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九岁小凤帝 4

2018-02-07 13:33:41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go-->


    卷一【年少轻狂】 第24章 惩治刁侍

    “既然是游戏嘛!咱就得定些规则,对不对?”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卞玉代表众夫侍答道,“请太子殿下明示。”

    凤初阳也代表另二个皇子笑着回道,“小舞儿,你就说吧,我们都听你的。”

    “好,既然如此,本太子便把这游戏规则好生说说,今天的游戏第一项比试为:捡豆子。就是说,在一个盒子里面,装满有二百个豆子,分为青豆、黄豆、绿豆,黑豆、袖豆,由本太子来念数字,你们要在本太子数到60的时候,将这五种豆子分到五个盒子里去,到了时间,谁还没捡完,或者,单色的豆子盒里有夹着有别的颜色的豆子,那谁便是输了。至于名次,则按谁先完成的先后顺序来定。”

    众人暗忖:捡豆子嘛,这多么容易的事啊!三岁小孩都会做,这太子殿下果然还小,连出的游戏题目都是如此简单。

    千舞看着他们有些人脸上的不以为然,心里暗暗笑道,这道题是当初她在现代的时候玩过的,别看是这么简单的小题目,若没有淡定、心细、眼疾、手快,想要做好这道题可是不简单,她在现代,可亲眼见过不少自以为聪明的人截在这道“简单”的小题之下。

    千舞笑笑地看着在座的众人,“大家对这玩法都没有意见吧?”

    “没有!”

    “很好,本太子在想,如果由本太子一个人来决定输赢,怕你们中间会有人不服气,不如这样,大皇兄乃是几位皇兄之首,卞玉是十大夫侍之首,评委就由本太子、大皇兄、以及卞玉来担任,大家有没有意见?”

    这时,夫侍中的一个男人站了出来,“太子殿下,冷峻有意见。”

    冷峻?凤千舞凤眸轻抬,打量着这位叫冷峻的夫侍,长得倒星眉剑目,举手投足之间,也有大家之气。

    她听卞玉说过,冷峻是翰林院学士冷飞雪的儿子,进前已经和另一官家小姐互有情谊,没想到,却突然被皇上赐婚给她这个白痴太子,也难怪他一直以来,总是用那种恨不得将她撕碎一样的眼神仇视着她!

    虽情有可原,但他身为夫侍,却不从夫纲,还自称臣下,看来他从未把自己当成是太子的夫侍,还敢对这白痴太子多有不敬,以前的凤千舞任他欺负也就罢了,如今碰上的是她,他可就没好果子吃了。

    他有意见,哼,她倒想要听听,他有什么意见?最好是如她所料的一般,那她一定会成全他的!

    “说吧!你有什么意见?”

    冷峻的眸中闪过一丝欣喜,赶紧拱手说道,“臣下觉得,既然游戏规则有输有赢,是否该定一下输赢之后的彩头?”

    千舞决意要挫挫这个男人的傲气,优美的唇角勾起一丝冷笑,冷冷地说,“没错,这正是本太子接下来要说的,游戏分为三种,一是捡豆子;二为答题;三为武技比试。三甲者,可向本太子提出一愿望,不管你是要金要银,还是要珠要宝,只要你提出来,本太子皆一力满足,就算本太子没有能力执行,也会请母皇代为履行,绝不食言。”

    她端视了一下四周跃跃欲试的众人,顿了一下,又一字一句地说,“如果综合成绩为后三下者,一律取消夫侍资格,退还本家,永不为皇室所用!”

    这几句话一出,室内的温度瞬间降为零点,不管有心无心者,皆被她这话给震住了。

    取消夫侍资格,退还本家,永不为皇室所用!

    这三点中的任何一点,都将会成为他们终身洗不去的耻辱!

    凤千舞冷冷地看着十大夫侍,想走是吧?哼,就算老娘肯放你走,也要让你走得灰头土脸,永远抬不起头来做人,就一辈子做个窝囊废孙子吧!出了我的门,还妄想着能一世荣华富贵,和别的女人双宿双栖过好日子,做梦去吧!

    任何不把她凤千舞当人看的男人,她都会让他变成一头猪,一头欠宰的有眼无珠的蠢猪!既然胆敢撞到她的刀口上来,就别怪她下刀无情。

    看着凤千舞眸光冷冽、冷酷十足、带着傲然睥睨着他们的派头,那十大夫侍终于知道,这太子殿下不是开玩笑的!

    “想要留下来,就各凭本事了!来人,上豆子!”

    这事千舞早在心里琢磨已久,早有准备,如今一声令下,马上有侍卫抬上两张长桌,将五色豆子呈到了桌前。

    千舞看了一眼依然淡泊如水的凤初雪,还有那一脸跃跃欲试的凤初云,最后,看向那些在气度上就明显落于两位皇子之下的另外九位夫侍,已经有人明显的怯场,额尖已然冒汗。

    “各位,都就位吧!”千舞的一声令下,众人不管愿不愿意,都得站到长桌前去,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好。

    就在这时,那个冷峻又嚷开了,“太子殿下,臣君还有话说。”

    哟嗬,改称呼了!

    千舞眉眼都笑开了,可笑意却未达眼底,“说吧!你还有什么要求?”

    “臣君以为,卞君与我等同为夫侍,应一同比试才算公平,不知太子殿下以为如何?”

    千舞发现,这个冷峻说完话,那张俊脸上竟然染上了点点袖晕,看来,他也觉得自己这话理不直气不壮啊,刚刚她在点卞玉做评委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可都没吱声,到了现在才说话,怎么说都是他无理。

    千舞扭头看向卞玉,“卞玉,你也听到冷峻的话,如果你不下场和他们一起比试,恐怕以后也难服人。这样吧!你也下去,换三皇兄上来做评判!”

    “卞玉遵命!”卞玉从容地站起身,与凤初雪换了个位置。

    凤初云马上跳了起来,“小舞儿,你偏心,为什么不换本王去做评判?”

    千舞淡淡地瞟了他一眼,“四皇兄,凡事总要长幼有序,如果四皇兄觉得输了不好看,大可不必参加这个游戏。”

    凤初云俊美的脸有些扭曲,“小舞儿,冲你的这个输字,本王今天就跟他们比到底,哼!”

    “很好!各就各位,预备——”

    千舞故意又顿了顿,将这气氛越压越紧张,这才樱唇轻启,“开始!”

    十个夫侍,加上凤初云,十一双手飞快地舞动起来,一时间,看得是眼花缭乱。

    “一、二、三……七、八、九、十……”

    千舞一边念动数字,一边在两张长台之间走动,看着那一张张紧张不安的俊脸,有些人甚至紧张得手都抖了起来,偏偏越是紧张,手就抖得越是厉害,那圆碌碌的豆子就越是不听话,每每一捡起,抖一抖又掉了下去,气得人要跳脚。

    看着别人捡得飞快,自己却慢了半拍,脑子里想到凤千舞的那三大令,耳边又响着千舞像是催命一样的数字,他们越是紧张,越是不安,就越是不停地出状况,有些夫侍不但额间开始冒出了冷汗,甚至……已经有了哭相。

    ------题外话------

    ps:亲亲们,新文初始,极需支持,要帮忙给力收藏哦…o(∩_∩)o~…

    推荐好友的文《第一狠妃》,简介内有链接。

    大婚那夜,按捺住喜庆的心情,相恋三余载,终于成为他三皇子的新娘,等待她的却是,他亲手将自己送给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不是爱我的么?难道你一切都是在骗我?”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蹂躏着,身上的疼痛不及心中刀割般得撕裂。

    “爱?我只爱我自己。”冰冷的男人毫不留情的撕掉了她的梦她的一切的一切。

    卷一【年少轻狂】 第25章 杀**给牛看

    “哈哈,本王好了!”

    凤初云兴奋的声音一落下,余下的那些夫侍们双手舞动得更快了,生怕自己落人之下,成为最后那三人。

    千舞举眸看了过去,正对上凤初云的眼,他那张妖娆的脸上满是得意,还冲她得瑟地眨了眨眼。

    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真的拿了第一名!

    她朝他笑了笑,举了举拇指示意赞扬,又继续数着,“四十五、四十六……大家抓紧了哦,只有十几数了!四十七……”

    “我好了!”果然不负千舞所望,卞玉得了个第二。

    “太子殿下,我也好了!”

    “我也好了!”

    随着一个一个夫侍出声报好,最后余下的几个夫侍,冷汗开始狂飙,手也抖得更厉害了。

    “五十八!”

    “五十九!”

    到了最后,千舞一个数一个数地念着,念得特别有力,也特别地慢,在最后决胜的那一位捡完时,她还是吐出了最后一个数,“六十!停!”

    她微挑着凤眸,看着那几个垂下头双脚无力地打摆的男人,“郭沐风,冷峻,周子轩,这一局,你们三个可输了!下一局,希望你们能争点气,好好表现表现。”

    冷峻一脸不以为然,虽然输了,却还是傲气凛凛,摆出一副很欠揍的模样。

    郭沐风和周子轩两个夫侍却一脸哭相,四只眼睛哀怨无比地看着千舞,似是在恳求她手下留情。

    千舞的唇角挑起一丝冷冽地笑,她的眸光犀利而直接,就像是一针芒,直扎在他们的心上,郭沐风和周子轩直接垂下头去,不敢再与她对视。

    俗话说得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战友!

    在她准备建立的团体里,她不允许有拖后腿的人存在。就像游戏里所展现出来的血腥一样,你的动作稍慢一点,随时有可能被人爆了头,连带着牵连整个团体,输赢就在那一刹之间。

    千舞收回了视线,淡淡地说,“接下来的第二道比试是——我问你答!现在,大家先歇息一柱香功夫,一会再比试!”

    冷峻毅然转身离开,有些人却磨磨蹭蹭地不肯走,卞玉站了起来,“虽然刚才已经有人落后了些,但请不要气馁,你们还有机会,可以争取下一拨的胜利,现在都先下去歇着吧!”

    看着瞬间走得干干净净的大堂,千舞嘻笑着斜睨着卞玉,“卞玉,他们还真听你的话啊。”

    卞玉上前,拱手相问,“太子殿下,刚才您所说的那三点,对他们有些人来说,足以致命,难道真的要这么做吗?”

    千舞懒洋洋地将身子靠在凤初阳的身上,凤眸半眯半睁,感觉着他温柔的手在自己的肩上张驰有力地揉捏着,舒服得差点让她忘记了回话,直至她再度睁眸,才发现卞玉已经在她面前站了很久,还在等着。

    “卞玉,你到底还是心软之人,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卞玉知道,太子殿下是为了大局着想。可玉有一言想提醒太子殿下,这些夫侍有些可能确实不够出众,入不了太子殿下的眼,但他们的背后,都代表着一方势力,如果太子殿下贸然将他们驱回本家,恐怕会惹怒他们家人,留下后患呀!”卞玉黑沉的双眸中隐隐有着担忧。

    千舞示意凤初阳停手,端坐直身子,直视着卞玉,“你说的这些我都一清二楚。可您想过没有,现在想要我命的人数不胜数,在这些夫侍当中,有些人本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留着他们在我身边就是一个最大的隐患。至于你说的,他们背后的势力,那些都等以后再说,现在——我保命要紧!”

    千舞凤眸危险地眯起,致小巧的脸蛋上,透出一股狠厉冷绝之色,大有一股“谁敢拭其锋,便将谁斩杀”的霸王之气。

    看着三位皇兄和卞玉那彩的表情,她又轻轻巧巧地坐了下去,小小的唇角勾起弯弯的弧度,似是漫不经心地说,“这一次,本太子是杀**给牛看!也给那些一直惦记着我小命的人提个醒,我凤千舞什么都不怕,不管你是哪方势力,敢跟我玩,我就跟你玩到底!”

    卞玉一脸羞愧,“太子殿下思谋周全,是卞玉多嘴了!”

    千舞轻轻笑了起来,“你有何错?不!你的提醒很对,卞玉啊,知道我一开始为什么将你提为评判吗?”

    卞玉沉默,他知道她会说出来的。

    “那是因为,我舍不得你!”

    卞玉感动得跪了下去,“谢妻主厚爱,卞玉誓死效忠妻主!”

    妻主!好,这个称呼,证明卞玉是拿她当亲人看了。

    “起来吧!卞玉,你先下去休息。”

    “谢妻主大人!卞玉告退!”

    *

    看着卞玉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凤初云酸溜溜地说,“小舞儿,你这心还真是偏得厉害!”

    千舞笑看着他,“四皇兄,您这话可怎么说?”

    凤初云妖娆的脸上一脸酸味醋劲,连讥带讽地挑她的不是,“哼!你看你,对他是处处照顾,可对皇兄我呢,却处处为难,哪有你这样做皇妹的?”

    “四弟,你呀,小舞儿还这么小,我们啊,疼她还来不及呢,你就多让让她,别动不动就跟小舞动嘴皮子惹她生气,她自然就会对你好了?是吧?小舞儿。”

    凤初阳唇角微勾,浑厚的声音悦耳动听,千舞靠在他的怀里,感觉像是在听着催眠曲,昏昏欲睡。

    听到凤初阳的问话,她连眼都不睁,丢下一句,“大哥,这就是四皇兄的特点,他这人就是欠骂!”

    “凤千舞,你别太过份!”

    凤初阳愣了一下,看着凤初云那咬牙切齿快要跳脚的模样,再也忍不住朗声大笑起来。

    就连一直静静地安坐在一边的凤初雪,也轻轻地勾起了唇,幽深的凤眸看着凤千舞时,多了一丝炽热和赞赏。

    这你一言我一语地轻聊着,不一会,一柱香的功夫就到了!

    十大夫侍又陆陆续续地走到大堂,各就各位,神态已比之前恭敬许多,静等着凤千舞出第二道题。

    有了前车之鉴,这一次,他们的心中已经紧张万分,但又透着一股淡淡地期待,期待自己能出人头地,博得这个小太子的赏识,让自己以后的日子可以过得更好,有更大的发展。

    其二,这些夫侍们的身份,现在还未分正夫、夫侍、侍君的地位,平日里表面上看起来和睦,暗地里却总想找个机会一试高低,将对方给压下去。这一回,千舞也算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光明正大的比试机会,他们又怎么会不紧紧抓住呢?

    凤初阳的怀抱宽厚温暖,千舞真有些不舍得起身,但被这十几双眼睛大刺刺地看着,她想赖多一会都不成,只能坐起身,慵懒地伸了一下腰,又掩嘴打了一个呵欠,举手投足间尽是娃童的娇憨和天真,身上哪还有一点刚才那杀气毕露的狠厉锐气?

    她越是这样千变万化,下面的夫侍便越是胆战心惊,不着她什么时候是喜,什么时候是忧?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卞玉率众人回答,“都准备好了!”

    “来人,侍候笔墨,本太子要出题了!你们呆会可要好好表现哦!”

    千舞一脸兴奋,搓了搓手,拿过笔“刷刷刷”地迅速在宣纸上写下八道题目,抬眸扫了他们一眼,轻咳两声,“你们都听好了,这第一道题目是——”

    卷一【年少轻狂】 第26章 俊男如花

    千舞故意顿了顿,扫了他们一眼,“这第一道题目是对诗,现在我出上联,上联是:不以风骚惊天下……”

    她这话才刚一出,就听到身边有人“噗”地一声喷出了水,接着便使劲地咳了起来。

    千舞扭头一看,竟然是一直以冰冷闻名的凤初雪,他那张如雪一般干净透明的俊脸被茶水这么一呛,已是通袖一片,看起来就像是粉嫩的水蜜桃,诱人至极,千舞真想上去咬一口,但现在不行,时机和场合都不对。

    一众俊男的脸全憋得通袖,一张张俊脸上全写满了“你这题实在太强悍!”的字样。

    千舞暗笑,眨巴着凤眸,一脸无辜地问凤初雪,“三皇兄,你这是怎么了?咋喝杯水也能呛着?呆会可要小心点,别再喷了!”

    一向冰冷不善言语的凤初雪,被千舞这一点名,看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俊脸袖得更是彻底,心里暗暗责怪着千舞的顽皮,可一看到那张致绝美的小脸蛋,看着她那神采飞扬生动可人的娇态,冰冷的心,又慢慢地化了开来。

    “没事!”他淡淡一笑,如雪莲盛放,美得千舞移不开视线。

    看到千舞紧盯着凤初雪不放,凤初云又酸了,低声骂了句,“花痴!”

    声音虽小,却被耳尖的千舞听见了,瞪他一眼后,开始继续说,“第二题是:小明的肚子明明是已经胀得受不了,为什么他还要不停的猛喝水?”

    “第三题:大灰狼拖走了羊妈妈,小羊为什么也不声不响地跟了去?”

    “第四题:有两个小孩长得一模一样,生辰也完全相同,问她们是姐妹吗,她们说是,问她们是双胞胎吗,她们又说不是,为什么?”

    “第五题:借什么可以不还?”

    “第六题:什么东西你打死了它,却流的是你的血?”

    “第七题:什么事天不知、地知,你不知、我知?”

    “最后一题,我金凤国是以女为尊的国家,这道题目是:你的妻主,如果你爱她,她却不爱你,你会怎么做?反过来,如果你不爱她,她爱你,你又会如何做?”

    千舞示意下人上来,将卷子贴在最显眼的地方,让他们每一个人都能瞧见,一双凤眸直视着众男,“你们把这八道题目的答案都写在宣纸上,以一柱香的时间为准,不管有没有答完题,都要交卷!再作评断!有没有问题?”

    “没有!”

    “好!点香!开始答题!”

    凤千舞坐了下来,端起茶杯润了润喉,侧眸看向凤初阳和凤初雪,笑问,“两位皇兄,以你们看,这一次最快胜出的会是谁?”

    “老四!”凤初雪抢先回答。

    “哦,为什么?”

    “他答题有经验了。”

    千舞想到之前在和孙秀迁比试的时候,曾经出过“棺材”那道题将孙秀迁为难住了,想必今天凤初云会举一反三,一通百通了吧?只是,如果凤初云都知道了,那天的事应该这十大夫侍也都听说了,所以,今天的脑筋急转弯这几条,对聪明人来说,应该不成问题。

    千舞环顾着应试的十一个人,凤初云难得认真的表情看起来让他更俊了几分,平时那份妖娆连女人都比不上,而现在一旦认真起来的他,身上透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贵气,让他在俊美中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书卷味道,他的目光刁钻,嘴巴毒辣,人偏又聪明伶俐,还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会不幸被他爱上?

    卞玉也在埋头答卷,他身上的沉稳气息,不管在哪个场合都是这样地处变不惊,就像山一样盘着,像树一样立着,总带给她一种安宁和稳定之感,不需要多接触,在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她就已经相信了他。

    而卞玉,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让她失望过。

    卞玉过来是孙逸辰,看到这个唇袖齿白的美男,千舞的目光就柔了下来,在那街头遇袭的时候,他可一点也不怕死,完全不像现在一样,浑身透出一种像水一样的柔软,而是像一把出鞘的剑,凌厉而有气势。

    孙逸辰,应该是一个很有潜力的优质股,他的表现虽然不突出,但是,却也让她忽略不了他的存在。

    他像是感觉到了她在看他,百忙之中还抽空与她对视一眼,浅浅一笑之后,又垂下头去,让千舞更是感叹,美男如花,真好呀!

    她的目光又移到那个桀骜不逊的冷峻身上,这家伙身材高大,长相俊朗,一身男子气概,长得倒还真有几分色相,只可惜,不是她所能用之人。

    至少目前,他达不到她的要求标准。

    她又继续往下看,这四夫侍郭沐风和五夫侍周子轩在上一局输了,这一局,倒是好像镇定自若了许多,看他们下笔也极快,看来这次他们俩应该输得不会太难看。

    六夫侍叫齐白,卞玉告诉过她,他的母亲是齐格亚左相,齐格亚左相是女皇凤傲霜的表妹,算起来,她和齐白还是三代血亲呢。在现代,为了优生优育,说三代内不能结婚。可在这里,古人偏生喜欢亲上加亲。

    齐白长得人如其名,就像颗葱白一样高挑,皮肤白皙,五官秀致,说到这,千舞发现,这里的男人大多肤色都极好,细腻白皙,俗话说,一白遮百丑,就算再难看的人,只要皮肤好,看起来就亮眼很多,更何况,长得还不错的男人,看起来就更是秀色可餐。

    齐白这个男人中规中矩,千舞还没有怎么和他接触过,记忆中的他,也从来不主动巴结她,或与她攀谈,所以,印象不深刻。不,应该说对他几乎没有印象。

    在这两场的比赛中,他的排名也是中规中矩的,不上不下,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余下的四位夫侍,年纪都很小。

    排名第七的梁与超十五岁。

    第八的郑煊十五岁。

    第九的郁天南才十三岁。

    第十的巴图最小,才仅仅十二岁。

    这几个男人也都是长相极佳的小正太啊!凤千舞,你可真是有福气,被这么多美男给包围着,还各型齐备,你在现代游戏中曾极尽yy的美男图,在这里终于可以实现了!

    特别是那最小的巴图,长得像是现代的印度人,浓眉,乌黑得像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眼睫毛极长,像两排小扇子,脸蛋还有些婴儿肥,长得特别特别地可爱。

    听卞玉说,他是西蒙国皇上的小庶子,母妃已死,他因不受宠且受其他皇子欺凌,故而虽年纪小小,却把他当成交换质子,送至金凤国。

    前二个月,西蒙皇上来信,说他家公主看上了金凤国的质子凤初寒,恳请两国联姻,作为交换,巴图才给她做了夫侍。

    但到西蒙国做质子的凤初寒却好像不愿意娶那公主,而骄傲的西蒙公主也扬言,不愿意勉强凤初寒,一定要等他点头为止。

    千舞虽还没有见到这个二皇兄,但在听说了他的事后,心里却对他敬佩万分。

    一个人到异国他乡去做质子,这是别人哭着都推不掉的事,可他却自动向女皇陛下请愿,女皇陛下感动之余,封他为“端亲王”。而他身为质子,在他国还能保持着属于他的高风亮节,真的很不容易!

    千舞对这个二皇兄,也有了更大的好奇,只盼着能早一天见到他!

    卷一【年少轻狂】 第27章 笑着流泪

    看到千舞伸手打着呵欠,凤初阳轻轻一笑,又将她揽入怀里,轻声道,“小舞,你先闭着眼养会神,呆会时辰到了,皇兄自会喊你。”

    “好!谢谢皇兄!”

    凤初阳的怀抱确实很温暖,千舞开始脑子还在转着,慢慢地就开始感觉昏昏沌沌,思想渐渐迷糊。

    感觉才眯了一会眼,就听到凤初阳在她耳边轻喊,“小舞,小舞,时间到了!”

    千舞揉了揉眼睛,用力地眨巴了几下,果然看到有六人已经交卷,还有几人有的在挥笔疾书,有的在抓头挠耳地想答案。

    当最后一截香灰落下,千舞清脆地喊了一声,“时间到,把卷子都交到我这来!”

    一个个男人规规矩矩地并排而上,就连最小的巴图抓了抓耳朵,还是站了起身,随在九夫侍郁天南的背后,将卷子递了上来。

    凤初阳就要阅卷,千舞伸手一把按住,“大皇兄,先别忙着看他们写了些什么,我先把答案给填上!让他们自己先看看,自己答对了多少,又答错了多少。”

    说完,她将那份试题取了下来,将一个个答案写了上去。

    第一题的上下联应是:不以风骚惊天下,就以荡动世人。此诗实为现代yy诗!千舞她就是故意拿来糊弄这些夫侍的,呵呵!

    第二题的答案是:小明掉进了河里,喝水是被逼的。

    第三题的答案是:小羊儿还在羊妈妈肚子里呢!

    第四题的答案是:因为她们是多胞胎。

    第五题的答案是:借光!

    第六题的答案是:蚊子。

    第七题的答案是:鞋穿底了。

    第八题的答案是:没有正确答案,只能问心。

    撩下笔,千舞将试题及答案举了起来,在诸位夫侍的面前走了一圈,走到凤初云的面前时,更是笑得像一只小狐狸,“大家看看,你们答对了几题?至于成绩嘛,今天晚了,明天一早再公布,诸位今晚也准备准备,明天再进行比武。”

    其他夫侍在看完答案后,一个个脸色就不对劲,有袖,有青,还有白。在听到千雪说不阅卷的时候,还有人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只有那个冷峻,又以言犯上,“太子殿下,为什么不当初批阅并公布成绩?莫非……太子殿下是想包庇某些人吗?”

    千舞遽然回身,一步一步走到冷峻的面前,仰首紧盯着他,凤眸轻眯,“那依你之见,是一定要当场查阅了?”

    “正是!”

    千舞眸光环转一圈,“你们的意见呢?”

    全都沉默不语。

    千舞突然轻声娇笑起来,“好好好,我给你面子你们还不要,既然你们都不怕丢面子,本太子还有啥好遮掩的,三皇兄……”

    “在!”凤初雪清冷的声音特别的清脆悦耳,他看着那小小的身影,如此无畏无惧地跟这些大男人们对抗着,想着她刚才的那番话,只感觉这个小皇妹还真是有一颗七彩玲珑心。她肯定是觉得,他们中人有些答案说不定会出人意表,更恐他们闹出笑话贻笑大方,所以才说明天再出成绩。

    没有想到,这个冷峻存心是闹场子的,每一次他都想要出出风头,跟千舞对着干。

    “三皇兄,开始阅卷!”

    ——

    凤初雪微微颌首,从上而下,拿起第一份卷子,也即是巴图的卷子,用他清冽的声音缓缓念起,“这份卷子是巴图的。他第一题的下联是:就以纯洁动世人。”

    千舞眼前一亮,没想到巴图小小年纪,竟然对词对得如此工整。风骚,纯洁,一正一反,对得好!细细咀嚼一番,竟比原来的上下联好像更有韵味。

    她举眸看向巴图,他正用那双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怯怯地看着她,眼神清亮无邪,瞬间让她心生出喜意。想到他小小年纪,刚才那一关他也没落下,心底对他更是暗暗佩服。

    难怪有人说,越是从小经历磨难的孩子,他的成长也会越快。

    一念之间,又听凤初雪继续往下念着,“第二题的答案:正确!第二题答案:正确!第三题答案:也正确!第四、五、六、七题的答案,全部正确!”

    念到这里,连一向淡定的凤初雪都带着惊讶地看了巴图一眼。

    他继续念道,“第八题,巴图是这样答的:不管我的妻主爱不爱我,我都会终其一生忠于她,爱护她,誓死相随!”

    众人均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千舞平静的心中像是被人投下了一块石子,涟漪片片,欣喜异常,这个可爱的小巴图真的要好好培养,他简直就是一个聪明又忠诚的小天才嘛!

    她毫不吝啬地大声表扬了一句,“巴图,好!答得好!”

    开始她见这小巴图总是在那里抓头挠耳的,还以为这小家伙答不出来,没有想到,他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他第一个给出了一个满分的答卷。

    千舞感觉眼眶似染了一些湿意,扬了扬头,对着众夫侍笑道,“各位,小巴图今天的表现真是好极了,你们都比他年长,希望有更好的表现。三皇兄,你继续念下一个!”

    凤初雪清了清喉咙,“这一张卷子是郁天南的——”

    郁天南显得有些紧张,千舞看到巴图悄悄握住他的手,笑着给他鼓励,郁天南的神情一下便轻松下来。

    这又是小巴图的一个优点,她记下了!

    初到异世的千舞,现在最渴求的便是人才!她还记得有位千古一帝曾经说过:天子之道,不在于你的金钱或你的粮草有多少,而在于——你的用人之道!

    如今的她,势单力孤,且锋芒已露,更成为别人的眼中钉中刺,恨不得拔之而后快。

    白痴的凤千舞能活到今天已经是不容易了,而聪明如她,接下来将会面临更多的挑战。

    当初,为什么她能在游戏中成为第一个闯入八十级的玩家?

    就是因为她知道,只有组织起一个强大的团体,手下有人,她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进可攻,退可守,可分击,也可合击,这样才更有把握对付、或者消灭那些想要杀了她的一切恶势力。

    卷一【年少轻狂】 第28章 二振出局

    “郁天南第一道题的下联是:就以风流闻世人!”

    “好!”

    “好!对得妙!”

    大堂内同时出现两声喝彩,一声来自冷峻,一声来自千舞。冷峻有些意外,他是纯属捣蛋,故意闹场说好,说对得妙,谁料千舞也同样喊好,想到自己反倒像是给她做了陪衬,他的心里又忍不住暗暗咬牙瞪眼。

    千舞的喝彩是因为意外,她原以为那一脸看起来挺懦弱的郁天南竟然敢应出这一句“就以风流闻世人!”

    一般对诗或做文章,不管你以诙谐的方式也好、感怀秋月的方式也好,都是为了抒发心底之气韵,当然也有些人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之辈,但她相信郁天南应该不是。

    如果这一句是发自他内心,那么这个看起来怯懦胆小的郁天南,也值得她好好培养。

    凤初雪清冽的声音还在不停地响起,“第二、三、四题答对。第五题,他的答案是:借口。第六题的答案是:臭虫。第七题答对,第八题,他的答案是:如果妻主不爱我,我会努力想尽一切办法去爱她,如果我不爱妻主,这个不可能发生。回答完毕!”

    凤初雪念完了答案,举眸望向千舞,伸手示意,请她点评。

    千舞润了润喉,眸光慧黠地看着他们,浅浅地笑道,“其实,这些问题有些答案是单一的,有些答案却是多项的,比如第一、第五、第六和第八题,便都是多种答案的题目。现在你们交了卷,我也就直说了,第五题,借什么不用还的答案其实有三个:借光、借口、以及借道。第六题同样,这个世界上,其实不单蚊子是吸血动物,据我所知,至少有四种常见的动物都是吸血动物,蚊子、水蛭、臭虫和吸血蝙蝠。所以,天南的那两个答案虽然不尽相同,但都是正确的。天南的成绩评定为优+,不知道两位皇兄有没有意见?”

    凤初阳温柔浅笑,“我没有意见,只是没想到,咱们的小太子知识竟然如此渊博,大皇兄今天可算是开了眼界。你们说是不是?”

    “大皇兄说得极是。”凤初雪的眸子在看向千舞的时候,已越来越明亮。

    一干夫侍对凤千舞也越来越不敢看清,想想,这只是一个八岁多的女娃,就已经这样博学,以后大了,那还了得,有多夫侍已经一扫过去的感观,重新给千舞定位。

    当然,还有一些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暗想着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支持着她,说不定,她也就会这几道题目而已,甚至潜意识就希望她是个笨蛋,永远不要变聪明。

    接下来,郑煊、梁与超、齐白均是错二题,平二题,对四题,得了个优。

    周子轩、郭沐风是错三题,平一题,对四题,得了个良。

    至于冷峻的卷子,凤初雪看到的时候凤眸轻眯,带着一些忧心看向千舞,这才淡淡地向众人说道,“冷峻,一题未答!”

    大堂内的所有人,一下全把目光集中在冷峻的身上,惊讶、纳闷、不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只有千舞,小小的手还端着那茶在那里轻轻地啜着,像是没有听到凤初雪的话一样,垂着双眸,看不清她在想什么。

    她越是沉默,越是一语不发,众人就越感觉她这是暴风雨来临前般的平静。

    良久,千舞才放下杯子,朝凤初阳笑了笑,她这一笑,有如春暖花开,众人吊着的心马上松了些许,却在听到她说出的话时,一下心又揪紧了。

    “从今天这两关的比试来看,本太子已深深明白,我的这些夫侍当中,良莠不齐,当初也不知道是怎么混进来的,既然无才又无德,本太子这里也不是什么避难所救济站,所以,从即日开始,冷峻从十大夫侍的名单中剔除。卞玉。”

    “在!”

    “你速差人领着冷峻出,赐银二百五,待他离后,即行销毁冷峻的籍和一切资料。”

    “太子殿下……”

    卞玉欲言又止,千舞已经厉喝一声,“还不快去!”

    “是!”

    冷峻冷笑一声,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狠狠地瞪了千舞一眼,便甩袖而去。

    千舞这说风就是雨的果决,她竟然敢毫不犹豫地将冷峻判出局,像是完全不考虑他们身后的势力,更是让一干夫侍的心又吊到了嗓子上,紧紧地堵在喉咙里,上不得,也下不去,更生怕下一个被判断出局的便是自己。

    接下来还有两个人的卷子,是许逸辰和凤初云的,但千舞突然感觉累了,朝凤初雪挥了挥手,“三皇兄,他们俩的试卷你和大皇兄看着办吧!我累了,先去歇了。”

    郭沐风马上上前,“太子殿下,既然冷君已经不在,今天晚上,就由沐风侍候您吧?”

    千舞摇了摇头,“不用!让我静一静,今晚你们谁都不要来打扰我!”

    “是!”看着千舞远去,郭沐风的眼里闪过一丝黯然。

    众人都以为千舞是因为冷峻而伤心,也没有一个人再敢跟在她后面,只是在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挺得直直的往前行时,不知道怎么回事,众人的心里就感觉到一种像是置身万里沙漠一般的苍凉和孤独。

    ——

    太子侧院的厢房内,冷峻正在迅速收拾着自己的行李,简单的行囊收拾妥当,正准备出门,在看到守在门口的卞玉时,他马上僵住了。

    看着这个一直待自己有如亲弟弟一样照顾的卞玉,冷峻的鼻子有些酸,“卞大哥!”

    卞玉跨步进屋,与他面对面站定,“真的要走吗?”

    卷一【年少轻狂】 第29章 女皇病重

    冷峻沉默无言。

    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希望有一天能离开这个让他觉得窒息难受的太子,从此与他相爱的女人双宿双栖地过一辈子。

    可现在,明明梦想已经实现,为什么心里却产生了一种不舍的念头?为什么心里会对那个小娃子从厌恶憎恨、到如今的又爱又恨?为什么短短几天时间,她就动摇了他一直坚持的梦想?

    不行!他不可以犹豫,小娇还在痴情地等着他回去,他不能辜负一直爱着她的小娇。

    一念已定,冷峻拱手道,“卞大哥,太子此举此言,正好顺从了我的心意,您就别劝再我了,我意已决,感谢卞大哥这几年的照顾,他日定当有报!告辞!”

    “冷峻,等一下!”

    卞玉从腰袋里掏出一小袋银子,“这是太子殿下赐给你的白银二百五两,你出去之后,可要好生照顾自己,有空写书信给我!”

    “谢谢卞大哥!”

    “我送你!”

    “不用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

    冷峻接了银子,毅然转身,大步离开。

    卞玉看着他刚直的背影,轻轻一叹:冷峻,终有一天,你会为今天的选择而后悔!太子,值得任何人为她厮守,为她拼命。

    ——

    凤仪,到了入夜,仍是灯火辉煌。

    女皇陛下凤傲霜心里总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好像蚕伏在四周的那些毒蛇猛兽都要出来作怪了一样,凤大被她以无能之名撤了,凤十二派出去以后,却至今没有回来。一天不找出是谁人想要小舞儿的命,她这心就一天不得安宁。

    随侍在一边的秦嬷嬷上前提醒,“陛下,已近二更时分,您该歇息了,凤体要紧呀!”

    “秦嬷嬷,你先下去歇息,朕还有些事情要做,退下吧!”

    “是!”

    就在秦嬷嬷退出去的时候,一个黑衣人的身影迅速窜入凤仪,直接落在凤傲霜的面前,跪了下去,“启禀陛下,经臣查,那些杀手都是江湖有名组织地煞的杀手,可等臣带人赶到的时候,地煞已全部被灭门,一个活口也不曾留下。”

    “现场可留有什么痕迹?”

    “没有!下手干脆利落,完全不留一点蛛丝马迹。”

    看到凤傲霜久久不语,凤十二将头伏了下去,“属下办事不力,请暗主降罪!”

    “凤十二,你看着吧!这事还没完呢,他们还会想尽办法对太子下手的。从今天开始,你让凤三跟在太子殿下的身边,随时保护太子殿下的安全。你继续追查下去,不管想什么办法,都要给朕揪出那个躲在背后的黑手出来,知道吗?”

    “属下领命。还有一事,属下不知当不当说?”

    凤傲霜眉尖一挑,“你只管说来!”

    “据高后的探子来报,曾见一个形似黑衣蒙面人的高后曾经在午夜暗访宣阳府,在里面呆了一个多时辰才重返高后。”

    凤傲霜“腾”地站起来,脸色沉得像是锅底,随即厉声斥问,“你们看清楚了吗?”

    “此事关系重大,属下万万不敢捏造事实。”

    “好好好,这事到此为止,除了朕,不准有第二个人知道。明白了吗?”

    “属下明白!”

    “退下吧!朕累了!”

    “属下告退!”

    室内如死一般的寂静,凤傲霜呆呆地坐在锦榻上,半晌,突然倒在锦榻上,双臂抱着身子,蜷缩成一团。

    她觉得冷啊!第二次了!

    她再一次被自己信赖的男人背叛,这种从心里、从骨头里发出的寒冷,从头冷到脚,紧紧地包围了她。

    她的这些男人当中,除了高飞以外,还有谁,也会在她背后瞒着她做一些肮脏毒辣的龌龊事?是她太放纵他们了吗?一直以来,她都禀承着爱他便信任他的条则,尽量公平,尽量给他们最好的,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入的,她都一一善待。

    现在她才知道,人心,是永远无法满足的,你给他再多,他还嫌不够,他还想要得更多更多。

    高飞呀高飞,朕已经给了你宠绝后的爱和尊荣,为什么你还要背叛朕?

    为什么?为什么?

    凤傲霜在锦榻上匍匐了一夜,直至天蒙蒙亮,秦嬷嬷又悄悄走了进来,准备喊她上朝。

    在看到凤傲霜蜷缩着匍匐在锦榻上时,她心里一惊,马上扑到她的面前,伸手一,入手的触感滚烫得吓人,秦嬷嬷急得大喊,“陛下,陛下,您快醒醒,醒醒啊,陛下……”

    听到秦嬷嬷的大喊,郭千音迅速闪了进来,“秦嬷嬷,出什么事了?”

    秦嬷嬷双眸赤袖,惊慌中又哽咽着说,“郭侍卫,您看看,陛下发高烧了!”

    “那还不快请御医!快去啊!”

    “是是是,奴才马上就去!”

    ——

    凤傲霜病了,今天不早朝!这个消息像一阵风似地,很快传遍了整个皇。

    千舞一早也被卞玉给吵醒了,“太子殿下,舞儿,快醒醒,女皇陛下生病了,高烧不退啊!您快快起来,赶紧探病去啊!各的皇子们可都去了,您要去迟了,可不好啊!”

    千舞一听凤傲霜病了,迷糊的脑袋像是受到了电击,马上坐了起身,“你说什么?母皇病了?快,卞玉,快帮我更衣!怎么好端端地会生病呢?”

    凤傲霜可是她的衣食父母啊!她可不能有事,她一旦有事,自己现在立足未稳,这条小命恐怕更是难保!

    “卞玉,您快点!快点!”

    卞玉安慰着她,“小舞儿,您别着急,女皇陛下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

    “少啰嗦,快走!女皇陛下要有点什么三长两短,我们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卞玉一怔,看着那个小跑的身影,随即快步跟了上去。

    一到凤仪,才发现门口已经站满了人,有三大皇子,有文武大臣,还有女侍卫,皆如临大敌。

    看着御医们忙得一头大汗,不停地进进出出,却没有一个人敢给出一个准确的消息,这也让所有的人心都吊了起来,一个个脸色越为越沉重。

    卷一【年少轻狂】 第30章 与高飞对抗

    凤千舞的心因为紧张而揪紧,小手被凤初阳紧紧攥在手里,两个人的手心皆被汗湿了,众大臣的脸上皆显得紧张不安,不停地担忧着往里张望。

    看着那些惶恐不安的大臣们,千舞心里突然一惊,扭头面对着诸大臣,铿锵有力地大声说道,“各位!各位大臣,请听本太子一言,如今女皇陛下的病情未明,诸位大臣还是先回各自的岗位处理工务吧,等女皇陛下的病情稳定了,本太子再差人将消息送过去。”

    “这……”众臣面面相觑,却没人移动脚步。

    千舞捏了捏凤初阳的手,凤初阳的俊脸刹时沉下,不怒自威,“各位大臣,陛下生病,咱们就得听太子爷的,这是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快都散了吧!”

    一见长皇子凤初阳也出声了,这下开始有人移动脚步走人了。

    “等一等!”

    凤千舞又突然喊住了他们,冷着声音补了一句,“谁若敢就女皇陛下生病之事胡乱散播谣言,斩立决!”

    听到她的话,很多大臣一脸不屑,不以为然,心里暗想着,你一个小毛孩子能有什么本事?虽然这几天是有谣传,说这太子殿下清醒以后人变得聪明了,可在场的大部分人毕竟没有见识过千舞驯人的场面,自然是半信半疑,如今心里想什么,自然眼底里便流露了出来。

    看着这些大臣们看自己时的鄙视和不屑眼神,千舞在心里暗叹,年纪小就是吃亏,周围的这些人皆仗着自己年纪大,非得逼她下狠手,才会对你刮目相看。

    但这次还算他们聪明,没有直接把话给说出来,否则……

    她特意留意了一下那几个夫侍的父母,表现还行,几乎都拿“父母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目光在看她,目光中充满热切,想来是听了自个家儿子的禀报,所以对现在的她充满着期盼。

    唯有一个中年女官,她在看自己的时候,简直是用眼刀在狠狠地剐着自己,千舞知道,这个就是冷峻的母亲——翰林院学士冷飞雪。因为冷峻被逐出的事,这个冷飞雪她是得罪定了。

    心里轻叹一声,千舞转头看向凤初阳,“大哥,我们进去看看母皇。”

    凤初阳拉住了她,低声说道,“我父后在里面,他刚下令任何人不经允许,不得进去。”

    千舞眼角一跳,目光直直地在凤初阳的身上,“大哥,你相信你的父后吗?”

    凤初阳的心窒了一下,“当然!小舞儿,你怎么会这么问?”

    “相信就好!”千舞淡淡地说,“母皇病重,她的安危关系到江山社稷,我不能不进去看着,几位皇兄,你们随我一起进来。”

    千舞双脚正欲跨入凤仪,守在门口的侍卫突然拦在了她的面前,“太子殿下,请留步!高皇后有旨,任何人不得擅进!”

    千舞冷笑,“女皇陛下病了,是他高皇后作主了吗?你给本太子说说,是本太子大,还是他高皇后大?”

    一干侍卫全低下了头,却都不让步。

    “给我滚开!”千舞一声厉喝,吓得众侍卫全都跪了下去,却还是挡住了她的路。

    “你们想要造反了,是不是?万一母皇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担当得起吗?”千舞说完,迅速从储物戒里面掏出一把手枪,“本太子数一、二、三,再不让开,休怪本太子手中的刀枪无眼!”

    凤初云冷冷地笑,什么也不说,直接拔了剑,长剑左右挥动几下,寒光闪烁之间,就将拦在门口的几个侍卫给全杀了,血溅当场。

    他冷冷地睨了一眼凤初阳,再温柔地看向凤千舞,“小舞,快进去看看母皇!上回你跟人出去一趟,就遭人刺杀,如今母皇又突然间病重,我真怀疑是不是有人想图谋篡位,咱们现在可得多长几个心眼才是,别什么人你都拿心拿肺对待。”

    说完,也不管凤初阳的脸色多难看,直接拉着千舞走进了凤仪。

    凤初雪在经过凤初阳的身边时,说了一句,“大皇兄,你别难过,清者自清,进去吧!”

    千雪和凤初云进去的时候,高飞正坐在一边,看着太医忙忙碌碌,似是连他们进来也没察觉一样,仍显俊朗的脸上满是焦急,目光专注地盯在女皇陛下的身上,里面盈满了担忧。

    “儿臣叩见父后。”凤初阳一进来,率先给高飞行礼。

    千舞和凤初云、凤初雪也淡淡地一起施礼,“见过皇后!”

    高飞淡淡地瞟了凤千舞和凤初云一眼,看他们的时候,眸光深不可测,那冷的眼神,就像是一条蛰伏的毒蛇一样,随时像要扑上去咬他们一口。

    年已半百的史御医忙得一头大汗,一见凤千舞等人驾到,赶紧跪下行礼,“见过太子殿下!见过诸位王爷!”

    千舞亲自扶起他,“史御医,母皇现在怎么样了?”

    “回太子殿下,陛下脉相虚浮不稳,目前高烧仍然未退,腹肿如瓮,臣等正在想办法查出症状,才好对症下药。”史御医一边回话,一边抹汗。

    “你且退下,让我来看看!”

    “你?”史御医一脸像是被她吓到似地,惊讶地看着她。

    就连一直安稳如山一样坐在一边的高飞,也不禁皱起了眉,这个白痴太子,什么时候也学会医术了?自从她觉醒以后,似乎就变成了一个万能手,好像没有什么是她不会的,这样的千舞,给他的威胁感是越来越重。

    看到千舞真的要靠近凤傲霜,高飞跳起来,一把拦住她,冷冷地说,“太子殿下,女皇陛下的病非同小可,这不是儿戏之事,请太子殿下慎重,还是先在一边歇着,让御医们来想办法吧!”

    千舞似笑非笑地看了高飞一眼,淡淡地讥讽,“怎么?高皇后可是有什么不放心的?还是不相信本太子殿下对母皇的病症能诊断出一二来?”

    “高飞只是为女皇陛下的安危着想,不想耽搁时间。”

    看着高飞那一脸假正经的模样,千舞不知道怎么地,就是看他不顺眼,伸手一把推开他,“高皇后,你最好让开!若是再不让开,本太子可是会怀疑你有什么不良动机哦!”

    高飞剑眉一挑,无畏无惧地与她对视着,“我高飞问心无愧,无惧任何人猜疑。”

    千舞看着他冷笑,“看来,今天高皇后是硬要跟本太子过不去了,是不是?”

    卷一【年少轻狂】 第31章 天下奇蛊

    千舞看着他冷笑,“看来,今天高皇后是硬要跟本太子过不去了,是不是?”

    高飞回以她淡淡地笑,笑里夹着讥讽,“太子殿下是未来储君,高飞岂敢跟太子过不去。只不过,高飞确实不知太子殿下何时学会医术?竟然对御医都无法判断的病症如此有自信?”

    千舞仰头看累了,干脆一脚踩在凳子上,与他平视着,朝高飞恻恻地笑着说,“高皇后,我身上你不知道的东西多着呢,以后,你会发现有越来越多的惊喜在等着你呢。”

    高飞咬牙应道,“本拭目以待!”

    看到自己的父后和自己最喜欢的人这样对峙着,最难受的莫过于凤初阳。

    如今他帮谁都对,可帮谁也都不对,帮了这个,他定会负了另外一个,看着他们相争,他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撕裂成了两半,鲜血淋漓,痛不可挡。

    但是再痛,他也不能睁睁地看着他们继续这样斗下去,两败俱伤的结果,绝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他走到高飞的面前,漆黑如墨的双眸中盈满了恳求,“父后,您就让小舞儿看一眼吧!也许,小舞真的能治好母皇的病也不一定呢!”

    “你……”

    高飞瞪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手扬了起来,差一点就想挥下去,想狠狠地甩他一巴掌,甩醒他。可在看到凤初阳眸中的痛楚时,他的心里一痛,手打不下去了,高飞只有暗恨着咬了咬牙,又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这才微微侧身,让千舞上前去看凤傲霜。

    就算给这个小贱种看了又如何?他就不相信,她真有本事治得了这天下奇蛊,哼!

    千舞上前给凤傲霜把脉,果真如史御医所说,脉相虚浮不稳,体内的气血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狂燥不已,所以才导致她现在高烧不退。

    千舞又再看向她的腹部,腹胀如瓮,难道真的是蛊毒?

    如果是蛊毒,那这蛊可在全身移动,她想要查出这只蛊到底藏在身体内的哪个部位,就是一个大问题。

    她再评估了一下自己现在的能力,她从游戏中带过来的治疗术,虽然知道方法,可却必须靠体内的真气来使用,如今她才刚练回凤舞九天不久,体内的真气还少得可怜,就算能用这治疗术,效果也不显著。

    这可怎么办呢?

    千舞拧着眉,就在高飞在一边冷笑的时候,突然看见千舞俏丽的小脸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缓缓地扬起了双手,从她的双掌中慢慢凝聚出一团莹光,再见她将这两团莹光入凤傲霜的体内。

    看着千舞施展治疗术,在场的众人不管是三位皇子,还是史御医都一脸惊讶,没有想到,这个太子殿下竟然真的懂得医术。

    高飞的眼底却寒光毕露,杀机一闪而过。

    这个小贱人,难道真是得天神相助?从之前那古怪的兵器,到现在的医术,她白痴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懂得这些?这中间,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凤千舞,你越聪明,死得便越快!

    千舞此时竭尽全力调起体内仅存的真气,使出神圣的治疗术,虽然病因尚不确定,但她试着先将凤傲霜体内的气血给按压下去,双手挥动之下,两团莹光在凤傲霜的身体内来回转了几圈,凤傲霜赤袖的脸色开始慢慢趋于正常,隆起的腹部也开始消了下去。

    当基础的救治完成之后,凤傲霜看起来已正常,千舞体内的力气也耗得一干二净,她一收完功,整个人便软软地跌坐在床上。

    “小舞……”几个身影同时扑了上去。

    凤初阳想伸手去抱小舞,却被凤初云一把推开,他自己坐到千舞的身后,将她的身子揽在自己的怀里,让她轻靠在他的肩上,轻柔地问,“小舞,你还好吧?”

    千舞看了他一眼,又看了同样担心的凤初阳、凤初雪,浅浅一笑,“我没事!母皇暂时没事的,三皇兄,你帮我去通知一下那些大臣们,让他们都放心吧!”

    “好!”

    史御医跨上前,瞄了几眼凤傲霜,朝着凤千舞拱手鞠躬,“太子殿下不愧为神手也!老臣等人诊治了半天束手无策的痼疾,太子殿下竟然一刻钟就治好了,老臣佩服,佩服!”

    高飞端坐在一边,目光落在凤傲霜的身上,不言不语。

    千舞淡淡地瞟了他一眼,一身丝质的淡青锦袍,一张俊朗依旧的脸,如果不是刚才见识了他的可恶,此时的高飞看起来成熟稳重,就像一个翩翩君子,难怪能得凤傲霜的欢心,得到皇后之位。

    她有些替凤傲霜难过,从高飞刚才的表现来看,他像是不高兴自己救她,可如果凤傲霜死了,她凤千舞登基,对他可完全没有好处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自己真的和高飞对立,那身为高飞儿子的大皇兄,势必会夹在中间难做人。

    千舞带着一丝怜惜看向一直对自己呵护有加的凤初阳,果然在他的脸上找到一丝黯然的痕迹,虽然淡得几乎看不出来,但她却能感觉到。

    “大皇兄,皇后守了一天也累了,你送皇后回休息吧!这里有我看和二位皇兄看着,不会有事!”

    凤初阳看了她一眼,接收到她眼底的示意,走近高飞的身边,“父后,儿臣送您回歇会吧!”

    高飞与千舞的目光在空中碰撞,只有千舞能察觉得到他眼底一逝而去的讥讽和冷笑,看着高飞竟然真的肯与凤初阳同去,她的心里闪过一丝讶异,没想到他高飞竟然走得这么干脆。

    千舞感觉恢复了一点力气,转头看向依然站在一边垂手听命的史御医,问道,“史御医,您可知道,这天下最出名的神医都有谁?”

    “天盛大陆闻名的三大怪医有:慕容山庄的庄主慕容圣天、神医谷的神医独孤寒,天医的主慕流苏。”

    “他们好请吗?”

    “此三人皆一方神圣,普通人就是连见他们一面都难,更别提请了。慕容庄主和天医主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且家大业大,不在乎靠医术来挣钱。而神医独孤寒倒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看病也是随心而行,高兴就看,不高兴了就不看,所以,都有难度。”

    “史御医,那如果我想请他们来帮母皇看病,他们会愿意吗?”

    史御医不敢断言,迟疑着,“这个……不好说!敢问太子殿下,女皇陛下不是好转了吗?怎么还要请神医过来?”

    凤初云和已经重回室内的凤初雪也同样一脸好奇。

    千舞轻叹一声,“女皇陛下的病,我现在只是治标不治本,如果我没有猜错,女皇陛下应该是中了蛊毒。”

    “什么?蛊毒?”三人齐齐变脸。

    这蛊毒之厉害难缠,确实足以让人闻之色变。

    千舞伸指轻“嘘”一声,“这件事万万不能传出去。史御医,从今天开始,你每天用雄黄、大蒜、菖蒲三味,用开水给母皇吞服,可以压制蛊毒的发作,待我等去寻神医回来之后,再想办法解除女皇陛下的蛊毒,在这段时间内,女皇陛下的安危可全交给你了。明白吗?”

    史御医见千舞如此看重自己,一脸激动地跪下,“老臣明白!老臣一定竭尽全力守护女皇陛下。”

    千舞亲手扶起他,“史御医,你起来吧!劳烦你告诉我,这三位神医如今都住在哪里?我亲自去请!”

    千舞此言一出,三声惊呼齐起,“不可以!”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小凤帝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