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兽人之雅蠛蝶 8

2018-02-07 13:35:05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go-->


    36、恃宠而骄

    “小蝶,你哪里不舒服?”猛犸烈看着满头大汗、嘴唇艳红如血的雅蠛蝶,不禁心急如焚,却又束手无策。

    虽然他是部落里医术最高明的大夫,但他也只会处理一些简单的病症,而像雅蠛蝶现在这种情况,他以前从未遇到过,因此也就完全不知道应该处理!

    “我没事……呕……”雅蠛蝶有气无力地摆摆手,仍是呕吐不止。

    见状,豹夜冥皱皱眉头,向四周的众兽人扫视了一眼:“诸位,你们谁家有**或兔?小蝶现在必须要吃一些辣的东西,才能压得住胃部恶心的感觉,不再呕吐。”

    闻言,众兽人不禁不知所措地面面相觑。

    片刻,只见一个鱼鹰兽人高声道:“我家还有半只兔子,今天下午才捉的,很新鲜,我现在就去把兔子拿来。”

    “等等,”豹夜冥叫住了鱼鹰兽人,“我跟你一起去。”

    说完,豹夜冥又转头对光翼道:“光翼,等小蝶吐完后,你们就用清水让她漱口,然后赶快把她送回家让她休息。千万不要让她继续呆在人多的地方,否则她会喘不过气的。”

    “好,你放心,你快去拿兔子吧!”光翼点点头,对豹夜冥的话并无异议。

    ●︶3︶● ●︶3︶●

    门外的院子中,阳光耀眼,数不清的粉色桃花花瓣翩然纷飞,零落如雨。

    屋内,雅蠛蝶靠坐在床头,慢慢地吃着豹夜冥为她做的麻辣味的凉拌兔丁,心中翻江倒海。

    虽然现在调料不够,但豹夜冥竟然能利用极少的几种调料,做出这么美味而熟悉的兔丁味道,这实在是……让她不得不再次怀疑他是舒墨,因为她二姨是非常优秀的厨师,也是她家的邻居,所以她和舒墨从小就都学得了一手好厨艺!

    “我不想吃了,我想喝水。”雅蠛蝶把手中的碗筷递给猛犸烈。

    “水来了。”章逸风从桌子上拿起水杯,匆忙地走到床前递给雅蠛蝶。

    居然能被章逸风伺候一回,雅蠛蝶心中顿时暗爽,她抿了一口杯中的山泉水,然后笑嘻嘻地看着床边如临大敌的众兽人:“喂,你们干嘛那么紧张啊?放心,我死不了的。”

    “话不能这样说,”豹夜冥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难看,“你的身体这么差,而这里的大夫医术并不高明,只能治疗一些诸如感冒、发烧之类的小病,所以万一你得了什么大病,那肯定只有等死。”

    雅蠛蝶的心咯噔一下,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那……那怎么办?”

    “小蝶,给你,”光翼捧来了那颗无比珍贵的、玻璃种帝王绿翡翠球,“你赶快吸收一下翡翠里的能量,也好尽快恢复元气。”

    “……”雅蠛蝶傻了眼,她不是兽人,本就没法吸收翡翠里的能量啊,晕死!

    “快点,快抱着这颗翡翠球,”光翼心急地催促道,“抱上一个小时,你的身体应该就能恢复了。”

    “翡翠对小蝶没有任何作用!”豹夜冥烦躁地在屋里踱来踱去,“因为小蝶跟我们的种类不一样,她不能用翡翠来进化和疗伤。”

    “什么?!”众兽人的脸上,全都露出了天崩地裂的震惊表情。

    “夜冥说的对,我没办法吸收翡翠里的能量,”雅蠛蝶的笑容比哭还难看,“以前我每次生病,都是由大夫给我开药吃。”

    “怎么会这样?!”猛犸烈难以置信地大叫一声,眼睛里写满了惊痛,“如果你不能靠翡翠进化和疗伤的话,那……糟了,这下糟了……”

    说到这里,猛犸烈有点说不下去了,声音也变得沉痛:“孔小美的体质和你一样特殊,她也没办法吸收翡翠里的能量,所以她才会年纪轻轻就病逝。”

    “啊???”雅蠛蝶浑身的汗毛都吓得炸了起来,她哭丧着小脸看向众兽人,“那我以后怎么办?我岂不是完全不能生病?呜呜呜……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啊……”

    闻言,屋子里的众兽人不约而同地脸色大变,就连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章逸风,这时也紧皱眉头,完全没了主意。

    “我倒是有办法能改善小蝶这种虚弱的体质,”龙天翔凝思片刻,沉声道,“但小蝶现在不是我们星月部落的族人,所以……”

    “龙珠!”光翼浑身一凛,“你的意思是用龙珠改变小蝶的体质,对不对?”

    龙天翔微微一笑,双手环:“对,可以用龙珠改变小蝶的体质,帮助她顺利吸收到翡翠里的能量。但是,龙珠相当于龙的半条命,没有哪条龙愿意白白送出自己的龙珠。因此,如果小蝶想得到龙珠,那么她的雄伴侣中就必须要有一条龙。否则,今后她一旦患上重病,就会像孔小美当年一样,必死无疑。”

    “首领,您觉得这件事应该怎么办?我们不能让小美的悲剧在小蝶身上重演啊!”光翼握紧拳头,焦虑地看向章俞。

    想当年,孔小美得重病时,由于太阳部落里一条龙也没有,所以大家只好去向月色部落的龙族索要龙珠。

    谁料,当时月色部落的首领龙天霸(即龙天翔的爹)却狮子大开口,硬要太阳部落用一大堆上好的翡翠来交换一颗龙珠!

    思前想后,为了顾全大局,章俞终是没有同意龙天霸的要求。

    后来,太阳部落的族人们便想暗中绑架一条龙,取走他的龙珠。但是,由于龙族的战斗力是所有兽人中最强的,而且龙天霸的警惕特别高,他下令给其他兽族,将所有的龙都戒备森严地保护起来了。于是,太阳部落的族人们没能抢到龙珠,最后,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孔小美病死了……

    “光翼,你别着急,”章俞若有所思地说着,同时从兽皮裙的兜里掏出一个碧绿的翡翠块递给雅蠛蝶,“小蝶,你把这个翡翠块握在手里,一小时后再来看,看看翡翠块有没有变成黑色。如果翡翠块变成黑色了,那就说明翡翠的能量被你吸收了;如果翡翠块没有变成黑色,那我们再从长计议。”

    “好的。”贪生怕死的雅蠛蝶,立刻抓过翡翠块,紧紧地握在手里。

    在众兽人焦虑而艰难的等待中,一小时终于过去了。

    雅蠛蝶依照章俞的吩咐,缓缓地摊开了手心——绿莹莹的翡翠块在她白皙的手心中闪动着柔和的光泽,丝毫没有变黑!

    众人一片哗然。

    “看来小蝶的体质果然跟小美一样,”章俞叹了一声,满面愁容,“唉,不能吸收翡翠能量的兽人可谓是凤毛麟角,但为什么我们部落就这么多灾多难,居然接连出现了两个这样的雌?”

    “逸风,”光翼紧紧皱眉,眼中闪过一抹疼痛,“既然小蝶不能靠翡翠来进化和疗伤,那么今后你再也不能刁难她了,否则她随时都可能一病不起,甚至离开人世。”

    章逸风扁扁嘴:“知道了,本来我还打算让她明天跟屎壳郎一起滚粪球呢,现在看来只有算了,真是便宜她了。”

    神马?居然想让我跟屎壳郎一起滚粪球???啊啊啊啊啊,掀桌!!!雅蠛蝶的心中好像有十万只草泥马在疯狂咆哮。

    尼玛老娘现在就想跟着豹夜冥走了有木有!哪怕是因此引发两个部落之间的战争,老娘也在所不惜有木有!哪怕是去星月部落跟500个雄xxoo,也比继续呆在太阳部落滚粪球好,有木有!

    好吧,老娘就是自私,老娘就是心狭隘,可老娘就是不想继续留在太阳部落被当作奸细看待了啊啊啊啊啊啊!摔!!!

    见雅蠛蝶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章逸风不禁噗嗤一声笑出来,懒洋洋地伸手她的脸蛋:“我跟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就算你愿意滚粪球,我还不愿意晚上跟一个臭烘烘的雌同床共枕呢!”

    “……”雅蠛蝶的嘴角剧烈抽搐,头上所有的头发都变成了黑线。

    “噗……哈哈哈……”

    这时,众兽人不约而同地破功了,全都捧腹大笑,就连豹夜冥也笑得见牙不见眼,因为章逸风刚才的恶作剧实在是太欢乐了!

    然而,在众兽人震耳欲聋的笑声中,雅蠛蝶却欲哭无泪,只能用杀人般的凌厉视线恶狠狠地瞪着章逸风。

    尼玛谁说正太好的?尼玛谁说正太身娇体软易推倒的?尼玛每一个姐弟恋的苦逼姐姐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你伤不起啊啊啊啊啊!

    ●︶3︶● ●︶3︶●

    当得知雅蠛蝶绝对不能生病之后,章逸风再没有刁难过她,但太阳部落的族人也加强了对她的监视和保护,害得她本没办法和豹夜冥单独见面,更没机会跟他商议关于她逃跑的事。

    为此,她郁闷了好几天,8过,生乐观的她,很快就又活蹦乱跳了。

    那啥,既然以后章逸风不能再虐待她了,那现在她就可以恃宠而骄了,好好地想法子折磨一下他,把以前吃过的亏都连本带利地讨回来!哼哼,就这么办,握拳!

    今天是个好天气,天蓝蓝,云淡淡,风轻轻。

    九色潭边,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数百个兽人密密麻麻地围成了一个大圈,围观凌刺替胡晶晶解石。

    作者有话要说:

    亲们,明天下午在1点到4点间更新:)

    收藏我的专栏吧,让包养来得更猛烈些吧,哈哈哈!

    哈哈,雅蠛蝶翻身农奴得解放的时刻终于到来了,撒花花,(*^__^*) 嘻嘻……大家不许潜水啦,统统出来冒泡吧,哈哈哈哈!

    37、唯脑残无药可医

    话说刚才,胡晶晶狠下心花了整整20个翡翠块,买了一块体积如两个西瓜般大小的翡翠毛料。这块毛料品相极好,蟒带周围分布着8、9团松花,看样子里面应该藏着大块的玻璃种翡翠。

    凌刺第一刀切下去后,切面处,一片西瓜般大的鲜艳翠绿色脱颖而出,色泽明亮浓郁。

    见自家赌石店里的毛料里出绿了,凌刺不禁无比欢喜,赶紧抓起竹筒,洒了些清水在切面上。

    被清水洗涤后,那一大片碧绿的翡翠就显得晶莹剔透,质地细腻无瑕,竟然是纯正的玻璃种祖母绿!

    “胡晶晶,你这块毛料卖不卖?我出150个翡翠块!”章逸风忍不住开口,因为按规矩,在毛料没有完全解开之前,持有者可以把它进行拍卖,出价最高者便可以买到。

    由于章逸风带了头,所以众兽人全都炸开了锅,七嘴八舌地开始抬价:

    “我出200个翡翠块!”

    “我出280个!”

    “晶晶,卖给我,我出420个翡翠块!”

    ……

    胡晶晶笑靥如花,慢条斯理地道:“你们出的价格也太低了吧?这块毛料的品相这么好,要是解出来,里面的大翡翠应该足够5、6个兽人用一辈子了!所以我要卖600个翡翠块,谁拿得出那么多翡翠,我就卖给谁。”

    600个翡翠块?!

    众兽人一片哗然,除了首领、副首领和雌外,谁还买得起?

    “好,600个就600个,我买!”章俞沉思片刻,无比痛地吩咐章逸风回家去拿翡翠块。

    “等一等!”就在这时,雅蠛蝶迅速拉住章逸风的手臂,“不要冲/动,600个翡翠块不是一个小数目!”

    “雅小蝶,你这是什么意思?!”胡晶晶不高兴了,鼻孔朝天地冷哼一声,“既然你嫌600个翡翠块太贵,那好,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卖650个翡翠块!”

    周围齐刷刷地响起了抽气声,而太阳部落的少部分族人则同时向雅蠛蝶投去了埋怨的目光——因为,既然章俞想出高价买下这块毛料,那就说明他打算让族人们共享里面的翡翠能量!

    “小蝶,那你觉得我们要不要买?”经雅蠛蝶刚才的提醒,章俞有点犹豫了,因为他突然想起来,雅蠛蝶上次买了两块毛料,而且其中各解出了一块极品大翡翠!

    虽说章俞并不相信雅蠛蝶,仍然怀疑她是奸细,但自从她造出水车、解决了太阳部落的旱情后,他对她的印象就大大改观,多了几分佩服,所以他现在才会鬼使神差地询问她的意见。

    “嗯,让我想想。”雅蠛蝶装模作样地绕着那块毛料走了一圈,然后上前假装查看,顺势把手按在了毛料上。

    眨了眨眼后,雅蠛蝶利用透视眼,很顺利地看到了毛料的内部——在它里面,只有切面处有一大片约1厘米厚的绿色翡翠,其余的部分居然都是白花花的石头!

    晕死!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最可恶的“靠皮绿”?雅蠛蝶不禁尼加拉瓜瀑布汗。

    “章首领,你到底买不买?”胡晶晶不耐烦了,翻了个白眼,“如果你不买,我就留着给我的雄们用了。”

    “首领,别买,她爱给谁用给谁用。”雅蠛蝶劝说着章俞,然后低下头,拼命咬舌强忍住笑。因为胡晶晶用20个翡翠块买了这块靠皮绿的毛料,完全就是亏大了!

    为什么小蝶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幸灾乐祸?章俞拿不定主意了,转头询问光翼等5个副首领的意见:“几位副首领,你们以为呢?”

    “我看还是不买吧!”光翼想了想,若有所思地说,“既然小蝶这么有把握,估计里面应该没有多少翡翠。”

    “我也觉得不买比较好,”扬子鳄的声音非常洪亮、中气十足,“因为千百年来,没有一个首领能解决太阳部落的干旱问题,可小蝶竟然做到了,所以我认为我们应当听取小蝶的建议。”

    章俞还没来得及回话,其余的3个副首领就先后激动地否决了光翼和扬子鳄的意见:

    “首领,雅小蝶是奸细,我们不能听信她的鬼话!”

    “这块毛料的品相非常好,而且切面处的翡翠有西瓜那么大一块,若是解出来,那它的价值肯定远远不止650个翡翠块!”

    “毛料里面的翡翠是玻璃种祖母绿呀,是翡翠中的极品,只比玻璃种帝王绿差一点点,我们绝不能错过!”

    ……

    5个副首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章俞一个头顿时变成了两个大,他犹豫不决地看向章逸风:“逸风,你说我们要不要买下这块毛料?”

    “我……”章逸风心神不宁地瞥了雅蠛蝶一眼,随后垂下头,低声道,“买吧,从这块毛料的外表来看,松花、蟒带、癣和色眼这四种迹象它都具备了,而且我刚才用一块石头敲了一下松花,可松花并没有掉下来,这就说明松花卡得紧,容易暴绿色。”

    “逸风分析得有道理,”章俞原本并不坚定的立场,一下子坚定了,“其实我和逸风的判断几乎一模一样,所以我刚才才打算买下这块毛料。”

    说着,章俞就对章逸风一挥手:“那你回去取翡翠块吧,动作快点,别让大家等急了。”

    章逸风应了一声,接着转过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大约十分钟后,章逸风回来了,他把装着翡翠块的大布袋往石制案几上一放:“胡晶晶,这里是650个翡翠块,你现在当面点清,然后就把毛料给我们吧!”

    “好,”胡晶晶咯咯娇笑,朝杨飞虎抛了个媚眼,“飞虎,你来帮我数。”

    “没问题。”杨飞虎满面春风地把手伸进大布袋,接二连三地往外取翡翠,一边取一边数,“5,10,15,20……650,没错,一共是650个翡翠块。”

    说完,他就一把一把地抓起翡翠块,把它们装回了布袋里。

    见杨飞虎已经收起了大布袋,章俞便笑着吩咐凌刺道:“凌刺,你可以解石了。”

    凌刺点点头,又跟其他赌石店的几个老板一同商量了一会儿,这才拿起解石刀,小心翼翼地从与切面相反的那一端开始切石——因为这样切,可以避免切坏里面蕴藏的大翡翠。

    看到这样的情形,雅蠛蝶双手环,嘴角勾起了嘲讽的冷笑。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囧囧有神地想到了21世纪时很流行的一句话:唯脑残无药可医!!!

    在四周众兽人或紧张或欢喜的神色中,凌刺手起刀落,切开了翡翠。

    然而,整个切面却是白花花的石头,甚至连一丝一缕的绿色都看不到!

    糟了!章俞的心里隐约升起不祥的预感,凌刺切的是最靠近蟒带松花的地方,也就是最容易出绿的地方,可是居然一点儿绿也没看到,这下情况大大不妙了!

    “赌垮了!”围观的人群中,扬子鳄心浮气躁地大叫起来,“我就说不买不买,你们非要买,现在好了吧?650个翡翠块就这么没了!”

    “子鳄,别急,”光翼安抚着扬子鳄,“才切了一刀,毛料还剩那么大一块呢,说不定等会儿就能切出翡翠了。”

    “我能不急吗?”扬子鳄急得直骂娘,“你们这边自然资源丰富,你当然不急;可是你到我管辖的地区去看看,已经一年多都没下雨了,旱情越来越严重,粮食本就不够,族人们大多数时间都在嚼草、啃树皮!每天都有族人为了抢夺食物而打得头破血流,有一部分族人开始向你们的地区迁移,还有一部分族人甚至有离开太阳部落、投靠星月部落的念头……总而言之,我先把话说明白了,我这次专程来找首领,就是想讨些翡翠和食物回我们地区,否则这个副首领我不当了,谁愿意受这份罪,谁就来当!”

    章俞的心脏狠狠抽痛了一下,眉间拧成了一个“川”字。说实话,现在他也有些后悔买下这块毛料了,可买都买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子鳄,不要说这样丧气的话,一切都会好的。”光翼紧皱眉头,轻声安慰扬子鳄,“前些天小蝶送了我一颗玻璃种帝王绿的翡翠球,假如等会儿这块毛料真的切垮了,你就把那颗翡翠球拿回去,先给大家救救急。”

    “真的?”扬子鳄怒气稍减,脸色也微微缓和。

    话说他前几天刚赶到这里,所以他只看到了雅蠛蝶造水车的全过程,并未亲眼见过光翼的那颗翡翠球。不过,昨天在与众兽人的聊天中,他也对那颗极品翡翠球有所听闻。

    “当然是真的,光翼还能骗你?”章逸风冷冷地说,“那颗翡翠球跟椰子差不多大,足够十几个兽人用一辈子了。”

    “跟椰子差不多大???”扬子鳄大吃一惊,下巴快要掉到地上去了,“昨天我就听说那颗翡翠球很大,但我以为大家是跟我开玩笑的,难道不是开玩笑?!”

    “谁有闲工夫跟你开玩笑!”章逸风脸色铁青地瞪了扬子鳄一眼,又脸色复杂地看向凌刺,“凌刺,你继续解石,不要被扬子鳄的话影响心情!”

    凌刺的脸色有点难看,他咬咬牙,拎起解石刀,又往一处容易出绿的地方切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明天在下午1点到4点间更新:)

    38、迫不得已

    然而,整个切面所呈现出来的,仍然是一片灰白色的石头!

    雅蠛蝶摇摇头,已经不忍心再看了,默默地退到了人群外。

    章俞不听她的劝告、硬是买下了这块“靠皮绿”,最初她是很幸灾乐祸的,可是一听扬子鳄说他们那里的兽人们过得那么悲惨,她竟然莫名其妙地开始难过了。

    “小蝶,”光翼也退出人群,快步走到雅蠛蝶的身边坐下,“你是怎么看出那块毛料不太好的?”

    雅蠛蝶叹了口气,抓起案几上盘子里的一颗红樱桃放进嘴里:“我没看出那块毛料不好,我对赌石是一窍不通。”

    “那你为什么叫首领不要买?”猛犸烈走过来,好奇地问。

    雅蠛蝶一边吃樱桃,一边大言不惭地撒谎:“因为我觉得既然胡晶晶是奸细,那么她卖给我们的东西,肯定不可能是什么好东西;如果那块毛料真的很好,估计她就不会卖了,而是留着自己用。”

    雅蠛蝶这番话虽然是谎话,但也不是毫无据的一派胡言,所以听了她的话后,猛犸烈和光翼对视一眼,脸上不约而同地呈现出恍然大悟和悔不当初的表情。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猛犸烈自责地狠狠一拍案几,震得盘子里的数颗樱桃全都跳到了半空中,又迅速落回盘子里。

    “我也是太大意了,”光翼懊恼地紧握双拳,“凭我以往的经验来看,我也认为那块毛料的品相很好,所以才会上了胡晶晶的当。刚才凌刺在最容易出绿的地方切了两刀,却没有丝毫出绿的迹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赌垮了。”

    “赌石本来就是靠运气、经验和眼力,”雅蠛蝶继续津津有味地吃着樱桃,“赌垮也是很正常的,现在毛料还没有切完,你们也不用太灰心。”

    虽然雅蠛蝶很圣母地安慰着光翼和猛犸烈,但他们俩仍是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大约一小时后,章俞用650个翡翠块换来的那块毛料,已经被凌刺切成了三十几块。

    可是,除了最初的那个切面处有一层薄薄的玻璃种祖母绿以外,其余的每一块毛料里,全都是惨不忍睹的白花花的石头!

    赌垮了,彻底赌垮了,这块毛料竟然是靠皮绿!章俞追悔莫及,身形猛然一晃,双眼一黑,竟是直接气得昏过去了。

    “爹——!”章逸风悲怆地大叫一声,眼疾手快地扶住章俞。

    “猛犸烈、光翼,你们快过来!”凌刺仰天大喊,“首领昏过去了,你们快救救他!”

    于是乎,随着章俞的昏倒,九色潭边顿时乱成了一锅沸腾的粥。

    猛犸烈忙不迭地掐着章俞的人中,光翼迅速变成兽形飞回去拿翡翠球,凌刺等几个兽人心急火燎地冲向猛犸烈家里去抓草药……

    折腾了大半天后,章俞总算醒了,而章逸风则赶紧将他背回了家,带他回去休息。

    “雅小蝶,没想到你挺有眼力的嘛!”胡晶晶笑着走到雅蠛蝶面前,“上次你不是说想跟我进行‘赌石战’吗?那天豹首领给了你那么多翡翠块,不如今天你就跟我赌一场吧,怎么样?”

    雅蠛蝶愣了楞,心底立刻打起了小算盘。

    既然章俞都为那650个翡翠块昏过去了,那她要不要把那650个翡翠块从胡晶晶手里赢回来呢?

    要知道,在豹夜冥没能救走她之前,她将来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呆在太阳部落里。若是不把翡翠赢回来,那么一旦翡翠不够用时,生活悲凉的就不仅仅是太阳部落的族人,肯定还会牵连到她;

    可是,如果她把650个翡翠块全都赢回来了,那章俞会不会觉得她的赌石能力很强,并且更不愿意放她离开了,更会加强对她的监视了?

    就在雅蠛蝶举棋不定时,豹夜冥轻笑一声:“小蝶,你就和晶晶赌一场吧,权当是玩玩儿,碰碰运气。”

    “这个……”雅蠛蝶还是很犹豫。

    “来嘛,豹首领都发话了,你还怕什么?”胡晶晶笑眯眯地挽住雅蠛蝶的手臂,不由分说地拖着她走向空地中间的几张案几,“我们赌小一点,每次下50颗翡翠珠做赌资,如何?”

    50颗翡翠珠还算赌得小啊?雅蠛蝶撇撇嘴,想了好半天,这才狠下心道:“如果你非要跟我赌,也行,但是每次下多少赌资,由我说了算。”干脆她就来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吧!

    “好啊,”胡晶晶一口答应,“第一次你想赌多大?”

    雅蠛蝶乌黑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80个翡翠块。”

    “80个翡翠块?!”

    四周的众兽人齐齐惊呼!

    胡晶晶也变了脸色:“你总共才90个翡翠块,你就用80个跟我赌第一次?”

    “是啊,”雅蠛蝶用舌尖轻轻舔了舔上嘴唇,懒洋洋地笑了,“你赌不赌?要是我输了,后面两次就赌小一点儿。”

    在众目睽睽之下,胡晶晶骑虎难下,犹豫了片刻后,她终是咬牙切齿地道:“赌!我就不信我会输!”

    “晶晶,不要赌,”豹夜冥一挑眉,眸中光一闪,“小蝶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如果你跟她赌,一定会输。”

    “夜冥,你这番话未免夸大其词了吧?”杨飞虎不悦地沉声道,“晶晶是星月部落里赌石能力最强的兽人之一,你凭什么认为她一定会输给雅小蝶?”

    豹夜冥弯了弯桃花眼,嘴角泛起一抹嘲弄的笑意:“如果你们非要赌,我也不拦你们,但是如果等会儿输得一无所有,那么我丑话说在前头,你们不要找我和我大哥借翡翠,因为现在部落里的翡翠本就不够用。”

    见豹夜冥的态度不太好,胡晶晶干脆撕破脸,厉声指责道:“既然你明知道翡翠不够用,你为什么还要送90个翡翠块给雅小蝶?别以为你是首领的弟弟,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上个月若不是你反应迟钝被章逸风捉住了,我们首领怎么可能代替你去坐牢?我们部落又怎么可能用那么多雌果去交换首领回来?”

    “晶晶所言有理,”杨飞虎怒冲冲地帮腔道,“豹夜冥,你居然被一个未成年兽人捉住了,你也太窝囊了,就算当时睡得再怎么迷糊,你也不至于忘记该如何变身吧?依我看,你本就是故意让章逸风捉住的,因为你知道首领心疼你,肯定会代替你去受罪!谁知道你有什么野心?说不定你是想借太阳部落之手害死首领,然后自己当首领!”

    杨飞虎此言一出,好似在星月部落的诸多族人间投下了一枚重型炸弹,炸得族人们好像打了**血一样激动,七言八语地议论起来:

    “对呀,我也觉得豹夜冥是想自己当首领!”

    “豹夜冥和首领本来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更何况他们俩的爹还是情敌!”

    “首领真可怜,全心全意地把豹夜冥当成亲弟弟溺爱,结果却遭到了他的反叛!”

    “首领在地牢里被折磨得只剩半条命了,可豹夜冥倒好,该吃就吃,该睡就睡,一点儿愧疚感也没有!”

    ……

    在大家的议论纷纷中,在光翼的详细解释下,雅蠛蝶总算听懂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十八年前,星月部落之所以会分裂成星辰部落和月色部落,是因为一件迫不得已的事。

    当初,星月部落的首领是豹凌霄(豹夜冥的爹),而龙天霸(龙天翔的爹)是副首领。后来,他们俩爱上了同一个改造雌龙姗姗,而姗姗喜欢的是龙天霸。

    不过,由于豹凌霄是一个占有欲非常强的雄,所以他借着自己的首领地位,打算独占龙姗姗。得知此事后,龙天霸无比痛苦,决定造反。

    于是,在豹凌霄和龙姗姗洞房花烛夜的当晚,龙天霸用迷/药将豹凌霄等人迷昏,然后闯入洞房,想带走龙姗姗。

    谁料,姗姗却不肯跟龙天霸走,因为豹凌霄对她爹娘有救命之恩,所以她谨遵她爹临终前的遗愿,决定一辈子都要忠于豹凌霄。

    可想而知,龙天霸怒气冲天,想不顾一切地抢走姗姗。结果,姗姗子刚烈,怎么也不愿意走,甚至化作兽形跟龙天霸打斗起来。

    龙天霸又急又气,想一不做二不休地杀了豹凌霄,可姗姗却以死相逼,不准龙天霸伤害豹凌霄。

    怒火攻心之下,龙天霸强/暴了姗姗,然后带着一大群族人离开了星月部落,建立了月色部落。

    没多久,姗姗怀孕了,生下了龙天翔。可是,她知道龙天翔是龙天霸的儿子,所以左右为难,不知道是该去找她深爱的龙天霸,还是该继续留在她的恩人豹夜冥身边?

    就这样,姗姗抵不过对龙天霸的思念,又不愿意背叛豹凌霄,最后她只好自杀了,并在咽气之前恳求豹凌霄,求他好好对待龙天翔,把他带大。

    见姗姗含恨死去,豹凌霄追悔莫及,于是便将龙天翔当作亲生儿子来疼爱、养育。两年后,豹凌霄有了新的雌/伴侣,而豹夜冥也随之出生了。

    此时,除了豹凌霄外,谁也不知道龙天翔是龙天霸的儿子。因此,龙天翔和豹夜冥一直以为他们俩是亲兄弟,所以他们俩的关系从小到大都非常亲密。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明天在下午1点到4点间更新:)

    39、苦尽甘来

    然而好景不长,得知姗姗自杀之后,龙天霸就暴跳如雷,认为是豹凌霄亏待了她,所以就想杀了豹凌霄替她报仇。

    可是,虽说龙天霸曾多次派人暗杀豹凌霄,但由于豹凌霄是星辰部落的首领,保护他的兽人特别多,所以他尽管多次受伤,却一直没有伤及命。

    16年后,龙天霸仍是不死心,伺机将几支毒箭向了豹凌霄,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龙天翔却帮豹凌霄挡了一支毒箭。

    见毒箭中了龙天翔的心脏附近,可龙天霸还是不依不饶,豹凌霄不禁急得大叫起来,说出了龙天翔是龙天霸的儿子这一天大的秘密。

    最初,龙天霸虽然觉得龙天翔跟自己长得有些像,却怎么也不肯相信这个秘密。直到豹凌霄把龙天翔脖子上的锦囊取下来给龙天霸看,龙天霸才终于确定龙天翔真的是自己的儿子!

    原来,锦囊里竟然装着龙天霸的一块翡翠玉佩,而那玉佩是他十几年前送给姗姗的定情信物!

    接下来,为了挽救龙天翔的命,龙天霸和豹凌霄就齐心协力,拿出了各自部落里最好的翡翠,请来了最好的大夫。

    数月后,龙天翔的箭伤终于痊愈,龙天霸和豹凌霄也不想再与彼此为敌了,而是决定和好如初,并打算将星辰部落和月色部落合并为曾经的“星月部落”。

    在选举星月部落的新首领时,龙天霸和豹凌霄想法一致,都打算退位养老。与此同时,他们俩还一起把龙天翔扶上了首领的位置,把豹夜冥扶上了副首领的位置。

    此外,在龙天霸和豹凌霄的强烈要求下,新首领龙天翔给星月部落定下了一个规矩:从今以后,包括首领、副首领在内的任何雄都不准独占雌,以免当年龙姗姗的悲剧重演,以免星月部落再次分裂!

    ……

    听完光翼的一番解释后,雅蠛蝶不禁瞠目结舌。

    果然,爱情故事里没有最狗血,只有更狗血啊!没想到龙天翔和豹夜冥不仅不是亲兄弟,而且他们俩的爹还是情敌,真是难为他们俩还能兄友弟恭啊……

    就在雅蠛蝶觉得头顶上天雷滚滚而过时,众兽人还在七嘴八舌地说个不停,议论着豹夜冥是否真的有反叛之心。

    “够了!所有人都给我闭嘴!”龙天翔冷冷地低喝一声,一掌震向面前的案几。

    “哗啦——”

    石头案几瞬间四分五裂,变成了一堆零零散散的碎石块。

    见状,全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而雅蠛蝶更是吓得一哆嗦,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大哥,”豹夜冥心急如焚地看着龙天翔,“我从没想过要背叛你,更没有想过要自己当首领,你千万不要听别人的闲言碎语……”

    “别说了,我相信你。”龙天翔淡淡地打断了豹夜冥的话,随后转向胡晶晶,“晶晶,你想清楚,你究竟要不要跟小蝶进行‘赌石战’?”

    胡晶晶战战兢兢地小声说:“首……首领,赌石战是我最先提出来的,所以我还是想跟雅小蝶赌一场,以免被他们太阳部落的族人嘲笑。更何况,我对自己的赌石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我觉得我肯定能赢。”

    龙天翔微微眯起凤眼:“那好,你要谨慎一些,千万不要轻敌。”

    “首领您放心,我自有分寸。”胡晶晶点点头,又指着不远处的一大堆翡翠毛料对雅蠛蝶道,“可以开战了,一刻钟内,我们俩要从那边的毛料里各选出一块毛料,谁的毛料里解出来的翡翠更多,谁就算赢。”

    雅蠛蝶讪讪地了鼻子:“呃,好吧!”

    随着猛犸烈的计时,九色潭边的气氛立刻变得剑拔弩张,众兽人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寻找毛料的雅蠛蝶和胡晶晶。

    十分钟后,光翼神色复杂地把雅蠛蝶的大布袋从家里拎了过来,取了80个翡翠块放到案几上。

    灿烂的阳光下,雅蠛蝶的80个翡翠块,以及胡晶晶的那80个翡翠块,一同在案几上散发着晶莹剔透的莹绿色光芒,看得一旁的兽人们心惊跳。

    然而,由于有透视眼这个作弊器,所以大约一小时后,雅蠛蝶轻轻松松地赢了胡晶晶,赢走了80个翡翠块。

    胡晶晶用刀子一样的目光狠狠地剜向雅蠛蝶,而太阳部落的族人们则无比兴奋,高声欢呼起来。

    “你们别高兴得太早,还有两次没赌呢!”杨飞虎愤愤然地提醒众兽人。

    “那现在开始赌第二次吧,”雅蠛蝶坏坏一笑,将面前案几上所有的翡翠块往前面一推,“刚才我们已经说好了,每次下多少赌资,都由我说了算,所以第二次的赌资我想下160个翡翠块。”

    “嘶——”

    周围响起了一片整齐的抽气声,众兽人无不大惊失色,迅速窃窃私语起来。

    “小蝶,你悠着点,”光翼皱着眉,担心地劝慰雅蠛蝶,“既然你第一次已经赢了,后面两次的赌资就少下点吧,我看每次下50颗翡翠珠足够了。”

    雅蠛蝶妩媚地翘起玉/腿,轻笑道:“光翼你太不了解我了,还是夜冥了解我,我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说到这里,雅蠛蝶突然回过神来,身子猛地一颤,差点摔倒在地上。夜冥为什么会那么了解她?除非他是舒墨!!!

    “你没事吧?”猛犸烈赶紧扶住雅蠛蝶。

    “没事。”雅蠛蝶低低地说着,同时看向了不远处的豹夜冥。

    清远的蔚蓝天空,阳光明媚。

    豹夜冥和龙天翔并肩坐在一棵桃花树下,正一本正经地谈论着什么。金灿灿的阳光透过稀疏的树影,斑驳地洒落在他们俩的身上。

    恰逢此时微风拂过,数不清的娇艳桃花花瓣纷纷飘落,在半空中泛起一道道令人目眩神迷的粉红色涟漪,令此情此景看起来既梦幻又温柔。

    其实豹夜冥和龙天翔真的蛮配的,就是不知道他们俩谁攻谁受?

    思及此,雅蠛蝶就好像被一击闷拳狠狠捶在了口,浓浓的醋意竟然迅速蔓延开来。好吧,她承认她的思想又不纯洁鸟,捂脸!

    收回视线后,雅蠛蝶闷闷不乐地对胡晶晶道:“开战,我要下160个翡翠块。”

    说完,不等胡晶晶回话,她就快步走到毛料旁,埋头苦找起来。

    胡晶晶不甘示弱,迅速指挥杨飞虎往案几上放翡翠,然后也开始全神贯注地查看毛料。

    毫无疑问,后面的这两次赌石战又是雅蠛蝶赢了,第二次赌石战她赢了胡晶晶160个翡翠块,第三次赌石战她赢了320个翡翠块。

    至此,被章鱼赌垮了的那650个翡翠块,已经被雅蠛蝶赢回来560个!此外,由于雅蠛蝶是赢家,所以从赌石战那6块毛料里解出来的翡翠全都归她所有,而那些翡翠折合成翡翠块后,大约价值400个翡翠块!

    换句话说,雅蠛蝶总共赢了960个翡翠块!!!

    这下子,胡晶晶连瞪雅蠛蝶的力气也没有了,她后悔莫及地趴在杨飞虎的肩头上,嘤嘤地哭了起来。

    太阳部落的族人们,兴奋得几乎喊哑了嗓子,掌声、叫好声、起哄声、口哨声……各种声响不绝于耳,在空旷的山谷中久久地回荡不绝。

    半晌,当族人们终于冷静下来时,雅蠛蝶笑着走到豹夜冥面前,将两个装满翡翠的大布袋塞到他手里:“夜冥,我现在有这么多翡翠,你帮我保管200个翡翠块吧,免得我大手大脚,几天就花完了。”

    “……”

    见状,太阳部落的族人们同时瞠目结舌地石化了。

    几秒钟后,部分族人看向雅蠛蝶的眼神瞬间风云变幻,甚至由崇拜迅速变成了怀疑和厌恶。

    “没问题,我肯定会好好帮你保管的。”豹夜冥轻笑起来,眼波流盼间,媚骨天成。

    雅蠛蝶笑了笑,转身指着案几上剩余的那8个大布袋对光翼道:“光翼,这里还有760个翡翠块,我只要其中的80个,算是捞回我的赌本;至于剩下的680个翡翠块,你现在把它们打包带回去,交给章首领任意安排吧!章首领刚才因为赌垮650个翡翠块而气病了,我想如果他看到这680个翡翠块,一定会很高兴。”

    “……”

    太阳部落的所有族人,第二次华丽丽滴石化了。

    全世界安静了整整五秒钟。

    紧接着,在场的太阳部落的成千上万个雄,全都热血沸腾了,争先恐后地嗷嗷乱叫着冲向了雅蠛蝶!

    说时迟那时快,离雅蠛蝶最近的几个雄,竟然直接将她猛地扑倒在地,不顾一切地狂吻起她来!

    与此同时,周围数不清的雄,无论是成年的还是未成年的,都为了前去强吻雅蠛蝶而打斗起来,打得乌烟瘴气、头破血流、不可开交……

    至此,全天下唯一的天然雌雅小蝶,用她的真诚、机智和善良,彻底征服了太阳部落的所有族人,让他们完全认可了她,相信她并不是奸细。

    于是,她的以德报怨让众族人深受感动,引发了前所未有的轩然大/波,也引发了自古以来族人间规模最大的一次群殴事件!直到章俞和章逸风被光翼心急如焚地领到九色潭边,这疯狂失控的局面才终于被勉强控制住……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下次更新在7月27日或7月28日下午1点到4点间,总之我会尽快更新的,呵呵!

    因为我的存稿一个字都没有了啊啊啊啊!明天又要去姑妈家做客,一个字都写不了,呜呜呜!于是,求留言,求花花,求收藏,求包养,求霸王票,各种求啊……

    小蝶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大家高兴吗?哈哈哈,撒花花~~~

    40、小不忍则乱大谋

    夜色如水墨般妩媚,淡淡地晕染了整片天幕。

    雅蠛蝶打了个呵欠,习惯地爬上床,准备睡觉,可谁料却被章逸风一把拽进怀里,紧紧地搂住。

    喘不过气了,雅蠛蝶艰难地呼吸着,心想这小屁孩又发什么神经了?

    “小蝶,今天谢谢你了。”章逸风滚烫的呼吸,就像轻柔的羽毛般,痒痒地吹拂在雅蠛蝶的耳边。

    “……”雅蠛蝶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只好沉默是金。

    “我现在相信你不是奸细了……”章逸风极其缓慢地舔舐着雅蠛蝶的耳垂,柔软灼热的舌尖好似灵蛇般,悄无声息地探入了她的耳洞里。

    情形不妙啊?雅蠛蝶的身子触电般一抖,柔若无骨的一双玉臂伸向光翼求教:“光翼,我要你抱。”

    这些天来,光翼断掉的那5肋骨虽说还没复原,但在那颗翡翠球的帮助下,他的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所以仅仅是抱一下她,救她脱离章逸风的魔爪,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吧?

    “好,我抱你。”光翼微微一笑,将雅蠛蝶搂进怀里,又对章逸风道,“别闹了,小蝶今天很累了,你就让她休息吧!”

    “雅小蝶,你未免太偏心了!”章逸风冷哼一声,然后气鼓鼓地背过身去,心里无比懊恼。

    原来小蝶竟然不是奸细,可是以前他对她的态度那么恶劣,三番两次地刁难她,现在他要怎么做,才能取得她的原谅呢?

    对了,不如先跟她举行成亲仪式吧!他会当着所有族人的面,为她戴上龙牙项链,宣布她首领夫人的身份,让族人们臣服于她……就这么办!明天早晨,他就和凌刺等人一起去猎杀食人龙!

    (ps:“首领夫人”是对首领、小首领和副首领的雌的尊称。)

    ●︶3︶● ●︶3︶●

    第二天一大早,雅蠛蝶起床后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直到她洗漱完毕,也没看到光翼和章逸风的影子!

    不过,庭院里的石桌上,早已摆满了丰盛的饭菜。一个用竹篾编成的饭菜罩就像大伞一样,严严实实地把所有碗盘都罩了起来,避免灰尘、蚊虫的落入。

    看着桌上的饭菜罩,雅蠛蝶不禁感慨万千:其实严格说起来,这里并不像原始时代啊,反而有点像古代,但是又比古代稍微落后一点儿。

    就在这时,豹夜冥和龙天翔一同走进庭院。

    “小蝶,你起床了?”豹夜冥笑着说,“赶紧吃饭吧,光翼刚走不久,饭菜应该还没有凉。”

    “哦?那光翼和章逸风去哪里了?”雅蠛蝶拿起饭勺开始盛饭,同时笑着问夜冥和龙天翔,“你们俩吃早饭没有?要不要一起吃?”

    “我们吃过了,你自己吃吧!”豹夜冥走到石凳边坐下,惬意地翘起二郎腿,“章逸风、凌刺等一大群雄都去猎杀食人龙了,而光翼由于身上有伤,所以就留在家里给你做早饭。不过做完饭后他还是按耐不住,所以就去找逸风他们了。”

    “部落里来食人龙了?来了多少只?!”雅蠛蝶大吃一惊,小手一抖,筷子随即掉到桌面上。

    “别担心,”见雅蠛蝶吓成这样,豹夜冥就安慰她道,“部落里没有食人龙入侵,光翼和逸风是为了给你做龙牙项链,所以才去森林里寻找食人龙。”

    “龙牙项链?”雅蠛蝶楞了楞,然后突然回想起胡晶晶前那串用兽骨和黑色龙牙做成的项链,不禁满头黑线,“他们俩为什么要给我做龙牙项链啊?我才不喜欢戴那种东西,那么笨重,好像脖子都会被挂断,再说也不是多好看的样子,还不如什么都不戴呢!”

    平日里一脸冷酷的龙天翔,此时脸上浮现出罕有的微笑:“小蝶,你不知道吗?对雌而言,食人龙的龙牙项链就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只有首领、副首领和小首领的雌才有资格戴龙牙项链。首领和小首领的雌的龙牙项链是白色的,而副首领的雌的龙牙项链则是黑色的。”

    “原来是这样啊!”雅蠛蝶恍然大悟,重新拿起筷子,开始吃起饭菜来。

    “不仅如此,”豹夜冥补充道,“当拥有龙牙项链后,该雌就可以向部落里的所有兽人下达命令,而兽人们也必须遵从。换句话说,见龙牙项链,如见首领、小首领和副首领亲临!”

    “这么夸张?”雅蠛蝶的嘴角微微抽搐,“难怪胡晶晶当初要向我炫耀她的龙牙项链了。”

    “这不叫夸张,这是首领夫人的权力,”龙天翔双手环,很大男人地解释道,“所以说,龙牙项链是每个雌都梦寐以求的东西。假如某个雌的脖子上没有戴龙牙项链,那就说明她的雄里没有首领、副首领或小首领,也就说明她很失败,没有足够的魅力吸引到兽人中的领导者。”

    雅蠛蝶听得一个头变成了两个大,唉,看来不管是在原始时代还是在现代,钱和权始终是大家所追求的共同目标啊!

    “小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豹夜冥皱了皱眉,闷声说道,“明天上午你就要和光翼、逸风举行成亲仪式了……”

    说到这里,豹夜冥凑到雅蠛蝶的耳边,用只有她才能听得见的声音轻声道:“小蝶,我和我大哥后天就要回星月部落了,我们已经派人挖好了一条地道,地道是从你庭院的茅厕下面一直通到海边。明天晚上凌晨1点时,你就假借上茅厕,躲进茅厕里,然后蟒蛇就会在茅厕里接应你,带你走地道,把你带到海边,再带回星月部落。”

    顿了顿,豹夜冥又补充道:“蟒蛇就是表演吐火的那个雄,你还记得他吧?为了避免太阳部落的人怀疑,所以我和我大哥不能亲自在地道里接你,只能派其他人来。”

    闻言,雅蠛蝶不禁大喜过望,拼命点头道:“我记得蟒蛇的长相,因为他长得很帅。”

    “那就好,明晚你千万别睡着了。”豹夜冥谨慎地提醒雅蠛蝶,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放心,我绝不可能睡着的,我一定会失眠,哈哈哈……”雅蠛蝶哈哈大笑,同时端起碗,津津有味地继续吃起饭菜来。

    啦啦啦,她终于可以逃离太阳部落这个鬼地方啦,撒花庆祝,哈哈哈!

    ●︶3︶● ●︶3︶●

    就如豹夜冥所预料的那样,当天下午,章逸风和光翼等人顺利地猎杀了一只食人龙,并取回了它的龙牙,做成了龙牙项链。

    第二天清晨,阳光明媚,蓝天悠远。

    雅蠛蝶和光翼、章逸风的成亲仪式开始了,九色潭边,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到处都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空地中央,搭建起高高的舞台,舞台后面拉起了玫瑰红的丝绸帷幕;舞台的正前方不远处,高大的木架做成了漂亮的拱门,其上装饰着鲜花和碧绿的植物藤蔓。

    在欢快激昂的鼓点声中,雅蠛蝶头戴花冠,身穿一条鲜红的丝绸裙,坐在一架由八个雄抬着的太师椅上,隆重地出现在众兽人的面前。

    玫瑰花瓣被雌们洒得漫天飞舞,太阳部落的众兽人全都春风满面,祝福声和笑语声不断。

    渐渐地,太师椅穿过了粉红的鲜花拱门,抬椅子的八个雄一同蹲□,将椅子放到地上。

    雅蠛蝶缓慢地起身,将小手伸向了光翼。

    光翼微微一笑,牵着雅蠛蝶走上舞台——章逸风正等在那里。

    见雅蠛蝶走到了自己的面前,章逸风就转过身,转向左侧的蚕雪儿。他从雪儿手中的托盘里拿起那串象征着高贵身份的龙牙项链,然后笑着把龙牙项链戴到了雅蠛蝶的脖子上。

    众兽人不约而同地欢呼起来,手举火把,将舞台团团围住,绕着雅蠛蝶、光翼和章逸风,跳起了热情洋溢的舞蹈。

    在一片喧嚣的背景中,雅蠛蝶神思恍惚地看着舞台下一动不动的豹夜冥,突然很想哭。

    豹夜冥站得很远,远离了那些欢歌热舞的人群。他面无表情,那双微挑的漂亮凤眼,目不转睛地与雅蠛蝶对视着。

    灿烂的阳光如水般洒落,将豹夜冥的全身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芒。微风拂过,他耳畔的一缕柔滑的金发轻轻扬起,令他整个人平添了几分飘逸。

    “夜冥……”雅蠛蝶再也忍不住了,泪水情不自禁地夺眶而出。

    在她的泪眼迷蒙间,周围的五光十色迅速往后退去,在豹夜冥忧郁深邃的目光中模糊成黯淡的背景。

    见雅蠛蝶居然哭了,而且一直望着豹夜冥所在的方向,光翼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苦涩,他端起一杯美酒,递到她面前:“小蝶,该喝交杯酒了。”

    雅蠛蝶一时失神,完全没听到光翼的话,只是愣愣地看着豹夜冥。

    “雅小蝶,你往哪里看!”章逸风可没有光翼的耐心,当发现她居然还惦记着豹夜冥时,他愤怒地扳过她的肩膀,一低头就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嘴唇!

    见状,舞台下立刻炸开了锅,起哄声、叫好声、口哨声、尖叫声……各种声响顿时不绝于耳。

    然而,豹夜冥却黯然神伤地垂下头,紧抿着薄唇,拳头握得死紧。

    冷静!冷静!他要忍!小不忍则乱大谋!只需要等到今天晚上,蟒蛇就可以把小蝶救回星月部落了!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下次更新在7月28日或者7月29日下午的1点到4点间:)总之,如果我明天能码出一章,就明天更新;如果没空码出一章,就后天更新。

    o(∩_∩)o谢谢亲的地雷,爱你,么么么!我好开心啊,抱住你蹭蹭,欢迎追文哦,嘻嘻!

    由于我没有存稿了,所以现在很难保持日更,不过我会尽量日更的,呵呵!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只有隔日更了。亲们,你们不要潜水了啊,冒个泡吧,希望后面的剧情怎样发展,给点建议啊!

    对了,在这里解释一下:在兽人中,只要父母不是同一种族类,那么即使是亲兄弟,兽形也很可能不一样。因为很可能哥哥继承的是父亲的兽形,而弟弟则继承的是母亲的兽形。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兽人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