睡着觉,还专门跑到北京为他买了一辆小车,说是apple学步的时候可以用,可是你们一直都不肯回来,爸爸伤心透了。”

    采乐微微一笑,“我知道爸爸想我们,可是英国那边我真的离不开,才去英国,悦雅就有了,她的身体很差,本不能搭长途飞机,apple出生后,我的公司刚刚在华尔街上市,我得在美国和英国两边跑,头都忙大了,我本想接爸爸到英国去,可是他不愿意。”

    廖启刚看了看睡着的悦雅和apple,沉默了一会儿,“采乐,有句话我说了你别不爱听。爸爸并不喜欢悦雅,当初你一声不响的娶了她,爸爸真的非常生气,可是他不久就原谅你了,可是他却没有接受悦雅,这次你带悦雅回来,一定要取得爸爸的谅解……。”

    采乐脸一沉,“我的生活不要他干涉,为什么我娶妻子要他同意?我爱悦雅,悦雅也爱我,这就够了。”

    廖启刚一愣,“可是采乐,他是你爸爸。”

    采乐冷冷一笑,“我不是小孩子了。”

    廖启刚看着他冷若冰霜的脸,觉得一阵恐惧,采乐的眼睛里有一种他无法理解的轻蔑,采乐在后视镜里吻了吻熟睡的悦雅,廖启刚突然觉得,也许在采乐的生命里,他从未像爱悦雅一样深爱过另一个人,他的感情里,也许本就没有父母,也没有采薇。

    廖启刚被自己的想法吓坏了,他不让自己再想下去,可是后视镜里,采乐那双清泉的眼睛里出的光却是那么的冷若冰霜,让人不寒而栗。

    电视里在放大力水手,apple津津有味的盯着电视屏幕,宁国强似乎竭力的抵制自己的兴奋,他慈爱的看着apple,一边削着水果,一边说:“apple,明天爷爷带你去坐船,轮船。”

    apple转过头,有些生分的看了看宁国强,“不,我要和daddy和mummy去。”

    采乐走过来,“apple,不许和爷爷这么说话。”

    apple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daddy,抱。”

    采乐抱起apple,apple蜷在他怀里,继续看电视,宁国强削好水果,递给apple,apple却不吃。

    采乐只得接过水果,“爸,你不要这么宠着apple,我们都没法儿管他了。”

    宁国强抽了纸擦着手,“怎么?连疼孙子都不行。你老婆呢?让她去帮帮你妈,你妈可忙了一天了。”

    采乐轻描淡写道:“悦雅还没有倒过时差,还在睡觉。”

    宁国强生气了,“这怎么说的?婆婆在厨房里忙,媳妇儿却在蒙头大睡。”

    apple突然轻声笑了,“mummy不会做家事。”

    宁国强一惊,采乐道:“悦雅真不会做家事。”

    宁国强惊异道:“那在英国时,你们怎么生活呢?”

    采乐淡淡一笑,“我照顾她。”

    宁国强脸上显出怒容,可是他显然勉强忍住了自己的怒气,正沉默,apple挣脱了采乐,“mummy醒了。”他跑进了房间。

    宁国强道:“准备在滨海住多久?”

    采乐吃完水果,“爸,我还是那句话,你和妈跟我到英国去。”

    宁国强道:“你真的不想回来?”

    采乐坚定的点了点头,宁国强转过脸,采乐道:“爸,你也知道我为什么不留下来,你和妈都老了,和我们走吧,到了英国,我们也能照顾你们。”

    宁国强沉默了很久,始终一动不动。

    “吃菜。”玫姨拈了一块鱼给apple。

    apple一言不发,悦雅道:“apple,向道谢。”apple不情愿的嘟着嘴,“谢谢。”

    采薇有些不高兴,“apple,怎么不情不愿的?挟菜给你不好吗?”

    apple冲采薇做了个鬼脸,“i don’t like fish. mummy……。”

    悦雅很自然的从apple碗里拈起那块鱼,然后直接拈给了采乐。

    采薇放下碗,“悦雅,你怎么能这么宠孩子?你看他无法无天的,这几天,他……。”

    采薇正想向下说,玫姨忙道:“采薇,没关系,apple不喜欢吃鱼,那apple,你喜欢吃什么?挟给你,如果没有你爱吃的,明天再做。”

    apple嘟着嘴,“我想吃炸**。”

    宁国强道:“启刚还没回来,正好让他去买,不悔,你想吃什么?让你爸爸一块儿买回来。”

    廖不悔摇了摇头,“不用了,做的菜很好吃。”

    apple受了委屈般扑到悦雅怀里,抽咽起来,采乐斥道:“apple,回去坐好,看看姐姐,就不像你一样挑食。”

    玫姨道:“apple乖,不哭,买玩具给你。”

    apple却不理睬,只是哭,悦雅把他抱在怀里,轻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他就不哭了,安静的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眼睛里却含着泪。

    宁国强气道:“采薇,你看你把apple吓得,他才三岁,什么都不懂,你就这么吓他。”

    采薇看着apple满眼的泪,不由也有些后悔,剥了一只龙虾给apple,“apple,姑姑不好,姑姑向你赔罪。”

    apple勉强开始吃那只虾。一时间,饭桌上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门响了,廖启刚走了进来,手里提着麦当劳的外卖袋,“apple,姑夫买你要吃的炸**了,不悔,爸爸买了苹果派给你。”

    apple伸手抢过炸**的袋子,“mummy,你喂我。”悦雅接过袋子,开始喂apple。

    廖启刚坐下开始吃饭,“采乐,余市长打电话给我了,约你下周一到市委去。”

    采乐点了点头,悦雅听见余市长,不由有些迟疑,采乐挟了一筷子菜给她,“apple,daddy喂你,让mummy吃饭。”

    apple傲慢的看了一眼采乐,“不要。我要mummy喂,我还要mummy陪我睡。”

    采乐淡淡一笑,“今天晚上你和睡。”

    apple一听,眨了眨眼睛,突然倒在地上,打着滚大哭起来,悦雅起身想去抱他,采乐一把抓住她,“apple,快起来,不然daddy打你了。”

    apple哭得更厉害了,悦雅挣开采乐,抱起了apple,怒道:“你干什么?apple哭得这么厉害,你还要打他。”

    采乐也生气了,“你看你把他宠的,什么人的话都不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悦雅还未说话,玫姨道:“悦雅,采乐也是为apple好。”

    悦雅怒气不息,“什么为apple好?apple哭得这么厉害,他还要吓他。”

    宁国强一拍桌子,“行了,都别说了。悦雅,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从英国回来,一连睡了好几天,你倒时差我们不怪你,可别人家的媳妇儿是抢着帮婆婆做事,你睡醒了就无所事事,什么都不干……。”

    悦雅真的生气了,她一言不发,抱着apple就向门走去,采乐慌忙拉住她,“悦雅,干什么?”

    悦雅转过身,“你没听见吗?我可不配做你的媳妇。”

    虽然是轻轻的一句话,听在耳里,那么的意味深长,在座的所有人都呆了,采乐笑道:“爸爸说笑,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样,apple还是和我们一起睡……。”

    宁国强怒道:“不行!”

    采乐的笑脸收敛了,玫姨忙道:“apple就和悦雅睡吧,我也没做什么事,都是些小事,不用悦雅做什么。”

    宁国强强忍住怒气,采乐拉着悦雅坐了下来,悦雅轻声对apple说着什么,apple很快就破涕为笑,他伸手握住一块炸**递给采乐,“daddy,吃**。”

    采乐接过他手里的**块,apple的手很胖,圆圆的就像一个小球,采乐把**放在碗里,apple撅起嘴,“daddy,为什么不吃?”采乐微微一笑,“等你吃完了,不吃了,daddy再吃。”

    apple转头对悦雅道:“mummy,daddy不乖,apple让他吃**,他挑嘴不吃。”

    悦雅和采乐相视一笑,采乐拈起**块笑道:“臭小子,把daddy平时教训你的话,也搬了出来。”

    apple的嘴又撅了起来,玫姨盛了碗**汤给apple,“apple,喝碗**汤。”

    apple眼珠滴溜溜的一转,“,给爷爷喝。”

    玫姨和宁国强大感意外,apple接着说:“爷爷喝了不要骂mummy,mummy和apple一样乖。”宁国强脸再也挂不住,笑开了。

    </div>

    正文 七章 三节 交锋

    一切似乎没有改变,咖啡厅里仍然流淌着音乐,仍然坐满了附庸风雅的时髦男女,采乐环顾四周,感慨良多,他一眼看见余梦杨和苏浚,便满面堆笑走过去,“余市长,也许叫余总更合适。”

    余梦杨站了起来,“宁董,请坐。”

    采乐坐了下来,余梦杨看着他满面的笑容,“廖启刚找了我几次,说你想见我。”

    采乐转头叫待者,“加勒比海的阳光。”

    待者弯着腰,“先生,现在这种咖啡已经不流行,要不我另外推荐一种给您。”

    采乐微一笑,“不用了,就这种吧。”

    待者走了,余梦杨笑道:“想不到你也挺怀旧的。”

    采乐淡然一笑,“有些东西,一旦拥有了,就是一辈子。”

    余梦杨面沉似水,“是吗?不是自己的东西,即使拥有了,也是一时的。”

    采乐伸长腿,“我这个人不一样,一旦要了,无论从前是不是自己的,只要现在是我的,那就永远都是我的。”

    余梦杨看着他懒洋洋的笑容,那样的无邪、那样的阳光、那样的迷人,充满让人心醉的朝气,余梦杨伸手抬起咖啡杯,“宁董,你找我究竟什么事?”

    采乐吹了声口哨,待者走了过来,“先生,需要我帮忙吗?”

    采乐指着咖啡厅墙上挂着的画像道:“告诉你们老板,那幅画像我买了。”

    待者随着他的手指看了看,“对不起,先生,那幅画像是私人物品,老板说画里的小姐迟早会来拿的。”

    采乐从脖子上取上一个银质的挂饰,他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动,挂饰打开了,采乐指着挂饰里的像片道:“她是我太太。”

    待者定眼看了很久,“我去找老板。”

    采乐看着他走上楼梯,才转头看着余梦杨道:“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在滨海的生意有多大,我要移民到英国,这边的生意我想低价转让给你。”

    余梦杨的脸上浮起笑容,“你怎么知道我会接手你的生意。”

    这时待者走了过来,“先生,老板说可以给您。”

    采乐笑道:“谢谢,麻烦你帮我包起来,放在门口,待会儿我自己拿。”

    待者走了,采乐笑容可掬,“余市长,我虽然在英国,但是也知道龙皓到了滨海,而且一呆就是两年,这两年您的日子不太好过吧。话说白了,现在滨海的经济掌握在三个人手中,白道,当然是您和我,黑道,当然是我和龙皓,说实话,我们的实力都不足以和龙皓抗衡,但是龙皓被警察盯得很紧,所以做事始终有顾忌,所以我们三个人在滨海的势力很均衡,谁也制约不了谁,我知道您不甘心这种三国鼎立的局面,但是您想了很多方法想打进黑道,可是我和龙皓已经把握了黑道的全部生意,可以说针不进,水泼不入,您一直都没有办法入手,现在我提供了一个机会给您,您不会放过的。”

    余梦杨笑容化开了,“你真的很聪明,采乐,说实话,我一直都低估了你,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这么狡诈。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可是你和我心里都清楚,即使我接手了你的生意,一样斗不过龙皓。另外,我想问你,为什么你让廖启刚给我的清单上,会有辉悦集团?”

    采乐抬起咖啡,“辉悦是悦雅的心血,她虽然签了文件转让给韩书,可是那份文件我的律师看过后,认为没有法律效力,我已经申请法律仲裁了,辉悦迟早还是我的。”

    余梦杨心里一动,“是吗?韩书会同意吗?”

    采乐眼珠一转,“他同不同意我不管,我只管你要不要。”

    余梦杨喝了口咖啡,“是吗?你似乎不太顾忌康董的想法。”

    采乐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当然顾忌她的想法,她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

    夜深了,辉煌的灯火渐渐黯淡下去,悦雅独自坐在黑暗中,远远的眺望漆黑的海面,在那里,在那个海峡口的下面,林俊躺在深深的海底,依然象在生一般的活泼、阳光,他频频的出现在她的梦中,他快乐的穿过如雨般泻落的金急雨,跑向悦雅,悦雅每次想到这里,都禁不住泪流满面。

    悦雅伸手拭去脸上的泪水,她听见采乐均匀的呼吸声,他睡得很熟,悦雅起身,帮采乐掖好被子,apple睡得很可爱,悦雅忍不住低头轻轻吻了吻他,如果alex也在这里,该有多好!

    悦雅又坐回椅中,她总是倒不过时差,采乐醒了,他坐到悦雅身边,轻轻的揽着她,两人默默的看着海面,他们都知道,也许林俊就站在那朵波浪上,对人世永久的回望。

    酒会很热闹,几乎滨海的名人都到场了,采乐修长的手指夹着琥珀色的香槟酒杯,恍若局外人般坐在一隅,仔细的观察着那个瘸脚的男子,他很高,比采乐还要高,修长的身材,面容冷漠、眼光冷而挑剔,棱角分明的嘴角带着一丝坚定与忍耐,他的眉宇间英气毕露,行动优雅得体,让人丝毫不觉得瘸腿是他的缺陷,从任何一方面来看,他就是一个大权在握、冷酷残忍的人,而他蜂蜜色的皮肤在灯光下闪闪发光,英俊的脸散发出莫明的吸引力,他的眼神微转,总能引起周围男女的注目,他太特别、太吸引人。

    采乐喝了口香槟,他就是他迫使他离开滨海的原因,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到滨海,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留在滨海这么长的时间,他似乎从天而降,采乐在滨海的触角因为他的存在而收缩,采乐知道余梦杨不是他的对手,也知道自己的父亲、包括滨海的所有人都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唯独这个男子,让采乐扰心。

    他又喝了口香槟,待他抬起头,那个男子已经走到了他面前,然后盯着他的眼睛坐了下来,采乐对他微微一笑,“幸会。”

    那个男子手中也有一杯香槟,他看了采乐很久,“你很面生。”

    他的中文有一丝僵硬,采乐的笑容更加灿烂,“i bsp;babsp;to binhai three weeks ago!”

    采乐优雅的英文发音让他眼中闪过一丝诧异,“are you britisher?”

    采乐放下酒杯,“no, i am ese.”

    男子也放下酒杯,“我会说中文。我很喜欢中文,我太太也很喜欢中文。”

    采乐的眼睛看了看康欢,“你太太很漂亮。”

    男子没有回头,“她不是我太太。”

    采乐脸上掠过一丝惊讶,男子淡淡道:“她只是我的助手。”

    采乐的心里浮起一丝猜疑,男子看了看他,“别紧张,我只是想和你做生意而已。我叫龙皓。”

    意外的沉默,采乐微微一笑,“是吗?龙先生想谈什么生意?”

    龙皓从怀里掏出一个银质的烟盒,烟盒上镶嵌着一块深蓝的宝石,采乐眼尖,看到宝石下似乎有一个头像,龙皓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细长的雪茄,“喜欢吗?”

    采乐摇了摇头,龙皓细长的手指拈出一支火柴,点燃了雪茄,“我们先谈谈滨城花园吧?”

    采乐不由涌起一阵佩服,原来他也看中的滨城花园,滨城花园建在一个海湾旁,四年前,那个海湾还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偏僻之地,他买下来的时候,知道这个吃水很深的海湾一定会被建成一个优良的港湾,但为了掩饰,他投资建了个别墅群,别墅建好后,果如他所料,由于离城太远,交通不便,容居率又高得可怕,本无人问津,一时间,滨城花园成为滨海房地产界的一个笑话,可是谁又想到他的深谋远虑,到了现在,码头已经开始建设,滨城花园正好建成码头旁边,地价飞升,更何况,只要把别墅推倒,重新建一个货场,其中的收益本无法估计,滨城花园又成了滨海市地产界的神话。可是没人知道所有一切,都是他的,偏偏……。

    采乐快速的想了想,“好啊!那我们谈谈如何合作吧!”

    龙皓讽刺的一笑,“谁要和你合作?”

    采乐放下酒杯,“那我们就谈谈你出什么价钱来滨城花园吧!”

    龙皓紧盯着他阳光般的笑脸,眼中闪出一丝诧异,“你很聪明。”

    采乐的笑容不变,“谢谢!”

    龙皓转过头,淡淡道:“这件事,我们明天再谈,今天,我想和你谈谈韩书。”

    采乐收敛了笑容,有点冷漠道:“对不起,我想这个话题,对我来说,并不受欢迎。那个人,我不喜欢。”

    龙皓突然笑了,采乐看着他脸上迷人的笑容,突然又笑了,“也好,我们就谈谈韩书,从哪里开始谈呢?”

    龙皓放下雪茄,“就从他是如何到滨海?如何掌握辉悦集团?最后,辉悦集团如何到了你手里?”

    采乐的瞳孔立即收缩了,他急速的在心里核算了一下,“你说的这些,我只是略有所闻,韩书从前是一个律师,听说帮一个叫康辉的毒贩辩护,结果康辉二审被判定了死刑,随后有一个叫康悦雅的女人找到了韩书,说要救康辉,没想到康辉自杀了,所以韩书就随同康悦雅到了滨海,接着,辉悦集团成为滨海最大的民营营业,可是在如何运营方面出现了分歧,接着,康悦雅签了一份律师协议,把辉悦集团转让给韩书,随后,韩书独自掌握了辉悦集团,可是半年前,有个德国的律师找到我,于是,我出了一亿人民币买下了辉悦集团。”

    龙皓紧紧盯着采乐的眼睛,在那双孩子般的眼睛里,他只能看到真诚,龙皓喷出一口烟,“编的真是天衣无缝,你很明白说谎的技巧,说了一半的真话,说了一半的假话。”

    采乐笑了,笑得那么开心,“龙先生,你真的很敏锐。那我就说真话吧,一年前,我为我太太买了一瓶很昂贵的香料,那瓶香料,没有任何的标签,没有任何的说明,可是那瓶香料却很纯正,只有某些特殊的地区才能找到的香料,于是,我就追查了一下那瓶香料的来路。”

    采乐发现龙皓的神明显集中了,他很专注的看着他,“你猜那瓶香料是什么来路?”

    龙皓淡淡道:“是韩书卖出的?”

    采乐轻轻一击掌,“对,就是他卖出的。我随后打听了一下韩书这个人,结果发现了一个很了不起的女人,这个女人,从一个不该离开的地方离开,到了一个不该到的地方,她骗了一个不该骗的人,信了一个不该信的人,但是这个女人很勇敢的面对了这一切,解决了这一切,我签那份文件的时候,她告诉过我,过去的她,已经死了,现在,她是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陌生的人,从来处来,到去处去的人。”

    龙皓的眼神像针一般的刺人,“从来处来,到去处去。她去哪儿了?”

    采乐轻松道:“这我就不知道了,龙先生,你觉得我应该知道吗?还是我应该再去打听她的来历呢?”

    龙皓冷冷道:“不用,她就我的妻子。六年前,她离开了我,然后到了中国,我知道她最后的消息就是她到了中国的滨海,最后接触到的人,就是韩书,可是这个家伙,无论我怎么问,他就是不说悦雅的去处。”

    采乐在心里偷偷的擦了擦汗,他知道,如果不是自己掌握了韩书一个宁死也不肯说的秘密,他肯定早就出卖了悦雅。

    一个优雅而冷漠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响起,“daddy,i ;to go to home.”

    采乐转过头,不由在心里惊叹,好致的一个男孩子,那个看上去七、八岁的男孩长得很高,有一种天然的高贵与优雅,他的脸在灯光下,致得像画出来的漫画人物,俊秀得让人不由自主的想亲近他、疼爱他,他恍若舞蹈般的走向龙皓,龙皓的脸上浮现出让采乐吃惊的温柔与爱,他伸手把那孩子抱到怀进里,“alex,今后说中文好吗?你母亲很喜欢中文。”

    alex点了点头,“daddy,我累了,我想回家。”

    龙皓伸手抱起他,“宁先生,明天我会派人来请你。”

    采乐微一笑,他看见alex冷冷的看着他,那冰冷的眼神,让他不寒而栗。

    </div>

    正文 七章 四节 往事

    起风了,采乐和龙皓穿行在滨城花园的别墅中,龙皓看完所有别墅,转过头看了看采乐,“你想要多少钱?”

    采乐的脸上挂着一丝习惯的、灿烂的笑容。那丝温暖的笑容,让人觉得他仍是一个阳光的男孩,让人不知不觉间就被他捏到手中,可是这笑容,却没有骗过龙皓,他认真的、严肃的看着采乐,像一个真正的对手一般的看着他,采乐有种笑不出的感觉,可是他仍然维持着那丝勉强的笑容,“龙先生是行家,不如你出个价。”

    龙皓修长的手指着远处正在兴建的码头,“这里码头不过二公里的路程,一百二亩的面积,六年前,你卖下这块无人问津的地时,仅用了三千万,随后,你投入一千万兴建了滨城花园,实际上,滨城花园从未向外销售过,但那一千万,你并没有浪费,我刚才已经看过滨城花园的修筑,你早已估算到今天这块地的价值,所以在很多地方,都有一个货场的模型。很了不起,你竟然有如此的眼光,二天前,我还小看了你。我知道,你非常明白对于这块地,我势在必得,所以你觉得我出多少才合适呢?”

    他转过身,饶有兴致的看着采乐,采乐脸上仍有孩子般的笑容,“龙先生果然是明白人,其实我没想过要用这块地赚你的钱。”

    龙皓沉下了脸,采乐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我想用这块地,换你在大马的橡胶庄园。”

    空气一下子凝固了,龙皓面上的神色变幻莫测,采乐却很冷静。

    良久,龙皓淡淡道:“你怎么知道大马的橡胶庄园是我的?”

    采乐仍然很严肃,“我是一个生意人。”

    龙皓突然轻轻抚了抚掌,他笑了,“果然是个很聪明的人,难怪悦雅要选择你来接手她的心血。”

    采乐的眼角一跳,脸上神情却不变,“承蒙夸奖。”

    龙皓向前走了两步,“明天我会通知人办好庄园的移交手续。”

    采乐一愣,他没想到竟然会如此的顺利。

    龙皓转过身,“宁先生,你应该谢谢悦雅,如果不是她,我今天就会杀了你。”

    采乐绽开了笑容,“是吗?那我应该感到荣幸,能成为龙先生的敌人。”

    龙皓也笑了,“你真的很聪明,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不过,你应该明白,成为我的敌人,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但是既然悦雅选择了你来帮她,我就不应该违逆她的意思。”

    采乐眼光闪烁,“龙先生真的很爱自己的太太。”

    龙皓仰天一笑,“你不是说过她离开了一个不该离开的地方,骗了一个不该骗的人吗?你用你自己的头脑,好好的帮悦雅想一想,怎样才能逃走吧。”

    说完,他坚定的转过身,一瘸一拐的走了,采乐在他身后凝视着他的背影,从那个孤单的背影上,他看到了坚忍不拔;看到了永不放弃,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怎么今天的海风这么大?大得几乎把他吹倒在地上。

    客厅里老式的自鸣钟发出沉闷的报时声,采乐睁开眼睛,黑暗中,他的眼睛闪闪发光,他轻轻抚着怀里的悦雅,她睡得很沉,脸颊上还有apple今天顽皮时咬出的齿痕,他低下头,仔细的看着悦雅酣睡的面容,在采乐心里,悦雅似乎从没有任何的变化,就和初识一般的优雅、美丽、智慧,但从龙皓今天的谈话片段中,采乐听出了另一个悦雅。

    那是一个极度勇敢的女人,独立而自主,而且狠心,能够抛弃自己孩子的女人,并不多见。悦雅是否想过因为她的离开,龙皓会杀死alex呢?采乐这样想,他知道如果悦雅离开自己,自己一定会像龙皓一样抛弃所有的一切找到她,不过,不是为了杀了她,而且是为了更好的爱她。

    采乐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如此的爱一个女人,一个曾经让他痛不欲生的女人,可是这个女人给了他从未有过的温情与爱,这个女人,像一只依人的小鸟,依赖着他、仰仗着他,在她的世界中,他和apple就是她的一切,而他,也愿意为她承担一切的一切,包括仇恨。

    悦雅醒了,她半睁着如丝的睡眼,看着采乐,“采乐,你怎么还不睡?”

    采乐伸手轻轻抚了抚她面上红色的齿痕,悦雅娇美的一笑,转头去看小床上睡得像小猪一样的apple。

    apple睡得很乖,两只胖胖的小手上,还捏着一个绿色的恐龙,悦雅看了半晌,才转过头,采乐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小心的亲昵完,采乐轻轻揽着悦雅,“悦雅,我从没听你说过你的父母,他们是什么人。”

    怀里悦雅的身体逐渐的僵硬了,然后她似乎想挣脱出他的怀抱,采乐紧紧的抱着她,不让她逃脱,“悦雅,我们总要面对心里的疼痛。”

    悦雅安静下来了,她偎在采乐怀里,一动不动。采乐轻轻的,轻轻的抱着她,不让她感到一丝不安,过了很久,悦雅才慢慢慢的说:“其实,我见过我的母亲。她是一个中国人,在新加坡留学的中国人。”

    黑暗的空气中,隐隐有一丝海风的咸味,悦雅又娇又糯的声音静静的回响,那么的平静,不带一丝的感情……

    《剩余部份,请参看外一、二章(明天上传,谢谢支持!)》

    正文 七章 五节 alex

    客厅里传来一阵阵男女谈笑的声音,alex站在楼梯口,冷冷的看着楼下客厅里正在谈话的两个人,明显具有泰国血统的康欢坐在沙发上,随意的将手放在那个皮肤黝黑的中国男子的腿上,那个男子看上去很谄媚,脸上满是讨好的笑。

    alex轻轻的咳了一声嗽,然后慢慢开始下楼,康欢和那男子听到咳嗽的声音,一起抬头向楼上看去,一见到alex,康欢脸上的笑容立即收敛了,她收回了手,坐到了沙发的另一边,正襟而危坐,那男子立即站了起来,毕恭毕敬的站在楼梯口,待alex走到楼中,他轻声的唤道:“小少爷。”

    屋里一时静了下来,只有屋外树上的蝉鸣声阵阵传来,alex停住了脚步,一言不发的看着那个男子,那个男子的额头渐渐渗出汗来,顺着他的脸流到了下颌,滴落在他蓝色的衬衫上,很快就变成了一块汗渍。

    alex眨了眨眼睛,不再看他,慢慢的向楼下走,那男子讪讪道:“小少爷,我是来交帐的。”

    alex没有理睬他,只是慢慢走到康欢面前,坐了下来,直视着康欢的双眼,康欢一阵不自在,勉强笑道:“alex, it’s so hot!why……?”

    她还未说完,alex已起身向屋外走去,康欢的双眼紧紧盯着那个人似的小孩子,只觉得浑身都是冷汗,这个孩子,从他稚龄开始,就一直不喜欢她,小的时候,只要一看见她,就做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似乎她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味道似的,现在他长大了,每次一看到她,他的眼神总是冷冰冰的,就像南极冰原的冻土,万年不会融化。

    屋外的阳光很炙热,alex站在平台上,淡淡的看着远处平静的海面,近处的海浪亲吻着浅白色的沙滩,在沙砾中,埋藏着五彩的贝壳的碎片和奇形怪状的海螺,alex的眼睛只是紧紧盯着海天相接的地方,不曾向其他的地方张望,他就这样安静的站在平台上,像一座冰冷的雪山,亘古以来就驻立在那里,就连灼热的阳光都不曾将他融化。

    铁门缓缓打开了,龙皓从车里走了出来,一抬头看见站在平台上的alex,他背对着大门,微微的海风吹动他长长的黑发,他修长的手臂斜在背带短裤的裤包里,小手指习惯的放在包外。

    龙皓慢慢的走上台阶,从小,他就不知道alex心中的想法,他似乎从来没有任何想法,他冰冷的眼神,只有在看见他或安竹夫人时,才有些微的融化。

    走到平台上,龙皓看着他瘦弱的背影,静静的站在他身后,他高大的身形投下的影与他的重叠在一起,就像永不会分离的两个人。

    他将手轻轻放在alex的肩上,“alex,你在看什么?”

    alex缓缓的转过头,看到他,只是微微笑了笑,“daddy。”

    龙皓执着他的手走到平台的阳伞下坐下,“alex,;do you see?”

    &hing!”

    他雪白的脸上,两颗漆黑的眼眸像梦一样的迷离,龙皓突然觉得自己回到了龙城,在明媚的月光下,悦雅的脸隐在重重的雾霭中,只有樱花般的双唇轻启,“没什么?”那悠长而娇嫩的声音,似乎还回响在耳边。

    龙皓从怀里掏出那个银质的烟盒,“alex,do you ;to e babsp;ton city?”

    alex没有看他,只是坚定的摇了摇头,龙皓打开烟盒上那个镶嵌美的蓝宝石,里面是安竹夫人年轻时的头像,“do you miss grandmother?”

    alex点了点头,龙皓柔声道:“我们回龙城去看,然后daddy再帮你找mummy,好不好?”

    alex抬起眼睛,“我不想回去,我喜欢这里。”

    alex淡然的眼神中,龙皓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他到底在想什么呢?龙皓疑惑的想,他觉得自己的儿子,就像一块不透明的冰,他把一切的一切都隐藏在自己心里,就像悦雅。

    龙皓抽出一支烟,优雅的放在嘴边,“alex,这里有什么好?你这么喜欢这里?”

    alex起身,“这里有妈妈的味道。”

    入夜之后,风越来越大,也许很快就要下雨了吧!龙皓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宁静的眺望着海中涌起的波涛,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他知道是康欢,在这幢屋里,只有alex和康欢会在这个时候,毫无顾忌的打开他的房门。龙皓没有转身,只是傲然坐了下去。

    眼前的男人和五年前初见时一样的骄傲,他倨傲的坐在高背*椅上,脸上的神情冷傲,她轻盈的走到他身边,“皓……。”

    龙皓低下眼睛,“这么晚,有什么事?”

    他的神情告诉她,她打扰了他。

    可是她仍然说了下去,“我想跟你回泰国去。”

    龙皓不置可否,康欢等了很久,龙皓终于抬起眼睛,“好吧。不过你就留在泰国。”

    康欢愣住了,“你要回龙城?”

    龙皓的脸上显出不耐烦的神情,“如果你没事,早点儿去休息。”

    康欢退了出去,龙皓起身,推开一道暗门,直接走到alex的床边。

    他睡得很香,眉目如画的脸上挂着很淡的一丝笑容,龙皓嘴着噙着一丝淡雅的笑,他坐在alex床边,深情的凝视着睡梦中alex的一举一动,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像一个孩子,其他的时候,他就像带着一个美丽的、黄金雕刻的面具,那面具表面闪烁着迷人的光华,背地里却暗潮汹涌。

    龙皓忍住吸烟的渴望,伸手握住alex幼小的手,他究竟是怎么感觉到悦雅的存在呢?就像他腿上挂着的金铃,每年他过生日时,总会出现一条新的金铃,可是他从不说是谁带给他的,他曾经问过,得到的回答永远都是沉默。

    也许应该带他回龙城,让他留在那里,与母亲作伴,可是他不舍得他,每次看到他透明眼睛的神情,他总是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的爱惜他。事实上,他也是这样的做的,他给了他前所未有的爱与关怀,可是他总是冷冷淡淡的,即没有高兴,也没有不高兴,只是在特别高兴的时候,他会赖在他怀里,与他轻声呢喃,有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待他,不像对待自己的儿子,而是像关怀自己的父亲。

    窗外响起了急雨敲打玻璃的声音,他优雅的起身,慢慢关好了窗户,回过头,他看见alex已坐起身,沉默的注视着他。

    看上去,alex已经完全清醒了,他像一个可爱的布娃娃,眨着透明的大眼睛看着他,龙皓坐在床边,“alex,你醒了。”

    他下意识的转头看看了墙上的挂钟,果然是alex发现悦雅离开他的那个时间——凌晨2点13分,“alex,饿了吗?”

    alex跳下床,他的动作协调而优美,就像一头幼年的小兽,他光着脚走到窗前,“daddy,明天会天晴吗?”

    龙皓不解的看着他,alex有些惆怅的看着窗外如注的大雨,“我讨厌下雨。”

    在那一瞬间,龙皓似乎又回到在龙城的时光,alex坐在客厅高背的椅子里,惆怅的看着窗外永不停歇的雨水,稚雅的声音缓缓响起,“我不喜欢下雨。”

    原来是这样,原来alex讨厌龙城过多的雨水,可是在热带雨林中,那些的雨水,不过是助长植物生长的养料之一。从小生活在龙城,他已经习惯了潮湿而闷热的天气,其实于他而言,呆在哪里,都无所谓。

    这时,alex已经走了回来,他伸手要他抱,这是很少见的,alex平常并不太喜欢人抱他,他似乎特别喜欢自己一个人独处。今天不知怎么了,竟然会如此粘人。

    龙皓俯身抱起他,alex眨了眨眼睛,似乎想睡过去,他轻轻的摇了摇,alex迷迷糊糊的说:“daddy,mummy什么时候回来?”

    龙皓的手微微发抖,他柔声道:“放心吧,mummy很快就会回来了。”

    alex突然绽出灿烂的笑容,然后他伸手抓住龙皓的衣服,很快就睡着了。

    龙皓低头看着alex甜甜的笑容,他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的变冷,他当然清楚自己在滨海这个鬼地方呆那么长时间的原因,他也明白,alex的mummy,永远不可能再回到龙城了。

    似乎在做什么美梦一般,alex在梦中发出愉快的笑声,和小的时候相比,他越来越不爱哭了。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静寂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