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资讯中心
Win10下载休闲娱乐坊
Win10资讯Win10资源
Win10交流主题壁纸
Win7下载Win8下载

Ghost Windows10 X64纯净专业       Ghost Windows10 X32纯净专业

《男色诱人,母皇风流》41-50

2018-02-01 15:49:48来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责编:swin102去评论

   “瞧你们两个,一身臭汗,还不快去洗洗。”李冉冉自己都没有发觉,此刻她的语气像是一个母亲一般,埋怨着自己的老公和女儿,脸上的表情竟是知足。


    “娘亲大人遵命!”小守儿拉着耶律拓的手依旧没有放开,似是撒娇着拖着他一同去洗澡一般。

    三人进了王府,一阵阵的笑语欢声,耶律拓脸上带着盈盈的笑意。

    王府的下人之间早就传开了,这李小姐是王爷亲定的正妃,看来此言不虚,王爷这张万年冰山脸,今儿个竟然开了花。

    一个个低着头,张着能塞下拳头的嘴,惊讶已经无法形容他们此刻的心情了。

    “给王爷和姐姐请安。”赤璇一改早上的锐气,此刻竟然恭恭敬敬的给耶律拓和李冉冉请安,脸上还没有丝毫不服的表情,可疑!

    “起来吧,妹妹有什么事?”耶律拓看见赤璇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李冉冉知他不喜她,便自己主动上前,让赤璇起身,样子,是摆足了的正妃样儿。

    “今儿我去皇g" />给皇兄请安,也听闻了昨夜在g" />宴上王爷请求赐婚一事,早上是妹妹不知,才冒犯了姐姐,这会儿是特来道歉的。还请姐姐大人不记小人过。”盈盈一拜,端庄得体,大度非常,倒是让李冉冉抓不到痛脚,她这般态度的转变,看来g" />里那位是要出手了。

    “妹妹说笑了,早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了,要是不答应还显得我没见识了。”这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吧!自己真傻还以为他对自己和守儿的好是出自内心的,原来只不过是做戏。甩开耶律拓抓着自己的手,往旁边跨了一步。

    “正事了,表怪老纸太偏心小拓拓,那素有原因滴……

    ☆、043 宅斗开始了

    虽说有了耶律拓的承诺,一连五了有耶律拓派人暗中保护,应该不会出问题的。

    到了国府,送守儿下了马车,这才放开紧绷的弦。

    事实证明,李冉冉的顾虑并非多想。

    因为它真的发生了。

    傍晚十分,早就过了国府下学的时间,却迟迟未等到守儿回来,李冉冉急了,刚想出门寻却听人报。

    “冉冉姐姐,外头说是g" />中来人了,有急事儿。”丽缘在外头帮衬着干活,恰好听见g" />中来人说了些什么守儿出事了云云,情急之下丢下手头的工作就跑着来找李冉冉。

    “急事儿,是不是守儿出事情了。”一下午眼皮都在跳,她就知道没什么好事情!

    “约莫听着好像是。”她也没听清,就跑了过来。现在才觉得自己太过鲁莽了。

    “快跟我去前厅。”急急忙忙的赶到前厅,才看到一个满头大汗的g" />女正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喝着茶。

    “王王妃,不好了。”火急火燎的赶来,喘着粗" />气连话都说不明白了。“小姐,小姐她。”

    “慢些说,我的守儿她怎么了?”李冉冉握着拳头,强求自己冷静下来,不会有事的。

    “小姐她,在国府玩耍,不小心掉进了湖里,此刻正在g" />中昏迷不醒。”总算是一口气将话说完了,“王爷让奴婢来带王妃入g" />。”言下之意她是耶律拓的人。

    今日本是g" />中皇帝的某个妃子的寿辰,刚刚耶律拓还应邀去了g" />里,而此刻他应该还在g" />中。

    “好,我这就随你去。”也不顾要入g" />此刻的衣物是否得体便直接随着小g" />女,乘着马车入了g" />。

    g" />门口的守卫拦着马车要查腰牌,这皇g" />可不是什么人想进就能进的,好在小g" />女手上有入g" />的腰牌,李冉冉从未见过只是觉得这腰牌很是奇怪,怎刻的是一个凤的模样?

    有了猜忌,却不敢多言怕打草惊蛇,难道今什么都不会让她好过。”就算他说什么以大局为重,也无用。

    “随你处置。”四个字,表明了他此刻的态度,若是真刀真枪的冲着自己来,耶律拓或许还会佩服那个人的勇气,可是,竟然用这种龌蹉的手段对付自己心爱的人,他耶律拓从不是什么任人拿捏的软柿子,连皇帝都不怕,怎会怕她一个小小的公主?

    “那我就不客气了。”脸上带着肆意的笑,眼中闪过的竟是狠辣,耶律拓有种错觉,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李冉冉,其实她并非没心没肺,只爱bsp;/>科打诨,对什么都不上心,只是未触及她的逆鳞。

    “好,本王倒要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对于她狠辣的一面,耶律拓是喜的,她的女人若不狠些怎么能行?

    两人来到前厅,李冉冉大大方方的坐在了右侧的主位上,左侧坐的是等待看好戏的耶律拓,右侧站着的是看不出情绪的王大总管,这院中之事,怎么能少的了主持公道之人呢。

    “丽缘,将璇侧妃宣来。”不知何时丽缘已经变成了李冉冉的贴身婢女,这使唤起来,倒还越来越得心印手了。

    “是。”丽缘微微一福身,迈着小步子就朝赤璇的院中去了,不知为何她的心中隐隐有些兴奋,这还是第一次见冉冉她处置他人,不知会是怎样的场景。

    “这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休息了。”未见其人却先闻其声,可是这声音怎么听怎么不想是在睡梦中被叫醒的样子啊!

    的确,赤璇回了王府之后便进了自己的院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说不着,眼皮还一直跳,耶律拓抱着李冉冉离开的时候,看着自己的那一眼,到现在都让自己打颤。

    “给我跪下!”赤璇刚踏进前厅,就听闻李冉冉这般怒斥道,不知为何,身为公主的她竟然会被她这一生呵斥给吓到,脚下一软啪的一声便跪下了。等反应过来,想起身却被两个家丁死死的按着。一旁的残月见这架势便想趁人不注意跑开去找救兵。

    奈何又被跟在后头的丽缘给逮了个正着,残月是练过些武的,却怎也无法挣脱开丽缘的钳制,挣扎了两下便也乖乖的跪在一旁。

    “我是堂堂公主,你这贱人怎敢这般对我。”被人压着跪的赤璇,此刻强仰着头,样子狼狈不堪,那里还有公主的样。

    “就凭你这般嘴巴不干净,辱骂王府的主母,要你死也是一句话的事情。”李冉冉手里捧着茶杯,说的轻描淡写,却字字句句都似刀锋,扎的赤璇无力还嘴。

    “若是因为这个,妹妹赔罪便是了,可姐姐这般进来就让人跪着是如何?”赤璇还在做垂死的挣扎,自己的计划不会出差错的,那小g" />女也被自己找人给解决了,没有留下任何的人证物证,此刻要做的就是冷静,不要被他们这种虚的架势给吓到了。

    “别姐姐来姐姐去的,听着恶心。”李冉冉才不和她假装什么客套的,直接切入正题,“王大总管,你说按照家法若是侧室胆敢谋害正室,而且还得手了,该如何罚?”李冉冉看向一旁的王大总管,语气中是毫不做作的尊敬,从王这一姓氏在耶律拓身边出现的频率之高她便知道,王大总管是可信之人。

    “回王妃,按照王府的规定,若是侧室胆敢谋害正室,重则除以死刑,将尸体挂于城门外三日。”王大总管说道这里,似是故意停顿了一下,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赤璇。

    听闻要被赐死,而且尸体还要挂在城门外三日,赤璇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些人,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是公主么?是这荒北拥有最高血统的女子啊!

    “轻则,自挖双目,挑断手脚筋以示赔罪。约莫就是这样了,还请王妃定夺。”说完,王大总管又低着头站在一旁,似是刚才血腥的话不是出自他口中一般。

    “咦,这也太血腥了,照我看,不如拉出王府找几个姐儿好好教教她些规矩可好?”李冉冉脸带着笑意说出的话却是这般歹毒,胆敢设计害自己,用的还是这么丑的男人,只此一条,就应该生不如死。

    “你胡说,你们有什么证据,王爷若是没有证据就这般处罚了赤璇,不仅赤璇不服,就是整个荒北的人民都会不服的啊!”言下之意,这是红果果的威胁?

    “谁说没有证据?”在一旁一直不说话的耶律拓在关键时刻终是有作用的,“将人带上来。”

    话刚落下,便见王二带着一个女子进了前厅,虽然已经换了衣裳,可瞧长相正是之前将李冉冉带进g" />里的那个小g" />女。

    赤璇见来人,面色大惊,“不可能,她已经死了。”她明明派人将她处理了,怎么会还活着?

    ------题外话------

    哎,面个试,就说了一个小时,你丫到底是要还是不要我啊!

    哎哎哎哎哎……妹纸们昨话的时候看这苹果的时间比自己还多。

    “饿几带了人皮面具,易了容?”郑彦的话中的含义耶律拓一语道破,只是他们怎么混入这押运御用物品的队伍里还不让人发觉,最后还直接进了皇g" />!

    若是那些人便是司马晔一行,他们到底欲何为?

    “正是。将军,属下大意让贼人钻了空子,请将军责罚。”这般知进退的x" />格,宠辱不惊的表现,是个知人善用的就不舍得罚。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下去吧,接下来的日子多留心眼,其他事我让影阁来。”耶律拓令郑彦下去,话语中竟连影阁这种李冉冉都不知道的东西带出来了,可见这郑彦在耶律拓心目中的地位,和两人关系之密切。

    “属下领命。”恭敬的败退了耶律拓,走到房门口突然转头一反之前严肃做报告的模样,一脸y" />笑挑着眉道,“哥,嫂子真是个美人儿,小弟我先走了。”

    “胡闹!”奇怪的是耶律拓竟然只是在他走后轻声责备了一句,便也就没有其他了。

    李冉冉还在郑彦前后的巨大反差中,还哥,难道这两个人背着自己有jq。

    “他原是郑老将军的儿子,当年我父母双亡的时候是郑老将军收留了我。”耶律拓知李冉冉心中好奇,便如是说道,他乐意将自己的点点滴滴都告知于她,让她了解自己。

    “原来从小就是好基友,哎……我拆散你们了。”李冉冉一脸惋惜的看着耶律拓,想着自己所犯的罪过,狠狠的在内心鄙视自己。

    “又说些听不懂的。不知道你脑子里装了什么!我……额……”原本还说的好好的耶律拓突然脸色苍白,面色痛苦。

    “这,这是怎么了突然?”李冉冉从椅子弹起,她从未见过这般痛苦的耶律拓,这是怎么了。

    “下身,痛。”耶律拓只感觉突然似是全身的力气不知为何全集中在身下,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中出来一般。

    “下身?!不是吧”李冉冉听完顺着往下身一看,衣料竟然已被顶起,纳尼!什么情况,这么突然。“我看看。”

    原本打死不举的,真的自己站起来了!

    “冉冉让开,快。”前所未有的疼痛就快将耶律拓的理智消耗殆尽,清醒的最后一刻将李冉冉往一旁一拉。

    李冉冉只见眼前飞过不明物体,然后掉到地上!

    纳尼!这是什么,还会动!

    ------题外话------

    心中默念,老纸是纯洁的。

    秒懂的妹纸……自己撞墙去!

    ☆、048 祁玥

    耶律拓已然疼的昏了过去,李冉冉则一脸惊讶的看着在地上挣扎的黑色物体,细长的模样,扭动着,像是想找个地方钻进去。

    好像看到了前一世最痛恨的蟑螂一般,一个箭步上前,对着那不明物体就是狠狠的一脚,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呼了口气,这世界总算又安全了。

    看着昏迷的耶律拓李冉冉有些无措了,对着门外就喊,“王二,王二,快请大夫!王爷,晕倒了。”

    王二本就在门外守夜,一听见李冉冉叫他立马就进了房中,看见房中的场景,一下子闷了。

    “冉冉姐,你这也太……”此刻的耶律拓亵裤半褪在腿间,虽然已经昏迷了,可脸上的表情却是不知是痛苦还是舒畅,看的王二一阵恶寒,心里有些责怪李冉冉了,明明知道王爷不行,她怎么也不知道制止一些,现在好了不知两人在房间里玩儿什么,只会儿子玩儿脱了吧。

    “看我干嘛,老娘又没和他s快去请大夫!要信得过的,让他好好看看。”看着王二一脸惊恐外加责备的模样,跳起来为自己鸣不平。“你找人照看着,老娘困了要去睡觉。”好歹自己也受了惊吓,没人安慰不说还受嫌弃!甩了甩衣袖便离开进了偏房。

    早已习惯了偏房的家居摆设,李冉冉也就懒得点灯了, />着上了床榻,躺下之后又习惯x" />的往里头拱了拱,黑暗中找寻着小守儿的身子,想搂着她睡。

    这不搂还好,一搂李冉冉就惊了。

    自己 />到了什么,怎么会这么冰冰冷的,像是死人的身体,仔细着一 />,左侧的a" />口处 />到一个环状的物体,仅这一瞬间,李冉冉便知道这人是谁了?

    想着之前他被自己吻跑了,此刻又钻进自己的被窝,这般热情的表现,她若不好好宠幸一番岂不是浪费了美人的好意,作怪的小手一路往下,在小腹徘徊,画圈,撩拨的人心痒痒的。

    “你做什么!”终于受不了了,祁玥只得认输,先开了口,不然他还真怕自己在这张床上不明不白的就晚节不保。

    “哟,原来是个活人啊!老娘还以为今晚可以奸个尸呢!”李冉冉调笑着,似是无意得将手放在躺在自己床上的男子的喉咙处,趁其不备,手指呈鹰爪直锁咽喉。

    祁玥前一刻还在被调戏,后一刻却被人掐住脖子,心下一惊,是他大意了。

    “说,守儿在哪里?”李冉冉的声音没有起伏,却可以从手上的力道感受到她此刻面色的y" />霾。

    “床底下。”祁玥的声音也很是不悦,不知是为自己处于下风的状况,还是为之前的撩拨戛然而止。

    “现在可以说你是谁了?”确保了守儿的安全,李冉冉便没了顾忌,放开锁喉的手,扯着某人a" />口的r" />环玩儿。她好似习惯了这般逆来顺受,这一世的麻烦比上一世的还多,她躲不了只能学着接受。

    “嗯……你别拉,我,我说就是了。”没有人知道,这r" />环是他敏感的所在,只要一扯便会一点力气都没有,若不是今过这个大陆的国家组成,越疆好似是最神秘的,这越疆之人来找自己做什么?

    “是因为我们的大祭司曾夜观星象,算到于大越历235年,,李冉冉大惊,“你知道我是穿越过来的!”一瞬间她忍不住有些热泪盈眶了,这就是所谓的他乡遇故知么……这般感动的。

    祁玥点点头,算是承认了。

    ------题外话------

    小玥玥,是个…哇卡卡卡……

    妹纸们求支持啊!老纸,寂寞……

    ☆、049 耶律王府的春,花无用便上前一下子掀开盖在耶律拓身上的毯子,露出赤条条的身子。

    耶律拓还在昏迷中,而身下却依旧站的挺直,李冉冉眼角抽搐,这是多年不举,然后就是一举就举个够?

    “肿成这样,看来真的是s" />出来的!哎……之前可有什么现象,或者吃过什么?”摇摇头有些作孽的看着那红肿之处。

    “之前就是喊疼,吃什么的话,他吃了啥我也吃了啥啊!”李冉冉如实回答,前思后想就没想出什么奇怪的。

    “让老夫来给你把把脉,或许能找出原因。”

    “好。”李冉冉伸出手,倒也不推辞。

    “丫头,你的脉象有些奇怪!是否也身中奇毒?”把了一下李冉冉的脉,花无用立即两样放光,似是想到了什么!“你可有中热毒?”

    “正是!”李冉冉见他只是简单的诊脉,就能知道自己中了热毒,觉得是遇上高人了,立马点头。

    “只是这热毒的迹象若隐若现的,不知是为何。”又诊了一会儿,花无用皱眉,热毒应该是相当强烈的一种毒,哪怕只是一滴足以让人成日醉生梦死,失了心智,这般安静的热毒他还真没有见过。

    “可能是因为这块玉佩!”也不做隐瞒,李冉冉直接将一直贴身挂着的玉佩拿出来给大夫看,自己不明白其中的原委,或许眼前的老者能给自己解答!

    “寒玉!原来如此。”花无用脑中灵光一现,他终于知道了:“你身上中的乃是热蛊,发作之时与热的相似,只是这热毒易解开,而这热蛊可就难咯。本可以解,现在也没有机会了。若是能一直带着这块玉佩,压制一下蛊x" />也不失为一个办法。”花无用又似发现新大陆一般看着李冉冉,这下蛊之人还真是可恶,怎能这般调皮。

    “什么叫之前能解,您不是在这里么,怎不能解了现在?”好不容易看到希望的李冉冉被花无用这么一句话给弄的莫名其妙了。

    “解药是王爷的血,不过是在这蛊虫还在他身体里的时候,现在就没有用咯。你又将这蛊虫给踩死了,老夫连研究的机会都没了。”捋了捋下巴上的胡子,花无用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他因为之前喝了我的血才解的毒,而我要解了身体里的蛊毒就得喝他之前的血?也就是说我们两个人搞半道:“王爷已无大碍,只是半月之内不可行房事,还请各位夫人们忍耐些时日。”话说的直白露骨,完全不像是个医德高尚的老者么,

    “多谢花大夫救了王爷。”

    “多谢花大夫。”府中的一众女子都施施然的给花无用行了礼,要知道这个消息可是她们一王府女子的福音啊。

    “不用谢我,谢你们的王妃吧,若没有她,这辈子你们王爷都别想举了。”又是带着幸灾乐祸的笑,花无用是出了名的小心眼啊!

    “老头,你个为老不尊的家伙!既然没什么事情,都下去睡觉吧,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李冉冉横了花无用一眼,又看了看门口的众人,瞬间觉得头疼异常……怎么说举就举了啊!

    正妃都这般发话了,再留在房中便无道理了,一众人又扭着小蛮腰离开了,独留那浓浓的久久无法散去的脂粉味儿。

    “丫头,她们都挺高兴的,怎么就你闷闷不乐啊!”花无用到底是人j" />,一下子就看出了李冉冉的不快,虽说她踩死了自己保护多年的蛊虫,但是她身上还有一条,现在套套近乎也是必须的啊。

    “老头,别打老娘身上的蛊虫的主意,老娘有机会就分分钟踩死!”看着花无用眼放金光的看着自己,李冉冉就汗毛竖起,她怎么会不知道老头打的什么主意。

    “小气,老夫我大半夜的被拉起来,竟然还受人白眼,现在的年轻人啊!”花无用甩了甩袖子,一脸受伤的离开了,李冉冉的率直不拘小节倒是给他留下的不错的印象,这特别还真是特别啊。难怪出了名的冷面王爷会对她这般上心。

    只是不知这耶律王爷举了之后,这王府又会有什么好戏?

    老夫我,好期待啊!

    李冉冉当然不知道此刻背对着她一脸y" />笑的花无用心中那唯恐的是真的,之前光顾着给王爷送参汤,都想着要抢在别人的前面完全没有注意到王爷的脸色啊!

    “别在这里姐姐妹妹的,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一听人叫自己姐姐,李冉冉就有火,原先耶律拓不举的时候,这些女人可都是在王府里藏的好好的,大热天估计没事连动都不动一下的吧,现在好了,耶律拓一下成了香饽饽,每个人都想来 />一下蹭一下。

    房中的女子一一向李冉冉行了礼,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坐在床上黑着脸的耶律拓看着因为没有睡饱而挎着小脸的李冉冉,心中萌生出一个想法,“我这就将她们遣了吧,看着厌烦。”

    原先的他因为不举对女子也不是很放在心上,府中之人也因为他的原因自觉没有盼头也就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现在好了一个都如狼似虎,明明就是想爬上自己的床,却还找着冠冕堂皇的理由,不像冉冉,想就是想,毫不做作,不想就是不想,强求不来。

    “随你!反正这群女人,你自己搞定。”李冉冉打了打哈欠,就是他不遣她也会找机会一个个给对付了。

    “你怎不喜。”耶律拓有些不悦了,原以为自己说了这话她喜出望外,在她面前自己总是自我感觉良好。

    其实她什么都不在意么。

    “王爷,人家好高兴哦。”李冉冉敷衍的给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又爬回偏房的床上呼呼大睡。

    明显的敷衍让耶律拓又黑了脸,自己的情绪真的越来越容易被她影响了啊。

 

下一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风流
百度推荐

旗下网站: Win10之家|

旗下软件: Win10系统|

Win10 - 应用,游戏,下载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3456789号