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懒医狂妻1-8

2018-02-02 15:01:13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完整简介版


    简介:

    她,美丽慵懒是二十一世纪世界响亮着名的医师,一身医术决定人的生死。

    缺点就是她生x" />懒惰,睡觉一定睡超过15个小时,茶来伸手饭来张口,有人伺候她还需要动吗?

    因被人陷害坠入山崖到了不明朝代,一朝穿越成了刚出生不久的n" />娃娃!

    在这里有着家人疼爱,二位师公的维护,谁还敢对她出手?只有那个人才敢!

    他,神秘高深莫测,是龙魔教的教主,人人畏惧他,高权位皇帝也怕着他。

    当他第一次见到她时还是4岁小娃娃,就深深感到有趣!也让他决定了要护着她一辈子。

    他宠她,她享受。他为她,她感动。他爱她,她也爱他。

    片段一:

    「你要娶我?你确定?」某女慵懒地看着跟她求婚的某男。

    「我非常确定蓝儿。」某男邪魅宠溺笑着,他的女人一堆烂桃花,不娶到手他放不下心!

    「可是我只会睡觉,况且我一不会煮菜、二不会洗碗、三不会拖地、四不会扫地,五不会洗衣服,更不会伺候...夫君!」某女数着手指一一说出缺点,她就不信这样他还要娶!

    「呵呵,这你就放心,你说的那些事有下人会做,至於你不用伺候夫君,我伺候你就成了,好了没有问题我们马上成亲!」某男不再让她多说直接抱起某女立刻飞往岳父岳母家!

    片段二:

    两位可爱的小孩一男一女跑到她面前一起叫着「娘亲!」美丽的女子慈蔼的看着他们「怎麽了?」

    「娘亲我们是怎麽出生的?」两个小孩着「女儿,医院打电话来了,快起来接电话。」美丽的妇人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这个x" />像谁,已经到了下午时间了居然还在睡,不过这也是她做母亲的骄傲,

    莫青蓝从小就是个不上来,总之赶快开回去让老爷和夫人安心,一路上都是绿灯没有红灯如此通畅,刘叔也渐渐加快速度,一路开往山上豪华古典城堡中,结果车速过快,一个及时转弯却发现煞不住车,

    刘叔顿时心慌了「小姐,不好了,煞车失灵了!」

    莫青蓝一听也惊醒了「怎麽会这样?难道是刘叔离开时候被动手脚了?」

    「有这可能,小姐是刘叔的失职,快跳车。」刘叔一脸谴责自己,

    「不!刘叔,要跳就一起跳!」莫青蓝皱着眉头,她是不会丢下刘叔一个人的,

    於是撞开了车门眼见快接近悬崖,顾不得那麽多直接把刘叔推了出去,此时的车撞开了栅栏跃下了悬崖「碰─!」,莫青蓝还留在车里跟着车一起坠入海底,被推出的刘叔见到这一幕大惊崩溃了「不!!!小姐....!!!」流出了男儿泪对着悬崖叫喊着。

    作家的话:

    ☆、第一章 穿成小娃娃

    第一章 穿成小娃娃

    门外一位英俊的年轻男子莫炎面上带着焦急不停踱步来来去去,他的夫人此刻正在里头生产,过了几个时辰产婆终於出了房门「老爷恭喜是位漂亮的千金阿,但是...」

    「但是什麽?」莫炎皱着眉头示意她快说「是这样的老爷,一般婴儿一出生是会哭的,可是她却不会哭反而安安静静地在睡觉真是神奇。」

    莫炎闻言快步走向房门,心里带着隐隐的兴奋此刻的他转眼就变成为人父了,不过听了产婆的说法心中也是有着疑问「书儿!」「夫君。」姚书儿正要提起虚弱身子时就被莫炎制止了

    「书儿你刚生产完就先躺着休息别起来,辛苦你了。」莫炎心疼看着自己的爱妻,他从没想过生产是多麽痛苦,下次决不会给她生了,

    「夫君,我想看看我们的孩子。」莫炎一挥手站在後方的n" />娘会意立即把小女婴抱了过来由莫炎接手,

    「书儿,你看这孩子,产婆说她一出生都没哭,反而在睡觉。」

    姚书儿幸福的笑着「不哭才好,这样多乖呀,你看女儿鼻子挺像你的,眼睛这部分挺像我的。」

    莫炎盯着眼前婴儿看了又看,这样子完全还没长熟实在看不出来哪里像,「该给她起个名字了。」莫炎低头沉思着,此时婴儿缓缓睁开了双眼,婴儿体内的灵魂正是莫青蓝,她看着周围的景象惊呆了,这是哪里?怎不是在医院?正想要起来时发现她正被人抱着身体也软趴趴完全爬不起来,突然看到自己的手怎变的小小嘟嘟肥肥的?该不会是她变成小婴儿了?

    「夫君,你看宝宝醒了。」姚书儿开心叫着,莫青蓝才发现这两人穿着古代衣服,等等...古代衣服?还有周围景象古代装潢?不会吧她穿成婴儿就算了,还来到古代!!此刻的她再度晕睡了过去只希望她是个梦!

    「阿...宝宝又睡着了。」姚书儿有些失落,莫炎则笑笑说着「婴儿本来就是要多补充睡眠才会快快长大的,名字我也想好了就叫莫青蓝吧。」

    「这名字好听,继承我们俩的本事青出於蓝更胜於蓝。」姚书儿慈蔼的看着睡眠中的莫青蓝,一旁的莫炎搂着爱妻一起享受这温馨的时刻。

    唔...不知道睡了多久的莫青蓝迷迷糊糊地醒了,再次看看周围的景象,很好都没变,看来她只能接受眼前的事实了,此刻的她肚子饿了,不能言语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姚书儿听到立即赶到她面前「蓝儿你醒了,可是饿了?娘来喂你喝母n" />。」说实在她体内目前可是26岁的灵魂,

    现在要这样喝母n" />她非常难接受,真让她够害羞的,不过这也没办法谁叫在这落後的地方没有n" />瓶,况且母n" />对婴儿帮助健康成长可是很大的,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尴尬地吸着母r" />,面颊上呈现红扑扑像似苹果一样看的姚书儿爱不释手「蓝儿好可爱,多喝多长大唷。」

    莫青蓝呈现一脸三条黑线心中翻了白眼,一定要快长大脱离这尴尬的现状,她小小内心承受不起阿...,再仔细看着古代娘亲姚书儿,长得好像前世的母亲,简直一个模子印出来一样,不知道听到她跟着车身坠崖的父母亲是不是很伤心,想着想着突然哭了起来「哇...呜哇...」她对不起爸妈就这样抛下他们,

    姚书儿吓着了连忙拍着安慰她「蓝儿乖乖哦不哭不哭,娘在这里别怕别怕。」

    莫炎也听到哭声立即赶忙来到姚书儿面前「怎麽了?这还是蓝儿第一次哭了。」

    莫青蓝停止了哭泣,睁大着双眼看着眼前所谓的父母,莫炎长的也向她现代的父亲,也许是老道,皇上听完後点了点头甚是满意

    「哈哈,莫青蓝好名字,辰儿过来看看莫家千金。」皇上招了太子伊璇辰上前睁着大眼盯着她

    「父王,莫妹妹好漂亮,长大後我想娶她做妃子好好保护她。」小小的人儿说的自信满满,

    「不错,以後可要好好保护妹妹,至於做妃子她还太小不能强能所难知道吗?」皇上看着自己的儿子眼中更是满意,他确实有想把莫家纳为己有,但是现在不及,以後还可慢慢来,莫炎夫妻两本来听到太子说的话心中满是焦急,但是听到皇上後面说出的话暂时放了下心,

    伊璇辰闻言点了点头「父皇儿辰知道了,莫妹妹本g" />准许你叫太子哥哥,快叫来听听。」

    莫青蓝翻了白眼,实在不太想理他,他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骄傲了,让她不太喜欢,於是闭起双眼假眠不予理会,太子则是纳闷为何莫妹妹都不理他?「莫妹妹怎都不叫?还睡着了!」

    姚书儿赶紧说道「太子陛下,蓝儿还小不会说话,况且多多睡眠是对宝宝有帮助的,这样才会快快长大然後就可以叫太子为哥哥了。」

    伊璇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姚阿姨我可以抱抱莫妹妹吗?」

    「这....」姚书儿面上有点为难,太子还太小深怕一个不小心摔着了她,眼神飘到莫炎身上,莫炎点了头姚书儿会意立即说道「可以,要小心抱好哦。」伊璇辰小心翼翼抱着深怕伤害到她,姚书儿一脸担心,已经清醒的莫青蓝则是一脸郁闷又无奈,又不能哭不能闹,

    要给父母亲面子,只能静静的给他抱着,抱的她有够不舒服,「莫妹妹,以後太子哥哥一定娶你做妃子。」捏捏她的脸颊爱不释手,莫青蓝再次翻了白眼,不想里他直接睡了起来,「姚阿姨妹妹她又睡着了。」姚书儿立即招来n" />娘把小姐抱去闺房,伊璇辰依依不舍抱还给姚书儿,莫青蓝心里那个乐的,终於可以脱离那不是人能待的地方。

    看时间也差不多了,皇上就带着太子离去,众人见皇上离去也纷纷跟着,可以说是圆满落幕,但莫炎还是放不下心,他没错过皇上那一眼算计的眼神,看来他这阵子必须低调点,也该让师父快点过来接走蓝儿才是最安全的,踏进房门和爱妻经过一番商量,姚书儿也同意了於是两人开始飞鸽传书传给两位师父。

    作家的话:

    还再思考要不要写成r" />r" />的....

    ☆、第二章 二位大师公

    第二章 二位大师公

    粉嘟嘟的小手小腿,圆滚滚的大眼,粉雕玉琢的娃娃脸蛋,发系丝带两边包头铃铛,穿着粉色中间绣着芙蓉衣袍,打着哈欠睡眼惺忪,现在的莫青蓝已经一岁了,冒出了几颗小牙开始会说话,她心中庆幸还好不用再喝母n" />,每喝一次都觉得别扭,姚书儿带着女儿来到饭厅「蓝儿别睡了,肚子饿了吧赶快吃。」

    姚书儿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这孩子像谁,居然这麽会睡,「娘,怎没看到爹呢?」莫青蓝吃力地拿起筷子吃得满嘴都是,看着满桌子的大鱼大r" />就是没看到爹的踪影,「你爹早晨来了一位贵客等等就来了。」姚书儿看不下去她的吃像拿起绣帕擦着她的嘴边喂着她,「好吃吗?」「唔...好吃。」「好吃多吃点,你看你都快变成小肥猪罗。」

    姚书儿捏着自家女儿肥嘟嘟的小脸,莫青蓝听到这句可不同意了「娘,小时候吃多就会长比较大!」「你从哪听来的?」姚书儿讶异自己的女儿怎麽会这麽聪明,莫青蓝一惊「听下人说的。」她在这时代要尽量保持低调,她可不能超出这年龄的智商呀,「书儿、蓝儿。」莫炎快步地来到饭厅「唔...美人爹爹来了。」

    「人小鬼大什麽美人爹爹,爹爹来陪你一起吃饭。」莫炎捏了捏她的脸颊,莫青蓝一脸无奈,怎麽这麽多人都爱捏她的脸颊,再捏下去可就真的跟猪一样肿了,「怎麽早晨谁来了?」姚书儿问道「是师父们派人来了,他说二位谷主下午立刻就到。」莫炎说完看了一眼正在低头吃饭的女儿, />了 />她的头心中满是不舍,

    爹娘的师父她也是听说过,满脸好奇真不知道这两位会不会好玩,她知道父母这样做是为了她好,让她远离危险的京城,学习一些保护自身的防身术也是必须的,「哈哈,炎儿书儿我们来啦。」两道不同苍老却有力的声音响起,夫妻瞬间俩一愣,师父怎麽都这麽快就来?不是说下午?这都还在中午地说。

    一黑一白丰硕的身影现身在饭厅,黑衣长袍黑色长胡子浓眉的眉毛,锐利的眼神此人就是着「唉唷别伤心,你们还是可以来看望蓝儿的,要不然就是等蓝儿变强了就会回来和你们同住。」「是阿是阿,书儿别难过了。」

    「娘亲,你们有时间可以来看我,或者就像师公说的等我以後长大变强就会回来,不要哭。」莫青蓝伸出小胖手擦拭着姚书儿的眼泪安慰着,姚书儿破涕为笑「好蓝儿,娘亲等你,你也要等娘亲唷。」「好!」母女紧紧地拥抱着,最後不舍的递给药神老人郑重说道「师父,药神师父希望你们能好好照顾蓝儿。」两老点点头「你们也要小心。」说完飞出屋外,

    莫炎搂着爱妻看着师父们和女儿离去的背影。

    三年过後,来说去你就是想打架对吧!」说完黑老头撩起了袖子挥出一拳,白老头见状也不甘示落举起拳头打了起来。

    地面马上发出“轰轰轰”响的着「夏秋开花,会散发出清香味;花冠初开时为白色然後会逐渐转为黄色,故称“金银花”用途泡水代茶来治疗咽喉肿痛,用於外感风热或温病初起。」

    药神老人满意的点点头「不错,那麽这株呢?」

    「花单生於侧枝顶端;萼片5,卵状披针形,被腺毛和皮刺,宿存;花瓣5,白色,阔倒卵形,顶端稍凹故称“金樱子”为蔷薇科蔷薇属攀援状灌木,果实:固j" />涩肠,缩尿止泻,补肾益肝,收歛强壮,抗菌病毒。治肾虚遗j" />滑j" />,遗尿,频尿,夜尿,脾虚泻痢,肺虚泄泻,崩漏,白带,久泻久痢,慢x" />痢疾,子g" />脱垂;花:治滑j" />,遗尿;g" />或g" />皮:固j" />涩肠,活血止血,收敛解毒。治滑j" />,遗尿,泄泻:叶:解毒消肿。」

    药神老人乐开了伸手 />了 />她的头「哈哈,不错不错,说得非常好。」

    「喂,白老!可换我了吧,你已经占用一个上午时间了!」黑老在一旁等得不耐烦了,光看这些药材他头都晕了

    「你急什麽,这不就是要换你了嘛!」

    「哼!莫丫头走,师公带你去个好地方修练!」黑老不再多看白老一眼立即抱着莫青蓝飞奔到对面的完起身拍了拍小手上的灰尘转身正要离去「等等...」少年捉住她的小手阻止她的离开「陪我待一会儿。」不知道为什麽就是想要面前的小女娃陪着他,莫青蓝微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一脸吧。」

    「g" />据属下几日来的观察,莫小姐是传说不问世?」

    作家的话:

    似真似假~一切皆虚构!

    ☆、第四章 懒小娃历险记(1)

    第四章 懒小娃历险记(1)

    大街上身穿朴素衣裙j" />致娃娃小脸上的眉头皱再一起走在大路上,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此刻的莫青蓝可以形容她目前的心情非常的不爽!回想当初二位师公和她说的话让她第一次有想揍人的冲动「莫丫头阿,我跟你黑师公商量过了,你这样一直懒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我们决定了,让你出去历练历练!」

    莫青蓝闻言惊了一声「什麽?历练?师公我才4岁!」

    道。

    「要我跟你走可以,你们主子是谁?包吃包住包睡?」莫青蓝一双大眼纯真无邪一闪一闪,被这位黑衣人这麽一搞估计没什麽店家赶收留她,有人自愿请她过去一叙何不好好敲一回!

    黑衣人一听这小女娃的话冷漠说着「小姐去了自然就知道,至於你说的条件还得看主子的意思,属下无法做决定,小姐请吧。」莫青蓝撇了撇嘴乖乖跟上。

    “紫琉居”是这城内最高贵的馆子,通常都是皇城中的达官贵人来到这办事首选落脚居所,紫琉居不管在哪都是赫赫有名,到现在还不知道紫琉居的幕後人是哪位,这位神秘人出没都戴着面具所以无从得知,紫琉居分成白阁、蓝阁、红阁、紫阁,白阁不用说供人吃饭的地方,蓝阁大多小官员入住,红阁为拥有高权贵府官员入住,紫阁则是皇帝级,很少人能住到紫阁去,

    「罗大人,这边请。」陈掌柜恭敬的领着黑衣人夜罗和莫青蓝到紫阁去,莫青蓝讶异居然是来到紫阁,看来要见她的人来头可大了,

    「主子,人请到了。」夜罗说完退到一边去,莫青蓝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一身黑色蟒袍锦绣金边,j" />致深邃的五官,还有那未脱离稚嫩的脸庞,隐隐露出一股妖孽英挺的气息,歪着脑袋怎麽看都觉得眼熟,夜凤苍看着她的动作轻笑一声「蓝儿,来吃饭吧。」

    莫青蓝一脸疑惑他怎麽会知道她的名字?「你好眼熟,我们见过?」可别怪她呀,她记事物时记忆力可是超强的,但是记人她就有困难了,陌生的人接触过一次就会忘得快,

    尤其是被她救过的病患数都数不清,所以也就成了她一大缺点,这男人该不会也是被她救过的人吧?

    夜凤苍看着小娃儿知道她忘记他,心里有些失落「小蓝儿,你忘了在山洞时救了一名男孩,他叫夜凤苍。」

    「哦,原来是你。」没想到还真是被她救过的人,夜凤苍原本失落的心再次提起,离开了座位抱起莫青蓝坐在他的腿上,莫青蓝睁着大大的双眸一脸惊慌尴尬「喂!我自己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不用你抱!」

    夜凤苍看着她可爱的模样轻捏她的脸颊「我不叫喂,叫我哥哥,你这麽小一只光是手要勾到饭菜就很困难了,怎麽好好的吃饭?我抱着你吃吧。」

    莫青蓝心里一阵郁闷纠结,只能再次感叹快点长大吧!!!!一旁的四大护法见到这一幕睁大双眼不敢置信看着自家教主,他们非常肯定教主有恋童癖!

    莫青蓝这才注意到他身後四个大男人雕像「那四位帅帅的大叔叔是谁?」又露出一脸道「不知道,我对这不熟,哥哥你带路吧。」要她说去哪玩她还真不知道,来到这世界虽然有四年了,但是还没出来闯过对这里的认知实在少之又少,突然三个大字在她眼前,莫青蓝眼睛放亮小手指着那招牌

    「啊!哥哥我要去风花楼!」听她说出之後四大护法一个踉跄,夜凤苍则是又气又无奈的表情,轻轻打了她一下屁股「小懒儿,那里可是青楼,你不适合去,换个地方。」

    莫青蓝没想到他居然打了她屁股,两脸颊泛红气鼓鼓的瞪着他「哼!不能去就不能去,不准打淑女屁股。」可以救治少爷。」

    轩辕老丞相寻过许多大夫为儿子治病,皇g" />太医请了,民间小有名气的大夫也请了,就是没人能救治他的儿子,唯有药神谷的药神老人还有希望,但是他却是来无隐去无踪,找到他说不定还不会医治,医治还得看心情,轩辕老丞相整着「好。」

    夜凤苍把莫青蓝放了下来,莫青蓝凝重的翻了翻轩辕清的眼皮、嘴巴等五官,中毒有段时日也按夜邪所说的的确快没得救治了,但是这次却遇到她,她此会让眼前的患者被阎罗王带走?好在之前药神老人有给她看古典药本,里面也记载着璇毒配方,让她研究了好久,於是便开始吩咐轩辕丞相请下人备来纸笔,莫青蓝执起毛笔写出龙飞凤舞的字体「帮我准备这些。」递给夜邪,盯着上面所写的处方笺让他惊讶了一番,莫青蓝不理会他的震惊转身正要替轩辕清脱掉外衣时,夜凤苍伸手即时阻止

    「小懒儿,你这是做什麽?」莫青蓝皱了眉头,她最讨厌认真的时候被人打扰,要是外人早就被她轰了出去,无奈的眼前这个人她没办法「哥哥,我要脱他的衣服针灸。」

    「我帮你脱。」夜凤苍立刻动手脱去轩辕清的上衣,脱去上衣後轩辕清皮肤的颜色已经不是一般人健康的肤色,而是呈现淡紫色,轩辕丞相见到自己儿子在垂死边缘,心中不免难过和愤怒,双手紧握拳他一定要查出是谁毒害他儿子,能不能解开璇毒只能盼望眼前这位小女孩了,

    从莫青蓝在看他儿子病情那锐利的眼神g" />本不是那孩子该有的年纪,他就已经相信这小女娃不简单。莫青蓝摊开一排银针,粗" />到细长短不一整齐的排在眼前,酒j" />消毒一切动作完成後,开始对准x" />位快、狠、准刺下去,夜邪在一旁看得移不开双眼,眸中渐渐充满着崇拜,不愧是药神老人的徒孙,莫青蓝要是知道夜邪的想法就会摇着头,其实药神老人还在教他如何调制药草,针灸部分药神老人还没传授给她,药神老人嫌她还太小不适合,还好她前世所学的针灸之术是这时代没有的,所以手法特别不同於药神老人,

    偶然看过几次药神老人的针灸手法,她发现还是有许多不足之地,不像现代手法更为j" />进,过了几个时辰之後莫青蓝一g" />一g" />慢慢的拔起也流了满身大汗,下人也按照莫青蓝的吩咐准备好了药浴桶,夜邪等人立刻把轩辕清放置在药浴桶里,

    「好了,今她绝对没有参任何药物,还说有几次见到阿敏鬼鬼祟祟的不知在做什麽?」

    「把那个叫阿敏的丫环叫过来!」轩辕丞相满脸凝重,

    这时一名下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老爷不好了,有人死在池塘里了。」轩辕丞相带着一行人立刻赶往过去,老管家一眼就认出这具尸体就是那位阿敏「老爷,这丫环是阿敏!」

    轩辕丞相知道要找出幕後指使人已经太迟了,看来这宅子是该清理清理了。

    轩辕清房里突然出现一名黑衣人「命真大,不过我不会让你们如愿。」搬开轩辕清的嘴,将一颗药丸丢入他的口中之後就离开了,轩辕清缓缓睁开双眸看着那背影离去,随即把那粒药丸吐了出来。

    由於莫青蓝身体还小,容易特别的累,就这样睡到了第三了,夜凤苍冷冷地看了身边四位护法「你们太吵了,出去。」邪、冥、修、罗只好 /> />鼻子走出房门,老大发话他们不敢不听。

    「唔....」莫青蓝揉了揉眼睛缓缓睁开双眸,睡了这麽久还真是爽快,夜凤苍见此把她扶了起来「小懒儿,可是饿了,来这边有粥,我喂你吃。」

    「哥哥,你怎麽在这里?」莫青蓝吃着他喂过来的粥,有人伺候真好

    「我一直都在这,我起来的时候你还没起来,小懒儿你已经睡了三完靠在夜凤苍的怀里睡了过去,「钱兄,现在外头已经这麽晚了,不如就先入住在我府上吧?」经轩辕清这麽一说,四位护法看着夜凤苍等着他做决定,最後夜凤苍点了头同意入住,

    怀中的小懒儿累了夜晚着「娘,都是这贱婢不提早告诉我府里有贵人,让我颜面尽失,我气不过这才罚了她。」

    「哦?贵人?看来这婢女可以撤换了。」王氏夫人狭长的凤眼眸微眯着跪在地上的婢女,丫环全身颤抖努力的磕头磕到头破血流「求求夫人饶了奴婢,求求夫人...」

    「娘亲算了。」王氏夫人轻捏她的俏鼻宠溺说着「女儿,不能就这麽放过,将来遇到的不会比这少,一定要严惩,才能在这个家立足,跟着娘学习,在未来夫家也是很有用的,知道吗?」轩辕玉娇羞点了头

    「娘,女儿知道了。」王氏夫人欣慰看着自家女儿,冷眼盯着跪在地上的丫环,冷声吩咐身旁的嬷嬷丫环「将她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卖给人伢。」

    「不要!!夫人饶命!!我以後再也不敢了,夫人小姐!!饶命!!」声音渐渐远离屋内,王氏夫人招了招嬷嬷身旁的丫鬟过来「小奴以後就由你伺候小姐了。」

    「是,谢谢夫人。」王氏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小奴可是跟在她身边聪明伶俐的人,如今现在就放在女儿身边她也安心「女儿,小奴以後就跟着你了,不比你上一个差。」

    王氏夫人握着轩辕玉的双手说着「好,谢谢娘亲。」王氏夫人似是又想到了什麽问着「最近怎没看到祁儿?」

    轩辕玉被问到开始吱吱呜呜的说着「这...那个...哥哥他...」

    王氏夫人眯着凤眼看着自家女儿「说,你哥哥去哪了?」

    轩辕玉一惊她感觉到母亲微微发怒的语气,只好诚实说了出来「哥哥跟我说他去青楼...」轩辕玉小心翼翼地望着自家母亲,王氏夫人一听气得拍桌,吓得一旁下人连忙跪在地上「给我把这逆子抓回来!」下人一听立刻行动,王氏夫人扶了扶额头叹息着。

    「钱公子,我儿怎麽回事?」轩辕丞相一脸着急,轩辕清此刻躺在床上微弱呼吸着

    「看来加速璇毒恶化了。」莫青蓝听夜邪这麽一说凝着眉「这不可能,我明明已经停止他体内毒素了。」

    轩辕丞相听莫青蓝一说愤怒的目光朝着她「是你!一定是你!要不是你我儿也不会病情恶化!该死的我怎麽会笨到去相信一个小女娃?!」

    「我...」莫青蓝带着哭腔窝在夜凤苍怀中,心里开始偷偷笑着,没想到这几人演技这麽好,夜凤苍心疼紧搂着她,虽说是计画之中,但是胆敢对着她叫骂他还是无法接受,

    冷眼目光瞪着他,轩辕丞相吞了一口水心里那个无辜,这可不能怪他呀,既然都这麽演了也只能硬着头皮演下去,

    「老爷,这是怎麽了?怎麽发这麽大脾气?」王氏夫人缓缓走了过来柔声安慰着轩辕丞相「谁准你进来的?」轩辕丞相看着眼前的夫人眼中甚是有些嫌恶

    「老爷,我在远处刚好听见你发脾气,担心着你这不就过来了。」王氏夫人拍了拍轩辕丞相的a" />膛缓和他的情绪,轩辕玉也跟着娘亲脚步一同过来「爹,消消气吧,哥哥还躺在床上呢。」轩辕玉安慰自家爹爹不时抛着媚眼对着那五位公子,

    王氏夫人将眸光转向轩辕清,轻 />着轩辕清苍白的脸庞带着哭声「我可怜的儿,都是母亲没把你照顾好,老爷都是臣妾的错,臣妾理应受罚。」

    轩辕玉也站在床边说着「哥哥要快点好起来,爹爹和娘亲都老了,还需要我们晚辈的照顾,所以哥哥要加油。」

    这幕莫青蓝看在眼里开始佩服起来,这王氏夫人不简单,演戏演的比他们都还逼真,「好了!来人啊把他们抓进牢里!」轩辕丞相严厉一声下令,几名奴仆开始围起夜凤苍等人,

    夜凤苍心声怒意「轩辕丞相这是什麽意思?」

    「哼,在还没查明为何加速我儿毒素横生之前,你们就先待在牢里吧!」

    「老爷三思,不能没证据就乱抓呀。」王氏夫人连忙缓和轩辕丞相,眼神示意轩辕玉「爹,他们可能是被牵连的,说不定犯人不是他们。」

    「你们这些妇人之道懂什麽?还不快抓进去!」轩辕丞相不理会她们母女的劝说,执意的把夜凤苍等人关进了牢里。

    夜晚轩辕清突然毒发身亡,轩辕丞相等人伤心不已,众人呈现在悲伤之中,轩辕丞相彷佛苍老了几十岁,王氏夫人安慰着「老爷,别伤心,我们相信清儿在另外一头会活得好好的,我们还有祁儿能代替清儿孝敬你,祁儿过来。」轩辕祁王氏夫人所生的儿子,在外风评极差,生x" />风流好赌成x" />,府中唯一的男丁就只剩下他,

    「爹,别难过,祁儿会代替大哥好好照顾您的。」轩辕丞相叹息扶着额头「别说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王氏等人退了下去。

    「娘,你说以後这丞相府将由我继承?可是真的?」轩辕祁翘着二郎腿一脸痞样望着自家母亲

    「祁儿,娘亲怎会骗你?你大哥走了以後家中就只剩下你一个男丁了,不是你继承那是谁继承?」「是阿,那贱人走了以後,家中就本少爷我独大了,再也没有什麽人称我二少爷,哈哈哈。」轩辕祁y" />险的脸庞大笑着,他可以想像未来丞相府由他主管,到时候美女环绕不是问题「行了,祁儿别让娘失望,表现好点让你爹对你刮目相看,懂吗?」

    「放心吧娘,我不会输给那贱人。」说完轩辕祁起身回到自己房里休息去。

    王氏夫人也忙了一整不定还有免费的优惠!

    「哀呀,莫妹妹昨晚那真的不好看,只是一个老女人跟老男人重复做同样的动作麻。」莫青蓝抬起头盯着夜冥,盯的夜冥一阵不舒服,夜凤苍冷光直s" />

    「这...那...」夜冥吞了一口水,他发现干嘛这麽多管闲事?

    「冥叔叔。」完一甩袖拉着夜修顺便瞪了一眼暗中的隐卫,最後施展着轻功离开了他们视线,

    就这样夜冥的一是英明被莫青蓝毁了,夜凤苍宠溺的 />了 />她的头,实在是让他哭笑不得,隐藏暗中的暗卫亲眼目睹到二护法的形象不敢再看下去,

    众人心里一同默默说着:没看到...没听到...我们在幻想...我们也不会说...

    「哥哥,他们这样出去不会被发现?」好歹他们现在可是犯人,牢里的夜凤苍已经找人代替了他们几个,现在他们的藏身之处可以说是超级的隐密,位於丞相府中最偏远人少的废弃宅院,这样大喇喇地飞出去也不怕奸人泄漏「放心吧,他们自有分寸。」

    王氏夫人宅院中,房内中的摆饰极致奢华,显现出在府中的地位无非可厚「玉儿,娘听小奴说最近看你总是眺望着窗外,可是有心上人了?」王氏夫人让人把轩辕玉请了过来,小奴常和她报告小姐总在窗边唉声叹气,王氏夫人经她这麽一说,满脸甚是为她担心,轩辕玉马上一个脸红娇羞,却又不敢对母亲说,毕竟他现在正在牢里,母亲绝不同意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自从那着不急着求事,用眼神示意下人将**汤放到他的桌上,

    自己亲自上去打开了碗盖,汤匙舀了舀汤头,放在嘴边吹气慢慢移到他的嘴边「来,老爷,臣妾喂您。」轩辕丞相听从喝了一口,王氏夫人微眯着凤眸,当轩辕丞相转向她时又快速恢复抚媚的表情,继续舀汤送到轩辕丞相嘴里,两团a" />脯摩擦着他的胳搏,气氛瞬间变得如此暧昧,轩辕丞相只觉得恶心却还是忍住「唔...我的头怎有点晕晕的。」

    「老爷可能你近日太累了,所以才会晕晕的,臣妾扶您回床上躺着。」王氏夫人见药效开始发作,连忙扶着他到床上安置好之後,开始在书房翻找,找了一段时间

    「该死的,这老头把它藏在哪了。」柜子没有,桌子底下椅子底下都找过,就是没有它的踪影,难道是在他身上?於是蹑手蹑脚来到轩辕丞相面前 />着他身上的衣物,试图能找出一二线索,最後 />得了一个硬块,急忙拿了出来「找到了,就是它轩辕家族中的家主令!」王氏夫人小心翼翼的 />着令牌确定是真的之後打算退出书房,黑衣人从她身後冒了出来,吓了王氏一大跳「你吓死我了!」

    黑衣人不理会她,目光直盯着那块令牌「你真拿到了?」王氏夫人得意亮了亮令牌,黑衣人正想一把抢过来,王氏快速收回怀中

    「这里不宜久待,换地方。」两人偷偷地回到王氏宅院中,黑衣人立刻伸出手要她快点交出令牌,王氏夫人静静盯着他「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她怕一旦交给了这无心的男人,就算以往的情分他还是会将她铲除得一乾二净,与其直接交付给他,不如留着这块令牌还是能求个安心,黑衣人没想到这女人变得这麽大胆,敢违背他的旨意,但是为了这块令牌他可以忍,只要得到手在杀了她也不迟「宝贝,我怎会忘记?更何况我们也是为了祁儿未来着想,还有玉儿未来的幸福,把令牌交给我,你再也不是什麽二夫人,而是正牌的丞相夫人,难道你不愿意?」

    王氏听黑衣人这麽一说开始犹豫,她现在给那老头下了毒手命不久矣,眼前这男人至少让她未来有个保障「好,我交给你,但是别忘了祁儿和玉儿可都是你的孩子。」

    「当然。」孩子他是不会动手,就算真的动了,再生就有,但是现在他唯一的子嗣只有他们,眼前这个女人他只能先暂时忍一忍,王氏得到他满意地回复缓缓地将令牌递到他的手上,无形之中手腕刚好被一g" />银针刺了下去,

    「阿...」王氏痛得立刻收回了手,令牌瞬间掉到了地上,黑衣人着急的想把它捡起,

    又出现一g" />银针刺进手腕,感觉的手部位置麻麻的开始动弹不得「是谁!」

    隐藏在暗中的莫青蓝等人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轩辕丞相也跟在他们身後看向跪在地上的一男一女,王氏惊的不敢相信,他不是应该中她的毒了嘛?怎可能还活得好好站在这?还有那群人不是应该待在牢里?黑衣男则是愤怒踢了王氏不甚撞倒花瓶碎了一地「该死,你这溅妇,要不是你大意怎会被发现?计画被你给毁了!」

    莫青蓝鄙夷看了那男人,自己也做错事还打了女人,王氏额头血流不止一脸绝望,这黑衣男居然全部都怪她,亏她还为他生男育女,气的起身使出了所有力气攻击眼前的黑衣男

    「轩辕浩杨!!你居然对我无情休怪我对你无义!」王氏夫人一阵扭打揭开黑衣男的真面目,令在场的轩辕丞相满眼震惊,轩辕浩杨急忙推开王氏的攻击打了她一巴掌,王氏嘴角参出了血迹流出了泪水

    「轩辕浩杨,没想到是你!」

    「好久不见义弟,怎不是我?还是你以为我死了?」轩辕浩杨其实是轩辕丞相父母所收留来的义子,原本轩辕浩杨很感激这对夫妇收留了他,教了他所有事物,但偶然间却听到他们的对话,原来只为了培养他能协助他们的儿子继承轩辕家族族位,

    也许是因为这样使轩辕浩杨产生了偏激的想法,为何累得总是他?只因为他只是一颗棋子!轩辕丞相却不这麽想,他一直当他是亲兄长,有好处都与他分享不会亏待他,到最後不知为何他与他见行渐远,直到他离开了轩辕家族,始终都找不出任何答案「轩辕浩杨,我自认从没亏待过你,你为何要做这种事?」

    「为何?问问你的父母亲,他们只把我当成了棋子!用完就丢的棋子!做不好时常被他们鞭打,对你却是好到让我忌妒,我恨老完将一块绣帕扔向王氏面前,王氏盯着这块绣帕上头绣着“莲”字,这是轩辕清的母亲紫莲,这让王氏瞬间大哭,

    想当初紫莲待她如亲生姊妹,但有一天她不小心爱上了年轻时轩辕丞相,但是他爱的人却是她的好姊妹紫莲,两人知道对方有意便开始在一起,她却因为一时的忌妒计画y" />谋杀害了她甚至连她的儿子都不放过「呜...莲儿,我对不起你,是我不该忌妒你。」

    轩辕丞相听到自己的爱妻居然是被最信任的姊妹害死,一怒之下气急攻心,夜邪及时喂了他一颗药丸吞了一口水稳住他的心脉,莫青蓝看着这场面叹了气摇了摇头,这时候不适合他们出场,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他们也只能静静站在一旁看着,「对,是我下了慢x" />毒让你们误认为他是自然走的,老爷,当初我非常的爱你,但是你眼里始终只有她无视於我,就算我使计让你误认为对我做出的假象,而娶了我以示对我负责,却对我还是无动於衷,这让我情何以堪?」

    轩辕丞相万万没想到那一切都是误会,这王氏太过卑鄙让他们夫妻的感情渐渐地有了阁恒,他失望了,所有一切都让他如此失望,也对不起自己的爱妻紫莲。轩辕浩杨听不下去右手被麻痹还没恢复,所以用了左手握住匕首刺向王氏夫人,就在快刺进她心脏之时猛被人推了一把,刚好正中轩辕玉的左a" />,在场的人一片震惊,王氏夫人回过神来立刻上前扶起女儿「玉儿!!快醒醒!!来人阿快叫大夫!!!」

    站在外头的下人慌了连忙找大夫「娘,既然当不了丞相大小姐,那女儿宁愿一死。」

    「不...娘不准你死...不准!!大夫怎还不来....谁快来救救我的女儿!!」

    轩辕祁见自己妹妹居然为母亲当了那一刀,他知道妹妹自尊心强,没想到她的做法如此偏激,从小疼爱到大的妹妹此时此刻如此的狼狈,愤怒地奔向轩辕浩杨「还我妹妹命来!!」不顾他是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尽了全力就是要杀了他,轩辕浩杨也不是省油的灯也不管是不是自己亲生儿子,运用了十成功力甩向轩辕祁,轩辕祁当场吐了一摊血

    「不──!!」王氏夫人当场崩溃....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懒医狂妻
    无相关信息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